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汐馨月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連城書盟簽約人氣作者,江南女子,不愛浣紗,獨愛繪文。夢想著做一個織夢者,用我的心,寫你的夢。 
         汐馨月 的所有作品: 
   


 


                        九遙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連城書盟簽約人氣作者,江南女子,不愛浣紗,獨愛繪文。夢想著做一個織夢者,用我的心,寫你的夢。 
         九遙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完美情話 >> 軍火帝王(上下集)

點閱次數: 34615
   軍火帝王(上下集)
編號 :079
作者 汐馨月
繪者 九遙
出版日 :20141215
 
件數:2件 
定價:預購期間特惠價 580元,預購期後恢復原價 640元。
運費:65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以上免運費〉
預購期:即日起至12月12日
出版時間:12月13日(CWT書展首賣)
字數:約46萬字(含特典)
預購贈品:特典〈全新番外,收錄於書中〉
規格:繁體橫排


【簡介】
尼瑪!老子都退伍經商很久了!
已成為宇宙第一商人的南鏡樞接到了軍部的命令,
成了封凍百年的帝國少將封翼的監視官。
為了暴利,南鏡樞果斷把自己給賣了。
商人什麼的,果然是見錢眼開啊!
不過……這次貌似賠得厲害了點啊!(┬_┬)

封翼這個名字,一直都是崇華星的驕傲,也是每一個軍人的榜樣。
書本裡,照片上,封翼穿著少將軍裝,肩章上的一顆星閃閃發亮,
左胸是最靠近心臟的地方,那裡佩著諸多胸章,
每一個都是從軍者夢寐以求的。
而現在,他竟然要成為民族英雄封翼的監視官?
那又怎麼樣?只要有利益,南鏡樞一樣會毫無畏懼地上的!

水晶棺內的封翼少將赤身裸體,時過百年,純金的髮已長至腳踝,
他的身材比例非常完美,如果不看蒼白且帶著霜寒的皮膚,
完全不會覺得他是個被冰凍了百年的人。
面對這樣的封翼,視覺的刺激帶動了心裡那份對於強者的希翼,
使得南鏡樞近乎顫慄地想要膜拜這個名動宇宙的男人。
領著喚醒封翼少將的使命,南鏡樞朝著水晶棺裡吼道:
「封少將,起床嘍!太陽曬屁股啦!」

原價:640元  
網路優惠價:64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詳細試閱請參考:龍馬文化線上文學城http://ebook.longmabook.com/index.asp?action=showbook&actmode=showbook&bookid=210&pavilionid=a&writer=EB20140803143340100191

第一章:宇宙第一商人

「和南先生做生意真是太他媽的舒爽了!」肥頭大耳的商人叼著一根雪茄,右手示意跟班將桌上滿滿的軍火收入己方陣營。

「哈哈!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我這人做事,從來都是有錢好說話!」說這話的人留著一頭亞麻色蓬蓬的天然捲,配上慵慵懶懶的神情,看上去像個遊手好閒的閒人,實際上卻是跺跺腳就能影響全宇宙商貿的角色。

「BOSS。」隨從格央湊近南鏡樞,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南鏡樞眉頭一皺,隨即又看向肥頭大耳的商人「歐爾先生,真是抱歉,我有點急事要去處理一下。」

被稱作歐爾的商人擺擺手「既然南先生有要事,我就不打擾了。」說著,歐爾站起身,與南鏡樞握手後,便和一眾隨從去了南鏡樞所屬旗艦的起飛艙。

「他在哪裡?」待得歐爾離開,南鏡樞才問格央道。

「在您的辦公室。」大美人格央小心翼翼地回覆。

「跟我過去!」

「是!」

南鏡樞號旗艦,艦長辦公室。

這個房間位於旗艦的最深處。跟四面都被牆壁圍得密不透風的其他艦上房間不同,這個辦公室的四面都有窗戶,而且,明明是在宇宙中,四個窗戶的風景卻完全不同。室內的傢俱無一不是最高級的。絨毯毛色厚重,沙發古色古香,觀賞植物點綴在房間各處,牆上還掛有接著最新式通訊機的大型顯示器。

而建造這個空間,只是單純地出於南鏡樞的個人興趣。

門,就這樣被推開了。

「我記得我說過,今後,凡是跟崇華星有關的人,都不能放到艦上來!」南鏡樞火起沖沖地對著坐在沙發上的人道,但其實,這句話明顯是對著格央等人說的。

沙發上,本是坐著的人,一看見南鏡樞,立刻站起身,行了個極為標準的軍禮:「長官!」

「誰是你長官?」南鏡樞瞥了那人一眼。

「您!」

「誰告訴你我是軍人了?老子是商人!分分鐘百萬銀河幣上下!」

副官不說話了,只是認真地盯著南鏡樞。

歎了口氣,南鏡樞也知道眼前這個自己曾經的副官是個強脾氣,也不再糾結,開口道:「米切爾,從我辭職的那天起,我就不是你的長官了。」南鏡樞坐上自己的老闆椅,舒舒服服地叼著一根雪茄,欣然接受巨乳美女格央服侍點火。

「長官!若不是要事,我也不敢來打擾您。遊素瀧少將的基因和零號機殘骸被卡斯特星獲取了!現今,卡斯特星利用基因復原技術克隆了他,並修復了零號機!」

南鏡樞渾身一震。

對於任何一個從過軍的人來說,遊素瀧絕對是個無法忘懷的角色。

儘管已經過去百年,但他和封翼並稱為帝國雙璧,至今為止,沒有人能夠超越。

「怎麼可能?遊少將在百年前就戰死了啊!」南鏡樞無法置信地盯著自己昔日的下屬

「我們也是這樣認為的,可事實並非如此。」米切爾解釋道:「百年前,遊少將駕駛零號機跟卡斯特星的人戰鬥,遇到星空漩渦,一時無法脫身,最後時刻,他向總部提交了自毀資訊,總部也收到了自毀系統啟動的回饋,可不知什麼原因,零號機並沒有徹底毀壞,殘骸上甚至還留著遊少將的基因,您也知道的,零號機是崇華星的秘密武器,戰鬥力驚人,整個崇華星,至今,能駕駛它的,只有當年的帝國雙璧。」

「也就是說,卡斯特星的人複製了遊少將的基因,將他批量生產了?」想到這個場景,南鏡樞渾身發冷。

遊素瀧是他的偶像,當年,選擇成為一名軍人,就是看了遊素瀧的人物傳記。

年僅二十一歲就領導楓葉師團二十萬士兵的師長遊素瀧,是崇華星皇族遊家之人,血統高貴、外表冷豔、舉止優雅。戰鬥力、領導力超群,能夠駕駛零號機。更為人稱道的,莫過於他在戰火中為救戀人封翼而犧牲。

封翼也因自己的失誤而造成遊素瀧犧牲,情緒暴走,未免引發更嚴重的問題,崇華星將其進行冷凍冰封處理。

從此,帝國雙璧雙雙隕落。

「那倒沒有,遊少將留下的基因因數好像不夠,就算是現在這個複製品,也是個不完全體。」

「怎麼?他來過崇華星了?」南鏡樞承認,他有些急了。

「不,是卡斯特星發佈的影像,影像裡的遊少將呆愣愣的。」

「呆愣愣的也可能是卡斯特星的人用藥物在控制他啊!」南鏡樞從老闆椅上站起。

「是的……也有這個可能……」

米切爾滿臉無可奈何狀,實在有夠可憐。

「你們打算怎麼做?」

「解凍封翼少將。」

「果然如此啊!」南鏡樞感慨地歎了口氣,還真是在他意料之中呢,畢竟,除了封翼,就沒有人能操縱零號機了。

「當年,封翼少將會發狂是因為認為自己害了遊少將,現在遊少將的基因被利用,他一定不會坐視不管的。」

南鏡樞看了米切爾一眼「那麼,你到我這裡來幹什麼?差不多該把來意說一說了吧?」

談到這個,米切爾正色,對南鏡樞又行了個標準的軍禮後,方道:「奉遊悍上將之命,請原中尉複職,作為封翼少將的監視官,監督他的行為。」

撚滅雪茄煙頭,南鏡樞冷笑一聲「複職?監視官?監督?讓我一個中尉去監督國民英雄封翼少將?遊將軍的智商呢?掉線了嗎?」

早就知道這活不好幹的米切爾一直以立正姿勢站著,「報告長官,遊上將指示,如果你當好監視官,就將崇華星最新型機體的製造權轉讓給你!」

聽到這裡,南鏡樞俊眉一挑。

遊悍這個老奸巨猾的傢伙,居然把他摸得這麼透?

身為如今的宇宙第一富豪,錢他不缺。

權他也不在乎。

但機體……他還真是有些懷念啊。

要說辭職後有什麼不順……

千好萬好,就是沒有機體可開啊!

身為前烈火鳥號強襲特裝艦艦長,擁有A級機甲駕駛執照的他表示,沒機體可開的日子非常空虛寂寞冷。

可歎擁有巨額財富的他偏偏無法拿到一個機體,因為無論在哪個星球,機體的製作都是絕密的,別說是零號機那種戰鬥力逆天的機體,就說是普通的改裝機甲,都是有價無市的玩意兒。當然,如果能得到機體殘骸或者是某位機體設計師,能造出機甲來倒也不是難事,問題是機體設計師被每個星球嚴密保護,戰鬥中失敗的機體也會由機師直接銷毀,無論是殘骸還是設計師都不是好得到的。

崇華星是如今宇宙中機體開發最為完備的星球,能拿到最新型機體的製作權,對南鏡樞來說,絕對是夢寐以求的事情。

「另外,遊上將還表示,如果您能回來幫忙,他能保你升到中將!長官,這意味著您可以多出九十年壽命啊!」

在這個年代裡,人們的壽命已經成了可以控制的了,權貴階級能夠享有S─TEN延壽針,每打一針就能多出十年壽命,而這種針的使用是被嚴格控制的,從上將到少尉,能依照軍銜延壽百年到二十年,而S─TEN延壽針對外銷售的價格連南鏡樞這種巨富都必須傾其一半以上的財力才能買到一根。

「你覺得我會在乎這九十年壽命?」南鏡樞一直覺得自己是不在乎這些玩意兒的。

「您現在是不在乎,但不代表等到您年老後不在乎啊,乘著年輕的時候多打幾針,等到我等衰老時,您還可以維持現在的樣子,多好!」

「米切爾,我倒是不知,你現在的嘴皮子變得這麼厲害了啊!」南鏡樞輕笑一聲。

米切爾立刻行禮「回長官的話,下官所說的一切,都是為了能讓您回來!」

「得了得了,從你說把機體授權給我製造的時候,我就已經心動了,不過,我不僅要製造權,還要買賣權!」南鏡樞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一下,「這可是一本萬利的買賣啊!娛人娛己!」

米切爾冷汗涔涔,他剛才一定從自家長官眼中看到了宇宙幣的符號。

 

第二章:老奸巨猾VS銅臭無雙

崇華星首府──御都,晚秋的陽光依舊溫暖,甚至讓人產生春天的錯覺,內政廳的某間會客室裡,上將遊悍正透過頭上四方形的天窗玻璃望向外面廣闊而行使著海陸空三用汽車的天空。因為天窗是可以遙控開關的,所以遊悍可以輕鬆地決定是否要觀賞窗外的景物。

「報,前中尉南鏡樞求見!」副官站在門口稟報。

「讓他進來。」

「是!」

遊悍的視線從窗外轉移回室內。

眼前剛進門的,是自己六年沒見了的下屬。這位身著崇華星軍服的堅毅男子,跟六年前似乎沒有什麼不同,只是多了些……唔……銅臭味。

沒錯。

就是銅臭味!熏得他有一種走進了帝國銀行的錯覺!

「看來你過得不錯啊,南中尉。」遊悍的嗓音跟他的地位很相稱,雄厚而霸氣。

「拖您的福。」南鏡樞這句話也不知帶著什麼語氣。

「不用諷刺我,六年前,我又沒有阻止你跟炎越,最後放棄的,還不是你們自己。」遊悍站起身,在藍得近乎於黑的軍裝……不,準確地說是在他胸前諸多勳章的襯托下,這位帝國的實際掌權者有著極為強大的壓迫力。

「是啊,放棄的是我們,跟您一點關係也沒有。」南鏡樞諷笑了一聲。

「在我面前還敢這麼笑,南中尉,你的膽子可是大了不止一點啊。」一步步迫近南鏡樞,遊悍強大的壓迫力多少讓南鏡樞有些害怕。

不過,六年了……

積壓了六年的憤怒……

當年,南鏡樞與遊炎越的戀情被遊悍知道後,身為遊炎越父親的遊悍找南鏡樞談了一次話,重點只有一句:「不需要我插手,我敢肯定,過不了多久,你們就會自然而然地分開了。」

那時候南鏡樞正處於膩戀期,覺得自己和遊炎越絕對可以像一千多年前的影視劇裡那樣「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到天涯」什麼的,可事實上卻是遊炎越主動放棄了。

在走父親為自己安排好的陽光大道和與自己的小男友榮辱與共的選擇中,遊炎越選擇了第一種。

遊家,崇華星當之無愧的皇族,幾屆元老院的首座,不出意外,遊炎越也會進入元老院,一步步登上權力的頂峰。

從遊炎越嘴裡聽到「我們分了吧」這話時,南鏡樞發狂了,他無視了等級,直接掏槍對準遊炎越就是一槍。

幸好他還有那麼一絲絲的理智,沒有對準心臟,要不然,以當年南中尉那神槍法,就算把全宇宙的神醫都請來,也救不回遊炎越。

之後的處分就有些奇怪了,明明已經觸犯了軍法和崇華星憲法,卻因為當事人遊炎越沒有提起訴訟而作罷,只是南鏡樞也不屑再在這個傷心的星球待下去,主動遞交辭呈,離開崇華星,利用自己的一些人脈,回老家地球開軍火店去了,沒想到生意越做越大,陰錯陽差之間成了宇宙第一富豪。

望著眼前的遊悍上將,南鏡樞忽然覺得,也許冥冥之中自有定數,的確,當年他是沒有逼遊炎越,更沒有逼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們自己選擇的。

「是啊,說起來,我還得多謝您呢!要不是您!我怎麼能坐擁如此多的財富呢!」這話絕對是南鏡樞實打實的心裡話。

「哈哈哈!說實話,比起我那個不成器的兒子,我更喜歡你!」遊悍朗笑「當年,他從來就沒有想過和你一起奮鬥的結局,只想著自己的權力之路。他那種自私的想法,實在不是我希望的。六年前,我還想過提攜你的,但沒想到我那不肖子選得這麼快啊!」

「遊將軍,您這話說的,明明是補刀啊!」南鏡樞忍不住吐槽。

「好了好了,敘舊就到這裡,我想你也知道崇華星所面臨的嚴峻形勢了。遊素瀧是誰,你自然是知道的,零號機的威力你也應該有所瞭解,現在,我們崇華星最引以為傲的遊少將和零號機都被卡斯特星所竊取,惟一能拯救我們的,只有與遊少將並稱的封少將了!解凍的命令我已經傳達下去,接下來,你只要跟著技術人員去冰凍封少將的地點,將解凍後的他看牢就可以了。」

聽著是很簡單的任務,但第六感一直很靈的南鏡樞敏銳地覺得這個任務絕對不會簡單,相反,還會難到骨子裡!

儘管事情已經過去百年,可封翼的厲害,別說是整個崇華星,就說是全宇宙都是威名赫赫!

可以說,崇華星有現在這個規模,多虧了封翼和遊素瀧二人。

當年,雙璧憑藉著強大的個人戰鬥力和指揮能力,將崇華星的統治範圍從原本的銀河系拓寬成了由上千個恒星系組成的超級星際帝國,寫著這麼簡單的幾個字,真正做起來,卻足夠讓所有崇華星兒女感到自豪。

一個星系代表的,是上千億顆恒星和大量的星團、星雲,還有各種類型的星際氣體和星際塵埃!

宇宙中的恒星系有千億以上,可真正有人類生存的卻也不過只有三千個,而崇華帝國所統屬的,便有上千個,其中強大,可見一斑。

而南鏡樞現在的任務,是去監督一個發了狂的戰神級人物!

「我親愛的上將,你不會是在耍我吧?看牢他?我哪有這個能耐!」南鏡樞慵懶地揉了揉自己蓬蓬的亞麻色天然捲。

「只要你能完成這個任務,我就將崇華星最新機體──重炮暴風Z的製造權和買賣權讓給你。」說著,遊悍將重炮暴風Z的外觀資料遞到了南鏡樞面前。

南鏡樞眼前一亮!

這機體太帥了!

比起之前他駕駛的那輛以巧取勝用於近攻的機體,重炮暴風Z顯然是著重於遠攻的。高能量收束火線來福槍和火箭炮,這兩種武器可以分開獨立使用或交替地互相組合形成兩種極具威力的長距離武器,兩肩還裝備著六連裝飛彈,威武霸氣。

「這是核動力推動的,比之前的電池塔要先進許多。」遊悍適時開口解說,「完工後,還可以外加裝備武器光束劍,這樣就算是近戰,它也不會吃虧。」

「上將,請問,技術人員在哪裡?」

請不要說南鏡樞沒有節操。

他只是太愛宇宙幣了點。

賺這麼多錢拿來幹什麼用?

對他來講,賺錢是愛好而已……就像你喜歡對著4D電視裡的漢子犯花癡一樣,愛好,改不掉啊。

「長官,您不穿軍裝嗎?」說實話,米切爾現在的心情非常複雜。

他一直是懷念自己的前上司的,儘管現在米切爾也已經成為了中尉,可他還是習慣性地喊南鏡樞為「長官」。他對南鏡樞有一種沒有理由的崇拜感。

本以為南鏡樞已經回歸,理應穿上軍裝,可誰知他還是一身便服……說便服還是高抬他了!看南鏡樞穿的那邋遢樣!完全不像是去接帝國英雄的!倒像是準備向英雄乞討的!

「啊……我至高無上的封翼少將,能給點嗎?行行好啊……」

一想到這個畫面,米切爾就恨不得把自己過於強大的腦補能力生生切碎了蘸醬吃!

「是他們沒有把軍裝給您嗎?」米切爾清楚地記得,未免南鏡樞沒有帶自己昔日的軍裝,他還特地吩咐人做了一套。

「哦?那個啊……」南鏡樞非常慵懶地撓了撓雞窩頭「難道你不覺得穿軍裝很麻煩嗎?」

「長官!軍裝是我們身為軍人的象徵!」米切爾一板一眼地道。

他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的長官會說出「穿軍裝很麻煩」這樣的話。

「好了啦好了啦……」知道自己副官的脾氣,南鏡樞解釋道:「說實話,我並沒有自己已經回歸的感覺。其實吧,我只是參與一下這個任務而已……是不是軍人已經不重要了。我想,遊將軍一定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啊,米切爾你就別糾結這個問題了,咱們先跟著技術人員去結凍封翼少將為好。」

自打米切爾開口後就一直站在一邊等待的技術人員真心是內牛滿面啊!老子等得花兒開了又謝謝了又開開了又謝謝了又開了好嗎……親耐的米切爾中尉你一直沒有發現嗎?還是南鏡樞中尉厚道啊!嚶嚶嚶!

米切爾很想歎氣……不過他也明白暫時是勸不了南鏡樞了,沒辦法,自己只能先照著自家長官的話做了。

畢竟,六年前的那事兒,確實是對南鏡樞打擊很大啊。

當年,他們都以為南鏡樞和遊炎越能成的。

兩人跟著技術人員君一路往前走著,這片區域是得到保護的,崇華星元老院動用了裂痕產生器將這部分區域隱藏了起來,使得其他星球的人無法察覺,就是為了守護崇華星的戰神──封翼少將。

走著走著,眼前出現了一座大門,星辰散佈在巨大的門扉上,宛如一雙雙犀利的眼睛,俯視著來人。

崇華曆600年五月六日的夜,宛如潑墨。漆黑之下,卻帶著所有人期盼的希望。

這註定是一個要載入史冊的日子。

第三章:帝國傳奇封翼少將

「這大門裡邊兒就是封凍封翼少將的地方?」南鏡樞好奇地伸出手摸了摸大門。

觸感熱熱滑滑的,唔……堪比美女酥胸上的皮膚啊……

米切爾和技術人員君自然是不知道南鏡樞在想什麼的。

不過……不代表另外的人不知道。

「這座大門連接了封翼少將的感知系統,現在我們要把手放在門上,讓他來判斷能不能讓我們進去。」

南鏡樞臉都綠了……

啥?

連接感知系統?!

那他剛才的想法不都被傳說中的封翼少將給知道了?!

丟人!

真是丟人!!

嗯咳……不急不急,大家都是男人嘛!

你懂我懂大家懂……加上封翼少將是出了名的斷袖,絕壁不會跟他這種熱愛埋胸的人計較的啦。

想通了,南鏡樞就一臉「正氣」地把手放在大門上,妥妥的。

一時間,大門整個都亮了起來,蒼黃和著礫白,間或還夾雜著星辰一般的色彩,一時間,整片宇宙如投影一般投射在了大門上,崇華星統治下的星際版圖出現在了三人的眼前,那是在帝國雙璧時代打下的輝煌版圖,所有畫面在大門上發出了璀璨奪目的光芒──宛如這大門就是那帝國傳奇的眼,懷揣著整個宇宙,帶著冷意和殺氣。

南鏡樞突然覺得,門裡面的那個人和書本中的帝國傳奇對應上了。

書本裡,照片上,封翼穿著少將軍裝,肩章上的一顆星閃閃發亮,左胸是最靠近心臟的地方,那裡佩著諸多胸章,每一個都是從軍者夢寐以求的。

封翼這個名字,一直都是崇華星的驕傲,也是每一個軍人的榜樣。

而現在,他竟然要成為封翼的監視官?

一時間,一直不知道「緊張」為何物的南鏡樞竟然惶恐了起來。

大門就在他惶恐的心思下慢慢打開了。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巨大的空間,整個空間是球形的,中間漂浮著一口水晶棺材,棺材周圍連接著無數透明細線,線裡隱約有液體在流動。

「我在這裡守了一百年,不曾想,竟真的有解凍他的一天。」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對著我們,用一種感慨萬千的語氣說道。

「這位是?」南鏡樞轉頭去看技術人員君。

技術人員君非常上道:「這是封翼少將的副官竺青,這一百年來,他一直守著少將。」

南鏡樞皺了皺眉「恕我冒昧的問一句,照理說,封翼少將的副官應該也可以打好幾針S-TEN了吧?怎麼會蒼老成這樣?」

「因為我不想打啊。」沒等技術人員君回答,竺青就為南鏡樞解惑道:「活這麼久有什麼用?其實……我也考慮過,如果等我快死了,少將還沒有被解凍的話……我就讓我的兒子繼續在這裡守下去……一代又一代,總歸有一代人能看到封翼少將回歸的!」

這是一種怎樣的執著啊?

不想讓自己的壽命被一根針劑來改變,卻又希望自己的長官能夠回歸,竺青的心思非常複雜,但這種執著,卻不能不給人以震撼。

竺青的行為莫名地跟幾千年前地球上老祖宗的一則寓言合了起來,至今為止,南鏡樞都想不明白,「愚公移山」究竟是愚公太過於癡傻還是那種精神太過於動人……

抬頭看了一眼水晶棺,南鏡樞長歎了一口氣:

封翼少將啊封翼少將,你究竟是有著怎樣的魔力,能在時隔百年之後,依然有這麼多人,牽掛著你,將希望,寄託在你的身上?

「之前元老院已經派人跟我們說過了。」儘管竺青已經非常老了,可他的背脊還是挺得筆直,完全沒有一個垂暮之人彎腰駝背的樣子,說起話來也帶著一股子威嚴。

「那您應該也知道,卡斯特星複製了遊素瀧少將的事兒?」南鏡樞是他們幾個人裡最不怕得罪人的,直接開口問道。

聽了這話,竺青抬起頭,打量了南鏡樞一下,並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技術人員君「小離啊,這位沒穿軍裝也沒穿白大褂的,是誰啊?」

被稱為「小離」的技術人員君如實回答:「這位是被元老院派來擔當封翼少將監視官的南鏡樞中尉。」

「哼!元老院那幫傢伙當我們都死了麼!讓一個中尉來監視帝國的英雄!哈!真是好笑!」

唉!果然給前輩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啊。

其實,早在接下這個任務的時候,南鏡樞就想過可能會被封翼少將的支持者們吐槽至死……

不過,如果南鏡樞有臉皮,那就不是南鏡樞嘍!

「嘿嘿嘿嘿!是啊是啊!我也覺得不適合。不過吶,您說我是元老院『派』來的就不對了啦!其實我現在真正牛逼的身份是宇宙第一富豪,這可不是我自吹,到宇宙商界問問,有誰是不知道我南鏡樞的?我跟遊悍上將不是上下屬的關係,而是交易的關係!做生意嘛!講究的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我想,遊上將看上我,估計也是覺得本人比較有頭腦,能夠在各個方面幫到帝國的英雄封翼少將嘍!」

說這些話的時候,雖說內容有些不嚴肅,不過南鏡樞的態度還是非常好的。像竺青這種人,跟他硬碰硬是不行的,必須要從軟的地方入手。

比如說──他對軍部乃至元老院的怨恨。

畢竟,當年下令冰封封翼的,是元老院中屬於軍部的那部分人。

果不其然,聽了南鏡樞的解釋後,竺青的臉色好了許多,「你這個年輕人倒是有點見識!宇宙第一富商?哈哈!沒想到我這個老頭子在有生之年還能看到首富啊!」

「您客氣了!」南鏡樞立刻跑到竺青旁邊,非常貼心地說「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您儘管說!只要能做到的,我南鏡樞絕不推辭!」

「哈哈哈!」竺青被南鏡樞討喜的樣子逗得直樂。

米切爾揉了揉腦門。

自家上司在這些年裡,究竟學了些什麼啊?

不過……很有用倒是真的。

已經跟此處的負責人搞好了關係,接下來就是正事了。封翼被冰凍處理了百年,但他的大腦感知還是沒有被切斷的,大門的感應系統就是證明。

現在封翼所處的水晶棺材裡充滿了一種特殊的氣體,它能保持封翼的身體不至於退化,而現在,若是要將封翼喚醒,就必須把水晶棺裡的氣體抽出去。

而水晶棺材周圍的那些透明的線裡,則負責了更複雜的內容,要在棺材放下前,還先要把線和棺材進行分離。

這些步驟說著很簡單,做起來卻絕不容易,此處總共有十三位工作人員,他們在小離和竺青的指導下,將細線一根根地、小心地切斷,大概三個小時後,周邊的細線都處理完畢,只剩水晶棺落寞地漂浮在空中。

「好的,接下來,讓我們進行最後一步!」

氣氛瞬間凝重了起來。

「棺內壓力?」

「正常。」

「生命體征?」

「正常。」

「有無異常情況?」

「無。」

「抽氣台連接!」

伴隨著竺青一聲令下,巨大的抽氣台伸出了它的「手臂」,漸漸靠近水晶棺。

南鏡樞敢發誓,就算他在一天內拿下上億宇宙幣的生意,也比不上此時此刻緊張的心情。

「連接開始!」

「5──」

「4──」

「3──」

「2──」

「1──」

「連接成功!」

正當南鏡樞以為可以鬆一口氣的時候,猛然想起,現在只是連接,還沒有正式開始抽氣呢!!

等到正式開始的時候,就看見水晶棺一點點地往下降。

之前,水晶棺漂浮在空中的時候,南鏡樞他們離得也比較遠,根本看不清封翼少將的樣子。

而現在,隨著水晶棺離他們越來越近,封翼少將的體態樣貌也愈發清晰。

等到水晶棺降到地上時,南鏡樞和幾人小心翼翼地湊近水晶棺,附近的溫度還是非常低的,徹骨的寒冷讓南鏡樞不自覺地瑟瑟發抖,他裹了裹衣服,唉,早知道就穿上那軍裝了,至少比現在的休閒服要禦寒得多。

棺內,封翼少將赤身裸體,時過百年,純金的髮已長至腳踝,他的身材比例非常完美,如果不看蒼白且帶著霜寒的皮膚,完全不會覺得他是個被冰凍了百年的人。

儘管很早以前就在課本上見過封翼的畫像,可見到真人的時候,南鏡樞還是被驚豔到了,那種驚豔並不是僅僅局限在長相上的,視覺的刺激帶動了心裡那份對於強者的希翼,使得南鏡樞近乎顫慄地想要膜拜這個名動宇宙的男人──英挺剛毅的臉上,就算閉著眼睛,都能感覺到那一股殺氣。

「打開水晶棺。」

如果不是竺青的話,南鏡樞一定會繼續呆愣著的。

小離和幾個工作人員解開了水晶棺的環扣,其他幾個人用力一台,巨大而厚重的棺蓋就這樣被抬到了一邊,寒氣更重了。

「呼……你們也不怕把封翼少將活活凍死。」回過神來,南鏡樞又開始不著調了。

「你當我們是死的嗎?每天輸入多少輸出多少都有標準的,若是出了差錯,不用元老院吩咐,我們自會以死謝罪!」竺青瞥了南鏡樞一眼。

「嘿嘿!前輩言重了!我怎麼會不知道呢?只是開個玩笑嘛!」南鏡樞撓撓頭。

經過這麼些時間的相處,竺青也大致摸清了南鏡樞的脾氣,不但沒有與他計較,還伸手拍拍南鏡樞「去,喚醒封翼少將這個光榮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啊?!」南鏡樞嘴巴大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不是少將的中尉監視官嗎?你不去誰去?」

喂喂……竺青老前輩啊……你不用把我和少將的軍銜說得這麼清楚吧?

南鏡樞在心裡碎碎念。

「去就去!」一拍大腿,南鏡樞扶著水晶棺的棺壁,深吸了一口氣。

第四章:喚醒民族英雄的錯誤方式

就看見南鏡樞張大了嘴巴,衝著水晶棺裡吼道:「封少將,起床嘍!太陽曬屁股啦!」

……

…………

(─。─|||

大家的額頭上紛紛出現了三條黑線。

這是啥情況?

有這種喚醒方式的嗎?

封翼又不是在睡懶覺!

不過,儘管這種方式丟人了點,效果還是非常拔群的,只見封翼少將的眼瞼動了動,隨後,那雙眼就這樣睜開了。

深藍色的眼睛對上了南鏡樞的黑瞳,雖稱不上一眼萬年,可一種宿命感令封翼蹙了蹙眉。

這百年來,他並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

「呵!醒了醒了!」南鏡樞先是一喜,可當他發現了某樣東西的異常後,喜就變成了驚。

封翼少將果然是異於常人啊!剛醒來下面就勃起了……

那尺寸……不勃起的時候就很嚇人了,現在再看……真是……非人哉!

「嗯咳!」南鏡樞非常體貼地在其他人還沒有注意到的時候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扔給了封翼。

封翼剛剛醒來,一時間還沒有完全清醒,疑惑地看向南鏡樞。

咳!這少將……好吧……無奈之下,南鏡樞只好湊近水晶棺,將外套當作浴巾,親手將其圍在坐起身的封翼腰間,袖口正好遮住了起了反應的部分。

封翼明白了南鏡樞的用意,對著南鏡樞笑了一下。

南鏡樞並沒有注意到封翼的笑容,不過竺青倒是看到了,「看來長官對您的監視官非常滿意啊!」

既然封翼並沒有喪失對外界資訊的感知,那麼,南鏡樞作為封翼監視官的事情,便不會是秘密。

「剛開始的印象是不怎麼樣的。」長久沒有開口說話,封翼的聲音帶著些許沙啞,不過還是不影響其磁性。他抬頭看了看南鏡樞,想到他最先在門前想的事兒,又笑了一下。

南鏡樞不是傻子,自然也想到了那事,知道封翼在笑什麼,臉皮厚到不行的南鏡樞坦然道:「大家都是男人,你懂我懂大家懂啊哈!」

「你恐怕忘記了,我喜歡的,就是男人。」封翼站起身,長久沒有用的腿腳有些發麻,南鏡樞手腳俐落地過去扶住了他。扶上的同時,南鏡樞消化了封翼剛才的那句話。

誒?

有什麼不對耶……

呃……對哦!封翼少將喜歡的是遊素瀧少將!所以他是喜歡男人的吧?難怪對自己在門口時的想法這麼不屑一顧了!

「並不是不瞭解你的想法,只是……我很難理解有關女人身體的問題。」封翼走出了水晶棺材,小離立刻過來,將一件披風披在他身上。

「喔……是這樣。」南鏡樞點點頭,「反正我們的目的也不是為了來跟你探討有關男女身體的問題的,沒事兒沒事兒!」

「呵。」封翼被扶到了一邊,坐下,坦然地接受了一眾人送上來的衣物,換好後,他將外套還給了南鏡樞。此時,南鏡樞發現,原本起反應的部位,已經恢復原樣。

嗷!居然不用發一炮嗎?憋著可不好啊!

不得不說,南鏡樞已經完全搞錯了重點。

但也沒有辦法,誰讓封翼的形象太過於高大,以至於很多時候,崇華星乃至其他擁有獨立主權的星球都把他當作了非人的存在。

沒想到,這位神級人物也會勃起,就算那玩意兒過於龐大了些,但它還是會「起來」的啊!

最神奇的不是它會「起來」,而是收縮自如有木有!

只需要這麼點時間就恢復了?

太神奇了吧?

也許是南鏡樞的眼光過於炙熱,原本在和竺青說事兒的封翼轉頭對向了他。

深藍色的眼淡淡地看過來,裡面有著無法掩蓋的殺伐決斷之氣,被這種眼神看著,南鏡樞經不住汗流浹背。

唉!就說不該YY民族英雄的!

真不該!真不該!!

封翼少將哪裡是他能夠臆測的對象?

「這位是南中尉吧?」喝過水,潤了喉的封翼說話聲音比之前更好聽了些。

低沉的男音帶著無法抗拒的力量。

這股力量像是戳到了南鏡樞的某個開關,他迅速立正,轉向封翼,敬禮後畢恭畢敬地答道:「是!長官。」

「接下來的日子,就麻煩你了。」跟眼神不同,封翼說話時卻會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

南鏡樞的開關一鬆,整個人也隨性起來「不麻煩不麻煩!」天哪!一想到能和少年時代的偶像待在一起,縱是南鏡樞也不禁有些熱血沸騰!

「元老院的意思,是讓我住在南中尉的家裡?」封翼轉向米切爾。

「住房問題遊上將會為兩位解決的……」米切爾的話剛說了一半,南鏡樞就打斷了他「不用不用,哪兒需要他解決啊!米切爾你跟遊上將說一聲,就說我南鏡樞奮鬥了這幾年,別的沒有,錢那是要多少有多少!」

「可……」

「元老院給的房子能有自己買的好?我可不信!還是不要讓那些老頭子操心了!我們要尊老愛幼!將軍,請您相信我的眼光!我一定馬上給你一個合適的安居之地!」南鏡樞得瑟地表示。

「哈哈!我倒是不需要什麼合適的安居之地。」封翼緊了緊披風,淨身高一米九的他身材非常好,每一塊肌肉都蘊藏著驚人的力量,此時的他眼神迷離地看向天空「我需要的,只是一個儘快和他見面的機會。」

這個「他」是誰,不用明說,在場的人都知道。

放眼整個宇宙,能讓戰神封翼在意的「他」,也只有那個人。

「您知道遊素瀧少將的基因被竊取的事情了?」之前,所有人都沒有提起這件事,第一個說這話的,是南鏡樞。

「長官!」米切爾不贊同地看向他,低聲道:「少將剛醒,身體的各方面機能都還不穩定!萬一刺激到他……」

「你們沒必要這麼在意。」出乎意料,接話的是封翼,在大家擔憂的目光下,封翼表現得很淡然「你們是不是被我當年的瘋態給嚇到了?」

其實,倒不是他們被嚇到。因為百年前,無論是米切爾還是南鏡樞,都還沒有出生啊!在場唯一一個知道這事兒的竺青都沒有發表意見,他們更加不會被嚇到了。只是大家都知道,遊素瀧之於封翼,那是血肉相連的關係,當年,因為封翼沒有採納遊素瀧的戰略而致使遊素瀧為救他而犧牲的事兒傳到南鏡樞這一代仍舊震撼了無數人。身為當事人之一的封翼是何種態度,可想而知。回國後,封翼就瘋了,他的身體機能出現了紊亂,大腦神經也受到了傷害,簡而言之,就是得了精神病。未免其危害到整個崇華,元老院下令將其封凍,而封翼則是在清醒的情況下,簽下了同意封凍的指令。

現在,知道一些皮毛的後輩們只是不想刺激封翼而已。

「別把我想得這麼脆弱。」封翼冷笑一聲,「既然元老院已經做出決定將我解凍了,就是有決定了吧?」

南鏡樞皺了皺眉。

看封翼少將的樣子,貌似百年前另有隱情啊?自願簽下封凍指令?好像有貓膩呦!

「您剛醒,還是先休息一下吧。」竺青開口道。

封翼看了一眼竺青,原本犀利的目光變得溫和了許多「這百年,辛苦你了。」

「少將……」

一直淡定的竺青瞬間淚如雨下。

這個人守了自己的長官整整一個世紀!

原本,他以為直到死都無法再見到封翼睜眼的那一天了啊!

當天,封翼就跟南鏡樞去了格央找到的房子裡。

在此不得不表揚一下格央大美女的工作效率,只用了幾個小時就在御都找了個無論是地段還是內裡都非常靠譜的房子。

「現在的具體情況是什麼?」

洗完澡,封翼裹了個浴巾就走了出來,他的身材勻稱而健美,有著極強的衝擊性。

之前封翼一直沒有細問現在的情況,直到其他人都走後,他才問南鏡樞。

「我說……親愛的長官,你為什麼不去問你的副官呢?他知道的應該比我清楚啊!畢竟……我不過是個剛複職的中尉而已。」

南鏡樞並不認為自己比竺青值得封翼信任。

「我希望在一個和元老院關係最不密切的人口中得到答案。」

「看來少將對元老院意見很大啊!」聽了封翼的話,南鏡樞玩味地勾起了唇,「恰好,我也看他們不爽很久了!」

「並不是。」封翼搖搖頭,解釋「元老院五十年一換屆,事情已經過去百年,如今坐在那些位置上的,早已不是當年的那些人了。」

「那你為什麼……」

「正因為不瞭解,所以我才不希望從他們的手下口中得知重要的消息。至於竺青……我相信他對我的忠誠,而軍部的人也一定知道,估計不會告訴他太多的消息。」

「我是他們派來監視你的,比起來,你還相信我一些嗎?長官?」

封翼朗笑一聲,還未擦乾的金髮上滴下了些許水珠,俊美得人神共憤,便聽他說道:「也不知道是哪個傢伙說的,說自己並不是元老院『派』來,而是為了利益而來?」

南鏡樞暗道:這可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好吧!你想知道什麼?事先說明,我知道的也不多。」既然已經明白了封翼的意圖,那麼南鏡樞也不打算瞞他。

「第一個問題,崇華星的統治穩固嗎?」

南鏡樞沒想到封翼問的第一個問題這麼「高級」,完全就是把國家利益放在個人利益之上了啊!不愧是帝國雙璧之一啊!自己的境界比他那是差遠了!

當然,感慨完畢,他就要考慮該怎麼回答封翼這個問題了。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