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風桂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作品:多以古風為主,

作品有「翩翩白雪紛飛」、「一樹梅花遍地金」、

「貢品奴才」、「六爺的貓」……等等。

最愛耽美世界,熱愛寫文章。

文章一般都是節奏明快,較少長篇描繪或論述。

內容偶有虐心;不過堅持一定是HE ,攻寵受也是萬年不變!

 
         風桂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作品:多以古風為主,

作品有「翩翩白雪紛飛」、「一樹梅花遍地金」、

「貢品奴才」、「六爺的貓」……等等。

最愛耽美世界,熱愛寫文章。

文章一般都是節奏明快,較少長篇描繪或論述。

內容偶有虐心;不過堅持一定是HE ,攻寵受也是萬年不變!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代售書系 >> 四爺神醫

點閱次數: 10435
   四爺神醫
編號 :224
作者 風桂
繪者
出版日 :20140610
 
件數:1件 
定價:預購期間特惠價250元,預購期後恢復原價 280 元。
運費:55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以上免運費〉
預購期:即日起~5月底
字數:10萬字
預購贈品:特典〈全新寫作之番外,收錄於書中〉
規格:繁體直排
出版時間:6月10日



內容簡介
身為四王爺,同時也是一名大夫的李原靈為了尋找藥材而到了遠方的漠北。
然而卻不幸的遇到劫匪搶劫,並與同行的侍衛失散了。
本以為要死在沙漠中的李原靈竟遇到有沙漠之狼之稱的漠北王,
漠北王柏納旱是勇猛的雄獅,也是個出色的獵人。
當他發現自己對純如白兔的李原靈一見鍾情後,
他便立定決心要發揮他獵人的本色把李 原靈拐回家裡去。
到底一隻狼如何拐騙一隻小白兔?
狼與兔又是否可以擁有美好的結局?

原價:280元  
網路優惠價:28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黃沙滾滾,沙漠上一個細小黑影拉著駱駝緩慢地前進。

 

天開始變黑,風變得更大,沙漠溫差很大,早上大大的太陽曬得他頭昏,晚上的寒風又吹得他不禁打顫。自少身子單薄的他,一直給人小心呵護地成長;怎料今天竟會流落異鄉,還要饑寒交迫?

 

遊歷四方找珍貴藥草的確是他長年的心願,只是想不到一出門便出師不利,剛到國境邊界便遇上土匪,逃亡時又與同伴失散。自少甚少出遠門的他在分不清方向下竟越走越遠,往了了無人煙之地,甚至踏上了無垠的大漠。

 

不知上天對他開玩笑還是真的想要他小命,剛踏進大漠便括起大風沙,吹得人仰馬翻,滿臉塵土。慶幸逃亡時拉著駱駝走,駱駝上還有少量食水及食物,否則他真的活不到三天。算一算與同伴失散都有二天多了,自己到底到了那裏?

 

仰望天際,看著滿天繁星卻沒有心情欣賞,只有長嘆一聲。難道真的要死在這大漠中?上天真的要結束他短短的人生?想想小時候大夫都說自己身子太虛弱,未必可以過到十歲生日,看來上天對自己還算不錯,至少讓他多活了差不多十年。他實在沒有力氣再堅持下去了,為了不讓駱駝陪自己一起喪命,他解開駱駝的繩結讓牠離開,而自己則躺在黃沙上等待死亡的來臨。

 

時間到底過了多久?好像聽到人聲,難道自己已經離開人世到了地府?心裏有點慌,不敢張開眼,心想不知地府會不會很可怕?真的有什麼牛頭馬面嗎?好像又沒有人慘叫的聲音,自問自己也是個心善的人,應讓不會下地獄吧。想想自己畢生也沒做什麼壞事,放心了,那才張開眼睛張望四周。

 

「你醒了?」

 

粗獷的聲音在身邊響起,讓李原靈嚇了一跳。再張望四周,他仍在室外,只是不再是黃沙滾滾的大漠,而是一個小湖畔,他正躺在綠油油的青草上。他是在作夢嗎?他明明在大漠的,為什麼突然會在這綠油油地方?

 

「要喝水嗎?」說話很簡潔有力。

 

李原靈尋找聲音的來源,一轉身看到一個高大結實的大漢提著一個水囊。大漢很黑實強壯,比典型的漠北居民還要高大,雙眼有神淩厲,帶著一股不凡的氣派;說話簡潔有力,卻帶有一種說不出的威嚴。他頭上裹著布,赤裸著上身,讓人一眼便可看得到他肌理分明的強壯身軀。那身肌肉明顯是經過不一般的鍛鍊,比一般習武人士更魁梧,而且身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傷痕,看來是個身經百戰的人。

 

李原靈呆呆的打量著這粗獷的男人,呆呆的眨著眼。

 

那高大男子眉頭摺起,望著一臉呆相的李原靈,語氣不太友善地道:「你是啞巴?還子是聾子?」

 

「不,我……我……對不起。」李原靈怔了一怔,看來是自己呆呆的盯著別人打量卻一句回話也沒有讓人誤解了。自少已給各兄弟取笑他比常人慢半拍的調調,那種天然的呆蛋特性可是在眾兄弟中絶無僅有。兄弟們都是精明老練,就只有他一個人如此遲鈍。加上自幼於佛門中長大,閒時會打坐入定,一坐就是半天;自然就比別人反應更慢了,長兄更經常取笑他不是入定而只是在發呆而已。

 

「你在沙漠中昏了,缺水得很,多喝點水吧。」說著便拋下那水囊在李原靈旁,李原靈實在也渴得很,不客氣地大口大口地喝水,待喝過夠才想起自己給別人救了都未說一聲謝,於是放下水囊抬頭道謝。

 

「這位大哥,實在多謝大哥救命之恩,如沒有遇到大哥,我想我的小命都不保了。」

 

「你怎會一個在大漠中,你不是漠北人吧。」男人對於李原靈的道謝很冷漠,只是好奇為何一個瘦弱少年會在大漠中昏倒。

 

「對,我是中土來的,本來是和同伴到附近採藥及購藥。聽聞今年大漠雨水多,一種奇異的仙蘭正值盛開,因為這仙蘭已經十多年沒有開花了,所以我們便想來找一株回去,怎知到邊境時遇上土匪,我和同伴失散了。」李原靈把自己的不幸娓娓道來,只是當中卻隱瞞了某些事。

 

「採藥?」

 

「對,在下醫術雖然不是很高明,但我也算是個大夫。」

 

「大夫?」 高大的男子的音調都拉高了,他瞪大雙眼到不能再大的盯著李原靈,在他身上上下打量。這樣一個瘦弱少年會是一個大夫?

 

「怎麼了?」李原靈被看得很不自然,自己說自己是個大夫有何不妥?再仔細看自己,全身上下都髒兮兮,說是乞丐可能更有說服力。但他也是遇到事故才會這樣,他自己是很愛乾淨的;這人也不該因為他遇難變得狼狽就看輕他啊。

 

「你這麼小已經是大夫了?」男人簡直不敢置信眼前這個孩子會是一個大夫,難道是神童?

 

「小?我再過幾個月就二十七歲了。」李原靈紅著臉有點不滿地說道。他知道自己比一般男子瘦弱,比其他兄弟矮小;又因為身體差自少沒有機會出外玩,太少接觸陽光的肌膚比女子還要白,還要嫩,臉蛋也長得較像娘,有著一張完美的娃娃臉,但這剛認識的人難道就不能不說出別人的痛處嗎?

 

「二十七?」 眼睛瞪得更大,差點連眼珠都要掉出來。怎麼看他都以為眼前的男孩最多最多只有十六、十七歲左右,怎會想到這柔弱的男孩竟有二十七歲?

 

李原靈給盯得臉紅耳的熱低下頭,心想他就是長很娃娃臉,不行嗎?這人用得著如此誇張嗎?人家長得嫩一點而已。心裏正在暗暗抱怨時,肚子卻不聽話的叫一了聲。四周都很安靜,他的肚子這下打鼓聲,可謂響徹雲霄。李原靈按著肚子,不單臉紅耳熱,簡直要著火了。

 

「你肚子餓了吧,我這裏有些肉乾,你先吃點。現在時間不早了,我在附近找些水果充饑,明天早上才起行往市集吧。」看到李原靈這發窘的神情,不知何解心裏有點爽。這人的舉動很可愛,就像隻可愛的小動物。

 

「謝謝。」李原靈接過肉乾,然後問:「這裏是什麼地方?」李原靈一邊咀嚼肉乾一邊問道,他真的好餓了,在沙漠中兩天他只喝了一點水及少量乾糧。肉乾雖稱不上美味,甚至有點硬;但對現在的他來說可謂人間極品。

 

「這裡是東部沙漠的小綠洲,不懂路的人是不會知道這裡的;連漠北人也甚少人知道這裡。」

 

「是嗎……咳……咳……」一時不小心被肉乾給嗆到。

 

「吃得太急了,又沒有人和你搶,你慢慢吃吧。」大個子輕拍李原靈的背,拿出水囊放在他嘴邊餵他喝。

 

「謝謝。」李原靈不禁又臉紅心跳,自己何曾讓人這樣餵水拍背?這麼大的一個男人讓人這樣小心呵護,好像有點奇怪呢。

 

「我去找水果,你慢慢吃。」男人面無表情地放下水囊,轉頭離開。

 

其實男人何嘗不是心中捲起巨浪?當發現自己竟溫柔地為他拍背,手拿著水囊送到這小傢夥嘴唇邊時他自己也嚇了一大跳。這是自己嗎?他是信奉自己的事自己做,男人要強,要壯,更不用說讓別人來照顧或是保護了。自己從未如此溫柔對待任何人,對女人如是,對小孩也是,今天卻對個剛認識的男人小心呵護起來?這是怎麼一回事?這種自動又自然的動作讓他做得有點開心又滿足,這又是何解?

 

李原靈吃過東西後,覺得不再餓了,雖然稱不上是飽,但基於良好的家教,他不敢吃光所有肉乾。如果這是別人唯一的食糧,自己卻像餓鬼般的吃光別人的食物,那怎麼也說不上吧。

 

他收拾好肉乾,這才想起自己一身骯髒,拿起身上衣服一嗅,噁心得想吐呢。駱駝已經不見了,身旁的小包袱和藥箱還在。他在小包袱裡拿出一套衣服,走到湖畔清洗臉上的沙塵,抹過身體後換上乾淨衣物,整個人終於復活了。

 

粗獷的男人抱著一堆水果回來,看見眼前的髒小孩突然變了樣,他整個人也呆了。

 

天啊!這反差未免太大了吧。這小傢夥長得比美麗的姑娘還要美,簡直如綠洲的精靈。這雙眼睛黑白分明,不是很大,卻很靈動亮麗,唇紅齒白,櫻桃小嘴是淡淡的粉紅色;肌膚白裏透紅,幼滑細嫩,可能因為太陽曬了兩天的關係,臉頰有點紅,像個大紅蘋果般;任誰一看腦中都只會閃出「可愛」二字。他不像女孩那樣有種嬌滴滴的感覺,整體而言既不柔弱也不像文弱書生,但卻有一種很純淨天然的感覺,就像圍繞著他四周的空氣波動都不一樣,讓人不奇然的想親近。

 

「怎麼了?還很髒嗎?」 看到男人張大嘴巴,怔怔的看自己,李原靈以為自己洗得還不夠乾淨。

 

「不,很乾淨,很好了……」 男子詞不達意都不知自己在說什麼了。

 

「噢!」李原靈突然眼前一亮,驚訝的指著男人手上的水果。然後直撲上去拿起男子手上的水果,興奮的道:「龍珠果!這是龍珠果嗎?」

 

「對,中土也有嗎?」

 

「沒有,中土沒有啊!就是沒有才讓人興奮啊。」 李原靈興奮得差點跳起。男子則好奇地望著他,這在大漠綠洲中常見的水果沒什麼好新奇的,不明白為什麼眼前的小傢夥會如此興奮。

 

「你愛吃嗎?」男人不明白這小東西為何如此興奮,不過如果他喜歡吃這水果,他不介意去多採些。

 

「不,你知道嗎?龍珠果的核是很好的藥引,對很多不同疾病都很有用,但中土沒有出產,漠北雖有出產,但產量不多,所以我想來漠北帶點回去,看看是否可在中土培育出來。」

 

「核是藥?我們吃過都掉了。」

 

「就是嘛,很多東西看似沒用,但其實都是寶貝呢。我可以拿走幾顆核嗎?」說著抬起頭用閃閃發亮的眼睛望著男人。

 

「當然可以,你愛多少也行,反正漠北一到這天氣就有了。」男人把懷中的水果送了過去,李原靈接過水果時,男人才發現李原靈的個子真的不是一般的矮,才剛到他胸口,然後脫口而出 :「你很矮呢。」

 

「是你太高大……」 李原靈小嘴嘟起,極小聲嘟嚷地說道。這個人怎麼就是要說別人的痛處,他是長得不高,但也不是很矮呀。中土的人本來就沒漠北的壯,更何況眼前的男人比一般漠北人都高大,簡直像頭熊了,這樣比較也太不公平了。

 

「是嗎?」 男人聳聳肩沒所謂的道。眼中卻看著李原靈可愛如幼童般的表現,不單不覺噁心,還讓人想多逗弄呢。男人心中的壞心眼冒起頭來,看來這小傢夥鬧脾氣時很可愛;想看這表情以後就要多多欺負他了。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李原靈,你可以叫我原靈。你呢?」為了分散別人的注意力,不再談論自己的痛處,李原靈立即改變話題,而且至少他都要知道救命恩人的名字吧。

 

「我叫柏納旱,你就叫我柏納旱吧。」

 

「柏納旱,好棒的名子,很男子氣慨呢。」

 

「先多謝你了。吃點水果吧,天開始黑了,今天不能趕路,明兒我們再起行往市集。」

 

「對了,柏納旱,為什麼你會一個人在這?這是沙漠中心吧。」

 

「我來這裡是為了作拜祭袓先儀式的事前準備,而且這裡也不是沙漠中心,算是邊緣地帶吧。」

 

「邊緣?但我走了兩三天呢。」如果是邊緣,為什麼他走了這麼多天都出不了大漠?

 

「我想你是分不清方去,一直沿著邊緣走才走不出沙漠吧。如果方向對的話,一天至兩天便可到市集了。」

 

「是嗎?」李原靈有點想吐血的感覺,想起自己差點死在沙漠中,以為自己越走越深才出不了去,原來自己一直走錯方向了。

 

「好了,吃過東西先休息一下吧。」

 

李原靈靠著一顆矮樹抱膝而坐,雖然緣洲有樹木,晚上的風還是很清涼,讓他有點冷。看看旁邊的巨漢好像只穿很薄的麻布,但完全不覺得冷似的;心想人壯真好,好像一點都不怕冷呢。

 

「怎麼了?冷嗎?」發覺旁邊的人睡得不太安穩,一直瑟瑟縮縮的,柏納旱不禁有點擔心的問道。

 

「有一點。」 李原靈不好意思,好像他太柔弱了點。

 

「過來,我們靠在一起睡會暖和點。」

 

「不,不用了,也不是很冷。」李原靈紅著臉搖著手,幸好現在天黑,別人看不到他正在臉紅。

 

「這樣你是睡不著的,要是睡不好,明天就沒氣力走了。」柏納旱伸手拉過李原靈,他的手很粗很大也很有力氣,在李原靈在發呆的瞬間,已經把李原靈給拉了過去。

 

「我……我真的不冷。」 李原靈還是有點別扭的掙扎著,兩個男人抱在一起怪奇怪的。

 

「看,你的手都這麼冷了。」 柏納旱抓著他的小手,感到他的手很冰,心中不禁的有點心痛,大手蓋著小手給他搓暖;又拉過李原靈的身軀放在懷中,讓自己的體溫暖和他的身體。

 

「我……真的……」 李原靈扭著身體想脫離這寬大又溫暖的身體。

 

「睡吧,別吵了。」柏納旱不容他再說,命令的語氣衝口而出,雙手卻扣得更緊。

 

李原靈愣住了,他生於深宮,之後雖養在寺院中,可出生至今沒幾個人敢用這種語氣對他說話。這個男人強勢得不容別人反抗,而且散發一種氣勢,連李原靈都不禁一呆。

 

不過想想自己又是男人,這樣鬧蹩扭好像不太好,自己也累了,有這樣的一個天然大暖爐也不錯,那便停下掙紮安心睡覺。

 

感受到懷裏的人變得柔順,柏納旱抱緊的雙手力度稍微放鬆,聽著他安穩的呼吸,聞到他身上散發出淡淡的藥香,感受他輕軟的細髮,不自覺的嘴角泛氣微笑。

 

李原靈其實是當今皇上的四弟,由於自小身子虛弱,先皇為了避免他柔弱的身子留在宮中受到不必要的傷害,故送他離宮居住。一來是為了好好調理身子,因為靜國寺主持有再世華陀之稱,未出家時在江湖已稱之為醫聖;二來自然是不用擔心宮內的明爭暗鬥危及這柔弱的兒子。

 

三歲時李原靈便離宮於靜國寺生活,過的是平淡清靜的日子,但每當宮內有什麼大節慶,他仍是會回宮參加,直至十七歲,其長兄登基,他才比較多時間留在宮中。

在靜國寺的生活,每日不是向主持大師學習醫,就是坐襌入定,因此雖生在深宮,但長在寺中,性格和各兄弟有著明顯的不同。他生性溫柔內歛,行事穩重,四周散發出溫柔氣色,雖然經常被人說是發呆,但卻令人產生親近之感。

 

他過慣寺內的刻苦生活,反而不習慣宮中奢華,那種出入有人服待,每餐大魚大肉的生活真是過不慣;所以數月前便求皇兄讓他來北方找靈丹妙藥,皇上自是不捨。而且他天真純樸,入世未深,雖為皇家人,但從未被皇室中的醜惡面所沾染。在眾兄弟眼中,他簡直如出塵仙人般,四周散發出神聖光芒,有時被他那純淨的眼神望著也覺得自己很醜陋呢。雖然如此,在他身旁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安心感,令人想多加親近,就如皇上所說的可讓人洗滌心靈。知道北上採藥是這小弟的心願,皇上也不好推拒,故找來一堆待衛同行,誰知這小呆瓜卻仍是給走散了。

 

 

 

清早醒來,發現自己身上多了一張獸皮,柏納旱卻不知所踪。李原靈跳了起來,他環顧四周,仍是不見任何人影,像是整個綠洲只有自己一個,心中不禁的慌了起來。

 

「柏納旱!柏納旱!」

 

「發生什麼事?」從叢林裏閃出一條人影,看到李原靈慌張的模樣,他也跟著慌張起來,掉下手中的水果,跑來李原靈身邊,舉手將他納入懷裏;再往四周張望是否有什麼危險。這動作做得十分自然流暢,二個男人抱在一起,你眼望我眼,卻不感到尷尬。

 

「我……我以為你不見了。」李原靈低下頭發覺自己失態了,他們昨天才認識,就算別人不辭而別也無可口非,自己卻這樣慌張地尋人真的太失禮了。發現自己將頭埋在別人的胸口,他的臉就像要噴火般的又紅又熱,於是輕輕的推開柏納旱讓。

 

「我看你還未睡醒,所以先去採水果,你先坐一會,我過去拿水果過來,你等一下。」柏納旱笑了笑,拍一拍李原靈的肩膀,往叢林走去。

 

這時李原靈真的想找個洞鑽進去不出來見人呢,怎麼自己這樣失禮?怎麼說自己也是一個大男人了,早已脫離讓別人照顧的年齡,但遇上這漠北大漢卻如此一反常態,實在要反省反省了。

 

「來,先吃點水果,我們要起程往市集了。」柏納旱摸摸他的頭,回想昨晚在懷中的小身軀,那淡淡的藥香及那觸感極好的頭髮,正打算今晚有什麼藉口可以再拐他抱入懷中入睡。

 

「我不小了,不要哄小朋友般的摸我的頭。」李原靈對他那種寵溺的動作感到不自在,他也是一個大男人了,雖然外表比較瘦小,但也不致於如小孩般。

 

「你不喜歡別人碰你的頭?」柏納旱有微微點蹙著眉,從來沒有人對他說「不」的,而且他真的很喜歡他柔順的秀髮,不許他碰會讓他不悅。但他深明放長線釣大魚的原理,面不改容地問道。

 

「不是這個原因,我已經二十七歲了。」

 

「我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大漠的男人都很直接爽快,好兄弟也會抱肩親近。」

 

雖然眼前的巨漢面不改容,但敏感的李原靈還是感到對方不悅。想想人家救了自己,又給他找來食物,昨晚又做人肉暖爐;自己和對方又的確有文化上的差異,自己也不應因小事而鬧脾氣。

 

「對不起。」 李原靈低下頭。

 

「吃吧,別想太多。」 看看李原靈這種像小動物給主人訓後地低著頭,雖然覺得很可愛,不過自己卻有點心痛;看來這小傢夥只適合用來寵。小傢夥自尊心看來也很強,不喜歡別人說他矮、說他嫩,不知如果讚他美又會有什麼反應?

 

「開這個有點竅門。」 看著李原靈拿著一個硬殼水果,奮戰很久都不得其法,柏納旱搶過來用姆指輕輕一按便打開了,將果肉送到李原靈嘴邊。

 

李原靈發覺由昨天張開眼開始,柏納旱就很喜歡餵他吃喝,不知這是否大漠的什麼風土人情?難道這代表友善?自己既不知就不理了,張開嘴便吃。柔軟的嘴唇碰觸那粗糙的手指令柏納旱的心為之一動,腦中冒起不少令人血脈沸騰的畫面。

       

柏納旱不禁一愣,自己對這昨天才認識的男子竟然如此如珠如寶的寵著,又餵水又餵食,更因擔心他的安危而亂了分寸。最奇怪的自己不單很享受這樣將他寵在手掌心的感覺,還想對方更依賴自己;這完全遺反了自己的生存法則和信念。

 

自己三十二年來從未對任何人如此溫柔體貼過,如今竟對一個剛認識不久的男子如此寵溺?甚至乎有種心動的感覺。

 

心動?原來自己也會為一個人心動?

 

身為北漠可汗,身邊美女無數,妃子對他來說也只是為要生下繼承人及解決生理需要而存在。其他人的存在對他來說只有分「有利用價值」和「沒有利用價值」這兩種人,而現在竟有第三種人出現?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