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碎鈺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生平最愛大叔受,

可愛的大叔就是用來好好疼的喲!

愛擼小甜餅(玻璃渣)的親媽一隻!~

 
         碎鈺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生平最愛大叔受,

可愛的大叔就是用來好好疼的喲!

愛擼小甜餅(玻璃渣)的親媽一隻!~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完美情話 >> 孕夫紀實

點閱次數: 3555
孕夫紀實
編號 :134
作者 碎鈺
繪者
出版日 :20180715
 
件數:1件 
作者:碎鈺
定價:預購期間特惠價200元,預購期後恢復原價 250 元。
運費:50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以上免運費〉
預購期:即日起~2018年6月30日
字數: 約8萬字(含全新番外)。
規格:繁體橫排
出版日:2018年7月15日

故事簡介:
人類女性因不適應新星球的環境而滅絕,
為了延續火種,人類屠殺可愛善良的卜查人,
並把他們的生殖囊移植到人類男性身上,繁衍出新人類。

北羅統帥不滿人類的殘酷行徑,帶領卜查人反抗人類的殘暴行徑,
戰爭失敗後北羅被俘,他被改造成可以懷孕的體質,
並且是獨一無二擁有兩套生殖器官的孕夫。
他用獨特的人格魅力和誘人的身體聚攏了反人類聯盟的剩餘力量,
帶領大家走向抗爭勝利,開啟新紀元。

原價:250元  
網路優惠價:20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Chapter1

地球毀滅,人類在外太空找勉強找到適合居住的星球——萊斯星。在這個星球上的原住民長相接近人類的卜查人血液裡帶著熱情好客的因數,他們熱情接待了這些不期而來的客人,允許他們在此生根發展。

然而人類不顧卜查人的阻攔猶如蝗蟲一般掠奪著星球上富饒的資源,在站穩腳跟後立即調轉槍頭對付阻撓著他們開拓資源的卜查人。

人類女性無法適應這個星球的環境大量死亡,宇宙年113年,最後一名人類女性辭世。與此同時,遺傳學專家研究項目有了突破性進展:把卜查人的生殖器官成功移植到人類男性身上,讓男性擁有了繁殖能力。

被植入卜查人生殖器官改造成母體的人,都是反對人類政府,幫助卜查人對抗政府的戰犯。改造母體的原理是利用了卜查人卵巢無定向基因的可塑性,根據雄性基因片段自動補全優化,產出更優異的後代,但是卜查人拒絕孕育某個雄性的後代時,子宮腔內會分泌一種酸性物質把精子殺死,受精卵也不例外。

當這個研究結果出來時,卜查人和人類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並且卜查人總人口只剩下一千不到。

科學家切除了卜查人生殖囊中分泌酸性物質的腺體,成功移植了的到一名無期徒刑囚犯體內並誕下一名男嬰,從一周歲開始就顯現出其高智商的特點,身體素質優秀。這個研究成果讓他們振奮:他們不僅找到了人類繁殖的方式,還引導了人類進化的方向。

從此卜查人不僅被屠戮還被收集屍體挖出腹腔的生殖囊,當最後的卜查人被消滅時,幫助卜查人反抗殘暴同類的人族統帥北羅被俘獲,並處以最高刑罰。

北羅雙手被身側的金屬圓環固定在床上,兩根健碩有力的大腿打開屈起露出光滑的陰部,生物學博士傑斯摸著他腿間的兩朵肉花說:「你看,這簡直就是神的傑作!如稚子般嬌嫩的肌膚就應該裸露著享受男人的愛撫,浸泡了永久脫毛液後統帥你就再也不會長出那些惱人的毛髮了。」

「你到底想怎麼樣?」北羅剛從麻醉中醒過來,雖然身上還有麻醉帶來的頭暈噁心的後遺症,但他發現自己身上的劇變後努力地保持清晰的思路去瞭解自己的狀況。

「你以為我的改造只是浮於表面嗎?我把卜查人的生殖囊移植到你身上了,為了配上你反人類政府革命軍統帥的身份,移植到也是卜查人最高貴的兩位首領級人物,你沒聽錯,就是兩位。一個移植到你的直腸盡頭,而另一個連接著你人造陰道的盡頭。」

被俘虜的北羅統帥不畏懼死亡,但是聽到昔日摯友的屍體被如此對待,心中溢滿悲痛。他虎目含淚,眼底滿是怨恨和怒火:「傑斯,你這個惡魔,你會下地獄的!」

傑斯輕蔑地搖搖頭說:「我會投入撒旦懷抱還是和耶穌談人生的事情就不需要你操心了,先擔憂一下你自己的處境吧!」

「統帥果然不是普通人可以媲美的,植入來自兩個不同人的生殖囊非但沒因排斥死亡,還完美融合了卜查人的基因,現在你完全融入自然,和卜查人一樣只需要喝水和呼吸,你的能量通過光合作用獲得,排泄物只有水和二氧化碳,簡直就是上帝賜予的完美的繁殖工具!」

傑斯兩根手指貼在粉嫩的初花上,那是處於囊袋之下肛門之上的位置,北羅的女穴有完整的外陰唇和內陰唇,那兩根手指夾著嬌小可憐的外陰唇分開又捏緊的揉弄,敏感的女穴汨汨流出透明的液體,手指屈起用第二個關節夾住被揉得發紅的外陰往外一扯然後放開,陰唇回彈到原位上還肉乎乎的顫動著,「啪」的一聲汁水飛濺。

「你瞧,這裡的顏色透著粉白的可愛顏色,用不了多久,它就會因為過度的玩弄和摩擦變成熟紅色最後變成黑色,包括下邊同樣粉嫩屁眼。你的臀部會因常年累月的撞擊而囤積豐厚的脂肪,在每次撞擊中震顫出美麗的臀波,這飽滿的胸肌會因生育而誕生出美味的乳汁。早就聽聞卜查人的乳汁是極品的飲料,被卜查人基因改造得徹底的統帥味道,我很期待。」傑斯梳的得整齊的油頭在白熾燈下折射強烈的反光。

北羅本就比較白皙的臉頓時失了血色,他已經明白傑斯的打算了,他是革命軍的統帥,一個站在金字塔頂端的男人,絕不允許被折辱了高傲用被改造的身體迎接一個接一個男人的侵犯,並且孕育出這些惡貫滿盈的男人的孩子!

傑斯一打響指,兩個強壯的男人撲上來捏開欲咬舌自盡的北羅的頜骨把巨大的口枷塞進他的嘴裡杜絕了他輕生的行為。「想自殺?太天真了!乖乖為人類聯盟誕下強壯的戰士,為你屠殺同類的罪刑承擔責任吧!」明明是為保護被抓捕屠戮的卜查人的英雄,生生被傑斯歪曲為反人類的刑犯。

一管藥劑注射進北羅的頸靜脈,他慢慢合上了眼,等待他的是永夜般可怕的遭遇。

Chapter2

北羅最先被送到了布魯將軍的床上,他是剿滅卜查人的軍事領導者。在半年前,布魯將軍的胞弟帶領的部隊在峽谷被卜查人埋伏,全軍覆沒,而這場行動的就是睿智驍勇的北羅統帥的。

「從我親愛的弟弟死去那一天起我就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等到你落在我手裡那天,我要怎麼做。」比北羅還要高大的男人露出嗜血的笑容。

北羅半坐著被拷著四肢,雙腿像青蛙一樣屈辱地大張著。他絕望地閉上了眼睛,他決定走上這條路開始就預見了自己的死亡,只是沒想到會如此沒有尊嚴地死在昔日對手手裡。

「要不是傑斯不允許我把你致死致殘,我會把心裡上千種的酷刑加諸你的身上,讓你把所有極端痛苦嘗遍以後才斷氣。」布魯殘忍地笑了。

他用毫不憐惜的力道揉搓著嬌嫩的花唇,把它揉腫脹大了一倍紅腫地外翻著,為了防止咬舌而戴著口枷的北羅統帥忍受著私處的疼痛卻只能發出無意義的呻吟。

「不愧是統帥,騷穴都被捏腫了還能流那麼多水。」被向兩邊扯開了外陰唇的女穴果然如山澗一樣潺潺流著透明的水流。

布魯拉開褲鏈彈出紫紅色可怕的性器,那前端有嬰兒拳頭大,足有20公分的長度對初體驗的女花來說是可怕的刑具。

「嗚嗚嗚嗚!!」那是穴口遭遇極限擴張發出的慘叫,未經擴張的窄小穴口根本進不去巨大的性器,被擠得慌的布魯只得拔出頭部都進不去的肉棒,抓過傑斯準備在旁邊的假陽具直直捅了進去——

這是一根只有兩公分寬度的入門級道具,但是卻有30公分的長度,裂帛般強行捅穿惡趣味的傑斯給北羅移植的處女膜,用最惡毒的方式折辱昔日的民族英雄。

血和潤滑穴腔的體液混合著從穴口流出,纖長的假陽具深入到生殖囊的入口,那是比花穴還要敏感百倍的隱蔽區域,恍如一只蚌被活生生撬開蚌殼並無情蹂躪裡面柔嫩的肉質。

「雖然你還沒被陰莖真正插入過,但你的肚子裡已經孕育了孩子,懷著自己孩子的感覺如何?」布魯鬆開假陽具把手掌覆蓋在北羅略微隆起的小腹上,「這孩子將和他父親一樣,張開雙腿接受男人的侵犯,生殖囊裡永遠充斥著精液或者是胚胎中的孩子,用身體為他的父親贖罪……」

不……北羅不可置信地睜大眼睛,布魯可不管北羅崩潰沒崩潰,把花穴略微捅鬆了,就換上了自己可怕的兇器。

那肉穴繃得緊緊的,因超載而發出咯咯聲,穴口撐得呈現半透明的顏色,像尺寸過小的保險套一樣緊緊箍住布魯的陰莖。

布魯被過窄的穴勒得也不舒服,雙手扣緊那窄腰就是一頓橫衝直撞,北羅悲慘地嚎哭,身體像被從中間劈開,粗壯的莖身如同咆哮的野獸一下一下地撞擊在因保護懷孕的胚胎而緊緊閉合的宮口上,花徑無法完全容納這可怕的入侵者,暴躁的將軍沒有章法的用力頂弄每次都把穴頂的凹進去,北羅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被頂得移位了。

正面的姿勢變得膩味了,布魯把北羅從刑架上解下來,側著身子抬起北羅的一條腿繼續肏幹,過長時間的抽插讓新生的嬌嫩肉穴和肉壁都紅腫著,但好歹比最初要鬆了些,更適合肏弄了,即使解開了束縛,被狠肏了半個小時的北羅也沒有反抗的力量。

經過醫學改造的布魯性功能猶如野獸般可怕,性器抽插了一個小時還堅硬如鐵,長時間的努力仍然叩不開包裹著胎兒的生殖囊,布魯發狠把軟成一攤爛泥的北羅整個嬰兒把尿一樣托起來,站在床上狠狠地碾磨著倔強的囊口,北羅健康的軀體重量完全壓在拖著他膝彎的手和結合處,囊口被磨得厲害的北羅嗚嗚哭叫,這比他被鐳射槍洞穿燒焦了血肉還要厲害的痛苦。

一直密切關注著北羅的傑斯聲音從床邊的一個視訊通信器傳出:「布魯將軍,卜查人的生殖囊在孕育胎兒時是不會被打開的,強行打開會傷害生殖囊,現在可不是以前,卜查人已經全部滅絕了……」所以他不會讓布魯損傷這具融合完美的軀體。

「前面的第一次插入已經給了將軍,雖然孕育的第一個孩子不屬於你,但是後面的第一次也是將軍的,它將孕育將軍的第一個孩子,並且我承諾北羅統帥第一個孩子他的肉穴也是你的。」這是安撫也是拉攏,他只是科研人員,想要得到支持少不得軍部的力量。

布魯抽出未盡興的性器,上面滴滴答答全是北羅穴裡出的水,連黑色的叢林都被浸得油光發亮,似乎能擰出水來。

布魯塞了兩顆跳蛋進這初嘗雨露的甬道,被過大尺寸強行擴張的小穴夾不緊這小小的跳蛋滑落在床上,本來就紅腫可憐的陰唇遭到布魯的掌擊,他嫌用手不過癮,拿起傑斯貼心準備的道具——木尺。

「呃嗚嗚嗚!」北羅疼得身體都在顫抖,下身還戴著撐開雙腿的道具,他疼的瑟縮,但是這樣門戶大張的姿勢怎麼閃躲木尺都能準確落在那可憐的陰唇上,有時布魯故意打偏,那木尺就落在冷落的肛口,最後不僅內外陰唇,連肛口都腫得高高的。

「想我停止嗎?」布魯說。

北羅眼裡帶著哀求拼命點頭,他的穴火辣辣的疼,大陰唇和小陰唇都腫的有原來兩倍高像蓬鬆的饅頭。

「向著我把大腿貼著你的腹部,膝蓋抵著胸口。」布魯命令道。

求死無望求生無門,北羅知道所謂的骨氣都是徒勞的,他越是倔強越激起布魯的征服欲,順從反而能好受些。

北羅馴服地對布魯露出自己腫的像饅頭的花穴和無辜被抽腫的菊穴,按照布魯的指示用兩根食指掰開自己的肛口,生殖囊接受到交配的信號,分泌出潤滑腸壁的液體,變得濕滑不堪的洞穴讓北羅不能很好地撐著穴口。

布魯把一根三指寬上面佈滿像苦瓜一樣的疣的假陽具遞給北羅讓他自己擴張,自己的性器則插進北羅口枷中間的洞肆意姦淫他的咽喉。

濃稠的精液打在喉嚨深處,正自己給自己菊穴做著熱身的北羅被嗆得下意識掙扎,無力的掙扎全部給布魯鎮壓,過多的精液從他嘴邊溢出,又被布魯抹回嘴裡去,強迫他咽下。

那從肛穴裡滑出一半的道具被全根沒入使用過度的女穴,連把手都被腫脹的陰唇含在裡面,只有在北羅大口喘氣時才能看見蹤影。

布魯三根粗壯的手指在後穴摳挖一陣,較短的指甲刮得嬌嫩的腸壁極疼,北羅扭動下體去躲閃手指的凌虐,可怎樣都躲不開。

北羅的抗拒再次引起剛泄了一次火的布魯的不滿,他往緊窄的嫩穴裡面又加了根手指,甚至還想往裡放最後一根大拇指。

北羅睜大眼睛,激痛的生理淚水不停掉落,傑斯不得不警告凌虐欲旺盛卻沒有章法的年輕將軍:「拳交導致括約肌撕裂而夾不住將軍的陰莖的話,可不能怪我的實驗品,如果將軍想玩點刺激的,需要再調教一段時間,你要體諒北羅統帥還是第一次伺候人。」

布魯敗興地收回手,他還是想要個兒子的,畢竟全人類聯盟成功的生殖容器不過二十,按照貢獻度和年齡來排序,以他的資歷還排不上號,而他也不願和別人共用那些骯髒的軍妓。

布魯重新站起來的性器插進因痛苦而分泌出更多汁液的小穴瘋狂發洩,幾乎把卵蛋都擠進了穴裡。

龜頭在抽插數百下後終於在某處腸壁找到後穴生殖囊的腔道,他一舉突進這片尚未開墾的荒地,比花腔和腸道更窄更加敏感百倍的地方被如此廝磨,首先的反應就是像關不上的水龍頭一樣噴精的陰莖,接近兩小時的姦淫北羅終於達到第一個高潮。

生殖囊分泌的炙燙汁液澆在龜頭上,激起布魯更加激烈的攻擊,他緊緊按住像青蛙一樣蹬著腿的北羅,龜頭左右轉動擠進盡頭生殖囊孕育孩子的囊口,像果凍一樣的細窄囊口吮吸著龜頭讓這根勃發的肉棒噴射出精華填滿自己的囊腔。

「啊啊啊啊啊——」對於北羅來說,生殖囊受精的過程比狠肏生殖腔還要刺激,他已經被一波波打在肉壁上的灼熱液體弄得不住翻白眼,仿佛到了天堂。

傑斯愉悅的聲音從通信器傳出:「恭喜將軍,兩個月後你就可以收穫一個聰明的孩子。」

傑斯為何如此篤定?只要著床的精子具有活性,卜查人的卵子都能成功融合成受精卵,並且卜查人的孕期是兩個月,胎兒在母體的成長為成熟的胎兒並產出只需要人類的五分之一時間,花穴連接的生殖囊中胎兒成長了一周了,換算成人類即是5周。

Chapter3

北羅悠悠醒來,腿間沒有想像中的灼痛感,反而感覺涼絲絲的,一塊藍色門簾從胸腹隔開了兩個空間,阻擋他的視線,不知道這群瘋子在對他又做些什麼可怕的改造。

「唰」簾子拉開了,傑斯站在床位對他露出高深莫測的微笑:「晚上好啊,北羅統帥。你應該感覺出來了,在布魯將軍的建議下,我給你的身體做了很棒的改造,在接下來的日子我將繼續收集使用者的意見來讓你變成最出色的軍妓。」

北羅滿心絕望,難道這就是上天想看到的結局嗎?他必須找個機會自殺,他已經受辱了,不能讓他的後代也遭受這種慘無人道的蹂躪!

趁著醫護人員的一絲疏忽,他忽然坐起身頭狠狠撞向推車尖銳的角上,傑斯恰好吩咐手下轉身看到這一幕,臉頓時一變迅速一腳踹開推車。

負責監視北羅的人被拖下去實施刑罰,傑斯陰冷像眼鏡蛇一樣的眼盯著這個膽大妄為的統帥,他拍拍手,一個螢幕升起來,即時播放的是北羅最信任的副官勞倫斯被處鞭刑的情景,帶有銀色細小凹槽的倒鉤的鞭子每次鞭撻總能從健碩的身體上撕扯下一縷縷的血肉,他已經變成了一個血肉模糊的血人。

「唔,唔唔!」北羅睜大眼死死盯著螢幕,喉嚨嗚咽著悲鳴,此刻的勞倫斯已經完全看不出初次見面時青澀的青年模樣,是他把這個年輕人帶上了這條革命的不歸路!

勞倫斯還沒失去意識,他同樣看到螢幕對面的北羅,曾經的統帥大張著腿被綁到產床上,露出他被改造的私部,頓時劇烈掙扎起來,連綁他的十字架都被晃動出吱啞的聲音。

「你們的感情真讓我感動啊!我的北羅統帥,你一定捨不得自己忠心的部下死去的是嗎?」傑斯陰惻惻地笑道。

勞倫斯看著他愛戴的統帥受難,自己還被拿來做要脅,他目眥俱裂:「死有什麼可怕的,長官不要被他要脅,勞倫斯不懼死亡!」

和傑斯打過幾次交道的北羅知道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惡魔舔了舔舌頭手一揮,螢幕那頭全身著黑衣的人手裡拿著棍柄,末端是鐵鑄的模擬陽具並且燒得通紅。

「看到這根大傢伙沒?它將進入你的肛門,你的直腸會被灼熱的鐵棒黏附在上面,滋滋地燒熟了,然後旋轉鐵棒,把你的內臟……全部燙熟!桀桀桀……」每說一句話,勞倫斯臉上就白一分,但是仍保留著最後的驕傲,不願求饒。

勞倫斯不畏死不代表北羅就可以眼睜睜看著年輕的下屬如此悲慘地死去,傑斯撇了眼北羅:「還不解開?我們親厚的北羅統帥有話要說。」

「要怎麼做,你才肯放過勞倫斯?」傑斯總能捏中他的死穴,除了順從,他根本無路可走!

雄獅也不得不為了部下低下頭顱。

「下面有請我們的將軍為勞倫斯副官作生理課演講,為你親愛的副官普及生理知識,演示孩子是怎麼孕育出來的。」

北羅手上身上的鐐銬都被解開了,方便他的演講。傑斯深諳打一棒給顆糖的道理:「如果演講的好說不定勞倫斯副官還能接受治療噢!」

北羅身軀一僵,這是給勞倫斯治傷的唯一機會,代價是,他要像雌獸一樣張開大腿,當著愛戴他的部下的面玩弄自己畸形的部位。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