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墨黑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墨黑花,
懶惰的A型瓶子,
喜歡吃喜歡睡沒事喜歡碼字 ,
偶爾熱情頹廢,惟獨放不下文字,
平日愛臭美愛帥哥愛八卦囧人一枚,
溺愛即將出版發行中。 
         墨黑花 的所有作品: 
   


 


                        蒼狼野獸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墨黑花,
懶惰的A型瓶子,
喜歡吃喜歡睡沒事喜歡碼字 ,
偶爾熱情頹廢,惟獨放不下文字,
平日愛臭美愛帥哥愛八卦囧人一枚,
溺愛即將出版發行中。 
         蒼狼野獸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簡體書系 >> 丑叔

點閱次數: 7557
   丑叔
編號 :025
作者 墨黑花
繪者 蒼狼野獸
出版日 :20170515
 
件數:1件 
书名:丑叔
作者:墨黑花
绘者:苍狼野兽
册数:单册
排版:简体横排
题材:明星文
字数:二十万字(含特典)+新增番外(300P左右)
工艺:250g铜板封+80g内页(其他工艺以实体为主)

正文:全新修订,框架不变,结局HE,有虐有苏有肉~~

文案:

容瑞天曾是万众瞩目、炙手可热的明星……
因得罪寰亚的高层事业走向低谷,
他接不到工作,也没有任何收入,
还不慎出了车祸,连脸都毁了。
至此,全世界的人都背弃他,
皱著眉避开他,不停给他白眼,
嘲笑他丑陋的容貌,这样的他无法再爱。
然席偌淮的出现改变了灰暗的生活,
面对他的一片真心,
他逐渐相信不管自己是什么样,
这世界总有一个人会爱他……




原價:450元  
網路優惠價:45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不舒服就去医院一趟,剧组会承担你的医药费。”席偌淮没见过这么特别的人,也不怪导演会找他来演抢劫犯这个角色,他太丑了,不仅妆容猥琐,脸颊上还布满疤痕,再配上那邋遢的服装跟发型,怎么看都倒人胃口。

 

容瑞天点头,再次抬头席偌淮已不见,他在助理的簇拥里坐上轿车。

 

巷子里恢复安静,一个年轻男人来到他身边,他是制片人助理方伟东,问了几句他的情况,便递给他一个黄色信封:“容瑞天,这是你今天的薪酬,接下来有戏,我会再联系你。”

 

容瑞天接过信封,道了一声谢,当身上不再那么疼,才慢腾腾地起身。用毛巾擦去脸上的妆,整理好凌乱的衣衫,戴上黑色的帽子,将帽檐压到别人看不到脸,才慢慢地向车站走去。

 

***

席偌淮凝视着满脸是汗的容瑞天,蓦然想起他是昨晚的临时演员,于是跟身边的助理说:“我先回休息室,你们乘旁边的电梯上去。”

 

“这怎麽行,那很危险的!”保镖模样的助理脸色大变,尽管这段距离很短,但以前就有粉丝伪装成奇怪模样接近他。

 

席偌淮没理会他们,率先走进电梯,按下要去的二十楼,电梯门合上,平稳地上升,容瑞天站在角落处,没有跟他搭腔的意思。他不由地望向容瑞天,自上到下打量一番,只能用阴沈沈三字来形容他,尽管这样的形容不礼貌,可他找不到别的词描述。

 

他穿着陈旧的黑色衬衫,帽子将他的脸遮去大半,从他的角度只看得到他的嘴唇跟下巴,他衬衫的袖口卷起两边,露出一截古铜色手臂,那手臂很结实,肌肉线条清晰又好看,显然经常做体力活,只看手臂就知道身体精悍。

 

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容瑞天偏过头,依旧没搭话,席偌淮挑起眉,总结得出眼前的男人不仅面容丑陋,还阴沈,一点不讨人喜欢。

 

 

***

“你自己能吃吗?”席偌淮绷着脸,有些生气,“不用太勉强了。”

 

“我可以自己来。”容瑞天用左手拿着勺子,姿势别扭地挖起饭,花了很长时间,都没将碗里的饭送到嘴里。

 

“你这样要吃到什么时候。”席偌淮看不下去,一把抢过饭盒,主动喂他,“没办法做到的事就别那么要强。”

 

“……”

 

“你怎么照顾自己的,那么大的人,不舒服都不会说一声,你要说了我至于让你跟我去超市吗?没吃饭还说吃了,你怎么在娱乐圈做事的……”

 

容瑞天静静地看着他:“谢谢你。”

 

席偌淮登时消音,紧跟着脸有点红,发现自己先前说的多了,“没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唠唠叨叨的说一些有的没的,容瑞天是他什么人,他至于那么介意!吃饭没吃饭关他什么事,他晕倒了,将他送到医院付了药费,他该走人,该回去参加一个综艺节目的录制,为什么要蠢蠢的买吃的回来给他,见他没有力气,还要主动喂他,他真没做过这样的事!为什么他要那么在意他!

 

 

 

***

乔微笑着说,“我想你了,来看看你,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容瑞天沉默,好像在面对一个陌生人,又或者是不想面对的人。

 

“你今天有空吗?我们一起吃顿饭吧。”相比他的距离感,乔就显得自来熟,理所当然的要求。

 

容瑞天怔了一下,神色变得复杂,一直观察着他们的席偌淮,走过来说道,“他今天有事,不能跟你吃饭。”

 

“嗯?”乔这才发现屋里不止容瑞天一人,而看到席偌淮时,又愣了两秒,瞬间有点移不开眼,直勾勾地看着他,又看看容瑞天,有点结巴地问,“他是、他是席偌淮?”那个红得发紫的天王巨星席偌淮,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

 

容瑞天瞟了一眼席偌淮,点头,乔顿时一惊,“他是你朋友?”

 

“……”容瑞天神色尴尬,让席偌淮留下是昨晚时间不早,可不是乔认为的朋友。

 

但,出乎意料的是席偌淮主动说道,“我们是朋友,他待会还要回剧组上班。”无形中施加了“我更了解他最新动态”的痕迹。

 

乔的脸色登时变得难看,容瑞天就处于震惊中,这样的僵局持续了三秒,容瑞天平静地问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刚从新加坡回来,来看看你过的如何。”乔看了一眼席偌淮,目光又落在容瑞天身上,“你以前寄过明信片给我,我按照地址来的,没想到你还没搬。”哼,我知道的更多!

 

席偌淮面色一黑,很快的又有了气势,他看了一眼腕表,跟容瑞天说:“不早了,差不多该回剧组了,不然会迟到。”

 

 

***

席偌淮觉得自己就跟吃了炸药,非常讨人厌,又像落入迷宫一般,执拗的寻找一个出口,“你跟乔不是普通朋友吧?”

 

容瑞天一惊,“重要吗?”

 

席偌淮一边开车,一边还说,“我想知道。”

 

容瑞天神色一缓,“这是我的私事。”

 

一句话令席偌淮的火焰全部熄灭,是啊,这是他的私事,他有什么资格问,可他该死的就是在意在意在意,“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容瑞天微微一震,眼底划过一抹惊愕,很快的又消失无踪,转而坚定地说,“你不会想知道答案。”

 

席偌淮觉得自己已经把话说那么白,容瑞天还是处于保守状态,又或者他高估自己,他认为的朋友一词对容瑞天而言突然,处于消化不良(……)可也不至于仍旧不说,不愿说跟不能说,直觉里后者更为可能,而是朋友又不能说的关系,只有一个,“答案,最多是跟男人交往。”

 

容瑞天瞬间面色一变,“你不介意?”

 

介意!当然介意!心里这么想,席偌淮表面上仍咬牙装作没事一般,“这有什么的,我能接受。”

 

容瑞天震惊,登时没有反应过来,又觉得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回神又使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你别开玩笑。”

 

他的情绪转变如此之快,要不是注意力落在他身上就会错过,但这样的转变令席偌淮觉得他非但能做替身演员,还能驾驭一些角色,演员就需要随时调整状态进入拍摄,这样的认知令他一愣,随后一笑,他怎么有这么奇特的想法,因而坚定地说,“男人又如何,我能接受。”

 

 

***

“灯光师我不行。”容瑞天低着头,“我现在有份工作就不错。”

 

席偌淮一怔,好似突然醒悟过来一般,他知道容瑞天现在的工作辛苦,还想让人给他换岗位,以为这样的安排对他好,而不去想要做了灯光师或经常出现在众人视线里的人,他的压力会有多大,他现在每天都戴着帽子不就是想不被关注。

 

虽然,男人不该在意容貌,有点疤都没什么,只要有能力,只要能做的好,什么都不是问题,可容瑞天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变了样依旧被认为魅力不凡,不是拥有能改变别人命运的权力,如果是那样的人,他无需戴着帽子遮掩容貌,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工作做不好就会被指责,再加上面容上的缺陷,别人的异样目光都是一种负担,更别提还有什么远大的梦想,梦想什么的哪里比得过生存。

 

所以,他想跟自己保持距离,想要避开他,他想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可能也想改变,但他对命运的挣扎显得那么无力,就像晚期癌症患者面对死神一样,所以,他连穿衣打扮都不注重了,笑容很少,说话也谨小慎微,感觉他整个人都是暗淡的,他想要让他的生活能够轻松,想让他的工作变得轻松,却发现自己差点伤到他,他看着铺好地毯的容瑞天说,“对不起。”

 

“……”容瑞天一脸懵,有点没反应过来,席偌淮又说,“我会照顾好你,不会让你受伤的。”

 

 

***

“不用,我不需要手机。”

 

席偌淮明白他在顾虑什么,“这是厂家送的,不要钱。”

 

容瑞天还想拒绝,席偌淮又热情地说,“你那部功能太少了,这部很好用。”

 

“我没理由接受你的东西。”

 

“我们不是朋友吗,你不要想的那么可怕。”

 

“这会让我误会。”

 

“那误会吧。”

 

“……!”

 

“我想跟你视频对话。”

 

“……!!”

 

年轻人都那么的充满活力吗?还是他已经过了激情的年纪,每次跟席偌淮在一起都觉得他光芒四射,好像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跟他在一起自己好像都没那么阴沉,再加上他们都在片场,有时他还会充当群演、临时演员、相处的时间不少,偶尔被看到待在一块也没有引来关注。

 

他长成这样,席偌淮怎么可能看上他,或者对他有其他想法,每当这种时候他会有些不舒服,会再次清醒过来,好像从那个不切实际的梦里回到现实,明白他们是不同世界的人,迟早席偌淮会发现他们之间无法磨灭的距离清醒,他现在只是迷惑罢了,或者他像其他人那般崇拜他时……他就离开了。

 

 

***

另一边,席偌淮开着车往回家的方向驶去,不过不开心,他总是容易不开心(……)明明今晚难得跟容瑞天待在一起,竟然没有好好说话,哪怕分别时也没将想说的告诉他,这样下去会错过的,容瑞天那么被动的性子,他不主动点,还等着容瑞天自己躺平吗(……)气死了!也不知道他明天是否回剧组,他是君豪的工作人员,经常待在公司办公,不回剧组那怎么行,一想,他停车,打电话给经纪人池昊,让他安排。

 

挂了电话之后,还是不爽,他又拨通容瑞天的手机,结果车里响起一阵铃声,席偌淮低头,发现容瑞天的手机掉在车座下,可能走的时候掉了,他捡起手机装回口袋,想了一下,调转车头回去找容瑞天,结果更是气死了,到了容瑞天所住的小区,他就看到容瑞天跟乔撑着伞走来。

 

乔正缠着容瑞天的胳膊,高兴的跟他说着什么,容瑞天低头在听,看不到表情,但两人看起来就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

 

两人尚未察觉危险的靠近,乔正试图往容瑞天身上靠时,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他转过头,然后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席偌淮一拳揍飞。

 

 

***

“我是成年人,怎么可能弄错。”席偌淮抓住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胸膛上,“我的心意在这。”

 

那怦怦的心跳震动着容瑞天,席偌淮说喜欢他,总觉得不切实际,好比乔说他长得丑,性格又阴沈,哪配得上席偌淮,跟席偌淮在一起的应该是闪闪发光的,所以,他不懂席偌淮喜欢他什么,他现在什么都没有啊,“我长得丑,年纪又大,有什么好的?”

 

席偌淮说,“他们都没有发现,你特别的好。”他修长有力的手捧住他的脸,吻着他的额头、眉头、鼻梁、嘴唇、抚摸着他脸上的伤痕,好像要抚平他过去受到的伤害,温柔得让容瑞天无法推开他,气息再次被毫不留情的夺走时,他听到席偌淮对他的告白。

 

──你要相信……

 

──不管你是什么样,这个世界总会有人会爱你,守护你……

 

***

容瑞天几次想起,又被按回床上,席偌淮的气息火热地喷在脸上,湿热的舌头探入嘴里,恣意的舔过每一个角落,吻得他止不住的喘,抵住席偌淮的肩推开,席偌淮又埋头啃他的脖子,室内突然一亮,来电了,容瑞天微眯起眼,没有适应突然的光线,恍回神时,胳膊一扬,挡住脸。

 

席偌淮握住他的手腕,“别遮。”

 

“……”容瑞天瞬间绷住身体,停电的时候看不到他,光线一亮,他的脸就被席偌淮看到,就像急于遮掩的不堪暴露出来,再加上他还没穿衣服,赤条条的躺在床上,一时间不知道要遮住脸,还是先穿上衣服,席偌淮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我不介意你的容貌。”

 

“……”容瑞天抬眸看他,一脸质疑,好像在说“怎么可能”。

 

“真的。”席偌淮伸手,近乎小心地抚摸着他的脸,“你其实很好看。”手指顺着他的下巴往下,摸向他的脖子,“身材也好。”容瑞天的身体登时绷得更紧,席偌淮的手指变得越发温柔,长期在片场做体力活的关系,他的胸腹有着明显的肌肉,四肢也修长有力,不是硬朗型,而是恰当好处的匀称,再加上富有健康气息的古铜色肌肤,反而多了难言的性感,不管什么人来看都挑不出瑕疵。

 

当然,能看的人只有他(……)席偌淮直勾勾地看着他的身体,容瑞天被他的目光弄得浑身发毛,受不了的想逃时,席偌淮又热情地吻住,不同于之前试探性的吻,这次的吻贪婪得连呼吸的空档都没有,身体火热的贴在一起,心脏怦怦地撞击着胸腔,摩擦的肢体窜起原始的欲望。

 

席偌淮目光灼热地望着容瑞、吻他、抚摸他,他光滑的皮肤,结实的肌肉,柔韧的性感腰身,只在他的身下起伏,他满足于这样的掌控,每当容瑞天企图挣扎时,他就更用力地压住他,不允许他的抵抗跟拒绝,他要占有、支配他,他的手逐渐往下。

 

容瑞天抓住他的手,“不行……唔……”未完的话又落入席偌淮的嘴里,吻得他眼前发黑,又啃咬着他的脖子、锁骨、舔上他胸前的突起,他猛地一颤,席偌淮张嘴含住敏感的突起吸吮舔弄,容瑞天头皮一麻,吞去险些破口而出的呻吟,仍有短促的喘,“别……”

 

有别于往日里的沉稳嗓音,他此刻的喘息瞬间让席偌淮气血上涌,根本顾不上别的,只是狂热的吻他,紧紧地抱住他,伸手握住他的欲望,敏感的地方在他的手心里好似活物一般,鼓动了几下,瞬间火热蓬勃,连带的席偌淮的呼吸也变得灼热,他吻着容瑞天的脸颊,从下往上、恣意地套弄着他的欲望,容瑞天羞耻得不行,微喘着没有看狼狈的下身,但不去看感官好像越发敏锐,随着席偌淮的动作,欲望变得充血肿胀,有湿热的粘液不断从顶端溢出,借着液体的滋润席偌淮手上的动作亦变得顺畅,“你很久没有释放吗,这里那么敏感。”

 

“呼……”容瑞天喘息,咬牙忍着,直击脑髓的快感还是令他轻颤,难以抵抗席偌淮的攻势,席偌淮看着他深陷情欲的模样,胸口同样热得发烫,像是要让他得到更多感觉似的,修长的手指沿着暴涨的器官游弋着,不时还在濡湿的入口轻盈地摩擦,眼睛还紧紧地盯着他,他的每一丝表情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所以他知道容瑞天在忍耐,保留着理智,这样是不够的,他松开他的欲望,俯下身,转而张嘴含住他。

 

“唔……”容瑞天的身体剧烈的颤了一下,随后就推席偌淮。

 

席偌淮无动于衷,还蛮横地曲起他的腿,导致他无法动弹,而后埋首在他被迫敞开的腿间,爱抚、挑拨、吞吐着他的欲望,说实话他不是没有抗拒,尽管跟男人玩过,但他从不做这样的事,觉得有点恶,不过又喜欢别人为他口交(……)他知道这样的快感有多销魂,也想让容瑞天体会一下,他觉得自己仅存的善都用在这个人身上了(……)想要疼爱他,也想要欺负他,感到容瑞天快要到极限了,他就箍住根部。

 

容瑞天的额头登时沁出一层细汗,呻吟怎么都止不住,“啊……啊……”欲望无法及时宣泄,席偌淮的舌头又舔舐着湿透的顶端,红色的舌头绕着汨汨哭泣的入口画圈,给予他更多的感觉,容瑞天的心脏跳得厉害,身体又燥热得可怕,偏偏席偌淮还不放过他,“放开……啊啊……”

 

渐渐的,他的呻吟变成急促的喘,好像快要呼吸不过来,听在席偌淮耳里就跟春药一般,觉得他怎么那么撩人,再加上那双在情欲里显得波光流动的黑眸还哀求地看着他,他心一软,松开了手指,容瑞天猝不及防的射了,下身都止不住的抖,好半天都没办法动。

 

席偌淮吻着他,“舒服吗?你的好多。”

 

“……”容瑞天喘息着,说不出话,席偌淮捻着他释放的体液往股间探去,容瑞天一惊,忙合拢腿,“你干什么?”

 

“你认为这样就结束?”

 

“……”

 

“你之前不是经历过?”

 

容瑞天气结,“没有的事。”

 

席偌淮怔了两秒,很快的又欣喜若狂,他以为容瑞天跟乔在一起,发生点什么都是无可避免的,可他现在的回答倒让他意外,乔果然是一个没眼光的家伙(……)席偌淮觉得自己开心的不行,但又不能表现的明显,他温柔的跟容瑞天说道,“你不用紧张,我不会弄伤你。”

 

容瑞天眉心紧皱,又欲言又止,在他犹豫间,席偌淮已经先一步抓住他的膝盖,曲起他的腿,私处一下子暴露在席偌淮眼底,容瑞天浑身一僵,席偌淮的目光落在他的耻股,“你这里很漂亮。”那里色泽淡淡的,看上去很干涩,当然也干净,仿佛没被别人侵犯过一般,煽动了席偌淮的施虐欲,他要克制住欲念才能避免伤到他,但手指还是急躁的往那里探去,那里怎么看都难以进入,他还是强硬地插进去。

 

“出去……”容瑞天浑身僵硬,身体被撑开的感觉过于诡异,哪怕只是手指也让他受不了。

 

“放松一些,不要这么紧张。”席偌淮拔出手指,抚摸着他绷紧的身体,粘着体液又往他的内壁里插去,这次直没到根部,容瑞天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席偌淮不断的安抚他,扩张着紧窄的内壁,容瑞天的身体还是很紧,不像以往碰一下就湿的男人,强来会弄伤他,席偌淮就用足了耐心,深入他身体的手指在内壁里蠕动着,磨蹭着柔软的粘膜,一点点撑开几乎没有缝隙的甬道,跟着湿红的舌头就舔了上去。

 

“你……唔唔……不……”容瑞天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缩紧,狼狈地挣扎,席偌淮越发抓紧他的臀部,执拗的舔上紧窄的凹陷处,容瑞天的身体登时不受控制的发颤,但席偌淮没有停顿,湿软的舌尖游走在穴口处,将周围的皱褶舔得湿润,又分开狭窄的入口,往深处舔去……

 

“啊……唔……不……”容瑞天被撩拨得受不了,挣扎着、又逃脱不了,浑身都浮起一层薄红,而深入身体的舌头开始模仿某种行为,淫靡地摩擦着内壁,这种身体被无尽探索的感觉令他崩溃,心理上的抵触已经淹没了感官上的热度,他不断摇着头让席偌淮停下,席偌淮仍强硬地爱抚他,以至于下身好像都麻痹了,等席偌淮从他的身体里出来,他只有喘息的劲……

 

“你太紧张了,没有那么可怕的。”席偌淮亲吻着他,脱去身上的衣物,出现在容瑞天眼里的是堪称完美的身体,大概谁都想不到席偌淮脱去衣物有那么健硕的体魄,白皙的肌肤,宽阔的胸膛,光滑蓬勃的肌肉,没有一处不散发着雄性的侵略力,这大概是被他压住挣不脱的原因,这样的身体倒衬得他都显得小一号,而当席偌淮扯下内裤,容瑞天一惊,跟着就慌了,声音里都是掩饰不住的怯意,“不……不行……”

 

“怎么不行,我保证不疼的。”席偌淮压住他,说着自己都觉得是骗人的话,狰狞坚硬的前端抵在战粟中的穴口处,不容抵抗的贯穿进去。

 

“呜!”容瑞天闷哼了一声,汗湿的身体猛地弓起,当那巨大的硬物还要深入,他吃痛地喘息起来,“你、你别再进来……”

 

“忍耐一下,很快就好。”席偌淮牢牢地箍住他的大腿,低沉的声音在情欲里变得沙哑,“可以进去的。”说着粗硕的器官又缓慢的往里插入,一点点的撑开狭窄的内壁,直至完全进入他的身体,连根部都贴上他时,席偌淮的气息猛地粗重,而后等不及他适应,就在深处抽动起来。

 

“啊……啊……哈……别……啊啊……”容瑞天的大腿抽搐着,几次受不了的挣扎,不想他的挣扎反而刺激席偌淮,那埋在身体里的欲望愈发胀大,宛如一柄杀伤力十足的凶器,强劲地进入,退出一点又整根桶入,越来越大幅度的撞击使得相连的地方发出淫色的声响。

 

“唔……”容瑞天羞耻得红了脸,每当席偌淮撞击过来时,腹部就被填得满满的,感觉整个下身都很难受,席偌淮又摸向他萎靡下去的器官技巧性的揉搓着,那里很快就背叛他的理智有了反应,一波波的热度席卷上来,身体开始越来越热,连带的被撑开的地方也没那么痛。

 

席偌淮捞起他的左腿,猛烈地撞击着他,容瑞天的喉咙里止不住的流出呻吟,“啊……啊……”明知道这样的呻吟羞耻可就是止不住,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不想的跟他发生这样的关系,还是被动的一方也没有做出像样的抵抗,是他的告白那么真挚吧,他从没有感受到太多的爱。

 

“啊……”突然的深入令容瑞天回神。

 

“不要分心,看着我。”席偌淮扳过他的脸,直视着他的眼睛,他们的目光在空气里碰撞,席偌淮的胸腔滚烫得厉害,越发抱紧他,更为激烈的动作,赤红色的肉刃迅猛的在内壁里进出着,每次退出都会带出湿热的液体,越来越猛的侵入,令容瑞天几乎喘不过气,双腿都随着他的进犯开始发颤,席偌淮以插入的姿势往更深处撞去,一股难以言明的热潮涌上感官,容瑞天发出一声失控的呻吟,“啊……”

 

“是这里。”席偌淮目光深沉,箍住他的腰往他敏感的地方撞去,还不厌其烦的重复。

 

“啊……哈……啊……”容瑞天呼吸急促,抓住席偌淮想让他停下,但手指都在快感里发麻,什么都抓不住,好像被支配了一般,在席偌淮的攻势里展现出自己都陌生的样子,他想要克制住欲念,保持清醒,但炙热的硬硕在身体里捣动着,操得他不住的颤抖,前方又被箍住无法释放,这样的夹击里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身体还在晃动着,浑身是汗,连睫毛上都带着一层湿润的雾气,“啊……不……嗯……”

 

这种,拧着眉又欲哭无泪的样子,性感得让席偌淮停不下来,他抱起容瑞天,让他坐在自己的腰上,姿势的变化让他进得更深,容瑞天叫了一声,狼狈地靠在他的胸前,他低头吻住他,湿滑的舌头在他的口腔里探索,双手揉捏着他结实而富有弹性的臀部,自下而上的顶弄着。

 

容瑞天被他弄得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身体随着他顶入而上下起伏,两人相连的地方越来越湿润,闪烁着一层淫靡的色泽,那染着热液的赤红色凶器持续顶进他的身体,让彼此的身体做最为深入的结合。

 

 

***

“合同的样本在吗?”辛徒轩觉得他在开玩笑,卓戚砚将合同样本给他,“看看。”然后好整以暇的靠在桌边,看着他,好像就没当回事。

 

辛徒轩看完就笑不出来了,一把将文件甩桌上,“你疯了吗,这些文件公开了,你会坐牢的。”当年新颖在娱乐圈小有名气,要不是卓戚砚从中作梗,新颖不会投资失败,最后还宣告破产,没有人知道这件事跟寰亚有关,媒体报道的是新颖投资大电影亏损严重,资金周转不开,再加上经纪人带着旗下艺人出走,不少厂商又要告,新颖内忧外患,支离破碎,后面寰亚接受了新颖的艺人,主要是经纪人都带着他们到寰亚。

 

只有容瑞天没签合同,那么多人都签,只有他放弃了,印象不深都难,多少人趋之若鹜的想签寰亚,可有人不稀罕,“你是为他吗?”

 

卓戚砚沉默,没有回应,拿起手上的另一份文件,“项清渊应该到剧组了,给他一通电话,让他顺便盯住雪莉。”

 

“盯住她就行?”

 

“你认为她能威胁我。”

 

“但她说出去……”

 

“到时,让她消失好了。”卓戚砚的声音淡淡的,却那么的盛气凌人。

 

 

***

“雪莉被拘留了。”

 

“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晚上。”

 

“怎么会——”

 

“有三家报社下午收到传真,是医院的诊断证明,证实雪莉需要强制戒毒,她吸食大麻跟海洛因,现在网络上已经闹翻天了。”

 

池昊脑子空白,浑身发冷,心脏还突突直跳,他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是预感这次危机四伏:“那晚席偌淮也在酒吧,所以媒体怀疑他?”

 

“是的。”Jeson的声音有些乱,“最糟糕的是偷拍者不顾职业素质,将照片又转卖给其他报社,现在很多人怀疑席偌淮也染上毒品。”

 

“胡说!席偌淮不碰那东西!”

 

“冷静下来,现在要想办法解决。”

 

 

***

与上次见面时相同,卓戚砚衣冠楚楚,礼貌周到,浑身有一股与生俱来的优雅,“距离上次见面,有半年没见,最近好吗?”

 

容瑞天十分警惕,哪怕坐着面对他都感到压力:“你说过不会打搅我。”

 

“答应你的事我不会反悔,甚至都没联系过你,你不要忘了,这次是你联系我,我不过应你的要求,主动跟你见一面而已。”

 

“你对席偌淮做了什么!!”

 

“让他认清自己的处境。”

 

“我变成这样还不够吗?”

 

“我没有想过伤害你。”

 

“你已经把我逼到绝境了,还想怎么样,你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他们都会离开你,只有我不同。”

 

“……”

 

“回到我身边,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