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天痕壹月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鐘愛古代文,禁忌甚萌,

最萌各種小段子,喜歡酸爽的虐,

但大多數寫甜文,結局不愛be,

愛生活,愛攪基,愛躺平,

愛摸蛋╰( ̄ω ̄o) [摸摸蛋]

 
         天痕壹月 的所有作品: 
   


 


                        楔子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鐘愛古代文,禁忌甚萌,

最萌各種小段子,喜歡酸爽的虐,

但大多數寫甜文,結局不愛be,

愛生活,愛攪基,愛躺平,

愛摸蛋╰( ̄ω ̄o) [摸摸蛋]

 
         楔子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花語系列 >> 摯友帶上床之白賴死乞

點閱次數: 8056
摯友帶上床之白賴死乞
編號 :209
作者 天痕壹月
繪者 楔子
出版日 :20160710
 
件數:1件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為救人,江好祁以純陰之體為誘,
被逼飲下改良後的春毒「入骨相思」。
藥效發作,卻因發育問題不得在上,
一干好友又全部有主,只除卻一個風流之名極盛的歐陽無塵。

嗯……歐陽無塵歷經風月,至少能讓他舒服一些的拖過藥效,
直到等鬼醫弄出解藥。
只不過,習慣性口裡花花,對情人甜言蜜語的歐陽無塵,
竟然偷偷偷走了他的心,眼看他與別人親熱,江好祁竟難過得不能自己。
罷了,他那等風流子怎會對自己動情?
等解毒後,他還是同從前一樣,
為他曾經想過的風流天下的志向而努力吧!

分明是朋友,分明為解毒逼不得已,
然而歐陽無塵在江好祁解毒後想找別人風流時,卻快被氣得發瘋,
有過自己他還想找別人?!
不把他好好教訓一番他就不是歐陽無塵!

原價:190元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楔子

 

江湖五宮,千機、絕情、風振、鳳鳴、雲衣。三莊:無爭、明見、寒異。

五宮三莊,權勢、財力通天,勢力盤根錯節,主人們關係千絲萬縷,組成最大的一張江湖關係網,千機宮後改名為千機教,江湖視為魔教。千機宮門下,華氏先祖,曾研出一種毒——入骨相思,其毒雖無情蠱令人聞風喪膽,但也令無數好漢為其折腰。

十天內若不與人交合會死,而十天內與人交合,不論對方是男是女,自己是上是下,一旦確定,其後更改,便必死無疑。

確定的解毒之法只有兩種,五顆東海明珠加牡丹玫瑰花汁,另外便是千機宮無上秘笈:枯木逢春。

數百年時光,華氏叛出千機教,另立門戶,於山水後成立異香閣,自異香閣鬼醫與其師弟分裂,入骨相思便只有兩種得法,其一是向鬼醫求藥,其二便是去尋行蹤不定的鬼醫師弟。

四宮三莊一教中,風振宮暗器最為高絕,據聞只要在風振中待上三十年,縱使一掃地老翁都能使出漫天花雨,並且鎮宮之寶可在七丈七範圍內殺遍武林高手——哪怕功力臻至絕境。

此任風振宮宮主戀上當今皇上,便準備將宮主之位讓於其徒歐陽無塵,而十分恰好的……歐陽無塵好友江好祁,中了「入骨相思」,至於解毒人麼……

 

 

第一章

 

「好熱……」江好祁看著鬼醫在自己身上下針,小臉不由糾成一團,他已被鬼醫刺激得處於情慾的尖端,然而,天生純陰之體,發育緩慢,如今中了藥,鬼醫華立仙也不能讓他立刻通精,只能催化,若真的不行……那麼他就只能在下了。

江好祁心中有些害怕。

之前,名震江湖的異香閣鬼醫之弟華青雲,為了破解一種叫入骨相思的春毒,脅迫武林第一美人的弟弟——至陰之體的劉忘言獻出自己,他為了救人,便將自己是純陰之體的事情捅了出去,讓華青雲改為脅迫自己,本來想想,以自己的武功,對上被藥損害了身體的華青雲綽綽有餘,哪想得他會給自己下入骨相思?還是改良版的!!

入骨相思原來的特徵是:十天內若不與人交合會死,而十天內與人交合,不論對方是男是女,自己是上是下,一旦確定,其後更改,便必死無疑。

入骨相思改良版的特徵是:十天之內,不與人交合,服用者不會死,但此毒性每七日發作,春情難抑,只要有一次沒有相同之人解毒,身上的血管就會漲裂一分,損傷壽命,若是有三次七日發作時沒解毒,就是華佗在世,也無法將人救活……

這世上還有比這更倒楣的事情嗎?

江好祁看著那些銀針,頭皮發麻。

鬼醫華立仙又下了幾針,把了把他的脈象,發現精竅仍然難通,搖頭道:「恐怕沒經歷過幾次情事,你是出不了精的,只能先在下。」純陰之體比至陰之體難得得多,純陰之體的人,有許多人不乏是天閹。江好祁還算是比較幸運的,只是短暫不能出精罷了。

被證實了這一點,江好祁頗有些不甘願的撇嘴。

歐陽無塵冷聲哼道:「誰讓你那麼正氣凜然地跑出去了?現在活該了吧?」

江好祁睜大眼,「喂!如果我不跑出去,後果怎麼樣還不好說呢!」

歐陽無塵怒道:「江好祁,你就是一點腦子都沒有!」

江好祁:「歐陽無塵!!」

雲陌言皺眉道:「你們別吵了,還是想想怎麼解好祁身上的毒吧,他出不了精,不能在上,七日內解藥肯定是弄不出來的,那麼和好祁發生關係的人……我們總要好好斟酌。這已是我們現下唯一可以做的。」

歐陽無塵道:「難道沒其它方法了?」

鬼醫肯定地道:「沒有!」

江好祁畢竟年齡小,此時也有些惶恐,「真……真的沒啊……」

鬼醫道:「嗯,真的。」

一時間眾人都有些靜默,神色特異。

雲陌言歎氣道:「無塵,這裡你的地方最近,讓好祁住你那裡吧,我和君謙再想想看有沒有其它方法,如果真的不行……」

歐陽無塵冷冷道:「那總是他自找的!」

江好祁衝他齜牙咧嘴。

歐陽無塵對他哼了一聲。

風振別莊,半夜。

歐陽無塵已將江好祁帶到自己莊內,安排好了房間,正住在兩隔壁,萬籟俱靜之時,眾人安睡,一個鬼鬼祟祟的影子打開了房門,摸到隔壁,輕巧地用小刀將門閂弄開,進到內裡關門上閂。

屋內一張床榻,可以容納三個人不動地躺在上頭。

人影遲疑了一下,甚至遲疑得有些久,然而,終究還是走向床榻,偷偷看床上的人,窗外月色泄進屋內,照出他大致模樣,正是江好祁,而躺在床上的人,卻是歐陽無塵。

江好祁深吸一口氣,爬到了歐陽無塵床上。伸手去拉他的腰帶。

歐陽無塵捉住他的手,黑夜中睜開眼睛,熠熠生輝,「你做什麼?」

江好祁道:「君謙陌言他們都有主了,我只好找你。」他舔了舔嘴唇,道,「你風流慣了,應該不會讓我太痛吧。」

歐陽無塵一愣,隨即明白他是什麼意思,捉著他的手好似被燙了一下,「你開什麼玩笑?」

江好祁道:「難道你要別的人來上我?或者直接讓我死?這藥不是短期的,也只有你們會和我在一起很久……」

歐陽無塵板著臉道:「還有一天,說不定他們就回來了。」

江好祁連連搖頭,道:「不行……我,我撐不下去了。」他全身都熱,而且因為前頭無法泄精的緣故,只好寄託在後頭,越想後頭就因為心理作用越癢。而且鬼醫說了,他要出精必須得情事刺激幾次才能。

「反正我以後是要在上,風流天下的,以後誰知道我還在下麵過?無塵~」江好祁抱了他的手,不斷左右搖晃,頗帶著討好之意地道:「你就要了我嘛,反正我年齡又不大,長相應該也不算差吧?你就上我一次,我後面……我後面癢得緊,你幫我捅捅……」他說此話時,面上浮了些澀然。

歐陽無塵向來是口裡花花慣了的,但是對於自己相交數年的好友,因為太熟了,還是有些下不了手,他故意沉下臉,道:「別鬧!還有一天,要不等明天再說……」

江好祁直接開始寬衣解帶,他發育很慢,身量雖到歐陽無塵下巴上,但是身體卻仍然是少年人的身體,歐陽無塵此時是住在廬州自己的別莊裡,當然不會因防備半夜有人暗算而和衣安睡,身上的衣物穿的並不多,因為春日近夏的緣故,窗戶大開,月色明亮,將江好祁白嫩如玉的皮膚全部展現在他面前。

歐陽無塵喉嚨一干,便不由說不出拒絕的話,他向來對投懷送抱的人來者不拒,至於是不是定力不夠,他自己知道。江好祁脫了大半衣服,胸口的風景,下處稀疏的茸毛,白嫩修長的腿,盈盈的雙眼,可稱是極品了,這樣誘人的模樣,歐陽無塵差點沒忍住。

「好祁,別鬧!」歐陽無塵轉過頭去,不斷提醒自己這個是他朋友,就算長得再好看再合他胃口,那也是他朋友。

江好祁皺了皺鼻子,道:「無塵,你也太膽小了,都是男人,我都不在意,你這麼在意做什麼?」

歐陽無塵硬聲道:「江好祁!你給我把衣服穿回去!」

該死的,他平時雖然喜歡撩逗江好祁,讓他氣鼓鼓或者是氣瘋了再去哄他,但是歐陽無塵真的從來沒有想過要在床上欺負他,從來沒有。

雖然……現在出了這一遭事情,以後可能會想。眼前不停浮現出江好祁裸身的模樣,歐陽無塵不由心內爆了粗口。

江好祁眨眨眼睛,似乎發現他的言不由衷,狡黠之光一閃,不由湊近歐陽無塵,爬上床靠上他懷裡,素手探進他衣襟,「歐陽哥哥~無塵哥哥~你就要我嘛,是我自己願意的,我可還是第一次哦,而且之後絕對不會要你負責任,你不是和很多人都有露水情緣嗎?你可是在救我……」

歐陽無塵怒道:「江好祁!」他聲音已有些啞了,從前江好祁從來不會這樣說話,不但柔媚了聲音,還刻意挑高了尾音,他根本就是刻意挑逗他,而他竟然悲催地推不開他。

方才在他靠上來時,歐陽無塵本反射性地去推他的肩,然純陰之體的男人往往姣好若女子,江好祁容貌柔美也就算了,身上皮膚也是柔軟的要命,好摸得要命,從前碰到還不覺得,現在歐陽無塵根本就不敢碰。

江好祁咂咂嘴,已發現歐陽無塵恐怕被自己身體本錢給「震」住了,故意媚眼如絲地在他眼皮子底下舔舔嘴唇,然後去解歐陽無塵的腰帶。

歐陽無塵胸口微微起伏,桃花眼中竟沒有往日的笑意。視線定在他嘴唇上,竟也一時移不開,沉聲道:「你當真要我上你?」實際……實際是他自己送上門來的,既然如此,他為何還要客氣?

江好祁連連點頭,「嗯嗯,我也只好找你,不過你要溫柔點,如果我太痛就還是換人吧……」

歐陽無塵瞇了瞇眼睛,「換人」這種事情做了是一回事,直白地在被換掉的人面前說出來又是另一回事。

「第一次肯定會痛的,不管上方的人技術再好,如果你怕痛,還是再等一天。」歐陽無塵故意沉下臉,作勢要推開他。

江好祁連忙抱住他的腰,因為睡覺的緣故,歐陽無塵身上衣服也不多,抱著衣襟大開,幾乎只穿一件單衣一件褪了大半褻褲勾在腳踝上的江好祁,身上也不由火熱起來。「好吧,痛就痛,但是你要溫柔一點……」

歐陽無塵哼了一聲,道:「是你要我上你,溫不溫柔應該我來決定吧。」

江好祁撇了撇嘴,道:「你要是不溫柔我找你幹嘛。」

歐陽無塵差點被他氣吐血,往日裡都是他氣江好祁的,沒想到今日卻是倒了個個。「情事中把持不住是常有的事,不過……我至少不會讓你太痛。」歐陽無塵承諾道。

江好祁想了想,覺得自己也沒別人可以找,聞言點了點頭,道:「那,開始吧?」

歐陽無塵心口略跳得快了些,便將江好祁放倒在床上,月色如水,傾瀉進窗口,江好祁一雙烏溜溜的杏眼,柔美的面龐,漆黑的長髮,還有柔順的姿態,少年人柔軟緊緻的身體……

歐陽無塵歎了一聲,壓到他身上,剝去江好祁上身僅剩的中衣扔到一旁,親住他的小口探入長舌與他交換津液。

江好祁微微睜大了眼睛,歐陽無塵的吻技十分高超,舌頭卷到他的舌頭時帶起一陣陣的酥麻,閉上眼睛讓他吻了一陣,歐陽無塵在他氣促的時候鬆開他的唇舌,溫熱的唇往下遊移,親吻吮吸江好祁一身白嫩的皮膚。

「啊……」胸前如雪裡紅梅的一點被歐陽無塵咬齧吮吸,江好祁微微皺了眉抱著他的頭想把他推開,「痛……」

歐陽無塵捉了他不安分的手,齒間仍然咬齧著那滋味極佳的乳首,牙齒陷入乳肉的觸感,令他感覺很好。

江好祁被尖銳的牙齒劃過那處的疼痛弄得好幾個激靈,然而此外生出的快感,又讓他頗有些不舍。江好祁赤子之心,雖然覺得有些羞意,但是想想自己是為了解毒,他未來本就在好友們的影響下立志想當個風流天下的風流子,為上為下不都是做?既然如此,還在意什麼貞潔?

於是十分主動地去脫歐陽無塵的衣服,捉著他裡衣上的衣繩扣,努力想要解開。

歐陽無塵吮吸他一側乳首,另一側卻是用手按摩揉捏,幾乎將那柔軟的乳頭摸的充血發痛,大手揉捏著江好祁一身柔軟緊緻的皮膚,興致高漲。

若是江好祁不是和他相交那麼久,也許他早就會肖想他,而追求他。這副身子的確能讓人慾火中燒。

江好祁前頭出不了精,撫弄了只會讓他難受,歐陽無塵心知這一點,於是並沒有和一般男子做愛時去摸他那處,讓他泄精,唇舌吻到江好祁柔軟的腹部,手指勾住他的褻褲,將他渾圓白皙的臀部露出。

江好祁反射性地夾緊了一下腿,先前的舒適盡退,終於升出股懼意,若不是中藥,他是不會來求歐陽無塵上他的,可是臨到頭,他又有些害怕。

「真……真的會很疼?」他很怕疼,風流天下本也想的是做上位,畢竟他好友們風流的時候也都是在上位。「你動作會不會太快了?」這麼快就到下頭的戲碼,江好祁不由害怕……

「你出不了精,我撫弄你越久你越難受。」歐陽無塵分開他的腿,拍了拍他的臀,道:「現在害怕,晚了。」

江好祁抬腳想踹他,歐陽無塵捉住他的腳踝按下,低聲道:「你就是現在想後悔,也已來不及。」

歐陽無塵將江好祁解不開的衣繩扣解開,脫下衣服,露出赤裸的胸膛與結實的臂膀,他穿著衣服時是個風流公子,脫下衣服時姣好勻稱肌肉露出,便能發現他實際是個練家子,每一寸肌肉中,都蘊含著能摧木折樹的力量。

歐陽無塵壓到江好祁身上,輕啜著他的小嘴,逗弄他的舌頭,手揉捏著江好祁雪白渾圓的臀,富有技巧的揉捏令江好祁好一陣顫抖,快感又癢又麻,帶動著臀中的小菊也不由縮了縮。而和歐陽無塵的唇舌交纏,竟然讓他說不出的迷戀,心口暖融融的。

歐陽無塵親吻了一陣,便在他額頭上印下一吻,拉開他的腿抵在胸口上。

江好祁面如紅霞,眼也幾乎快滴出水來,但是身體只僵了僵,卻沒反抗,歐陽無塵的視線頗有些灼熱,江好祁幾乎有被他燙傷的錯覺。

隱藏在雪臀內的入口,是淡粉色的,十分漂亮。

歐陽無塵揉捏著他的兩瓣臀肉,將兩處分開,菊穴口不由自主地顫抖,羞澀可人。

「真漂亮……」歐陽無塵感歎一聲,道:「我都想直接進去了……」

江好祁連忙慌亂掙扎,他又不是傻子,就算沒吃過豬肉也還見過豬跑不是?歐陽無塵若是直接進來,他一定會菊花殘的,「不……不行……你不能亂來!」

歐陽無塵拍了一下他的臀,道:「別動。」

江好祁被他沒克制力道的一掌拍痛了,身體立刻不敢動,然而卻還是害怕地道:「你不能亂來,我說進……你才能進……」

歐陽無塵哼了一聲,充滿情慾的桃花眼中竟閃爍著邪意,道:「還由得了你?你既然求我上你,我當然要好好滿足一下你的小屁股。」

歐陽無塵本性便是如此,口裡花花得不得了,江好祁只道他風流慣了,技巧會好,能溫柔,但沒想到歐陽無塵性格中的惡劣因數,他既然平時都能故意讓他生氣之後再去哄,現在當然也會更隨他自己的心意來。

歐陽無塵脫下褻褲,露出他粗壯的陽具,下身貼近江好祁的臀,柱身便貼著那細膩的臀肉摩挲,十分曖昧,前頭略粗的頭部不斷摩挲過江好祁臀間的小口。

江好祁抖了幾下,被他這樣的舉動嚇到了,伸手想去推他,「你……你這樣……我還是去找別人吧……」

歐陽無塵按住他,道:「都說了來不及了。」

拇指按上江好祁臀口的嫩菊,歐陽無塵慢慢按進去。

乾澀的疼痛令江好祁「啊」了一聲,隨即意識到那只是手指而已,不由惶恐,「為什麼……那麼小的東西就會痛……」如果這樣的話,大的東西不是更痛了?江好祁幾乎能想像出那樣的疼痛,身體抖著,絲毫不理解為什麼他那些風流的好友們會有那麼多情人……他們都不怕痛嗎?

歐陽無塵柔聲道:「乖,到時候就不會痛了,等你習慣了我的東西,我會讓你舒服的,到時候你說不定離不開我呢,保管你舒服得死去活來,不想我出來……」

江好祁面紅耳赤,平日裡歐陽無塵便舌燦蓮花了,他口才很好,總是氣自己,沒想到情事上竟然能用這樣的柔聲說些淫言穢語,真是個無恥色胚!

歐陽無塵此刻心中一片火熱,想的全是怎麼狠狠干進江好祁的身體,將他刺穿讓他尖叫,不過好歹記得他是第一次,如果太痛了恐怕以後留下陰影,便只好壓下直接貫穿的衝動,繼續給他擴張。

兩根手指在穴裡攪動、抽插著,江好祁為那份怪異情不自禁感到羞恥。

穴肉內濕潤緊緻,本還有些乾澀,但隨著手指的深入,竟然有液體溢出潤滑,歐陽無塵一愣,他不是沒有情人會如此,事實上或多或少,和男子交合時,後方為了保護人體,都會分泌出一些腸液,但……沒這麼快。

歐陽無塵看了一眼江好祁咬著下嘴唇面若桃李又羞又強作鎮定的模樣,不由暗罵了句妖精。若不是與他有朋友之義,恐怕此刻就興起將他發展成情人,長久歡好下去的念頭了。

歐陽無塵伸入三根手指時,江好祁已不適地呻吟出聲,第四根手指時,他就開始呼痛。

歐陽無塵心跳略急,在胸腔中幾乎能聽見跳動的響聲,下腹越加脹痛,呼吸也越加急促。

江好祁縮了縮下頭的穴口,敏銳地發覺歐陽無塵的手指一頓,抬起眼,望進他眼裡,看出那其中翻湧的慾望波浪,頗有些害怕地看著他的眼睛,江好祁道:「我……我還沒適應……你不許這麼快就插進來。」

歐陽無塵瞇了瞇桃花眸,抽出手指,便將江好祁的腿更大大分開,分開臀瓣,便將自己的火熱男根抵上他的穴口,直接往裡一挺。

「額啊——」江好祁瞠大雙眸,仰頭痛呼,歐陽無塵巨大的覃頭頂部沒入他穴口,痛得他渾身顫抖,上半身揚起又落下,哽咽出聲,連連抽氣,「嘶——哈啊……痛……」

歐陽無塵舔咬著他的耳朵,手不停在他腰側、胸口撫摸,最後停留在江好祁的大腿上,撫摸他顫抖的雙腿,最後又輕輕揉捏那比雙腿顫抖還厲害的臀部。

江好祁身體年齡可能只有十四。臀部被揉捏著,帶動著穴口被扯到,不由又「痛呼」一聲,眼淚索索地落,江好祁伸出手握成拳頭打在歐陽無塵的胸膛上。

騙人……還說不會讓他太痛。江好祁眼中全是淚,竟然會這麼痛……

歐陽無塵靜待了一會,等他下肢拒絕得不再那麼厲害後,就將後頭比覃頭略細的柱身也沒入江好祁身體。

江好祁痛苦得不停地想往後縮,然而腿被他抓在手上,還是被進入了大半。

「啊啊……歐陽無塵你混蛋!」江好祁身體有些僵硬,只好開始大罵,「你個王八蛋,痛死我了!快點出去!不出去我要你好看!」此刻木已成舟,江好祁先前討好人的模樣便全部消失了,只想將歐陽無塵罵出去。

歐陽無塵也不惱,雙手繞過江好祁的腿彎,將他腿牢牢禁錮在胸口上,手掌按著江好祁的肩膀,固定住人後,一下一下實打實地往裡頂弄。

腰髖用力,又深又重,巨大的器物將他腸道撐的滿滿的不說,還不停頂到手指沒擴張到的深處,疼得江好祁牙齒打戰,好幾次差點咬到舌頭。肉體撞擊的水聲隱隱約約。

「太……太深……唔嗯……救命……好……痛……救命……」江好祁心中不停罵自己眼光太差,竟然會覺得歐陽無塵在情事上會很溫柔,找他給自己開苞。實際上歐陽無塵對別人情事上是很溫柔,只不過和江好祁……他卻總是想教訓一下江好祁。

「嗯啊啊……痛……饒命……」江好祁咬著嘴唇悶哼。

真舒服……

歐陽無塵半瞇著眼,眼中全是流光溢彩的情慾之色,他向來是喜歡享受的人,不得不說,江好祁讓他嘗到了銷魂蝕骨的滋味,這在他歷經風月後已許久沒嘗到如此深的快感了。

「唔啊……看啊……你做完後……唔,我不把……你……揍一頓……」江好祁罵罵咧咧地在哼吟中這麼道,實際歐陽無塵給他擴張的還是比較充分的,只不過因為器物太大的緣故,江好祁還是差點疼得死去活來。

歐陽無塵不斷變化著角度讓柱身摩挲過柔軟的穴肉。時深時淺,碾磨挑逗。

因為沒有裂傷,慢慢地……除了消不下去的被撐滿的脹疼外,慾望摩挲過甬道內壁的感覺,全部變成了刺激的快感。配合著那難以忍受的脹疼,卻是讓情事生出種別樣滋味。

江好祁有些迷蒙地發覺那一點,每一次歐陽無塵進入都不由哆嗦,只不過這一次不是因為疼痛,而是因為快感。

「啊……嗯……啊……啊……」

江好祁忍不住呻吟,春毒的情慾逼得他更加大膽,甜膩的聲音讓歐陽無塵更加興致高漲,壓著他的腿不停貫穿他的穴眼。

小腹幾乎被穿透,江好祁大聲呻吟著搖晃腦袋,幾縷髮絲凌亂地沾到臉上,「啊……嗚……好舒服……啊……好厲害……」

江好祁誠實地喊出自己的感覺,甚至忍不住在歐陽無塵刻意慢下動作時迎合,主動讓那柱體沒入自己體內。

歐陽無塵暗了暗眸子,一口咬在他脖頸上,恨聲道了句「妖孽!」,捧著他的臀更加快速的進出,直頂弄得江好祁哭喊不斷。

「救命……啊啊……好快…好舒服唔……好粗……好漲……」江好祁一個詞一個詞地往外說。

歐陽無塵聽得心頭火熱,只覺得下腹越加堅硬,真恨不得把江好祁弄死在床上為止。

「你也很緊……很軟……很熱……很棒……」不甘示弱一般地在江好祁耳邊這麼道,江好祁被他溫暖的吐息噴在耳朵上,身體一陣戰慄,穴口緊縮。

歐陽無塵悶哼一聲,差點被他吸出來。

頗有些生氣般地拍打他的臀。歐陽無塵抽出自己的慾望,起身坐起,江好祁正舒服著,後穴猛然空虛,不由發出一聲不滿的哼吟。

歐陽無塵把他從背後地抱起來,扶著坐到自己身上,陽具一沒而入,提著他的腿彎,像給小孩把尿一樣從背後貫穿他。

因為重心全在臀部加上全身重量的緣故,這個姿勢不免進得更深,江好祁之前尚還能迎合,這下身體完全被歐陽無塵掌控,每每歐陽無塵將他放下時下身也往上挺,陽具完全進入身體,覃頭因背後進入的關係角度不同,引發更加新奇的快感。

江好祁畢竟初經人事,縱使天生純陰身體,又是中了春毒,仍然不免又舒服又難過得哭出來。

「啊嗚嗚……無塵……無塵……」

「嗚……無塵饒命……」

歐陽無塵粗喘著,眸子黑亮,邊吻著他肩膀邊喘道:「怎麼不叫我哥哥了……嗯?」

江好祁之前故意叫哥哥誘引他,實際歐陽無塵心中很是受用。如今情慾上頭,倒不想聽他叫自己名字,反而想聽他叫自己哥哥。

「啊……無塵哥哥……歐陽哥哥……嗚啊啊……饒命。」江好祁被上得腳趾頭都已縮緊了起來。神智迷離,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喊什麼。

歐陽無塵低笑道:「真乖……」

禁錮住他的腰,竟然反而加快速度貫穿他起來。

江好祁繃著身體想要掙扎,然而歐陽無塵只略提了提他的腿,他的掙扎便全部化為虛有。

惡狠狠地抽插了數百下,歐陽無塵終於在江好祁略帶哭腔的呻吟中插進他身體最深處,將火熱的精華全部灌入。

「唔……唔唔……」江好祁顫抖地想要掙扎,「你幹什麼……不要……」

熱燙的液體注入體內,江好祁身體不由繃緊。脆弱的腸壁猛然有液體刺激,刺激得他眼睛都紅了。

歐陽無塵放下他,再度啜吻上他的小嘴,將兩人津液交換得不能再交換時,才道:「那是泄精,等你成年了,也會的。」

江好祁等他吻完,靠在他懷裡不斷喘息,感受到身下快感褪去後生出的疼痛,鼻子一酸,啞聲嗚咽道:「早知道我不找你了……」

歐陽無塵輕笑道:「做完了才後悔,是不是遲了些?」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