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零下T度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零下T度 的所有作品: 
   


 


                        楔子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楔子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完美情話 >> 藍顏傾世(上下集)

點閱次數: 12171
   藍顏傾世(上下集)
編號 :118
作者 零下T度
繪者 楔子
出版日 :20160731
 
件數:2件 
定價:預購期間特惠價 560 元,預購期後恢復原價 600 元。
運費:65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以上免運費〉
預購期:
字數: 約32萬字(含特典)
預購贈品:特典〈收錄於書中〉,預購有限量簽名卡贈送
規格:繁體橫排
預購日:即日起~7月底
出版日:2016年7月31日


故事簡介

藍顏——藍莊的莊主。
藍莊則是權利、金錢、身份的代表,
哪怕是在藍莊掃地的傭人也全是各有各的擅長領域,
並且他們的身手也全不低,
但是他們只有一個主人,那就是藍顏。

像藍顏這樣身份的,那後院裡床奴的數量很是龐大。
這些床奴此生此世唯一能出後院的機會就是變為夫奴,
不然這一生都沒有機會出那個後院門。
而藍顏最特別的不是他的床奴數量之多,
而是他那幾個夫奴並不是床奴的身體,
他們都是實實在在的大男人,
可是在藍顏面前卻比床奴更加的聽話、乖巧。
而且身份地位都不平凡,皆是人中之龍。
他「性」福的生活在這個特別的社會環境裡便越來越豐富。


原價:600元  
網路優惠價:56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官道上,兩個十分貌美的男人同騎著一匹純種的汗血寶馬,遠看瀟灑飄逸,近看也同樣是賞心悅目。但除了看還得聽聽,仔細一聽,似乎坐在前面的少年嘴裡克制不住會發出一些呻吟聲。

  「爺~讓颶風慢點好不好?」颶風是正在飛奔的馬的名字,它只聽自己主人的話,若是沒有身後男子的幫忙,颶風也不會讓他碰一下。

  「雲兒這就受不了了?」身後的男子靠在他的耳邊輕聲的說,但是動作絲毫沒有慢下來的感覺。

  之前說話的人是文雲仲,此刻他的身後幽穴內含著根粗大的玉勢,因為馬兒奔跑的動作導致玉勢在他的體內盡情的折騰著,還時不時的撞擊著他體內的敏感點。

  而文雲仲口中的「爺」稱呼的是藍顏。藍顏——藍莊的莊主。藍莊則是權利、金錢、身份的代表,哪怕是在藍莊掃地的傭人也全是各有各的擅長領域,並且他們的身手也全不低。但是他們只有一個主人,那就是藍顏。

  這片大陸上有四個國家,分別是東國、西國、南國和北國,四國在區域上雖然劃分的很明確,但是在文化和生活習慣方面並沒有什麼差異。而藍顏他們此刻生活的地方便是南國。在南國沒人不知道藍庒,那是權力和地位的象徵。

  藍庒又分前莊和後院,前莊是普通的僕人、侍衛待的地方,沒什麼特別的。但是後院是不同的,整個後院裡住著兩種人,一種是藍顏的床奴,另一種是訓練這些床奴的奴官。 

在後院裡床奴是不可以爭風吃醋的,準確說他們也沒那個時間去爭風吃醋,因為每天他們的時間除了按規定打掃後院的衛生以外,其餘的時間均要接受調教訓練。他們是一點點的私人時間和空間都沒有。  

  在這個社會裡,所有人的性欲都是比較旺盛的,一天不滾床單全身都不舒服的。藍顏自從到這兒後發現自己的體制也在慢慢的改變,起碼現在每天他都需要有人伺候他。 

  床奴是天生的,他們出生時下半身就可以看出,他們共同擁有男人和女人的特點。這種人生下來,要嘛是直接變為床奴,要嘛進妓院成為千人騎的妓子,而且床奴亦可幫男人和女人懷孕生子,也因此這個社會不是原來的男婚女嫁,而是慢慢演變成,不論男女皆養幾個床奴。甚至那些高官和富翁會用自己床奴的數量來比較,顯示自己的身份。

  主人都不缺乏床奴的,自然不用擔心欲望的問題。但是奴隸每天的性欲卻不是日日都能解的,他們的脖子上被扣上項圈,項圈全是量身定制的,確保他們被微微的束縛。項圈上還掛了一個小牌子,牌子上刻了他們的編號和主人的姓名,確定了他們的身份。項圈一旦戴上只有主人可以取下,若是沒戴項圈的床奴被別人發現,是會被送去專門管制床奴的官府。基本上到了那兒的床奴也都沒好下場了。 

  他們胸前的乳頭上被穿上乳環,以及兩腿間的分身也一樣被穿上了環,這個環完美的半堵住尿道出口,這樣確保他們的分身時時刻刻的腫脹挺立著,小解的時候也需要控制流量,不然會使自己疼痛。高潮時雖得到了欲望的釋放,但是這個環也同時帶給他們疼痛。而這微微的疼痛又將引起下一輪的欲望,如此迴圈。所以床奴基本上每時每刻下體都是翹著的。  

  他們前面的陰穴和後面的幽穴裡也必然會被插入一些玩具。由於他們長時間性欲得不到解放,導致他們身體會呈現出淡淡的粉紅色,兩個穴也無時不刻的在分泌液體,方便主人的隨時寵倖。 

  像藍顏這樣身份的,那後院裡床奴的數量很是龐大。這些床奴此生此世唯一能出後院的機會就是變為夫奴,不然這一生都沒有機會出那個後院門。當然主人格外憐愛的是有特權的。對於藍顏這個現代人來說,本來沒打算要這些床奴,他只想找自己喜歡的,但是總有無奈的時候,從他收了第一個開始,下面自然有人為他準備更多更優秀的床奴。既然改變不了這個事實,他也就只能接受了,反正他也不是什麼矯情的人。  

  而藍顏最特別的不是他的床奴數量之多,而是他那三個夫奴並不是床奴的體制,他們都是實實在在的大男人,可是在藍顏面前卻比床奴更加的聽話、乖巧。而且身份地位都不平凡,皆是人中之龍。

  做官的要給藍莊面子,因為藍莊的大夫人是南國的一國之君--軒轅瑞。武林各派要給藍莊面子,因為讓他們懼怕的魔教教主正是藍莊的二夫人--文雲仲。經商的要給藍莊面子,因為恰巧這國家首富就是藍莊的三夫人--錢愛錢。這些事雖然沒得到當事人的證實,但是大家心裡多少都是有數的。最最關鍵的是能把這三人收服的如此乖巧,可見這藍莊莊主本人肯定不是什麼吃素的。

  「爺,嗚……饒了奴兒吧,奴兒快要受不了了。」文雲仲此刻貼身的褲子已經被腸道自動分泌的液體給浸濕了。幸好他坐下時把袍子撩開了,不然過會兒下馬後他怎麼見人,而且大夫人看見了不知道會找什麼理由來修理他,想他堂堂魔教教主竟然成現在這個樣子,不過他心甘情願。

  「行了,快到了,雲兒再堅持一下。」兩人今天一起床就馬不停蹄的向皇宮趕去,因為有消息傳鄰國公主此刻正在皇宮裡,想要就此留下與本國國君聯姻。

  皇宮正門,用兩個字可以形容「威嚴」,在此門看守的侍衛更是身手不凡。藍顏和文雲仲坐在馬上並沒有打算下馬。侍衛也盡責的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什麼人?」

  藍顏並沒有回答,而是取下自己腰上的玉佩扔進侍衛的手中。侍衛確定身份後立刻單膝跪地,雙手奉還玉佩。

  「去準備個轎子。」話說完立刻有人飛奔而去準備上等軟轎。

  這時藍顏抱著文雲仲下馬,侍衛低頭不敢看向他們,於是他在此時又將文雲仲體內的玉勢往深處抵了進去,文雲仲整個身子依靠在藍顏的身上,也因為這一動作哀叫了一聲,侍衛只能努力的忽視這一切,包括那馬鞍上那亮晶晶的一片。

  「國師大人,您的轎子。」藍顏在這皇宮裡的身份便是國師,同時也是當今國主的老師,雖然他們的年齡似乎沒有什麼差別。但據說皇上的武功以及那些做事時雷厲風行的手段都是國師大人一手培養出來的。

  「爺,您不去禦書房嗎?」爺不喜歡這個皇宮,但曾經為了大夫人在這兒呆了五年,把自己最青蔥的歲月獻給了這個國家。準確的說是全給了大夫人--軒轅瑞。

  「先送你回藍樓休息。」藍樓是軒轅瑞專門為藍顏在宮裡建的,裡面的所有材料和裝飾品都是上等品,每一個物件都是千金難求的。

  藍樓中,前院的每一個宮女、侍衛都是藍顏精心挑選的。後院裡,更是有被精心調教好的床奴,這些床奴是不可以穿衣服的,除了身上的環,最多在天冷的時候再披上一層透明的薄紗。薄紗是經過特製的,隨時透明的,但基本的禦寒能力仍在。

  「爺~」藍顏和文雲仲剛到藍樓,軒轅瑞緊跟著也進來了。開心的飛奔向藍顏,本來來到藍樓的後院,作為藍顏的夫奴,他們也需要褪了自己的衣服,穿上指定的服裝。但是爺說過,他們三人是特別的,他不希望別人看見他們三人的身子。但是進了後院,該有的規矩還是得有的,作為藍顏的夫奴,在近藍顏身子十步之類都只能跪著,除非需要站著伺候主人。所以在軒轅瑞跑到一定的距離時立刻跪著爬向藍顏。  

  軒轅瑞從開始的時候就知道藍顏是從未來的時空穿越過來的。當時他只是個沒有實權的皇子,父皇剛剛去了,忠心的國師大人也已經年邁,朝中他的幾個皇叔都想要搶他這個皇位,大臣更是不把他放在眼裡,而當時的他完全沒有能力,年齡也太小,需要有人輔助。

  這時原本的國師用了某種方法從異世牽引了個人過來幫他,這個人就是藍顏。

  當時藍顏也就只有十五歲,僅僅比他大四歲而已。他也很懷疑這個男孩是不是真的可以幫自己,後來藍顏用自己的實力讓他心服口服。也是藍顏,在這個充滿陰謀的皇宮中,保護好自己,並幫助自己登上那個最高位。

  藍顏身上有很多神秘的事情,比如說那神秘的武功,還有那些源源不斷的點子。似乎每次發生事情,藍顏都能跟淡定的說出解決的辦法。只要有他在身邊,自己總像個孩子一樣,不需要考慮太多。

  「跑慢點,小心摔了。」藍顏這次回來其實是因為聽到了一些流言,說是君主軒轅瑞會迎娶鄰國的公主,雖然他明白軒轅瑞不會有這麼做,但還是回來了。

  剛聽到聯姻的消息時,藍顏不可否認自己很生氣,但此刻人就站在他面前時他反而生氣不起來了。

  當年他剛來到這個時代,前兩天肯定是有點接受不了的,而且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對於某些特殊的生活習慣和規矩,他也沒打算挑戰。後來慢慢的也就既來之則安之了,看見這個沒人疼的皇子也就順手幫了,結果這一幫就幫了五年。一直到他坐穩了皇位,自己才離開這個皇宮,想享受一下自由的生活。

  不過一事歸一事,聯姻的事情他會和他慢慢算的。現在不管哪個國家的公主都不會願意嫁人低人一等,想求和的話,送足夠的金銀和奴隸也能夠表達誠意了。這事兒估計沒那麼簡單。

  「我輕功好著呢,不會摔了的。」軒轅瑞自信的說到。曾經他以為作為皇帝不需要練武,略微會點,可以防身就好。但是藍顏狠狠罵了他一頓,告訴他一個皇帝更要訓練好自己的身手,於是慘無人道的訓練開始了,那段時間他天天都會受罰,因為他總是想著法子偷懶。

  後來他知道藍顏的用心,皇叔派人來殺他時也沒有人能得手。現在回想以前兩人日夜相對的日子是多麼的美好。可是他不會自私的把顏束縛在自己的身邊,顏可以更加的耀眼。而且當年顏之所以離開這個皇宮也是自己的錯。

  「大夫人。」文雲仲跪在一旁客氣的打招呼,他們三個人關係說不上很親密,但也不是很差,因為他們有共同愛著的人--藍顏。藍顏說家有家規,但是家規只對他們三人執行,後院的床奴想執行都沒那資格,而藍顏只要隨著自己的性子就好。

  也因為藍顏不會允許他們爭風吃醋,偶爾的嘴上鬧騰下是可以的,但是來真的話,把藍顏給惹火了,他們三人都不會有好果子吃。哪怕是最得寵的大夫人也會被狠狠的懲罰。

  後來相處的日子裡讓他們都明白了,平時的爺很好說話,生氣時候的爺很可怕。對他們三人也不會手下留情。據說在文雲仲和錢愛錢都還不認識藍顏的時候,軒轅瑞曾被藍顏扔進後院罰過,讓高高在上的皇上和那些低賤的床奴一樣,每天接受奴官的調教訓練。不過這事兒究竟是真是假他們兩個還真不知道,也沒那個膽子去問。

  有一回文雲仲使性子,想要知道自己在藍顏的心中分量究竟是多少,便命令自己的手下假裝綁了自己,讓藍顏著急一下,順便也讓他感覺到自己的重要性,可是那天恰好碰上了他的仇人,在打鬥的過程中稍微的受了一點傷。

  傷不重,但回頭事情全被藍顏發現了,他痛苦的日子來了,現在還能記得那幾天他是怎麼過來的,每次想到仍然會全身顫抖。

  藍顏將他綁在床上,雙腿被捆住拉向頭部,整個身子被對折了過來,全身的衣服都好好地,唯獨臀部的衣物被藍顏剪掉,裸出他那白白的屁股。

  那幾天藍顏隨時在他身上發洩欲望,如同他只是個發洩的工具,完全沒有讓他感覺到一絲絲的情趣。但是每當藍顏停下動作時,他也沒有能休息。藍顏的貼身啞奴便會拿起藤鞭狠狠地抽向他的屁股,無論他如何的求饒,都沒有一點點的手下留情。

  他被抽打的全身顫抖,腦中已經完全沒有意識,只是不停的求饒,嗓子都被喊啞了,但是藍顏卻連一句話也沒有說過。

  哪怕是藍顏在喂他吃飯的時候,啞奴的動作都沒有停。每天只給他一個時辰的休息時間,在休息前會用珍貴的藥物抹上他的傷口,確保他第二天可以繼續受罰。

  就在文雲仲以為他這輩子都會這麼度過的時候,藍顏把他放了下來,他在藍顏的懷裡委屈的哭了。

  以後每次和藍顏伺候藍顏的欲望時,結束後他總會怕一下,怕藍顏會命人抽他。這也時時刻刻的提醒他,有的錯不能犯。

  不僅僅是他,三人都被狠罰過。有一回錢愛錢不聽藍顏的勸說,還和藍顏爭執起來,一直是錢家大少爺的他,要不是跟了藍顏現在也是一個床奴滿院的人,委屈的做了藍顏的三夫人,一時性子上來,揮掌打向身旁不遠的下人。下人是屬於藍莊的,也就是屬於藍顏的。

  當時藍顏火了,立刻抽了愛錢一嘴巴,吼道:「覺得委屈,就給我滾出藍莊!」錢愛錢立刻被掀翻在地。

同時錢愛錢慌了,他知道藍顏是認真的,他不要離開藍莊,他不能離開藍顏。錢愛錢沒有起身,直接跪行到藍顏的腳邊,雙手抓著藍顏的褲腳:「不要……不要攆我走,奴錯了。」

  結果那次錢愛錢被罰的不比文雲仲輕。藍顏硬生生的將千年寒冰塞進錢愛錢的體內,又喂了點春藥給他,讓他感受了冰火兩重天,還在這種情況下,拿出一個環,完美的卡在錢愛錢的下體處,斷絕了一切讓他享受的可能性。

  其實如果他想,完全可以自己動手,幫自己解決,但是他不能,因為一旦到那一步,那他以後真的不會被允許繼續跟在爺的身後了。這個可能性他連想都不敢想,每次一想到就覺得自己快要停止了呼吸一樣。

  藍顏還沒有就此放過他,而是把他就這麼赤裸著給拎出了門外,門外的下人立刻低頭做事,主子發火,真是為難他們下人,說不準回頭想起,後悔了,那他們就慘了。

  「不要!不要!我錯了!饒了我!饒了我!」錢愛錢徹底慌了神。雖然他們都知道下人不會看這邊,但是這畢竟是前院室外,他怎麼能不慌。

  那一次錢愛錢就這麼一直赤裸著,一直到藍顏氣消了才放他進來。

  「愛錢呢?知道爺來京城卻沒跟進宮來,真不像他的風格。」軒轅瑞問了一句,其實他有時候很羡慕文雲仲和錢愛錢,起碼他們可以不管不顧的跟在藍顏的身邊,而自己卻被束縛在這個皇宮裡。

  錢愛錢,在認識藍顏之前他這輩子只愛錢,但在認識藍顏之後他人生的重心開始轉移,現在沒有什麼比藍顏對他而言更重要。

  「他有點事,晚上之前應該能趕過來。」文雲仲夾緊自己的雙腿,將自己先前分泌的液體完全留在自己的體內。要是此刻在讓大夫人看出來,估計家規什麼的就得出來了,自己就得遭罪了。

  「爺~」文雲仲的話音剛落,遠處傳來一聲撒嬌聲,不用抬頭看也知道是哪位來了,在他們三人中明明是他錢愛錢的歲數最大,但是也是他臉長得最嫩、最會撒嬌。

 「哼!」軒轅瑞很想一腳踹過去,可是藍顏在場,他也不好太過放肆。

  「大夫人~二夫人~」錢愛錢的一番撒嬌結果得來的是兩人的白眼。只有錢愛錢而已做到每次叫這個稱呼叫的這麼歡快。

  「爺~」

  「行了,我有事要說。」藍顏一出聲,三人立刻噤聲,乖乖聽話。

  「軒轅瑞!」算帳要開始了,文雲仲和錢愛錢立刻退了退,以免被波及無辜。軒轅瑞也知道是因為什麼事情,乖乖的跪在藍顏的面前,但身子仍然本能的顫抖著。

  「說說,有沒有委屈你。」聰明人說話就是方便。

  「沒有,瑞知錯,認罰。」藍顏很久沒有回宮裡了,他明白藍顏其實並不喜歡這個皇宮,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在這兒,估計藍顏早走得遠遠地了。

  其實這回並不是他說主動要和那個鄰國公主聯姻,只是下面的大臣這麼提出來,自己一想也就沒有果斷的拒絕,原因就是想讓藍顏回宮來,現在他的目的達到了,藍顏正坐在他的眼前。為了這個目的,他認罰。

  「不解釋?」藍顏其實是不明白軒轅瑞的這個心理,因為這段感情中,感情方面他們三人付出的比他藍顏對了很多很多,他藍顏唯一能做的,只是對他們三人做出一個不離不棄的承諾。

  「爺,軒轅瑞的後宮永遠不會有人,軒轅瑞哪怕是一國之君也是屬於您的。」藍顏一開始就知道軒轅瑞不會和鄰國公主聯姻,他回宮也是因為他確實有點想見見軒轅瑞了。

  「啞奴,去把藤條拿來。」罰軒轅瑞僅僅是家規,此時此刻藍顏是沒有火氣的。軒轅瑞一直都是他最心疼的,要不是因為心疼他,當年剛來時,他就會離開這個皇宮,而不是等到五年後。

  軒轅瑞聽到藍顏的命令,乖乖褪去褲子,露出白嫩的皮膚準備受罰。不過這還是軒轅瑞第一次在文雲仲和錢愛錢面前受罰,對藍顏而言,軒轅瑞是特別的,以前就算他犯錯,也是兩人在房裡罰了就算了。

  軒轅瑞的表現讓藍顏很滿意,但讓站在後面的兩人很驚訝,他沒有一點的尷尬,沒有扭扭捏捏,大大方方的受罰,或許這就是大夫人的魄力。他們不知道這份的淡定從容是當初受過多少藤條才訓練出來的。

  當天晚上,原本錢愛錢是想霸佔了爺的,但是在軒轅瑞眼神的威逼利誘下,還是乖乖的回自己的房間了。

  而文雲仲他比較乖巧,很自覺地把這美好的夜晚留給了很久沒見的兩人。

  其實他們三人在其他人面前都是一副冷臉,但是在藍顏的面前就變得如此乖巧,這讓瞭解他們的人,每回都有種錯覺,總是覺得他們一定是有雙胞胎兄弟,絕對不是他們本人。

  此時此刻,藍顏的房間內,軒轅瑞乖巧的躺在藍顏的身側,這個懷抱讓他倍感溫暖。

  「爺~」這是知道自己身邊躺著的是軒轅瑞,聽著這個撒嬌范兒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錢愛錢呢。不過傲嬌的軒轅瑞是難得撒回嬌。

  「怎麼了?」

  「這回您會留多久?」這兩年每回藍顏回這個皇宮最多也就待上個十來天便會離開,每年也就回來個2、3回,軒轅瑞幾乎每天都在盼望和思念中度過。

  就算偶爾自己假裝微服出巡來個偶遇什麼的,也會被顏先給教訓一頓再說。

  「你想我留多久呢?」藍顏沒有回答他,而是把問題又拋了回去。

  「當然是一直呆在宮裡了。」軒轅瑞反射性回答到,說完之後才怕怕的看了看藍顏,他自己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他現在怕自己這答案再把藍顏給氣走了,那就不值了。

  「呵呵~貪心!」藍顏笑笑,手拍了拍軒轅瑞那傷痕累累的屁股,看著他齜牙咧嘴的樣子,滿足的閉上眼睛,準備睡覺。

  至於軒轅瑞的問題,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回會留多久,又要怎麼回答他呢?

  軒轅瑞看見藍顏睡覺了,也不敢再打擾他,輕手輕腳的又靠近了藍顏少許,頭靠在藍顏的胸口,不一會便熟睡了。

  第二天一早,藍顏早早就醒了,看著軒轅瑞那睡顏,他也露出滿足的笑容。

  「爺~」軒轅瑞不一會兒也醒了,看著近在眼前的容顏,按耐不住起身親了一口藍顏。然後立刻起身穿衣洗漱。

  雖然軒轅瑞是皇帝,但是藍顏有家規,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所以他們三人一直都是自己解決這貼身的事情,不過昨天剛被罰過,動作明顯不順暢,特別穿衣服的時候還會感覺一陣一陣的疼。

  每次被罰之後,沒有藍顏的允許是不允許上藥的,因為藍顏說過;疼痛有利於記憶,能更加記得教訓。

  在軒轅瑞自己穿衣的同時,已經有床奴爬進來為藍顏穿衣洗漱,因為藍顏的家規是用來約束他們三人的,與藍顏無關。

  「爺,等會兒早朝您去嗎?」國師是有特權的,早朝可根據他自己心情來。但是皇帝沒有,有一回小時候,軒轅瑞微微有點風寒,其實並不嚴重,喝了藥也沒什麼問題了,但是軒轅瑞自己想偷懶不去上早朝,結果那回也被藍顏狠罰了一頓。

  「不去。」想到那一群老古董,他就不想去應付。

  「那……」

  「放心,我暫時不會離開。」以前藍顏也有過不告而別,記錄不良呀,也難怪軒轅瑞會擔心害怕。

  「好的,那先讓雲仲和愛錢先陪陪您,奴下朝就過來。」軒轅瑞聽了藍顏的這話這才安心,藍顏每次答應的事情一定會做到的。

  軒轅里安心的上朝去了,只不過坐在皇椅上的時候,重心基本上放在腿上,整個早朝的時間,基本上是在蹲馬步。因為一坐下,屁股就痛啊!到現在還沒有上藥呢。也不知道爺什麼時候允許他上藥。

  「爺,我們出去玩吧~」在這皇宮裡是最無聊的,除了花園裡有點稀有品種的花草之外,也沒啥特別的,再加上他們這群人,什麼時候稀罕那些花草了。錢愛錢已經完全不安分了,就想出去溜達溜達。

  這也就是軒轅瑞不在的時候,他才敢這麼說。軒轅瑞是最忌諱別人提議藍顏出宮的,當然要是藍顏自己想走,那他是真的沒辦法。

  「等瑞下朝的。」藍顏躺在躺椅上,享受著陽光灑滿全身,而文雲仲乖乖的跪坐在一旁,一雙大手幫藍顏按摩著腿腳上的穴位。身後跪著兩個床奴輕搖著扇子,還有個床奴趴在藍顏的雙腿間,低頭張口,很有技巧的用自己的小嘴,包裹著藍眼的碩大。

  「主人,東國公主求見。」這時,遠處一個床奴優雅的爬來傳話。

  「見我?呵~」藍顏和軒轅瑞的事情,多少外面還是有點傳聞的,只不過大家都不敢傳的太放肆,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藍顏說的話,基本上都被軒轅瑞聽進去了,提的意見,都被採納了。

  所以這個公主過來,基本上是想從藍顏下手,能讓自己能順利的留在這個皇宮中。

  「讓她去前院候著,我這就過去。」藍顏準備起身,那伺候的床奴沒有準備,所以動作慢了一步,那粗長的分身,硬生生的挺進他的深喉,還好被訓練的特別熟練的他,沒有因為絲毫緊張弄傷藍顏,不然那懲罰可就不是他能受得住的了。

  「賞他釋放一次。」藍顏起身準備去會會那位公主。臨走時還不忘剛才表現不錯的床奴,一旁的奴官聽了藍顏的命令後立刻拿紙筆記下。 

  「謝主人賞賜。」那得賞的床奴乖巧的謝恩,其餘所有的床奴立刻以標準姿勢恭送藍顏。

  「國師大人好。」這公主是個美人,還是個懂禮貌的美人。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和瑞有私情的話,站在大方向上考慮,其實這個公主是個很好的伴侶人選。

  這公主看了看站在藍顏身後的文雲仲和錢愛錢,知道這兩人都是人中之龍。也知道這兩人肯定不是國師的普通下屬,其實她以為這二人是藍顏得寵的床奴罷了。不過她沒有露出一絲絲別的任何表情。從始至終,臉上都掛著完美的笑容。

  「公主客氣了。」藍顏連起身都沒有,只是微微的點頭示意。

  「國師,不知道您對兩國聯姻有什麼看法呢?」上來就直接點題,其實大家也都清楚這公主今天來的目的。

  「公主今天來是為了這事?」藍顏完全是明知故問。

  「讓國師大人見笑了,琦嵐是很有意促成這事兒的。」軒轅瑞一直都稱得上是明君,再加上俊秀的外表,讓女子一見傾心還是非常容易的。況且這位琦嵐公主,還帶著為兩國友好,和平相處的這種大目標來。

  「那公主可是問錯人了,皇上這種人生大事,還是輪不到在下插嘴的。」藍顏可真是謙虛,主要他不希望什麼事情都是自己在為軒轅瑞做決定,他是皇帝,他應該自己做這些決定。

  「那琦嵐打擾國師大人了。」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似乎還有別的事情要說。

  「不知公主還有什麼事情需要在下效勞的呢?」藍顏討厭這個皇宮,在這個皇宮裡,和所有人說話都得留個心眼,都得打官腔,即使是他也沒有任何辦法。

  「也沒什麼,我們從家鄉帶了點特色禮物過來,希望國師大人笑納,一點心意而已,沒有其他意思。」這公主來一趟也下了不小的血本,幾乎重要的官員她都投其所好的送了禮物。

  這些事情,已經有人全報給藍顏了,只不過還未成大事,他目前也不想出手。

  「那先謝謝公主了。」既然大家想演戲,那就一起演足他。

  「好的,那隨後我讓人給您送過來。」琦嵐公主的目的達到了,自然起身行了個禮,滿意的離開,她相信,這個禮物國師大人一定會喜歡的。

  公主走後沒多久,軒轅瑞也下朝回來了。此時的錢愛錢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大夫人回來了,他只能乖點,以免受罪。

  「愛錢剛才說出宮溜達下,你怎麼樣?」軒轅瑞每天有成堆的奏摺要批閱,在藍顏的教導下,他是一位明君,一個明君很少有扔下政務出去玩的。

  軒轅瑞聽到這話,立刻一個冷眼扔向錢愛錢。而錢愛錢也在第一時間挑好最佳逃跑方案。再看看藍顏那邊,他完全是故意的,沒辦法這個皇宮太無聊,只能拿他們來娛樂娛樂了。

  「爺~」錢愛錢沒有別的辦法,只能撒嬌希望爺救他一命,但是他忘了就是藍顏把他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又怎麼會救他呢。

  「呵呵……」一旁跪在地上幫藍顏按摩的文雲仲忍不住笑出聲來。他知道爺有時候是很樂意陪他們小打小鬧的。

  「雲兒這是也想出宮?」藍顏故意的說了句,立刻又把軒轅瑞的目光給引到文雲仲身上。

  嚇得文雲仲立刻表明自己的態度:「沒有,沒有,我在哪兒都是一樣的。」說著看了眼錢愛錢,意思:不好意思,這種情況下,只能出賣你了。

  錢愛錢立刻絕望了,再好的逃跑路線也沒有,回來大夫人能把他腿打斷。

  其實在他們三人中,藍顏最愛的是軒轅瑞,這個沒人懷疑,而文雲仲因為乖巧聽話甚是討藍顏的喜歡,有時候連軒轅瑞也有點嫉妒文雲仲,因為藍顏對他有種特別的珍惜和疼愛。

  而錢愛錢他很明白自己在爺心目中的地位肯定是不及大夫人和二夫人的,但是他是藍顏的開心果,有他在的時候,總是能把藍顏給逗樂。這樣他也就滿足了,至少他也是特別的。

  就在軒轅瑞想和錢愛錢算算帳的時候,琦嵐公主的禮物送到了。這禮物立刻讓三人沒心思鬧了。因為有外敵「入侵」。

  這份禮物是琦嵐精心為藍顏挑選的,他國特產--灰眼男奴。其實眼睛的顏色是灰藍色的,對藍顏這個現代人來說自然不是什麼奇事,但是在這個年代,灰眼是一個身份的證明。所有的灰眼人,比普通的床奴更加的低賤。不過進了藍顏的後院其實都是一樣的。因為在藍顏心中只有軒轅瑞他們三人是特別的。

  此時三個男奴跪在藍顏身前,送他們來的使者已經回去了。

  「奴清風」

  「奴清雨」

  「奴清雪」

  「給國師大人請安。」既然是精心挑選的男奴,自然是十分勾人,身上穿的是薄薄的一層紗,隱隱約約的還能見到胸前的紅果。被調教過的動作與神態自然也是以誘惑人為主。

  琦嵐今天過來後,看見站在藍顏身後的文雲仲和錢愛錢確定了自己的想法。所以也就準備了這樣的一份禮物,她以為這三個美麗的男奴至少能讓藍顏另眼看待一番。不過她沒想到也正是因為這份禮物,讓軒轅瑞加快決定要讓這位琦嵐公主回國的計畫。

  再看看軒轅瑞他們三人看見這三個男奴,三人恨不得一人拎一個把他們扔出去,但是三人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說,等著藍顏發話。

  沒辦法,如果爺真的想要將這男奴留下來,他們也不會有任何的意見。爺偶爾也會出去吃吃野食,有時遇見出色的小倌也會讓他們伺候一晚,但是爺也說過,此生能進藍家門的,有名分站在他身旁的只有他們三人。

  其實若藍顏現在說在收人入門,他們三人最多也就是鬧鬧小脾氣,不會真的反對。

  其實藍顏對著三個男奴無感,也就是純粹的欣賞一下那漂亮的眼睛,準確的說只是借著這個眼睛懷念一下現代的生活。不過也就是多看了其中一個男奴兩眼。

  但是那個男奴卻欣喜若狂,似乎國師大人已經點了他名伺候一樣。

  藍顏有點潔癖,不管是自己院子裡的人還是別的誰,晚上伺候藍顏的人均要提前清潔洗身,哪怕是軒轅瑞他們三人也不例外,而且需由啞奴檢查後才可以。多數都是啞奴提醒他們,晚上由誰伺候爺,好讓他們提前準備,包括後院那些床奴的調教訓練也是由啞奴統一安排,有時藍顏懶得動手罰他們,也是由啞奴代勞,因此不管是藍顏的夫奴還是床奴都有一點怕啞奴的。

  所以想知道藍顏今晚留不留這三個灰眼男奴伺候,就看他是否吩咐啞奴去準備了。

  「啞奴!」藍顏一出聲,軒轅瑞他們三人立刻緊張起來。連呼吸喘氣都小心翼翼的。主要連他們三人都承認這灰眼男奴確實是美極了。

  「去準備出宮的衣服,我們出去轉轉。」藍顏笑瞇瞇的把話說完,滿意的看到三人松了一口氣的表情。

  這男奴是美,但是他藍顏豈有是那麼容易被美色誘惑的人。

  宮內,規矩重重,死氣沉沉。

  宮外,欣欣向榮,熱鬧繁華。軒轅瑞也明白,為什麼爺他們那麼喜歡生活在江湖,而不是富麗堂皇的皇宮。或許他可以找個接班人,卸下身上的擔子,那就可以多陪在爺的身邊了。

  「爺,想去哪邊玩?」錢愛錢一出宮像放飛的鳥兒一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皇宮裡待了十年八年的呢。

  「不是你提議的出宮溜達,現在還來問我這個問題。」四人臉上還是微微化了點狀,不是美了,而是普通了。不然這四張俊男的臉會引來不少圍觀的。那時他們就不能盡情的玩了。

  「今個兒就你負責想玩些什麼,想不出來,晚上可要受罰的。」藍顏打開摺扇微微扇了兩下。雖是一張平凡的臉,但這動作做得依然是瀟灑萬分。

  錢愛錢立刻傷心了,就知道好事是輪不到他的,每回只有這種苦差事才會輪到他。

  「怎麼?不願意?」藍顏看著錢愛錢那張假臉,心裡知道這若是真臉一定是滿臉的委屈。

  「當然沒有。」錢愛錢立刻否認,這要真說不願意,那更有的他受了。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他還是非常清楚的。

  「爺,不如我們去茶樓聽書。」平時感覺能去的地方還挺多的,怎麼今個兒真要報出名來就不是那麼容易呢。

  「聽書?那說書師傅一般,能讓人聽睡著。」對藍顏來說,看過電影、電視劇那些,這一般般的說書可真是枯燥無味了。

  「那遊船泛舟?」

  「暈船。」藍顏會暈船,那可真是笑話,但藍顏這麼說,他們三人可是沒膽子反駁。

  「那去郊外騎騎馬?」

  「你確定?」藍顏用眼神告訴他們,他的起碼和錢愛錢口中的騎馬絕對不是同一件事。比如可以在他們的後穴中加點玩具再去騎馬。

  「呵呵,還是算了。」錢愛錢真心是吃力不討好呀,早知如此,還是乖乖的在宮裡待著好了。

  「那花街柳巷?」這完全也就是錢愛錢隨口一說,但立刻被兩道目光凌遲著。這時他也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

  若爺真的去了,還點了兩人伺候,那他可成罪人了,大夫人和二夫人也不會輕易的放過他。

  「看樣,我不在的時候,愛錢你可沒少去啊。」藍顏其實很明白,他在借他們兩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去那地方。

  「沒,爺,愛錢哪敢呀。」雖然說著笑,錢愛錢還是微微有一絲慌了。

  「不敢?那爺今個就帶你們去見識見識。雲兒就去你那間。」文雲仲是幹啥的,他的名下自然少不了這些行業店鋪。不過他去的也很少,偶爾去也是忙完了立刻走,看都不看一眼裡面的名妓、小倌。這點藍顏還是挺信任他們的。

  「是,爺。」文雲仲說完手做了個動作。

  藍顏知道那是給他下屬在下命令。應該讓他們先去打點一下之類的。

  「爺,我讓他們準備好了點心,整理下包間。」文雲仲看見藍顏在看他,立刻向藍顏解釋,萬一這爺誤會他在做什麼小動作那可就不好了。

  「恩。」這地方也近,不一會兒就到了。現在是大白天,這花街柳巷的自然是寂靜些,若是晚上來,那可就熱鬧了。

  「主人。」剛到這樂樓的門口,這管事人已經恭敬的站在門口等候,看見文雲仲自然是點頭哈腰的問好。

  「恩,前面領路,去我的房間。」文雲仲連個眼神都沒給那個管事人,身心全關注在藍顏身上。這管事人也見過藍顏,大概知道這是主人的上賓,不能怠慢。

  「是,主人、各位爺請。」 這管事人是位老媽子,平時做事特別雷厲風行,這樂樓裡的人每一個不怕她的。但是她位置再高,也不過是文雲仲的奴才。

  「主人~」這還沒到房間呢,就冒出個如花似玉的美人,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若是一般男人看見,估計魂兒都會被他給勾去,一看就是個床奴。可惜,這一群每一個是一般的人物。

  「滾!」文雲仲手掌一抬、一翻,那如花似玉的美人立刻向後退了幾步。戰戰兢兢的跪在了地上。

  不過文雲仲這表情可是讓軒轅瑞和錢愛錢驚訝,在藍顏的面前,就屬他文雲仲最是乖巧,但是現在文雲仲的樣子,誰敢相信這個同一個人。

  「呵呵,雲兒真是有魅力。」藍顏這話剛到文雲仲的耳邊,立刻嚇得他整個身子一顫。

  「爺……」說著也不管這整個樓裡的人,兩腿一彎跪了下去,全場站著的除了藍顏和軒轅瑞、錢愛錢以外,其餘人那嘴都能塞進雞蛋了。

  「行了,起來吧,你下屬還在這兒呢。」藍顏也不是說不相信他,但是任誰來看,都知道文雲仲和那個床奴肯定是有點什麼事兒的。

  「奴兒是爺的人,在哪兒都是爺的人。」文雲仲說話的聲音也不輕,再加上周圍環境太過安靜,導致所有人都聽見了他這麼一句話。還沒來得急合攏的嘴巴,張得更大了。

  「既然這麼愛跪就爬著進房間吧。」藍顏自然知道他文雲仲是自己的,更不需要他如此表明決心,最關鍵的是,他已經讓他起身,他文雲仲竟然敢忽略自己說的話!本來出來玩樂的愉快心情也被某人給毀了。

  「是。」文雲仲知道藍顏生氣了。但是他還沒反應過來,以為藍顏還是因為那個床奴的事情在生氣。藍顏在前面走著,文雲仲在後面爬著,軒轅瑞和錢愛錢自然不會大驚小怪,但是樓裡其他的人可不這麼想。

  「主人!」管事人看見自己的主人竟然如此卑賤的跪在地上,而且明顯這個爬的姿勢還是被訓練過的,每一步都爬的如此優雅,如此的賞心悅目。

  「趕緊帶路!」文雲仲也知道是什麼問題,但是只要有藍顏在的地方,一切都會以藍顏為主。

  管事人聽文雲仲這麼說也不敢再說什麼,趕緊在前面帶路。一進文雲仲的專用房間後,管事人立刻出去,還順手關上了房門,留下句:「老奴就在門外伺候,幾位爺有什麼吩咐,喊一聲就成」。

  一出去後,立刻讓一群想看熱鬧的都散了。今天看了主人的這一面,回頭主人計較起來還不知道怎麼辦呢。

  「雲兒還真是不懂事,這樓裡的人都被你嚇著了。」這桌上已經有備好的點心和茶水,自然都是藍顏愛吃的。

  「雲兒知錯。」經驗告訴他,現在這種時候,除了認錯,不能說別的。

  「說說吧,和那個床奴是怎麼一回事。」

  「回爺的話,當時出門的時候順手救過他,後來他也纏了我一陣,我沒答應,最後被送來裡這樓裡,奴真的和他沒什麼的。今天不知他是怎麼會突然出現的。」文雲仲老老實實說,事實也是如此,再給他幾個膽子,他也不敢騙藍顏。

  「恩。」他說的藍顏都信,不過藍顏本來氣的就不是這個。於是不管地上的文雲仲,自己品嘗起點心來。

  「爺讓你起身,你還敢不聽,不是找罰的。」軒轅瑞可是把一切看得很清楚,也明白爺的氣已經消了,只不過是想找個臺階下而已,他這大夫人可不是白當的。

  文雲仲聽了這話,再看看藍顏,一副默認的樣子,這才明白過來爺為什麼會一下子生氣了。

  「雲兒知錯。」這回可是真心的知道自己錯哪兒了。說著還討好的往前湊了湊,想幫藍顏捏兩下,他知道爺可是最愛他按摩的了。

  「別以為你捏這兩下子,就能躲得了罰。」藍顏看了眼一臉乖巧的文雲仲,為了這事兒讓他狠下心來重罰雲兒一頓,是真的有點捨不得。

  「沒,隨便爺怎麼罰。」文雲仲也露出了笑臉,不過他沒有忘記是誰的提議導致有現在這一幕的,想到這兒,瞪了一眼錢愛錢。

  「不好玩!爺~這兒一點也不好玩,要不然我們走吧。」錢愛錢當然明白文雲仲為什麼會瞪自己,他是真心想補救。

  「現在這個點兒當然沒什麼意思了,再多等幾個鐘頭就熱鬧起來了,到時再點兩個頭牌進來伺候。」這話說完,三人是欲哭無淚,這都是什麼事兒。

  「爺,有我們伺候你呢……」軒轅瑞放下手中的點心,蹭到藍顏身邊,手已經滑向藍顏的裡衣內。這為了不讓爺再點別的人,軒轅瑞是豁出去了,當著文雲仲和錢愛錢的面開始勾引藍顏。

  「那就得看你們能把我伺候的如何了。」藍顏看著三人賣力的勾引著自己。

  「爺,這兒有不少小玩具,要不我們用來調節下氣氛?」文雲仲立刻提議,在這個床奴如此之多的社會大環境下,那奴兒用的工具自然是不會少的,有時藍顏這個現代人都不得不佩服這個時代的智慧人士,文雲仲為了討好藍顏,可真是豁出去了。

  「……」軒轅瑞和錢愛錢鬱悶了,文雲仲這麼說有沒有考慮過他倆的感受呀!不過為了今天也可以滿意他們三人的服務,他們忍下了,什麼也沒說。

  「雲兒去拿來瞧瞧。」藍顏邊說話邊玩弄起湊上來的軒轅瑞,此時的軒轅瑞已經軟了身子,想要更多了。

  「是,爺。」

  不一會兒,文雲仲便回來了,身後還跟著兩人抬著一張桌案,桌子完全被布給蓋住,看不見上面的具體東西,等下人出去後,文雲仲揭開蓋布,一個個精緻的玩具出現在人眼前。

  這時軒轅瑞和錢愛錢更加的後悔了,他倆在擔心,自己的身子究竟能不能讓爺盡興。估計今晚他們三個多數是被玩暈了給抬回去。

  但是此時此刻的文雲仲根本沒有想到這些,現在的他只知道讓爺開心才是最重要的。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話害的他和錢愛錢兩三天不能下床。

  為什麼沒軒轅瑞?自然是因為軒轅瑞還有很多國事要忙,藍顏對他自然是手下留情了。不過他也好不到哪兒去,也就僅僅能起床而已,還得拖著酸疼的身子去上早朝,他更情願自己也被折騰的起不來。

  「你們仨,閉著眼睛挑倆喜歡的。」這純屬碰運氣,他們也不敢用手去摸去判斷哪個是輕點的,只能碰到哪個就拿哪個。

  等三人選好之後睜開眼,那真是面部表情特別的豐富!藍顏依舊是那副慵懶的表情,一手掐腰一手端著酒杯,細細的品著那醇香的酒味。

  「爺~」錢愛錢始終不變的是撒嬌政策,希望爺多多憐惜他。

  「現在撒嬌太遲了,才好這房間的床夠大,我們可以玩的盡興。」藍顏看著三人手裡拿著的工具,笑容更加的壞了。

  「爺,給個痛快吧~」看著藍顏臉上的笑容,三人惡寒了一下,這心靈上的凌遲簡直是太痛苦了。

  「這就等不及了,好,那就讓爺好好玩玩兒你們仨兒。」藍顏說著就往床邊走,示意三人也跟過去「啞奴,出去守著,別讓人打擾了爺的雅興。」這話說的,十足十的像個嫖客。

  三人手裡都抓著東西呢,不知道是該先放下來,還是怎麼著。錢愛錢的運氣最好,摸到了一根鞭子外加一捆繩子,文雲仲相反,運氣最差,摸到了一個男用貞操褲外加一對木夾,而軒轅瑞摸到了一根藤條和一個粗大的玉勢。

  「來,把東西都放床上,我們一個一個來,忘了說了,你們剛才選的6個,是每人都得感受下,有難同當不是。」藍顏褪去自己的外袍,順手將離自己最近的軒轅瑞拉進自己的懷裡,坐在自己的腿上。

  「爺,求爺憐惜。」軒轅瑞聽了剛才藍顏的話,真心覺得是誤上了賊船,下不來了。既然逃不掉,自然得多求求船長,對自己好點了。

  「爺自然是最憐惜瑞了。」藍顏一手按住軒轅瑞的腦袋,直接吻了上去,而另一隻手靈活的撕扯著軒轅瑞的衣服。可別指望他能一個一個扣子的解,一是他一個來自現代的人實在不會解那麼麻煩的扣子,二是時間已經不允許他慢慢的去解扣子了。

  「唔!」他們仨吻技被藍顏訓練的是一個比一個出色,軒瑞瑞此時自然是賣力的回應著這個「賊船」上的「船長」了。不一會兒,這軒轅瑞身上的衣物已經被脫得差不多了,露出那白嫩的皮膚。

  就在軒轅瑞還仍然沉浸在那個吻裡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胸前的兩個紅果一痛,剛想低頭看看,結果腦袋被藍顏捏的穩穩地,還懲罰性的咬了他一下唇瓣,這才鬆開他。

  軒轅瑞自然第一時間看自己胸前是什麼東西在作怪,結果看見兩個木夾夾在自己拿紅嫩嫩的顆粒上。對他而言疼的不得了,但是他不敢自己拿下來。想他堂堂一國皇帝,但是在藍顏面前,還是得認慫。

  「唔~」此時軒轅瑞已經顧不得前面的疼痛了,因為身後的幽穴又被那根粗大的玉勢給侵佔了,這可真是前後夾擊。

  就在軒轅瑞被胸前的夾子和後穴的玉勢折磨的時候,藍顏的魔爪又伸向了錢愛錢的屁股,大手捏著他那肉肉臀部,兩下一抓,害的錢愛錢兩腿間搭起了小帳篷。錢愛錢立刻害羞了起來,兩邊臉頰通紅,小腰還不自覺的扭了兩下。似乎在提醒藍顏,還有前面要關注下。

  「乖,自己褪了衣物。」藍顏把錢愛錢弄得欲火纏身後,立刻把他往旁邊一扔,一臉壞笑的看向文雲仲。示意他自己爬到他面前來,文雲仲自然不敢耽擱,優雅的爬了過去。

  當文雲仲爬到藍顏面前時,藍顏壞笑著從床邊拎起一個搖晃著。不出所料,文雲仲的臉色變了。因為此時藍顏手裡拿著的就是那個男用貞操帶。普通的貞操帶還不是什麼問題,這個上面卻帶著一根尺寸超大且凹凸不平的假分身,看著特別嚇人。

  「爺~」

  「過來,我幫你穿上。」文雲仲知道今天是躲不過去了,於是乖乖的退了自己的褲子,卻又刻意的留下上衣。其實藍顏最喜歡的不是他們赤裸著身子,正是這種若隱若現的。

  文雲仲撩開自己的衣擺,露出他那白嫩的屁股。還特意的雙手掰開自己的臀瓣,刻意的收縮自己的後穴。希望如此配合,能讓爺手下留情。

  藍顏總體還算得上是溫柔的,他拿著特製的藥膏幫文雲仲擴張,文雲仲一臉享受的表情後穴還不時的挑逗著藍顏的手指。

  就在文雲仲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藍顏快速的幫他穿好貞操帶,讓他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那根巨大的假分身已經插進他的體內,同時身前的碩大也被貞操帶禁錮的死死的。隱隱還帶點疼痛。

  「唔……」文雲仲發出的呻吟聲,成功的取悅到了藍顏。

  「啪!」藍顏順手抓起身邊的鞭子,迅速的抽向文雲仲的屁股。藍顏不喜歡打他們後背或是別的部位,唯獨鍾愛虐他們的臀部。每次弄得他們三人是坐都不敢坐。

  「爺~」其實並不是很疼,但此時不撒嬌的,那真是笨蛋。

  「怎麼?爺打不得你?」藍顏說著,手還沒停。

  「當然沒有!爺~」文雲仲驚恐叫到,這罪名可大了。這世界上能讓他心甘情願趴在這兒挨打的也就只有藍顏一人了。這世上還有他藍顏打不得的人!

  「來,瑞,繼續給我抽。」藍顏將鞭子交到軒轅瑞的手中,自己則是摟過一旁已經脫光光的錢愛錢。

  可別以為這只有文雲仲受罪,軒轅瑞在抽打他的過程中每次用勁、抬胳膊都讓他胸前那紅顆粒更加的疼。還有在抽打的過程中,還得用力的夾緊自己的後穴,以免那根光滑的玉勢因為自己的動作掉落。

  錢愛錢看著大夫人和二夫人的「慘狀」,知道下一個就是自己了,看著還剩下的繩子和藤條,他乖乖的把兩樣東西捧到藍顏面前。

  「呵~愛錢真是難得乖巧。」既然錢愛錢已經如此主動了,那藍顏自然不會讓他失望的了。

  藍顏分別將他的左手和左腳、右手和右腳捆綁在了一起,並用繩子分別帶向兩端,吊了起來。這樣讓錢愛錢整個人形成一個V字形狀,露出了兩腿間所有的一切。

  「啊……」藍顏先將手指插入那花穴中,並且靈活的在他體內撥弄著。指甲還有意無意的刮著那溫熱的腸壁。弄得錢愛錢是哀叫連連。

  「怎麼!不會叫了!」藍顏有刻意的訓練過他們仨的叫床,很簡單,他藍顏不僅是外貌協會的還是聽覺系的。

  「唔…爺…嗯…嗯…哈……爺~」錢愛錢立刻調整自己的呼吸,按照爺的要求,發出一連串的呻吟。

  「你個磨人小妖精!」藍顏到這時才解開自己的褲子,露出自己那超大尺寸的分身,刻意的在那已經自動分泌腸液的花穴處摩擦打轉,就是不進去。

  「爺~求爺給了愛錢,唔……」錢愛錢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整個身子晃動著,想要更多,可惜藍顏還沒有玩夠,怎麼會那麼快如他的願。

  「愛錢想要什麼呢?」

  「想要爺……」

  「爺不是已經在你身邊了。」藍顏在說話的過程中始終沒有停下自己的動作。

  「想要爺的分身。」此時的錢愛錢感覺到自己的後穴癢癢的,他知道解癢的方法只有一個。

  「……」藍顏已經懶得說話了,但是依舊沒有如錢愛錢的願。

  「唔…想要爺的分身狠狠的插進我的後穴!」錢愛錢知道藍顏想聽什麼,他怎麼可能磨得過藍顏,再不給他,他真的是快瘋了。

  「好!爺給你!」話音剛落,錢愛錢便感覺到自己那潤滑的腸壁正包裹著那火熱的巨大。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唔…爺…要…嗯…」這回錢愛錢沒有忘記藍顏的規矩,或者說這已經形成一種本能,每次在這種情況下,那麼仨的聲音都是那麼的勾人。

  一下一下的撞擊,伴隨著還有那鞭子抽打屁股的聲音,外加軒轅瑞因疼痛而發出的悶哼聲。估計路過這門外的人都能立刻情起。不過這房間周圍早被清場,沒人敢靠近,自然也不會有人聽到這些聲音了。

  藍顏並沒有要錢愛錢太多次,兩次之後,又命文雲仲起身拿藤條抽打錢愛錢的臀部,而軒轅瑞此刻自然是可以上床繼續伺候藍顏的身體需要。至於文雲仲,既然已經讓他穿上貞操帶了,自然今個兒沒他份了。

  等啞奴進來的時候,便看見藍顏和軒轅瑞舒服的躺在那張特製的大床上,文雲仲跪趴在床邊,似乎也睡著了,而錢愛錢依舊被吊在那兒。再看看這地上凌亂的衣服,以及每人身上留下的痕跡,不難判斷出之前的畫面。

  「自個兒清理乾淨,準備回宮。」要不是顧慮到軒轅瑞還有奏摺要看,明天還要早朝,今天藍顏估計就睡這兒了。

  藍顏起身讓啞奴伺候,他們仨自然是相互幫忙,快速的清理了自己的身體。然後一帆風順的回了宮,今個兒到最後讓三人鬆口氣的是,藍顏最後並沒有點其他人上去伺候。

  但是最慘的是軒轅瑞,其他三人此時都能舒服的躺在床上休息,唯獨他還頂著那酸疼的腰去看奏摺。好不容易看完奏摺,還沒休息幾個時辰又得起床去上早朝。

  軒轅瑞快速的上完早朝,換身衣服就直奔著藍樓,準備去陪藍顏。

  「爺~」藍樓後院裡,文雲仲在練功,錢愛錢在撥著算盤,而藍顏依舊在曬太陽。讓軒轅瑞十分感歎藍顏的清閒。

  「皇上!」軒轅瑞剛準備過去幫藍顏按摩,後面他的貼身全公公上氣不接下氣的跑進來。他這尖嗓子一叫讓三人立刻看向藍顏。果然本來閉幕眼神的藍顏立刻皺起了眉頭。

  「誰允許你進藍樓後院的!還叫這麼大聲!在藍樓也敢放肆!」軒轅瑞一腳踹向全公公。那公公也是嚇得半死,藍樓是這皇宮中最特殊的地方,要不是事情特別嚴重,再給他幾個膽子他也不敢如此。

  同時這周圍的床奴也嚇得不輕,讓他人看了自己的身子,按規矩,這罰也夠他們受的了。奴官不會管這事究竟是誰的責任,只看結果。

  「皇上饒命!先聽奴才說完在罰奴才也不遲。」全公公跟著軒轅瑞那麼多年了,要不是事態嚴重也不會如此慌張。但軒轅瑞還是反射性看向藍顏。

  「閉著眼睛說!」藍顏開了口。

  「是!皇上,這是前線快馬加鞭送回來的密報。」全公公從懷中取出摺子雙手捧起呈給軒轅瑞。

  軒轅瑞立刻打開,越看臉色越差。藍顏這才坐起身,拿過他手中的摺子。最近這邊的東國想送個公主來聯姻求和,那邊西國卻虎視眈眈的侵犯邊界,還派了江湖人去密殺他們現在領軍的霍大將軍,大將軍熬了兩天還是沒有熬過去,現在軍中將士都以為大將軍只是重傷,隨行的軍醫立刻秘密報告回來。

  但是那麼大的事情,估計也瞞不了太久,他們現在必須在事情還沒被敵方知道之前,派人去主持大局。其實現在這片土地上,南國和西國的實力相對而言要強點,東國和北國相對而言要差點。而軒轅瑞便是南國的國主。

  本來四國相處的也算是和平,但是近來,西國越來越是不安分,看樣是想一家獨大,不過他南國也不是好欺負的。

  「現在霍將軍去了,得快點派個人去,以免動搖軍心。爺覺得派哪個去合適點呢?」藍顏和軒轅瑞討論著國事,錢愛錢和文雲仲在一旁也仔細的聽著,或者說他們有預感,接下來的日子不會像現在那麼悠閒了。

  「想鞏固軍心?沒什麼比御駕親征更管用了。日子過得太悠閒了,骨頭疼……你們兩個怎麼說?」文雲仲和錢愛錢也都不是閒人,藍顏在這方面還是給他們充分的選擇權的。

  「當然是陪著爺去了……」兩人沒有絲毫的猶豫,這世上還有什麼比爺更重要的。

  「好,給你們一天時間,收拾、交待一下明天出發。」藍顏說完這話,繼續躺下曬太陽。而他們三人自然立刻去交待自己的事情。而藍顏所有的事情自然有啞奴去打點。包括剛才在場的所有床奴受罰的事情。

  第二天,他們也沒有多帶人,只有啞奴陪著他們四人,一路上為了趕時間快馬加鞭,片刻都沒耽擱。幾人都是天子驕子,這一路也能算得上是辛苦了。

  好在藍顏他們到軍營的時候,霍將軍的死訊還沒有公佈。皇帝的到來也成功的讓一幫將士安心下來,看見國師大人也來了,更是信心倍增。

  「先說說戰況。」一時間這簡易帳篷裡氣氛立刻沉重,沙土做出來的模擬戰場上插上了各種標記,不用多說,這個方法自然是藍顏提供的了。

  「現在西國的領軍人是他們的三王子俊頡,這個人出了名兇狠,西國的其他王子都怕他,這回戰爭回去估計就可以繼承皇位了,現在他們根本就沒有談和的欲望,目的很清楚就是想把我們的重要據點——容城給拿下。據我們的探子回報,說是只要三王子拿下容城就可以繼承皇位。」

  「這個消息不對。」藍顏目前也不清楚哪邊有什麼貓膩,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個消息不對。

  西國的三王子,一向是爆脾氣,或者說西國要是少了這個三王子,怕是也稱不上為強國了,所以他繼承皇位根本不需要和任何人談條件,他的實力本來就足夠了。如果想一家獨大的話,也不應該選相比較而言強點的南國。而且還是在東國剛求和的時候就發動戰爭,這兩件事之間有沒有什麼聯繫呢?

  「今夜容城站崗的人手統一翻倍,所有人打起十二分精神。」他們到的消息估計敵方已經知道了,既然知道了,當然不會給他們時間做足準備,如果估計沒錯的話,今夜或許就會有動作。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