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烤魚君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烤魚君,懶散星人,宅腐一枚,喜歡窩在家裡在漫畫和小說中間打滾。

偶爾腦洞大開,就會寫出一些亂七八糟的小故事來。

目標是寫出心目中有愛的故事出來。

嗯,重點是有愛的有做愛的故事,此貨相信情到深處自H(喂你夠了!)。

被未曾謀面的人喜歡是一種恩賜。

如果你喜歡這個故事的話,就請收下烤魚的謝意

(請不要大意地把膝蓋也收下吧!)。

 
         烤魚君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烤魚君,懶散星人,宅腐一枚,喜歡窩在家裡在漫畫和小說中間打滾。

偶爾腦洞大開,就會寫出一些亂七八糟的小故事來。

目標是寫出心目中有愛的故事出來。

嗯,重點是有愛的有做愛的故事,此貨相信情到深處自H(喂你夠了!)。

被未曾謀面的人喜歡是一種恩賜。

如果你喜歡這個故事的話,就請收下烤魚的謝意

(請不要大意地把膝蓋也收下吧!)。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完美情話 >> 論渣受的正確馴養方式

點閱次數: 5471
   論渣受的正確馴養方式
編號 :112
作者 烤魚君
繪者
出版日 :20160228
 
件數:1件 
定價:預購優惠期280新臺幣,預購期結束恢復原價310新臺幣
運費:50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免運費〉
預購期:即日起~2月28日
內容:約9萬字(收錄全新番外)
出版日期:2月28日
文案:
高黎,正宗紈絝子弟一枚。
身為高氏集團法定且唯一的繼承人,高黎的人生本來應該像老爸計畫的那樣,
從小接受精英教育,之後變成頭腦精幹、談吐得當、處事泰然、儀表堂堂的高家繼承人。
只可惜除了最後一項,全部都是事與願違。
萬幸的是沒出息的不止是他一個。
隔壁陸叔叔的兒子也是這樣,遊手好閒,不思進取,
放著好好的繼承人不去做,偏要去做歌手。
於是兩個人就被硬塞到一起。就算沒出息,最起碼兩個繼承人還能混個臉熟。
高黎成了陸艾凡的助理,從此之後雞飛狗跳打鬧不斷。
陸艾凡實在討厭,處處算計自己,狡猾得像隻狐狸。
憑著好獵手不怕和狐狸鬥的原則,高黎見招拆招,沒讓這隻狡猾的狐狸得逞。
直到有一天,小狐狸終於按耐不住伸出了自己的淫爪:「高黎,我想上你已經很久了。」
「陸艾凡,你這麼做有沒有考慮過後果?」
「後果?我在這裡動手有人知道有人知道嗎?喂,等一下——你想幹什麼?」
「你說得很有道理,反正我在這裡動手也不會有人知道。」
獵手輕鬆把狐狸反壓:「剛剛那句話我原封不動地還給你。」
「哪一句?」
「我想上你,已經很久了。」


原價:310元  
網路優惠價:31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我怎麼會教出來你這樣的兒子!」高弘宸氣急敗壞地指著高黎,幾乎就是要跳腳大罵:「你怎麼能這麼沒有教養?!」
高黎從鏡子裡不鹹不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爹,嘴角以很不屑地弧度上揚,接著就低下頭去擰開水龍頭,在一片嘩嘩的水聲中像故意挑釁一般開始洗臉,明顯是不把高弘宸放在眼裡。
高弘宸差點沒氣出腦溢血來:「高黎你這是什麼態度?!」
高黎關上水龍頭伸手去拿毛巾,在臉上不急不慢地擦起來:「沒教養的態度啊。」
說完還回頭微微一笑,高弘宸直接手捂胸口,嚇得一旁的高媽媽急忙跑過來:「你說說你,一把年紀了,還跟小孩子一般見識!」
「他那是小孩子嗎?!」高弘宸馬上就要口吐白沫:「你看看你兒子!半點出息都沒有!我怎麼放心把家業交給他!」
「是我求著你讓你給我的?」
「你!」高弘宸極力把高媽媽推到一邊,揚手就要打上去,卻被高他一頭的高黎一把握住手腕。
「爸。」高黎笑得可謂如沐春風:「還是不要動怒的比較好。萬一氣出什麼毛病再被人抬進醫院,再一不小心被媒體曝光,高氏的股票可是又會暴——跌——哦。」
「你這個臭小子,看老子不打死你!」高弘宸怒吼一聲,被高媽媽以及管家傭人若干齊齊攔下。額上的青筋暴起,突突地跳動著,但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還是那副拽得要上天的樣子。
「爸,你讓我去面試我就去面試了,我這麼聽話你還有什麼不滿的。」高黎故意重重地歎口氣:「真是任性。」
「你!」
「好啦好啦,老爸,不囉嗦了,我的面試快遲到了。」
高黎甩甩還沒乾透的臉,又撓撓亂蓬蓬的頭髮,就這麼穿著寬鬆T恤、短褲和拖鞋,在自家老爸的怒吼之下不急不慢地走了出去。
與其說像是去面試的不如說是像是去拾荒的。
高黎,正宗紈褲子弟一枚。
身為高氏集團法定且唯一的繼承人,高黎的人生本來應該像高弘宸計畫的那樣,從小接受精英教育,之後變成頭腦精幹、談吐得當、處事泰然、儀表堂堂的高家繼承人。
只可惜除了最後一項,全部都是事與願違。
難說高黎到底是被寵壞了還是天生的叛逆。明明有一副聰明的頭腦,卻整日不思進取。旁門左道學了倒是不少,但學校的功課卻是一竅不通。高弘宸好不容易花了重金打通了關係,讓一個全國知名的大學破格錄取高考成績爛到爆的高黎。誰知道到了開學的時候高黎卻不知所蹤,直到放寒假此人才悠悠地現身,宣佈自己已經在某三流大學混了半年,而且混得風生水起。
專業,造型設計。
說白了,學化妝的。
此舉差點把高弘宸氣得吐血。他高弘宸的兒子居然去學了什麼鳥化妝?高媽媽還好,看著兒子穿著緊身鉛筆褲,褲兜裡還插著幾支眉筆粉刷直誇兒子越出落越帥氣。高弘宸卻是直接中風進了醫院,被媒體報導之後引起一陣騷亂,高氏的股價那一陣子跌得夠嗆。
被自己那個沒出息不孝順的兒子氣得腦溢血住進醫院,高弘宸只覺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倒楣的爹沒有之一。但事實上被兒子氣瘋的爹遠不止一個。搶救之後暫且算是沒事的高弘宸正氣哼哼地吸著氧氣罩裡的氧氣,卻聽見隔壁病床的那個人也是氣到哆嗦地破口大罵。
「我怎麼就生了那麼個兒子!當年把他生下來的時候就應該和胎盤一起拿去餵狗!餵狗!」
高弘宸扭頭一看,驚訝地發現隔壁床位上躺著的那個人自己是認識的。不光認識,而且很熟。
那個同樣氣急敗壞在罵自己兒子是「龜孫子」的男人叫陸騫,陸氏集團的老總,生意上和高家關係密切,兩家聯手壟斷了L市的不少產業。
高弘宸有些尷尬地乾咳了一聲,陸騫立刻意識到自己太大聲恐怕影響到了其他人,於是轉頭抱歉地笑笑。笑過之後,神色同樣尷尬起來。
「啊,這不是老高……這麼巧,你也來沒事來……嗯……來這裡坐坐……」
高弘宸苦笑了一下:「咱們兩個是同病相憐。」
同樣是住在一個病房,同樣是突發腦溢血,同樣是有一個不爭氣的兒子。
陸騫的兒子高弘宸是見過的。好幾年前陸騫曾經有一次帶兒子出席過酒會。那小子長得很出彩,明明是還沒張開的年紀就已經讓人能預見到他以後肯定相貌不凡。高弘宸還記得陸騫當時很得意地讓他兒子上臺用鋼琴彈了首曲子,自彈自唱,聽說還是自己作詞作曲。精湛的琴技和乾淨的嗓子讓全場人都在叫好,給陸騫的臉上添了不少光。
「我記得令公子鋼琴彈得很好,很有才華……」
「不要跟我提音樂!」陸騫有些歇斯底里地叫起來:「我當初就是眼瞎才讓他去學鋼琴!」
高弘宸有些尷尬地笑笑,然後用眼神偷偷示意護工打開電視,以分散陸騫的注意力。
電視剛剛打開就是鋪天蓋地的尖叫,讓兩個剛剛被搶救過來的老人家有點吃不消。
「Ivan!Ivan!Ivan!!!」
好像是哪個明星的Live Show,燈光耀眼到不行,台下Fans的叫喊聲比音樂聲都大,非常不適合老人家欣賞,尤其是剛剛突發腦溢血的老人家,尤其還是被搞音樂的兒子氣得半死突發腦溢血的老人家。
高弘宸剛想換頻道,就看見陸騫突然吐出一口老血,接著就發了瘋一樣拿著枕頭往電視上砸。
「媽的我打死你這個臭小子!」
護工們馬上手忙腳亂地把陸騫安撫好,高弘宸愣愣地看看電視裡的那個站在臺上High翻全場明星。那個孩子有點眼熟……等等,哦,想起來了,前幾天高氏旗下有個品牌新出了一款泡面,好像就是讓他做廣告代言來著。
那個叫Ivan的為什麼那麼紅高弘宸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這小子紅得發紫,廣告一播出那款泡面直接清倉。買的人多半是青春期春心在懷的小女生,買回去熱淚盈眶地一邊吃泡面一邊看包裝袋上Ivan的照片犯花癡。
陸騫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用力咳嗽了幾聲,像是要把肺都咳出來。
「咳咳……陸艾凡!我他媽的就是八輩子倒楣才生了你這麼個兒子!」
這下輪到高弘宸有些犯傻了。陸艾凡?陸……Ivan?
這個Ivan是陸騫的那個兒子?!

 

「第二十七號請進,第二十八號做準備。」
高黎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又伸了個懶腰,這才扭著脖子站起來。抓抓蓬亂的頭髮,撓撓寬鬆的T恤,無精打采地踩著拖鞋走進面試廳。
一個化妝師而已,用得著這麼多人來應聘嗎?那個叫Ivan的是發黴發臭了還是怎麼著,怎麼那麼多蒼蠅樂意圍著他轉!
要不是他爹拼死讓他來面試,他才不管那個Ivan是老幾。
「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去應聘陸艾凡的私人助理!失敗了就當我沒你這個兒子!這份工作要是拿不下來你就不用回家了!」
不就是陸伯伯的兒子嗎?和他搞好關係就相當於高家和陸家的下一代繼承人也搞好了關係,完全就是赤裸裸的利益關係,和政治婚姻有什麼兩樣!
雖然陸騫和高弘宸似乎都沒有要把他們兩個湊成政治婚姻的打算。
高黎在心裡罵罵咧咧著,一腳揣開面試廳的大門。心情不爽,表情自然也不會好看到哪裡。面試官眼睜睜地看著高黎帶著剛剛得知老爹得了癌症一般的表情一腳把門踹開,然後氣勢洶洶地走到座位上,一屁股坐下去,順便再把穿著拖鞋的腳翹到桌子上,還附贈一個分量十足的哈欠。
高黎根本沒心思去看坐在對面的面試官都是些什麼貨色,理所當然更沒看見Ivan本人正坐在他對面,看到進門的這個人這麼拽之後表情稍稍錯愕了一下,隨即眼神就沉了下去。
高黎來應聘的這個崗位是專用化妝師外兼個人助理。說白了,得到這份工作的人除了要替Ivan化妝,還要照顧那小子的飲食起居,把他不好的生活習慣一一掐滅,畢竟健康的作息是保持容貌和精神狀態的基礎。這也就是Ivan本人為什麼在這裡的緣故——能參加複試的人,化妝的專業技能自然是沒的說的,不過關的那麼肯定一早就被篩掉了。而除了化妝技術,另外一個很重要的應聘條件就是,能忍得了Ivan。
Ivan的大少爺脾氣是出了名的,雖說他也確實是大少爺出身。雖然Ivan在螢幕上的風度翩翩讓人挑不出毛病,但私底下卻也能算得上是臭名昭著了。
在公司的人都知道,Ivan就是史上最難伺候的藝人沒有之一,跟著他的隨行人員從助理甚至到導演無一沒受過欺負。
他的上一個化妝師因為手慢了五秒沒有完成他「兩分鐘之內給我畫好眉」的命令結果真的被解雇。
他的上上個助理因為沒「認真」遵循他的指示沒能端過來「40度高一度不喝低一度不要」的溫水被罵了個狗血淋頭,主動辭職。
他的上上上個司機因為脾氣太好罵起來半句不反抗所以被Ivan以「沒脾氣沒個性沒意思」為理由被直接炒掉。
脾氣實在是太惡劣了一點,要是被八卦媒體扒去一定會大炒特炒。但大牌有自己大牌的資本,撇開家世背景暫且不論,Ivan本身的人氣就不是一般藝人能比得上的。公司上下有多少人的薪水是他這棵搖錢樹給搖出來的。每次等到歌單打榜,要爭人氣創銷量的時候,靠的不還是他。
所以那些媒體的嘴大多是被公司想盡辦法堵上了。至於其他公司內部人員?呵呵,隨他高興愛怎麼折騰這麼折騰。所有配套人員都一換再換,只要Ivan自己不嫌煩,他們隨時奉陪。
於是就很快又有了這次公開招聘。
本來昏昏欲睡的Ivan被高黎響亮的踹門聲一腳驚醒,等看清楚來人那副邋裡邋遢沒精打采顯然是沒把面試當回事的樣子,心情瞬間就不爽起來。
其實面試對他來說無所謂,無論是誰競到這個崗位八成過不了幾天就會自動乖乖走人,時間短到他連名字都來不及記住。但這個無所謂是建立在他占先機的基礎上的。他一直習慣自己說了算,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個明擺著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臭小子,想也知道他的心情不會好到哪裡。
Ivan盯著高黎看了半天,那個臭小子居然連抬頭看他都懶得抬,只是躺在椅子裡半瞇著眼一副退了休的老人家在頤養天年的愜意神情。
面試官看看高黎再看看明顯不悅的Ivan,不由得捏了把冷汗。
「咳咳……」面試官尷尬地咳嗽了兩聲:「姓名。」
高黎微微動了動,眼睛瞇開一條小縫,臉上卻滿是不耐煩的神情:「簡歷上沒有?」
「……有。」
「你不認字?」
還沒等面試官發火,Ivan已經把胳膊抱在胸前,向後一仰,臉色陰鬱得可以。
「高黎先生,這是面試流程,希望你能配合。」
高黎聽見面試官的話之後只是笑著輕輕哼了一聲,聽不出是明白了還是不明白。
「高先生,請問您的年齡是?」
高黎打了個哈欠:「今年五十。」
面試官梗了一下:「可是簡歷上寫著你今年是二十五歲。」
「呵呵,」高黎乾笑兩聲:「原來你認識字啊。」
「……」
就在面試官無言以對的時候手裡的簡歷就被抽走了。他抬頭看看陸艾凡,有點捉摸不透他臉上的笑容是什麼意思。
「高黎先生?呵呵。」Ivan匆匆掃了一眼就把手裡的簡歷扔回到桌面上,順手拿起一隻筆在簡歷上不輕不重地敲著:「高先生是真心想來應聘的?」
「既然來了,那就是真心的。」
「高先生很有個性。」
「沒陸先生有個性。」
「你很特別。」
「不特別一點怎麼能讓你記住我?」
Ivan的嘴角抽搐了幾下,最終還是扯出笑來:「既然高先生那麼拽,那就不妨說說你拽的資本在哪裡。」
「資本什麼的談不上,」高黎這時候才別過臉來看看他,眉眼間都是得意的笑:「不過總不會比今天給你上妝的那位技術差。」
「哦?何以見得?」
「我手藝再差也是有限度的。那麼醜的妝我畫不來。」
「……」
「你看看,」高黎懶洋洋地從腦後抽出右手來,用拇指和食指捏出一小段距離比劃著:「眼線畫得那麼濃,顯得陸先生簡直醜斃了。」
「……」
「其實話也不能這麼說。」還沒等陸艾凡發怒,高黎就笑了笑,很明顯的輕視意味:「醜不是顯出來的。」
陸艾凡手裡的原子筆「哢」得一聲被折斷了,身邊的面試官們則在一邊不停地擦著冷汗。
高黎則是饒有興趣地看著陸艾凡手裡那根折斷的筆,笑吟吟地從座椅上坐起來。
「看來陸先生對我是沒多少好感。」高黎悠悠起身:「那就等下次有機會再合作吧,我還有別的事要忙。」
說完就自顧自地走出去,仍然是悠閒的一步三搖。
「哦,對了,」要走出門口的時候高黎突然轉身:「謝絕信就不用寄了,環保低碳要從點滴做起。」
說罷微微一笑,輕輕把門關上,留下一屋子滿頭冷汗的面試官面面相覷。最終離Ivan最近的那個人尷尬地清清嗓子:「嗯……Ivan,別生氣,我們可以打聲招呼,讓圈裡封殺他……」
「剛才那個小子叫什麼?」
「……哈?」
「叫高黎是不是?」Ivan咬牙切齒地從桌面上拿起簡歷,手上的力道都要把紙揉碎了:「你們給我告訴他,他被錄用了!」


高黎覺得今天自己簡直是背到家了。
先是出門就踩到了狗便便,破壞了一個美好的清晨。
然後他又丟了錢包,重要的銀行卡和證件倒是沒丟,但裡面有厚厚的一遝現金。
這還不是結束。錢包被偷只剩下幾個硬幣的他只能選擇坐公車回家,在公車上居然被一個女人死死抓住不放,涕淚俱下地指控他在車上猥褻她。
等到好不容易在警局裡解釋清楚已經很晚了,身心俱憊的高黎慢悠悠地回到家,卻發現媽媽滿臉放光地看著他,連許久都不曾給過他好臉色看的爸爸都衝他笑了笑。
難不成這是要轉運?
還沒等高黎細想就已經被媽媽拉到餐桌上,碗裡的米飯上立刻多了像小山一樣高高堆起的肉菜:「來來來,兒子,多吃點,好好慶祝一下。」
連高弘宸都哼了一聲:「這次算你小子爭氣。」
高黎有點反應不過來。這次?哪一次?
「吃,多吃一點。」媽媽高興的神情根本掩蓋不住:「我兒子就是厲害,幾百人裡挑一個的面試都拿下了。你爸本來還想給你暗箱操作一下,誰想到人家直接點名要你。」
「……面試?什麼面試?」
「就是陸艾凡的化妝師和私人助理啊,」媽媽向他眨眨眼:「不用害羞,我兒子就是厲害!」
高黎一口米飯全部從鼻子裡噴了出來:「我?我被錄用了?」
那個叫陸艾凡的腦子裡都裝了些什麼?沙拉醬嗎?!
其實細想一下也不難猜到陸艾凡的那點算盤。自己那副樣子根本就是明擺著不想要這份工作,那錄用自己就是最直接的報復方法。
而且還是長期的報復方法。
高黎有點懊惱,早知道就乾脆裝慫,幹嘛給自己找了這麼個大麻煩。不過事已至此,再後悔也不是個辦法。
那個叫陸艾凡的要整自己?好啊,隨時奉陪,他高黎還沒怕過誰。
讓高黎爸媽欣慰的是,兒子很快就收拾好了東西準備去赴任。東西打點了半天,畢竟私人助理要求要和Ivan同吃同住,這就讓報導的工程量和搬家沒什麼區別了。
高黎很俐落地根據地址到了陸艾凡的家。想也知道這種和自己沒什麼區別的叛逆兒子不會和老爸的關係好到哪裡去,陸艾凡在外面另外找了個房子,家裡一般只有兩個人,他和助理。
高黎按了門鈴,很快就有人拖遝著拖鞋來開門,一臉的不耐煩:「誰啊?」
高黎愣了愣,看看眼前這個蓬頭垢面邋裡邋遢帶著大框眼鏡仍然遮不住濃密黑眼圈的人,嘴張了半天,最後還是擠出來一句:「不好意思我找錯地方了。」
「找錯什麼啊!」那人一臉惱怒地把他抓到門裡:「我他媽的都還記得你你居然不認識我了?」
高黎猶豫著開口:「陸……陸艾凡?」
陸艾凡一把扯掉自己的眼鏡:「帶上眼鏡你就不認識我了?!」
高黎眨眨眼,看看眼鏡摘掉之後一覽無餘好比熊貓的黑眼圈——呃,還不如不摘。
他錯了!他那天不該嘲笑那個化妝師畫眼線畫得濃,能把這種黑眼圈掩飾到那種程度已經是神跡了好麼!
這副樣子未免和他螢幕上光鮮亮麗的形象差別太大。這種邋裡邋遢的樣子,哪裡是那個受萬人追捧的Ivan。
陸艾凡白了他一眼接著把眼鏡戴上,頭也不回地走回屋子:「東西你自己收拾,快一點,別讓我等太久。」
高黎「切」了一聲,自己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進了——呃,一個在他心目中與豬窩在同一水準上的建築物內。
滿地的垃圾,四處亂放的物件,傢俱除了壁掛電視沒有一個是擺正的。高黎放下行李皺起眉毛:「喂,怎麼這麼亂?」
正在把腳放在桌子上一臉輕鬆看著電視的陸艾凡哼了一聲:「要是收拾得那麼乾淨還要你幹什麼?」
「……」我他媽是你請來打掃的嗎?!
「你的房間在那邊,」陸艾凡頭也沒回地指了指一個房間:「快一點,別讓我等太久。」
「……」雖然不甘心,但是工作合約上的確是有「負責照顧Ivan的飲食起居」這一條。高黎無可奈何地聳聳肩,還沒等把東西從地上拎起來陸艾凡又下了命令。
「算了,你的東西過一會兒再收拾,先去冰箱給我拿一盒優酪乳過來,我要喝,」仍舊是頭也不回,卻理所當然地向高黎伸出了手:「順便把這裡也收拾一下,亂得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看不下去就不要搞得那麼亂啊大哥!
不想多和他爭辯,高黎翻了個白眼就去冰箱那裡拿了優酪乳,然後去拿了拖把。他知道陸艾凡這是在給他下馬威。果不其然,他抬頭的時候陸艾凡挑釁似的衝他笑笑,繼續自顧自地看著自己的電視。
讓高黎忍不了的還在後面。自己在一邊打掃得汗流浹背,陸艾凡只顧著看自己的電視無動於衷不說,還揭開優酪乳瓶口上的,還黏著黏糊糊的優酪乳的錫紙,看也不看地扔到他剛剛打掃過的地面上。
「……」高黎看了看,轉身去拿了抹布,一邊撿起那塊錫紙一邊擦起地來。
陸艾凡很是得意地看看他,勺子從優酪乳瓶裡攪了攪,然後把裹了厚厚一層優酪乳的勺子提出來,悠哉悠哉地在地板上空轉了幾圈,地上立刻就多了許多星星點點的優酪乳漬。
「喂,」陸艾凡頤指氣使地用勺子指指地面:「這裡也髒了。」
「……」高黎窩了窩肚子裡的火,還是無可奈何地走過去,一隻腿半跪在地上慢慢擦拭起來。
陸艾凡整個臉上就是爽歪了的表情,高黎這種在他面前半跪的姿勢在他看來簡直就是在跟他磕頭認罪。他把勺子含到嘴裡傻笑了半天,接著故伎重演,把優酪乳滴到了自己的褲子上。
「喂,」這次語氣裡的幸災樂禍根本掩飾不住:「我褲子也髒了,給我弄乾淨。」
高黎抬頭的時候,讓陸艾凡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還沒反應過來,自己的腰帶就被解開了,褲子已經被扯到腰以下,在臀部半掛著。
「喂,你幹什麼?!」
「陸艾凡你不要太過分!」高黎咬著牙一幅要殺人的表情:「我的脾氣沒那麼好你不要以為我能處處忍讓你!」
「忍不了你能怎樣?」陸艾凡一臉欠抽地看著他:「有本事你來打我——嗷!」
一記拳頭已經又快又準又狠又穩地打到陸艾凡的臉上,相較於疼痛和羞惱陸艾凡現在的臉上更多的是震驚。
「你……你剛才打我?」
高黎面無表情地揉揉手腕:「需要我再打一次確認一下嗎?」
「……你他媽的敢打我?!」
「我不光敢打你,」高黎伸出食指來指著陸艾凡的鼻子:「我還敢隨時隨地打你。要是你不服氣可以再來試試。」
「你信不信我解雇你!」
「那最好,這份工作我本來就不想要。」
「你!」陸艾凡捂著自己被打的左臉氣得幾乎說不出話來:「高黎!你居然敢!你信不信我……我……」
「我」了半天也沒「我」出個所以然來。高黎輕蔑地笑笑,順手扯走了沒有防備的陸艾凡的褲子:「褲子我拿去洗,你給我老——老——實——實——地呆在這裡!」
說罷把褲子狠狠一甩,讓陸艾凡第一次體驗到了被褲子抽臉的感覺。
陸艾凡穿著內褲坐在沙發上有點發懵。
這次他是不是惹錯人了?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