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小宴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小宴,性別女,愛好男,和男男。

雙子座,精神分裂症晚期患者。

一個靈魂在三次元庸庸碌碌的生活,

於是只好讓另一個靈魂去小說裡自己精彩。

想一直寫自己喜歡的故事,還希望一直有喜歡那些故事的人。

 
         小宴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小宴,性別女,愛好男,和男男。

雙子座,精神分裂症晚期患者。

一個靈魂在三次元庸庸碌碌的生活,

於是只好讓另一個靈魂去小說裡自己精彩。

想一直寫自己喜歡的故事,還希望一直有喜歡那些故事的人。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完美情話 >> 影帝成雙(上中下)

點閱次數: 7516
影帝成雙(上中下)
編號 :111
作者 小宴
繪者
出版日 :20160131
 
件數:3件 
定價:預購期間特惠價780元,預購期後恢復原價840元。
運費:65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以上免運費〉
預購期:即日起~2016年1月底
字數:55萬字(含特典,收錄於書中)
預購贈品:作者簽名卡一張
(預購期過後不贈送,完成付款方視為預購完成,享有預購贈品)
規格:繁體直排

故事簡介:
導演系的學生陸以圳偶然被大導演相中,半道跑去當了演員。
讓他沒想到的是,自己出道第一部作品居然是同性戀題材!
與他合作飾演戀人的另一位男演員,正是他的偶像容庭。
兩人在拍攝中逐漸熟悉,陸以圳從不掩飾對容庭的崇拜,
容庭卻幾次為了表演方法與陸以圳發生爭執。
然而,看似態度高冷的男神容庭,
其實早已悄悄對陸以圳動了心……

原價:840元  
網路優惠價:84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一)

拍攝會議直接將他的緊張程度從60%提高到了600%,即便謝導親自給他分析了這些吻戲的意義,秦文桀把整個機位安排都給陸以圳一一分析了,可直到他坐進化妝間的那一刻,陸以圳還在緊張!

陸以圳摸著自己的小胸肌發誓,他絕對不是害羞,令他緊張的事情其實是他壓根就不會接吻!!

這一天,陸以圳完全失去了和化妝師聊天的閒情逸致,整個化妝過程都在焦躁地翻著劇本,什麼撲上去不管不顧地吻住對方的嘴,什麼難捨難分膠著其中,還有王躍畫的那些畫,親得口水都要出來了啊啊啊!活了十九年,別說是跟男人,陸以圳連自己初戀小女友都只是碰碰嘴皮子的點到即止……那點根本不夠拿出手的戀愛經歷,怎麼可能支撐他拍完這麼多場又是特寫、又是主觀鏡頭的日程!

現在下點資源看片子學習還來得及嗎??現在網購個充氣娃娃還管用嗎?

他到底年輕,所有的情緒寫了一整張臉,化妝師見到他就開始噴笑,忍到最後,還貼著陸以圳的耳朵跟他說悄悄話:“哎呀,我看今天的通告單要拍吻戲哦,你喜歡什麼口味的唇膏呀?”

陸以圳一臉黑線:“這個你問我有什麼用,還是去問容哥吧。”

化妝師樂開花:“好哦,那我去問了哦。”

“哎哎哎!別去!!”陸以圳一緊張,智商就集體下線,“又不是杜蕾斯,管它什麼味道啊,隨便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化妝師見陸以圳快要抓狂,總算釋放出一點善心,“好啦,不逗你了,唇膏哪有什麼味道,想太多,分你塊薄荷口香糖,一會兒別被容老師嫌棄就好。”

陸以圳撇撇嘴,一邊接過口香糖,一邊吐槽:“我一個純情少男,還沒嫌棄容庭人盡可妻,哪有他嫌棄我的份兒。”

他話音剛落,整個化妝間忽然都安靜了。

陸以圳愣了下,抬頭看鏡子,將他和容庭分隔兩間的推拉門不知什麼時候被打開了,而容庭,正抱臂靠在一邊,略顯微妙的神情提醒陸以圳,對方把他的大放厥詞一字不落地聽下了。

“容容容哥你別誤會我開玩笑的………”陸以圳手忙腳亂地從自己椅子上站起來,容庭倒是未見怒色,只是冷冷地挑了挑眉梢,朝化妝師說:“你們出去一下,我和以圳討論下今天的戲。”

化妝師和身後的助理朝陸以圳一陣擠眉弄眼地笑,很是迅速且不仗義地丟下陸以圳跑走了。

容庭上下打量了一下陸以圳,為了配合今天的特寫鏡頭,化妝師特地加強了一下陸以圳的輪廓感,原本陽光少年系的柔和五官,也在化妝刷的塑造下顯得精緻而分明。短暫的注視讓容庭遲了一刻才象徵性地開口寒暄:“化好了?”

“好了好了。”陸以圳想了須臾,攤開掌心,“口香糖,容哥吃麼?”

容庭掃了他一眼,抱臂靠在門框上,淡淡道:“吃這東西會刺激唾液分泌,出於對你的尊敬……還是不吃吧。”

陸以圳神情複雜地看了眼自己手裡的口香糖,直接丟到了垃圾桶:“那我也不吃了,容哥找我……有事?”

“嗯,今天的戲,做好準備了?”

陸以圳的眼神迅速亮了一下,也顧不上容庭一臉高冷,他像個金毛撲向主人一樣跑到容庭跟前,帶著點討好地說:“還是師哥好!知道關心我!我完全沒準備好!!容哥咋辦啊……”

容庭像是早料到一樣,無奈地歎口氣,然後伸腳踢了踢陸以圳:“站直,趁離今天開拍還有二十分鐘,簡單排練下吧。”

事到臨頭,陸以圳就算抵觸也沒辦法。他乖乖稍息立正站好,仰著腦袋等容庭下一步指示。

誰知,容庭卻是直接低下頭,沒有任何停頓地吻在了他的唇峰上。

是簡單而試探的觸碰,四瓣唇緊緊貼在一起,沒留下半點縫隙。

陸以圳但覺渾身一緊,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他眨巴眼望著容庭,希冀對方能領會到他的無措,然而,容庭非但沒有退後,反而抬起手,慢慢扶住陸以圳意欲躲閃的下顎,將這個吻加得深了幾分。

容庭的舌尖想往裡探,陸以圳猶豫了一下,卻並沒拒絕。

不知容庭是不是也不適應這樣的接觸,陸以圳明顯感覺到,容庭壓在他頸側的手微微有些抖。

而陸以圳依然是遲愣,他還在糾結地思考,該不該閉上眼配合一下對方,或許這樣就能找到入戲的感覺?

然而,就在他將閉未閉的節骨眼上,陸以圳全程保持清醒又錯愕的大眼睛,終於與容庭四目相對。彼時,對方溫熱的指腹還摩挲在他耳根的骨骼上,從鉗制變成近乎動情的愛撫。

但就是這樣一瞬,容庭忽然放開了他。

他主動往後退開兩步,目光複雜地打量著耳根發紅的陸以圳:“什麼感覺?”

陸以圳眨了兩下眼,本能地擦了擦嘴,但等他意識到這個動作顯得有些失禮的時候,他已經順便拿出隨身攜帶的紙巾了。

“咳,說實話麼?”

容庭的眼神在他的唇角滯了下,似乎帶了幾分被嫌棄的抑鬱:“覺得彆扭你就擦吧……嗯,說實話。”

陸以圳不好意思地撓撓耳朵:“其實……沒什麼感覺,你嘴唇挺軟的……算麼?”

容庭盯著他過了幾秒,才哂然一笑:“沒感覺就對了,男人和男人能有什麼感覺,何況,拍戲麼,都是假的。”

這一次,沒等陸以圳再有更多回應,容庭已經重新站直身子,居高臨下地望著陸以圳:“既然你也知道不會有什麼感覺,一會兒拍戲的時候專業點,別鬧笑話,也別背包袱,我會提醒工作人員清一下場地,不會有無關人員圍觀,希望今天能順利點,所有鏡頭一條過。”

言罷,容庭立刻轉身,推拉門被他用力一拽,發出“哐啷哐啷”的響聲,在安靜的化妝間裡顯得極不和諧。

陸以圳過了很久都沒有反應過來,容庭……難道是生氣了??

 

(二)

他簡直覺得對方莫名其妙,一邊跑去督促容庭回來,免得著涼,一邊沾沾自得于成功引導對方的情緒:“你看,這不是很順利嘛!明天咱們就這麼拍,估計拍了兩三條就能完成工作!然後我就走了!”

容庭冷睇他一眼,答話的口吻堪稱淡漠:“一路好走。”

陸以圳訕訕的,儘管對方語氣不善,他還是壯著膽子開口:“師哥,一起拍戲這麼久,我還沒你聯繫方式呢……”

容庭迅速拆穿:“你不是有小郝的麼,還要我的幹什麼?”

陸以圳打了個磕巴:“你怎麼知道?”

容庭哼了聲:“他是我助理,我能不知道?”

陸以圳管小郝要手機號都是背著容庭進行的,雖然兩個人關係處得不錯,但是他總擔心被容庭誤會自己抱大腿或者有什麼不軌的想法……只是考慮到分別在即,陸以圳還是忍不住向容庭本尊開了口。

不過……看容庭這態度,是不打算給他了?

陸以圳一陣心灰。

哪知道,容庭只是看了他一會兒,就轉身,去床頭桌上拿了自己手機過來:“儘量不要打電話,我拍戲未必方便接,短信微信都會看,手機密碼小郝知道,所以……如果是特別的事情,先給我發短信確認我能不能接電話,然後打電話說。”

陸以圳大喜過望:“知道知道!能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師哥放心,我肯定不會經常騷擾你啦!”

“……”容庭竭力忍住想揍人的欲望:“不經常騷擾我要我聯繫方式幹什麼!”

陸以圳滿臉都堆著笑,理直氣壯地回答:“偶爾騷擾啊!”

“……”

互相交換了手機號,接下來還有微信。結果也不知道出了什麼bug,陸以圳說什麼也搜不出容庭,害得他差點懷疑容庭是故意告訴他錯的號碼了。

不過,感謝科技改變生活。

陸以圳愉快地建議:“要不我們搖一搖吧!”

忽略掉容庭嫌棄的眼神,陸以圳笑嘻嘻地搶走容庭的手機,舉起兩個手機晃了晃。

看著兩個手機上冒出彼此的頭像,不知為何,陸以圳竟覺得心裡一甜,他迅速把兩人加成好友,笑得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後面去了。

然而,還沒來得及說什麼,門板忽然被人敲響了。

兩人對視一眼,發現對方都是衣冠不整的樣子……實在有些奇怪,容庭反應倒是快,立刻喊道:“小郝,過去開門。”

小郝答應了一聲,忙過去幫著應酬,只是,誰都沒料到,門一打開,就傳出中氣十足的一聲嬌斥:“容庭!你居然在酒店裡玩搖一搖!!”

 

 

(三)

閉幕式結束,雖然《高速公路》收穫了柏林電影節最值錢的大獎,但由於這次整個劇組只有衛國和陸以圳兩人出席,即便要應付媒體,也並沒有耽誤兩人太久的時間。

讓興奮中的衛國先回酒店,陸以圳則直接趕赴醫院,去找容庭。

快樂太容易分享,而痛苦卻往往難以分擔,想起戛納的那片海,想起夜色裡起起伏伏的海浪隨時都可能將容庭吞噬,陸以圳就恨不得快一點、再快一點到容庭的邊。

他不後悔缺席容庭生命中每一次鼎盛輝煌,卻遺憾不能在他一次次失去的時候站在他身後,給他安慰和力量。

然而,剛一沖進病房樓道,陸以圳就發現氣氛不對。

小郝蹲在容庭病房的門口,紅毯結束以後就回到醫院的邵曉剛則站在外面不斷徘徊。

陸以圳臉色微變,也顧不上衛國,邁開腿就跑到了兩人面前:“怎麼了??容哥沒事吧?你們幹嗎都站在外面……”

邵曉剛像是找到救星,一把握住陸以圳的胳膊:“哎呀以圳,你可回來了……容庭不讓我們進去,護士剛才來輸液都不讓進,你快去看看,千萬別出事。”

陸以圳心裡咯噔一響,他小心地敲了敲病房的門,但是半天裡面都沒有回應。陸以圳登時有些急了,捶著門板,低吼道:“容哥,是我回來了!!我現在進去了啊!”

依然杳無回音。

陸以圳失了耐性,索性擰動手把,直接推門闖了進去,然而,他剛邁了一步,卻忽然刹住。

整間單人病房裡,像是被盜賊洗劫過一般滿地狼藉,電視機還開著,發出斷斷續續的電路聲,整個液晶螢幕碎成無數塊蜘蛛網,地上也滿是碎渣,病床兩側的桌子都被掀翻在地,掛水的吊瓶裂成幾塊,針頭也從容庭的手背掉了出來,耷拉在地上。

而病床上,容庭弓著身子躺在床上,以陸以圳從來沒見過的、蜷縮著的姿態背對著房門。

陸以圳的呼吸都因而滯緩,像是被迎面砸來一個悶錘,砸在他自以為是的腦袋上,砸在他的心裡。

“容哥……”

他忐忑地走向對方,但見容庭雙眼緊閉,眉頭蹙成了一團,呼吸時而綿長,時而短促……一瞬間,陸以圳竟說不出自己到底是因為見到對方只是陷入睡眠而放心下來,還是因為對方睡得這樣痛苦掙紮而內疚惱恨。

他手足無措地站在原地,第一次有真正想哭的衝動,卻完全哭不出來。

他從沒見過容庭這麼狼狽的樣子,狼狽到不得不將所有人拒之門外,才能維持住最後的體面和尊嚴!

陸以圳狠狠地抽氣,不斷地深呼吸,卻完全遏制不住越來越快的心跳,枉他口口聲聲對著那個人說愛他!卻連他究竟是多麼期待這個獎都看不出來!!

容庭等待的不只是一個獎盃啊!!

他要的是在自己前途未蔔,所有的演藝事業可能都將從此停擺的時候,一個真正專業的認可!

那是永遠不會在外人面前暴露半點私人情緒的容庭,是再生氣也懂得克制的容庭,是連自己出了車禍,都還在擔心他的情緒,醒來要對他說對不起的容庭……可這是要一個人隱忍多少次傷痛,才會有這樣忍無可忍的崩潰?!

而他日日夜夜陪在他的身邊,自詡為他的愛人,居然看不出半點蹊蹺!

他陸以圳怎麼配,怎麼配得上他的愛?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