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未完待續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故事未完待續,高潮仍在繼續,結尾稍後就緒。

 
         未完待續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故事未完待續,高潮仍在繼續,結尾稍後就緒。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完美情話 >> 欲購從速‧ABO

點閱次數: 9180
欲購從速‧ABO
編號 :108
作者 未完待續
繪者
出版日 :20151210
 
件數:1件 
定價:預購期間特惠價310元,預購期後恢復原價350元。
運費:50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以上免運費〉
預購期:即日起~2015年11月30日
字數:約15萬字(含番外特典,收錄於書中)
預購贈品:精美書籤
規格:繁體橫排
出版日:2015年12月初


故事簡介
躲在電視機前偷窺心儀的小導購,人家賣啥他買啥!
偷偷送花不留名,所謂驚喜,有驚沒有喜。
暗地偷窺、跟蹤各種追?啥,這也叫追?
三十五歲高齡的Alpha、沒有緋聞的鑽石王老五,
不會談戀愛的面癱高富帥,頂級財團老總班儕俊,原來是個愛情白癡?
你以為他這樣就能把到Omega?
笑話,答案當然是……必須的!

Omega的心海底針,眼前這軟軟的、萌得班儕俊一臉血的小人,
怎麼就那麼難搞定呢?
明明是以結婚為目的的追求,為什麼總是被誤解成玩弄?
明明已經可以觸碰到他的心,卻又在下一刻被推開。
如何才能治癒桓書那顆受傷的心靈?
如何才能走進他的心?
班儕俊不急不躁,穩紮穩打,一步步為桓書畫下了名為「愛」的囚牢。

原價:350元  
網路優惠價:35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電話都已經滿線了耶!今天給大家推薦的這款筆記型電腦,這個價位,您到哪裡也買不到……買回家您覺得不好?沒有關係,七天之內包退換,貨到付款!不需要你先付錢,看了商品以後,滿意了你再掏錢。小書鄭重承諾,凡是我們歡樂購物售出的產品,全是正品,如假包換,欲購從速哦!」

導購聲音很輕柔,軟得好似一汪清泉,甘甜而柔美。他臉上的笑容很純粹,個子不高,白白淨淨的一張臉上說不出的柔和。

一雙不大卻很有神的眼睛,總是彎彎地透著笑意,長長的睫毛好似兩排小扇子,每次垂下眼瞼,都能清晰的看到兩排黑影,只是沒人看到那垂著眼眸的人,偶爾流露出的一絲狡黠,並沒有像表面上那樣恬靜、溫柔。

此刻他手中托著一款最新型的筆記型電腦,目光深情而溫柔,就好似此時抱著的不是電腦,而是他的情人一般。

他身上所散發的恬靜氣質給人一種親和力,能夠在第一時間博取對方的好感。語速雖超快,但卻不呱噪,吐字清晰,意境表達準確,聽在耳裡很是享受。

越聽……就越覺得這個人的聲音很有蠱惑力,就算原本對於商品沒有需求,聽到他的介紹,也會有那麼一刹那的小心動,甚至是想要擁有的衝動,不由自主地拿起電話,撥打過去訂購。

將近半個小時的廣告時間,他沒有說錯一個臺詞,商品的性能和特點,如數家珍一一道來,就好像是在誇自家兒子一樣,那種自豪感,讓聞者感同身受。

班儕俊筆直的腰板靠在沙發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電視螢幕,購物節目已將近尾聲了,訂購熱線倒計時還有兩分鐘左右,他終於將視線挪開轉向一旁等候良久的管家身上,冰冷且嚴肅的聲音響了起來。

「一百台。」

「是,少爺。」管家接收到主人的命令,抬頭看看螢幕左下角顯示的商品名稱,似乎是市面上並不怎麼熱銷的品牌,再看看已然將目光投回螢屏的主人,無奈的轉身撥打電話去了。

反正……買來也不是要自家用的。

班儕俊的手指輕輕的敲擊椅背,購物檔已經結束了,廣告插播進來。他扭了下頭,眼神掃向隨時恭候的傭人,而後對方立即送上一杯熱咖啡。

「少爺,已經定好了。」管家放下電話便湊了過來,「少爺,這些電腦送去哪裡?」

「孤兒院。」班儕俊皺了皺眉,又說道,「匿名。」

「是,少爺。」

老管家站在一邊等待著,半個鐘頭後還有一檔購物節目,無意外的話,少爺還會大批量的訂購,這是每天這個時段少爺的娛樂項目,雷打不動。

對於有此購物癖好,且不論商品是什麼都照單全收的少爺,老管家也是習以為常,人家的少爺每晚消遣如何管家不知道,他家少爺每晚都會坐在電視機前購物。

新來的傭人對於主人奇怪的癖好不解,但也不會嚼舌根,主人訂購的產品,大都會當做禮品發給他們做福利。

手機響起,班儕俊看看錶,破天荒的接了電話。

「喂?」

「班少,出來喝酒啊!」電話那邊是班儕俊唯幾的朋友之一姜楠。

班儕俊性格詭異,不喜聊天、不喜應酬,甚至連面部表情都很吝嗇,堪稱油鹽不進。很難有人能和他成為朋友,身邊除了阿諛奉承、有利可圖的人圍繞,真心以待不介意他性格缺陷的朋友就那麼幾個,薑楠便是其中一個。

「忙。」班儕俊果斷地拒絕了對方的邀請。

「是不是又在購物了?我說班大少啊,如果你真喜歡那個人,就去追啊!以你班少的條件,他還不屁顛屁顛的迎上來?可你天天在家裡購物,他也不知道啊,你傻不傻啊!」

多麼難得的機會,可以肆無忌憚的嘲笑班儕俊,姜楠樂此不彼。他就知道面癱君此時肯定傻逼似的圍著電視看購物,趁著廣告時間,趕緊撥電話消遣對方,機不可失,過時不候,一旦購物開播,對方根本不會接他的電話。

「我有追。」班儕俊皺著眉頭,很認真的回答。

「都半年了,我怎麼沒見你追到人呢?要換成我,估計孩子都出來了。」薑楠翹著二郎腿,「要不要哥們教教你泡馬子的法則。」

「不用。」

「喂喂!老子好心好意給哥們你支招,你丫別不當回事。Omega的心,海底的針,只有像老子這樣閱人無數的情聖,才能搞定,不管他是Omega還是Beta,統統搞定!」

「掛了。」

「喂!喂!我操!敢掛老子電話!」

薑楠丟掉手機,抬頭望向電視,果然節目已經開始了。他左看右看,只覺得這個Omega長得普通漂亮而已,很白、很嫩、很軟,除此之外挺普通的嘛!

果然,面癱的品味,和他這樣的大帥哥是不一樣的!

******

「OK!過!大家辛苦了。」導演滿意的叫停,整個片場頓時鬆懈了下來,攝影師收拾設備,大家都各忙各的打理片場。

桓書頓時卸下臉上的偽裝,調皮的沖著攝影師吐了吐舌頭,和他剛剛那溫柔似水的成熟形象背道而馳。

手掌貼著臉頰揉了揉,整整四十分鐘,他的臉都維持著標準微笑,都快抽筋了。接過助理小妹遞過的水杯,桓書皺著小鼻子笑了笑,然後一飲而盡,長時間說話讓他口乾舌燥。

「小書!小書!了不得了,昨晚那檔筆記本啊!你猜賣了多少?偶滴神內!」同事兼好友柏翔興沖沖地跑了過來,作怪的腔調從嘴裡一個勁的往外蹦。

柏翔是男性Omega,同為導購,為人開朗活潑,和大多數Omega不同,柏翔長得比較高大帥氣,乍一看會讓人誤會他是個Alpha。

柏翔鋪墊半天,發覺對方不理睬自己,只好沒趣的繼續說道:「那個神秘的顧客,他又訂購了耶,這次他訂了一百台,華北地區的限量都讓他訂光了!廠家給華北限量也就一百五十台!還有啊,這幾次的節目,他都有訂貨,都是成批的訂耶!太牛拜了,好羡慕你哦!肯定是個帥氣Alpha,一定是暗戀你!」

似乎在意料之中,桓書沒有感到意外,只是隨意的點了點頭,表示瞭解了,轉身往休息室走去,不理會柏翔喋喋不休的話語,用力揮舞了兩下手,直接拜拜。

進了休息室,便一頭栽進了沙發裡,桓書狠狠地伸了個懶腰,躺下的一刹那,好像進入了天堂一般,持續著伸懶腰部的動作,將繃緊的肌肉慢慢抻開。

「嗯……」嘴裡發出愉悅的呻吟,身體好似拔蘿蔔一樣抻著筋骨,在沙發上左右扭動。幸好是關著門,不然台裡多少被桓書外表所騙的Alpha,都要大跌眼鏡了,那總是溫文爾雅、待人謙和有禮的Omega,此刻就好像一條入水的泥鰍。

休息片刻,桓書的大腦才開始運轉,那位神秘的顧客,訂購他的商品將近半年了,不管他賣什麼,那人都會批量訂購,數量可觀。這半年他的業績很好,在頻道混個專檔推薦節目,也多虧了這人。

桓書不知道他是誰,台裡有規定,客人的資料是保密的,但他真的很好奇,柏翔就到處托人,幫他從接線那裡搞到了一些簡單的資訊,據說那人的資料顯示,是男性Alpha。

Alpha追求Omega,再正常不過了,只是這人玩得太神秘,好似完全沒有和桓書攤牌的打算。不免讓人猜測他的目的何在。

有些同事打趣桓書,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更是口無遮攔,說是他被個土豪暴發戶看中了,肯定是想潛規則包養他。桓書只是笑笑,沒有理會。

「桓書,你的花。」門外有人敲了敲門,桓書連忙起身迎了出去。

「這次是紅玫瑰哦!」一位女同事將手中一大束玫瑰花遞給了桓書。

「謝謝。」接過花束,欣喜地抱在懷中,桓書很喜歡玫瑰花,雖說抱著花束有些娘氣,但不妨礙他此刻的好心情。

桓書將花束拆開,翻找出一張小卡片,再將花瓶中的花替換出來,抱起還沒有凋謝的花,走出休息室,一位Beta小妹妹已經在門外等著了,兩眼冒光的看著他手中的花。

「拿去吧。」桓書將手中的花遞了過去,眯著眼睛笑道。

「哇塞,太好了。」小妹妹是台裡的同事,每週都接下為桓書送花的任務,並等著桓書淘汰下來的玫瑰花,雖然已經放了一周了,但是依舊很飽滿,放在辦公室裡很養眼。

回到休息室,拿出那張卡片,上面照舊沒有多餘的文字,只是畫了一個小小的圖案,三筆勾成一個笑臉,桓書笑了笑,將它放進抽屜裡,裡面躺著無數張同樣的卡片。

包養麼?某些人惡意重傷的話猛然竄進腦海,讓桓書的笑容漸漸淡去,看著那些卡片,美好的心情頓時蒙上了陰影。不曉得這樣一個堅持不懈、卻從不露頭的人,到底抱著怎樣的想法?

翻身躺在沙發上,望著天花板,桓書不受控制的想起了大學時期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明明不想去回憶,卻又忍不住翻出來悼念,那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光,也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覺得他還活著的證明,因為很痛。

那時,他有過愛,有對生活的無限憧憬和追求,當然也有了無盡的傷痛。

而現在,他努力的生活,努力的等死,努力的將傷痛掩埋,將最快樂的一面展現給所有人。

抬頭望望那束玫瑰,桓書臉上露出了一抹脆弱。

請……不要隨意打擾我平靜的生活。

******

班儕俊將車子停在隱蔽的街角,從這裡可以直視桓書上班必經之路,這是他經過無數次驗證,而得來的經驗。

班儕俊總是在這個鐘點等在這裡,看一眼騎著自行車路過的桓書。

望著那身影越來越小,最終消失在車棚外,班儕俊依依不捨的收回目光,猛得踩下油門,拐了個大彎,直奔另外一個方向。

母親大人下了通牒,讓他回家吃晚飯,說是很久沒有見她偉大的兒子了,希望他能夠百忙之中,抽出一點點的時間,回家陪陪老母。

對於母親的要求,班儕俊很無奈,他前天才過去吃的飯,怎麼能說很久呢?他只好在看完桓書之後,往父母家裡趕,那人晚間的節目檔似乎快要到了,不知道他還趕得上趕不上?

路上還算順利,沒有堵車,班儕俊滿意地抽動下臉部肌肉,此時他的心情很不錯,推開車門往父母家走去。

「媽。」進了門換過鞋子,班儕俊往客廳走去,母親坐在那裡帶著老花鏡在看電視,班儕俊瞄了一眼電視,心情更好了,母親看的正是購物頻道,而那人已經站在那裡,開始導購了。

雖說只是錄影,那人他剛剛已經見過了,但是並不影響他的興致,不管是真人還是影像,他百看不厭。

班儕俊一屁股坐了下來,安靜地看著電視,班母瞄了他一眼,便開口說道:「天然蜂膠哦,這個不錯。」

「嗯。」班儕俊點點頭,面對母親也依舊沒有太多表情,只是眼神裡透著溫柔,土豪般的開口,「買。」

班儕俊靜靜地看著電視裡的人,那人的笑容讓他有種莫名的親近感,笑起來兩頰有兩個淡淡的小酒窩,真的好可愛。

他還記得第一次看到這人,就是在電視上,他平時忙得不可開交,哪裡有時間看電視,拜母親所賜,他被拉著一起看電視,便看到了那人的微笑,一眼便沉迷了,班儕俊記得他叫:桓書。

從那以後,班儕俊下班回來,都會抽空坐下來看電視,那個人的笑容讓他很放鬆,似乎一天的疲憊都在那一刻被化解了。

再後來,他鬼使神差地撥通了電話去購物,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無數次,隨後他就上了癮。每到桓書節目的時候,他都忍不住坐下來看,然後忍不住讓管家去訂購。

買來的東西都堆在庫房裡,實在太多放不下,就全部給了傭人和職工,後來乾脆送到孤兒院或者養老院,他也偶爾裝作搬運工,跑去孤兒院做義工,只是那些小朋友看到他都會被嚇哭,讓他很無奈。

桓書是個未婚Omega,這是班儕俊瞭解到的,不得不說他當時很開心,完全不用顧慮身份問題,他們之間的障礙,輕輕鬆松消滅一個。

像班儕俊這種身份的Alpha,除了娶一名Omega之外,婚外還可以標記Beta情人,以他的身份,就是婚外再標記幾個Omega也不是什麼大事。

畢竟他家世殷厚,又是班家唯一的Alpha,子嗣很重要,多多益善。

可是班儕俊卻和大多數Alpha不同,他的那種理念,不知道從何而來,班老頭表示,他從來沒有這麼教育過兒子。班儕俊堅持,這一生只有一個愛人,多麼不可思議的論調。

而這就意味著,他如果真的愛上了一個Beta,他也會將對方娶回家,那麼他就等同於自動放棄娶Omega的資格,守著他的愛人一生。

而找不到班儕俊喜歡的人,他寧可做一輩子光棍,這是班家家主絕對不想看到的結果。

Beta的生育能力不高,而且生出Alpha或者Omega的機率很低。而班家主的繼承人必定是Alpha,所以除非是真愛,否則班儕俊不會輕易選擇Beta作結婚物件,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每一個Alpha都以找到合心意的Omega為人生目標,而Beta只是找不到合適Omega時的一種無奈的選擇,亦或是一種性調節。

這就是現實,性別歧視也好,還是生理本能也罷,Omega和Alpha的資訊素彼此吸引,不論身體還是心靈。

相比Alpha來說,Beta的能力就差了許多,人數又多,社會地位不高,在性方面比較開放,不以結婚為前提的性行為很普遍。除非被某個Alpha做了標記或者結婚,否則他們可以自由的享受性愛。

這也導致了Alpha對Omega另一層次的執著,因為大多數Omega,不出意外的話,他的第一個Alpha,也將會是他一生的Alpha。

Omega美麗而又脆弱,成年之後每月有那麼幾天,因為發情的緣故而不能工作。發情期的前後因人而異,有的十幾歲就開始發情,而有的則成年之後,直到三十歲才開始發情。

有一些隱性Omega,甚至到了成年,身體才達到Omega的正常指標,在此之前一直被誤當做Beta撫養。

Omega發情時,卵子很活躍,懷孕率很高,幾乎是一擊即中。沒有Alpha的Omega發情期十分難熬,並且很危險,在這段敏感時期,隨便出現個Alpha,都會導致Omega控制力崩潰而撲上去。所以國家對Omega的婚前、婚外性行為管束得相當嚴格。

Omega大都是嬌生慣養,一出生就被父母呵護長大,早早的尋覓優秀Alpha嫁出去。有的Omega結婚前還有工作,但嫁出去之後,就聽從夫家的要求,不再工作,專心生養後代,畢竟Omega生育的後代裡,Beta還是占大部分,所以Omega以生出Alpha或者Omega為終極目標。

Omega,最稀有的人群,看上去很高貴,其實也不過是Alpha的生養工具罷了,最昂貴的金絲雀。

某種意義上說,他們不如身份不高的Beta活得自在。

人生就像圍城,裡面的人,嚮往外面的自由,外面的人,羡慕裡面的舒適和安逸。在Omega羡慕Beta自由的同時,又有多少Beta也同樣羡慕Omega的高貴。

班儕俊喜歡男性Omega。小學最後一年,低年級Omega班,轉校來了個漂亮的Omega小男孩,每次笑起來,臉上都會有兩個小酒窩,很甜。

班儕俊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個軟軟的、小小的,笑起來會有兩個小酒窩的可愛小男孩。

班儕俊從小就是個面癱,班媽帶他去看醫生,懷疑他臉部肌肉壞死。經過診斷,小班確實沒有這方面的疾病,只是性格太過沉靜而已。

班媽又擔心孩子是不是自閉症,帶著小班天天跑醫院,煩惱的小班離家出走,害得班家鬧開了鍋。

後來班儕俊長大了,喜歡上那個小男孩之後,就變得更加沉默了,他很想和對方交朋友,卻不知道該如何去表達,看著小男孩和別人說說笑笑,一遇到自己就會撅起嘴,而且迅速把頭轉到一邊,那個時候他就覺得很難過。

越發沉默的班儕俊,將精力都放在了學習上,順利考上重點中學,離開了那個傷心地,也將那段朦朧的初戀放置在記憶最深處。

對於兒子的性格,班父並不像班母那樣擔心,他並不認為兒子太過沉默有什麼問題,相反兒子雖然不愛說話,但是能力卻很強,Alpha就應該老練一點、沉穩一些,他對兒子非常滿意。

這麼多年過去了,班儕俊都沒有再動過心,記憶中的兩個小酒窩太過深刻了,即使他已經忘記了那個男孩子叫什麼名字,長得什麼樣,但那個笑容,他無法忘記。

而桓書再一次讓他心動了,生活似乎又有了顏色,他想要追求這個人,但是他又茫然了。追人這活他沒幹過,倒是有不少人想往他床上爬,都被他釋放的冷空氣凍走了,所以他不知道,該怎麼去追那個讓他怦然心動的人。

班儕俊訂購了大量書籍,研究怎樣追求愛人,各種各樣的戀愛寶典,只要他看到了,就會買回來研究,貌似追人比做生意還要困難。

書上說,追求愛人要送玫瑰花,班儕俊想了想,那個人長得那麼可愛和花很相配,就從保加利亞空運玫瑰過來,為了能夠每週給對方送上新鮮的玫瑰花,班儕俊乾脆讓手下開了個花店長期供應。

半年過去了,班儕俊送了無數的玫瑰花,買了無數那人導購的商品,但是他似乎忘記了,送花之前,應該先讓對方認識他,而他依舊這樣送著,美曰其名他在追求對方,每當朋友問起的時候,他就會冷冷的說一句:「我有追。」

「兒子,最近有沒有男朋友?」班媽是女性Omega,是班家家主唯一的愛人,不得不說,班家專情是從祖上傳下來的。

班媽看著電視裡的俊小夥,想起兒子的性向,男的女的不要緊,只要是Omega就行,作為一個優秀的母親,對於兒子的感情生活,總是無比的關心,班母推推鼻樑上的老花鏡,湊到兒子跟前打探。

「你都三十五了,什麼時候找物件啊?一個人太寂寞了,等我和你爸爸都走了,你可怎麼辦啊?而且,兒子你不難受的麼?發情的時候,你到底怎麼過來的?」班媽對兒子的紓解管道相當有興趣。

和Omega差不多,Alpha也是有發情期的,那幾天總是會很暴躁,而且性欲相當旺盛,Omega要是敢上前,那純屬是找不痛快,就算是Beta靠近發情的Alpha,也照樣屁股開花。

軍隊中的Alpha甚至會襲擊同僚,這就導致了同性Alpha交配在軍隊中的盛行,這本是違法行為,但是對於軍人來說,違法也比Alpha的暴動要強。

所以說,班儕俊的發情期到底怎麼度過的,不止班媽好奇,可以說班氏上上下下,都對班家少主的性生活十分好奇。

班儕俊三十五歲,沒有緋聞,沒有交往物件,這對於Alpha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班儕俊就做到了。

所以,傳言班儕俊性冷淡、性無能的說法不脛而走,也就不奇怪了。

班儕俊聽到母親的話,嘴角難得抽動了下,有些尷尬,難道他要告訴母親,所謂的發情期,基本靠忍、右手外加封閉式體能訓練?這絕對不能說,太影響他硬漢的形象了。

「媽,不急。」班儕俊只得故作鎮靜的回答。

「不急!一問你就不急!別人都抱孫子了,我連個孫子毛都沒看到。」班父從書房出來,就聽到老伴兒的話,他皺著眉頭杵著拐杖就走了過來。

班父今年七十多,在人類社會中,這個年紀算不上大,只能說是中年,但是班父有腰病,所以總是杵著根拐杖裝老太爺,班媽則配合他,沒事帶著個老花鏡冒充老奶奶。

「爸……」班儕俊皺著眉頭很不爽,電視裡的人正說到關鍵時刻,他卻被兩位老人纏著說話,都聽不到桓書在說什麼了。

「我跟你說,現在你老大不小了,該結婚生子了,明天就給我去相親!」班老頭氣呼呼地坐了下來,「一整天板著張棺材臉,哪能有Omega喜歡你。」

班老頭以前對於兒子年紀小,卻能那樣沉穩很自豪,但是看了三十來年的棺材臉,班老頭覺得很膩煩,他很想從兒子臉上看到別的表情,希望能有個人讓他改變下,不要總是這樣,連個物件都找不到。

三十多歲還是個處男,太丟班家人的臉了,他三十多歲的時候,他家大小子(Omega)都能打醬油了。

「你找的,硬不了。」班儕俊蔑視的瞅了父親一眼,冷著臉吐出幾個字,將老人家硬生生的頂了回去。

班老頭用拐杖敲著地面,吼道:「好好!你有種!那你給老子找個能硬的回來!」

「好。」班儕俊終於將視線從電視上移開,瞅著他老爹無比莊重地伸出手指了指電視,「這個。」

「啥?」班父呆呆地看著兒子的手指,順著那方向轉向電視,螢屏中有位元俊俏的小哥兒正在巴拉巴拉地講述產品功能。

班父仔細端詳了下,這小夥子還真是水靈,不知道是不是Omega,不過兒子要是真喜歡,就算是Beta他也忍了。

老頭子相信班家的基因無比強大,就算是Beta的肚皮,也能造出Alpha。退一萬步講,就算生不出Alpha,大不了逼他再娶個Omega,不然他就上演棒打鴛鴦,反正不管怎麼著,先讓兒子開葷!

「不錯,這個孩子挺漂亮的,笑起來還有兩個小酒窩。」班母欣喜地看著電視點點頭,兒子終於開竅了!

「也不知道人家有沒有男朋友。」班母興奮過後,有些擔憂地看著電視,兒子好不容易有看上眼的,萬一人家有男朋友了,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白白歡喜了麼?

雖說可以靠搶的,就算被標記了,以他兒子優良的基因,也能夠重新標記,但終究不是他班家的風格不是!

「呃?應該沒有吧。」班儕俊聽到母親的話,扭頭望了過去,似乎有些緊張,「媽,你說他會不會有喜歡的人了?」

「兒子,你沒有弄清楚就玩暗戀?」班媽無奈地搖頭,明明是高智商,為什麼情商卻低成了渣?

「你要先去打聽下。兒子!記住老媽的話,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啊!情場如戰場,那也是需要策略的,和你做生意一樣啊。」

聞言,班儕俊認真地點點頭,媽媽說的很有道理!

「你先要和他認識才行啊,你認識他麼?」

班媽真相了,兒子這暗戀,估計還在沒有和對方正式照面的階層吧?於是,班母耐心的和兒子聊著,好不容易有個看對眼的,她一定得幫兒子搞到手。

班儕俊搖搖頭:「不認識,但是我有在追他。」

「你怎麼追的?」班母詫異的問道。不認識怎麼追?

「嗯?送花。」班儕俊扳著臉說道,「怕他沒地方放,一周送一束,九十九朵,書上說九十九代表長長久久,每週換一個品種送,顏色差異也很大,都是我親手包的,但是不知道他喜歡不喜歡。」

班媽震驚了,不可思議地看著兒子,這是他第一次在非工作的情況下,連續說這麼多字,而且是語速超級快,沒有標點符號和停頓的那種,太神奇了!

班媽連忙扭頭,仔細打量電視裡的小夥子,越看越喜歡,他讓兒子能夠說那麼多字,一定要娶回家!

「然後呢?」班媽好奇地問著兒子,就連震驚得半天沒出聲的班老頭,也眨巴著眼睛看著他。

「不知道。」班儕俊看了看兩人,又扭頭看著電視,拿起手機直接撥了過去。

「喂?現在播的蜂膠,一百份,是的,對,好的。」班儕俊放下了電話,班媽這才發現購物節目快要結束了,兒子購物時並沒有告訴對方位址和電話,一看就是常客啊!

「怪不得最近總是收到你的禮物,還都是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我還以為班氏改雜貨鋪了呢!原來是這樣啊。」

班媽恍然大悟,近半年來,兒子總會大量採購各種物品,送給親戚朋友,上至家用電器,下至太太口服液、蜂王乳,什麼中將四物飲、鈣片、樂扣樂扣就連益母草膏都有。

班媽一直納悶,這是怎麼了!向班儕俊的老管家打聽,結果那個老傢伙給他玩神秘,搖著腦袋愣是一問三不知!

如今,答案就在眼前,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古板的兒子竟然為了一個人去電視購物,這件事情本身就很奇幻。

「嗯,他們應該靠銷量的吧,所以多買點,他會賺些錢,就算不是,但銷量高對他也有好處,你看他現在有專檔節目了,應該和銷量有關係。」

班儕俊又巴拉巴拉地說起來了,班母眨巴著眼睛看著兒子,三十多年了啊,她都沒機會聽兒子說過這麼長的話,差點老淚縱橫,跪倒在地,感謝祖宗保佑了。

「媽,我該怎麼做?」班儕俊轉頭一本正經地看著母親,就像工作時的那種表情,明明是向母親詢問如何追求愛人,卻硬生生的變了個摸樣。

「兒子你公司不是有產品麼!你去拿到他們購物頻道合作,就有機會和他接觸了呀!」班母飛速地轉著快要生銹的腦袋,好久沒這麼動腦了好麼!

「白癡!你讓他專門給你做銷售,咱們公司主推電子產品,讓他做專檔節目,他們電視臺是不會拒絕我們這種企業的。」班老頭看傻子一樣瞅著兒子,用力敲著拐杖,「銷量好,就找個機會弄聚餐!然後把人灌醉了,拉上床生米煮成熟飯,完事!」

「去!別聽你爸的,你要溫柔點,對人家笑笑,別老是扳著這張臉,多找機會約他出來吃飯。」班母將班老頭推到一邊,「酒後亂性這招不許用,不好。」

「嗯。」班儕俊認真思索著,然後恍然大悟地點點頭,「喝酒傷胃,不好。」

「……」

「媽,花還要不要送?」

「送啊!你個笨蛋,白送了半年,人家知道是你送的麼?」班母真是恨鐵不成鋼,真想替兒子去追人。

「不知道,我沒署名。」班儕俊搖搖頭,然後皺起了眉頭,「書上說的,要意外驚喜!」

「意外驚喜!那是說兩個人本來就是情人了,你給他個意外驚喜,博取愛人歡心,你們兩個現在還不認識呢!意外什麼啊,驚有了,喜沒了!你再把人家嚇著!」

班母第一次深入地跟兒子溝通感情問題,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一跳,她養活了三十幾年的優秀Alpha,是個愛情白癡,還是超級白癡。

這個世界還有不會追Omega的Alpha麼?答案是:有,她家就有一個。

怪不得兒子三十幾歲了還是處男,一直以為他眼光高,原來全都是誤會。她開始懷疑兒子會不會愛愛了!豈不是連洞房也要他們老兩口來教?麻煩大了!

「看你生的好兒子。」班老頭撇撇嘴,一臉的鄙視,「簡直有辱門風。」

「滾!我自己生的嗎?沒你那二兩五資源,我去哪生!」班母一手插腰,茶壺狀體態,蘭花指對著班老頭。

「媽,節目開始了。」班儕俊拉了下擋著他視線的母親,桓書的第二檔節目已經播了。

「啊?哦哦。」班母連忙坐下看節目。

「這裡是小書時間,今天要給大家介紹一檔產品,為廣大女性帶來的福音,奶大牌豐胸丸哦!ABO全面囊括,即使是男性也可以服用,無副作用。您還在為了被一手掌握而苦惱麼?人家擔心胸部下垂,而您卻連支筆都夾不住?為了美觀而穿著硬梆梆帶著鋼圈和超厚海綿的文胸麼?哦,不,那簡直是女性們的枷鎖,現在這款豐胸丸可以完全解決您的困擾哦……哪怕您二十五歲,不,哪怕您三十五歲、四十五歲照樣有效,三個療程之後,二次發育讓你大大大!您只會有一個困擾,那就是大!太大了!連胸罩都要訂做最大的!」

桓書一改溫文爾雅的作風,語速快得好似有人在追殺他一般,巴拉巴拉地介紹著這款豐胸丸,而班家客廳則一片寂靜,三個人直勾勾地盯著電視機,半個小時之後,班儕俊拿起了電話。

「喂?現在播放的這款……豐胸丸,是的,一百份,好,謝謝。」

面無表情的兒子,拿著電話一本正經的訂購豐胸丸。班母嘴角抽了幾抽:「兒子,這個豐胸丸要怎麼處理?」

「嗯?」班儕俊抬頭看看母親,認真思索了下,「給姨媽家送去,表弟不是常說他胸肌不夠嗎?」

「……」

「媽,您要不要留幾盒?」班儕俊突然往班母胸前瞄了瞄,「下垂了。」

 

第二章

 

桓書拿著排班表很惆悵,手托腮一副沉思者狀,眼神哀怨的好比竇娥。前幾天他被硬逼著做了一檔豐胸節目,拿到稿子時,他差點跪地求饒,他是Omega沒錯,但是他對女性用品,還是很抵觸的。

一想到他上節目時,台裡高層那倆個Alpha特意來探班,意淫他的那種眼神,桓書就想脫鞋給他們來幾個。

男性B/O生寶寶之後,胸部會很豐滿,堪比女性罩杯,並且分泌乳汁,哺育期過後會恢復。有一些男性B/O為了哄老公開心,也會使用豐胸丸,滿足Alpha的欲望。所以這款產品,讓桓書格外的尷尬。

台裡的Omega不多,桓書本來就備受關注,做這種節目,被Alpha調戲,讓他很糾結。

整個節目他就像是被追殺的匪徒一般,拼命地跑……拼命地說,恨不得一分鐘之內,把所有臺詞全部說完,完成任務。節目錄完後,竟然得到了導演的表揚,說他業務熟練,四十分鐘連個停頓都沒有。

為了工作,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桓書一直安慰自己,拿人家工資,想不做也不行啊。他本人,其實還是比較喜歡做電子產品的。

桓書目前還不算銷售最好的導購,人單勢孤的他,也沒有後臺,即便是個Omega,也沒帶給他太多的便利,相反還很麻煩。在台裡他靠努力才站穩了腳跟,目前也只能按上面的安排走。

「哎!」桓書再次歎氣,手抖了抖稿子,一臉的痛苦,欲哭無淚。

發情期抑制劑!這比豐胸丸還要讓他無法面對。成年Omega每個月都有那麼兩三天不方便,發情期的Omega根本不能出門。

沒有結婚的Omega就只能靠忍的,好在有發情期抑制劑,那幾天可以緩解發情期的症狀,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抑制劑效果會越來越差,找個Alpha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所在。

被標記的Omega,就算發情期Alpha不在身邊,靠Alpha留下的精液調試成的體內吸收型抑制劑,比市面上買的未婚Omega使用的注射型抑制劑,效果要好很多。

相比Omega來說,Alpha的發情期便無足輕重了,隨便找個Beta就可以全數發洩,不影響正常生活和工作。不過發情期的Alpha,和炮竹差不多,一點就著,性情突變得異常火爆。

沒有交配對象的,便使用暴力宣洩旺盛的精力。很多發情期間的Alpha,都喜歡去打拳王爭霸賽,不止刺激而且還能宣洩精力,最終還能賺到不菲的酬金,得到名次的Alpha,在事業和擇偶上都能加分。

鑒於發情的Alpha破壞力極強,所以強暴未婚Beta,法律給予了包容,誰讓他們得不到滿足,就會使用其他管道去發洩,不利於社會安定,和諧發展。

發情期的問題,同樣困擾著桓書,他已經快三十歲了,至今還是處男,每個月的那幾天,十分煎熬。年少時,他也夢想過嫁給一個愛他的Alpha,但是大學的那段記憶,讓他對Alpha徹底失望。

「小書,那個人買了一百份豐胸丸啊!你說這麼多豐胸丸他怎麼處理啊,會不會自己吃啊!那得長多大啊,想想就好笑耶,逗死我了。哈哈哈……」

柏翔猛得湊到桓書身後,用力拍了他一下,搶過桓書的稿子一看,便炸毛了:「啊!這個單子怎麼到你手裡了?這不對啊!這不應該是朱家嵐的單子麼,這是怎麼個情況?」

「嗯?朱家嵐?果然是他啊。」桓書皺起了眉頭,隨後便是深深的無奈,開始唉聲歎氣。

「肯定是他使壞!他媽媽是被標記的Beta,父家後臺硬氣,不好的單子,他都推給別人做。我跟你說,豐胸丸肯定也是他推給你做的。」

柏翔憤憤的說著:「上次那尿不濕,就是這貨丟給我的,害我同學聚會時被一群人嘲笑!太可惡了他!他就是嫉妒Omega,他是Bete那是不能改變的事實,他找Omega的麻煩也沒用!」

「算了,不去管他,反正有錢賺的。」桓書伸手拿回稿子,破罐破摔的說著。

其實桓書也很討厭那個狐假虎威的朱家嵐,總是趾高氣昂的樣子,以為他是央視的主持人麼?搞笑了,他不就是個導購,還是個連臺詞都能說錯的導購!

桓書永遠也忘不了,剛來台裡工作的時候,第一次圍觀導購錄製,就是看那貨錄的節目,當時他懷著無比憧憬和仰慕的心情,跑去看前輩錄製節目汲取經驗。誰知當他看完朱家嵐的節目,他徹底自信了,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信心。

「1000塊?不!太貴了!500塊!不不,不需要。只要998元,真的不騙你,只要998元!」朱家嵐口沫懸飛的噴著唾沫星子,聲嘶力竭的喊叫,讓人覺得他下一刻就要斷氣了!這是一種怎樣的敬業精神,站在一邊圍觀的桓書,忍不住想要關上耳朵。

桓書每次回憶起當年的經典段子,都替朱家嵐擔心,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依舊是那種喊法,依舊是不看稿子胡說一氣。他嗓子竟然沒有毀、竟然沒有被辭退真是奇跡。而他聽完朱家嵐的臺詞,忍不住默默吐槽,不是說不用500元麼,那998元又是鬧哪樣!是98元啦!這失誤太低級了有沒有!

桓書並不想和台裡的人有衝突,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甯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得罪了這種人,可不是什麼好事,反正都是賺錢,做什麼都一樣。

而且,這種必須消耗品,價錢高,購買群穩定,也不少賺,只是面子上不好看而已。桓書沒有親人、朋友也不多,面子什麼的,對他來說都是浮雲。

「你真好說話。」柏翔還是很不爽,「你銷量很好啊,怎麼還讓你賣這些東西呢,哦!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你說這次那個神秘人,會不會訂購一百份抑制劑?哈哈哈。」

柏翔的神經很跳躍,一下子想到了桓書的神秘客人,而桓書也被他帶走了思緒,想著神秘客人黑著臉買一百份抑制劑,他就忍不住笑出聲來,愁雲一掃而光,反而有種迫切的感覺。

班儕俊很生氣!後果很嚴重。本就嚴肅的一張臉上,滿是冰霜,冷空氣不要錢的往外發,整個班宅堪比冷庫。

這個電臺是不是想要倒閉!班儕俊很樂意完成他們的願望!總是讓桓書導購這樣的東西,上次是豐胸丸,這次是什麼?發情期抑制劑!竟然讓高貴的Omega做這種廣告?而且……而且臺詞還這麼色情!

「還沒結婚,卻在為發情期而苦惱,欲火焚身,無比空虛?幻想著Alpha來幫您解脫?不能工作、不敢出門?現在一瓶發情期抑制劑,解決您所有的煩惱……小書也是Omega,很理解那幾天的難言之隱,傾情向您推薦XO牌發情期抑制劑,讓您無需煩惱發情期,安心度過每一天。不用擔心抑制劑會影響卵子的活躍度哦……本產品使用Alpha天然資訊素為原料,完全無副作用。格外贈送草莓味的潤滑劑,濕滑水潤,讓您的Alpha享受到水汪汪的Omega的極致快感。生活更美好,只需一瓶XO,請大家快速訂購……」

「李叔!」

「是,少爺。」

班儕俊心裡說不出的滋味,他的寶貝Omega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那張秀氣的臉上雖然掛著笑容,卻怎麼看怎麼勉強,班儕俊看到了隱藏在笑容下的無奈、窘困和難過。不同以往的語速,讓他清晰的接收到了桓書的心情,班儕俊心疼的不行。

班儕俊狂躁了,壓抑不住的怒火:「打電話,全部訂購!」

「是。」

起身回到臥室,回想父母說的話,他不能再沉默了,要進攻,他是個強者,他是Alpha,不能做愛情懦夫,他要走到對方的面前,讓桓書認識自己,哪怕被拒絕,也好過躲在家裡偷偷望著他。

「我想和電視臺合作。」

「哎呦,班大少爺,你終於想通了,不每天干送花了?我還以為你要送一輩子呢!看著人家結婚生子,再送個大紅包什麼的!」薑楠拿著電話,愜意的躺在床上,懷裡摟著第N號小情人。

「我想要他給我的產品做專門的導購,他做電子產品很在行。」班儕俊一邊說著,一邊從床頭櫃的抽屜裡拿出一張照片,手指摩挲著照片上的人,這是他最近雇傭的私家偵探給照回來的,他還知道了對方的位址和電話。是媽媽說的,要多多瞭解對方,才能對症下藥。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薑楠拍著胸脯打了保票,甚至語氣裡透著興奮。

桓書收拾好東西準備下班,扭動下僵硬的腰,撅著小屁股左三圈、右三圈的做著運動,心裡不住的感歎,快三十了果然不年輕了,以前站個一天半天的,嘛事都沒有!現在站半天就覺得腰酸背痛腿抽筋。桓書臉一黑,難不成是腎虧了?不行,一定得好好補補。

背著有些女氣的斜挎包,桓書顛顛地跑到存車處,推著那輛有些陳舊的二四公主把自行車。好不容易下班早,桓書決定先去大採購,買些時令的蔬菜,做頓好吃的犒勞下自己。

桓書沒去超市,而是選擇了離家比較遠一點的菜市場,這是貨比三家後,最終敲定的目的地,這裡品種多而且新鮮,最主要的是,這裡的價位,比他住的那片區域低一些。

桓書是個孤兒,國家有給他補貼,但他還是相當節省,將錢全部存了起來,以備不時之需。自從工作後,他便住在單位提供的Omega宿舍。

桓書在Omega培育院長大,他的母親是個Omega,身患罕見的血凝症,沒有錢和Alpha陪伴,他的生命將很快終結。

在桓書兩歲的時候,母親將他送到了Omega培育院,獨自跑去等死,因為他拒絕了國家重新給他配對的Alpha,誓死守衛他的愛情,絕不再婚。

桓書的父親是軍人,優秀的Alpha,不顧母親有血凝症遺傳史,頂著壓力硬是娶了他,並且始終如一。

後來,父親戰死,母親不肯再嫁,發情期的痛苦讓他很難捱,但他還是堅持了下來,就為了能夠將桓書養育成人,直到發現他得了血凝症。

血凝症患者發病時很痛苦,血粘度很粘稠,血液逐漸開始凝結,心臟停止跳動,會有窒息感,嚴重的會窒息或者是心肌梗死。血凝症是遺傳病,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會遺傳給Omega後代,A/B對這種病症免疫。

目前醫學上有了進展,只要有錢,有基因強大的Alpha陪在身邊,就可以提取Alpha的精血製作每月注射的血清,Omega就能無憂無慮的生活一生。可以說Alpha,是血凝症Omega的移動血庫。

有家族遺傳史的Omega,想要嫁的好不太容易,他們的存在有些尷尬。所謂的『嫁得好』,自然是戀愛自由,並且始終如一。並不是說生病的Omega最終嫁的Alpha條件會很差,相反只有高端優質的Alpha,才敢接收他們。

娶一個有遺傳史的Omega,生育的Omega可能會遺傳疾病,而且還有百分之七十發病的機率。Alpha雖然社會地位高,能力強,收入和工作普遍都很優越,但也存在三六九等,有不同的家庭背景,不是每個Alpha,都能供得起Omega的天價藥費。

桓書的追求者其實不少,大多Alpha都會被他的氣質和長相吸引,但是深入瞭解他的資料,便會知道他有遺傳史,顧慮自然不小,能力不足的都退卻了。

他們的顧慮,桓書也明白,他是個定時炸彈,現在健康,不代表他一生健康,娶了他之後發病的話,能力不足的Alpha付不起藥費,哪怕國家已經貼補了部分醫藥費。

如果基因再不夠強大的話,配置不出品質高的血清,Omega還有權向國家提出離婚,再由國家給予配對,這是國內A/O唯一一種離婚的前提。而離婚的Alpha是不可以再娶Omega的,只能選擇Beta,這對Alpha來說,是個不小的打擊。

與其如此,還不如早早放棄,Omega雖然稀少珍貴,但並不是不可求,努力爭取下,還是能夠娶到健康的Omega,又何必在一個定時炸彈身上浪費時間。

國家對於Omega的政策很優待,大多數家庭生了Omega之後,國家會給補貼,上學免費,一些專門適合Omega工作的崗位,也會優先錄用Omega。培育院則是專門給孤兒或者是無法給予Omega良好生活環境的家庭所準備的。

得了血凝症的Omega,還是能夠生出健康的Alpha,哪怕是Omega子女,也有百分之三十的健康率,國家不會就此放棄,依舊會榨幹他們的剩餘價值,將一些遞交申請並審核通過的已婚優秀Alpha,配給得病的單身Omega來維持生命,和繼續繁衍,這就是重婚法則。

關於標記,理論上講並不是唯一的,被標記過的Omega(Beta)在遇到更加強大的Alpha時,還是能夠二次標記的,強大的Alpha有能力將Omega(Beta)原本的標記覆蓋,不過真有這種本事的Alpha也在少數,大多數情況下,標記標下了,便是永久的記號。

得了血凝症的Omega,丈夫或者給他做標記的Alpha,基因好還則罷了,如果他的Alpha基因不夠強大,不能抑制病症,Omega選擇離婚,由系統配對後的丈夫,大多數是可以覆蓋掉標記的,這便是Omega的離婚法則。

生命和愛情如何選擇,只看那個Omega更看重哪方面,不過大多數Omega會選擇捍衛愛情,就像桓書的母親一樣。

沒有了愛情的Omega,就像沒有水的魚,即使有血清維持生命,死亡其實也只是幾年之差,區別在於病死,還是鬱結而死。

至於Omega和Alpha的婚前(單指Omega的婚前)性行為,在法律上並沒有杜絕,但必須有Omega簽署的婚前性行同意書,以證明Omega在清醒的情況下,自願和Alpha發生性行為,如果沒有同意書,不論當時Omega是否自願,事後只要他上告,Alpha就會被判有罪。

而O/B的婚前性行為,不論有沒有同意書,都算違法,對Beta的處罰很重,甚至有死刑。Alpha因為發情期的特殊原因,在Beta未婚的前提下,並且沒有造成人身傷害,那麼這種強制性交的行為,法律上是允許的,具體的法規法則,有詳細的法律條款限制。

登記在冊的已婚Omega,是不能和丈夫以外的人有性行為的,不論自願與否,都將治罪和其發生關係的另一方,而Omega不負法律責任,只禁足三年。

國家對Omega很寬容,不論犯了再大的罪過,最嚴重的罪行,也只是強制配對Alpha和禁足年限,最高禁足終生。

但不論華國法律制定的如何詳細全面,對Omega的維權盡力做到最好,但還是以生育和Alpha的利益為先,再加上Omega的性格,導致一系列條款,根本無用武之地,強暴無法杜絕。

強暴Omega的Alpha,基本都是苦追無果鋌而走險,借用這種方法和Omega結婚。Omega大多含蓄內斂,不愛出門,家族保護得很緊,而Alpha大多耐性很差,所以強暴對方,是走上婚姻殿堂最快捷的方法。而Omega不上告,兩人順利結婚,法律自然制裁不著。

大多數Alpha是不喜歡動被人標記過的OB的,特別是Omega,除非是熟識對方,瞭解到對方是未婚標記的。

已婚的Omega又不能娶回家,爽那一次完全沒有意義,在Omega身上遺留下他的精液和資訊素,不用Omega上告,也會被Omega的丈夫捉到,死得更慘。

法律規定只要Omega的丈夫,有證據證明Omega被強暴,可以使用任何手段致死對方,不負法律責任。

動別人標記過的BO,是一種明晃晃的挑釁行為,除非標記成功,以絕對優勢搶走Beta,不然處境相當麻煩。未婚情況下且被標記過的Omega(或Beta)只要他是自願的,被其他Alpha二次標記且成功,那麼他的歸屬權,就屬於那個更加強大的Alpha。如若標記不成功,那麼其歸屬權就相當微妙了。

所以在這種Alpha可以同時擁有很多愛人的情況下,婚姻法的優勢就在於,登記在冊的那一個才是Alpha真正的所有物,而其他標記的情人,很有可能會被更強大的Alpha搶走。

O/B所生的子女,都有Alpha家產的繼承權,但是結婚證上妻子生育的孩子,是第一繼承權,而標記的Beta的孩子,權益上就薄弱許多。

大家族裡,Beta的孩子,甚至不能登記在冊,只享有家族給予的贍養費。

有經濟實力、基因強大的Alpha,還可以提交申請,經過身體和資金的審核,可以再娶一名得了血凝症的Omega。

畢竟這種病十分罕見,患病者數量只占極小的比率,甚至可以忽略不計,不影響國家的生育大計。

一些從政或者高端的優秀Alpha,大多會提交申請,這個數字足以安置那些生病的Omega。

而Alpha的這種行為,算做對國家做出的卓越貢獻,會得到國家的表彰,並且證明他的基因十分完美,可以抑制Omega的病症。而且基因越是強大,生育的Omega後代患病率越小,經過這種方式洗滌,政府相信在將來的某一天,血凝症會從華國消失。所以對Alpha的仕途和前途和自身名譽,非常有利。

總而言之,華國的社會現狀便是如此。桓書是有遺傳史的Omega,Alpha顧慮多,不敢隨便承諾和他結婚。

這也是為什麼有人給他送花,那些羡慕嫉妒恨的Beta,會言語上攻擊他被人包養的原因。娶桓書回家很麻煩,他又是孤兒,背後沒有靠山,不存在聯姻的好處。

一個勢單力薄有遺傳史的孤兒Omega,最適合基因不夠檔次但很有錢的Alpha包養了,只要簽署了婚前性行為同意書,就可以任意玩弄。

而將來桓書發病了,他會由國家配對,也不會對包養他的Alpha有任何壞的影響。當然,前提是要有同意書,萬一Omega翻臉,Alpha會被判刑。

如果桓書現在發病了,他的下場也只有兩個,一是等死,二是由國家配對,和另外一個健康的Omega,同時擁有一個優秀的Alpha,法律上他和那個Omega擁有的權利相同。但是生活和法律是沒法相提並論的,幸福是法律無法維護的權利。

當然,人生總有意外,說不定就會突然冒出來個高富帥Alpha,基因超強適合做血庫,並且專心不二的愛著桓書,非他不娶,絕對不會再娶其他Omega,最好連Beta也不會標記,而桓書也同樣愛著他。不過桓書覺得,這種機率比中五百萬還要小,不作考慮。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