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烤魚君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烤魚君,懶散星人,宅腐一枚,喜歡窩在家裡在漫畫和小說中間打滾。

偶爾腦洞大開,就會寫出一些亂七八糟的小故事來。

目標是寫出心目中有愛的故事出來。

嗯,重點是有愛的有做愛的故事,此貨相信情到深處自H(喂你夠了!)。

被未曾謀面的人喜歡是一種恩賜。

如果你喜歡這個故事的話,就請收下烤魚的謝意

(請不要大意地把膝蓋也收下吧!)。

 
         烤魚君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烤魚君,懶散星人,宅腐一枚,喜歡窩在家裡在漫畫和小說中間打滾。

偶爾腦洞大開,就會寫出一些亂七八糟的小故事來。

目標是寫出心目中有愛的故事出來。

嗯,重點是有愛的有做愛的故事,此貨相信情到深處自H(喂你夠了!)。

被未曾謀面的人喜歡是一種恩賜。

如果你喜歡這個故事的話,就請收下烤魚的謝意

(請不要大意地把膝蓋也收下吧!)。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完美情話 >> 混蛋!你的生意我不接了

點閱次數: 8225
   混蛋!你的生意我不接了
編號 :102
作者 烤魚君
繪者
出版日 :20150915
 
件數:1件 
定價:預購優惠期250新臺幣,預購期結束恢復原價280新臺幣
運費:50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免運費〉
預購期:即日起~8月30日
內容:約7萬字(收錄全新番外)
出版日期:9月15日

文案:
從前有一隻叫姜茗的笨蛋心理醫生,
在為一個變態的SM狂病人做完心理治療之後,慘遭失戀。
被女神一腳踹開的小笨蛋傷心了,流淚了,一不小心喝醉了。
更讓人崩潰的是,一覺醒來,發現身邊躺著那個SM狂。
這是自己把人家強暴了?!
於是姜醫生因此被威脅,過上當牛做馬的悲慘生活,
直到有一天——
「混蛋,明明就是你強暴我的!」
「那又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他才不要被這種變態的SM狂吃掉!
他是有職業操守的心理醫生沒錯,也樂於竭盡全力為病人服務,
但他說的「竭盡全力服務」可不包括在床上啊!
「混蛋,你給我放手!嗚……大不了你的生意我不接了!」
「不接了?」曲季唯笑得一臉猙獰:「晚了!」
不光不能不接,還要接一輩子。


原價:280元  
網路優惠價:28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姜醫生好。」

溫柔可人的小護士笑眯眯地向自己略一點頭示意,弄得差點興奮地直接飛上天。

「嗯,你好。」

要讓一個內心充滿了猥瑣的喜悅的人努力笑得不那麼猥瑣,也是很有難度的一件事情。

「姜醫生」這三個字聽起來也真是他媽的讓人舒坦!

這能怪我嗎?哼起口哨,今天可是老子上班第一天!心!理!醫!生!從此老子就是白衣戰士了,與無數心理扭曲的變態——哦不,是與無數造成扭曲心理的不良因素作鬥爭!這可是在精神層面上拯救人類的偉大壯舉!

要是安安妥妥地從學校畢業,拿到醫生執照,再順利找份工作開始上班,這也就沒什麼好稀罕的。可姜茗不一樣,在大學四年,他的專業課就!沒!及!格!過!

所以在補考重修,論文被斃掉不知多少次之後,他的指導老師最後終於受不了了:「拿上你畢業證書,趕緊給我滾!」

能把專攻心理學的專家的心理防線攻破擊潰,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個難得一見的天才。

稀裡糊塗但是樂呵呵地拿到了畢業證書和營業執照,找工作也就不成問題了。在一個私人的小心理診所裡找了份實習醫生的差事,璀璨的職業生涯即將開始!

或許,說是「摧殘」的職業生涯更貼切點吧?

姜茗那個著名的土木工程師爸爸無數次地咬牙切齒地:「早告訴你了不要選這個專業!沒事兒學什麼心理學!學點別的不好麼?就你這種智商的心理醫生病人們不讓你整成神經分裂才怪!」

看看,前又導師吐血,後有老爸咆哮,成為心理醫生的道路光榮而又坎坷。但不論如何,自己總算是稀裡糊塗地成為姜「醫生」了!

雖然只是個沒掛牌的實習醫生。

得瑟地在自己的心理診療室裡坐在轉椅上轉了好幾圈,外面突然響起了敲門聲。停了下來,推了推鼻樑上的黑色方框眼鏡,一本正經地開口:「請進。」

眼鏡是平光的,沒有度數。嗯,電視裡的心理醫生不都這樣麼?沒有醫生的診療水準,至少有醫生的氣場在這裡震著。病人來了之後就聽人家倒倒苦水,到最後再深表沉痛地說上一句:「放心,主會原諒你的。」

心理醫生這種差事難道還會比牧師難做嗎?

看看自己家的院長牟舟先生,一身白袍附帶眼鏡,病人入門後淡淡地微笑伸手說聲「請坐」,一看就很專業。

推門進來的是剛剛跟他打招呼的護士小時:「姜醫生,剛剛有一個病人來掛牟院長的號,恰巧牟院長不在,您可以來接待一下嗎?」

「當然可以。」想都沒想:「請他進來。」

小時笑了笑把門關上,差點兒沒熱淚盈眶。

我的第一個客人!

沒過多久敲門聲再次響起。再次擺出一副嚴肅的樣子:「請進。」

推門進來的,是一個高大英俊的男子。

裁剪得當妥帖的西裝,品位高雅的領帶,一塵不染的白襯衫。社會精英,長得帥,一看還很有錢。在自己的記錄本上記下這一行字,然後對自己的專業水準表示感動到泫然欲淚。

這不都廢話麼,誰看不出來?

按捺住自己激動地心情,努力矜持,伸出手向男人示意:「請坐。」

眼前那個男人猶豫了一下,上前把自己的病歷遞給了,才後退到擱置在門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

然後心裡不禁嘟囔了一句,這醫生,設計佈局也設計得太不合理了吧?醫生和病人隔了至少三米遠,說話都費勁。

事實上這是為了襯托出醫生的威嚴感專門搬過去的。顯然是忘了身為一位心理醫生,讓病人感到放鬆才是工作的第一步。沒注意到病人的不滿,翻開手裡的病歷,不禁出了一頭冷汗——

居然忘了跟病人要病歷,太丟人了!

病歷翻開第一頁,曲季唯。

名字略耳熟呀……估計是個菜市場名,很可能在超市喊一聲能有三個以上的人回頭。沒多想,繼續開口問:「您的症狀是。」

說完不忘推一下眼鏡,表情莊嚴穆素得跟殯儀館的職工似的。

那個叫曲季唯的男人稍微猶豫了一下,接著緩緩開口:「我——嗯,醫生,我喜歡男人……醫生,能不用那種眼神看我嗎?」

的確,姜茗寫滿了鄙視的眼睛平光眼鏡根本遮不住,看得曲季唯一陣發毛。

「什麼?你喜歡男人?你長這麼帥一看還這麼有錢,不喜歡女人你去喜歡男人,吃飽了撐的啊?!」

激動的喊聲讓曲季唯有種想抓狂的欲望,這貨真是心理醫生,不是哪個清潔工趁著醫生不在偷穿白大褂來逗我玩的吧?

拜託,別說你是心理醫生,就算是個陌生人,你就是這麼想的也不用這麼明白地說——哦不,是吼出來吧?

曲季唯乾咳了兩聲:「醫生,對於性取向這種事——我並不感到困擾。我的問題是,我發現我有強烈的SM取向。準確地說,嗯,強烈的施虐傾向。」

試探性地望向,後者居然滿眼放光地看著他:「什麼?SM?」激動地起身跑過來,圍著曲季唯轉了兩圈上下打量:「你就是傳說中的S?今天可是見到活的了,而且還是個同性戀。」

這是什麼?新出的刺激療法嗎?曲季唯捏緊了拳頭,暗暗告訴自己,忍住,殺人是違法的。

轉了幾圈之後在曲季唯面前蹲下,手搭在膝蓋上,下巴一抬一臉調戲的神情:「說說,具體症狀是什麼?」

逼著自己擠出一絲微笑:「呃,就是我在性愛方面——比較粗暴。我抑制不住自己,忍不住會想綁住對方,強迫對方,然後使用折磨性的道具——」

「等一下,」的笑容越發猥瑣:「我很好奇,你是上男人的那個,還是被男人上的那個?」

「這跟治療有關係嗎?」曲季唯現在只能隱忍著不發飆。

一臉無辜地看著他:「沒關係啊,我就是好奇。」

牟舟你他媽的招聘的都是些什麼人!

深吸了一口氣,曲季唯勉強笑了笑——雖然面部表情猙獰了一點:「那,醫生,我們先討論一下我的問題可以嗎?」

「啊,對,我是醫生。」想起來什麼似的站了起來,表情立馬變得嚴肅起來,整了整自己的衣領,然後煞有其事地咳嗽了兩聲:「曲先生,以後請不要故意扯開話題分散醫生的注意力好嗎?」

這半天到底是誰在不正經地瞎扯!

再次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拾起桌子上的鋼筆轉了起來:「你說你有施虐傾向,已經嚴重到對你的生活造成影響了嗎?」

真是難得的正經。

曲季唯沉思了一下:「我好像是對越親近的人越暴力。上一次對我的男友做的似乎就太過了點,他第二天早上就提出來要和我分手。」

「過了點?有多過?」停下手上的動作,好奇地俯身上前。

「嗯……反正他第二天早上跟我分手之後還是沒下得了床。」

一臉沉痛地點點頭:「嗯,你這是病,得治。」

廢話,我這不是來找你了嘛!

壓制住內心的情緒,曲季唯心平氣和地問道:「醫生,你覺得我應該怎麼進行治療?」

認真地思考了半天:「SM狂還是同性戀,我覺得你沒得治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曲季唯猛地起身,大步走向,氣勢逼人,嚇得下意識地向後縮了一下:「喂,不要惱羞成怒啊,你變態是你自己的問題,治不好別——啊!」

有力的大手扯上了自己的衣服,另一隻手卻沒有揮上來打人的意思。把右眼眯開一條縫,看見曲季唯靈活的手已經把自己白袍上別著的銘牌取了下來。

「叫是吧,你等著,我去找牟舟投訴你!」

哎?這個人,認識牟院長?

哎,別走啊!你要是到牟院長哪裡去告我一狀,我到哪裡再去找一個傻子收留我?

「喂!」起身大喊一聲,可惜遲了。

那個拿走他銘牌的混蛋,已經大步流星地走出了診療室。

 

 

咽了口口水,怯怯地微微抬頭偷瞄了一眼似笑非笑的牟舟。

「,你真是很——有——本——事——啊,本院自開業以來這麼久從來沒接到過一個投訴,你第一天上班就給老子弄了四個!效率真高!真他媽是個人才!」

「唔——」姜茗立刻把頭耷拉下去,淚眼婆娑:「牟院長我錯了,我改還不行嗎?」

「你知道我費了多大的力氣才把病人打發走的嗎?你是心理醫生不是神父不是德育老師更不是算命先生!說話能不能經過大腦?回去給我打電話挨個道歉!我的面子都被你丟光了!你知道我被曲季唯那個傢伙冷嘲熱諷了多久嗎?!」也不知道這傢伙是被誰活活塞進來的,他曲季唯居然敢這麼赤裸裸地嘲笑老子!

「嗚嗚……院長我錯了,我改還不行嗎?」吸了吸鼻子,一臉無辜的可憐樣,看得牟舟又是一陣惱火。

這傢伙的畢業證書到底是買彩票中的還是大街上撿的?他牟舟長這麼大第一次看見病人有被心理醫生氣到口吐白沫直接休克的!心理問題還沒解決好呢,又給人家添了個心肌梗塞!

這種傢伙就應該被心肺科聘用去!有了他醫院的效益肯定好!

「改你個頭!你他媽就會說這一句話嗎?」

牟舟平時絕對是個淡定的人,高貴冷豔處事不驚。可遇到這小子他算是心理防線徹底崩潰了!

「嗚嗚……牟院長我錯——不對我沒錯——不對——嗚嗚……院長我錯了……」

小鼻子越來越紅,抽抽搭搭地開始抽泣個不停,弄得牟舟突然隱隱感覺自己是不是渣了?

「行了,別哭了!」牟舟不耐煩地揮揮手:「回去給我寫份一萬字的檢討,還有這個月獎金全扣。」

「嗚嗚……牟院長你不要扣我獎金好不好?我上有老下有小家裡生計很難做的……」

一聽見要扣自己獎金開始心疼了。上有老下有小這倒是不假,上面有老爸老媽下面有一隻二貨哈士奇,雖然老爸老媽和哈士奇都不用自己養就對了。

「你還敢講條件?」他還有基本薪水可以拿自己就已經很吃虧了,怎麼看都應該是這個笨蛋倒賠給自己錢才對!

「……可是院長,一萬字的檢討書實在是太多……可以上網Down嗎?」

牟舟深吸一口氣平靜了一下波濤洶湧的內心,硬生生擠出一絲恐怖的微笑:「滾!」

一個哆嗦,接著就屁顛屁顛地滾了出去。媽媽咪呀,這個鬼畜系老闆真是太恐怖了!

看見一臉見鬼了的表情連爬帶滾地跑了出去,牟舟深深歎了口氣,微微搖頭。

曲季唯,你還真是給我找了個大麻煩。

 

 

「就是這樣,老師。」曲季唯很有禮貌地說道:「然後我就扣了他的工牌拿給院長看了。」

姜昊笑了笑:「你不要往心裡去,這年頭什麼樣的醫生都有,婦產科醫生都能在接生的時候把孩子扔了把胎盤留下來,這種事也是見怪不怪。」

比如說自己家的那個二貨兒子,姜昊就懷疑當初醫生是不是把胎盤留下來自己還給養大了。傻乎乎的,智商還沒家裡那只笨笨傻傻的哈士奇高。

「你也不必糾結你的問題,同性戀嘛,很正常,只不過是性取向的問題不用介意。喜歡男女都是自己的事情,不用在乎別人的看法。還有你的施虐傾向——呵呵,年輕人之間的情趣嘛,把握好分寸就好,依我看你根本就不必去看心理醫生。」

曲季唯滿臉感激:「老師,真是太謝謝您了,能遇到您這麼一個這麼關心我的好老師真是我的福氣。」

「呵呵,這有什麼?」姜昊笑得越發開心:「你是我最欣賞的一個學生嘛!年紀輕輕就這麼優秀,設計出來的方案穩重大氣又不乏創意,能有你這麼個學生是我撿到寶了才對。」

姜昊的確是很高興能收了曲季唯這個學生。這孩子,一表人才還很有才氣,為人穩重又懂事,怎麼看都比自己家那個傻兒子好上不知道幾百倍。

「要是說謝的話,該說謝謝的是我才對。上次真是麻煩你了。」

曲季唯笑笑:「老師客氣了,應該的。」

說罷掃了一眼掛在牆上的石英鐘:「時間不早了,老師,您先休息,我就先——」

門鎖發出哢哢的聲響,隨即厚重的門板就被一腳踹開,走進來的是氣呼呼的:「爸我跟你說我第一天上班就遇見了一個同性戀死變態他——」

接著眨眨眼,一臉茫然地看著沙發上那個端坐著的青年。

這個人好像——很眼熟啊……

「啊!啊!啊!啊!啊!爸你怎麼把這個變態弄到家裡來了啊!這傢伙可是個同性戀大變態而且是個SM狂啊啊啊啊啊!」睜大眼睛,兩手拍在臉頰上失聲尖叫,弄得曲季唯不由得下意識後仰了一下。

自己怎麼就這麼蠢?姓姜,在牟舟的醫院實習,還是個庸醫,自己到就應該猜到這個笨蛋庸醫是姜老師的兒子才對!

曲季唯一臉尷尬地笑笑,姜昊瞪了一眼:「胡鬧!你怎麼能這麼說季唯?我就說季唯說的那個混蛋醫生怎麼跟你這麼像,快點給我道歉!」

明明是這傢伙不正常幹嘛還要我道歉!氣呼呼地嘟起腮幫,這個傻乎乎的樣子卻讓曲季唯不由自主地笑起來。

這小傢伙,真有意思。

「對不起。」

聲音不情不願,而且含含糊糊。這種聲音姜爸爸自然不會滿意:「說這麼小聲給誰聽呢?沒吃晚飯啊你!」

「我就是沒吃晚飯!」理直氣壯地喊了出來,曲季唯看到之後直接笑了出來。

這傢伙——看來是真笨。

「老師,這件事就這樣吧,我也不是太生氣。」尤其是看到小傢伙這麼個氣嘟嘟可愛的樣子,想生氣都困難啊!

「這怎麼行?」倒是姜爸爸的面子有些掛不住了:「!快點過來給曲季唯道歉,有誠意一點!」

「爸,我——」

「你什麼你!再囉嗦以後就都沒有零花錢拿了!」

嗚——不行!說什麼都不能扣自己的零花錢!好不容易才死皮賴臉地把自己的女神追到手,別說是親親了,連小手都還沒有拉一下。要是以後沒有錢還怎麼談戀愛!

「嗚嗚……對不起……」

的道歉帶了些哭腔,一半是委屈,另一半是咬牙切齒:曲季唯你給我等著!

就當以為自己的劫難全部受盡的時候,老天卻有意讓他驗證一下「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句古話。

禍不單行,也不是雙行,是三行。

挨過了牟舟和老爹的雙重痛駡,正在老老實實地抱著自己的電腦在網路上認真Down一萬字的檢討書再抄下來。正抄著手酸的時候,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匆匆瞥了一眼,的嘴直接咧到耳根後面去了:「喂?Jean,沒錯是我,嗯,嗯?」

本來燦爛的笑臉暗淡了下去,然後變得越發委屈,好像馬上就要哭出來的樣子。

「為什麼?怎麼突然就不要我了?別,你不要——嗚嗚……不要分手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我的心已經不在你身上了,再這麼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你人不錯,不過根本不是我想要找的那個類型,我們還是好聚好散。」

「不行,我——」

「哢」得一聲以後,只剩下嘟嘟的忙音。

「你看,我已經和他分手了,要不要考慮下我?」

看著Jean認真的表情,Rick不由自主地笑了。

這大小姐,到底看上自己哪裡了,明明條件這麼好怎麼就看上自己這只鴨子了?

「大小姐我真是敗給你了……」

 

 

 

「給我來一杯酒,什麼烈來什麼,最好是那種一喝就醉的!」

剛坐下就開始嚷嚷,沒來泡過吧吧?酒店的服務生一臉漠然地瞟了一眼,手上擦玻璃杯的軟布根本就沒有放下。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不提供酒水給未成年人。」

「你才未成年呢!」猛拍桌子——嗚,這桌子是什麼破玩意兒做的,打起來這麼疼!「我今年二十二了!二十二了!」

姜茗對自己這樣娃娃臉有偌大的意見。什麼叫未成年人,自己早就脫離未成年人這個行列四年了好嘛!

「……先生,能出示一下身份證嗎?」服務生不放心,一臉淩亂地看著從可愛到爆的小熊錢包裡掏出身份證——居然還真是二十二歲,不是假證吧?

「給老子上烈酒!要最烈的!」

服務生再次瞟了他一臉,一臉無奈地搖搖頭:「稍等。」

動作熟練地給調了一杯花式雞尾酒。酒精度,百分之五左右。

就當積點德,這個人一看就是不會喝酒還出來買醉的,萬一剛出門就被撞死在店門口以後也不好做生意。

「先生慢用,我們這兒最烈的酒。」

旁邊幾個熟客看了一眼,偷偷暗笑起來。

所幸姜茗根本不懂酒。一臉凝重地看了看杯子裡花哨好看的液體,他深信不疑這杯看起來花裡胡哨的東西絕對比什麼龍舌蘭威士卡琴酒都要烈上幾百倍。

要的就是醉!姜茗英雄就義般舉起杯子來一飲而盡——:「服務生,再來一杯!」

 

 

 

「Delt,老規矩,Tequila。」曲季唯打了個響指把Delt招到眼前,滿臉笑容:「今天吧裡有沒有來沒見過的帥氣小弟弟?」

Delt歎了口氣,開始熟練地拿出玻璃杯和酒瓶:「別說了,沒見過的倒是還真有一個,長得倒是也不錯,就是喝醉了一直趴在那裡哭,都兩個小時了。」

澄亮的液體被推到曲季唯眼前:「而且我給他的是『仲夏夜』,還多放了至少一半的鳳梨汁。」

噗——喝仲夏夜那種和果汁沒兩樣的甜酒也能喝醉?曲季唯拿過酒杯笑著喝了一口:「這傢伙到底喝了多少?」

Delt的嘴角抽搐了幾下:「不少,整整三杯。」

「噗——」剛抿了一口的酒全部噴了出來:「三杯?靠,這傢伙是喝養樂多都能喝醉的類型吧?」曲季唯抽了一張吧臺上的紙巾擦拭大理石的吧台:「真想知道那傢伙長什麼樣。」

「呐,在那兒呢。」Delt下巴一挑指向:「我還正在想要不要把他扔出去。要不要過來幫把手?」

曲季唯把酒杯湊到嘴邊,轉過頭去,望瞭望那一攤爛醉而且哭得亂七八糟貌似垃圾的東西,再次成功地把剛喝倒嘴裡的酒悉數噴出。

這不是嗎?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這傢伙——」曲季唯的眼神有些複雜:「來多久了?」

「兩個多小時了。」Delt漫不經心地回答:「怎麼,是你以前的老相好?沒想到原來你以前喜歡這個調調。」

不光是在這個酒吧,幾乎在所有的酒吧和夜店曲季唯都能混個臉熟,單憑這張臉都能給打個八折。曲季唯人長得帥,身材又好,看起來又是不缺錢的樣子,很難不引起別人的注意,自然就會有人跑過來往他身上貼。曲季唯又向來不懂的什麼叫潔身自好,這麼一來二去大家多少都會知道曲季唯濫情的名聲。

只不過之前那些和曲季唯談得來聊得攏的都是些熱情主動的,像這種一看就傻得冒泡的——

「呃——不是,認識而已。」曲季唯把杯子舉到嘴邊,想了想又放了下來:「算了,今天不喝了,把這傢伙送回去再說。」

本著人道主義精神,怎麼說自己也算是認識這個小笨蛋。更何況,他老爸是自己一直尊重敬仰的恩師。

把杯子輕輕放到吧臺上,順手抄走檯面上的紙巾盒,曲季唯走到所在角落的旁邊,略有些嫌棄地伸出食指戳了戳:「喂,還好嗎?」

「嗚嗚……」淚眼朦朧地抬頭看了一眼,滿臉的鼻涕眼淚:「你……你是那個同性戀大混蛋!」

曲季唯的嘴角抽搐了幾下。醉成這個樣子還能這麼精確地認出我來,我何德何能。

「好,我是混蛋,我們回家行不行?」說著曲季唯飛速從紙巾盒裡抽著紙巾,整整一打,捏了捏團成一個大球,然後就往臉上糊。

「我說那邊那個,別浪費紙巾,我們這是小本經營成本很高的!」

曲季唯沒理會Delt的喊叫,繼續拿著厚厚一坨紙巾往臉上蹭。

哎,老子長這麼大都沒這麼體貼過,就當是報老師的恩好了。

「唔——把你的手拿開!」一甩頭把臉挪開:「我不喜歡你!」

「哦,」曲季唯不死心地把他的頭扳回來繼續擦:「真巧,我也不喜歡你。」

「都怨你!你就是個混蛋!你害我被院長罵被老爸罵,還要寫一萬字檢討,還被扣了獎金,而且——而且女朋友也沒了嗚嗚嗚……」

「好好好,我是混蛋。」曲季唯不想跟喝醉的人理論:「你女朋友怎麼沒的?」

「嗚嗚……她,她劈腿了嗚嗚……」

曲季唯一臉黑線,喂,你女朋友劈腿這跟我沒關係吧?貌似我上一次交女朋友還是十八歲的時候,從此之後就再也沒和女人打過交道。那女人叫什麼來著?陳堯?好像是,反正現在自己只喜歡男人。

「嗯——你女朋友劈腿——好像不關我的事吧?」

「怎麼不關你的事!嗚嗚,遇到你之後我就開始倒楣!」

聽見很有底氣旁若無人的大吼大叫,曲季唯掃了一眼四周八卦的目光,決定還是先撤。

「好,都是我,我害你被罵還要寫檢討,還勾引了你女朋友。不過你也要想開一點,女朋友沒了就能節約開支,能彌補一下你被扣獎金的創傷。」曲季唯歎了口氣,想了半天「誘哄」是怎樣的語氣:「那我們先回去好不好?我送你回家。」

「不回去!我還沒喝夠!不醉不歸!」

呃——可是你已經醉了。曲季唯看出來了,再說下去也沒什麼用,就直接架住的胳膊把他架了起來。

「唔——你要帶我去哪裡……」

「乖,回家。」

「不回家。」

「聽話。」曲季唯覺得他這輩子的耐心都耗在今天晚上了。

「那……那你要給我買糖吃。」

呃,糖……「行。」反正又不是買不起。

「那……我還要……呼……」

曲季唯無奈地看看說著說著就睡著了的臉,比常人長出不少的睫毛輕輕抖著,一臉的安靜。

睫毛長的人大多年齡顯小,據說是因為讓人容易聯想到嬰兒,所以也是格外招人喜歡。

這睡相也是很可愛。曲季唯笑笑,架著走了出去。

「這傢伙還沒結帳。」Delt一臉淡定地叫住曲季唯。

「記在我賬上。」

看著這兩個人一拖一拽地向門口走去,Delt笑了笑,他怎麼突然有種預感,這次濫情名聲外在曲季唯這次很有可能被這個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的小白癡吃得死死的呢?

 

 

好不容易把扔到駕駛座上,曲季唯突然想起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把這傢伙送到哪裡?送回老師家?不行,萬一老師問起經過,自己去夜店的事不久露餡了?把自己當親兒子待的老師一定會臭駡自己一頓,讓自己保證下次再也不去夜店了。這時候總不至於把他扔到旅館裡不管他,他也不放心這麼個小笨蛋一個人在旅店裡待一晚上,興許這小白癡第二天早上醒過來還以為自己被強暴了呢。思來想去,還是把這個小傢伙送到自己家裡。

所幸房間夠大,再多來幾個小笨蛋也能睡得開。只要今晚一過就讓這小傢伙自己乖乖回去,不讓他向老師提起這事,事情也就完美解決了。

曲季唯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機智了,油門一踩就到了家門口。連拖帶拽地把扛回家,一把扔到沙發上,剛剛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後就——

「哇!」倒在沙發上的皺了皺眉頭,接著吐了出來,衣服和沙發暫態變得狼藉不堪。

    喂,你這傢伙……

曲季唯咽下怒火,只能無奈地再把他拽起來。

曲季唯承認自己的脾氣一貫不好,但總不能把喝醉酒的人直接拽起來胖揍一頓。不管怎麼說先把這個笨蛋清理乾淨吧。把衣服扒下來,人就直接扔到洗衣機——啊不對,浴缸裡去。

嘩嘩地放好了水,曲季唯回頭再來處理還在睡得七葷八素的小。先把襯衫的紐扣一顆顆揭開,露出白嫩嫩的皮膚和粉紅色的小乳頭——

這副景象直接看得曲季唯口乾舌燥。

廢話,他可是一個生理功能健全而且對男人感興趣的男人!看見這樣的場景有點反應是很正常的好嗎?

曲季唯吞咽著口水,不停告訴自己曲季唯把持住,曲季唯你是個正直 的人,曲季唯這可是姜老師的兒子。

接著就是去解牛仔褲的扣子。褲子脫下的那一瞬間曲季唯微微笑了一下——小熊內褲,而且是帶了條小尾巴的那種,這傢伙不是二十多歲了嗎?

輕輕把內褲褪下,輕哼了一聲,大腿微微合攏了一下。

粉嫩粉嫩的小玩意兒,一看就沒什麼經驗,看來他一直在念叨的那個劈腿了的女朋友他也沒有吃到嘴。

然後輕輕一翻,露出那朵同樣粉嫩的小菊花,看得曲季唯又是一陣呼吸粗重。

作為一個Guy,而且作為一個純一號,難道能讓曲季唯在看見菊花之後非得要求他只能想起這東西的正常用途嗎?

曲季唯喘著粗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把弄乾淨的。手摸過皮膚,是異常的細膩柔滑。關鍵部位誘人的粉色讓人怎麼都把持不住。愣愣地擦洗之後,曲季唯深吸一口氣,拽過旁邊的純白大浴巾把姜茗包起來,直接抱起扔到床上。

接著走進浴室,關掉熱水嘩嘩地開始沖涼水澡。

曲季唯你給我淡定一點,那可是姜老師的兒子啊!曲季唯你是個正直的人!

做了至少四十分鐘的心理暗示,曲季唯覺得自己大概也許估計可能可以把持住了,就裹上浴袍出來了。

一進臥室,就看見那個不安分的小東西已經把身上裹得嚴嚴實實的浴袍扔到一邊去了。

媽的,四十分鐘的涼水澡算是白洗了!

曲季唯歎了口氣,看來今天晚上註定要在沙發上擼著管度過了。拖著拖鞋走了過去,半跪在床上。再把床上疊好的被子打開,輕輕蓋到身上。

「唔……」

翻了個身,抱住曲季唯的大腿,讓後者微微哆嗦了一下。

我的小祖宗,你就別誘惑我了行不行?我自製力再強也是有限的!

想要把腿抽出來,卻死死不放。死命糾纏了一會兒,心慌意亂的曲季唯一個重心不穩倒在床上,暫態被抱了個嚴嚴實實。

「唔……糖……」

像家裡那只二貨哈士奇一樣不停磨蹭著曲季唯。剛剛洗過的頭髮柔軟順滑,還散發著淡淡的洗髮水的味道。緊緊抱著的是曲季唯的不乏肌肉的大腿,也就是說,他的臉對著的是——

「唔……糖……棒棒……」

曲季唯閉上眼,有些絕望地哼哼了兩聲,都不知道現在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這個笨蛋居然直接把自己的東西含進去了!

醉得迷迷糊糊,早就站起來了的尺寸驚人的東西只被含了一部分進去,小舌頭時不時才動作一下,但這對曲季唯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刺激。

「媽的……姜茗你給我鬆開……嗷!」

嘴上說鬆開,身體卻下意識地想深一點進入到的嘴裡。思想鬥爭了半天,最終曲季唯皺著眉頭想把肉棒抽出來,可才剛抽了一點就被的牙齒重重地磕了一下:「唔!別搶我的糖!」

靠!曲季唯疼得臉都變了形,卻又不敢輕舉妄動:「好好,沒人跟你搶,你不要咬。」

這麼一弄曲季唯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含著自己那根東西,一臉的安靜。舌頭想起來就會舔一下,肉棒能清晰地感受到口腔的溫度,還有牙齒的威脅。

「嗚……嘖嘖……」被溫熱濕潤包裹住的分身開始不停漲大,感覺口腔裡有變化就會用舌頭舔一舔,還不時用嘴巴咂吮兩下。曲季唯一動不敢動,心裡叫囂著想要更深一步的動作,但又實在是害怕他會咬到自己。

不一會被刺激的頂端開始分泌液體。透明微苦的前列腺液微微滲出,沾到的舌頭上:「唔——」嘗到味道的微微皺眉,鬆開嘴把頭別到另一邊:「壞了的,不要。」

分身在被鬆開的一瞬間就高高翹了起來。曲季唯看了看自己早就被挑逗到不行的欲望,剛想去伸手撫慰,卻又看見床上那個不知死活的小東西又翻了個身,把自己的小菊花露了出來,還扭出一個誘人的姿勢。

曲季唯的大腦空白了五秒之後隨即爆發。

去他媽的正直,老子本來就是彎的直什麼直!老子為人正派是沒錯但老子不是性冷淡不是早洩更不是陽痿!

想通之後的曲季唯立刻翻身下床,在床頭櫃了翻出一瓶潤滑劑,擰開瓶蓋後就往手上倒。透明的液體在手指上裹了薄薄一層,隨即就被曲季唯探到軟軟的甬道裡面。

「唔……什麼東西……不舒服拿出去……」

曲季唯笑了笑,嘴角帶了些邪氣:「乖,一會兒就舒服了。不弄松一點怎麼操你?」

左手壓住手感頗佳的小屁股不讓他亂扭,右手略有些粗暴地開擴著。身後隱隱不適,迷迷糊糊的扭動得越發厲害:「不行……不要……」

「那怎麼行?剛才是誰把我舔硬的,老師沒教過你做人要負責嗎?」

語氣邪邪的,曲季唯已經把後果拋之腦後。眼前,還是滿足一下自己的欲望比較重要。

約摸著已經開拓得差不多,曲季唯抽出手指順便在渾圓雪白的小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嗚咽著退了一下,白皙的皮膚上立刻浮現出紅紅的手印。

曲季唯扶著自己的分身,在入口試探了幾下,隨即擠了進去。

「啊!疼!嗚嗚……混蛋你在幹什麼?」

幹你——貌似臺詞太粗俗了點。「和你做愛啊,怎麼樣,舒服嗎?」

故意重重地頂弄了一下,神智不清的啊啊地喊了幾句,接著就開始小聲抽泣。

「嗚嗚……混蛋……疼、疼……」

小聲的哀求卻沒能讓曲季唯的動作溫柔半分。大手又結結實實地摑了屁股一下,口氣裡沒有半點憐惜的意思:「放鬆!夾那麼緊幹什麼?想把我夾斷在裡面嗎?」

沒有什麼東西可抓,只得在乖乖挨完打屁股之後胡亂揮動四肢來宣洩身體上的不適。床單按照曲季唯的喜好是棉麻的,吸汗舒適,但摩擦起來一點也不舒服。糙糙的布料摩擦著後背,讓覺得後背一片火辣辣的熱。與此相對應的是下半身,後面那個地方不知為何,火辣辣地疼痛,還夾雜著從未有過的奇特感受。

內臟似乎要被擠出來,甬道裡不斷傳出液體被擠壓的聲音。嗯嗯啊啊的聲音不絕於耳,情欲開始升溫,喘息糾纏在一起,分不清聲音到底是誰的。

哪怕在不清醒之中,都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幾乎快要抽搐。

「嗚嗚……拿出來……啊啊……什麼東西快拿出來……」

「口是心非。」曲季唯開口:「明明想要得不行還說要拿出來。要是拿出來要用什麼東西喂飽你下面那張小嘴?」

「唔唔……不行……啊……嗚嗚……拿出來……」

面對曲季唯露骨的挑逗,爛醉的充耳不聞,只是順由自己的意志扭動哭喊。聽起來無辜可憐的哭喊卻讓曲季唯的動作更加激烈狂野。帶著嗚嗚的哭聲,下意識地環住曲季唯的後背,胡亂湊上去不知碰到哪裡就咬了一口。

結結實實地挨了一下,曲季唯悶哼一聲,隨即便是報復般更為猛烈的攻勢。

「啊~啊~慢點……停!停!嗚嗚……真的不行了……啊!」覺得自己的四肢快要散架了,全身的血流聚集到身下一處,沒有多久就釋放出來。

精液噴射到曲季唯結實的小腹上,打濕一片,接著就是無力的喘息。

「這麼快就不行了,小處男?」

曲季唯還在惡劣地調笑,扳著姜茗因為高潮而全身泛紅的身體,抱起來摟在懷裡繼續抽插。

「唔……哇……嗯嗯……啊~」

高潮過後的身體格外敏感,面對曲季唯有增無減的凜冽攻勢只能無力地蜷縮著隨之搖晃。本來就被酒精麻痹的大腦又因為情欲的薰染而變得混亂一片,連完整的句子也說不出,只能發出些無意義的單音節詞。

「怎麼,被操得連話都說不出了?」

回答曲季唯的只有蜷縮在自己胸膛處不住發出的「嗚嗚」聲。

歡愛到達頂點,不知過了多久,曲季唯釋放出來。內射的精液打在腸道內,惹得又是一陣痙攣。幾乎是同時,也輕聲尖叫了一下又一次射了出來。

「唔……嗯……」

連續射了幾道,曲季唯終於心滿意足地放開,兩個人躺著床上喘息了一陣。

似乎是被累到了,躺下之後一動不動,隨即就能聽見他鼻腔裡傳來的微微鼾聲。

曲季唯起身,把睡著的小笨蛋抱到浴室裡去清洗。

被蹂躪過的小菊花紅腫不堪,而且難以完全合攏,可憐兮兮地微微抽動著。剛剛被射進去的東西聚集在入口處,隱隱滲出一些。用手指探進去,濕熱一片,白濁沿著手指不住流下。

看著體內積了這麼多自己的東西,曲季唯的喘息再次加重,猶豫了幾下之後提槍再上,再一次貫穿到底。

反正都要清理的——那肯定是多射幾次在裡面一起處理才夠本。

對了,明天要怎麼跟這個小笨蛋和老師交代?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