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烤魚君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烤魚君,懶散星人,宅腐一枚,喜歡窩在家裡在漫畫和小說中間打滾。

偶爾腦洞大開,就會寫出一些亂七八糟的小故事來。

目標是寫出心目中有愛的故事出來。

嗯,重點是有愛的有做愛的故事,此貨相信情到深處自H(喂你夠了!)。

被未曾謀面的人喜歡是一種恩賜。

如果你喜歡這個故事的話,就請收下烤魚的謝意

(請不要大意地把膝蓋也收下吧!)。

 
         烤魚君 的所有作品: 
   


 


                        清衣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烤魚君,懶散星人,宅腐一枚,喜歡窩在家裡在漫畫和小說中間打滾。

偶爾腦洞大開,就會寫出一些亂七八糟的小故事來。

目標是寫出心目中有愛的故事出來。

嗯,重點是有愛的有做愛的故事,此貨相信情到深處自H(喂你夠了!)。

被未曾謀面的人喜歡是一種恩賜。

如果你喜歡這個故事的話,就請收下烤魚的謝意

(請不要大意地把膝蓋也收下吧!)。

 
         清衣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完美情話 >> 混蛋!我只接女不接男

點閱次數: 10671
   混蛋!我只接女不接男
編號 :095
作者 烤魚君
繪者 清衣
出版日 :20150520
 
件數:1件 
定價:預購優惠期250新臺幣,預購期結束恢復原價280新臺幣
運費:50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免運費〉
預購期:即日起~5月10日
內容:約7萬字(收錄全新番外)
出版日期:5月20日


作品簡介:
這是一個悲慘的,逼良為娼,哦不,逼娼為良故事。
當有錢有貌的衛少爺為了達成「滿足廣大美女的生理需求」這一崇高志願,瞞住爸爸媽媽,不顧世俗目光,執意獻身到牛郎行業的時候,卻發生了一點小小的意外。
他,一個直男,在接客的時候被一個性別為男的死變態給強暴了!
好吧,這沒什麼了不起的,大不了就當是被狗咬了一口。
但誰能告訴他,這隻「狗」為什麼大搖大擺地又出現在他眼前,還是爸爸百般討好的客戶?
「葉總如果不嫌棄,就讓犬子陪你幾天,全程服務,陪吃,陪喝,陪睡。」
喂,那不就真的和MB一樣了嗎?!
葉寧蕭你這個混蛋!老子告訴過你多少次了,老子可是很單純的男妓,只接女不接男!不要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四而五的來騷擾我!不要以為上了老子老子就是你的人,更不要以為老子離開你就活不了了!
氣鼓鼓地大罵一通,到頭來換來的還是那個混蛋的笑而不語。
衛央被他笑得心裡發毛。不僅發毛,而且心虛:
「好吧,我承認,我有那麼一點點,喜歡你。」

原價:280元  
網路優惠價:28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啊……不行了……唔……別……那裡……不要了……啊……」

空氣中滿是淫靡色情的氣息,寬大的雙人床上一對赤裸的的男女不停交纏著。衛央的身上滿是汗水,白皙泛紅的皮膚上貼著微微濡濕的黑色碎發,因為情欲略顯沙啞的聲線中透出別樣的性感:「真的不要了嗎,親愛的,你不是很享受麼。」

身下的女人像是受到刺激一般,更加賣力地叫了起來。床上交纏著的兩具赤裸軀體廝磨纏綿著。一番激情之後,兩人紛紛癱倒在床上喘息。衛央微微起身,在女人臉上輕啄一口:「親愛的,還滿意嗎?」

女人餘韻未消的臉上顯示出迷人的性感:「嗯。」

衛央笑笑,起身穿衣服。合身的西服襯得他修長的身軀曲線更加完美。在鏡子前整理了一下髮型,衛央轉身,繫著頸前的紐扣,笑得一臉蠱惑人心地飛了一個飛吻:「Darling,我先出去了哦。」

輕輕合上門,門口同店的哥們兒調笑他:「Jason你可以啊,這麼個挑剔的貨色都能把她收拾得服服貼貼的,你這個頭牌還真不是白當的。」

Jason當然是假名,幹這行的大概沒幾個敢真的報上自己真名的。衛央笑笑沒有答話。頭牌,沒錯,這家高檔會所裡頭牌男妓就是他。男妓,俗稱鴨子。聽起來很下流很悲慘的職業,要不是山窮水盡誰都不想踏上這條賣身的不歸路,可事實上,當男妓不菲的收入——衛央基本上看不上眼。

嗯,身為衛氏集團的獨子,法定的繼承人,這點小錢確實勾不起衛央的興致。換句話說,這份「兼職」,只不過是衛央小小的「個人興趣」。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麼。美色就是用來「食」的,這點衛央深信不疑。男人麼,有正常的生理問題需要解決這很正常。按理說像衛央這種大少爺女人是自然不會缺的,但可就是「衛家少爺」這麼個名號卻給衛央添了不少麻煩。你說找女朋友吧,連帶責任太多,上了床之後搞不好遇上個三貞九烈思想保守的就得對她負責,要是不小心懷了孕把事兒鬧大這就更麻煩了。出去招妓吧,不乾淨不說,要是被曝出去「衛家繼承人出去招妓」這種破事兒估計自己那個保守的老爹能把自己活活抽死。可生理問題不能憋,憋久了是會出事兒的。思來想去衛央想出一損招:乾脆自己去當男妓。

聽起來風險很大,其實越是這樣才越安全。衛央給自己選的「賣身之處」是全城出名的 rosemary,迷迭香,一般老百姓賣血才能喝碗粥的地方。貴就有貴的理由,裡面從裝潢到餐品再到服務個個都是精緻優雅到讓人吐血。不只是裝潢餐品服務,裡面提供的「特殊服務」也是品質好得讓人咋舌。到後臺去看看,那是一溜的帥哥美女,從清純到性感從年輕到成熟什麼口味的都有。

既然它貴,能消費得起的也就都不是一般人。

這就是衛央要的結果——來的人大多有頭有臉,保密性就一流。此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衛央對於自己能打入男妓大軍表示深信不疑。哼哼,他那張禍國殃民的妖孽臉外加上他那副雖然秀氣了些但絕必性感迷人的身材,絕對能成為Rosemary的當紅頭牌。只要當上頭牌那就好說了。一旦名氣打出去自己也就有了傲的資本。換句話說,到時候接誰不接誰是自己說了算。

事實證明衛央的確沒算計錯。此人很快成為Rosemary的頭牌,之後,立下規矩:非年輕不接,非貌美不接,非氣質不接。

這種男妓也算是奇葩了,但事實上此言一出衛央的人氣不減反增。衛央表示很滿意,現在自己接的客基本上都是自己看得上的貨色。賺錢倒是其次,本來來這兒的目的也不是賺錢。

走到後臺的時候衛央被晨哥叫住:「Jason,你過來一下。」

晨哥是公關部的負責人,嗯,換句話說,這兒的媽媽桑。男老鴇是奇怪了點兒,不過晨哥人還是不錯的,平時裡對他也很照顧。衛央笑了笑走過去:「晨哥怎麼了?」

「真是辛苦了。」晨哥拍拍衛央的肩膀,表情裡帶了些同情的神色:「其實工作用不著那麼拼命,要是真的手頭上緊就跟兄弟們說一聲,誰還幫不了你一把。」

自己有那麼「敬業」嗎?衛央有點哭笑不得:「沒,這兩天體力好,我還撐得住。」

「哦,這樣啊……」晨哥的表情略有些不自然:「其實啊……Jason,剛剛有個客人指名說要點你,下午或者明天,你要是覺得累的話過幾天也可以,可以嗎?」

感覺像是有什麼不對,晨哥很少用這樣的語氣和人商量的。不過衛央沒多想:「符合條件嗎?」

條件自然就是前面說過的,年輕,漂亮,氣質。

「那是自然,絕對的符合要求,就是,就是……」

怎麼讓人覺得不像是什麼好事兒?衛央皺皺眉:「就是什麼?」

「哦,沒什麼,這個你放心。」晨哥訕訕地笑著:「就是這次的客人來頭不小,上面交代一定要好好招呼,千萬不能怠慢。」

哦?原來是個重要客人。衛央笑了:「那當然要聽上面的意思。行,我回去歇一會兒,今天晚上準時報到。」

在家裡美美地洗了個澡,晚上七點衛央準時到達了rosemary。既然要接客,那自然是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跟漂亮的女人上床,自己也得收拾得妥貼一點。

衛央拿著房卡打開了419房間。進門之前他微微瞥了一眼門牌號,靠,這房號還真是應景。

房卡插在取電槽裡燈就自動全亮了。衛央笑著把燈全部關上,走到寬大的床邊開始脫衣服。開玩笑,他可是專業的。這種情況下一開始一片漆黑最有情調了。把自己脫的半露不露,等到美人在懷滾到一起的時候再把小夜燈打開,這時候才最有情趣。衛央在床上擺了個誘惑的姿勢——雖然一片漆黑中那自然是什麼都看不見的,但這體現了一個專業人士的專業涵養:在看不見的地方仍能做到處處完美。

衛央聽見門上的讀卡器「滴」了一聲。接著,開門聲,腳步聲。聽起來步子有些沉悶,倒有點兒像是男人的腳步聲。不會給我找了個過於豐滿的女人吧?衛央心裡咯噔了一下。隨即他安慰自己:地上新換的高級羊絨地毯,估計誰走上去都是這種聲音。

衛央立刻換上職業性的微笑開口:「寶貝兒,你來了?」

來人沒有說話,衛央聽見她本來覆上電燈開關的手似乎是猶豫了一下停下來了。看來也是個懂風情的人。接著,那人快步走向床邊,俯下身來直接就開始扒衛央的衣服。

不是吧,這女人也太主動點了吧?衛央愣了愣,突然覺得有什麼不對:這手——似乎太有力了點兒。而且這關節的尺寸……

嘴唇突然被堵住了,隨即一條舌頭探了進來。接吻高手啊,衛央感歎道。那條舌頭略帶侵略性地進入,之後不停來回挑逗。

真他媽的是個妖精。衛央舒服地哼哼了一聲,接著他聽見來人也同樣舒服到無意識地發出「嗯」得一聲,聽得衛央炸起一身的冷汗。

明明是個男人的聲音!

衛央開始拼命地反抗,想說想喊嘴唇卻仍被仍被死死堵住。那個男人似乎料到了這種情況,寬大有力的手俐落地把衛央鉗制住,隨即上床壓在衛央身上,之後是更長的一個深吻。

衛央覺得自己一身的雞皮疙瘩都出來了,自己居然被一個男人壓在床上被強吻!他覺得自己快窒息了,拼命晃了半天的腦袋終於把嘴裡那條不安分的舌頭甩了出去:「大哥你走錯了吧?我很單純的,只接女不接男!」

黑暗中看不見那個男人的臉,但那份很有磁性的聲音卻讓衛央不由得心頭一顫:「沒走錯,寶貝兒,上的就是你。」

在Rosemary混得風生水起的衛央自然不會不曉得店裡有專接男客的MB的存在。作為一隻直男,衛央對來店裡的客人口味越來越重這種事表示很無奈。不過這是人家自願的,你情我願明碼標價童叟無欺,倒也沒什麼可說的。事實上很少有衛央這種只接女客的。男客給的錢往往比女客更多。出來賣麼,自然是選擇更經濟的道路才是王道。不是沒有過男起人想買衛央的念頭,只不過每次衛央都是微微一笑,然後一臉黑線地轉向晨哥:「晨哥,我辭職。」

在這種事上衛央還是很有節操的。

「你他媽是不是變——唔……」又是一個深吻,衛央覺得腦子一片空白。完了,被人給坑了!他突然想起白天吞吞吐吐的晨哥,好麼,原來在這裡設了個套!衛央不住地掙扎,終於在死死壓住自己的男人身下抽出一個縫隙騰出一隻手,拼死按開離自己最近的那個小夜燈:媽的,最起碼失身也得知道是失給誰的吧?

燈開了,是那種沒什麼實際效益純粹是用來增加曖昧氣息的昏黃小夜燈。燈開之後那個陌生的男人愣了一下抬起了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魅惑眾生的臉,冷峻深邃,氣宇軒昂,那雙含笑的眼睛更是漂亮到不像話。衛央也不由得愣了愣,這麼帥氣的一個男人,居然是個喜歡強姦男人的死變態!

那男人只愣了一瞬,接著嘴角揚起邪氣的笑容:「怎麼,寶貝兒,原來你喜歡開燈做嗎?」接著看起來就孔武有力的臂膀上揚,毫不費力地打開主燈的開關,整個房間立刻變得燈火通明。

「你他媽這個變態!誰喜歡開燈做!你他媽快給我滾開」衛央用力掙著,想要趁著自己還沒失身趕緊走人,要麼被男人強暴了搞不好會留下一輩子陰影!「老子是直的!你他娘的要是真那麼饑渴隨便出去叫別人,隨便誰都好,老子不接男客!」

男人臉上的笑容越綻越大:「哦?不是你自己答應接我的?」

「誰他媽答應接你了?」

「那你為什麼不接我?你說,我是不年輕,不好看,沒有氣質,還是——」不安分的手摸上衛央半解開的襯衣,語氣也變得越發曖昧:「你覺得我滿足不了你?」

衛央頓時覺得後背發麻,自己要真被男人滿足了那才叫恐怖吧?還沒來得及多想襯衣的紐扣就被那雙手輕巧地全解開了,隨即那雙手伸向了自己的褲子拉鍊,就那麼輕巧地一拉——

「我操,你不是打算真動手吧?」衛央明顯是被刺激得不輕,整個身子向後一彈,大聲罵了出來。

「你說呢?」男人的語氣迷惑而又危險,抓住衛央發抖的手貼上了自己的褲襠:「你自己多誘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把我弄成這個樣子,你覺得我停得下來嗎?」

衛央的手猛得一抖,下意識想抽回,卻被男人再一次硬拽著按上那個早就變得異樣了的部位。危險的形狀和溫度讓衛央很想哭:我知道自己很英俊很瀟灑很性感,可也沒性感到他媽的連男人都想上自己吧?

褲子被剝下,衛央現在都不知道怎麼反抗了。他頭腦一片空白地看著眼前男人不急不慢地脫著自己的衣物,外套,襯衫,西裝褲,還有——內褲。純黑色的內褲被褪下的那一瞬間衛央閉上眼痛苦地哼哼了一聲:被這種型號的玩意兒上完了之後自己會死的吧?

男人再一次貼上來,慵懶的聲音中似乎在隱忍著什麼:「放心,寶貝兒,第一次我會很溫柔的。」手不老實地探進了衛央的內褲,接著就開始熟練地撫摸挑逗。那雙手略高的溫度化成快感從那個地方傳來,衛央糾結地發現,完了,他居然他媽的在這個變態的手裡硬起來了!

這是什麼情況啊!

   "唔!嗯――啊~~不行――!"衛央扭著喊了出來。在一個男人手裡站起來了,這對一個直男來說簡直是莫大的恥辱!跟男人上床也就罷了,但為什麼現在的情況看起來很明顯就是那個變態打算讓他來在下面的那個!

     「混蛋!你要是真敢進來的話……咱們之間的梁子就結大了!」

   男人看著身下的衛央眼眶微濕,略有些發紅,喊完之後還緊緊著咬著自己的嘴唇怕自己再喊出來。這副性感的樣子讓他覺得下身的火更旺了。手上的動作慢慢加快,時不時地在鈴口上故意重重地蹭幾下,羞辱感和快感折磨的衛央覺得,自己馬上就要射了!

     「寶貝兒,舒服嗎?」男人的聲音中有些顫音,想必他也忍得挺辛苦的。衛央潮紅的臉已經控制不了表情了,可嘴上還是不饒人:「舒——舒你媽的頭!」

懲罰一般的一下重按,讓衛央不由得驚叫了一聲。「寶貝兒,說髒話可是不對的哦,這麼不聽話的小嘴兒可是要被好好調教的哦。」

衛央在心裡痛苦地悶哼了一聲。我也不是經常罵人的啊!怎麼說也是衛家的大少爺,自幼良好的家教肯定是缺不了的,但到了這種關頭還是去他媽的家教吧!

被大力地猛地一翻,衛央被俐落地翻過身去趴在床上,被情欲熏得醉醺醺的大腦還沒來得及做出什麼反應就接受到了危險的訊號。雙手被反扭至背後,小菊花突然感覺到一絲奇異的涼爽——

這死變態居然還準備了潤滑劑!

衛央全身的肌肉都下意識縮緊了。然後,第一次感到異物進入那個從來沒被進入的地方的奇怪感覺。一根手指,在裡面靈活地伸探著。耳畔傳來性感到令人微醺的聲音:「寶貝兒,第一次就要儘量放鬆,要不可是會疼的喲。」

「你要是真上了我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哦?你的意思是我現在住手你就不記恨你了?」手上的動作沒有停止,更準確地說,是一根手指變成了兩根。

濕漉漉的手指探進甬道,冰冷的觸感四散開來,談不上有什麼快感,卻讓人感覺到異樣的酥麻。聽見男人的話衛央愣了一下。廢話,就算是現在停手,那個變態放手的一瞬間他也一定狠踹那個變態的命根子直接讓他斷子絕孫!

看見他一時語塞男人反倒笑了笑,加重了手上的力度,讓衛央不由自主地「嗯……」了一聲。

寶貝兒還真是尤物啊。

不過再誘人的寶貝兒現在也得忍住。怎麼說也是寶貝兒的第一次,無論如何都得留一個美好的回憶。

衛央那邊倒是安分了很多。怎麼說也是個高智商人才,衛央很清楚現在他的處境基本上就是反抗也沒什麼用。那句話怎麼說的來著?生活就像是強姦,反抗不了的話不如躺下來享受,雖然衛央打心底裡覺得躺在男人身下確實沒什麼好享受的。

就當是被狗咬了,大不了回去多洗幾遍澡。衛央咬著牙把頭埋在床單裡。

男人仿佛是看透了衛央的心思,一隻手鉗住衛央雙手的力道都小了很多。把手指抽了出來,男人俯身上前在衛央耳畔低語:「寶貝兒,放鬆點兒,我可要進去了哦。」

衛央突然鼻子一酸,很有想哭的感覺。身為一個直男被男人上這是何等的恥辱,簡直就和是死了老公死不改嫁的貞烈寡婦在月黑風高夜被人輪暴了一個性質啊!委屈是委屈,嘴上還是不饒人:「要做就快做!你他媽是陽痿還是早——」

還沒說完,衛央就又被一股不小的力量掀了過來。屋頂璀璨的水晶燈晃得他有點兒目眩,男人的笑容隨即上前掩住了燈光,優雅而性感:「是不是你過一會兒就知道了。」

接著男人在衛央唇上印上一個淺淺的吻:「要是疼就喊出來。實在不行就哭出來。」

衛央暫態有了很想咬人的衝動。

你他媽的才會被男人上到哭!

不過衛央很快就沒心思想這些了。一根粗大灼熱的東西抵上了他的屁股,衛央頓時又是一陣頭皮發麻。哪怕剛剛這段時間早已經做了半天的心理準備了,但當了二十多年的直男說被男人上就被男人上了——不對,是說都沒說一聲就被男人上了,放在誰身上誰受得了?

經過潤滑和擴張的後庭微微一震,暫態覺得灼熱一貫到底。衛央有些吃痛,漲漲的充盈感因為耐心充足的潤滑擴張倒也不是不是不能忍。很奇特的感覺,衛央不由得「嗯」了一聲。

衛央聽見自己無意識的呻吟都想抽自己兩個大嘴巴。明明後邊是被撕開一樣的疼!剛剛那聲叫喚絕對是疼的!是疼的!

「可能開始有點兒疼,過一會兒就好了。不過我相信寶貝兒你的體力,應該不會做到一半就暈過去。」輕輕的抽插伴隨著男人的低語傳入衛央耳中。

衛央咬著牙拼了老命地不讓自己叫得那麼撩人:「我相信你個鳥啊!」

男人微微一笑:「哦?沒錯,寶貝兒,我就是讓你相信我的『鳥』啊!」

怎麼會有這麼下流的人!比我這個做鴨子的還下流!衛央閉上眼在心裡默默問候了眼前這個還不知道他姓名的死變態祖宗十八代,接著覺得胸前的一點被溫熱濕潤包圍住了。男人一邊繼續著下身的動作一邊含住了衛央胸前的一點,用舌齒輕輕噬咬著。

本來身體撕裂般的痛感被酥麻的快感所取代。衛央最終是沒忍住輕吟出聲來,早被放開的雙手緊緊抓住身下的床單,攥出大波大波撩人心弦的皺褶。聽見這聲音,男人也仿佛是吃了催情劑一般,開始大幅度活動起來。

「啊——!」突如其來的猛烈刺激讓衛央扭曲了一張臉,大概是疼痛大於快感:「快出來!媽的你他娘的快出來聽見沒有!」

「寶貝兒,你也是男人,做到這步要是能停下來我就真的有問題了。」

「嗯~別!別先動!慢——啊!……我求你了慢一點兒……」

衛央濕潤的眼眶微微發紅,配上略帶哭腔的哀求聲險些讓男人失去理智。男人回了回神:「要是疼就叫出來,要麼就哭出來。」

我去你媽的!真哭出來這臉就丟大了好嗎?隨著男人猛烈的撞擊衛央的身體隨之晃動,大腦一片空白中衛央覺得眼角有液體流出。

居然真哭了!和一個男人做愛,被一個男人上,他衛央居然被做哭了!

乾脆一頭撞死算了!居然被那個男人說中了!衛央壓制著呻吟努力咬住自己的下唇,誘人的聲音不斷從自己的口腔和鼻腔溢出。還不如乾脆被那男人做暈算了,省的丟人!衛央伸手捂住自己的嘴想把這該死的呻吟塞回去,卻被男人有力的大手輕鬆撥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舌舌相交纏綿的深吻:「別忍著,叫出來,叫大點聲。寶貝兒,你叫的很好聽,我喜歡聽你叫。」

好聽你媽個頭!衛央又在心裡罵道。一口一個寶貝兒叫得他渾身雞皮疙瘩,這個不知羞恥的死變態居然還叫他叫大點聲。剛想開口罵人,下身奇異的感覺卻讓他一個激靈。

體內的某一點被撞擊了一下,然後就是無以言表的,快感。

衛央當即便大聲呻吟了起來,身體也不由得開始扭動。本就潮紅的臉更加漲紅,表情也變得微妙。男人明顯是注意到了,一絲壞笑浮上嘴角:「原來是這裡嗎?」

等不及回答,男人就很「敬業」地努力攻向那一點,一次次用力的撞擊很快把衛央的情欲推向了高潮。從未有過的奇異感覺佔據了衛央的大腦,無法思考的窒息感和快感讓他下意識緊緊摟著自己身上的男人。男人也沒閒著,伸手握住了衛央早就亢奮到微微顫抖的分身,借著頂端分泌的透明液體上下動作起來。

「唔……啊~我——嗯……」

眼角還掛著淚,衛央帶著顫音的哀求讓房間裡肉體相撞的聲音顯得更加色情。身體不由自主地微微輕抬,有種刻意迎合的錯覺。男人性感的聲線又在耳畔出現:「舒服嗎?我的技術不錯吧!」

有什麼可得意的!衛央下意識地在腦海裡反駁。當然快神志不清的某人以前可是經常為自己的顧客誇讚自己的技術好而得意的。想還嘴的念頭一閃而過,接著一波更強烈的感覺直襲大腦,衛央清晰地感覺到,自己要射了!

前面撫摸著自己分身的大手更加賣力地來回撫摸,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右手食指在早就濕漉漉的頂端重重地按了一下。

「嗯——」

一道暖流噴射到男人結實的小腹上。大腦一片空白,這可是在跟男人做,他居然高潮了!

短暫的失神瞬間,回過神來的衛央覺得自己渾身發軟,潮紅的身體卻變得更加敏感。

那個死變態居然還在動!

下身已經黏濕一片了,身體只能無力地隨著男人的動作來回晃動。清脆的肉體相撞聲在偌大的房間裡迴響著,衛央咽了口口水,嗓音卻還是沙啞的:「混……混蛋你做完沒有?」

接下來這句話讓衛央有想跳起來抽他的衝動。

「寶貝兒,一次就不行了?」衛央在他的聲音裡居然聽出了自責的意思:「下次我會收斂一點的。」

去你他媽的下次!衛央火冒三丈,突然反應過來自己還是抱著他的。雙手環著他的脖頸,緊緊地摟著。在外人看來,簡直就是「恩愛有加」。

雙臂用力往下扯,男人被突如其來的一下拽到臉前。衛央張開嘴在他的脖子上貼近,用力一咬——

「嘶——」男人疼得倒抽一口涼氣,接著扭曲的臉又重現了笑意:「寶貝兒你實在是太熱情了。」

熱情你大爺!這人腦子絕對是有問題,啃和吻都分不清嗎?衛央氣得頭腦發昏。明明是發洩報復式的一啃居然被理解成「熱情」,弄得他很想把眼前這個變態的腦子扒開來看這廝的腦容量到底有多大。

他好像忽略了以前自己都經常念叨的一句話:在床上,一切反抗都是情趣。

男人好像明白了什麼,有些懊悔地重新撫摸上衛央半勃的分身:「對不起,光顧著自己舒服了,忘了寶貝兒還沒滿足呢。」

「你從我身上滾下來我就很滿足了!嗯……」衛央的下句話噎回嘴裡,取而代之的是一聲聲誘人的呻吟。在男人熟練色情的撫摸下,衛央的小弟弟又開始重新開工了!

這變態技術也太好了,不會以前經常幫男人擼管吧?想到這兒又是一陣惡寒,但全身的酥麻無力感讓衛央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了。

「唔——嗯……啊~!啊――嗯!啊~不行了~~啊~~~」

色情的聲音在燈火通明的房間裡回蕩開來,惹得男人似乎更加「性奮」,埋在身體裡的異物仿佛又漲大灼熱了幾分。男人伸手將衛央的腰肢抬高,隨即大力抽插了幾下。

「嗯……啊~!混蛋,你到底還要做多久?」

「寶貝兒你是在求饒?」

「我饒你媽個——啊!」

腰肢猛烈地搖擺,牽動著衛央的下身有著無法言語的奇特感受。

「不乾不淨的小嘴兒就要消毒。」低頭再次侵入衛央的嘴唇,舌頭富有侵略性的攪動讓衛央險些不能呼吸。

被自己咬了一口的血牙印隱隱滲出鮮血。貌似吻痕的痕跡就在男人脖頸顯眼的地方,刺激著衛央。「啊~~~!嗯!別,別再用力了!不――」

雙腿不知道何時不由自主地夾住男人精壯的腰肢,耳畔一聲低沉的低吼,體內突然又一股熱流撞擊到體內的皺褶,刺激著腸壁,惹得衛央一陣輕顫。

「唔……」眼神已經迷離了。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有一個男人壓在自己身上,猛烈的動作讓他的身體刺激到幾乎麻痹,幾乎是欲仙欲死的快感,然後那男人在自己的身體裡——

耳垂被輕輕咬住,隨即是溫柔的耳語:「舒服麼寶貝兒?」

失神中不小心洩露了自己真實的想法:「嗯……」

雖然反應過來時就想抽自己兩巴掌。

男人似乎是得到了鼓勵,立刻將衛央上身扶起,輕輕一翻就換了個姿勢:「這次用後背式,你會舒服一點。」

衛央立刻明白了自己危險的處境:「什麼?你還要來?等——啊……」

不等說完,下身又被長驅直入。

「唔……你到底還是不是人?」回答衛央的只有響亮到刺耳的「啪啪」聲。

當然了,和寶貝兒的第一次當然要讓寶貝兒徹底的滿足——和難忘啊。衛央看不見的背後,男人被汗水濡濕的臉上,浮現著玩味的微笑。

「唔,混蛋……老子是直的……只接女不接男……」大腦已經迷離了,衛央可能已經不清楚自己在呻吟些什麼了。

註定,是一個「難忘」的夜晚啊。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