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不戴套的鍵盤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不戴套的鍵盤 的所有作品: 
   


 


                        清衣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清衣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代售書系 >> 天黑請閉眼〈1冊+特典〉

點閱次數: 7644
   天黑請閉眼〈1冊+特典〉
編號 :255
作者 不戴套的鍵盤
繪者 清衣
出版日 :20150515
 
件數:2件 
定價:預購期間特惠價 380元,預購期後恢復原價 450元。
運費:65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以上免運費〉
預購期:即日起至4月底
出版時間:5月10日
字數:20萬字(含特典字數)
預購贈品:特典〈獨立成冊〉
規格:繁體直排

【故事簡介】
葉寧遠沒有想到自己意外死去後靈魂竟然鑽到了另一個人的身體中,
而他不巧霸佔的這具身體竟然是黑道上唐家大少唐少寧最寵愛的弟弟唐少謙。得知真相後的唐少寧勃然大怒,但面對那張唐少謙的面孔時,
他終究是下不了狠手。
劫後餘生的葉寧遠被唐少寧帶回唐家大宅,替代唐少謙繼續做唐家二少。
原以為唐少寧那樣見慣了腥風血雨的人,必定是心狠手辣之徒,
可萬萬沒料到,被外人視作惡魔的唐少寧在對待他時卻是溫柔似水。
明知唐少寧是透過他看著唐少謙,
葉寧遠還是不知不覺掉進了唐少寧親手為他設下的溫柔漩渦。

生前葉寧遠受盡葉家私生子葉連城的背後挑撥,
痛失青梅竹馬的愛人,失去僅有的父愛,最終還落得慘死的下場。
重生後,葉寧遠享盡生前從來不敢奢望的疼愛,
他和唐少寧之間的點點滴滴似乎都在一瞬間化為永恆。
原來一生中,真的有一個人會為你排山倒海,踏空而來。

原價:450元  
網路優惠價:45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唐少寧就像是唐少謙生命裡的定時炸彈,只要稍稍輕舉妄動也許就會被炸得粉身碎骨。所以唐少謙害怕唐少寧,是一種趨於本能地害怕,甚至這種害怕無從尋求根源。

  每次被唐少寧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眸凝視時,總會有一股不由自主的寒意從唐少謙的身體裡逆流而上。那種時時刻刻宛若獵物般被盯梢的感覺幾乎令人窒息。

 

  唐少謙知道他不能再坐以待斃,他不能被困死在這座唐少寧為他打造的牢籠裡直到生命枯竭。所以他開始千方百計地設法逃走,可每次都是慘敗而歸。

  終於有一天,他遇到了一個男人。

  那個男人總是一身雪白乾淨的襯衣,唇角嵌著如沐春風的笑意,一雙黑眸仿佛有化開冬日寒霜的力量。那一秒,唐少謙感覺在自己灰暗的生命裡抓到了一線生機。

  可是唐少寧又怎會那麼輕而易舉放過他?那種幾近變態的可怕佔有欲,只要想起就會讓人不寒而慄。唐薇薇曾不屑地跟唐少謙說:我哥那是愛你,你懂嗎?

  唐少謙真的不懂。難道以愛的名義就可以肆無忌憚地囚禁他,讓他活在見不得光的世界裡?那不是愛,那只不過是給了唐少寧一個冠冕堂皇囚禁他的理由而已。況且他們是血脈相來年的兄弟,怎麼可以有情愛之說,這根本就是逆天而行。

「我是唐少寧的弟弟,他怎麼可以愛我!?」那歇斯揭底的質問來自唐少謙的心底深處。違背倫理道德,破壞人倫常綱,唐少寧對他宛若萬丈深淵的阿鼻地獄。

  唐薇薇絕美的容顏上閃過一抹淩厲的譏諷,「唐少謙,我哥怎麼能愛上你這麼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唐薇薇對唐少謙的敵意並不是一朝一夕鑄就的。自從唐少謙以私生子的身份出現在唐家,唐少寧就將所有的關愛給了唐少謙這個母不詳的私生子。明明她才是唐少寧名正言順的妹妹,憑什麼唐少謙坐擁了唐少寧所有的愛還一副棄若敝履的模樣。

   因為唐少謙,唐薇薇有家歸不得。

   唐少謙一次次的出逃,一次次以失敗而告終。可唐少寧對他出逃的行為從來沒有過多的指責,「少謙,我可以滿足你的一切要求,但你不能離開我。」以唐少寧的個性,他可以選擇鎖住唐少謙的雙手雙腳,讓他永遠逃不出唐家這個迷宮似的宅邸,但他卻沒有那麼做。

   唐少寧情深似海的愛意在唐少謙眼裡不過是令人作嘔的執著,他死死抿著毫無血色的唇瓣,黑眸裡是深入骨髓的恨意,「除、非、我、死!」

   饒是唐少寧在外是呼風喚雨的人物,在愛情裡面也不過只是渺小得如同陌路凡人。他愛唐少謙至深,唐少謙卻恨他入骨。看即便如此,唐少謙不愛他,他卻不能如此輕而易舉地放手。

   唐少寧相信終有一天唐少謙會明白他的一片情深,這份苦苦守候的愛情也終會有滴水穿石。這世上哪有什麼鐵石心腸之人。

   可這一次,唐少寧卻錯了,而且錯得徹底。

   那是唐少謙最後一次輸死一搏的逃跑,他找到了當初宛若天神般降臨在他面前的白子涵,狼狽不堪地跪倒在男人面前,尋求一線生機,「白子涵,救我。幫我離開唐少寧!求你了!」

   看似溫柔的人,絕情起來才真正是鐵石心腸。唐少謙從來不曾瞭解過白子涵的真面目,這個溫文爾雅的男人除了在心愛的人面前,對任何人他都可以做到視若無睹,而任何人中就包括了唐少謙。唐少謙對白子涵有情,卻不知那個男人的心裡除了蘇心塵,再無第二人。

   面對跪地懇求的唐少謙並沒有心慈手軟,白子涵似笑非笑地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慢條斯理地掐斷了手中的煙蒂,冰冷的聲音裡沒有往日的溫柔似水,「少謙,我不會幫你。」白子涵說的是不會幫,而不是不能幫。這一刻唐少謙才明白,這個男人即使有能力,也不會向他伸出援助之手。所有他以為的朝朝暮暮不過是一廂情願。

   寒意蔓延四肢百骸,唐少謙唇角勾起自嘲的笑容,勉強撐起跪得發麻的雙膝,如墨的黑眸裡盡是絕望。走出白家大門,迎接他的是等候已久的唐少寧。白子涵沒有幫他,甚至可以說又將他推回了絕望的深淵。

   站在遠處的唐少寧靜靜地看著對面的唐少謙,氣定神閑的模樣仿佛在告知唐少謙,這一生一世他都逃不出他的五指山。哪怕天涯海角,只要他還活著一天,這個男人就會把他抓回來。他根本逃不掉。這個世界沒有他的藏身之處。

   唐少謙仿佛一個沒有靈魂地玩偶一步一步走向馬路中央,忽遠忽近的鳴笛聲顯得靈動飄渺。唐少寧一輩子都無法忘記那一刻唐少謙臉上露出了他從來不曾見過的笑容。那樣瘦弱的身體不顧一切地沖向了疾馳而來的貨車,驚慌失措的司機從未經歷過這樣驚心動魄的場面,一個猛地急刹車,卻還是為時已晚。

   唐少寧眼睜睜地看著唐少謙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唇角依舊嵌著勾人心弦的笑意。

   耳畔接踵而來的是尖銳地驚叫聲,「撞死人啦!」

   不可一世的男人幾乎是連滾帶爬跑到唐少謙的身邊,雙手不可抑制地顫抖,往日的優雅高貴在這一刻蕩然無存。

   撕心裂肺的叫聲響徹整條灰暗的街道。

「少謙——!」

   唐少謙的唇角不斷溢出淋漓的鮮血,清秀的面容上蔓延著猙獰的寒笑。他動了動薄唇,血液更是肆無忌憚地流出。他終於從這個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男人身上看到了痛苦掙扎的表情,這是他對唐少寧最致命的報復。

「我說過……」

「除非我死……」

   唐少寧終於明白了唐少謙那句「除非我死」真正的意義。唐少謙是在告訴他,活著的時候唐少寧得不到他,那即便是死了,唐少寧也只能得到他的屍體。

   愛一個人是什麼感覺?你把整顆心小心翼翼地雙手奉上,那個人卻棄若敝履地將它扔進烈火中任其自生自滅。

   唐少寧彎下腰,抱起唐少謙逐漸趨冷的身體,剛才驚慌失措的模樣已經蕩然無存。棱角分明的俊臉上看不出一絲一毫的情緒。

「去醫院。」

   唐少寧的一句吩咐在人群裡炸開了鍋,身邊的下屬手忙腳亂地替他開門,一路連闖數十個紅燈趕到醫院。唐少謙被送到醫院時因失血過多而昏迷不醒,正當醫生打算讓家屬最好心理準時,一把冰冷的黑槍抵在他的腦門上,唐少寧臉上的表情宛若地獄修羅令人不寒而慄,「他死,你死。」

   醫生被嚇得汗流浹背,幾乎是連滾帶爬摸進了手術室,當了一輩子醫生從未見過這樣場面的他仿佛是剛從鬼門關口撿回了一條小命。

  醫生慌亂地指揮護士準備手術,唐少寧卻大搖大擺地走到昏迷不醒的唐少謙身邊,微微彎下腰,勾起唇角,也不管唐少謙是否能聽見,在他耳邊輕聲低語,「唐少謙,你要是敢死,我就讓手術室裡所有人給你陪葬。」

   說完,唐少寧莞爾一笑走出手術室。醫生明白他到底能不能活命都掌握在這個半死不活的男人手裡了,如果這個男人死了,那外面那個男人就會要了他的命。即使他有華佗在世的本領能讓病人起死回生,但求生意志才是整場手術的關鍵。

   醫生鎮定地拿起手術刀,內心深處卻在不斷禱告讓這個人活下去。這是一場迄今為止最艱難的手術。一場手術緊緊聯繫著在場每一個人活命的機會。

 

   兩小時後。手術結束。急診室的紅燈熄滅。

   醫生顫抖著手擦拭額角的細汗,戰戰兢兢地對唐少寧道,「手術很成功,病人已經度過危險期。」

   唐少寧坐在長椅上一聲不吭,直到身邊的人輕聲道,「老大。」

「他要是不醒,你腦袋準備搬家吧。」

   說完,唐少寧扔掉手中的香煙,用發亮的皮鞋使勁碾了一下,便轉身離開了。

   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獄。

   看著唐少寧離去的身影,醫生仿佛整個人被抽走靈魂般失魂落魄地倒在地上。

【第二章】重生

  葉寧遠做夢都沒有想過這一輩子還有重來一次的機會,當他費力地睜開雙眼,四周雪白的牆壁隨之映入眼簾,薄弱的空氣裡彌漫著濃郁刺鼻的消毒水味。他不敢置信地提了提手,鈍痛瞬間蔓延四肢百骸,刺骨的疼痛叫囂著告訴他,他沒有死,因為死人是不會有痛覺的。

  這算是九死一生嗎?葉寧遠扯開乾裂的唇角,乾澀的喉間彌漫著淡淡的血腥味。看來他那同父異母的弟弟葉連城又一次失算了。處心積慮想要弄死他,到頭來他還是僥倖撿回了一條小命。不過到底是誰救了他?

  難道是顧以默?下一秒葉寧遠又自嘲地否定了這個荒謬的想法,怎麼可能會是顧以默。絕不可能是他。想到這點,葉寧遠又不得不佩服葉連城的心機和城府。先是將他花言巧語騙到葉氏的天臺,然後趁著兩人爭執不休的時刻讓顧以默恰逢時機地趕到錯過了他被推下樓的場景。

  葉寧遠看著葉連城哭得梨花帶雨倒在顧以默懷裡,而自己的身子卻不由自主地急速下墜,顧以默甚至沒有抬頭多看他一眼,任由他自生自滅。

  那是他最深愛的人,卻在生命最後一刻給了他最致命的打擊。

  光是想到那個場面,葉寧遠的心就好似被一把年久生銹的鈍刀一刀一刀的淩遲,直到他的每一分血肉都變得鮮血淋漓,連疼痛都變得麻木。正當他沉浸在這樣深入骨髓的疼痛裡無法自拔的時候,房間的大門被一腳踹開,門口赫然出現了一個陌生俊朗的男人。

  這個男人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他的病房?一連串的疑問撲面而來。男人的周圍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烏黑深邃的眼眸裡蘊藏著令人戰慄的寒意,五官如雕刻般精緻,葉寧遠敢肯定在他生活的圈子裡從來沒有這樣一個令人過目難忘的男人。

「你是誰?」這是葉寧遠目前最想知道的答案,難道是眼前這個男人救了他?

  葉寧遠的問題令男人的臉色變幻莫測起來,那雙蘊藏寒意的黑眸裡迸發著駭人的憤怒。男人漂亮的薄唇抿成一條鋒利的線,低沉略帶警告的嗓音回蕩在安靜的病房內,「唐少謙,你別以為裝傻我就會放你走。」

  唐少謙?唐少謙又是誰?他不是唐少謙。這個男人是走錯病房了嗎?

「這位先生,您應該走錯病房了,我不是唐少謙。」

  男人俊逸的面龐因憤怒而微微扭曲,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對身後的黑子男子道,「把那個庸醫去給我帶過來!開什麼玩笑!?」

  葉寧遠不明白為什麼眼前的男人對於他的身份如此氣急敗壞,這年頭奇怪的人真是越來越多了。男人尖銳的目光自始至終死死釘在他身上,望眼欲穿的表情似乎要將他盯出一個洞來。

  醫生被男人的手下如小雞啄米般拎到人前,見到男人的那一刻,醫生不由自主地渾身顫抖,雙腿一軟跪倒在地。男人彎下腰,微微勾起唇角,「你最好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他會連我都不認識。」

「我、我、我——」醫生被男人的氣勢嚇得結結巴巴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病、病人,因為車禍……大、大腦受、受到……重、重創,所、所以——」

「所以什麼?」冷意從男人那雙漂亮的丹鳳眼肆意蔓延,輕飄飄的語氣令人不寒而慄。

「會、會、可能……」醫生前言不搭後語地說道,「失憶……」

「失憶?」男人語調微揚,就在醫生準備點頭時,不知何時從男人腰間抽出的短槍已經死死抵在了醫生冒著熱汗的腦門上,「那你就去死吧,庸醫。」

  眼前發生的一切還沒來得及在葉寧遠的大腦裡緩衝,男人抵在醫生腦門上的短槍生生將他震懾在原地。那是貨真價實的槍。可為什麼這種東西會出現在這個男人身上?電視劇裡才會出現的戲劇性情節居然就這麼活生生地出現在葉寧遠的生活裡。

  啪嗒。

  在安靜得令人窒息的空間裡,葉寧遠聽到了手槍推膛的聲響。男人波瀾不驚地舉著槍,如墨似的黑眸裡盡是陰霾,白皙的手指剛剛觸碰到扳機,葉寧遠就不顧一切地叫了出來,「先生,別殺他!」

  葉寧遠的驚叫讓男人猛地抬起頭,連帶身後的黑子男子們都紛紛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仿佛他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你剛才叫我什麼?」男人的語氣陰沉得可怕,仿佛葉寧遠再叫他一句先生,他就會立馬崩了眼前的醫生。

  葉寧遠費力地咽了一口氣,「我、我真的不記得了……」

  男人看著葉寧遠,俊眉微蹙,「唐少寧。」

  這是他的名字嗎?葉寧遠為自己死裡逃生松了一口氣,看來這個男人並沒有表面看起來那麼可怕。卸下心房的葉寧遠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抹不勝防的笑靨,「你叫唐少寧?」

  唐少寧不記得唐少謙已經有多久沒對他笑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本該兩小無猜的他們變得形同陌路。唐少謙面孔上久違的笑容令唐少寧被震懾在原地,久久沒回過神。難道一個人失憶,連從前的過往都會忘得一乾二淨?那是不是意味著他跟唐少謙之間也可以有重新開始。

  不知過了多久,唐少寧緩緩收起槍,對著身後的吩咐道,「把這個庸醫丟出去。」

  唐少寧走到葉寧遠身邊,細細打量著他,一如初見的時候。葉寧遠被盯得有些發毛,尷尬地笑道,「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叫我的名字。」唐少寧低沉的聲音裡蘊藏著令人難以抗拒的魅惑。

  葉寧遠望著唐少寧那雙深潭似的黑眸,動了動薄唇,「唐少寧。」

  唐少寧皺了皺眉,耐心地糾正,「少寧。」

「少寧。」這一生平淡的呼喚讓唐少寧整顆心都不由自主顫動起來,葉寧遠看到了唐少寧唇角微不可見的笑意。這抹笑意為那張冰冷的面孔增添了難以言說的動人色澤。

  正當兩人對視相望之時,一個風姿卓越的陌生女人破門而入。只見唐少寧微微皺眉,「微微,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唐少謙死了沒。」唐薇薇似笑非笑地看著床上一臉茫然的葉寧遠,「看樣子他還活得挺好。真是禍害遺千年,該死的不死。」

「閉嘴,唐薇薇!」這樣不帶拐彎抹角的惡意詛咒令唐少寧一時氣急攻心,連名帶姓地呵住唐薇薇。

「哥!」唐薇薇抿著薄唇,惡狠狠地瞪了一眼唐少謙,轉而恨鐵不成鋼地對唐少寧吼道,「你就不能放棄這個男人嗎?!只要他活著一天,你就沒一天好日子過!」

「我讓你住嘴!你聽到沒有!」唐少寧怒不可遏地瞪著唐薇薇,「別以為你是我妹妹我就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縱容你!」

  原來這個女人是唐少寧的妹妹,方才困擾葉寧遠的問題又一次被解開。唐薇薇似乎挺討厭唐少謙這個人的,聽她的語氣就是一副恨不得他早死早超生的樣子。葉寧遠看著兩人睜得面紅耳赤,突然矛頭一轉,唐薇薇又將怒火指向他,「唐少謙,你為什麼不去死!」

  啪。

  一個重重的巴掌聲回蕩在屋內久久不去。

  唐薇薇被唐少寧打偏了頭,白皙的側臉上印著鮮紅的五指,葉寧遠被唐少寧突如其來的舉動下了一跳。只見唐薇薇雙眸含淚,抬起頭不可置信地看著唐少寧,「你為了他打我?唐少寧,我是你妹妹!我是你血脈相連的妹妹!」

  這一刻,葉寧遠才意識到事情的發展有些不太對勁。不論是唐少寧還是唐薇薇,一進門就把他認作是唐少謙。可就算他跟唐少謙長得再像,也沒道理兩兄妹都認錯吧。到底是什麼作祟讓眼前的兩人都認定了他是唐少謙呢?在唐少寧和唐薇薇爭執不休的時候,葉寧遠飛似的躲進了廁所。

「啊——」

  葉寧遠看到鏡子中那張與自己截然不同的面孔時忍不住尖叫起來,鏡子裡的人不是他,那是一張他從未見過的、陌生的臉孔。那麼現在所有的問題都迎刃而解了。為什麼唐少寧和唐薇薇會同時將他錯認為唐少謙。不對,不是錯認。

  現在的他不是葉寧遠。

  而是唐少謙。

【第三章】

  葉寧遠茫然地看著爭執地熱火朝天的兄妹。從剛才開始他就被叫做唐少謙。只是唐少謙到底是誰啊?他不是唐少謙,就算長得再像,也不至於兄妹兩人都認錯人吧?從剛才開始就很奇怪,為什麼他就被認定是唐少謙了呢?到底怎麼回事。葉寧遠越想越奇怪,心底陡然滲出一絲害怕。他在唐少寧和唐薇薇困惑的目光下逃進廁所,站在鏡子前。葉寧遠捂住自己想要驚叫出來的聲音。鏡子裡的人是誰?不是他自己!是誰!?怎麼會這樣?怎麼他的容貌會有那麼天翻地覆的變化?難怪唐薇薇和唐少寧從剛才開始就會叫自己唐少謙。鏡子裡的人不是唐少謙會是誰?葉寧遠慢慢讓自己急速跳動的心臟靜下來。他需要冷靜。冷靜下來。沒錯。他穿越到唐少謙身上了。那真正地唐少謙又在哪裡?難道唐少謙穿越到葉寧遠身上了?

  唐少寧一腳踹開洗手間的大門,只見葉寧遠一臉茫然地站在鏡子前,白皙修長的手指還放在側臉。看到葉寧遠平安無事地站在那裡,原本被揪緊的心臟也放鬆下來,一步步逼近葉寧遠。已經知道自己不是唐少謙的葉寧遠,看著唐少寧竟不受控制地向後倒退。對於葉寧遠的退縮,唐少寧很不高興,涼薄的眸子裡蘊含著即將爆發的怒氣。

「過來。」

  葉寧遠無法移動自己的雙腳。只是怔怔地站在原地。無法動彈。

「我再說一次。過來。」唐少寧明顯對唐少謙有比對代別人時兩倍的好耐心。

  葉寧遠還是沒有動。因為根本動不了。

  葉寧遠磨掉了唐少寧僅有的耐心,一個箭步他便抓住葉寧遠纖細地手腕。但是葉寧遠渾身瑟瑟發抖的樣子竟然唐少寧感到一絲無奈。原本的怒氣也因為這顫抖而被撲滅。唐少寧突然明白。不論是失憶前還是失憶後的唐少謙都一樣害怕他。這是出於本能地害怕。已經習以為常。

這種認識讓唐少寧有些無奈。其實他自認對唐少謙是傾之所有,可是唐少謙對他卻是棄若敝履。白子涵曾經笑話唐少寧說:你每天對著唐少謙這麼一張不死不活的臉,再加上時而不時的威脅,還監禁他母親,唐少謙怎麼會愛你。唐少寧千方百計給自己找理由,如果不是唐少謙一心想著逃離自己,他根本不會用這種手段對付他。為什麼唐少謙對他就不能乖順一點呢?

  葉寧遠看著眼前陰冷沉默的唐少寧還是感到不由來的害怕,雖然他能感覺到唐少寧對他沒有惡意,可是這種本能的顫抖以及抗拒似乎陡然間被激發出來一般。難道是這具身體原本的主人唐少謙的關係?唐少謙跟唐少寧跟唐薇薇到底什麼關係?雖然都姓唐,但唐少謙的樣貌跟兄妹倆差多了,讓人怎麼也聯想不出有什麼親戚關係。比起唐少寧和唐薇薇驚世容貌,唐少謙的臉可算是平凡無奇了,滿大街都隨處可見。

「我是誰?」

「你是唐家二少爺。」

  唐少寧和唐少謙是兄弟。這個肯定的回答打破了葉寧遠最後一絲幻想。既然是兄弟,為什麼唐少寧對唐少謙的態度會那麼奇怪?根本不像兄弟。倒像是情人。這種可怕的想法讓葉寧遠有些不寒而慄。

「你在想什麼?」唐少寧有些不悅地問道。從剛才開始他就發現葉寧遠一直不斷地走神,眼神飄忽不定,似乎是沉浸在什麼回憶裡。

「沒、沒有……」
  葉寧遠現在腦子亂得像漿糊,不知道怎麼跟唐少寧解釋發生在他身上的一切。不過他可以斷定,如果他告訴唐少寧自己不是唐少謙的話,唐少寧也許會殺了他也不一定。

「先出來吧。」

  沒有徵求葉寧遠的意見,唐少寧一把橫抱起半跪在地上的葉寧遠,將他放回病床。唐薇薇精緻的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淚痕,只是看向葉寧遠的眼神充滿了冷漠和不屑。唐少寧扭頭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唐薇薇,聲色俱厲道,「還不回去。站在這裡做什麼?」

「唐少寧。」唐薇薇毫不懼怕地直呼唐少寧的名字,唐少寧微微皺起的眉宇表示他的不悅,不過並沒有阻止唐薇薇接下來的話,「要是唐少謙願意安安心心呆在你身邊,我絕無二話。可是你想清楚了,你為了他多少次差點沒命。他在乎過嗎?他不過想著你早點死,好早點解脫。今天我的話就放在這裡。有他,沒我。有我,沒他。你現在一定已經忘了媽媽臨死前你對她的承諾。」

  說完,唐薇薇華麗地轉身,白色的裙擺微微掀起。興許是唐薇薇最後一句話刺中了唐少寧的心臟,葉寧遠發現唐少寧臉上露出一絲痛楚。但這種情緒轉瞬即逝,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一般,唐少寧對葉寧遠淡淡說道,「你剛醒,在休息一會兒吧。晚點我讓人送東西給你吃。」

  葉寧遠聽話地點了點頭,沒有再違背唐少寧的意思。乖乖地平躺在病床上,唐少寧在床邊坐了一會兒,確認葉寧遠已經熟睡以後便離開了病房。一出門就看到蕭然悠然自得地靠著牆,嘴裡叼著半根香煙,看到唐少寧時眼神放出一絲寒氣。

「你怎麼在這裡?」唐少寧問道。

「陪微微來的。」蕭然掐掉香煙,然後正色道,「少寧,把腰板挺直。」

  唐少寧還沒反應過來蕭然準備幹什麼,只見他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唐少寧的腹部猛擊一拳,力道之大,導致唐少寧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兩步。再抬頭時,唐少寧目露凶光,但蕭然毫不在意地甩了甩自己的手,扯扯嘴角道,「想不到還挺疼的。」

「蕭然,你什麼意思?」唐少寧捂著腹部,咬牙切齒道。

「少寧,我們認識多久了?」蕭然轉化話題的速度讓人應接不暇,「我、你、微微、少謙,我們都是一起長大的。可是你應該知道我的底線在哪裡。」

  唐少寧看著泰然自若的蕭然冷冷一笑,蕭然聳聳肩轉過身,「你不應該打微微。她是你妹妹,是我的愛人。你愛少謙是你的事情,但你妹妹關心你沒有錯。你可以因為微微傷了少謙而打她,我也能因為你傷了微微而揍你。那一拳是你打微微的回禮。少寧,我們不是你的敵人,你沒必要像防狼一樣防著我們。你變了。自從唐少謙出現以後你就變了。你不可能沒發現這點。」

  看著蕭然絕然離去的背影,他抹了一下嘴角,有淡淡的血絲,蕭然那傢伙下手一點都不手軟。不過蕭然剛才的話沒有錯。唐少寧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麼毒。大概是中了一種叫做唐少謙的毒,所以才會落得眾叛親離,而最在乎的那個人卻不以為然。可笑的到底是他還是唐少謙。

  葉寧遠睡醒以後,看見唐少寧還是坐在床邊的座位,似乎沒有離開過的樣子。心想著唐少寧對唐少謙真是好的沒話說。想當初他要死不活在醫院躺了1個月,顧以默可就只出現了一次,還是因為葉連城他才來見他的。真是諷刺至極。葉寧遠喜歡顧以默是葉家上下都知道的事情。但顧以默喜歡葉連城卻也是顧家上下都知道的事情。他們的關係就是一個跑一個追,但葉寧遠性子天生開朗,覺得這樣死皮賴臉也沒什麼不好,人活一輩子,面子沒那麼重要,重要的是顧以默會喜歡上他。可是他錯了,直至他被葉連城推下去,顧以默關心的還是葉連城。

「吃點東西吧,我讓人煮了魚片粥。」

  聽到魚這個字,葉寧遠心裡一緊,脫口而出,「我不吃魚。」

  這回輪到唐少寧驚訝了。難道人失憶了,連口味都會變?唐少謙失憶前最喜歡的就是兩樣東西:一是抹茶蛋糕,二是魚。如今他說不吃魚,這是鬧哪樣?

「你不是最喜歡吃魚嗎?」

  葉寧遠想大喊說喜歡吃魚的不是他,而是葉連城。可是他突然想起來眼前這個人不是顧以默,而他也不再是葉寧遠,他是唐少謙,唐家二少。小時候因為葉連城惡作劇,故意將沒有挑掉魚刺的魚放到葉寧遠碗裡,葉寧遠沒注意,吃了下去,魚刺就這麼生生卡在喉嚨裡。為此葉寧遠的爺爺還將他帶去看咽喉科,廢了好大的勁兒才將魚刺取出來。從此以後,他再也不敢吃魚了。現在連聽到魚都會後怕。

  唐少寧間葉寧遠臉上浮出痛苦的神色,既然葉寧遠不願意吃他也不好強迫,便問道,「你想吃什麼?」

「西芹炒百合。」

「哈?」

  唐少寧扯了扯嘴角,冷漠的臉上帶著難以置信,但卻沒有拒絕,「我讓人給你去做。」

  唐少寧從來不會拒絕唐少謙,只要唐少謙不想著離開他,他說過他可以滿足唐少謙所有想要的一切。當然所有的前提必須是他是唐少謙,可是現在葉寧遠雖然頂著唐少謙的臉,但卻已經不是唐少謙,這個事情要他怎麼解釋。

「你看會兒電視吧,我吩咐人去做。」

  唐少寧替葉寧遠打開電視,新聞直播裡傳來主持人公式化的聲音,「昨日下午14時,葉城集團董事長葉明遠愛子葉寧遠不慎墜樓身亡。警方已經介入調查,事故原因至今不明。」一瞬間,葉寧遠的臉變得刷白,死死盯盯著電視。鏡頭掃過自己的父親葉明遠,歷經滄桑的臉龐卻找不到絲毫歲月的痕跡,依舊棱角冷分明的臉上透著俊逸。痛失愛子?沒有人知道葉寧遠過得是寄人籬下的日子,儘管他是葉家名正言順的繼承人。葉明遠所有的父愛全部給了葉連城。葉連城佯裝悲傷的臉上假惺惺地滴下了幾滴眼淚,柔若無骨地靠在身後顧以默的胸前。而此刻的顧以默看起來那麼悲傷,明明他死了他應該高興啊,終於不會有人再纏著他了。唐少寧注意到葉寧遠波動的情緒,掃了一眼電視新聞,葉城集團也算是在清河市的大財團了,想不到居然出了這樣的事情,但是唐少謙對著這條新聞的反應是不是過度了?他認識葉寧遠?他怎麼不知道。葉寧遠這個人他在前幾年唐家的酒會上有過一面之緣,不過具體是什麼樣貌他已經沒有印象了,想必葉寧遠也不記得他。他記得那個時候唐少謙根本沒有去那個酒會,認識葉寧遠的幾率也幾乎是零。可是為什麼此刻唐少謙的表情看起來那麼悲慟?

「少謙。」

  唐少寧的聲音將葉寧遠的思緒從電視上拉回了現實,抬頭的時候遇上唐少寧的銳利的視線,葉寧遠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反應過頭,連帶氣氛都開始變得尷尬。

「你認識他?」 

「不、不認識。」

「少謙,我不喜歡別人騙我。」

  唐少寧微微上揚的語氣已經讓葉寧遠感覺到怒氣。可是葉寧遠生前也和唐少謙這個人沒什麼瓜葛,一時半會兒也扯不出什麼理由。也瞞不下去了,葉寧遠眼睛一閉,認命道,「我是葉寧遠,不是唐少謙。」

  話音落下,病房裡寂靜一片,連時鐘走動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葉寧遠不敢抬頭去看唐少寧此時此刻的表情,也許他會把他撕碎了也說不懂。半天都不見得唐少寧的反應,葉寧遠鼓起勇氣睜開眼角,微微朝讓少寧瞥去。唐少寧雙手插在胸前,俊美的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笑容,「唐少謙,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你以為是在拍穿越電視劇嗎?」

  葉寧遠現在心中是一萬頭草泥馬在狂奔啊。他真想跟唐少寧說,不是拍電視劇啊,我是真的葉寧遠啊,不是你寶貝弟弟唐少謙啊。葉寧遠也希望現在的一切都在做夢。他希望真正的自己已經被葉連城推下樓死了,而唐少謙還是唐少謙。可是事實告訴葉寧遠這一切都是真實地在發生的。

「我不喜歡吃魚。因為小的時候被弟弟惡作劇,將帶刺地魚放在我的碗裡,我一不小心吃下去,魚刺就卡在喉嚨裡。是爺爺帶我去醫院,才拿出來的。」

「我弟弟是葉連城,爸爸是葉明遠,我的爺爺是葉正庭。」

「我喜歡吃巧克力蛋糕,不喝牛奶,畢業於H大,我喜歡的人叫顧以默。」

「我是葉寧遠。葉子的葉,寧靜致遠的寧遠。不是你弟弟唐少謙。」

  葉寧遠一口氣把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唐少寧怔怔地看著他,下一秒他扔掉手中的遙控器,掏出腰間的槍指著葉寧遠陰狠道,「唐少謙在哪裡!?」

  或許是早就猜到會這樣,葉寧遠卻一點也不慌不忙,本來就是要死之人,只不過是魂歸大地而已,沒什麼好害怕的,「不知道。」

  看著那張讓自己著魔的臉,明明不再是唐少謙,唐少寧依舊下不去手,「把少謙還給我。」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