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李千重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李千重,從寒冷的北方漂流到極熱的嶺南,
一邊在辦公樓裏計算資料,一邊在文字的浸潤下滋養內心。
發現耽美文體後終於找到情感的寄託,
從此調動起一切心情來寫文,
一心想描摹出不同於無奈現實的純美。 
         李千重 的所有作品: 
   


 


                        花小白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李千重,從寒冷的北方漂流到極熱的嶺南,
一邊在辦公樓裏計算資料,一邊在文字的浸潤下滋養內心。
發現耽美文體後終於找到情感的寄託,
從此調動起一切心情來寫文,
一心想描摹出不同於無奈現實的純美。 
         花小白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萌戀系列 >> 狼子野心(上下集)

點閱次數: 24500
   狼子野心(上下集)
編號 :021
作者 李千重
繪者 花小白
出版日 :20150210
 
件數:1件 
大陸同時購買狼子野心上下集,
書款外加運費全部只要110R,
龍馬負責寄件到府。
下訂單時請記得附上正確詳細的收件人資訊,以方便之後的寄件處理。
付款帳號:
支付寶:psg02613@hotmail.com
戶名:黃鈴珊

「逆子,真是逆子!你是要生生逼殺朕嗎?」
皇極殿中,渾身赤裸的青帝捶著胸口痛呼道,胸膛上滿是青紫的吻痕,
身上還壓著那俊美的太子身子一抽一送兀自不肯停息。

青帝怎能想到作為一個君王,自己竟有一天會淪落到被親生兒子強暴?
往日那溫良恭儉的太子此時正滿臉淫笑,像發情的公狼對待母羊一樣對待自己,
而從前那些滿嘴赤膽忠心的臣子們則一個也看不見了,
把他們尊貴的君王就這樣丟給惡狼。

「父皇,當年是您的種子誕育了我,現在兒臣將它加倍還給您,您可滿意嗎?」
「孽障,還債不是這樣還的!養育之恩不能這樣報答!」
當青帝被兒子壓在身下,他的天地幾乎崩裂了!
一瞬間他覺得那些被弒殺的君王都比自己好些。
青帝雖然沒有想要當千古一帝的聖君,
但也絕不甘心就這樣忍受兒子魔鬼般的凌辱!
青帝一直以為青葵對自己只是一種悖逆倫常尋求刺激的畸形慾望,
怎料他居然肯捨身救自己。
一次來自敵國的刺殺終於真正讓青葵得到了青帝的心,
青葵對於這次刺殺不由得有一種感激之情。
可是下一次的命運就沒有那麼好了,
這一次幾乎讓這一對父子鴛鴦永隔於兩個世界!
強烈而純粹的愛情真的可以打通兩個時空的隧道嗎?

原價:500元  
網路優惠價:46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驚變

華貴輝煌的皇極殿中,青帝青汐正緩緩踱著步子,他的面孔依舊沉毅威嚴,如深不可測的深潭般,難揣虛實,但那不住微微跳動的眼皮卻洩露了此刻心中的不安。

他走到窗邊,仰頭望著天上的一輪孤月,心中暗暗歎息了一聲,不知外面究竟怎麼樣了,是不是已經血流成河?

青帝實在想不通事情為什麼竟會變成這個樣子,仁孝而有才的太子、忠誠能幹的臣子為什麼一夜之間全都改換了面目,變成一副青面獠牙的模樣?自從自己登基以來,一直勵精圖治、澄清吏治、獎勵農桑、抑制豪強外戚,雖然不敢說是一位聖王,但卻絕不是一個昏君,這江山本該是如鐵桶一般才對,為何自己一向最親近倚重的人竟背叛了自己?是自己信錯了他,還是他已經等不及了?

已經有好一陣時間沒有外面的消息了,青帝的心越來越沉,經驗和本能告訴他如今大勢不妙。

忽然沉重的殿門緩緩推開,一個身姿挺拔的人走了進來。

青帝心中一喜,回頭剛想呼喚,卻在看清來人後便硬生生忍住了,原來那人並不是自己的心腹總管平治,竟是自己此刻最不想看到的人——太子青葵。

青葵口角含笑,緩緩走向青帝,來到他身邊輕輕躬身一禮,略顯輕佻地說:「兒臣見過父皇!兒臣幾次想給父皇請安,父皇為何不肯見兒臣?這倒顯得父皇與兒臣生疏了,令兒臣好生傷心呢!」

青帝一顆心不住往下沉,青葵能行若無事地來到這裡,幾乎沒有聽到外面有打鬥和阻攔的聲音,說明他已經掌控了全域,甚至連自己最信任的精銳親衛禁軍也被他無聲無息地瓦解了,他是怎樣做到這一切的?

青帝心中正在震驚疑惑,卻冷不防對上了青葵的眼睛,刹那間縱然青帝頗具帝王氣概,卻也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那是怎樣一雙眼睛啊!那眼神似冰鋒,似烈火,似一把出鞘的利劍,又似洶湧無盡席捲一切的海水,那雙鷹目中所射出的光芒燦爛得像太陽一樣,彷彿能融盡世間的一切。那奪人的氣勢令青帝瞬間屏住了呼吸,他感覺自己面對的已不是往日那勤勉聰慧的兒子,而是一位橫掃宇內一統八荒的曠世大帝。

一種空虛在青帝心中像藤蔓一樣滋生了出來,他竭力鎮定,但那種虛弱無力的感覺卻像毒草一樣在他心裡紮下了根。

青葵看出了青帝的驚惶不安,他露齒一笑,溫雅地說:「怎麼,父皇見了兒臣,心情如此激動,竟說不出話了嗎?想必父皇有一肚子話要問兒臣,兒臣本來也不打算隱瞞,但春宵苦短,讓兒臣先服侍父皇享些歡樂,那些無趣的話留待日後慢慢說吧。」

說著青葵竟伸手攬住了青帝的腰,親暱地把他帶進自己懷裡。

見青葵如此放浪無禮,青帝頓時氣白了臉,他本是郁國最尊貴之人,何時受過這種輕褻,立刻用力推開青葵,沉聲喝道:「太子,你瘋了嗎?為何做出這種事來?你是朕的嫡子,朕對你一向信任倚重,從無半分猜疑,待朕百年之後,這皇位自然是你的,你又何必急於一時,聽信小人挑撥,做出這等犯上悖逆之事來?你熟讀史書,該知道弒父奪位之人是絕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你是個聰明人,自然不會做這種於人於己都沒有好處的事,你若能懸崖勒馬,迷途知返,朕一定既往不咎,我們父子君臣還會和從前一樣,你仔細想一想吧!」

青葵深深注目望著青帝,直看得青帝悚然而慄,過了一會兒,青葵才笑道:「原來父皇是這樣想的嗎?你只當這世上皇權地位最重要,所有人都要來爭搶,卻不知它從來就不被我放在眼裡,況且我想了你這麼久,又怎會傷你?我若真有殺父之心,青煥青炯又怎能助我?所以父皇儘管放心,你的性命是絕無問題的,兒臣還怕父皇今後會想不開,傷害了自己呢,那樣一來我這二十年的苦心豈不是要白費?父皇不要擔心,我想得到的只是父皇而已。」

青帝聽著他這怪異的話,一股寒意驀地從腳下升起,直透脊背,他難以置信地說:「青煥青炯也成了你的一黨?朕一向沒有虧待過他們,為什麼他們要幫你害朕?朕也是他們的父皇!」

青葵咯咯笑著,得意地抱住青帝,輕薄地在他臉上嗅了嗅,道:「二弟三弟自然都是孝順父皇的,因此不忍心見父皇每日為國事操勞,便由我這作長子的好好疼愛父皇,讓父皇歇息一下,享受享受這人間至樂。」

說完竟在青帝面上親吻了幾下。

青帝身子一震,驚愕萬分地看著青葵,只見青葵眼中燃燒著熾熱的情慾,用一種赤裸裸的目光緊盯著自己,那絕不是兒子對父親的眼神,這種眼神青帝是見過的,當年他曾微服巡查北疆,北方的蠻族漢子在劫奪自己所看中的郁國女子時便是這種眼神。現在青帝終於明白了,還有比失去皇位更可怕的事在等待著自己。

他憤怒地斥駡道:「你這孽子!快放開我!」

同時奮力掙扎起來。

青帝萬料不到自己在青葵面前竟無一搏之力,他當年也曾習練過武藝,決非南瀾國那只懂吟詩作畫、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皇帝可比,但沒想到自己的擒拿手竟被青葵輕鬆化解,並將自己的雙手強行擰到後面。

青葵好整以暇地慢慢解開他龍袍上的帶子,細緻而牢固地將他的雙手反綁住,袍帶狠狠勒進肉裡,疼得青帝直皺眉,作為一國的君王,他實在是沒有吃過什麼皮肉之苦。

青葵將他捆綁好後,把他緊緊抱在懷裡,輕輕往他耳朵裡吹著氣,道:「父皇,弄疼你了吧?你只好忍一忍了,一會兒還有更疼的呢。父皇若聽話一點兒,就會好受一些,兒臣可不想弄得像霸王硬上弓一樣。」

青帝這下可真有些慌了,厲聲道:「孽障,快放開朕!你這是大逆不道,所有人都會唾駡你!」

青葵笑道:「父皇放心,兒臣一定會瞞得好好的,讓世人都以為我們深宮之中是父慈子孝,只要父皇自己不要張揚,就不會有人知道的。就算事情洩露了,普天下人都恨我又能怎樣?我自有辦法讓他們當做看不見這事,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擋我。父皇,你更加不能反抗我,也不可能逃離,我會十個指頭將你攥得緊緊的,讓你一動都不能動。」

青帝聽了不由得打了個冷戰,他身為帝王,自然知道許多禁錮人、令人生不如死的方法,青葵話說得雖溫和斯文,今後定有厲害手段整治自己,從他近日行事便可看出他是多麼深不可測,自己對他的瞭解實在太少了。

青葵察覺了青帝的不安,露齒一笑,拖著青帝便向御榻走去。

青帝驚怒交集,厲聲道:「逆子!朕命你立刻放開朕,速速離了這裡,否則我們父子便再無轉圜了,你定要讓朕像對待仇敵一樣對你嗎?」

青葵不顧他的掙扎怒駡,逕自拖著他來到榻邊,將他狠狠扔在榻上。

青帝痛哼了一聲,扭動身子,蹬著兩條腿想坐起來,但青葵沉重的身子卻撲上來,象一座山一樣壓得他動彈不得。

青葵撫摸著他的臉,道:「自從我看到你的第一眼,你的命運就是註定了的,我們之間早已再無轉圜餘地,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罷,今後都只能作我的人。父皇從未在皇極殿臨幸過妃嬪宮女吧?你一向將這裡當做只屬於你的一片清靜之地,常常在此獨處,也不知有多少令外面人頭落地的命令是從這裡發出去的,今夜父皇於此地承歡定會有一番別樣的滋味,你說是不是啊,父皇?」

青帝被他這幾句話刺激得滿臉通紅,羞恥萬分,他從未想到會有人敢這樣對自己說話。

青帝恨恨地說了兩個「你」字,卻聽得「嘶拉拉」一陣響聲,再看自己的龍袍和中衣已被青葵扯爛,露出貼身小衣,青帝頓時驚得說不出話來。

青葵臉上浮現出輕鬆得意的笑容,淺笑道:「脫去了龍袍。父皇也只是一個尋常男子而已,也需要人疼愛。你整日喜怒不形於色,暗暗用著心機,不覺得累嗎?這等作人又有何樂趣?不如讓兒臣為父皇將這副擔子扛下,父皇只要安心在這深宮大內接受兒臣的孝敬便好了。」

趁著青帝一愣神的時候,青葵將他的小衣也一併剝下,露出光裸的淡蜜色身軀。

青帝「啊」地驚叫了一聲,見自己已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尤其是兩腿間的性器正毫無遮蔽地暴露在青葵的目光下,他只覺得像有千百隻鋼針扎在自己身上一樣,不由自主地緊緊蜷縮起身子,不讓青葵看到那羞恥的地方。

青葵不慌不忙地一件件脫去自己的衣服,含笑看著如待宰羔羊一般的青帝。

他每脫一件衣服,青帝便覺得那雪亮的刀鋒向自己又逼近了一寸,待他終於將衣物全部除盡,邁著獵豹一樣輕捷矯健的步子走向御榻時,青帝忍不住顫抖了。

他強自鎮定,冷冷地望著青葵,似乎不能相信青葵真的敢做出那種悖逆倫常之事。

青葵微微一笑,雙手扳住他的兩膝,用力向兩邊一分,青帝立刻便敞開了門戶,私密的下體完全展露出來。

青帝驚恐地叫了一聲,拼命想將雙腿再次併攏,但青葵的雙手卻像鐵鉗一樣緊緊鉗制住他的膝蓋,他從未想到人的手會有這麼大的力量,居然連腿上的力氣都掙脫不開手掌,這還是自己那個偃武修文、偏好讀書的兒子嗎?

青帝的眼神掠過青葵的身體,愕然發現他身上的肌肉竟一塊塊微微凸起,雖不像粗莽武夫那樣筋肉鼓起如牛腱一樣,但那其中卻似乎蘊含了更大的力量,那種力量令青帝更為不安。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