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墨黑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墨黑花,
懶惰的A型瓶子,
喜歡吃喜歡睡沒事喜歡碼字 ,
偶爾熱情頹廢,惟獨放不下文字,
平日愛臭美愛帥哥愛八卦囧人一枚,
溺愛即將出版發行中。 
         墨黑花 的所有作品: 
   


 


                        蒼狼野獸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墨黑花,
懶惰的A型瓶子,
喜歡吃喜歡睡沒事喜歡碼字 ,
偶爾熱情頹廢,惟獨放不下文字,
平日愛臭美愛帥哥愛八卦囧人一枚,
溺愛即將出版發行中。 
         蒼狼野獸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代售書系 >> 惹火上身(上下集)

點閱次數: 22026
   惹火上身(上下集)
編號 :247
作者 墨黑花
繪者 蒼狼野獸
出版日 :20150210
 
件數:2件 
冊數:2冊
定價:600台幣
運費:65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以上免運費〉
題材:時尚圈、美強甜文
字數:二十多萬字(特典二萬字)
排版:繁體豎排
預購贈品:
1、甜蜜特典兩萬字〈收錄於書中〉
2、精美書簽1張

預購期:自即日起至1月30日
簡介:
身在傳媒公司的陸瑞晨在自己的崗位上任勞任怨,每次接到工作都燃燒小宇宙般地完成,他想保持優秀的業績,主管遲早會一眼看穿他屌絲外衣下的精英靈魂,天不遂人意的是初入時尚圈就惹上麻煩,每一次麻煩都足以讓他瞬間變成失業男。

而,不知是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時尚圈過於瘋狂,還是他上班的方式不對,不管出了什麼問題都有那高貴俊美的男人幫他;男人儘管是享譽國際的頂尖設計師,看起來不近人情的他,總在不經意間流露出對他的溫柔,但答應成為他的試衣模特不代表能隨便「佔便宜」吧。
這裡摸摸,那裡碰碰,逮到機會就將他帶上床,速度未免太快!

羞恥的是他難以抗拒男人的魅力,身軀在男人的撩撥裡呈現誘發他獸性的反應,他陷入禁忌的感情之中,可怕的是發現男人有其他情人。
「我喜歡的是你,其他人都是過去式。」
陸瑞晨大怒,在心裡對男人豎起萌萌的小中指,請別用哄騙幼稚園小朋友的語氣忽悠他好嗎!但似乎誤會了,男人對他的心意沒有任何虛假,而男人又奸詐的利用誤會提出一個要求……

原價:600元  
網路優惠價:600元   **商品補貨中**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七月的天沒有一絲雲,頭頂一輪烈日,沒有一點風,所有的植物在劇烈的光線下活像塑膠花般插在路邊,走在街上的年輕人紛紛從包裡掏出墨鏡帽子往頭上戴,仿佛一群被陽光烤得痛苦不堪的難民。

陸瑞晨拎著三大包配飾、抱著六杯咖啡、跌跌撞撞的走下計程車,站在遠東國際的大廈門口,那是一座氣派的摩天大廈,建築師以創新的思想將世界最新潮流的設計融入建築,陸瑞晨抬頭望著大樓外面的玻璃外牆,陽光照射在上面,發出一道強烈得讓人無法逼視的光芒。

陸瑞晨邁開腳步走進大廳,坦白說剛進去就被宮殿般的大廳嚇到,大廳裝潢奢華正前方是玻璃質扶梯,是要上二樓才能找到電梯?瞟了一眼標兵般站在門口的警衛,他們穿著看起來就很貴的制服,渾身噴射著凍死人的寒氣,還要趕時間的陸瑞晨選擇視而不見的踏上扶梯。

到了二樓是購物中心才能看到的畫面,二樓以店面陳列著讓人望而卻步的高級服裝,透過敞開的店門能清晰的看到裡面的佈置,那對稱式的透明玻璃與黑色邊框搭配的店面給人一股不凡的沉穩感,金色的Mario品牌字在黑色底色的襯托之下,彰顯出貴族的氣息,一眼望去醒目異常。

陸瑞晨注意到裡面有顧客選購服裝,走廊處也有許多漂亮男女穿梭其中,瞬間有一種走錯地方的感覺!可今天是來拍攝廣告,地址沒有錯,遠東也只有這棟辦公樓,環顧一周,陸瑞晨提著笨重的行李往電梯的方向走去,一道悅耳的聲音自不遠處響起。「先生,外來人員請登記。」

回頭望向聲音的發源地,陸瑞晨看到走廊處的前臺站著一位黑髮女郎,她整潔的服裝跟無可挑剔的姿態讓人懷疑她是模特,見他不為所動的樣子,又重複一遍,「外來人員請登記。」

他看起來就那麼像外來人員?陸瑞晨暗自打量了自己一番,路人一般的穿著跟著滿頭大汗的樣子,讓他看起來特別的狼狽,跟來往的人區別成不同的檔次,他注意到來往的多是美好的人,他們面容姣好,身材修長,行走之間外套上的名牌LOGO就閃閃發亮。

難怪那麼多人裡前臺小姐叫住他,他跟此處的氛圍格格不入,但現在要趕回攝影棚,就歉意地跟前台小姐說,「我出來再登記。」

「先生,來訪的都要登記。」黑髮女郎禮貌地說,聲音裡卻多了一絲強硬。

「好吧。」陸瑞晨苦笑了一下,一手拎著笨重的配飾,一手抱著咖啡走向前臺,他想警衛之所以不攔他是前臺在二樓,到了二樓自然有人接待,陸瑞晨拿起筆在備忘錄上登記自己的信息,簽好之後還給她,親眼看到對方在「事務」那欄寫著「送貨」兩個大字。

可他是來工作的,雖然跟送貨的性質很像……陸瑞晨無奈地想,又不便跟對方詳細的解釋,只是提著手裡的配飾往電梯的方向走去。

遠東國際是專注於服裝的公司,首席設計Mario是紐約最年輕、最知名的華裔設計師,他集中全力開發男裝,設計的作品備受追捧且叫好又叫座,不僅多次獲得時尚大獎,品牌店銷售也名列前茅;哪怕是在服裝經濟形勢很差的情況之下,依然推出全新的男裝系列by Pessimistic Mario Pei,設計款式不多,顏色也主要以沉穩系為主,但推出之後,依然受到媒體跟粉絲的熱烈追捧。

幾年間,Mario在時尚男裝的市場發展勢頭強勁,他在紐約跟巴黎有自己的品牌旗艦店跟工作室,無數人相信他將是時尚界舉足輕重的人,他卻在自己最紅時回到國內,跟亞洲的外貿集團盛輝合作冬季秀,當時外媒不看好深受西方文化影響的Mario能讓國內媒體接受他的設計。

再加上他是一位出色的男裝設計師,冬季秀參與不擅長的女裝設計,就被國外媒體一臉唱衰,但,出人意料的是冬季秀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Mario的風格猶如一場高級的雞尾酒會,女裝輕快迷人,又有些大膽,男裝成熟穩重,使人興味盎然。冬季秀之後,他在國內名聲大振,雪花般的訂單飛到他手裡,現在擁有自己的公司遠東國際,推出成衣系列,也備受客戶的喜愛,一旦有新品上市,他就跟傳媒公司合作宣傳新品。

陸瑞晨所在的美亞傳媒跟Mario的品牌合作拍攝廣告,Mario目前專注男女裝的設計,沒有推出配飾跟單品,而為了拍攝達到完美的效果,合作的傳媒公司會為他借指定的配飾。

這一次,拍攝的模特有六位。陸瑞晨應主管的要求幫六位模特借需要的配飾,比如帽子、鞋子、頭飾、名表、項鍊、皮包、絲巾……

因為配飾多是高端產品,借給他的男公關們都嬌滴滴的叮囑他別弄壞了,不然工資倒貼三年都賠不起一塊表,然後又仔細的用品牌盒裝好,以至於借好配飾之後,他的行囊就有三大袋。一路上陸瑞晨很怕弄掉這些貴得嚇死人的配飾,公車也不敢坐,直接攔了計程車來遠東。

陸瑞晨站在電梯門前,看到跟他等候電梯的職員才確定遠東不是購物中心,而二樓的店面或許是針對世界各地的代理商,代理商在店裡看到喜歡的服裝就下單,當然對外也開放……只是陸瑞晨初次遇到這麼特別的公司,難免就忘了店面可能是直營店。

假如普通的品牌總部將直營店佈置成奢華店面,只怕要虧得一條褲衩都沒有,而以往去有直營店的公司拍攝廣告,陸瑞晨會跟同事在工作結束之後逛一圈,但面對Mario直營店散發的冷漠氛圍就覺得進去也是灰頭土臉出來,所以,哪怕他的店面再氣派十足也沒欲望進去。

陸瑞晨望著電梯上的數字,十五樓,電梯停在十五樓就沒下來。現在是上班時間,等候電梯的職員也多,六個電梯門都站滿人,陸瑞晨跟著一起排隊等候,途中接到同事何宇的電話,催他回二十樓的品牌部。掛了電話,陸瑞晨發現已經遲到十分鐘,不免著急起來。想到遠東這種服裝公司應該有貨梯通道,陸瑞晨就往樓道的方向跑去,很快的在那裡找到一部電梯,只是那白色的電梯不像貨梯的樣子。

但現在趕時間、電梯門口又沒人,陸瑞晨按下電梯上的一個按鈕,「叮」一聲電梯門打開。

陸瑞晨愕然了一下,電梯裡站著一個男人。

男人的面容在明亮的光芒裡宛如冰雪雕刻般精緻,英挺的身體裹在剪裁精緻的Tomas pink襯衣之中,如墨般的黑髮隨意地垂在額頭,一雙黑如寶石般的瞳眸微微眯著,渾身籠罩著一股神秘而又冷漠的氣息,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就給人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高貴疏離之勢。

似乎是出於某種職業習慣,男人抬起頭,瞥了他一眼,又冷冰冰地斂回目光。

陸瑞晨像被點了穴一般杵在原地,不知是不是錯覺,他覺得男人的目光似是漫不經心的掃過他的服裝,掃過所提的幾大包東西,他猶豫著還是別進去了,畢竟男人的姿態跟電梯的奢華裝潢就像遠東的高層專用,難怪沒有人用,但就要轉身之際,一道低沉而清冷的聲音在空氣裡響起。

「要坐電梯嗎?」

陸瑞晨吃驚地抬起頭,「可以嗎!」男人的聲音配合冷漠的神色讓人無法分辨是邀請,抑或禮貌上的詢問。

「幾樓?」男人惜字如金的,顯然屬於話不多的人。

陸瑞晨連忙說,「二十樓。」男人左腳一邁,讓出旁邊的位置。

「謝謝。」陸瑞晨低聲道了謝,拎著幾大包配飾走進去,但他的東西實在太多,一隻手抱著咖啡,一隻手拎著全部配飾,走進去時難免就蹭到電梯門發出「砰砰」聲,再加上袋子被包裝盒撐的很占空間,陸瑞晨走進電梯就占去兩個成年人的位置,登時窘得直冒熱汗。

說實話,他真該多問男人一句貨梯在哪?貨梯比較適合拎著大堆東西的自己,而不是渾身不自在的待在一個由玻璃和白沙岩造就的電梯。雖然他拎著一堆無數人夢寐以求的單品,但當它們被全部打包塞在一個黑色的塑膠袋就顯得廉價,不怪登記時被前臺當作送貨的工作人員。陸瑞晨瞟了一眼身邊的男人,男人按下彼此要去的樓層,就沒再理他。

電梯平穩的上升,空調發出的嗡嗡聲在電梯裡響起,陸瑞晨覺得不再那麼的熱,緊接著就聞到男人身上散發的Dolce&Gabbana的香水味,淡淡的薄荷香糅合著海洋的氣息,魅惑感十足,看他穿得那麼講究,又渾身散發著與生俱來的貴族氣質,是模特嗎?模特的氣質向來比較特別。

陸瑞晨的目光又落在男人身上,男人維持著先前的姿態不動分毫,俊美的面容跟冷漠的氣質襯得他像價值不菲的鑽石,渾身閃著冷冰冰的鋒利光芒。然後他又看著電梯裡那個頭髮淩亂、衣服粗糙、活像布料廠裡搬運工的自己,不由地歎了一口氣。同樣是男人,差別為何那麼大。

手機的震動聲突然傳來,陸瑞晨忙將咖啡往懷裡塞了一下,掏出口袋裡的手機,夾在耳邊聽了一會兒,一臉慌張地說,「我很快就到。」

掛了電話之後,陸瑞晨將手機放回褲兜,咖啡突然一股腦地從手肘處滑下,他下意識地抓好,但拎著配飾的手根本騰不出來,該死!他竟笨手笨腳的咖啡都拿不穩。眼看咖啡就要掉地上,陸瑞晨的整顆心都涼了,一雙白皙的手接住掉下的咖啡,「拿穩了。」說著,將咖啡還給他。

陸瑞晨像被嚇到般抬起頭,男人目光清冷地望著他,他微笑著接過來說,「謝——」謝字還沒出口,男人就面無表情地別過頭。

陸瑞晨尷尬地僵了一下,覺得男人的性格有些難以捉摸,男人陰柔而俊美的臉上自始至終都像罩著一層冰冷的霜,難免顯得不近人情,但要不是他接住險些摔在地上的咖啡,他又得跑出去買模特指定要的,因而不管他的態度如何,都沒辦法對他產生一絲厭惡。

等電梯到了二十樓發出「叮」的聲響,陸瑞晨連忙沖出去,越過男人時不忘低聲跟他道謝,「謝謝你。」然後往攝影棚的方向跑去。

男人向來冷漠的瞳眸泛起一絲波瀾,不由地望向陸瑞晨,只看到他離去的矯健身影隨著合起的電梯門消失在視野,電梯開始上升,男人無意間發現掉在角落處的一個錦盒,彎身撿起,發現是陸瑞晨掉的一塊名表。

陸瑞晨焦急地跑向二十樓的攝影棚,重型機器所在的攝影棚熱得宛如火爐,上好妝的模特在旁等候,工作人員忙著佈置現場,攝影師讓造型師給模特的服裝添加配飾,以便馬上投入到拍攝之中,造型師卻說借配飾的工作人員沒來,攝影師登時像吃了炸彈一般吼工作人員。

「借配飾的哪去了!他到底有沒有時間觀念!」

美亞的工作人員何宇出聲說,「他馬上就到了。」

攝影師看起來不依不饒的,猛力地拍著自己的大腿說,「五分鐘前你就這麼說,美亞安排的是什麼人,一點責任心都沒有!」

「請再等等,我保證很快就到。」

「混帳!以為自己是超模嗎,還要別人等!」

「……」何宇暗自覺得攝影師難纏,身在廣告部的陸瑞晨工作負擔本來就重,他清早起來就奔波在不同的公司借配飾,中途還被心血來潮的攝影師吩咐買模特指定的咖啡,要不是買那些咖啡耽擱到時間,陸瑞晨肯定早就到了,哪會遇到遲到的情況。

但攝影師不會想是臨時交代的工作,只覺得時間到了他就該像整裝待發的戰士般奔赴現場,這樣的人普遍都自以為是,加上攝影師在時尚圈名聲響亮,相對的性格也比較惡劣,動不動就對棚內的工作人員指手畫腳,服裝、道具沒人不煩他的。

而這次拍的服裝是設計師Mario的作品,預計拍攝九天,為了讓拍攝出來的廣告完美無瑕,造型師依照服裝的風格搭配需要的配飾,配飾由美亞傳媒提供,美亞安排他跟陸瑞晨來攝影棚,他負責現場佈景,陸瑞晨負責借配飾,算算時間應該到了,不禁朝門口的方向望去。

「抱歉,我來遲了。」

陸瑞晨拎著幾大包東西走進攝影棚,顯然是跑回來的樣子,沾著汗珠的髮絲都黏在臉上,一眼望去難免有些狼狽,但細看就發現是帥氣的男孩,二十歲上下,英俊而迷人,簡單的灰色襯衫將他挺拔的身軀勾勒得結實有力。加上很有禮貌的樣子,一踏入攝影棚就主動道歉,無形之中又增加其他人對他的好感,知道他是借配飾的陸瑞晨。

陸瑞晨將為六位模特買的咖啡交給助理,又拎著配飾給面容秀氣的攝影師,攝影師顯然不喜歡陸瑞晨這類型的男人,可能吃過虧吧,就恨屋及烏的嫌惡陸瑞晨,不然任何人看到溫文有禮的小帥哥心情都會好,哪像他脾氣來得更大了,一巴掌將腳本拍桌上。

「借配飾那麼難嗎?你到現在才來!」

陸瑞晨連忙解釋,「抱歉,路上耽擱了一會。」

「你這種人,犯了錯就只會道歉,我跟你不同,每天的行程都排得滿滿的,知道我一分鐘要多少酬勞嗎……」

攝影師說得如此不客氣,當中的嘲諷任何人都能聽得出來,陸瑞晨自尊心受挫,臉上依然帶著笑意,不斷的跟攝影師道歉。

旁觀者都覺得陸瑞晨蠻慘,又不敢出聲為他說話。這位攝影師的脾氣向來火爆,可能藝術家都有自己的性格,只能任由他發洩心中的不滿,否則他一個不高興說不拍了,那麼帶來的後果更為嚴重,為此只能等攝影師罵得氣消了,才讓陸瑞晨將借來的配飾給造型師。

造型師接過之後,當著陸瑞晨的面清點裡面的單品,陸瑞晨也掏出清單跟他一起核對,從prada的絲巾,Victoria'sSecret的女鞋,JimmyChoo的香水到Valentino的太陽鏡……每一件單品都標價不菲,妥善的放在包裝精美的盒子裡,點到最後一件單品時,造型師發現少了一塊名表。

造型師目光銳利地看著陸瑞晨,「這些配飾,你清點過一遍嗎?」

「有清點。」陸瑞晨用筆勾出清單上的單品。

造型師卻皺著眉頭跟他說,「可現在少了一塊腕表。」

「怎麼會……」陸瑞晨眼前一黑,他是依照主管給的清單來跟品牌部借需要的單品,借完之後清點過兩遍,三十件單品不會漏掉。

造型師不耐煩地說,「你自己點一下。」

陸瑞晨急忙蹲下身清點,來回幾遍之後,都沒找到那塊已經借到的腕表,一時間心急如焚的,額頭的汗珠因為焦急而密集的滾落著,心裡想著怎麼可能少了,不可能少了,但不管如何找,甚至打開所有的品牌盒,以為那塊表藏在其他品牌盒裡,可是打開之後,都沒見到那塊表。

見狀,造型師關心地問了一句。「是忘了借,還是弄丟了?那塊表很貴的。」

看似關切的聲音湊巧讓擺弄相機的攝影師聽到,攝影師轉過頭,一臉似笑非笑地跟陸瑞晨說,「那可不好辦了,缺了配飾是無法拍的……」

陸瑞晨皺著眉頭,又仔細地翻找了一遍,然後又重新拿出黑色塑膠袋,猛地發現塑膠袋破了一個口子,渾身登時都涼透了,急忙抬起頭跟攝影師說,「請給我一點時間,我很快就拿回來。」他清楚的記得下了計程車時袋子沒破,倘若破了掉出來不會沒有感覺,所以應該是掉走廊了。

「你去哪拿回來,你知道幾點了嗎?」攝影師不耐煩地指了一下腕表,「我是按合同拍每一個鏡頭,耽擱我的工作時間你能負責嗎?」

陸瑞晨穩住情緒跟攝影師說,「抱歉,請給我點時間。」倘若告訴他腕表掉走廊處要回去撿,免不了又要被罵半天,他現在只想儘快出去找。

攝影師卻不放過陸瑞晨,一臉刻薄的朝陸瑞晨噴著唾沫星子,「NO!我們得先拍才行,我已經等你半天了……」

陸瑞晨非常尷尬地擦了一把臉,忍耐著情緒說,「我保證很快就回來,絕不耽擱你的時間。」

「我沒空給你那麼多時間,我要跟你的主管談……」攝影師的憤怒顯然已經沖過聽覺跟渣都不剩的智商,陸瑞晨說的等於白說。

一直旁觀的何宇走過來,好言聲色地跟攝影師說,「Gavin,我們先將模特單獨的部分拍了。」又暗自給陸瑞晨一個眼神,接到暗示的陸瑞晨跑出攝影棚,Gavin頓時臉色鐵青地大吼,「喂!單品沒借來跑什麼跑……」又被何宇拿出客戶的需求跟他談,他只得惱怒地等陸瑞晨回來。

陸瑞晨離開攝影棚之後,直接往先前走過的地方尋找,心裡陣陣的驚慌,要知道那塊表價值不菲,倘若衰神附體的應了男公關的話弄丟了,那麼省吃儉用幾年才能償還一塊表,想到此陸瑞晨的心情越發糟糕,步伐也變得越來越急,目光更是著急地巡視著走廊處的各個角落。

沒有,沒有,不管怎麼找都沒有!難道被人撿到而據為己有?可品牌部只有他們在A區攝影棚拍攝,不會那麼巧的被其他人撿到。抱著僥倖的心理陸瑞晨跑到走廊盡頭,又拐了一個彎來到電梯門口,希望能看到那一個熟悉的包裝盒。

但往往抱著希望反而越容易落空,陸瑞晨跑到電梯門口時依然沒見到包裝盒,而再往右是倉庫,他沒有去過倉庫過去也找不到,不過短短幾分鐘那塊表就消失無蹤,難道真被其他人撿走了!

陸瑞晨臉上的血色頓時褪得一乾二淨,雪上加霜的是何宇又打電話催他回攝影棚,「你去哪了?Gavin這邊我快扛不住了,你快點回來。」

「你們美亞是怎麼做事的,哪有讓攝影師跟模特乾等的——」

聽到話筒那端傳來攝影師的怒駡聲,陸瑞晨登時焦急地說,「再給我一點時間。」

聞言,何宇也急了,「發生什麼事了,你是不是忘了借腕表?」先前造型師說少了單品,就想他可能漏掉一件,然後出去打電話給品牌店。

「……」倘若忘了借還好,問題是借到又被弄丟,頓時沉默著沒有說話。

何宇誤以為他沒借到單品,安慰地跟他說,「沒借到也沒事,只是一件單品而已,你先跟主管談一下,看能不能換其他的替代。」

陸瑞晨蹙起眉頭,「我知道了。」掛了電話之後,他在電話薄裡翻找出主管程曦的號碼,知道打過去肯定少不了一頓罵,也清楚要被程曦知道他弄丟一件昂貴的單品,認為他是一個粗心大意的人,只怕這份工作接下來更不好做,一時間源源不斷的沮喪心情充斥在陸瑞晨胸腔。

手指劃過螢幕準備按下通話鍵,陸瑞晨的心也跳得七上八下,身後突然傳來一道清冷的聲音,「你在找這塊表嗎?」

陸瑞晨猛地回過頭,看到站在身後的男人,是先前在電梯裡遇到的冷漠男人,男人從B區的倉庫走來,手裡拿著自己掉落的那塊名表,陸瑞晨的表情霎時松了,像突然找到失而復得的寶物一般,一下子笑了,笑起來時就像奔跑在陽光裡的男孩一樣燦爛,「是我的表,我正在四處找。」

男人的目光停頓了一下,不動聲色地將表遞給他,「你掉電梯裡了。」撿到之後就想著還給他,但又不知道在哪,就去倉庫那邊問了一下。

「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

陸瑞晨急忙走過去,但不知是先前的焦急壓迫著神經,抑或知道名表沒丟失時放鬆過度,走過去時被自己的腳絆了一下,整個人狼狽的往前撲去,該死!他竟然呆頭呆腦的被自己的腳絆到,要在見面不過五分鐘的陌生男人面前丟臉到家,恍惚中他感覺自己的頭頂都籠罩著一層烏雲。

一雙修長有力的手抓住他的胳膊,避免他跌得五體投地,然後那低沉而略帶關切的聲音就在頭頂響起,「為何那麼著急,又不是不還你。」

「抱歉。」陸瑞晨實在太難堪了,除了低著頭道謝就是低著頭瞪著地板,像地板跟他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要射出一個窟窿活埋自己。

男人的眼角輕輕地彎了一下,「不用道歉。」然後將名表遞給他,「這一次可要拿穩了。」

陸瑞晨抬起被汗水遮住的眼睛,和男人毫無波瀾的目光相遇了,男人看起來還是很冷淡的樣子,像是世界末日來了他也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所以男人沒有借機嘲笑他,哪怕他剛才實在太笨了,也沒直白地說怎麼會路都走不好,還真是奇怪的男人,他接過男人遞來的錦盒,說。

「謝謝你。」要不是他撿到還給自己,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冷淡的瞳眸在他充滿感激的臉上盯了一會兒,男人又不著痕跡地收回目光,「不用客氣。」

陸瑞晨記得男人跟自己同乘電梯,那麼他是在撿到遺落的表之後又回來找他,一時間百感交集,抬起頭問,「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

男人默了一下,說:「裴清逸。」

陸瑞晨微笑著跟裴清逸說,「裴先生嗎?如果方便的話,想請你吃飯答謝你。」

裴清逸愣了一下,目光定定地落在陸瑞晨身上,一雙修長的眼睫在白亮的光線下模糊不清,令陸瑞晨不知道是自己的邀請唐突,還是措辭令他感到一絲不悅,一時間又尷尬起來,與此同時裴清逸依然顯得冷靜自持,就像一台高速運轉的電腦一般分析資料給予精確的指令。

「不用了,舉手之勞而已。」他的聲音不似先前的清冷多了一絲柔和,看起來跟他冷淡的姿態顯得那麼不搭,顯然不是為他的邀請而不悅。

陸瑞晨松了一口氣,說:「今天麻煩你了,倘若耽擱到你的工作時間實在很抱歉。」

裴清逸冷淡的唇角浮起一絲極淡的笑意,「謹慎一些,別再弄丟東西。」要不是看到那塊表,不會想到他拎著那麼昂貴的單品。

言下之意是認為他粗心大意才會弄掉一塊名表,陸瑞晨尷尬了一下,沒想到初次相遇就給陌生人留下壞印象,趕忙說,「我知道了。」然後又跟裴清逸道謝,緊接著一邊跑向攝影棚,一邊低頭看著手裡的包裝盒,要知道借的東西不會覺得是自己的,一旦丟失就變成自己的債務。

因而,沒有因為疏忽丟失名表,真的很幸運,只是陸瑞晨沒想到接下來還會跟裴清逸再次見面,與他而言不知是幸運……還是惹上麻煩。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