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不戴套的鍵盤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不戴套的鍵盤 的所有作品: 
   


 


                        大夫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大夫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簡體書系 >> 久別經年之替身情人

點閱次數: 14224
久別經年之替身情人
編號 :005
作者 不戴套的鍵盤
繪者 大夫
出版日 :20141210
 
件數:1件 
定價:預購期間特惠價 台幣260(52CNY),預購期後恢復原價 300台幣(60CNY)。
運費:50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以上免運費〉
預購期:即日起至12月12日
出版時間:12月15日
字數:約16.5萬字(含特典)
預購贈品:特典〈全新番外,收錄於書中〉
規格:簡體橫排
預購&付款方式:
大陸讀者即日起~11月底前下訂單,
書款外加運費全部只要65CNY,龍馬負責寄件到府。

付款帳號:
支付寶:psg02613@hotmail.com
戶名:黄铃珊


故事簡介:
意料之外的車禍爆炸讓唐薇薇命喪黃泉,
蕭然來不及為深愛的人撕心裂肺地痛哭,
一場盛大的葬禮讓他們從此陰陽兩隔。
再多的甜言蜜語,也失去了傾訴的對象。

唐薇薇的死,卻換來了楚之洛的浴火重生。
蕭然和楚之洛在沒有任何人的阻攔下不期而遇。
蕭然震懾於楚之洛那張與唐薇薇如出一轍的臉,
一瞬間過往的回憶如潮水般洶湧而起,
如鯁在喉的名字即將破膛而出。

楚之洛成了蕭然和唐薇薇之間戀情未滿的犧牲品,
完美到無可挑剔的替身。

刻骨銘心的容顏近在咫尺,
蕭然卻在不知不覺間陷入了楚之洛的溫柔裡,
唐薇薇的容顏開始變得模糊不清,
那顆曾經堅定不移的心也變得飄忽不定。

新歡舊愛。到底誰才是真愛?

原價:300元  
網路優惠價:26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序章】

『青梅枯萎,竹馬老去,從此我愛上的人都很像你。』原本只是文本上一句優美到哀傷的句子,甚至蕭然以前都不屑這樣的話,可如今看來,能寫下這樣話的人,必然也承受過相同的痛。

用一句話形容你所知道的唐薇薇和蕭氏公子蕭然完美的愛情。大概大多數人都會說:天成佳偶、天作之合、男才女貌、金童玉女、金石良緣……諸如此類讚美的話語數不勝數。

蕭然還猶記當年那顆盛開的櫻花樹下第一次見到唐薇薇的場景。那一眼,便是一見鍾情。

『你長得真漂亮,你給我做老婆吧。』

『你叫什麼名字?』

『為什麼你不說話?』

『喂,我叫蕭然,你要記住我的名字哦。』

『我媽媽說這條項鏈只有我們蕭家的媳婦兒才能戴,我現在給你了,你就是我媳婦兒了。』

『你要等我哦,我會回來接你的。』

依稀之間,當年的字字句句猶如三生石上刻下的諾言,蕭然至今在夢境裡還能見到那年初見的唐薇薇。令他魂牽夢縈。

誰都沒有想到原本蕭家即將舉行的盛世婚禮居然變成了白佈滿堂的葬禮。唐薇薇的死就像是命中註定那般,所有人能做的就是認命。原本即將迎娶的美嬌娘如今卻是躺在棺材中面目全非的屍體,誰說蕭然不痛,可是沒有人看到蕭然在葬禮上落下一滴淚。蕭然那張邪魅狂野的臉看起來如此肅穆可敬,他的周邊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那一刻的蕭然,看起來心如死灰。

『蕭然,你愛我嗎?』

『愛。從第一眼見到你時,我就只愛你一個。』

唐薇薇笑了。笑得傾國傾城。美眸裡一閃而過的黯然卻被完美的掩飾了下去。

失去了唐薇薇的蕭然,也失去了繼續愛下去的理由。在他的心裡,唐薇薇猶然成了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

但即使是這樣,他還是會不停地尋找能替代唐薇薇的完美替身。一改往日情深似海的模樣,蕭然學會了逢場作戲。既然是戲子,他只要出錢,根本不需要他的真心,在他心裡唐薇薇永遠是唯一的存在。那塊墓碑上刻下的「愛妻之墓」四個字是蕭然對唐薇薇今生今世的承諾。

蕭然開始流連在酒吧歌舞廳那些歌舞昇平的場所,一顆麻木不仁的心不再會為任何人跳躍。每次他點名作陪的小姐長得都跟唐薇薇有幾分相似,他不會跟她們任何一個人上床,只會灑下大筆的金錢對她們說:「給我笑一個。」

每個小姐笑起來都是那麼矯揉造作、曖昧嬌吟,令蕭然作嘔。不過他清楚,這裡是逢場作戲的場所,只要你出得起錢,讓小姐擺出什麼淫蕩的姿勢都可以。

唐少寧終於不忍心看著蕭然日復一日的自甘墮落下去。他一次又一次將蕭然從酒吧裡拎出來,重重的拳頭揮在蕭然完美的側臉上。蕭然只是笑,笑得很冷,也很憂傷。好似這世界上根本沒有任何事情能夠讓他開心起來。

「蕭然,你他媽給我夠了,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唐少寧將衣冠楚楚的蕭然從酒吧裡拖出來,一陣氣急敗壞地怒吼。

「我現在什麼樣子?你告訴我,我應該什麼樣子?」蕭然冷冷地看著唐少寧,烏黑的瞳孔在月光下熠熠發亮,但卻冰涼透骨。

唐寧遠有些不忍地拉過唐少寧道,「少寧,夠了。」

「你別攔我,我今天非把他打醒不可!」唐少寧氣得拎起還坐在地上的蕭然狂吼道,「你這樣三天兩頭流連酒吧,微微就能回來了?你每三個月換一個秘書,每次都找跟微微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微微就會死而復生了?蕭然,你到底是在折磨你自己還是折磨死去的微微?」

唐薇薇是他唯一的妹妹。蕭然是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們一起長大,比親兄弟還親,如今看到蕭然墮落成這樣,他怎麼能不心痛。

「少寧,你失去了微微,還有寧遠。可是我有誰?」

蕭然一句話直戳唐少寧的軟肋。唐少寧失去了唐薇薇還可以活下去,那是因為他的身邊還有唐寧遠。可是蕭然該怎麼辦。失去了唐薇薇的蕭然,應該靠什麼支撐他活下去。

「少寧,你不能沒有寧遠。我也不能沒有微微。你永遠不會知道我有多痛。」

唐寧遠站在一邊,看著大打出手的兩人,他不忍地撇過頭,眼睛裡還閃爍著淚光。如果那一日坐上車的不是唐薇薇,那唐少寧必死無疑。唐薇薇是唐少寧的替罪羔羊,蕭然比誰都清楚那一點。他不能責怪唐少寧,因為唐少寧是他的兄弟。他和唐薇薇哪一個受傷,他都不會好過。可是為什麼唐薇薇死了?

被掩埋在唐薇薇那場死亡裡的還有另一個秘密。是一個唐少寧和唐寧遠堅守至今的秘密。唐薇薇的心臟移植給了一個與她容貌極其相似的少年。連唐少寧都震驚於那張與唐薇薇如出一轍的臉。

到底是什麼在唐少寧心底作祟,鬼使神差般他竟然同意了拿取自己親妹妹的心臟去救一個事不關己的少年。而那個少年除了與唐薇薇有相似的面容外,其餘的唐少寧一概不知。唐少寧和唐寧遠都沒有將唐薇薇心臟移植的消息告訴蕭然。他們有默契地誰都沒有在蕭然面前提起過這件事。

可是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永遠的秘密。就像他們以為蕭然和那個瀕臨垂死的少年永遠不可能有交集的時候。

他們還是在上天的安排下見面了。

 

那一天蕭然偶然在人事部招聘資料裡看到楚之洛的照片。一時間竟怔在原地回不過神。夢靨裡朝思暮想的人居然就這麼活生生地出現在眼前。他不可置信地摸上那張2寸大小的照片,那人的五官和笑靨都跟唐薇薇如出一轍。仔細一看性別那一欄裡赫然寫著:男。

居然是男人。

蕭然回到辦公室以後,辭掉了現任總裁秘書姜欣然,立刻通知人事部讓楚之洛來面試。楚之洛去見蕭然時,恰巧碰到了正在辦公桌上收拾東西準備離開的姜欣然。四目相接時,姜欣然臉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眼裡帶著同情,嘴角卻揚著譏諷道,「這一次真是完美的替身。」楚之洛發現眼前的美女,五官和自己有很多相似之處,不過看起來似乎不怎麼友好。

姜欣然見過蕭然那張放在辦公桌裡側的唐薇薇的照片。眼前的這個人幾乎有著雌雄難辨的容貌。絕美精緻的臉龐,淺淺的酒窩,紅潤的薄唇,如排扇般柔軟的睫毛,差一點點她就以為唐薇薇復活了。想不到這個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相像的人。居然還被蕭然找到了。真不知道是這個人的幸運還是悲哀。

同樣是替身。姜欣然倒是有點同情起眼前這個純白無暇的少年了。那雙琉璃般純粹的眼睛,一看就知道不諳世事,被人保護得很好的樣子。

不過這一切都與她無關了。她和蕭然的未來到此結束。少年和蕭然的未來前途未卜。她倒是第一次聽說蕭然還對男人感興趣。長得再美也終究是個男人,扶不上檯面。這個少年根本就沒有自覺自己是來幹什麼的。連剛才自己對他的譏笑,他都可以顯得從容不迫,想必對蕭然是一無所知吧。

可憐的人啊。又是一個犧牲品。

楚之洛走進蕭然的辦公室,展開生澀的笑顏道,「蕭總,你好。」

第一章

蕭然永遠不會忘記他第一次見到楚之洛時的震驚。恍然之間他就好像回到了初見唐薇薇的那顆櫻花樹下,少女恬淡的笑容。情不自禁之間蕭然脫口而出的是,「微微……」

「蕭總,您說什麼?」因為彼此之間的距離,蕭然那句輕不可聞的微微並沒有落入楚之洛的耳朵。

「不,沒什麼。」蕭然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有些侷促地指了指他正前方的座位道,「先坐下吧。」

楚之洛微微欠身拉過椅子坐了下來。這一次他開始仔細地打量這個年紀輕輕就坐上總裁位置的男人。自從他出院之後,偶爾在家翻閱報紙時看到過蕭然大幅的個人照佔滿整個板塊,照片上的年輕男人看起來氣宇軒昂,和自己的年紀差不了幾歲。誤打誤撞在報紙下方的招聘啟事上看到蕭氏招聘文員,原本只是想試試看運氣,卻不料昨日接到人事部電話說蕭總要親自見他。眼前的男人比報紙上長得更加好看。那雙桃花眼看著的時候像是能勾人心魂,烏黑深邃的眸子泛著如寶石般的色澤,與耳鬢相齊的短髮給人一種很清爽的感覺,微微上揚的嘴角帶著令人炫目的笑容。天下真的有這種天生就是天之驕子的人。

蕭然發現楚之洛的目光純粹透明,絲毫不減躲閃,他已經不記得有多少年不曾有人拿這樣赤裸裸但卻又不含一絲雜質的眼神注視著自己了。楚之洛似乎一點都沒有意識到自己露骨的姿態,蕭然微微一笑,清了清嗓子換回楚之洛的意識。楚之洛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連忙像做錯事的孩子一般,低下頭,白皙的耳根泛著微紅,模樣惹人憐愛,「你叫楚之洛?」

「對,我知道貴公司招聘文員,所以就想來試試看。」

「人事部的人大概沒告訴你,關於那個文員的空位我們已經找到合適地人選了。」蕭然話音剛落,就看到楚之洛拿著不明所以的眼光看著他,他緊接道,「今天讓你來,其實是有另一個職位想問問你有沒有意向擔任。」

「另一個職位?」楚之洛有些不惑地問道。

說來蕭然也夠胸有成竹的,在還沒確定楚之洛是否會接受總裁秘書一職時,就辭退了現任的總裁秘書姜欣然。他似乎有百分百的把握,楚之洛一定會接受這份工作,「總裁秘書。怎麼樣?有興趣嗎?」

「總裁秘書?」楚之洛有些愕然,他沒想到原本他只是想應聘一個小小的文員,如今卻成了總裁秘書。不過他剛才門外看到那個美女,難道不是總裁秘書嗎?楚之洛問道,「蕭總,剛才我看到外面那位女生,難道不是總裁秘書嗎?」

蕭然挑挑眉,臉不紅心不跳地撒謊道,「你說那個嗎?她另謀高就了,所以我正巧需要一位新秘書。」

「可是總裁秘書這個職位很重要吧,我只是個剛畢業沒多久的大學,擔任這樣的職位是不是有些困難?」楚之洛不驕不躁地提出自己的意見。

「能力總是要培養的,很多經驗都是工作中積累的,我不太喜歡太有經驗的人。像你這樣剛畢業如同白紙一張的大學生,反而更符合我的要求,我喜歡把人才培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蕭然不愧是商人,說話思路條條框框非常清晰,連楚之洛都油然滋生出一種欽佩之情,「像你們這樣的大學生,需要的就是一個機會。而我恰巧可以提供給你們這樣一個機會。」

蕭然說的話十分誘人。楚之洛知道離開這裡,他並不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工作。而且蕭然這個人看起來似乎不像那些曾經想占自己便宜的老闆那般,看著他的眼神都是色瞇瞇的,第一次的見面就讓楚之洛對蕭然充滿了好感。在蕭然清澈的目光下,楚之洛點點頭道,「那我願意試一試,謝謝蕭總您給的這次機會。」

「那好,今天的會面就到這裡結束了。」蕭然爽快地將楚之洛決定了下來,「你今天可以先去人事部王經理那裡報到,明天就可以來上班。你的辦公桌就是門外那張,因為是總裁秘書,所以為了方便吩咐你工作,辦公桌就放置在裡總裁辦公室較近的地方。」

「好的,謝謝蕭總,那我先走了。」

「好,明天見。」

楚之洛小巧精緻的臉上綻放出明媚的笑顏道,「明天見。」

楚之洛沒有想到這次的面試那麼成功,他都有些忍不住歡呼雀躍起來,臉上掛著猶如旭日照耀的笑容。經過迴廊的時候,總有三三倆倆的職員忍不住回頭多看他兩眼,畢竟公司出了這樣的美人他們還不知道呢。正在楚之洛心情愉悅之時,和迎頭走上來的人撞了個滿懷,楚之洛心口有些吃痛,臉色立即就變得蒼白起來,撞到他的人連忙走上前,嘴裡絮絮叨叨地念著道歉的話,「對不起啊,我……」

抬頭的瞬間,唐寧遠對上楚之洛那張臉時,剎那間臉色變得尷尬起來,他沒有想到會在這個地方遇到楚之洛。楞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將楚之洛扶起來道,「你沒事吧?」

楚之洛盯著蒼白的臉搖搖頭道,「沒關繫的,是我不小心。」

「我看你臉色不太好,需要我送你去醫院嗎?」唐寧運心下猜測,難不成當初做了換心手術,這個人病情也沒有好轉?

「不、不用的,我帶了藥,買瓶水吃藥就可以了。」楚之洛拒絕了唐寧遠的好意。

「要我扶你過去嗎?」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太麻煩你了。」楚之洛看到唐寧遠手中還拿著一個文件夾朝著總裁辦公室方向走去,想必是找蕭然有事,不好意思麻煩人家。

「你確定嗎?自己真的可以?」唐寧遠看到楚之洛整個小臉幾乎都皺起來了,不放心放他一個人離開。

楚之洛堅定的點點頭道,「我真的沒事的,謝謝你。你還有事吧?別耽誤了。」

見楚之洛那麼堅持,唐寧遠也就沒有再堅持,從外套內側的口袋裡掏出一張名片遞給楚之洛道,「這是我的名片,如果事後還有什麼不舒服,可以打電話給我。」

散發著墨香的名片上,楚之洛知道了眼前這個人的名字叫做唐寧遠,職稱是唐氏集團副總裁。想不到那麼年輕就是副總裁了啊,楚之洛有些羡慕地看著眼前的唐寧遠。

「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

「謝謝。」

楚之洛將唐寧遠的名片塞進口袋,扶著迴廊的牆壁慢慢走出蕭氏。進蕭然辦公室前,唐寧遠發現外面總裁秘書的辦公桌已經被人清空,慢慢心裡陡然生出一陣不好的預感。他敲了幾下門,得到蕭然的應允後變走了進去。

唐寧遠將文件遞給蕭然,一屁股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道,「這是少寧讓我給你的,開發部的新企劃案,你看看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你要是沒什麼意見,我們就開始動工了。」

蕭然接過文件,簡單地翻閱了一下,「我看差不多了,可以開工了。」放下文件,蕭然見唐寧遠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看,被他盯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忍不住問道,「你盯著我做什麼?」

「蕭然。」唐寧遠動動嘴唇呼喚蕭然的名字,然後停頓了一下道,「剛才我在外面撞到一個人。」

蕭然俊眉微蹙,他當然知道唐寧遠撞到的是誰了,但他還是配合地問道,「哦?是誰?」

「蕭然,你在裝糊塗嗎?你知道我撞到的是誰。」唐寧遠毫不客氣地揭穿裝糊塗的蕭然。

「你不說,我又怎麼可能會知道。我可不會讀心術。」蕭然勾勾唇角。

唐寧遠也不再跟蕭然打啞謎,單刀直入道,「那個人很像微微。」

「所以呢?」蕭然頑劣地笑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每個秘書都像微微,這是老新聞了吧?」

「你想用那個人做微微的替身嗎?」以前無論蕭然找誰做唐薇薇的替身,唐寧遠都可以坐視不理。但是這次不行。那個人移植了唐薇薇的心臟,他必須好好活下去,替唐薇薇活下去。不過看剛才的樣子,那個叫楚之洛的應該恢復的還算可以,但是還沒完全復原的樣子。

「寧遠,我以為這不是你該管的事情。」蕭然也正色道,「我聘用的是蕭氏總裁秘書,不是唐氏。」

「那個人看起來很單純,不像你之前的那些秘書,仗著那張跟微微相似的臉,只想爬上你的床。」唐寧遠的話露骨直接,讓蕭然的臉色一黑。

黑眸暗沉深邃,空氣裡的分子瞬間都凝結起來,蕭然冷冷道,「那也跟你無關。」

「蕭然,你這麼做,總有一天,你會後悔。」

說完,唐寧遠滴聲歎了一口氣,無奈地轉身離去。坐進車子裡的時候唐寧遠給唐少寧撥了一個電話,「喂,少寧,我已經從蕭氏出來了。」

「企劃案蕭然怎麼說?」

「他說可以動工了。」

「那好,你也趕緊回來吧。快中午了,肚子餓了嗎?我們一起去吃飯吧,我等你。」唐少寧在電話另一側溫柔地說道。

「少寧,我今天在公司見到那個楚之洛了。」

唐寧遠的話猶如一顆驚天的炸彈炸響在電話另一側。唐少寧冷峻分明的五官剎那間變得僵硬起來。電話兩端,兩人都安靜地沉默著。

第二章

「他怎麼會在蕭氏?」沉默半響之後,唐少寧終於問出心中的疑慮。

「蕭然他又招新秘書了。」唐寧遠想到之前楚之洛臉色蒼白的樣子還有些不放心道,「不過看樣子那個楚之洛移植了微微的心臟以後,還沒有完全復原。我今天跟他不小心撞了一下,他就臉色蒼白,說話都有些發抖。」

「所以說楚之洛是蕭然的新秘書?」

「似乎是這樣。」唐寧遠有些擔憂地微微皺眉道,「怎麼辦?」

「當年微微心臟移植的事情蕭然並不知情,我已經告知院方不要透露有關微微的任何資料。」唐少寧仔細分析道,「我們這樣費盡心力地掩埋這個秘密,太小心翼翼反倒讓人心生懷疑,不如順其自然。」

「可是楚之洛看起來很單純,蕭然那他做微微的替身,總有一天楚之洛會知道的。」

「寧遠,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永遠的秘密。」唐少寧沉聲道,「從我們開始有秘密的那天開始,這個秘密總有揭穿的一天。你看,楚之洛和蕭然兩個完全沒有交集的人還是相遇了。你覺得未來的事情是我們能阻止就不會發生的嗎?」

「可是……」唐寧遠還想爭辯一下,卻被唐少寧攔下道,「沒有可以,回來吧,我等你。」

「好。」唐寧遠只有悻悻然地掛下電話。

楚之洛臉色蒼白地回到家中,楚之懷一看到自己的弟弟面如死霜就知道病又復發了。當年心臟移植之後,主治醫生就跟楚之懷說過,楚之洛天生體弱多病,就算移植了新的心臟也不見得會完全恢復,一個新的心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排異期,而楚之洛身體特殊,比平常人需要更長的時間。心臟移植過後已經有兩年時間了,楚之洛雖然偶爾又發病,但比之前臥床不起的狀態要好很多。

「洛洛,怎麼回事,好端端的,怎麼病又復發了?」楚之懷小心翼翼地扶著楚之洛坐在沙發上心疼地問道。

「沒事,剛才已經吃過藥了。」楚之洛面色慘澹的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像這顆心臟最近都有些不聽話。」

「我就跟你說沒事多休息,跑出去做什麼?」楚之懷抱怨地說道。

「哥,醫生也說了,我這個身體也需要多走動走動,呼吸新鮮空氣啊。」

「對了,聽媽媽說你今天出去面試,面試什麼?怎麼想出去工作?」楚之懷不放心地說道,「我還是不讚同你出去工作,畢竟你的身體跟別人不一樣。」

「哥,我不可能因為我有病就一輩子不出門啊。我會憋死的。」楚之洛總覺得自己的這個有些過分保護。

「那你說說你去面試了什麼工作。」

「蕭氏的總裁秘書。」

「蕭氏?」楚之懷倒是有些驚訝楚之洛竟然應聘蕭氏總裁秘書這個職位。

「對,就是前兩天還在報紙上登出來的那個。我看到他們又招聘啟事,就去應聘了。」楚之洛慢慢跟楚之懷解釋道,「說來也奇怪,昨天他們人事部的人打電話給我,說蕭總要親自見我,我就去了。」

「親自見你?」楚之懷俊眉微蹙道,「那個蕭總跟你說了什麼?」

「沒什麼特別的,就是普通的面試,而且還挺平易近人的,沒什麼總裁的姿態。」楚之洛對蕭然的印象可謂不是一般的好。

楚之懷從小就擔心楚之洛過於驚豔的美貌招來什麼麻煩。讀書的時候,就曾經發生過有男生猥褻楚之洛未遂的事情。那會兒還好有他跟喬希恒及時趕到,不然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怎麼了,哥哥?」楚之洛見楚之懷半天不說話以為他是生氣了。

「沒什麼,只是你出去工作我有些不放心。」楚之懷實話實說道,「而且那個蕭總也不知道人到底怎麼樣,你也只是憑一面之緣而已,別太早下定論。」

「蕭總真的是個不錯的人,跟哥哥你差不多年紀吧。」

「算了,算了,你喜歡就好。要是真的太累就不要做了。」

因為醫生以前囑咐過儘量不要讓病人遇到不順心的事情,所以幾乎全家都不敢逆著楚之洛的話做事情。不過好在楚之洛從小就聽話乖巧,對父母和哥哥的話都算是言聽計從。難得現在有了這樣一個小小的要求,做哥哥的要是不答應反而說不過去。

「遵命,哥哥!」楚之洛舉了一個敬禮的姿勢道,「我去樓上看媽媽。」

「去吧。」楚之懷微微一笑。

楚之洛離開後,楚之懷看到先前楚之洛坐的位置有一張名片掉了出來。拿過來一看上面赫然寫著『唐寧遠』三個字。這個人的名字好耳熟。似乎在哪裡聽過。對了,就是之洛心臟移植手術那天,站在那個男人身邊的人,那個男人似乎叫他寧遠來著。那個男人姓唐,那那個人應該也姓唐。之洛怎麼會認識這個人?楚之懷心下開始緊張了起來。自從楚之洛心臟移植手術成功之後,楚之懷就沒有見過那一家人出現過。他跑去醫生詢問關於捐獻者的資料,醫生也說不能透露。之後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不過如今楚之洛怎麼會遇到這個人。

楚之懷小心翼翼地將這張名片收起來,沒有還給楚之洛。

第二天早晨,楚之洛到辦公室的時候就看到,蕭然臉色暗沉地看著桌子上的報紙,今日娛樂新聞的頭條:『天王易明軒公然耍大牌不配合拍攝』。

好小子回國沒幾天就給我上頭條了。今天沒去拍攝現場是怎麼回事?拖延拍攝進度又是怎麼回事?現在頭版頭條可都是在說國際影星易明軒自恃身價高耍大牌。蕭然當即給江若水掛了一個電話,「若水!」

還在睡夢中的江若水迷迷糊糊沒有意識到是誰的電話,連帶口氣也不怎麼好,媽的昨天被易明軒折騰的半死,好不容易睡一覺都有人來打擾,「誰啊?!」

「江若水!你還在睡覺嗎?」聽到江若水似醒非醒的口氣,蕭然額頭青筋微跳。

江若水猛地睜大眼睛看著手機螢幕上的名字,居然是表哥,他立即從床上坐起來,怎麼自己身邊好像還睡了一個人。他低頭一看,居然是易明軒!好像他昨晚確實住在易明軒這裡了!完了完了!現在都幾點了!易明軒今天可是還有拍攝的啊啊啊!完了完了。

蕭然見江若水半天沒反應,便厲聲道,「江若水,你最好現在打開電視看看,現在頭版頭條都是關於易明軒耍大牌的事情!回國沒幾天就給我翹班?你這個助理怎麼當的!你馬上給我來公司一趟!」

「表哥!我馬上就去!」

江若水進來的時候就看到門口秘書辦公桌上坐著一個神似唐薇薇的人。那個人似乎注意到江若水在看他,抬頭道,「你是來找蕭總的嗎?」

「啊、對。」江若水木然地點點頭道,「我跟蕭總有預約。」

「那請你稍等一下。我去跟蕭總說一聲。」

大概一分鐘不到的樣子,楚之洛就面帶笑顏地對著江若水道,「蕭總說您可以進去了。」

「好的,謝謝。」

江若水還是震驚於楚之洛與唐薇薇如出一轍的外貌。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長得那麼像的人嗎。那個人是個男人吧?長得也太漂亮了。精緻小巧的五官放在那張臉上完全沒有不妥的地方。

「表哥,外面那個人是誰?」江若水一坐下就對蕭然問道。

「我的新秘書,怎麼了?」

「表哥,你又換秘書?」江若水有些無奈道,「姨媽知道了肯定又要生氣了。你這都是第幾個了。不過這次這個,長得真漂亮啊。」

蕭然翻了一個白眼道,「我找你過來不是談我的新秘書的。易明軒的消息我已經派人壓下去了,總之這樣子的事情,我不希望再見到第二次。」

「我知道了,表哥。你不會就為了這件事找我過來吧?」

「你知道那個作家端木清芳吧?」

「當然知道!」江若水有些興奮道,「我很喜歡她的書呢,算是她的書迷,基本上每一本她的小說我都看了。」

「那正好是個好機會。端木清芳的小說『為你意亂情迷』要翻拍成電影。他們的責編跟我聯繫了一下,說有意想請易明軒出演男主。」

「真的嗎?!」江若水差點高興得沒從椅子上跳起來,「那是不是說我可以見到端木老師了?!」

「是這樣的。我已經接下來了,所以關於劇本的具體問題,我已經約了端木清芳跟我們詳談。晚上七點在蕭城酒店,你和易明軒一起去。」

「好的,我知道了。」

「去吧,別遲到了。」

江若水出來的時候楚之洛友好地跟他說了一聲再見。突然間,江若水有點同情這個新秘書了。他應該什麼都不知道吧?關於蕭氏總裁秘書一職,沒人可以做滿超過三個月。只要跟唐薇薇長得像,哪怕是個花瓶都可以。

第三章

會議室裡楚之洛有些緊張地握著筆,蕭然坐在一邊從容不迫地和陳氏總裁陳鵬商議著城東區開發案的投資計劃。陳鵬的眼神目不轉睛地盯著坐在蕭然身邊的楚之洛,蕭然早就感覺到他這份邪念,從進門起他的目光就沒有離開過楚之洛。早就聽說蕭然的秘書各個是美人,這個美人可真是標誌得讓人心動啊。若不是蕭氏和陳氏老總有合同在先,蕭然根本不屑跟陳鵬這種靠著老爹卻是個扶不起的阿斗的人合作。陳氏老總前幾日因心髒病突發被緊急送進醫院,而其子陳鵬成了陳氏現任的代理總裁。陳鵬臭名遠揚,亂交群P,什麼爽來什麼,尤其是漂亮的人沒一個逃得過他的手心。被他玩過的男人女人不計其數。據說甚至有些人還被陳鵬玩死在床上過。光聽聽就讓人噁心作嘔。

瞧他那副看著楚之洛的眼神,就知道他滿腦子汙穢在想什麼了。這麼露骨的眼神,連坐在一邊的陳氏開發部經理都笑得有些尷尬了。楚之洛是個單純的人,但並不意味著他會不懂陳鵬那麼直白的眼神。現在是工作,他沒有辦法離開。

好不容易熬到會議結束,蕭然伸出手對著陳鵬說道,「陳總,合作愉快。」

「那當然,蕭氏和陳氏是老拍檔了,蕭總辦事我當然放心。」說話的時候陳鵬的眼睛依舊緊緊盯著楚之洛。

楚之洛有些害怕地躲到蕭然身後,蕭然則側身擋在楚之洛面前道,「那陳總我就恕不遠送了。」對身後的開發部經理揮揮手道,「王經理你替我送送陳總吧。」

陳鵬走之前依舊戀戀不捨地多看了楚之洛兩眼,那個皮膚真是女人都自愧不如啊。陳鵬走了,楚之洛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蕭然見楚之洛這種可愛的反應便道,「那個陳鵬不是什麼好東西。你以後看到他儘量走遠一點,別跟他說話。他的名聲很爛。」

「嗯。」楚之洛對於蕭然的勸告巴不得點點頭,他一點都不喜歡那個叫陳鵬的。

「剛才會議的資料都記下來了嗎?」蕭然關切地問道。

對於新工作還有點不上的楚之洛,靦腆羞澀地笑道,「有些東西不太懂,所以只記了大概。

「哪裡,我給你看看。」

「就是關於那個數值估計報告那一項。」

「這個啊……」

蕭然開始替楚之洛耐心地解釋起楚之洛會議筆記上的不足之處。雖然楚之洛這次的會議記錄並不夠完善,不過對於初來乍到的人已經很不錯了。之前蕭然還找過連個盲打都不會的秘書,楚之洛比起那些個來可是綽綽有餘。

大概是蕭然特別照顧楚之洛的事情在公司傳開了,每個人看楚之洛那張過分精緻的臉時都忍不住在背地裡偷偷說他壞話。比如楚之洛去茶水間倒水時,有女同事故意將倒好的開水灑了楚之洛一身,然後再一臉假惺惺地道歉,「對不起啊,楚秘書。」

然後跟一個女同事就故意挑起是非道,「哎喲,我說你可小心啊,人家楚秘書可是蕭總的心頭肉,你要是不小心弄傷了人家,人家還指不定怎麼打你小報告呢。」

從小生活在壞境純粹的世界裡的楚之洛哪裡見過這種勾心鬥角,又苦於不善言辭,只能不停地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楚秘書,你可別折煞我們啊,這要是被蕭總看到了,還以為我們欺負你呢。」女同事濃妝豔抹的臉上笑容有些猙獰。以前蕭總的秘書是個女的,他們爭不過也就算了。現在來了個男的,還長了一張狐狸精的臉,這算哪門子事?

開發部的王經理正好經過茶水間看到這一幕,便出言維護到,「都幹什麼呢?這麼閒不用工作嗎?平時看你們工作沒那麼努力,針對別人倒是挺得心應手的。」王經理今年已經年近50,也算是公司裡的老員工了,說話自然有幾分分量。那些女同事們也不敢多嘴,紛紛散開離去。

王經理慈愛的臉上露出一個安慰楚之洛的笑容道,「你別理那些女人,女人就是這樣,吃飽了飯總是喜歡八卦。你做好你分內的工作就好。」畢竟跟蕭然相處了也有好幾年了,蕭然對誰是真好對誰是假好他還是分得清的。之前那些個女秘書天天想著怎麼討好蕭然,工作能力什麼的自然沒有。但是楚之洛不一樣,從進公司以後工作什麼都是本本分分,也從沒見他跟蕭然有什麼曖昧關係。那些女人純粹都是吃不到不葡萄說葡萄酸。

在王經理的安慰下,楚之洛的心情也好多了,「謝謝王經理。」

人家都說有些女人是一笑傾城二笑傾國。這種話形容楚之洛這個男人一點也不會過分。這孩子長得太漂亮,也難怪會招人欺負。

再多的閒言碎語終有一天也會傳到蕭然的耳朵裡,蕭然不太過問底下員工的事情,但並不代表他什麼都不知道。那天楚之洛進辦公室將資料遞給蕭然的時候,蕭然不經意地問道楚之洛跟公司的同事相處的怎麼樣,楚之洛牽強地笑了笑還是說了違心的話,「大家都對我很好。」

蕭然嗯了一聲沒有追根究底。說來也巧,蕭然有一天心血來潮就跑到員工餐廳吃飯,不去還好,一去才知道楚之洛說的『大家都對我很好』是什麼個好法。原本以為那些公司的女人只是偶爾語言攻擊攻擊楚之洛而已,想不到連身體上的都來。蕭然剛走到餐廳門口見到一個穿得花枝招展的女人站在楚之洛面前道,「喲,楚秘書,你怎麼還在員工餐廳吃飯啊,不陪蕭總一起出去吃嗎?」

楚之洛沒有說話,只是老實地說道,「蕭總是老闆,怎麼可能跟我一個員工吃飯。」他確實對蕭然很有好感,畢竟像蕭然那樣長得好看能力又強的男人很難有人不喜歡吧。

「楚秘書,你這是怎麼說話的啊。」所以被嫉矇蔽了雙眼妒的女人說起話來總是不分時間地點,「連蕭總的床都上了吧,何必還說這種見外的話呢。」

楚之洛被女人的話說得臉色一陣刷白,一時心浮氣躁,心臟跳動得頻率又快了很多。苦於教養太佳,楚之洛無法說出難聽的話反駁,只能拿起飯菜去另一桌。但另一個女人馬上走到楚之洛面前將他攔了下來,「楚秘書,我們話還沒說完,你就要走嗎?」

楚之洛抿著蒼白的唇色道,「請問你們還有什麼要說的?」

「楚秘書這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可別在我們面前擺弄啊。」女人諷刺道,「我們可不是蕭總,不會憐香惜玉。」說著,故意將剛剛買來的果汁倒了楚之洛一身,笑得花枝亂墜。

楚之洛那雙琥珀色的眼睛裡泛著淡淡的水漬,好似下一秒就能哭出來。坐在其他的食堂男同事看到楚之洛這幅樣子都倒抽一口氣,誰說只有女人是紅顏禍水。男人長得太漂亮也是藍顏禍水啊。要是有個像楚之洛那麼漂亮的人喜歡自己,就算讓他搞同性戀都願意啊。

「我不知道蕭氏的職員只有這種素質!今天倒是大開眼界。」蕭然不溫不火的聲音在餐廳裡迴盪著。坐著吃飯的公司職員紛紛回頭,看到平日裡神龍見頭不見尾的蕭總,都是大驚失色。今天是刮了什麼風了,居然能把他們蕭總吹到職工餐廳來。

蕭然走上前,對著那兩個欺負楚之洛的女職員說道,「你們兩個哪個部門的?吃晚飯就收拾東西,明天不用來上班了。」然後對著一旁埋頭吃飯大氣不敢喘一下的人事部李經理道,「李經理,從明天開始,我不想看到這兩個人再出現在蕭氏。」

這一齣一鬧,大家都知道了楚之洛在蕭然心中的地位。以前也有不少秘書跟女同事爭風吃醋的場景,蕭然從不會親自出現解決。這一次竟然公然袒護楚之洛,而且還將兩個職員開除。這也算是殺雞儆猴了,以後再也不會有人那麼學不乖去招惹楚之洛了。

蕭然將楚之洛帶回辦公室,臉色暗沉地說道,「你不是跟我說『大家都對你很好嗎』,你說的好就是潑橘子水給你嗎?」

楚之洛揉揉眼睛,將委屈嚥進肚子,雖然楚家不算是什麼大富大貴的人家,但一家人都把楚之洛當個寶,誰這麼跟楚之洛說過話。楚之懷平時就連聲音稍微響點都怕嚇到他這個弟弟,如今蕭然神色陰戾自然讓楚之洛害怕幾分。也不敢多嘴說話。

蕭然看楚之洛像個做錯事的孩子站在面前,也不忍多做責備,只道,「以後有人欺負你,記得要雙倍還回去知道嗎?」

這種事讓楚之洛做實在太有難度了,楚之洛平時連殺條魚都不敢,別說欺負別人了。但礙於蕭然氣勢太強,楚之洛只有乖乖點頭。

看著楚之洛一身汙漬,也沒辦法繼續坐在這裡上班了,蕭然揮揮手道,「放你半天假,回去換衣服吧。」

「謝謝蕭總。」楚之洛聽到蕭然的話如獲大釋,轉身就準備離開。

楚之洛似乎很怕他?是他的錯覺?難道是剛才說話太凶了?蕭然抓住轉身欲走的楚之洛,楚之洛看到蕭然漂亮乾淨的手握著自己的手腕臉一下子燙了起來。蕭然也意識到自己失態,趕緊放開手道,「那、那個,我剛才不是故意兇你的。」這麼一句唐突的話,連蕭然都覺得自己窩囊。乾嘛說話那麼緊張。

楚之洛楞了一會兒,笑顏逐開道,「沒關係。」

蕭然還想說些什麼,最後還是放棄道,「你走吧。」

「蕭總再見。」

剛才楚之洛手腕上傳來的溫度還殘留在他的掌心。勾人心魄。蕭然從來不知道居然跟人握一下手就能讓他有怦然心動的感覺。大概是因為楚之洛長得像唐薇薇的緣故吧。蕭然這麼自我安慰著。

第四章

公司的這場鬧劇收尾之後,再也沒有自作聰明的女同事去找楚之洛的麻煩了,大家都開始夾緊尾巴做人。

蕭然坐在辦公室裡看著近期和喬氏合作的融資案,隨手拎起公司內線道,「之洛,你進來一下。」

楚之洛放下手頭的工作走進辦公室,蕭然將喬氏融資案的複印件遞給楚之洛道,「這是公司近期比較側重的融資案,是跟英國的喬氏合作。喬氏想藉由這次跟蕭氏的合作案進軍國內市場。下週他們的代表就會過來,這是資料你仔細的看一下。」

當看到文件下負責人的名字『喬希恒』時,楚之洛楞了一下。天下不可能有那麼巧的事情吧?注意到楚之洛微怔的眼神,蕭然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這個喬希恒是喬氏的總經理?」

「對,沒錯。是這次融資案的代表。怎麼了?你認識他?」

「不、不是。」楚之洛莞爾一笑搖頭道,「只是同名同姓而已。應該不太可能是這個人。」

「那沒什麼事你就把資料拿下去仔細看一下。這次融資案很重要。」楚之洛可以從蕭然的聲音裡聽出他對這次企劃案的看重。

「好,我會仔細看的。」

這次和喬氏的融資合作案有些複雜,細節很多,快下班的時候楚之洛也沒有將蕭然給他的資料看完。無奈之下,楚之洛只有把工作帶回家。之前楚之懷就跟他說過禁止將工作帶回家,不過偶爾一次應該沒什麼關係吧,哥哥只是太大驚小怪了而已。

「蕭總,要一起走嗎?」因為平時蕭然都是跟楚之洛一起下班的,今天似乎文件有些多。

蕭然俊眉緊皺地看著堆積如山的文件想著今晚要加班了,便對楚之洛道,「你先下班吧,我還有些文件要處理,晚些時候再走,我會關燈的。」

「那好,明天見。」

「嗯,明天見。」

剛走出蕭氏大門就被前些天見過的陳鵬攔了下來。今天的陳鵬總算是逮到這個機會了,平時看楚之洛總是跟蕭然同進同出的,總是苦於沒有機會下手。楚之洛看到陳鵬就想轉身離開,卻被陳鵬一個傾身擋住去路道,「楚秘書。」

楚之洛勉強露出一個笑臉道,「陳總。」

「你幹嘛看見我就跑?莫非我長得很嚇人?」陳鵬擺出一個自認為帥氣的笑容。

楚之洛面前嚥了一口氣,想著要冷靜,「陳總找我有什麼事嗎?我下班了,得回家。」

「誒,楚秘書,蕭總沒有告訴你嗎,今晚我約了他要談這次合作案的事情,可是讓他帶上你的。」陳鵬佯作驚訝的樣子。

楚之洛精緻的臉上露出一絲猶豫的表情,畢竟是合作公司,得罪了總裁不太好,他硬撐出笑臉,「是嗎?蕭總沒跟我說。」

「那沒關係,我們先去,他一會兒就會來的。」

「蕭總還在公司,我上去叫他吧。」楚之洛轉身欲走。

陳鵬哪肯放過他,他好不容易逮到的機會怎麼可能眼睜睜看它溜掉,今晚他一定要上了楚之洛再說,只道,「我的秘書會上去叫他的。」陳鵬跟身後的秘書使了個眼色,秘書道,「楚秘書就放心吧,我會去叫蕭總的,您跟陳總就先去吧。」

楚之洛被陳鵬連拖帶拉弄進了車子,一上車就開始毛手毛腳起來,楚之洛一路可算是坐入針氈,手上的資料好幾次沒拿穩。到了酒店陳鵬就將楚之洛帶進了私人包房,陳鵬一個勁地跟他敬酒,楚之洛本來就酒量不行但又考慮到陳鵬是合作夥伴不能得罪,只能苦著臉喝下。沒喝幾杯楚之洛就不行了,倒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地說,「不行了……不能喝了……」

包廂的房門開著一條縫隙,正巧經過門口要去洗手間的江若水看到楚之洛的身影。這不是那個惡名昭彰的陳鵬嗎?表哥的新秘書怎麼跟他在一起?表哥人呢?不會是被騙來的吧?江若水心下想這可不好,得趕緊打電話叫表哥過來。

「表哥,是我,若水。」江若水站在包房門口注視著裡面的一切,壓低聲音道。

蕭然聽著江若水的聲音有點奇怪,手上龍飛鳳舞地簽著文件打趣道,「若水,你壓低聲音做什麼?做賊呢?」

「表哥,我今天和易明軒一起跟電影拍攝的新劇組在天城酒店吃飯,正巧去上廁所,我看到你那個新秘書了。他跟陳鵬在一起。」

江若水話音剛落,蕭然就扔掉了手中的鋼筆道,「你說什麼?楚之洛跟誰在一起?」

原來表哥的新秘書叫楚之洛啊。江若水趕緊回神道,「陳鵬!就是那個據說跟人玩群p,還玩死過好幾個人的陳鵬。艾瑪,那個變態正在亂摸你秘書。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

「我現在馬上過去,你給我盯緊了。」

「那你趕緊的。」

江若水剛掛下電話,易明軒就從他身後上來了,拍了一下鬼鬼祟祟的江若水道,「你幹嘛呢,鬼鬼祟祟地站人家門口?」

「你想嚇死我啊,誰鬼鬼祟祟了。」江若水指指裡面的兩個人道,「看到沒,那個喝醉的那個,是我表哥的新秘書。不知道怎麼會跟那個陳鵬在一起,我剛給表哥打了電話,他馬上過來了。」

「那個陳鵬怎麼了?」易明軒滿是好奇地看著江若水問道。

「反正很濫交,都不知道有沒有病。只要是漂亮的他都會找上。」

「那你要小心。」

「易明軒,你能別那麼神經嗎,我跟那個陳鵬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這種既有賊心又有色膽的人,誰知道他會幹什麼。」

江若水倒是破天荒地對易明軒的話表示了贊同,「總之我現在這裡等表哥來。」

「那個秘書再過不久就要被抬走了吧,蕭然來得及過來嗎?」易明軒建議道,「不然我進去英雄救美一下?」

「就知道看著漂亮的,男人每一個不不動心的。」易明軒想,江若水這話怎麼說的他不是男人似的?不過也對,江若水是他的女人。不過當務之急是要先救蕭然的秘書吧。江若水皺皺眉道,「你可不能出去。你要現在出去,明兒准上頭條,到時候表哥又得發火了,挨批的還是我。」

說曹操,曹操就到。蕭然風塵僕僕地趕到,在酒店大廳那裡詢問了陳鵬在哪個包廂就一刻不緩地趕了過來。江若水朝著東張西望的蕭然招手道,「表哥!在這裡!」

蕭然看到江若水便心急如焚地跑了上去,「人呢?」

「還在裡面。」

「我進去就行了,你帶著明軒先回去。不是說跟劇組一起來的嗎?」

「表哥,你一個人行嗎?」

「對付陳鵬綽綽有餘了。」

「那我們先走了。」既然蕭然說沒問題,江若水和易明軒也就不待在那裡礙眼了。

看到蕭然宛若天神般驟然降臨在包廂,陳鵬此刻的表情跟吃了屎差不多,「蕭、蕭總。」

「陳總,這麼客氣請客吃飯,怎麼只請我的秘書。」蕭然雖然滿臉笑意,但眼神裡卻冷得刺骨。

「呵、呵呵。」陳鵬此刻如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雖然想上楚之洛,但他可不想得罪蕭然。要知道蕭氏背後是唐氏在撐腰,如果只是搞砸了一單生意是小,要是丟了小命可是大事,「我看到楚秘書下班一個人,只是一起找個人喝喝酒而已。」

「哦?是嗎?」蕭然的笑意比剛才更深,「那麼陳總算是喝完了嗎?我看我的秘書酒量不佳,恐怕是喝不下去了。不然我陪陳總喝兩杯?」

「不、不用了。」陳鵬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我看天色已晚,不如蕭總順路送楚秘書回去吧。」

「那我替楚秘書謝謝陳總了。」蕭然扛起喝得半醉不醒的楚之洛,一張粉嫩的小臉脹得通紅,一副秀色可餐的樣子,也難怪陳鵬忍不住要下手了。離開包廂前,蕭然不輕不重地給了陳鵬一個警告道,「陳總以後要找人喝酒,直接找我就好,不必勞煩我的秘書了。」

「是是是,那是當然。」扶不起的阿斗就是付不起的阿斗,隨隨便便說兩句就被嚇得屁滾尿流,還以為既然有這個色膽最起碼也頂兩句嘴,想不到是個窩囊廢。蕭然冷冷地一瞥,將楚之洛帶離酒店。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