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十年磨一賤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十年磨一賤 的所有作品: 
   


 


                        蘇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蘇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代售書系 >> 鳥人,你節操掉了!(上下集)

點閱次數: 13589
   鳥人,你節操掉了!(上下集)
編號 :236
作者 十年磨一賤
繪者
出版日 :20141125
 
件數:2件 
定價:預購期間特惠價 700 元,預購期後恢復原價 750 元。
運費:65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以上免運費〉
預購期:2014/8/10~2014/11/10
字數:60萬字(收錄全新番外)
預購贈品:附贈情色滿滿的番外特典〈收錄於書中〉
規格:繁體橫排



再醒來,世界已經早不是當年的2012年,而是3012年,
主宰地球的已經不是人類,而是「鳥人」。
他們比人類更強、更聰明、更優越。
一個鳥人眼裡的「古代人」,如何在新的世界裡存活?
美食家肖矢猥瑣地決定求包養,
要傍就傍個最強的……鳥王?這個好!

喂喂,我是被鳥王一個人包養,不是鳥王一家子……
啊?未婚先孕生鳥蛋,那蛋寶寶豈不是有四個爹?
噢,讓我死一死!
生完一個又一個?不要吧!適可而止啊……

這本是穿未來,講述鳥人三兄弟──
跳脫&花花公子&面癱攻X美貌人妻受
4P的溫馨寵溺故事^^

原價:750元  
網路優惠價:70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1章:這隻「古代人」身材真好

 

「小少爺,發掘工作已經全部結束。」

「好,我們去驗收成果!」一個十九歲的少年脫下禦寒服,穿上防菌服,風風火火地往實驗室裡衝去。他身後有一對漂亮的白翅膀,輕輕一扇,騰空起步,輕快的步子有著說不盡的意氣風發。

實驗室,最適宜的溫度、濕度,無菌,明亮。

這次考古工作的成果一一展示在大廳裡。

「小少爺,經過統計,共在雪山深處的古人類遺跡裡發掘出261具古人遺體,完好的有221具……」

那個少年聽著冗長的報告,嘲諷地一笑:「這簡直是愚蠢的人類做過的最愚蠢的事情,把瀕臨死亡的人凍起來,過若干年後再想辦法醫治?簡直是天方夜譚……」

「……並不是的,小少爺……」老者取下老花鏡,白鬍子微微上翹。

「嗯?」

「這次的挖掘不同於往常,我們終於熬出頭了……這也正是我專程叫了大少爺和二少爺一起過來的原因……他們大約在十分鐘後到。」

「這221具完好的古人類遺體中,有98具開啟後即腐化,還有88具證實在入棺前即已經完全斷氣……只有1具,比較詭異……」

「……」少年瞇起細長的眼,好奇心被吊得老高。

「……他並沒有腐化,經過心臟電擊,他已經活過來了……」

「你是說他是活著就被送入當時的『冰室』?」

「……並不是,他只不過中了毒,以我們現在的技術很容易就中和了這種毒素,所以,他又活過來了!」

「……你不是開玩笑吧!」少年興奮地兩眼泛光,「帶我去看看那奇葩……」

……

肖矢睜開眼,發現眼前一片深藍。

他試著摸索了一下,突然摸到一毛溫暖的羽毛,他本能地準備去扯掉眼睛上的障礙物……

然後一個按捺不住興奮的聲音傳來:「你別動,你太久沒有使用眼睛,強光會破壞你的視網膜,現在你戴著眼罩,很安全,慢慢來,好嗎?」

那個聲音很年輕,但也很專業。他用的是英語。男聲,聲音清越溫暖。

再接著,他聽到完全聽不懂的語言……

有點像鳥語……

肖矢覺得自己做了一個荒謬的夢。

一個漫長到他覺得很累的夢,無邊無際,沒有盡頭,前面永遠是空白,一片空白。

而現在,他似乎摸到了夢的邊緣。

等到他終於可以掉掉眼罩,周圍陌生的環境讓他愕然……

像是置身在科幻電影裡的太空船一樣,這裡的一切設計都簡約而超前。

他置身於一張流線設計的病床上,身上有幾塊輕薄的膠布,旁邊有一台看起來很厲害的顯示儀,身上被沒有亂七八糟的管子或導線。但顯示儀上有繁多的資料,他看不懂。

「我這是在天堂?」肖矢開口,聲音喑啞得像是被車輾過。

他望了望眼前那個漂亮的少年,身後有一對大大的白翅膀,他便是傳說中的天使吧?

「這裡還是地球!」那少年快活地回答他,然後托著下巴提醒了一下:「3012年的地球……你是2012年被冰封在冰室,現在是一千年以後……」

肖矢呆住了,決定好好消化一下剛剛接受的資訊。

「恭喜你活過來,古代人!」那少年不由分說地衝過來,給了肖矢一個大熊抱,白色的大翅膀合攏過來,包住肖矢的背,肖矢覺得自己像是穿了層薄薄的羽絨服,好奇怪……

肖矢閉上眼,頭有些暈,他已經冬眠一千年未進食,餓得前胸貼後背。

接著聽到粗糙的軍靴踏踩地板的聲音,一個冰冷的男聲傳了過來:「希望你真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重要到需要我放棄年終大會。」

另一個稍稍溫暖的聲音傳來:「小弟你不要習慣性抱屍體好嗎?噢,真噁心……」

屍體?我嗎?

肖矢費力地睜開眼,前面出現兩個帶翅膀的人。

一個年紀稍大一些的男人,一身戎裝,黑色大翅膀張狂地伸展開來。他的表情和聲音一樣冷冰生硬,冷俊的面孔上一絲笑紋也沒有。

另一個男人長得異常俊美,血一樣美麗的紅翅膀泛出漂亮的色泛,他的一對桃花眼正熱辣辣地盯著他,上下打量,囂張邪肆。

然後肖矢聽見那個白翅膀的少年快活地撲了過去,得瑟地叉腰道:「看到了沒有,我多年來的研究終於有眉目了!我發掘了活體『木乃伊』!」

「就算你挖出了一具僵屍,那又怎麼樣?」那黑翅膀的人面無表情地打擊他。

白翅少年生氣地反駁:「大哥……他不是僵屍,他是溫熱的,而且是軟的……」剛剛他親自抱過。

「……小弟,你讓我和大哥過來,就是為了看這個嗎?」那個紅翅膀的男人抱拳而立,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白翅少年終於言歸正傳:「二哥,這可是我三年來的研究成果,看到這個成果,你是不是該把第三批研究經費打到我帳上了?」

「那他的價值呢?」紅翅男人目光灼灼,似笑非笑。

「他是一千年前的人,是在核污染之前就進入了封閉的環境裡,與世隔絕,他和現在倖存下來的人類不同,這就是他的價值;他是我從千萬具考古屍體裡找到的唯一活著的人類,這就是他的價值;他全身上下的所有細胞都是活著的,他是有意識有思想的,他是我們通向歷史研究的唯一活鑰匙,這就是他的價值。」

「是嗎?」紅翅男人顯示有了一絲興趣。

「那你叫我來就是聽你們倆說廢話?我可沒有參與你們的投資,也沒批准你的研究專案。」黑翅男人依然冷口冷面。

「如果這個稀有生物被西面那些惡霸們知道的話,你說他們會不會來和我搶?我叫大哥你過來就是想叫你答應我……幫我保護好『我的人』,不要落到別人手裡。」

那黑翅膀的傢伙眼皮也沒抬一下地就走了,末了甩過去一句話:「如果他有這個價值讓我保護的話……」

肖矢長長了吐了一口氣。現在他知道自己不是在拍戲,也不是在夢中,更不是在天堂。

他是不是穿越了?一個由鳥人統治的國度。肖矢望了望眼前的白翅少年,滿腹疑問,卻不知從何說起。

「你叫肖矢,對嗎?」那少年試圖讓自己顯得友善,但狡黠的眼睛卻有掩蓋不住的興奮。

「嗯,你叫什麼?」

「我叫編號XP92303!」那少年快樂的說。

旁邊白鬍子的老頭適時提醒道:「小少爺,一千年前的古代人是用姓氏,不是用編號的。」

「可是我沒有啊,要不……古代人……不,肖矢,你幫我取個名字吧,或者代號。」

肖矢想了想,本能地想到白色——White!

肖矢笑了笑,半開玩笑地說:「white……白色的羽毛,純潔如天使,不介意我叫你懷特吧。」

「懷特,懷特,很好,本少爺同意你叫我懷特。」

「那我呢,你不會叫我Red吧!」那個紅翅如火的男人熱情地打量著他。

「有何不可?瑞德是個好名字。」肖矢不卑不亢地直視著他。

紅翅男人聳聳肩,漂亮的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情:「好,瑞德這個稱號我收了。」

「那大哥不會叫Black吧?」

「布萊克,當然了。他就叫布萊克!」肖矢意氣風發地笑了一笑,讓他面前兩個圍觀者有一刻的失神。

現在,肖矢伸了伸懶腰,決定爬起身試試。

能慢慢適應光線,現在他要讓身體恢復起來。一千年,他睡夠了。

「你現在需要什麼?」懷特體貼地問,兩眼亮晶晶,不經意賣萌。

「也許我需要先洗個澡,再來份好吃的……」肖矢緩緩地從床上爬起來,覺得四肢有些僵硬,他慢慢適應著,感受復活與重生帶來的新鮮感。

真沒想到,他會在一千年後再次睜開眼。想必與他相關的聯繫,都複不存在了吧?包括他……

「……浴室在這邊。」懷特把他帶到一個寬敞漂亮的房間,體貼地關上門。

浴室內,肖矢慢慢活動著四肢,像舞蹈前的熱身動作,緩慢而優雅,舉手投足間都是道不出的風情。

然後他慢慢脫掉了身上的多層防護服和病號裝。

現在,他赤裸裸地站在花灑下面,享受著熱水洗刷身軀的真實感。

浴室外,懷特和瑞德正喝著老管家新泡的茶飲,觀賞著「美景」……

「……你說他會不會不知道這個浴室是透明的?」懷特拍拍白翅膀,笑瞇瞇的問,模樣不像天使,反而有著惡魔的奸詐。

「古代也許還沒這技術。」瑞德舔了舔茶杯,覺得今天這茶越喝越渴。

那個古代人,的確秀色可餐。

「12號叔,古代有個什麼出名的雕像來著……就是身材超好的那個裸男……」懷特指著浴中的肖矢,問白鬍子的管家。

白鬍子一翹:「……是米開朗其羅的《大衛》。」

「對對,和他超像的是不是……」

白鬍子老頭明目張膽地觀摩了下裡頭洗澡者的身體,感歎了一下自己的青春:「是的,小少爺。他的身材比例,的確很完美。」

瑞德覺得這茶越喝越全身燥熱起來,舔舔唇:「……比起那些被核輻射過的人類,他的確完美的跟雕像一樣。」

那些滅世的核災之後,倖存的人類變得醜陋而畸形。

雖然過了一千年,但還好審美沒有變得偏差。黃金比例依然亙古不變。

肖矢就算是一千年前,也算是出類拔萃的好看。

「我要拍個照,傳給大哥。」懷特邪惡地一笑,用手腕上的腕表拍了張照片。

照片拍的相當不錯,浴室裡熱氣蒸騰,迷蒙的水霧裡有具極具誘惑的身軀。一個黃金比例身材的男人正慢慢揉搓著泡沫,輕撫著全身……熱水打濕他的黑色短髮,順著完美的臉龐流到優雅的鎖骨上,再滑到結實的胸、平坦的腹,勾人的腹谷地帶,終匯成一泉,在長腿上劃過亮亮的一條,滴到漂亮的足踝。甚至連腳趾都那樣勻稱可愛。

瑞德輕咳一聲:「小弟……順便傳一張給我。」

「好東西要大家一起分享啊……」懷特一邊發給大哥,一邊附上留言——「這樣完美的東西若是公諸於眾,你說西面那幫土匪會不會和我們搶?」

果然很快收到大哥的回覆:「我不會給他們這機會。」

懷特大樂,看來大哥也不像表面上這麼正經嘛,這表示他插手了?

很好,要的便是這效果。西邊那幫傢伙太過分了,什麼東西都要和他搶……

雖然分享是美德,但這種分享只限於他們三兄弟內部。這是他們打小便有的默契,天經地義。

浴室裡的肖矢漸漸放鬆了起來,一放鬆,整個人的情緒便有些崩潰。

像是死過一次一樣。一想到他與當時世界的所有聯繫都消失了,便不由淚流滿面。原來自己內心也有這麼放不下,那麼多不甘。當年說的天荒地老、與子偕老,都成了過眼雲煙。

浴室外,瑞德盯著那張誘惑的浴照,久久回不過神來。

末了,他把照片傳給了助理。

「下一期的封面,下一期的賣點……就這張沒錯。」

「題目?題目就叫《欲奴》……寫真集晚一些推出,我們要保持神秘感。」

「二哥你要把他的照片放雜誌封面?」

奸商瑞德雙手抱拳:「當然,我的第三批投資都打了水漂,現在總得開始收回一些成本吧。」再說這照片根本沒照到他的臉,重點部位也沒露出來,半隱半現的,更引人遐想。

這個時代,人類是被統治階層。

簡稱——奴隸。

那個古代人,真是個漂亮極了的奴隸。做封面男郎實在太合適了。

 

 

第2章:翹屁股的奴隸會煮「好吃的」

   

肖矢呆呆地看了看懷德給他準備的「好吃的」,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紅色帶血的……那好像是新鮮牛肉,絕對不是冰凍的,剛切下來絕對不到兩小時。

是上好的牛臀肉,極佳的食材。

旁邊是一個萌兮兮的小白兔,畏畏縮縮地待在桌子一腳,紅紅的眼睛可憐巴巴地望著肖矢。

……這是個什麼情況?

懷特指了指那盤子裡超大塊的鮮血牛肉,還有那隻肥兔,吞了下口水:「喏,好吃的啊!給你吃。」這個古代人應該和他一樣喜歡吃新鮮的肉肉吧。

見肖矢還是下不了手的樣子,白鬍子管家終於輕咳一聲,和懷特耳語:「小少爺,也許他是素食者。」

懷特哦了一聲,恍然大悟,早說嘛。

他飛快地從實驗室寬敞的茶水間裡取出幾個他平時絕對不會問津的東西——白蘿蔔、胡蘿蔔,還有番茄和土豆,附加一棵綠油油的生菜。

「喏,要不你是要吃這個?」

肖矢打量了一下那些新鮮無比的蔬菜,看起來品質都不錯,一看就知道是無公害優質產品,生菜身上還有一些小蟲眼,胡蘿蔔長的並不是過分粗大漂亮,沒用過化肥農藥。

的確是上佳的食材。

然後,是要自己動手煮嗎?

白鬍子管家再一次輕咳一聲,耳語:「小少爺,你忘了……古代人是喜歡用鍋子煮得熱熱、爛爛的吃……他們不明白生食的樂趣,也不明白生食可以保留最多的營養成份……」

懷特再次恍然大悟。然後他抓抓羽毛,不好意思地說:「可是古代人……肖矢,我們實驗室沒人會煮東西呢。」

肖矢嘴角輕抽一下,再問:「那有鍋子和基本的調味料嗎?如果有,我自己來吧。」

「有有有……」萬能管家摸了摸白鬍子。一會兒他去奴隸那兒拿一點過來不就有了。雖然先前他一點也不明白奴隸們要使用奇怪的粉末。

肖矢微笑一下表示感謝,然後起身整理那些食材。

「你忘了兔子!」瑞德在角落悠悠地提醒著。

「對於這麼可愛的動物,我有點下不了手,那塊牛肉夠多了。」肖矢把那隻可憐兮兮的兔子放生了。

懷特和瑞德聳聳肩,對視一笑。彼此眼神交流如下:

「不懂吃的古代人……」

「新鮮兔子很美味的不是嗎?」

「他居然把牛肉放去和土豆一起煮,真古怪……味道一定很噁心!」

「他把蘿蔔也放進去了,味道一定噁心透了!」

「不過他穿圍裙有點可愛耶……勒得腰更細了……」

「屁屁好翹好性感,哥喜歡……」

「真想上去摸一把……手感一定很好……」

「雖然他喜歡弄出奇怪的食物,不過看在他屁屁很可愛的份上就原諒他吧……」

……

肖矢穿著圍裙,突然轉過身來,把這猥瑣圍觀的倆兄弟嚇了一跳。

「有雞蛋嗎?給我兩個雞蛋的話,我可以做番茄炒蛋。」

倆人同時做出被噁心到的表情。

就像寵物主人聽到有人在吃狗肉、貓肉火鍋,或是膽小的小姑娘聽說有人在吃猴腦……

兩人再次眼神交流:

「古代人果然很邪惡,居然吃蛋耶……」

「不是早下令了,全國範圍內不許吃蛋嗎?我們可是蛋殼裡孵化出來的耶!怎麼可以做殘殺同類的事情?」

「……愚蠢而貪吃的人類!」

看到倆人憤憤不平的表情,肖矢終於覺得這倆鳥人對「雞蛋」這東西有點反應過度。

再一想,立刻明白了。雞蛋和鳥蛋相似,是這意思吧?

「好吧,不用雞蛋的話我也能隨便煮個羅宋湯。」他自言自語地回到料理台,一邊攪和著燉牛肉,一邊開始做濃郁味美的羅宋湯汁。

除了沒有米飯,現在桌上的幾道菜堪稱完美。

濃郁美味的宋羅湯,酸酸甜甜。香飄滿屋的燉牛肉,牛肉燉的剛剛好,蘿蔔和土豆煮的入口即化,他放了少許胡椒、香葉、八角、陳皮來提味,整鍋牛肉的味道好的不可思議。

生菜洗淨,再和剛剛剩下的番茄一起,弄成一道蔬菜沙拉,綠的生菜,紅的番茄,白的沙拉,配在一起漂亮極了。

「要一起吃嗎?」肖矢發誓,他真的只是禮貌性地說了句客套話。

那倆兄弟眼神互相交流了三秒:

「不許和哥炒生菜沙拉……」瑞德給小弟扔過去一記殺人刀眼。

「不敢嘗試一下翹屁屁古代人煮的神奇食物嗎?總裁大人?」懷特瞇眼挑釁二哥。

「還等什麼……」

「上……」

五秒後,蔬菜沙拉被懷特風捲殘雲地吃掉一整盤,瑞德只搶到一塊菜葉子。

再然後,他倆開始小心翼翼地試著燉牛肉和羅宋湯,小心翼翼到像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然後,這倆人的表情亮了,像是黑白世界變成了彩色世界,二維電影變成了3D電影。

驚奇、震撼、不敢相信、狂喜、興奮、瘋狂……

倆人開始新一輪的你爭我奪,簡直快要把盤子扯碎。

肖矢咬牙,現在他後悔說了那句該死的客套話……一起吃你妹啊,現在他連一片菜葉子、一個蘿蔔片都沒撈到。

而那兩個傢伙已經不顧形象地打起來了,羽毛都掉了一地。

白鬍子管家圓瞪著雙眼,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什麼神童級科學家,什麼史上最年輕的金融巨頭,這些頭銜真的和這倆幼稚的貨有關係嗎?真是丟他們老爺和祖老爺的臉啊!

「鬆手,最後一塊牛肉是我的,你已經吃了26塊了,而我只吃到25塊。」

「你簡直贏了!」瑞德無力地翻了個白眼,他弟弟的高智商就是用來算牛肉塊的嗎?

「那剩下的蘿蔔和湯全歸我,你喝的明顯比我多!」

「成交。」

「鬆手!」

「你先鬆!」

「一起鬆!3、2、1」

……

半小時後,倆兄弟摸著鼓鼓的肚子,滿足地在一邊躺著曬日光浴。一邊偷偷商量:

「熱熱爛爛的食物雖然會失掉許多營養,但是味道出奇的好耶!」

「嗯,所以為了補充營養,以後要經常吃才可以。」

「……我們剛吃完所有東西,他是不是生氣了?」

「作為奴隸沒有生氣的權利!」

「那也是,他是我挖出來的,就是我的。」

「……注意措辭,是我們的。」

「兄弟要共用所有財物——這是什麼破法律嘛,你賺的錢就沒有拿來給我用啊,為什麼要共用我挖出來的奴隸?」雖然他有和哥哥分享一切的心理預期,但是現在突然有點不舒服耶。

「第三批研究經費不想要了吧?」瑞德開始不要臉地威脅小弟。

「二哥你最好了……」懷特馬上狗腿地巴了上去,適時送上一杯飲料。

「……考古了三年,就這次挖出來的東西最有用了,又好看又好用,可以給我做封面男郎,又可以給咱們煮邪惡而好吃的東西。小弟,這次你立功了!」瑞德得瑟地點點頭,白亮的牙齒泛了泛鑽石一樣的邪惡之光。

而在廚房內,憤怒的肖矢正在重新弄新一波的食材。

用力剁著蘿蔔塊,用力切著牛肉丁,用力把生菜掰成碎片……

尼瑪的,叔可忍嬸不可忍,那幫鳥人,搞什麼,居然吃得片甲不留,渣都不剩下,還有沒有節操了!

 

 

第3章:家庭聚餐

 

落日的餘輝透過玻璃窗照了過來,落地玻璃窗上留下高大黑色的剪影。

冷峻的臉龐,倔強站立的短髮,一身瀟灑的軍裝,修長結實的腿,還有一雙雄壯的黑翅膀。

他正在看落日,欣賞落日下的「天使之城」。落日與海天相接,讓蔚藍的海水被染成香檳色。

他的視野之下,是海濱巨大的升降機場,機場另一邊是碼頭。碼頭上停著軍艦,機場停著大大小小的飛行器和飛艇。

3012年的地球,他們雖不是唯一的統治者,但一定是最強大的統治者。

他堅信這一點。無論是空中實力,還是海上實力……

除了陸軍比西面那些蠻子可能略遜一籌以外!

他低下頭,看看手裡的通訊器。

是小弟發來的一張照片,一張裸男,洗澡中的裸男,很放鬆的洗澡的裸男,身體有著漂亮的曲線,沒有誇張的肌肉,卻也不像白斬雞,他在揉搓著泡泡……他肯定不知道自己被偷拍了。他和二弟那些色情雜誌上裝模作樣的封面女郎、男郎不同,他的動作那樣隨意自如。

小弟的意思他明白,小弟是在和他「獻寶」。為了證明給他這個大哥知道,他這三年的考古工作並不是全無收穫。

只不過是一條漏網之魚,沒什麼大不了。這張照片只能證明那個古代人比現在的人類更完美,其它什麼也證明不了。

人類愚蠢貪婪的本質,是不會變的。一千年後如此,一千年前,也一樣。

漂亮的外表,不過是皮囊罷了。

二弟和小弟又發來資訊,誇張地形容了那個古代人做出來的食物有多麼好吃,並且邀請他一起共進晚餐。

家庭晚餐嗎?他多久沒有和家人一起吃過飯了?

不記得了。

他們說他把自己逼的太緊了。但是他是個軍人,是個統帥,他負責整個地球最富庶國度的安全問題。

他如果鬆懈,西邊那幫混蛋必然虎視眈眈,一寸一寸地挑戰他的底線。

時代的激流裡,不進則退。

那不過是個漂亮的奴隸而已,就算一瞥驚鴻,也不能讓他堅硬如鐵的心發生一絲改變。

他作為王族裡的長子嫡孫,成為權力的繼承人。從出生那一刻起,他的使命就是守護這個國家,守護萬千居民,還有他的親人。

他又收到一條資訊:「肖矢幫你取了個新代號,比你XP92301的名字帥多了。他叫你Black——布萊克,很酷吧。二哥叫瑞德,我叫懷特。這個奴隸好有趣啊……」

布萊克?

黑?

他看看自己如烏鴉一樣色澤的黑色翅膀。聽說在古代,黑色代表不祥。

而在這個時代,黑色代表力量,絕對的實力。

布萊克?

好名字,我喜歡。

布萊克臉頰露出微微的消融之態,眼前的夕陽落下去了,黯夜就要來臨。

也許是時候回家吃個晚餐,讓他嘗嘗傳說中的「神奇」的味道。

回家……居然有些溫暖的感覺呢。

也許有一天他從現在的位子上退居二線之後,可以過上他最嚮往的生活。準時上下班,再也不用加班,每天有人給他早安吻,對他說路上小心,下班後總有人坐在餐桌旁守候他,對他說上班辛苦了。

然後他們可以燭光晚餐,可以相擁著看夕陽,一起做愛做的事,生兒育女。

……那太遙遠了,遙不可及。

布萊克轉過身,軍靴在地板發出沉重的悶響。

好吧,回家。

……

另一邊,廚房裡。大廚肖矢的心情不太好。

所以下手就重一點。

他用鋒利的切骨刀劈了下去,羊肋排就變成了漂亮的細條。

今天懷特蹦蹦跳跳一臉興奮地要他做頓「豐盛」的晚餐,還說難得的一家團聚,所以菜式務必要比平時更扎實、漂亮些。

然後他就牽來了一隻漂亮的羊,三隻可憐兮兮的兔子。

肖矢無奈撫額,還好後來白鬍子管家比較會察顏觀色,再送上來時,是半隻處理好的羊。兔子被肖矢再次放生。沒辦法,他自動把兔子歸為「寵物」類,當他對上那對紅撲撲的眼睛時,就完全沒有免疫力,根本下不去手!沒辦法把它們當成菜。

生菜他也就忍了,他們吃生肉?這幫沒節操的鳥人。

肖矢用力切了切蘿蔔,切菜板發出咚咚咚咚的聲響。

廚房外的懷特心情卻好的不能再好,有種挖到寶的感覺,眼睛變得亮晶晶。二哥要過來蹭飯這倒是不奇怪,蹭飯是假,圍觀翹屁屁的奴隸做菜是真。

大哥居然也答應要過來吃飯?這太讓人興奮了!話說他大哥都一年多沒與他們圍在一個桌子就餐了!

三兄弟團聚的感覺真好,值得期待啊!

懷特一高興,就去他的考古物品存儲室裡摸了幾瓶紅色的飲料。

當時他們發掘了一座葡萄園裡的地下室,裡面發現一個巨大的酒窖,酒液鮮紅如血,倒出來芳香四溢……他查過資料,這在當時被人們稱作……葡萄酒,又叫乾紅。

隔了一千年,那東西不但沒有壞掉,反而因為長時間的存儲變得更醇美。

……今天可以拿出來分享一下。

美酒配佳餚,完美!

「這就是古代人的燭光晚餐!」懷特關了室內的燈,點上高腳古董蠟燭。蠟臺是漂亮的銀器,雕刻著天使,優雅而高貴。

「像是穿越回古代了,很有情調!」瑞德也瀟灑地落座,在蠟光下緊盯著某個忙碌的身影。肖矢正一臉嚴肅地穿梭在餐廳與廚房之間,面部沒有一絲笑意,像是正在做某些很神聖很緊張的工作……瑞德摸著下巴想,和偷窺他洗澡時給人的感覺又不同,果然工作中的人很有魅力。

布萊克是最後到的,他來的時候,其餘的人都在等他。

的確是很神奇的一餐,餐桌被佈置得很雅典,幾隻蠟燭發著幽幽柔和的光,美麗的水晶杯裡蕩漾著腥紅的酒液,散發出魅惑人心的醇香。

桌上的菜也很奇怪,這大約就是小弟說的經過非常複雜程式烹煮出來的「熟食」?

「肖矢,快給大家介紹下你做的神奇的菜……」懷特興致勃勃。

「過來一起坐吧,辛苦了。」瑞德邀請他與大家共進晚餐。

本來在這個時代,奴隸是沒有與主人一同就餐的規矩的。

肖矢聽了這話,也不客套,更沒有一絲自卑的退卻,理所當然地坐在四邊桌最後一個空位。

……尼瑪累得老子半死,不吃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半天勞動?肖矢心中暗自腹誹。

然後他斂了斂心中的不滿,開始露出極佳的修養,臉上佈滿職業化的微笑:「這是烤羊排,用烤的會把羊排的油脂給激發出來,變得外焦裡嫩……我用了一些孜然去掉膻腥,旁邊一小碟是檸檬汁,如果不怕酸,蘸一點吃味道層次會更豐富……」

「羊排材料給的太多了,我又做了一道白蘿蔔紅燒小羊排,蘿蔔的甜味可能會深入到肉汁裡,肉汁的鮮味也會浸透到蘿蔔裡,你們可以試一下,羊肉和蘿蔔真是絕配……」

「羊肉我直接用了洋蔥、大蔥和小蔥,我叫這道為三蔥炒羊肉,選的是最柔韌鮮柔的部分來爆炒,這是中式菜的做法,三種蔥的香味會和肉味完全融合,羊肉炒的七成熟,口感會比較爽滑……」

……肖矢頓了頓,真想把自己舌頭給咬下來。他解讀菜式根本就是個錯誤。

因為他解說的時間越長,桌上剩下的食物就越少!

就像一個茶博士在和一群暴發戶講茶道茶經,而那些人正在牛飲,根本分不清綠茶、普洱、烏龍的區別。

他們只在乎這東西好吃,那就使勁往肚裡塞。

……肖矢內心有種深深的悲涼。

他忍了忍一肚子血,繼續面帶微笑地介紹:「……雖然聽說你們不喜歡海鮮這樣東西,但我還是讓管家弄了一些簡單的海鮮材料給我,這是一些海鮮壽司和生魚片,你們喜歡吃生冷的東西,這些應該合你們口味,要記得沾芥末哦……還有我順便用烤羊排的炭烤了點鰻魚和魷魚,用來送酒最合適了……魷魚肉質扎實,可以用手撕開,慢慢咀嚼那些超美的肉質纖維,超級享受……」

……那三個一言不發,埋頭苦吃。

小弟懷德左右開弓,左手拿一個壽司,右手拿一塊烤羊排,吃得滿嘴都是醬料。

肖矢對醬料情有獨鍾,覺得食材應該以最簡單的辦法煮出來,然後人們可以選擇原味,或是蘸醬料來吃……這是烹食者對食客的一種尊重。

……肖矢的父親,是一位專業品評美食的美食家,享譽世界。他是他的偶像,是他最尊重的人。他耳濡目染,對美食也有不少研究……

而現在,他是在對牛彈琴,不是嗎?

……

二哥瑞德不顧形象地和懷德拼搶著,一點為人兄長的覺悟都沒有。這奸商一向信奉商場上無父子的格言,兄弟算什麼?還好這三兄弟裡就他一個人從商,要不然還真要上演內訌。

大哥布萊克的吃相相對優雅很多,但是效率很高,每擊必得,像戰場的常勝將軍,個個擊破,絕不手軟,視敵手如浮雲,那兩個弟弟根本不是他對手。

……看著眼前的一切,肖矢的心情變得更惡劣了。

他決定不再講解那些餘下的菜品了,反正他講和不講,那幫混蛋都會像龍捲風一樣,不留下一片雲彩……

現在,他吃著剩下的邊角廢料——牛排碎屑,最後一塊蘿蔔,最後一塊壽司……

紅酒算是桌上剩下最多的一樣東西了,肖矢喝了一杯紅酒。

紅酒的味道很醇美,比他以往喝過的任何酒都要醇……像是在地底下蘊藏了無數年,難以形容的極致的味道。

肖矢再喝了一杯紅酒,其餘三人見他在喝酒,終於抬起頭,禮貌性地碰杯,一飲而淨。

喝了一杯之後,三人都不再喝。

在這個時代,有非常嚴格的禁酒令,18歲以上的人可以飲酒,但一天不得超過兩次,一次不得超過100毫升。

但在肖矢意識裡,根本沒有禁酒令這個限制。他心裡一鬱悶,喝的也就越多。喝的越多,也就更鬱悶,往事一幕一幕地往外鑽,心裡清楚再也回不去了,與那世上的一切都斷絕了,這麼一想,就更傷感。

不由地,他就在三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喝掉了一瓶紅酒。

然後,肖矢醉了。

 

 

第4章:酒品極差的奴隸

 

肖矢覺得自己不會醉的,他知道自己的酒量。

但是他忘了一件事——這紅酒經過一千年的發酵,更醇厚,後勁十足!

所以他醉的有點徹底。

先是兩頰緋紅,語無倫次,然後開始話多,變得活潑,隨意,接著開始放肆。

他端著酒杯,站起身,開始給另外三隻鳥人勸酒。

有布萊克在這冷面君坐陣,懷特和瑞德就是想破戒都不行。

該死的《禁酒令》就是布萊克親自頒佈的,違者要被拘留並教育。而教育是要你通過比飛機駕照更難的考試!

所以肖矢的勸酒顯然是無果的!

肖矢自覺無趣,開始到處流竄。什麼裝置都要去摸摸捏捏一下,但所有的東西都是那樣先進,他根本不會用,所以心情更鬱悶,有種被時代淘汰的挫敗感……

再接著,他摸到了一個他熟悉的,認識的東西——一架鋼琴。

它是作為房間的擺設而存在的,就像博物館裡顯示的編鐘。它只用來擺設,用濃重的時代感顯示房間主人的品味,而不是用來演奏。

「這個……我認識……我會用!」他快樂地坐到那裡,開啟琴蓋,開始試音。

那三隻鳥人好奇地看著那個奴隸賣醉、胡鬧。看在晚餐的確美味非常的份上,都對他有些縱容。當然,也想知道他究竟能鬧到什麼程度……

肖矢開始彈琴,手指輕輕地在琴鍵上撫過,輕瞇著眼,仰著頭,眼睛根本就不看琴鍵,就能彈出美妙動人的音樂。

他的臉由興奮變得感傷,音樂也由輕快變得抒情。

他開始邊彈邊唱。他彈著一首輕柔動聽的曲子,慢慢地唱著詞:「……很多年之前我問,朋友來陪我,有誰來愛我……買醉的時候你認識我,最後還一起生活……為怕寂寞我們做了很多,最沒空寂寞……偶遇你之後我說,想有人愛我,就有人愛我……」

聲音隨意,琴音孤寂,他突然唱得更激越:「可是我,不知道想要什麼,不知道擁有什麼,而我又缺少什麼,我害怕什麼,我不知道愛算什麼,而我又算什麼……我們都寂寞……」

三個人都被這樣的琴聲感染,被這樣肆意的歌聲誘惑了。

紛紛站起身,到鋼琴邊看他演奏歌唱……

燭光下,那個奴隸真是迷死人了……

小弟懷德努努嘴,對他們小聲說:「那個奴隸是不是很苦悶,因為我們都沒有宣佈對他的佔有欲,所以他的歌聲是表示無家可歸,心情彷徨這意思是嗎?」

二哥瑞德托起下巴:「……大約是,我們要不要提前讓他暖床呢,如果他每天忙著替我們三個暖床,他大約不會唱『我很寂寞』這種抒情歌曲了吧!」

懷德面色緋紅:「……二哥你好邪惡,我還要六個月加五天才到法定年齡,才可以有性生活……所以以後你就不要提暖床這件事讓我鬱悶好了!不知道奴隸會不會接受年紀比他小一千零八歲的我……那個奴隸在冰凍前是27歲,現在就是1027……年下攻什麼的他應該不討厭吧……」

懷特腦袋轉的快,想的就特別多,於是格外糾結。

瑞德肯定地說:「我覺得這奴隸是在勾引我們……你們怎麼看?」他望了望一言不發的大哥。

布萊克什麼也沒說,他只是微微上前,拍了拍肖矢的肩膀,表示一下安慰。

他本想像讚揚部下一樣,拍拍肩說:「幹得的不錯,下士!」「做的好,少校!」

他只是想對他說:「晚餐做得很棒,讓人印象深刻……」

他只是拍了拍他的肩,然後琴聲停下了,痛苦的吟唱結束了。

肖矢愣了一下,像是昨日重現一樣,欣喜地轉身,做了他最常做的一套動作——轉身,輕輕跳一下,雙臂輕輕鉗住他的脖子,用熱吻堵住那人的唇。

像他往常做的一樣,愛人偷偷走到彈琴的他身後,輕拍他的肩,他知道他來了,用熱吻讓他措手不及,屢試不爽。

然後他們甚至會就地在琴房溫暖的地毯上激情一場。

布萊克呆住了,他沒想到自己會受到「突然襲擊」。而受襲擊的部位居然是嘴唇。

……那個該死的奴隸,是要投毒嗎?

他本能地一記刀手,準備擊到這人的後頸,準備讓他昏迷。左手用力一擰,馬上可以讓這個人當場氣絕!

懷特見狀大叫:「哥,別!」

他馬上解釋:「你忘了,這是古代人之前表示友好的動作,相當於……我們這裡的貼面之禮……」

「這叫KISS,也叫吻,當古代人之間永遠親密關係時,通常喜歡用這種……有父母對孩子,有情人之間……噢……他伸舌頭進去了,舌吻是只限於情人之間的行為方式,來源於法國……」居然用舌吻,嗚嗚,混蛋!懷特要抓狂了!

瑞德眼睛都快瞪出來:「混蛋,最先吻的居然是冰山大哥,讓本國夢中情人排行榜第一名的我……情何以堪啊,古代人你的眼睛瞎了嗎?」

這兩個弟弟在旁邊一嚷嚷,布萊克就不免一頓,這一愣,就幾乎忘了掙扎。因為幾秒後,他被醇香的舌頭征服了。

那是沒有任何惡意的糾纏,他緊緊地勾著他的脖子,把整個身子窩到他懷裡,投懷送抱。他感覺到他全身的熱力,烘烤著他的胸膛。布萊克瞬間就有了反應,他被點燃了。

……從來沒有人,對他這樣放肆過!

而且肖矢還火辣辣地攀了上去,借力向上,長腿夾住他的腰……像隻無尾猴,調皮地攀在他身上,再也不下來。

布萊克愣神的時間,被肖矢長驅直入,攻城掠地,等他醒悟過來,怎麼可能不以牙還牙地要回來?布萊克是個有仇必報的傢伙,他立刻擋住進攻,伸到對方的營地裡開始搶掠……雖然這在布萊克自身看來是兇狠的報復行為,這是一場較量,這是沒有硝煙的戰場,他布萊克是不會認輸的,從不!

但在他兩個弟弟看來——這兩人正在忘情激吻,旁若無人。

瑞德簡直要抓狂了,兩眼簡直要滴出血淚:「小弟,快阻止他們……互相傳染病菌……」

話說在他們這個時代,是不可以有這種「非法」行為的。就算是情人之間最熱烈的交近方式,也不過是左臉緊貼著人家的右臉……就算要暖床上的,也必須用上強力「安全套」。

2012年以後,核災滅世之前,人類最大的敵人是——疾病,特別是愛滋病。

核災之後,倖存的人類之間也由於濫交而傳染了各種血液、皮膚病……所以鳥人成為這塊土地的統治者後,法律嚴禁「非法身體接觸」。

就算要結婚、繁殖後代,也要經過嚴格的體檢,否則一樣拉去坐牢。

……

懷特飛快地找來剛剛出爐的肖矢身體檢驗報告,欣喜地道:「放心吧,這個人很健康,沒有艾滋、甲乙丙丁型肝炎,也沒有其他傳染性皮膚病……他可以……」懷特抬起頭看了看如膠似漆的兩人,接著說「……他可以和大哥進行唾液交流……科學地說,他們這樣對彼此的身體無害……」

正在這兩個弟弟圍觀地無比鬱悶,想插入卻又插入不了時,一聲如夢似幻的醉語打破了這一切——

「……啊……受不了……伊遜,你今天的吻太霸道了……」肖矢迷蒙著醉眼,如一只貓咪,詰詰地笑起來。

「伊遜,我喜歡你今天的霸道……我愛你……」他又補了一句,輕輕吻上那個讓他戀戀不已的唇,再啄一下。

「伊遜,你的衣服……怎麼掉毛了……」他扯了扯布萊克的黑翅膀,摘下一根羽毛。

布萊克的燥動在一秒之內全部蒸騰為怒氣值,他的臉簡直快要黑成鍋底,比當年他被西邊那幫悍匪給陰了,中了調虎離山計時,還要黑!

他明明白白地記得這個人給他取的名字叫布萊克,那伊遜又是從哪鑽出來的?

又或者,他醉了,把自己當成了那個叫伊遜的傢伙的替身?布萊克覺得自己前所未有地憋屈,莫名其妙地狂躁起來。特別是那個該死的奴隸喊著別人的名字,說著「我愛你」的時候。

「我愛你」應該在婚禮的禮堂,神聖地對著自己的終身伴侶說出來,而不是隨便在醉後,抱著根本不認識的人……

他早該知道,愚蠢貪婪的人類,還非常隨便、非常淫蕩!

這個色膽包天的醉鬼!一回想剛剛兩人緊擁在一起,彼此的身體都起了激情的反應,差一丁點就要擦槍走火,他就更來氣了。

懷特和瑞德也在一邊被大哥的冷臉嚇得牙齒打顫。

果然,大哥黑著臉把那隻奴隸扔到凳子上,氣憤地摔門而去,那軍靴沉悶的踢踏聲,像是聲聲踢打在他們心上。

「XP92303,你的奴隸違反禁酒令,作為主人管教不嚴,罰種五百斤花生!」他無情的聲音留在了屋內。

……懷特嚇得癱倒在地。

尼瑪,花生,五百斤,從種植到收穫最少四五個月,而且收穫時,還要一顆顆從土裡挖出來,一顆顆甩淨泥巴摘出來曬乾,這真是對他最嚴厲的懲罰啊!

這個酒品極差的奴隸,害死本少爺了!

……

今夜,有人無法入眠。

能睡得著的,只有一隻醉鬼——肖矢。

肖矢寬大的床上,一左一右躺著兩個男人,今天晚上是別想睡了。

因為醉鬼剛剛鬧得累了,就洗洗睡了——裸睡。

現在瑞德正瞪著面前的美色,被誘惑得不想閉眼。

這個奴隸真好看,皮膚不白不黑,在月光溫柔的撫摸下,肌膚泛著象牙的顏色,如同溫潤玫瑰花瓣一樣的光澤質地,真讓人愛不釋手……

瑞德偷偷地用手指,輕輕撫弄著他優美的身體曲線……

「啪!」一個手掌過來,「拿開你的狼爪子!」一個生氣的腦袋抬了起來,在肖矢床上的另一側。

正是懷特那張醋意濃濃的臉!他迅速用自己的白羽毛把肖矢的臀部給遮擋起來。

「奴隸是我的!未經我的許可,你不可以碰他!」

「好東西應該兄弟們一起分享!你應該從出生那一刻就有這覺悟的!」

「……我還沒有想好!」懷特瞇起眼,開始糾結。

最後越來越糾結,只得抓著頭髮失控地說:「我不和你講法律,也不和你講道理,總之,我吃不到他,也不許你吃!」

然後他簡直帶著哭腔:「什麼時候我才可以成年,才可以有夢寐以求的合法性生活啊!」

「現在就可以,我不會和大哥舉報的!」不能合法性生活,就非法性生活嘛,那個死心眼的弟弟。

果然天才兒童在生活上都極其白癡!

「……我才不相信你,大色狼,到時候我被捉去坐牢了,你就可以獨佔奴隸了吧?哼哼,我才不上你的當!」

懷特和瑞德卯上了,目光對拼三分鐘,依然不分上下。

……

「色狼!」

「笨蛋!」

「這是我的實驗室!」

「你的實驗室是我資助的!」

「好吧……」懷特無奈地低下腦袋。

兩兄弟虎視眈眈地看著中間那塊「肉」,堤防著對面的人,互相牽制著。

瑞德玩世不恭地笑道:「小弟,我發現你突然變小氣了,居然為了個奴隸和你的資助對象起衝突……」

懷特辯白:「才不是,他不光是我的奴隸,還是我的研究對象。我馬上就要對他進行全面研究。」

話是這麼說,但懷特自己也不能騙自己——自己的確對肖矢有了不同的感覺。

瑞德笑得整個床都震動起來:「哈哈,如果需要研究他的那些方面,可以隨時叫二哥幫忙哦,我可是很樂意幫他深入地檢查身體的。」

「……二哥,你就不能想點兒別的嗎?」

「難道你不想嗎?別騙人了,你的小弟弟已經硬很久了!」瑞德壞心地指了指懷特的胯下。豎旗豎得這麼明顯,騙鬼啊!

懷特的臉刷地紅了,忙捂住要害,生氣地說:「……這是正常反應好不好,要是你對著一個裸體又漂亮的傢伙沒反應,豈不是廢物了?但是我和二哥你不一樣,我會尊重他,不會趁他醉酒了迷奸他什麼的。」

「你是說,你還要關注他的心情,讓他心甘情願?」瑞德覺得小弟果然還是太幼稚,居然相信愛情這東西。

「……最少我不會趁人之危。」

「……也許他喜歡我這麼做,也許他根本是在引誘我們,誰知道?」瑞德漂亮的桃花眼在夜光裡一閃一閃,如湖面的波光。

「小弟,二哥想給你一點忠告——別愛上一個低賤的人類,就算他是未經輻射的完美的特殊個例,也不行。你該知道我們的基因要保持純種,只有純種才可以保有我們的優勢。你可以迷戀奴隸的身體,但千萬不要投入感情。萬一收不回來,最後受傷的還是你自己。」

懷特靜靜地望著天花,如同一條死屍,再也沒有剛剛的生機勃勃。他懂二哥的意思。在這個等級森嚴的時代,人類如同寵物和附庸的存在,你可以「使用」他們,「奴役」他們,但不能愛上他們,更別提結婚什麼了。

就算現在有一點點喜歡,也要快點中止。他懂的。

……三人在夜裡終於平靜下來。

肖矢突然轉過身,抱著瑞德的身子,迷迷糊糊地攀上去,喊著:「伊遜,伊遜……」

瑞德本來熱血沸騰,一聽這話,身子猛地一僵,冷冷地磨牙:「真是個會敗人興致的奴隸,就算長得再好看,也不想聽他在床上叫別人的名字……」

……真是夠了。瑞德生氣地從床上起來,披起衣服,連和小弟道晚安都免了,直接張開翅膀,飛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天已經快亮了,睡不著,不如索性去辦公。

辦公桌上擺著一本新出爐的週刊。封面放著那張誘人的浴照。似乎賣得很不錯,旁邊有一個加印計畫,等他批復。

瑞德看了那照片,喉頭一干,火氣上湧,真如火上燒油。

「啪」地一聲,把雜誌樣本扔到桌下,去沖了個冷水澡。

真是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奴隸。本以為小弟挖了個寶,沒想到挖了個麻煩。小弟居然都開始維護他了!

另一邊,懷特見某人氣走了大哥二哥,偏還睡得無比香甜,一臉無辜純潔,心中百感交集。

誰也不知道,在另一邊,某只黑翅膀的傢伙也失眠了,抓了一夜頭髮,眼睛熬得血紅血紅。

伊遜是誰?一定要查出來,就算是一千年前的傢伙,也不能阻止他挖出來鞭屍!

布萊克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