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百里妖邪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最愛溫馨寵溺,甜滋滋的愛情。

筆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春光無限好~

 
         百里妖邪 的所有作品: 
   


 


                        一幽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最愛溫馨寵溺,甜滋滋的愛情。

筆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春光無限好~

 
         一幽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完美情話 >> 妖獸為夫

點閱次數: 7376
   妖獸為夫
編號 :053
作者 百里妖邪
繪者 一幽
出版日 :20131215
 
件數:1件 
定價:預購價260元〈原價300元〉
運費:45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以上免運費〉
規格:約9.5萬字,繁體豎排
預購贈品:精美書籤
出版日:預購截止12月15日,12月20日出版
畫者:一幽


故事簡介:

由夜平生第一次當刺客就失手。
情急之下跳進了湖水裏,本以為必死無疑,卻穿越到妖獸的世界中。
在獸界,無法化形的雌性是極為寶貴的,因此由夜一路受到「親切」的關照,
每隻看到他的妖獸都稱他『雌性』,想將他據為己有……
雖然他意欲離開,但還是在相處中喜歡上了飛虎獸梵牙。
他的沉穩豪邁,不僅給了由夜極大的安全感,還令他升騰起愛戀的心思。
當他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愛上了那個和自己朝夕相處的強大獸人時,
平生頭一次心慌而悸動。
雖然很感激梵牙的救命之恩,可他真的要為此獻上自己的『性福』?
「給我生孩子......」
「你,你先放開我!」
這隻妖獸,會成為自己的夫君?!

原價:300元  
網路優惠價:30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由夜以為自己從跳進湖裏的那一刻就死定了。

幾十個皇家護衛圍在湖邊,殺氣騰騰的看著他。

由夜向來怕疼怕吃苦,他覺得要是被小皇帝抓去,多半會死得很慘很難看。那樣的話還不如自己了斷,少吃點苦頭的好。

吃了師父十五年的米糧,雖說本質上好吃懶做胸無大志,但替師父報仇是天經地義的事,只可惜如此一來就無法為養大自己的師父盡孝了。

由夜自命不凡,以為小皇帝沒什麼本事。結果頭一次下山做殺手就以失敗告終,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師父……由夜終於憋不住呼吸,無處不在的水從口鼻湧入,肺部火燒的疼。意識漸漸迷離,他知道自己短暫無為的一生就要止步於此,反倒沒有多大痛苦。身體不受控制的抽搐幾下,慢慢沉下了水底……

「唔!……」由夜肺腑一陣翻騰,胸口似乎被什麼沉重的東西壓住了,『哇』一聲張嘴吐出幾汩水流。

「咳咳咳!」因為太過用力,喉嚨被水嗆到了。

由夜虛弱的抬手,想推開身上沉得要命的東西。哪知觸手一片濕滑,涼涼硬硬的,頓時腦海清醒不少,再一摸,那東西竟是還附著鱗甲。

顧不得思考自己為什麼沒死,由夜連忙努力抬起上半身查看,這一看三魂嚇得幾乎散了大半——好大一條黑蛇!

黑蛇全身泛著黑曜石般的光芒,蛇身盤在由夜肚子上,腦袋和尾巴隨意耷拉著,似乎正在享受安逸的午睡。

察覺由夜醒來,黑蛇倏地睜開雙目,蛇頭立起和由夜對視。

由夜以前居住的山上,只見過拇指那麼粗的菜青蛇。小時候不懂事,拿樹枝挑撥人家,被追到後盤在腳腕上,嚇得他嚎啕大哭,還是師父傍晚找來才『解救』了他。

自那以後,由夜就對所有身體細長、韌性十足的生物敬而遠之。

正在緊張激烈的對峙時,黑蛇卻慢慢從他身上滑行到一旁的草地上,由夜立刻感覺到身上輕鬆多了。

黑蛇似乎沒有惡意,它仍盯著由夜,然後……把腦袋安放到由夜的肩上。

由夜想動卻不敢動,只好觀察黑蛇的狀況。

見它很平靜,沒有攻擊的意思,便壯著膽子慢騰騰盤起腿,端正了身子調節內息。

結果,丹田裏卻是空空如也。

由夜大驚,又重新運氣。

什麼也沒有,真氣,內力……統統不見了!

原本打算逃跑的由夜,徹底陷入了絕望中。

他發覺自己只能坐著等死,不由得唏噓:沒想到從湖裏撿回一條命,卻又要變成大黑蛇的腹中糧。

忽然,由夜猛的回過味來。

他怎麼還活著?是誰救了自己?

由夜開始認真觀察周圍的環境,這才發現自己已經不在皇宮裏,一切都是陌生的,沒有凶巴巴的追兵,也沒有冷冷瞧著自己的小皇帝。

此刻他竟然身處一片鬱鬱蔥蔥的叢林中!

由夜恍惚間思緒萬千,連自己是不是做了夢,或者是否已經投胎轉世這種問題都思考了幾個來回。

他低頭看著雙手,很熟悉的紋路。濕答答的衣服,還是自己的沒錯……

由夜愈發迷惑了。他分明跳進了皇宮後花園的碧水湖裏,怎麼出來換了個景象呢?

由夜第一次下山就失手,對人間事物還不熟悉。琢磨半天,給了自己一個答案:山下怪事多,自己多半是撞上了。

不考慮正沉甸甸趴在自己肩上的蛇……也算是好運吧?

不知師父現在在哪裡,有沒有發現自己私自下山,還跑到了這種地方?他還能回去嗎?

一想起師父,由夜就忍不住歎息。

肩上的蛇聽見他的歎氣,又悄無聲息的睜開眼睛,吐出冰涼滑膩的蛇信子在由夜白皙的臉頰上舔了兩下。

由夜嚇得魂不附體,也不管什麼小心謹慎,嗖的起身後閉眼狂奔。他內力全無,輕功也使不上,兩條腿灌了鉛似的沉重,卻還是不要命的隨便撿個方向逃跑。

風在耳邊呼呼作響,由夜心跳的厲害,完全沒去看那條蛇有沒有追過來。

他跑了一會兒,就覺得體力耗光,再也挪不動步子,突然一個趔趄臉朝下摔在地上。

「嘶……」由夜感覺手掌擦破了,疼痛清晰的傳來。果然失去了功力,一點磕碰都受不得嗎?

面前的草叢突然嘭起一陣沙土,由夜忙擋住眼,旋即又去看是什麼東西掉在地上。

竟是觸目驚心的黑色鱗甲!

由夜嚇得恨不得當場裝死算了。這奇怪的蛇速度太快了,完全不給人活路!

他索性閉上眼睛,趴在草地上,想了想又換了個姿勢。心道橫豎不過一口,怎麼也不讓你吞的痛快!

臉頰上驀然傳來冰涼的觸感,有童子的聲音在他頭頂清脆響起。

「阿媽……」

由夜睜眼,抬頭,正對上一個全身黑衣的小孩子。

然而,絕對不是正常人家的孩子!

雖說那對水汪汪的眼睛的確很可愛,但他的唇舌過於血紅,臉上還有淡淡的甲片,一直延伸到身上。

最重要的是,他的下身還是條蛇尾巴……

「蛇精啊!!!」由夜驚得心頭一震,騰地跳起來退後幾步。

他曾經在書上瞧見過,這種精怪山中最容易出現,會吸人生氣,做一副或魅惑或無辜的模樣,坑殺往來的路人。

小時候曾問過師父,那些妖怪是否都是真的?

師父睬都沒有睬他一眼就很自然的答說:當然是真的了,而且它們最愛吃你這種靈智未開的傻瓜。

雖說這麼多年過來都沒親眼見過,但由夜相信那完全歸功於他雖不聰明但足夠乖順的緣故!

此刻他心裏淚水滴答,只不過背著師父做了這一件事,就要萬劫不復了嗎……

小蛇精扭啊扭,扭到他身邊,尾巴捲住由夜的一條腿,雙手順勢抱住他的大腿,甕聲甕氣的說道:「阿媽,阿媽……」

啊這是在撒嬌?

由夜想掰開他,手一碰到刀片似的鱗甲就嚇縮了。

「我不是你阿媽,放開我!」

頭頂上悠悠飄落幾片綠葉,只聽上方傳來男子細柔的聲音:

「小東西,跟阿媽在水裏遊一下就不認識了!沒良心,看我不收拾你!」

由夜猛地抬頭。

他努力地想要看清楚,小蛇精的阿媽……並沒有蛇尾,除了全身裹著一件薄外衣,長得和他有幾分相似,看起來沒有任何異常。

書裏說,和人類一樣的妖怪,是最厲害的。

由夜不由得退後一步,腳上的小蛇精還纏著他,被跟著拖拽了一下。

樹頂上的『大妖怪』不慌不忙的跳下來,向由夜走過去,打量了幾眼,用溫柔的口氣問道:「你是哪個部落的?為什麼到黑密林來,你的同伴呢?」

小蛇精聽見他的聲音,轉過頭看了看,又抬頭瞧瞧由夜,迷惑的張開嘴,片刻後他醒悟了,鬆開由夜爬到真正的『阿媽』身邊。

由夜抖抖索索的指著小妖怪:「它,它為什麼叫你阿媽?」

他再不諳世事,只有女人才能生孩子這點他還是知道的。

大妖怪疑惑的看著他震驚的樣子,說道:「你怎地這麼呆傻?難道是誤入黑密林?」

「黑密林?」由夜愈發不明白。

大妖怪笑笑,說:「看你的樣子,還沒有伴侶吧?我叫木樨,這小傢伙是我兒子,叫做阿凜。阿凜平時不會親近別人的,他這麼喜歡你,要不要考慮做他未來的伴侶?」

「什麼?」由夜大驚,「這,這怎麼行,他這麼小……不對,我是男的,你也是男的,他……」

他轉而一想,大概妖怪的世界就是這麼混亂,還是趁對方沒發威先離開為妙。

「不必了!我這就走了,多謝關心,後會無期!」

「慢著!」木樨攔住他,「你的同伴呢?這裏是黑密林,你出不去的。」

「多謝關心,我會自行找路下山!」

「不然你先跟我回部落吧。我們那裏對雌性很好,大家不會傷害你的。」木樨撚了撚他的衣服,「你的衣服都濕了,身上還有血腥味,受傷了吧?」

由夜跳湖前和皇宮的侍衛『大戰』了一場。他太過自信,以為自己已經是大俠,結果到了皇宮才發現什麼叫高手如雲。

連那個小皇帝都比自己厲害幾分……

由夜止住自己的回憶。什麼都比不上先離開魔窟重要,面前一大一小兩隻妖怪似乎不會太快翻臉,他得抓緊時機。

由夜不敢答應,雖然他背上確實有一道不小的刀傷,胳膊和腿上也受了傷沒來得及查看,但他還是堅定的拒絕道:「不必了。我現在就走,我……我師父還在山下等我,他應該很著急了!」

「唔。」木樨臉上充滿真摯的挽留,「師父?你的同伴?他把你一個人留在這裏,真是太不負責了。要不然我和阿凜送你回去?」

「不需要!」

「好吧。」木樨點頭,臉上充滿失望,「你可一路小心啊。」

阿凜似乎聽得懂他們的對話,用尾巴勾勾由夜,那觸感驚得由夜全身發麻。

木樨把兒子抱起來:「不許胡鬧,以後你長大了,記得去追求……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由夜飛快的編了個名字,「我叫由白!」

「由白,不錯的名字,阿凜,你記住了嗎?」

突然,由夜感覺到附近有很冷很肅殺的氣傳來。

沒了內力,還有靈敏的直覺在。

見他突然警惕,木樨安慰道:「別怕,應該是我的伴侶來了。正好,叫他送送……」

「不必了!」由夜聽聞有個大蛇妖正在靠近,嚇得拔腿就跑。

木樨伸長了手臂想攔住他,又想起由夜和人有約,也許真的很著急,便只好放棄了。

懷裏的阿凜還在睜大眼睛瞧著由夜背影消失的方向。木樨對他說道:「真可惜,你救了他,他卻不願屬於我們部落,否則等你長大就可以許配給你了呢。阿凜啊,再等兩個月你就能蛻皮了,可記得去找這位漂亮的雌性哦,不然他會被搶走,知道嗎?」

阿凜眨眨眼,慢慢縮小身體,片刻後變化成一條黑色的蛇,盤在木樨懷裏,竟然舒服的睡著了。

由夜飛快的逃跑。

之前為了師父,他可以壯著膽子私闖皇宮,但那種經歷仍然改變不了他天生膽小懦弱的本質。

反正,絕對不要因為愚蠢的原因被妖怪吃掉!

當時,由於睜開眼時太過震撼,他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是被可怕的『妖怪』所救。

跑了半天,他們沒有追來,由夜也累了。他身體本就受了傷,一路也不敢休息,只能憑著直覺從林間穿行,尋找下山的路。

這山上的草木昆蟲,都是他從未見過的。由夜好奇的觀察四周,難道皇帝的池子底下,竟然通向這樣的奇異世界?

有處長勢頗高的草堆,葉子上帶著鋸齒,由夜一個沒留神,走過去時衣服被刮到,緊接著胳膊和腿上又被劃出幾道淺淺的傷痕。

涼風四起,由夜抬頭瞧著天空,泛涼的太陽已經開始西沉,約莫再過一個時辰天就要黑了。

陌生森林的夜晚,不知有多危險……

由夜慌忙用衣袖擦擦被刮出的血道子。

萬一血味吸引到什麼猛獸就不好了……

大概今天是他倒楣的日子,想什麼糟糕的,什麼就來了。

林子裏突然傳出了聲如洪鐘的虎嘯!

由夜嚇了一跳,他見過老虎,以前還養過,但認識他的那隻不在這裏。

失去了內力的人,在老虎面前只是一塊肉……!

由夜顧不上那些刺人的蒿草,用最快的速度再度奔跑起來。

他發誓,如果能活著找到師父,一定乖乖聽話,再也不私自下山,願意一輩子被師父打罵!

由夜的奔跑顯然吸引了老虎的注意,它沒有再咆哮,而是低吼著循著他的味道追上來。

由夜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血的味道在空氣中蔓延。

失去了內力,又經歷一番驚嚇和奔逃,加上這些傷,由夜開始力不從心。他感到胸口沉沉鈍痛,越跑越有種靈魂脫體的錯覺。

速度不得不減慢,由夜扶住最近的樹幹,捂著嘴咳了兩下,鮮紅的液體從他的指縫中流下。

身後傳來老虎的低吼,它在步步逼近。

由夜知道自己再沒力氣逃跑,乾脆艱難轉過身,正視這隻即將吃掉自己的老虎。

白色的,巨大的虎,更像是傳說中的仙獸,正睜著一雙碧藍色的虎目看著他。

而它背上,覆著巨大的羽翼。

猛虎並沒有繼續前行,反而愣住似的停在當場。它的體型足有由夜養過的那隻五六倍大,黑白相間的毛皮包裹著它雄健的身軀,儼然一副森林王者的模樣。

由夜不卑不亢的看著他,死到臨頭卻突然忍不住傻笑,心道原來又是一隻妖怪……

然後眼前一黑,人事不知了。

由夜在夢中忘了在妖怪森林的遭遇,連受傷的事也不記得了。

他竟回到靈山,四周還是他多少年熟悉的景色。洶湧的狂喜湧上心頭,低頭看看手裏的劍,是師父的。

由夜拔劍,鋒利的劍身映照著自己稚氣未脫的面龐。

每年的今日,師父都會去洞裏靜坐一天。

小時候,師父對自己提起過多年前的往事。偌大的家族多麼繁盛,師父是多麼受寵的么子,然後先帝又是如何嫉賢妒能,借著父親好友的罪名株連了他全家,完全不顧當年他的家族犧牲了多少族人才替先帝治平邊疆騷亂。

所以師父斂起他本來快樂的性子,潛心學武,改名換姓流離到靈山上。

師父沒提過叫由夜報仇的事,但由夜知道師父的心思:他早晚會和自己道別,然後和皇帝來個了斷。

後來聽說先帝去世,小皇帝繼位,聽說天下崢嶸。但師父的心情從沒變過,該做的還是要做。

收留由夜大概是因為無聊,但總歸救了他一命。由夜感念他的養育之恩,全靠著那份感念才逼著自己苦練多年武功。

每次有所小成,師父都會淡淡的笑一下,摸摸他的頭,然後眼睛裏有什麼傷感的東西一晃而過。

由夜等不及,他已經十五歲了。師父就是他的天,天不可以塌下來。

所以今天才忍不住偷拿師父的劍,沿路下山,準備闖闖皇宮,讓師父今後過上再也沒有恨意的生活。

不過現在,由夜反悔了。他腦袋裏混混沌沌的,只覺得偷拿東西不好,偷偷離開師父也不好,而且他還沒準備晚飯呢。

師父說他最愛吃自己做的糯米雞。

香香軟軟的,配上一壺清酒,是人間最大的享受。

由夜返身上山,覺得腳下有點發沉。但他不以為意,滿懷期翼,沿路回到他和師父居住了十五年的小房子,把劍放回原處,轉到後廚開始準備飯食。

傍晚鳥雀鳴叫著返巢,蒸籠裏香噴噴的,輕煙四溢。

由夜把飯菜水酒備好放在桌上,又用紗籠把東西罩上,不讓飛蟲靠近。

他迫不及待想看到師父。

每天都能見到的人,今日格外想念。

這種心情,有點像離家很久的遊子,突然回到熟悉的場所,即將要面對一手將他撫養長大的人。

看來他確實是師父說過的小孩子心性,一邊時不時的叛逆,一邊享受長輩親情。短短一日不見,竟如同隔了百年。

師父果然一如既往的,天剛黑透就回到屋中。

大概是因為老遠聞到香味,師父進門時,冷到發白的臉上帶著淡淡的驚喜。過了今晚,他又可以暫時放下那些沉重的往事了。

由夜給師父的竹杯裏倒了酒,小心問道:「師父,我已經燒好熱水,吃完就可以去沐浴了。」

「嗯。」師父還是淡淡的答道。

今天不是他能多嘴的日子,由夜恭敬地把一塊糯米雞夾到師父的盤子裏,又把香椿放在旁邊堆成一個小堆。

「由夜。」師父狀似不經意的叫了聲他的名字。

「師父。」由夜露出一個傻兮兮的笑容。

師父沒有急於吃飯,而是伸手摸摸他的腦袋。

師父已經二十八九,打從由夜記憶起,他就好看極了,除了比從前更加高挑俊朗,別的完全沒有什麼變化。

「由夜,為什麼你這麼乖?」師父的手摸摸由夜的臉頰,溫柔的問道。

「嗯……」由夜頭一次被問這種問題,頗有點不好意思。苦思片刻,找不到理由誇讚自己,遂答道:「因為師父對我好,所以我想對師父好。」

師父點點頭,黯然道:「我就剩下你了。」

由夜思量著師父今日在山洞裏又憂傷了,便答道:「嗯,我會永遠陪著師父。」

師父笑了,眼圈竟然有點泛紅。由夜偷看了眼酒,一滴未少,怎麼師父像喝醉了似的?

「你啊,你說的倒隨意,為什麼說走就走了?」

由夜說:「我沒走,這不是給您做了飯嗎?快吃吧,要涼了,再回鍋不好呢。」

師父的手順著他的臉頰,摸到手臂,抬起來一看,由夜的衣衫破爛,一身血污。

由夜倒不驚訝,只是疑惑,彷彿這些血、這些傷口不是自己的。

師父起身,握著他的手,把他的腦袋按在懷裏。

「這是你現在的樣子?真可憐……我把你養這麼大……」

他突然大吼:「養這麼大!十五年!不是為了送去叫人輕易殺了!」

由夜感覺師父的胸口劇烈起伏,他慌忙起身,正對上師父氣急敗壞的表情,還有含淚的雙眼。

由夜頭一次見師父哭,師父再不高興的時候,都沒有哭過。

師父突然有些驚慌,用力把由夜摟進懷裏。

「是我錯了,我不該放你一個人待著。你從沒下過山,怎麼也不說一聲……你太不聽話了……」

由夜苦思,想不出師父在惱什麼,他看看自己的手,好多的血,有些凌亂而淡薄的畫面飛快的浮現在眼前,怎麼也抓不到。

師父說:「你……你還知道回來看我一眼,怎麼就不能有點腦子,你那點三腳貓功夫,去闖什麼皇宮,那地方是你能去的嗎?」

闖皇宮……

由夜腦袋鈍痛,他想起自己的確下了山,跟人打聽皇宮的路……然後就去了?

師父稍稍放開他,抹掉他臉上的血漬,眼神很是悲戚:「你這傻孩子,我本來已經……打算要放下一切,你卻……你讓我今後怎麼辦?你個沒良心的小兔崽子……」

由夜忽然想起來了。

交錯的侍衛身影,小皇帝居高臨下的冷笑,還有蝴蝶飛舞的後花園。

他想起來自己掉進了湖裏,然後遇見了一些妖怪。

現在是回來了嗎?

由夜想起那些遭遇,悔不當初,師父竟然沒教訓他,這點責駡只能算是毛毛細雨。

但師父講話時,那樣哀痛的語氣,引得由夜也忍不住要哭了。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