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紫月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筆名: 紫月
星座: 人馬座……..
年齡: 當我沒聽到這個問題….
最喜歡的作者: 古龍
最喜歡的配對: 紅X開


作品集:
花語002冒牌新郎
花語004設計情人
花語027應帝王
絕色情話001驚心計
 
         紫月 的所有作品: 
   


 


                        蒼狼野獸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筆名: 紫月
星座: 人馬座……..
年齡: 當我沒聽到這個問題….
最喜歡的作者: 古龍
最喜歡的配對: 紅X開


作品集:
花語002冒牌新郎
花語004設計情人
花語027應帝王
絕色情話001驚心計
 
         蒼狼野獸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花語系列 >> 逮個惡霸來愛愛

點閱次數: 9394
逮個惡霸來愛愛
編號 :198
作者 紫月
繪者 蒼狼野獸
出版日 :20131105
 
件數:1件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學生時代的謝宇豪是學校惡名昭彰的霸王,壞得出名,卻是帥氣無邊沒天理,經常在半路遇「故人」。
而賀極則是一身書卷氣,乖巧聽話,是老師眼中的優等生,可愛的小模樣更是纖細漂亮。
某日放學賀極被一群人勒索,正小模樣的打算拿出錢包付款,英雄帥氣的出現了!
謝宇豪恰巧經過此地,見校友有麻煩,順手替他解決了,還痞氣的順道坑了一頓恩人飯。
以上就是兩人孽緣……噢不,是良緣的開始。
自此之後,賀極就像塊黏皮糖一樣賴上了謝宇豪,兩人的關係更是蒸蒸日上。
這也讓謝宇豪更了解賀極了,賀極就是看起來無害的假純良,其實心裡壞著呢!
賀極卻是不知何時被謝宇豪擄獲了小心肝,於是心裡開始籌畫著「捕捉計畫」。

賀極聲音裡帶了哭腔,「宇豪……宇豪,我好難過……下面要壞了……你幫我……」
「這怎麼能幫!」
「嗚嗚……宇豪……我難受……宇豪……」賀極閉著眼哭了起來。
謝宇豪見賀極一哭,就有些心疼了,硬著頭皮只好幫了!
於是在一個夜黑風高適合幹壞事的夜晚,賀極頂著一張無知的臉,成功的「騙」到謝宇豪的身體。
幸好此事謝宇豪一無所知,不然肯定齜著牙抖著嘴的罵,「你這蔫壞的假純良!」
跟著謝宇豪學了這麼多年,賀極不壞也難嘍,只好繼續小腹黑下去了!
且看惡霸謝宇豪和假純良的賀極,又會搞出什麼風波,惹得謝宇豪天天要收拾賀極呢?
敬請期待^^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賀極的父母都是大學教授,爺爺奶奶也是老師,賀家可謂是書香門第,因此賀極也沾染了一身書卷氣,乖巧聽話,是老師眼中的優等生。如果賀極的人生中不曾出現謝宇豪和辛顏,他會憑著好成績進入最好的高中,然後進入最好的大學,也許還會進修,出來以後做一名老師。還是初中生的賀極,單純而淡然,爺爺說極極長大以後也要做老師,他會乖巧的說好。

上初中的時候,他一直知道學校有兩個霸王,誰都不敢惹他們,他見過的,是兩個很漂亮的男生,但也僅僅只是見過,他不曾跟他們說過一句話,因為他是優等生,而那兩個孩子是老師眼中的壞學生。

一天放學,纖弱漂亮的賀極被幾個校外的小青年團團圍住,要他交出身上所有的錢。賀極只猶豫了一下,便卸下背包,打算把媽媽給他的零花錢都拿出來。只是他正要交錢的時候,謝宇豪和辛顏恰巧經過,看到他身上的校服,順便就幫他解決了麻煩。

「小朋友!」謝宇豪把胳膊搭到賀極肩上,「哥哥們幫你打跑壞人了,你是不是該有點表示啊?」

「我們同級,你才不是哥哥!」賀極看著謝宇豪很認真的說。

「靠!呵呵,這小子有意思啊!」謝宇豪衝著辛顏說了一句,然後大力拍了賀極一下,「知恩圖報懂不懂啊?我們肚子還餓著,你是不是要請恩人吃一頓?」

「宇豪,行了,你別逗他了。」辛顏笑著說,「人家是好學生,你就是個小痞子,當心嚇到他!」

「我沒有那麼膽小,你們嚇不到我!」賀極看著辛顏再次認真的說道。

辛顏噗哧一樂,「那行吧,你非要請我們吃點好的,我也不能太不給你面子不是!」

賀極就這麼被謝宇豪強拉著去請客了,他們去的地方是一個燒烤大排檔,衛生環境有些惡劣。賀極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嫌惡的噘著嘴,用紙巾把小板凳擦了又擦才勉強坐下來,身子離得桌子遠遠的,生怕沾到什麼髒東西。

謝宇豪看著他那拘謹的樣子就笑,笑得五官都擠到一起了,他就不明白自己怎麼就讓他這麼樂呵了。

「上次那什麼國旗下的演講,就是你吧?」謝宇豪想到前段時間,周一大早冒著小雨聽的那次演講,給他那個震撼啊,那麼惡劣的環境下他都睡著了。

「嗯!」賀極有些自豪的點點頭,「我也知道你們。」

「知道我們的什麼?」辛顏笑著問。

「嗯……」賀極猶豫了一下要不要說,見謝宇豪和辛顏都瞅著他,他只好開口:「惡霸唄……」

謝宇豪嘿嘿又樂了,「那你覺得我們是惡霸嗎?我們今天可救了你呢!」

「施恩不圖報……」賀極撇撇嘴,「你們現在正在訛我呢!」

謝宇豪大笑出聲,連辛顏也笑出了聲,兩個人對視一眼,然後叫來老闆娘,豪氣的點了二十串羊肉,十串烤雞翅,十串烤雞胗,十串小雞腿,十串……

「夠了夠了!」賀極趕緊打住兩個人,「其實我飯量很小的。」

「這些是我們吃的,你要吃再點。」謝宇豪壞笑著說。

賀極抿抿下唇,從背包裏拿出錢包,把裏面的錢都倒了出來,有十塊的有一塊的還有硬幣,叮叮噹噹的在桌子上堆成了小山。「我只有這些錢……待會兒不夠付飯錢了,老闆會打我們的。」

謝宇豪噗哧又樂了,「這孩子……嘖嘖,怎麼這麼好欺負。」

「再給我們烤五串韭菜,五串金針菇,一盤毛豆一盤花生,這些就好了!」辛顏對老闆娘說。

「讓我數數這裏有多少錢。」謝宇豪把那堆零錢攬到自己面前,「靠!你怎麼都是零錢?」

賀極抽抽鼻子,「媽媽說零錢花著方便……不用擔心找假錢……」

謝宇豪抽抽嘴角,一張一張的數完,居然也不少,有一百多塊錢呢!

「行了,這些就夠了!」謝宇豪笑著說,「你不會介意用這些錢請你的恩人們吃一頓吧?」

賀極抿著雙唇,其實他想買書來著……

「對了,我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辛顏問。

「賀極……」賀極小聲說,「我知道你們的名字,你叫辛顏,他叫謝宇豪……」

「我們很出名對不對?」謝宇豪湊到賀極面前調笑著問。

「嗯,壞得出名……」賀極說完吐吐舌頭。

謝宇豪看著賀極這小模樣,真是可愛得緊,忍不住伸手擰了賀極小臉一把。

「呀!」賀極捂著臉唰的往後一躲,瞪圓了眼睛看著謝宇豪。

「嘖嘖……」謝宇豪收回手,衝著辛顏笑著說:「這傢伙挺好玩的對不對?」

 

第三章

辛顏點點頭,「也不白吃你一頓,以後有事可以找我們幫忙!」

賀極支著下巴想了一會兒,「嗯,好吧。」

賀極一個星期的零花錢都用在請他們兩個人吃燒烤上了,沒有錢不能吃霜淇淋,沒有錢不能和同學去滑旱冰,沒有錢不能幹好多事,所以這個星期賀極有點小鬱悶。好不容易熬過了這個星期,媽媽準時在週一早上給了他這個星期的零花錢,賀極終於眉開眼笑了。

只是賀極也是倒楣,週一下午放學,恰恰又被那幾個小青年給圍住了,他差點沒哭出來,而更趕巧的是謝宇豪又從這裏經過,雖然只有他一個人但同樣把那幾個小青年給輕鬆解決了,然後又去了燒烤攤,賀極捂著錢包終於哭出來了。

「行了,不逗你了,這頓哥哥請。」謝宇豪見賀極水潤潤的大眼睛一喜,亮晶晶的看向他。他心中一陣悸動,不禁伸手揉了揉賀極的柔軟的頭髮。

「那我要十串羊肉,三串烤雞翅,三串烤魷魚,三串小雞腿!」賀極抽抽鼻子說。

「行!不過看不出來啊,你也挺能吃的啊!」

「上次是我第一次吃燒烤,很好吃!」賀極吐吐舌頭笑著說。

謝宇豪揪了一下眉頭,看來這小子被家裏人養的金貴著呢。

賀極平時胃養得金貴,一下吃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當天晚上就鬧騰起來了。賀極不敢跟爸爸媽媽說,他還不會撒謊,如果他們問他,他肯定會交代清楚的,然後爸爸媽媽會警告他不可以跟壞學生來往。賀極捂著肚子趴在床上,抽抽鼻子,他覺得謝宇豪和辛顏挺好的,他有點喜歡跟他們在一起。

「我肚子疼……好疼……」賀極拿出手機給謝宇豪發了一個短信,現在能理解他的痛苦的只有他了。

「廁所蹲著去,哥哥不是馬桶,伺候不了你。」

賀極看著謝宇豪回過來的短信,想著他一定是睡熟了,犯著睏給他回了這麼一個。賀極吐吐舌頭,一股痛又來襲了,他趕緊從床上爬下去衝進洗手間。第二天,賀極的小臉蠟黃蠟黃的,爸爸媽媽都急著去學校所以沒有注意到。賀極吃完早飯,收拾到廚房,背著書包出門,然後看到謝宇豪和辛顏跨在單車上正等在他家門前。

「你們怎麼來了?」賀極顛顛的跑過去問。

「喲!看來昨晚折騰得不輕,你瞧瞧這小臉,屎黃屎黃的。」謝宇豪勾著賀極的下巴一邊瞅著一邊調笑著說。

賀極打掉謝宇豪的手,「你才是屎!」

「呵呵……」辛顏笑出聲,「賀極,找你幫一個忙!我家還有他家下了通牒了,如果這次期末考試再考不好,我們會被送進精英學校,從此自由是陌路。」

「我幫你們補習嗎?」賀極皺起眉頭,「可是現在離考試沒幾天了……以你們的水準……」

「什麼補習?你以為哥哥們腦子笨學不會才成績不好的?咱們只是覺得初中本是該玩的年紀,要努力等上了大學再說吧。」謝宇豪說完,拍了拍自己的後座,「坐上來啊,快遲到了哦!」

「哦。」賀極坐到後座上,雙手環住謝宇豪的腰,「不補習的話,我怎麼幫你們?」

「過兩天,等出了考卷,哥哥們會偷來一份,你給寫出來答案就是了!」謝宇豪說。

「啊!」賀極瞪大眼睛,「不行!這樣是不對的!」

「放心吧,不會被發現的!」辛顏笑著說,「你只要給我們寫出答案,記得寫錯幾個,做得不顯山不露水,又讓家裏人覺得這個成績還不錯就行了。」

「可是……我也會知道答案,我考得第一就不是名副其實的了。」賀極苦惱的說。

「反正第一都是你的,你沒看過試題是第一名,看過之後還是第一,沒區別的。」謝宇豪說,「行了,哥哥們會報答你的,暑假帶你去玩!」

「去哪裡?」賀極問。

「嗯……去酒吧或夜店泡妞怎麼樣?」

「噁……我才不要!」賀極撇撇嘴,「你們總是幹壞事,我不跟你們玩!啊啊!」賀極剛說完,車子一顛,他差點沒摔下去,幸好及時抱住了賀極的腰。

「你剛說什麼?」謝宇豪問。

「壞蛋!啊啊!」賀極又被顛了一下。

「你說什麼?」謝宇豪笑著再問。

「……」賀極咬咬下唇,「我不跟你計較……」

辛顏瞅著他們噗哧就樂了,這個賀極倒是好玩,看來宇豪是玩上癮了。賀極和兩個人漸漸熟悉起來,雖然他們是公認的惡霸,但賀極並不排斥和他們一起玩。只第一次被他們敲了竹槓,之後出去吃飯都是他們拿錢,賀極知道兩個人家境不錯,但兩人平時穿得普通,吃得普通,也不擺譜,像是平常人家出來的孩子。

賀極有一個很討厭的人,就是他們班的班長,平時總是酸他,聯合別的同學排擠他。兩個人是如何結怨的呢?其實很簡單,一次大掃除的時候,他不小心潑了班長一身水,班長非說他是故意的,兩個人就吵了起來。後來有學生把班主任找來了,聽了緣由以後,認為錯在班長,並當著全班同學訓了他一頓,班長不服氣,認為是老師偏向他。

他們班主任是他爸爸的學生,會到這個學校教學,也是他爸爸走了一點關係。從此以後,兩個人積怨越來越深,直到今天,班長又酸他,他忍無可忍和班長打了起來。班長虎背熊腰,他纖弱得跟根竹竿似的,自然吃虧的是他。

「你的意思是讓我們幫你教訓一頓班長?」辛顏聽完事由以後笑著問。

「嗯!」賀極繃著小嘴重重點了一下頭,然後一顆大淚珠啪的掉到了手背上,之後一顆接著一顆……

「行了,男子漢動不動就哭!」謝宇豪揉了賀極頭髮一把,「不過,好學生,你確定要我們動手?這可不是好學生會幹的事哦!」

「他打我很疼……」賀極抬起頭指著自己腫了一半的臉說,「我很生氣……你們說了,我有事可以找你們幫忙的。」

「不過教訓一個病雞,揮揮拳頭的事。」謝宇豪無所謂的說,「行了,別哭了,保管明天他整張臉腫得比你高。」

「嗯……」賀極猶豫了一下又說:「不過……別鬧出人命來。」

「噗!」辛顏一口水剛喝進去就噴了,「你電影看多了吧?還鬧出人命來,我們打架是狠,但還不蠢。」

「你怎麼這麼好玩!」謝宇豪笑著擰擰賀極的臉,「不過勸你一句,經常跟我們混,你會變壞的哦!」

賀極沉默了一會兒說,「其實我本來就壞……我把圖釘擺在班長的車輪下面,他一坐上車,車胎就癟了。班長跟一個女生告白,我跟老師打小報告,他被抓了一個現行……還有,學校大掃除的時候,我不想幹活就裝病……」

「呵呵,原來你是蔫壞!」辛顏拍拍賀極的肩膀,「小子挺陰的,有前途!」

「喲,原來幹過這麼多壞事啊,不過壞得可愛。」謝宇豪摟住賀極笑著說。

次日,賀極見班長頂著一張豬頭臉來上課,他暗暗在下面發笑。中午的時候,他買了一袋大白兔奶糖酬謝謝宇豪他們。

「高興了?」謝宇豪拈了一顆奶糖剝開糖紙放到自己嘴裏,嘖嘖,這也太甜了吧。

「嗯嗯!」賀極笑著點頭,臉上是詭計得逞以後得意的笑,平時不怎麼明顯的兩個酒窩都出現了。

「你很有做壞蛋的潛質啊,要不要跟著我們混?」辛顏捂著一邊的臉說,靠!這糖甜的,牙都受不了這刺激了。

「好啊好啊!」賀極趕緊點頭。

「好個屁!」謝宇豪敲了賀極腦門一下,「你給我去好好學習吧!」

「嗯……我可以一邊好好學習一邊跟你們混的!」賀極嘟著嘴不高興的說,「我都沒有朋友……他們嫌我太嬌氣……我跟你們在一起很開心啊……」

「辛顏,放學去校外籃球場不,上次輸得太他媽憋屈了,這次一定要贏回來!」謝宇豪搭著辛顏往教室方向走。

「好啊,把一隊的人全都叫上,殺他們個片甲不留!」辛顏有些興奮的說。

賀極噘著嘴,失望的轉身往自己教室走去,他們不喜歡帶他玩……

「喂!小傢伙,你要沒事可以跟我們一起去!」謝宇豪在後面突然喊了一聲。

「我沒事我沒事,我跟你們一起去!」賀極高興的說,一邊說著一邊都高興的跳起來了。

「切!你這傢伙,玩人家小朋友很開心啊!」辛顏推了謝宇豪一把笑罵說,「不過,那小朋友有點太乾淨了,我們會教壞他的。」

「去去!你什麼時候這麼多愁善感了!再說了,我們就是壞蛋了?我們這叫活得瀟灑,那小朋友就是關在金絲籠的小鳥,咱們這是讓他釋放個性!」謝宇豪痞痞的說,「不過小朋友白白嫩嫩的,真想咬一口呢。」

「去!你個變態!」辛顏笑著踢了謝宇豪一腳。

 

放了學,謝宇豪他們帶著幾個本校的學生直衝校外籃球場,與另一個區學校的初中生打比賽。賀極抱著謝宇豪和辛顏的外套坐在台階上,看著下面一群半大小子熱血沸騰的擊掌,然後為了搶到球投籃,奔跑碰撞跌倒,某個人投進籃裏了,其餘隊員歡呼著抱住他。

賀極大眼睛閃著亮光,津津有味的看著,謝宇豪和辛顏的技術不錯,幾次三番的把球投進去。先開始他還有些矜持,但見對手學校的有學生湊過來幫本校的加油,他就坐不住了,把懷裏的外套往座位上一放,跑到最前面為謝宇豪他們加油。

「謝宇豪加油!辛顏加油!A中加油!」賀極揮舞著拳頭一邊跳著一邊喊,那股子興奮勁讓旁人紛紛側目。

賀極見謝宇豪投了一個三分球,他尖叫一聲,正蹦跳著高興,可投了三分球的人沒跟隊友擊掌而是直直的朝著他這邊跑了過來。賀極又興奮了,舉高手掌,想學男人跟謝宇豪擊掌一下,誰知道他越過他向他後面跑去了。賀極揪著小眉頭轉過身,就見謝宇豪把一個偷翻他們外套的小青年給一腳踢開了。

「啊!」賀極叫了一聲,趕緊跑過去,小青年也俐落,骨碌一下爬起來就逃沒影兒了。「我忘了……」賀極低下頭小聲的說。

「好好在這兒坐著!」謝宇豪壓著賀極兩邊的肩膀讓他坐到座位下,「你個大男人跟一幫小丫頭混一起亂喊亂叫,是多光榮啊!」說完,謝宇豪揉了賀極頭一把,然後又跑下場了。

賀極哼了一聲,支著下巴,雖然有些不高興,但還是津津有味的看著比賽。

謝宇豪他們打了一個翻身仗,幾個大小夥子嚷著要去慶祝,謝宇豪讓辛顏帶他們先過去,他把賀極送回家。

「我想跟你們一起去……」賀極低著頭跟在謝宇豪後面小聲的說。

「你也不瞅瞅現在幾點了,不怕你爸媽擔心啊?」謝宇豪停下來,等賀極跟上了,攬著他的肩膀一起走。像賀極這種好學生,一定是放了學就趕緊回家的,現在天都黑了,再不回去,他父母肯定擔心。

「啊!我忘了……」賀極苦惱的說,「明天晚上,我爸媽值班,晚上不回家,我可以跟你們出去玩嗎?」

「行!」謝宇豪爽快的答應了。

「你不用送我了,我又不是小女生,你去跟他們玩吧。」賀極笑著說。

謝宇豪想了想,也是,他一個大小夥子怕什麼。「那你回去吧!」

「嗯!我走了!」賀極衝謝宇豪擺了擺手,小跑著離開了。

謝宇豪轉身往回走,剛要拐過路口的時候,卻聽到賀極在後面喊他。謝宇豪轉身,就見昏黃的路燈下,賀極被一隻黃狗追著跑,謝宇豪無奈的撫撫額頭,從地上撿了一塊磚頭,等賀極跑過來以後,他一轉頭就砸過去,那黃狗灰溜溜的跑了。

「呼呼……」賀極彎著腰喘氣,「牠擋著路……我學了一聲狗叫,很凶的那種,想嚇走牠……可牠就朝我撲過來了……」

「牠興許把你當母狗了,以為你那聲狗叫是搭訕呢。」謝宇豪笑著說。

「你才是母狗!」賀極齜著牙朝謝宇豪撲過去。

謝宇豪笑著躲開了,兩個人打鬧了一會兒,謝宇豪拉住賀極送他回家。

 

第二天放學,賀極抱著書包在校門口等謝宇豪他們,乖巧可愛的小模樣,像是等家長來領回家的小朋友似的。謝宇豪和辛顏剛出現,賀極一邊喊著他們一邊揮著手衝他們跑了過去。

「我怎麼突然升起一股罪惡感,我怕自己把小朋友給污染了。」辛顏看著賀極跑過來,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

「我可以理解。」謝宇豪說,「不過,白紙固然乾淨,但並不一定漂亮,我們可以這樣理解:我們正在指導他給自己的人生填塗色彩,筆在他手上,塗什麼顏色是他的自由,我們只不過是一個引導。」

「別用這種文藝腔,我想吐。」辛顏扯著嘴角說。

「那我用粗俗一點的話來闡述:靠啊,他死乞白賴的非要跟我們混,學好學壞不都是他自己的事,我們多愁善感個屁啊!」

辛顏:「懂了。」

「我們去哪裡玩?」賀極衝到兩個人的中間,扯扯辛顏的袖子,再扯扯謝宇豪的袖子,興奮的問。

「嗯……」謝宇豪冥想,還是不要嚇到小朋友為好,去什麼比較正常的地方呢?

「去酒吧?還是什麼夜店?或者……你怎麼了?」賀極見謝宇豪捂著心肝瞪大眼睛看著他。

「沒,我被你嚇到了!」謝宇豪說,「那些個好玩的地方,哥哥們很少去的,你也知道,裝成年人一次兩次可以,次數多了難免露陷。」

「哦……」賀極有些失望的,他想去那些地方瞅瞅,這樣別的同學談論起來的時候,他不會只聽不懂……

「去KTV吧!」辛顏提議說,「我表哥開的,不用擔心出事!」

「哦,不就是唱歌嗎,我們可以找個沒人的地方隨便吼的。」賀極說。

「小子,關鍵是要那種感覺!」謝宇豪摟住賀極,「走吧,給你買點烤串帶過去!」

KTV真沒去成,三個人買了烤串拐進一條小胡同的時候,被前後兩撥人給堵住了。站在前面的不就是昨天要偷他們錢包的小青年嗎,看來這次是碰上有組織的了,這圍攻他們的少說也有二十來個人。辛顏和謝宇豪對視一眼,謝宇豪拉住賀極的手,一個回身把手裏的烤串全砸到後面人的臉上了,同時一個迴旋踢。辛顏和謝宇豪動作俐落,三兩腳踢開一條路,然後拽著賀極就跑。

那些人雖然打架沒個章法,但到底實戰經驗多,拳腳還挺厲害的。謝宇豪把賀極往前面一推,讓他趕緊跑,他和辛顏先解決追上來的幾個。賀極腳下有些發軟,往前跑著拐過彎,然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拿出手機打了一一○以後,他咬了咬下唇,想著自己也是男人,怎麼能丟下同伴一個人逃跑呢!

賀極古惑仔系列全都認真看過了,其實他挺能裝的人,心底熱情的燒著火,全都是邪火,但面上還是一副乖巧好學生,這種人心裏有邪惡的一面,不定什麼時候就全面爆發了。當然,現下這種時候,賀極的邪惡還沒被激發,他從古惑仔裏只看到義氣。賀極鼓了鼓勇氣,四下望了望,撿起角落裏一個木棒子,然後一股氣衝了出去。

對方人多勢眾,謝宇豪和辛顏想逃逃不出來只能硬打,這才不多一下工夫,兩個人身上都掛彩了。賀極見一個人在謝宇豪身後,正要一掌劈過去。他一慌趕緊跑過去,照著那人的頭就是那麼一下。賀極用的力氣不大,到底怕真把人給打重傷了,那人只是暈了暈,接著憤怒的朝賀極撲過來,幸好謝宇豪回身一腳把人給踢趴下了。

「你不是跑了嗎,怎麼又回來了?」謝宇豪瞪大眼睛問。

「我不能丟下你們一個人逃跑,那是懦夫的行為!」賀極鼓著腮幫子說。

謝宇豪一下子樂了,被賀極這麼看得起他,自己給氣樂了,「你他媽滾!」

賀極被謝宇豪猛地又推了一把,踉蹌了幾步,差點沒摔到地上。賀極有些受傷,抽抽鼻子,一個小青年看出事來了,朝著他跑了過來。賀極抿抿嘴巴,假裝被嚇得蹲到地上,等那個小青年跑過來了,他手下俐落的抓起一把土揚到那人臉上,趁他捂著眼睛的時候,抄起手裏的木棒一下把人給揮地上了。

賀極看著地上不動的人,瞪大眼睛,然後竊喜的吐吐舌頭。這一仗打勝利了,賀極信心大增,固執的拿著木棒子又衝進了戰局。謝宇豪真想抱著賀極哭,他和辛顏原先就應付得吃力,現在還要分身保護這小子!原本對方只是想教訓謝宇豪他們一下而已,拳腳就夠用了,但不想這兩個學生這麼能打,把他們的人撂下不少。打著打著就有人眼紅了,悄悄拿出刀子,慢慢的接近謝宇豪。

賀極這邊打一下,那邊打一下,正得意於自己的游擊戰術,就見一個人舉著刀子接近謝宇豪。他心中一驚,趕緊衝謝宇豪喊著小心後面,但他被幾個人纏著,根本就顧不到其他。賀極急了,急忙衝過去,揮著手裏的木棒對著那人胡亂打了一通,等那人趴下了,他看著自己小腿上嘩嘩流的血眨巴眨巴眼睛,還想不通那刀子怎麼就招呼到自己身上了。其實那人被賀極一通亂打,捂著頭蹲到地上,手上的刀子不小心劃到賀極腿上了。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