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紫月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筆名: 紫月
星座: 人馬座……..
年齡: 當我沒聽到這個問題….
最喜歡的作者: 古龍
最喜歡的配對: 紅X開


作品集:
花語002冒牌新郎
花語004設計情人
花語027應帝王
絕色情話001驚心計
 
         紫月 的所有作品: 
   


 


                        蒼狼野獸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筆名: 紫月
星座: 人馬座……..
年齡: 當我沒聽到這個問題….
最喜歡的作者: 古龍
最喜歡的配對: 紅X開


作品集:
花語002冒牌新郎
花語004設計情人
花語027應帝王
絕色情話001驚心計
 
         蒼狼野獸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花語系列 >> 逮個痞子來愛愛

點閱次數: 8225
   逮個痞子來愛愛
編號 :197
作者 紫月
繪者 蒼狼野獸
出版日 :2013/8/22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董天放這人自私又虛偽,這點他承認,
原本他可以這麼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過下去的,
但偏偏遇到了郝萌,他把自己給折騰進去了!
看著郝萌性感的自拍照,心想:郝萌你個沒節操的,這段時間以來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到訪過你的後穴呢!

郝萌長得白白淨淨,妖嬈的姿態總是勾引著周遭的男人。
胸無大志,特別純情,只希望找個真心硬挺的小攻過一輩子。
看著董天放一副浪蕩貴公子的德行,心想:董天放你個下賤的,人前人後表裡不一的人渣。

兩個心裏彆扭的人每回都折騰到床上去,到底何時才是個頭啊!
董天放撫摸著郝萌的臉,「我們不折騰了!」
事情有這麼簡單嗎?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會跟董天放糾纏不清,郝萌自認是這輩子做過最犯賤的事,沒有之一!

一直到上高中,郝萌才注意到董天放這個人,即使他們從小學到高中已經快同班十年了。在郝萌的世界裏,董天放一直是路人甲乙丙,雖然他長得高大帥氣,雖然他成績優異,雖然因為打架鬥毆已經成了學校一霸,但那又怎樣,郝萌本就肆意張揚了,而董天放也是渾身帶刺的貨,他們真心湊不到一塊兒去。

孽緣始於一場爭食事件,話說他們班有一美人班長,膚若凝脂,吹彈可破,五官精緻,尤以眉眼勾人。此美人美則美矣,但脾氣不好,加之練得一身拳腳功夫,令愛慕者望而卻步。

郝萌打從高一就戀上這位美人了,午夜春夢纏綿中,美人徐徐脫下衣衫,郝萌才猛然驚醒,班長是男生啊!

當然董天放沒郝萌這麼蠢,他早早就認識到自家的小弟弟偏好菊花,菊花就菊花吧,沒什麼好掙扎的,這世界有一半是男人,可謂是菊花遍地開。

郝萌想要美人班長的大棒子,董天放想要美人班長的菊花,這本各不妨礙,但美人班長不樂意了,你們都想操勞我,憑什麼啊!

那一天是四月十九日,郝萌和董天放紛紛向美人班長表達了一起嗨皮嗨皮的想法,但美人沒分身術,所以兩人間有了矛盾。

董天放在學校是出了名的打架狠,郝萌沒那身手,但貴在他有永不言棄的精神。於是兩人扭打成一團,董天放把郝萌壓在身下拳腳相加,而郝萌死死摟住董天放,衝著他的肩膀就咬,任董天放如何揍他愣是不鬆口。

這場仗打得天昏地暗,塵土飛揚,圍觀的同學哈欠連連的個個收拾書包回家。美人班長走的時候,再次看向兩人,還緊緊的抱在一起,他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他給你大棒子,你捅他的菊,這不剛剛好,有我什麼事啊。」美人說完,背起書包揚長而去。

兩個人一聽,放開了彼此,視線焦在一起。雖然對方被自己整得賣相不大好,但瞅著瞅著就對眼了,都覺得美人班長的話確實有道理啊!

董天放是豪放派,起身拍拍身上的土,然後拎起郝萌就往外走。

「哎喲!看你猴急的,再怎麼稀罕本少爺,總得注意一下形象啊!」郝萌在董天放手底下撲騰著說。

董天放嗤笑了一聲,「我總沒有你急吧,屁股癢了吧?」

「你那棒子大不大啊,別細得跟牙籤似的,治不了癢。」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董天放直接帶郝萌去了學校附近的旅館,開門上鎖,把被自己揍成花貓臉的郝萌扔到床上,三兩下給他脫了乾淨。董天放看著郝萌白嫩嫩的身子,呼吸一下子急促起來,趕緊把自己的衣服也脫了乾淨。赤裸相見,董天放突然不知道該怎麼下嘴了,理論知識是學了沒錯,關鍵還沒實踐過!

「那個……接下來……我要不要啃啃你?」

郝萌正學著鈣片裏的小受搔首弄姿,一聽這話差點沒吐血,「你是不是男人啊?是不是男人啊?我怎麼知道?我怎麼知道?」

「你不是男人?」董天放瞇眼。

郝萌無力的躺到床上,「我是第一次啊……」

董天放抿抿嘴,從這個角度,恰好能清楚的看到郝萌的私處,粉粉嫩嫩的,好不可口。董天放呼吸再次急促起來,憑藉著本能壓到郝萌身上,靜靜的看了他一會兒,然後低頭親了親他的唇,軟軟的,再舔舔,有點甜……

郝萌紅了臉,錯開眼睛,感覺到董天放的吻一路向下,帶著灼熱的氣息,他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顫動起來。

董天放畢竟沒經驗,只想趕緊把脹痛的老二放到該放的地方,於是沒做什麼前戲,就提槍上陣了。

「董天放!你個大傻逼啊!啊啊……疼死老子了……嗚嗚……滾你媽個混蛋啊……」

「靠!再罵?再罵捅死你個爛貨!」

 

四月十九日的那一夜,據後來兩個人回憶,兩個沒有經驗的人那麼胡亂折騰,誰都沒爽到,只是疼,疼得兩眼發黑。

第二天一早,郝萌先醒,看著旁邊睡得香甜的董天放,再憶及昨晚,血氣上湧,隨手抄了床頭的檯燈對著董天放就是那麼一下。

董天放從睡夢中直接進入了昏迷中,郝萌捂著屁股給自己收拾好了,趕緊趁著天早沒什麼人出了小旅館,然後好心的打了一一九。

 

兩個人的孽緣從此開始,一見面就亮傢伙打仗,不是在學校就是在小旅館的床上。都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那種事做著做著便學會了技巧也嘗到了甜頭,別人只知道他們是死對頭卻不知道兩個人的姦情。

用董天放的話來說,郝萌有點二,整天標榜著我是GAY我光榮,竭盡全力的向全世界傳達一個訊息,那就是他是個妖嬈的小受,強壯健美的小攻們快快來攻陷他。相對於郝萌的坦率,董天放就有點不那麼君子了,如果學校有反同性戀聯合會,他絕對是會長,儘管他家老二常常捅菊花。

「董天放,你就一渣!」一次歡愛過後,郝萌呈大字癱在床上指著董天放的鼻子說。

郝萌每天極盡妖嬈的在男同學面前扭腰擺臀,言語間勾勾搭搭,班裏甚至學校裏很多同學都知道他是同性戀,而且還是饑渴的小受。白天的時候,郝萌突然惡趣味發作,扭著小蠻腰一屁股坐到了董天放的大腿上,勾著董天放的脖子,曖昧的對著他的耳朵吹氣。這時全班同學都看了過來,董天放心裏一火,直接把郝萌扔到了地上。

「死同性戀!我他媽最討厭你這種人了!」董天放氣急敗壞的罵了一句。

郝萌回過神兒,氣極反笑了起來,揉著屁股站起身,勾了董天放一眼,「討厭討厭……人家以後不要你捅捅了。」

董天放氣得差點沒昏厥過去,心裏暗恨著,捅誰的屁股也不會再捅郝萌了,但一放學,還是把郝萌拎到了小旅館收拾了一頓。

董天放根本不在意郝萌的話,側著身子一邊親著郝萌的身子一邊用手捅著他下面。

「你這屬性就是渣攻!」

「那你就是賤受,渣攻賤受這不正合適?」董天放笑著說,捅著捅著又來了感覺。董天放翻身壓過去,扶著自己的老二擠進了郝萌的身體裏。

「對!我就是賤!唔……靠……你又來?」郝萌捶了董天放一下,「死鬼!吃了一回了還這麼急。慢點……啊……就是那兒……唔……混蛋……有沒有準頭啊……」

 

高二下學期,董天放交了一個小女友,藝術班學舞蹈的,身材前凸後翹自不在話下,關鍵是能嗲,嗲得男人的心軟了,下面硬了。小女生的追求者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董天放在學校就是混世魔王,偏偏這樣的壞男生特招小女生喜歡,於是這朵花就被董天放給攻下了。其實董天放覺得那小女生也就那麼一回事,之所以要交這個女友,他是在向自己還有其他人證明自己對女人能行。

「你他媽就是幼稚!」郝萌私下裏如是評價董天放的行為,「有本事你就把那女人給睡了,然後以後再也不沾男人了!」

「靠!女人多麻煩啊,萬一不小心留了種,我這一輩子可不就栽了,還是你好啊,吃了我這麼多,也懷不上。」董天放笑得邪邪的說,「對了,我昨兒個上網查資料,看到一種玩法挺刺激的,我們今晚上試試吧。」

「滾!」郝萌踢了董天放一腳,「老子來事了,以免血濺當場,你這幾天最好別惹老子!」說完,郝萌再次瞪了董天放一眼,然後氣沖沖的走了。

郝萌心裏有氣,但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因為董天放交了女友?屁啊,他們一開始就說好了,兩個人只是玩玩,如果誰玩出了感情那就是傻逼!董天放之後三番五次的求歡都被拒了以後,漸漸也覺出事來了,便不熱臉貼冷屁股了。

郝萌進入了空窗期,整日屁股扭得更賣力了,整個人散發著情欲的妖嬈,就渴望著能勾搭上一枚棒子硬硬的小攻。董天放冷眼看著郝萌每天賣騷,他倒沒多饑渴,應著郝萌那句話,他真跟小女友做了,味道還是不錯的,只是沒多盡興。

郝萌這麼妖嬈了幾天,終於有了收穫,他收到了人生第一封情書!

「郝萌學弟,就在昨天發生了一件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我……也就是你的親親學長居然對著你的小屁屁流鼻血了!學弟能體諒一位高三的學生的境況嗎,面對高考壓力,已然身心疲憊,但還要經受夜夜春夢的折磨,以至於氣血上湧,終於不敵學弟小屁屁的誘惑……親親學弟,為了學長的光明前途,為了學長能少流一滴血,你能幫學長洩火嗎?」

郝萌收起情書,大義凜然的去找那位學長了。兩個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天雷勾地火,烈火燒乾柴,然後相攜奔於男生廁所。

學長那個激動啊,那個慌手慌腳啊,三下兩下把郝萌的衣服撕了個粉碎,然後張口就要咬上去。

「你早上刷牙了嗎?」郝萌捂住學長的嘴問。

學長連忙點頭,扒開郝萌的手就又要去咬,結果再次被阻止。

「你有過經驗嗎?我是說和男人的經驗?」想起和董天放的第一次,那個慘烈那個血腥,他還是有必要問問的。

學長搖搖頭,「你是我的第一個……」說這話時,學長有些羞答答……

郝萌嚥了嚥口水,想著人無完人,畢竟小攻也不好找……

「那個……你能別過臉去嗎?」郝萌問。

「為什麼?」學長不解的問。

「因為你長得太讓我倒胃口了,我怕我硬不起來啊!」

這是關鍵啊關鍵,郝萌自覺自己已經夠有犧牲精神了,可學長還是有氣節的提褲子走了。郝萌正失落的時候,忽聽外面一陣嘲諷的笑聲,他心裏一咯磴,就見董天放擠了進來。

郝萌吸吸鼻子,「你笑屁啊!」說這話時,郝萌真覺得自己委屈,他要求高嗎,不高吧,為什麼除了這個混蛋就沒有個合心意的?

「我跟那女的分手了!」董天放笑完摸摸鼻子說,「跟女人做沒跟你盡興,要不咱倆再湊合湊合?」

「靠!太能湊合了!」郝萌一躍跳到董天放懷裏,「快點把你的大傢伙掏出來,想死我了。」

「得令。」董天放說完一邊狠狠親著郝萌,一邊拉開拉鏈掏出自己的東西,「它也想死你了。」

兩個人在廁所裏胡天海地的鬧騰了一回,都覺得之前的日子簡直不是人過的。兩個人私下是這般,但感情真說不上好,誰也忍受不了對方的性子,常常一言不合就打了起來,十天半月的不定誰就被打得進醫院了。

兩個人都是單親家庭,董天放跟他爸過,郝萌跟他媽過,兩個孩子經常打架,家長經常一起碰頭去找老師,一來二去的也熟了。當然,此時的董天放和郝萌絕對想不到兩個人陰差陽錯的湊成了這一對兒。

高三的時候,董天放和郝萌又打了一架,跟往常打架不一樣,這一次兩個人都記仇了。那次是高三下半學期的摸底考,郝萌做完了題正是百無聊賴的時候,見監考老師管得鬆,便寫了一個紙條扔給了坐在他斜後方的董天放。結果好死不死正好被監考老師看到了,於是怒氣沖沖的走了過來,讓董天放交出小紙條。

董天放抿了抿嘴,冷冷的看了郝萌一眼,然後把手裏的紙條交給了老師。郝萌想著該如何解釋,他紙條上寫著讓董天放放學快點出來,他在老地方等著他,順便給他買了晚飯。老地方自然指的是那個小旅館,就單單紙條上的內容,別人不會亂想,只是會好奇他們兩個死對頭怎麼放學了還會湊到一起!

監考老師看完,惡狠狠的瞪了郝萌一眼,然後抽走了郝萌的卷子。

「這科成績為零,下了考場去找教導主任!」監考老師說完,踩著高跟鞋走了。

郝萌有些發懵,他沒作弊啊,監考老師頂多怪罪他不守紀律,沒必要判罰零分吧!這樣想著,他看向董天放,見他低著頭並沒有看自己。下了考場,郝萌正想問問董天放,但他人走得快,一下就不見人影了,他只好硬著頭皮去找教導主任。

教導主任把紙條甩到他臉上,他看了一眼這才知道怎麼回事了,原來董天放陰著呢,沒把他給他的紙條交給老師,反而把其他同學問他題的紙條給了老師,他這抄襲的罪算是坐實了。畢竟是高考前的摸底考,還是很重要的,關鍵學校是想通過這樣的考試來讓學生謹記高考大忌。他這可好,不僅全科成績為零,還得要通報全校,本來還要叫家長的,他哀求了老半天,教導主任這才饒了他這一回。

郝萌少不了挨教導主任一頓訓,蔫蔫的從辦公室出來,他覺得自己不能這麼善罷甘休,董天放那孫子簡直就是人渣!郝萌在董天放回家的路上截住了他,二話不說先上去揍了他一拳頭。

「他媽的董天放,你狠,你真狠!」郝萌瞪大眼睛說。

「我狠?你他媽的才蠢!」董天放回了郝萌一拳頭大罵,「你長不長腦子,我要是把那張紙條給了監考老師,別人會怎麼想?」

「別人愛怎麼想怎麼想!」郝萌一下子撲倒董天放,「我算是認清你這人渣了,董天放,我打死你!」郝萌這一下來得突然,直接把董天放撲倒在地上,心裏著實有火,所以拳頭打得俐落而又有力度。董天放比郝萌高大不少,又是練家子,兩個人打架一直都是郝萌吃虧,但這次董天放卻壓不過郝萌。

董天放抬起頭要翻身,郝萌一拳頭狠狠打過去,董天放撞到石灰地上,只覺頭腦發暈。郝萌拳腳相向發洩完了,低頭就見董天放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昏死了過去,而且後腦勺流著血。郝萌鎮定的起身,抹了一把嘴角,掏出手機打了一一九。

這一次董天放在醫院裏住了一個月,而半個月之前是高考,也就是說董天放因為郝萌一頓打錯過了高考。郝萌毫無愧色,甚至在董天放住院的一個月裏,他一次也沒有去看過董天放,倒是他媽天天提著雞湯魚湯的去醫院看病人,當然那時候他還不知道他媽看的病人就是董天放。

董爸爸一直逼問董天放到底是誰打的他,出手這麼狠,而且連高考都沒能去考。董天放只說天黑沒認出人來,其他的就什麼也不肯說了。他和郝萌那些個事,他還真沒臉說出來。總之這一次,他算是下定決心了,他和郝萌必須散,郝萌那貨,他消受不起!

 

郝萌考得還算不錯,志願報的是B市的一所大學,用他的話說,他美好的人生剛剛開始。至於董天放,抱歉,他根本就不認識這人物啊!本來兩個人心裏也有底,高考過後,兩人必須分。郝萌能玩,怎麼玩都行,把這一輩子玩進去也沒關係,但董天放不行,他想要追求的東西太多,絕對不會為了跟郝萌玩而錯失了這些東西。

這樣又過了一個月,眼看著郝萌要收拾行李北上了,這天郝萌媽媽蔣惠告訴他自己找了個伴兒,希望他們兩家人能見一面。

郝萌他爸死得早,他媽養大他挺不容易的,一聽媽媽說找到老伴兒了,他其實心裏挺高興的。但這高興只持續到見到男方那一家,看著那張俊美非常的臉,看著那人頭上包紮的白色繃帶,郝萌真覺得他被老天玩了!兩個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裏讀出了震驚。

「萌萌,我和你媽媽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不過是你和天放打架,我和你媽媽一起見老師的次數多了也就熟了。」董爸爸說完豪放的笑了幾聲,「萌萌,董叔叔會好好照顧你媽媽的,你能同意我們結婚嗎?」

郝萌扯出一個僵硬的笑容,「同意……」

「你們都長大了,要離開家了,我們兩個就做個伴兒。」蔣惠笑笑,「天放啊,你能接受阿姨嗎?」

董天放點點頭,「只要阿姨和爸爸過得好,我當然支持!」

「好好!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董爸爸舉起杯子,「來來,我們一家子乾一杯!」

郝萌舉著杯子跟董爸爸碰了一下,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董天放碰了一下,然後舉頭喝乾了。吃飯的中途,董天放和郝萌有默契的一起出去上廁所,這是他們那場架兩個月之後的第一次見面。

「你還沒死?」郝萌瞥了董天放一眼吊兒郎當的說。

董天放靜靜的看了郝萌一會兒,「以前的我們都不提了,我或許做過對不起你的事,但你畢竟也讓我沒能高考,我們兩清了好不好?」

「好啊!」郝萌點點頭,「跟你,真沒意思計較來計較去。」

「這樣最好,你不拖欠我,我不拖欠你,在大人面前兄友弟恭,私下這種時候,不想搭理就誰也別搭理誰。」董天放說完,轉身往門外走。就像郝萌說的,兩個人再多糾纏就沒意思了,本來就是玩玩的事,何必太認真!

郝萌看著董天放的背影握緊拳頭又克制的慢慢放開,一句誰也不拖欠誰,就是給他們兩年來糾纏的結局,殘酷而冷漠的結局。

 

董成建和蔣惠領了結婚證,照著董成建的意思就是蔣惠和郝萌一起搬到他家裏,但郝萌執意稱自己能照顧自己,願意住在原先的家裏。蔣惠和兒子溝通了一回無效,便只能由著他了,主要是用不了兩天郝萌就要去外地上大學了。

董天放沒能高考,自然沒有大學上,後來他媽跟他爸通了一次電話,想讓他去國外上學。董天放他媽早年就出國了,在外面混得風生水起的,也是藉著這個機會想讓兒子去自己身邊,畢竟偌大的家業還是要交給兒子的。董天放本來不大想出去,他不喜歡他媽,那個為了事業拋棄他和爸爸的女人,但見著郝萌一副我有美好未來而你沒有的得瑟樣兒,他心裏那個火啊,於是在他媽又打電話過來的時候,他就同意了。

 

第二章

這天晚上,蔣惠做了一大桌子菜,慶祝兩個孩子都要上大學了。

「祝你前程似錦啊!」董天放舉杯敬郝萌說。他這句話的真心只有一半,對郝萌,他心裏還是有氣。郝萌真能對他狠,讓他在醫院裏足足躺了一個月,還錯過了高考,他卻一次都沒有去看過他。兩個人在一起兩年,他真覺得心涼了,但回歸理智,他又知道什麼情啊愛啊仇啊恨啊的統統沒用,不想折磨自己的話,那就都放下。

「也祝你找個金髮碧眼的老婆,生個混血兒子!」郝萌舉杯跟董天放碰了一下。

郝萌沒什麼酒量,董天放敬了他幾杯就不行了,偏偏又不想在他面前丟面子,於是硬撐著。吃過晚飯,郝萌晃晃悠悠的要回家,蔣惠和董成建一直勸他留宿在家裏,他就是聽不進去,一邊擺手一邊往門外走。

「天放,你去送萌萌回家,我看他喝得有點多了。」董成建吩咐董天放說。

董天放有些不情願的應了一聲,追出去的時候,見郝萌正抱著電線杆,嘟嘟囔囔的說著什麼。

「董天放……咯……你個混蛋……你擋路了……咯……他媽的……你耳聾了……咯……還是傻了……」郝萌抱著電線杆一邊罵一邊揮著拳頭打,打疼了就抱著手呼氣,「董天放……唔……烏龜王八蛋……你打我……」

董天放站在他身後聽到這些話,真是又好氣又好笑,把人把懷裏一架,拖著往街口走。

「董天放……你不是東西……」

「你也不是好東西。」董天放哼了一聲說。

「你他媽……人渣……」

「你跟人渣上床,你算什麼東西?」

「董天放……我不該招惹你……你這種人……自私鬼……」

「你才知道啊!」董天放把懷裏的人往上提了提,「你的確不該招惹我,以後找個好男人吧。」

董天放把郝萌送回了家,吹了一路的風,郝萌清醒了一點,坐在床上仰著頭看董天放。

「你真要去美國?」郝萌問。

「嗯。」董天放應了一聲,「怎麼,你捨不得?」

郝萌嗤了一聲,從床底下拿出一根按摩棒,「你跟這按摩棒的功能是一樣的,這根按摩棒壞了丟了膩了那就換一根好了,真談不上捨不捨得。」

董天放臉青了一下,抽出郝萌手裏的按摩棒扔到一邊,彎腰湊近郝萌,「那麼今晚上,要不要我這根按摩棒伺候伺候你?」

郝萌眨巴眨巴眼睛,臉上綻放一個大大的笑容,「好啊。」

董天放一提溜把人扔到床上,然後自己壓上去,三兩下把他的衣服扯了下來。看著躺在床上的男孩兒,全身上下白白嫩嫩,大眼睛水潤靈動,小嘴厚嘟嘟的,鼻尖上有一顆黑痣很是可愛,乍一看會覺得這小傢伙天真無邪,但相處久了才知道他根本就是妖精。郝萌已經自動叉開腿勾住了董天放的腰,兩隻手撫摸著自己的乳頭,紅豔的小嘴微微張開,偶爾洩露一絲呻吟,極盡妖嬈的勾引著董天放。

董天放低頭狠狠的吻住郝萌,一隻手捏著他的腰一隻手向下撫上他的小東西。

「啊……天放……壞蛋……輕點……」

「萌萌……」董天放親吻著郝萌,「小妖精……我一次餵飽你……」以後少出去招惹男人。

「天放……我已經兩個多月沒嘗到你的東西……」郝萌提溜大眼睛委屈的看著董天放,「都給我好不好?」

「好,都給你。」董天放呼吸粗重,簡單給郝萌潤滑了一下,舉著欲望就衝了進去,然後兩個人都舒服的叫了一聲。

才兩個月就想成這樣,嘖嘖,想到以後再也嘗不到這種滋味了,這日子可怎麼熬!董天放一邊想著一邊重重的撞擊著底下的人,極致的快感帶來極致的享受,他想或許這世界上唯有郝萌能給他這樣的歡愛吧。

董天放和郝萌都是沒什麼節操的人,這一刻能爽到那就別管下一刻的事,他們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情來享受這最後一晚的大餐的。天亮以後,昨夜的激情不在,董天放沉默的收拾好自己,郝萌沉默著看著他。

「萌萌,只想上你的男人都是壞東西,你長點心眼別吃虧。」董天放沉默了一會兒說。

「那你是什麼好東西?」郝萌好笑的問。

「沒錯,我也是壞東西!」董天放掃了郝萌一眼,「我走了……」

「哦……」

董天放轉身往外走,走到門口又停了下來,「就你這暴脾氣,也就是我能忍受,但現在我不奉陪了!」

「滾你媽的!」郝萌大罵。

 

五年後──

「你就這暴脾氣,誰能受得了啊!」

當林泉說這句話的時候,郝萌已經氣不起來了,因為這是事實,的確沒人忍受得了他這破脾氣,所以一直沒找到硬挺的小攻。郝萌和林泉是大學同學,原本是沒多要好的,兩個人不是一類人。郝萌是肆意張揚,美貌與智慧並重的小受一枚,而林泉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小攻小受。

兩個人之所以走到一起,準確的說是之所以會做朋友,源於林泉開了一家蛋糕房,而郝萌極其喜歡吃他家的蛋糕,於是在畢業以後便漸漸熟絡起來,以至於成了狐朋狗友。

快畢業的時候,郝萌突然想到自己這幾年光顧著尋找絕世好攻了,竟然不知道畢業以後要幹什麼!沒有理想沒有野心沒有激情,這樣的三無學生還有一個出路,那就是考研,把這些問題推到幾年以後再想!郝萌於是考研了,而且沒費多大力就考上了,整日混吃等死,日子倒也過得悠閒。

暑假的時候,郝萌接到他媽一個電話,讓他趕緊回家,從她那興奮的語氣,他當真以為這個媽要給他生小弟弟了。

「媽,您終於不恨我了!」郝萌感慨的說。自從大二的時候,他跟他媽坦白了性向,他媽就一直沒主動搭理過他。

「你要給我帶個小女朋友回來,我就不恨你了。」

「媽,您讓我糟蹋女孩子。」

「呸!」

「媽,我要對女人能行,真不樂意當什麼同性戀,日子不好過著呢。」郝萌苦著臉說。

「行了,你的問題,我們稍後再決議,現在馬上回家!」

暑假一到,在教授逮人之前,他先背著行李開溜了。坐了十個小時的火車,再加上一個小時的公車,郝萌提著大行李包終於回到他媽家。給他開門的是董成建,一看到他,笑得滿臉褶子。

「萌萌,你可回來了,你媽剛才還在家裏叨念呢,現在去超市了。」董成建把郝萌讓進門,「你這孩子一走就不回來了,可讓你媽想壞了!」

「叔叔,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敢回來嗎?」郝萌駝著肩有氣無力的說。

「你媽那是刀子嘴豆腐心。」董成建拍了拍郝萌的肩膀,「坐這麼久的火車也累了吧,先上樓休息一會兒,你媽去個超市沒兩三個小時回不來的。」

郝萌應了一聲,他也的確是累了,便提著行李上了樓。他大一暑假寒假回來,他媽拖著他來這裏住,於是他在這個家裏有了自己的房間。郝萌打開門,當場僵住,視線所及是一雙強健的大腿以及兩腿中間那條肉腸……對於一個身心饑渴了五年的妖嬈小受來說,這樣的刺激太直接也太強大了,以至於他就這麼注視著,忘了看看上面那張臉。

郝萌嚥了一口唾沫,在他熱切的注目下,那條肉腸竟然一點點長大了,變得又長又粗還往上勾了起來。

「你好像很想它啊。」

聽到這聲,郝萌呆愣愣的抬起頭,這才發現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五官深刻,面容俊美,眼神深邃的男人。

「抱歉抱歉……」郝萌尷尬的連連道歉,「因為這之前是我的房間,沒想到現在有人住……」

「郝萌,你不會不記得我了吧?」董天放笑著問。

郝萌打量了這男人一會兒,隨後臉拉了下來,這不是董天放那人渣嗎?變化這麼大,他居然一眼沒認出來!

「您美國總統還是奧運冠軍啊,我有必要記得您哪位啊?」郝萌嘲諷了一句,提著行李走進屋裏,隨手把行李扔到床上,「這是我的房間吧,您要不要哪兒涼快待哪兒去!」

「嘖嘖,還是這破脾氣!」董天放搖搖頭,「剛剛還深情注視著我的小弟,現在就翻臉不認人了。」

「那根肉腸還可以,就是臉招人噁心。」郝萌翻身躺到床上,「董天放,既然做了好兒子,那就別再做噁心人的事。」董天放的事蹟,他從他媽那裏聽過不少,什麼比賽得了第一,什麼大受教授褒獎,什麼創業很成功之類的,當然最讓他媽樂道的是這個兒子不是同性戀。

董天放自然能聽出郝萌話裏的諷刺,他哼笑一聲,只覺得郝萌太過孩子氣。他並不認為他隱瞞性向有什麼不對,以後他還會結婚生子。因為是個社會人,他受到現今社會倫理道德的約束,他只想讓自己的路好走一些。

「我那屋噴頭壞了,所以才到你這屋來洗澡的,抱歉給你造成了不便。」董天放說完,圍上浴巾往外面走。

「虛偽!」郝萌小聲罵了一句。

董天放聽到只是笑了笑,郝萌還是郝萌,天真而直率,不過他不是以前的董天放了,他懂得了隱忍,心裏裝了太多社會生存法則。

要是知道,他媽是因為董天放回來了才叫他回家,他死也不會回來的。這五年,他真沒怎麼想過董天放,和他那一段,不過是年少輕狂罷了,誰也沒投入多少感情,過去了也就過去了。但不可否認的一點是,他還沒忘記董天放,他就藏在心底,翻一翻,那些記憶那種感覺就都回來了。

郝萌睡了一覺醒來,抹了一把臉下樓,聽到廚房有說笑聲。他探過頭去,見董天放正在廚房給他媽打下手,兩個人說說笑笑,儼然比他這親兒子都當得地道。

「萌萌醒了啊。」董天放看到郝萌站在門口,笑著跟他打招呼。

郝萌哼了一聲算是應了,「媽,我要吃你做的水煮魚。」

蔣惠回頭瞪了郝萌一眼,「天放不能吃辣,晚上的魚要紅燒。」

「媽,你偏心!」郝萌嘟著嘴不高興的說。

「我就偏心了,你打算怎麼著吧。」蔣惠不在意的說。

董天放見郝萌瞪他,無奈的笑了笑,「伯母,還是做水煮魚吧,我這幾年在外面已經能吃辣了。」

「這樣,那好啊。」蔣惠笑著答應了。

「切!誰稀罕!」郝萌小聲罵了一句,轉身走了。

郝萌看晚飯還要等一會兒才能做好,便又回樓上了,剛進屋就聽見手機響了起來。看了一眼手機螢幕上閃現的來電人,郝萌不可自抑的嘆了一口氣,他這正憋著火呢,這孩子剛剛好就趕上了。

「萌萌,我愛你!」

郝萌一聽這句開場白,照例想吐血,打他手機的人叫楊陽,他忠實的愛慕者一枚。這孩子是低他三年級的學弟,照他的話說就是打從大一開學見到他便一見傾心了,之後便是熱烈而頑固的追求。這孩子沒什麼不好的,長得漂亮,笑得可愛,作為一枚小受的話,他絕對百分百及格,但兩個小受湊到一起這不純屬胡鬧嘛!當他把這樣的想法告訴楊陽的時候,他還老委屈了,說自己怎麼就是小受了,雖然沒有他高沒有他壯實,但他誓要做小攻!

「我不愛你。」郝萌不鹹不淡的說。這句愛的告白,他聽了不下一萬次了,說實話早就麻木了。

「萌萌真討厭!」楊陽委屈的抽抽鼻子,「聽說你回家了,為什麼不跟我打聲招呼就走了,你這樣讓我好傷心……」

「我跟你很熟?」

「你吃了我一年的飯,睡了我一年的床,至今還欠我三千六百八十二塊錢,你說跟我熟不熟?」

「熟不熟靠的是感情可不是金錢。」郝萌厚著臉皮說。當然,他在借錢的時候可沒管兩個人熟不熟。其實每月他媽給他打的生活費真不少,之前他一直有結餘的,但就在一年前他去酒吧玩,一言不合跟人打了起來,一番扭打之後,酒吧裏的東西被他們摔壞不少。打了一場架,火氣是降下來了,但每人背負上兩萬元的債,他無奈之下就委身到楊陽那裏住了,還借了他一萬元還債。

楊陽現如今是他的室友,勉強來說的話,也算是他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

「我晚上清蒸了兩隻螃蟹,可惜你不在。」

「我靠!你這個吝嗇鬼,我在的時候天天煮粥吃鹹菜,我一不在你就弄大餐!」郝萌氣憤的說。

「那你要不要回來?」

「死孩子,你有話就直說,別用螃蟹勾我!」他就算準了,楊陽這時候給他打電話一準有話要說。

「有一高大威猛的帥哥要跟我好,你覺得怎麼樣?」

「……」郝萌沉默下來,聽著電話那頭的有些急促的呼吸聲,他微微嘆了一口氣,「陽子,你不該問我,我不能替你做決定也不能左右你的決定……」楊陽喜歡他,一直都喜歡,他雖然是玩笑著拒絕,但相信楊陽也明白,他對他真沒那份心思。

「我知道了……」楊陽靜了一會兒繼續說,「他人挺好的,我想試試。」

「好!等我回去,咱們出來聚聚!」郝萌說。

掛斷電話,郝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有點落寞的感覺,他還沒找到所愛,而愛他的人已決定棄他而去了。不記得是誰說的了,說他們這樣的人本身就難找到伴兒,如果身邊有個各方面都不錯的人就湊合著在一起吧,怎麼樣不是一輩子!湊合?他是真不想湊合,人就這一輩子,匆匆幾十年,活了一場只換來一個湊合,他不甘心!

 

「天放,你這次回來是不是打算就在國內發展?」

吃晚飯的時候,蔣惠問董天放。

董天放點點頭,「我母親在美國的公司打算在B市設立分公司,我過來是全權負責這邊的運營的。」

「天放是個幹大事的,哪像萌萌……」蔣惠說到這裏瞪了一眼捧著飯碗狼吞虎嚥的兒子,「萌萌就在B市上學,你剛去那裏肯定也不大熟悉,就讓他給你帶帶路,住的吃的不方便,就讓他給你解決一下。」

「媽,您別說笑了,現在這種年代,只要手裏有錢就難不住。」郝萌不樂意的說。

「你這孩子!」蔣惠用筷子拍了郝萌的頭一下,繼而看向董天放接著說:「天放啊,萌萌這孩子不服管教,你要過去了有時間就幫阿姨管管他?」

「阿姨放心,我會的。」董天放應道。

「那阿姨先謝謝你了。」

「都是一家人,說謝謝可就生分了。」董成建笑著說,「萌萌乖巧著呢,天放你是做哥哥的,多多照顧才是應該的!」

「你吃慢點,誰跟你搶啊!」蔣惠見兒子只管埋頭吃,吃急了還被噎住,於是拍拍他的背無奈的說。

「媽,這麼多年您不讓我進家門,我是真想念您的水煮魚。」

「就想念水煮魚了?那你還記得有我這個媽沒有?」

「您真會開玩笑,這水煮魚要不是您做的,我也不會想念啊。」郝萌討好的說。

晚上,董天放本來是要找郝萌借他的筆記型電腦用一下的,他的東西還在托運。走到門口正要敲門的時候,聽到裏面說話的聲音。知道是郝萌和他媽在說什麼,他正要轉身離開,裏面的聲音突然拔高了。

「我是同性戀就不是您兒子了,您就是這麼想的吧?」

「你喜歡男人……你你……你還覺得光榮了?」

「我天生就喜歡男人,那是我的錯啊?所以,您這次叫我回來,根本不是寬容我了,而是要我去接受治療,您認為我有病!」

「沒錯!你喜歡男人就是有病,我諮詢過了,這些是可以治療的。」

「媽,您太讓我失望了!」

「是你太讓我失望了!」

董天放聽到這裏,心裏悶了一下,正打算離開,臥室的門突然打開了。蔣惠見董天放站在門外,愣了一下,隨即勉強扯出一個笑容。

「天放,你找萌萌有事吧,你進去吧。」蔣惠說完便離開了。

董天放猶豫了一下,還是走進了郝萌的臥室,就見他蜷著身子窩在床上,頭蒙在被子裏。郝萌本就不是好相與的人,生氣的時候就更不可理喻了,既然知道這些,他不該在這種時候來堵槍口的,但見他如此,他又有些擔心。

「你不應該用這麼激烈的方式,畢竟阿姨對同性戀不甚瞭解……」董天放猶豫著說。

「我不用這種方式難不成用你那種方式,極力撇清自己喜歡男人的事實,甚至為了掩蓋這個事實而和女人交往?」郝萌從床上坐起身,眼睛紅紅的,滿臉怒火的說,「我沒有你那麼虛偽!」

「沒錯,我是虛偽,但我的虛偽不會傷害到父母,我的虛偽可以讓大家的日子都好過!」董天放不由得也有些生氣,「你根本就不成熟,用這種孩子氣的方式處理,仗著別人對你的寵愛而肆意妄為!」

「你滾滾滾!我不想和你說話,你這個虛偽自私的人渣!」郝萌氣得全身發抖。

董天放抿抿下唇,見郝萌的筆記型電腦就放在床頭,他探身拿到手裏,在郝萌瞪大的目光中轉身離開。

「混蛋!你憑什麼拿我的東西!」郝萌大喝一聲。

董天放回屋鎖上門,把郝萌的筆記型電腦放到桌子上,插上網線,隨手按了開機鍵,然後回身從皮包裏拿出眼鏡戴上。電腦桌面上是郝萌的自拍照片,上身穿粉紅透視T恤,乳尖隱約可見,下身是黑色絲網四角褲,陰毛從網格間伸出來,清晰可見,粉色的柱身被絲網勒得一格一格的……董天放看著這張自拍照久久無語,他不禁想,依著郝萌這德行,這五年中不定有多少男人到訪過他的後穴呢。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