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九闕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九闕 的所有作品: 
   


 


                        辰軒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辰軒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藏英集 >> 青蛇奇緣

點閱次數: 4291
   青蛇奇緣
編號 :108
作者 九闕
繪者 辰軒
出版日 :2013/5/1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小青為救白蛇道行盡失,身為恩人卻被嫌礙事踢下百渺仙地?!
幹,有什麼了不起?他也帶個良人回去——而且,絕對不要書生!

烏山腳下有一個奶娃,生得玲瓏奶白,玉團兒似的討喜,
小青卻差點被他一腳踩成兩截,出師未捷身先死。
什麼?他是朱雀神君?我還青龍呢!

小青:我要找夫君。
九泱心道:哎?正好,順路。
小青:該怎麼找良人呢?
九泱:帶著包子掛牌賣身吧。
結果兩人被個肥胖子追得滿地跑,
小青怒,什麼朱雀神君,絕對是冒牌的吧?!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相公。」柔情百轉,如癡如醉。
「娘子。」情真意切,溫情脈脈。
「相公。」
「娘子。」
「相公——」
「娘子——」
啊啊啊啊啊啊!在水裏閉眼硬逼自己入睡的小青蛇再也無法忍受了!仰天長叫一聲,尾巴一甩騰地飛出水裏,腦袋上青筋突突地在跳,「你們有完沒完?嗯?有完沒完?」
很美宛如仙境的庭院,周圍奇花異草繁盛鮮靈,環環相扣的長廊架在寒氣飄飄的池水上,一簾簾輕紗翩然翻飛,如雲氣般清美飄渺。
長廊上坐了個男子,大約二十上下的年紀,生得俊秀端正,舒朗的眉目間還見幾分老實懇摯,男子盤腿坐得十分挺直,深情專注地看著懷裏的人。
他懷裏的人同樣是個男子,雖為男子卻出落得傾國傾城,腰如柳條細,膚如凝脂滑,清白寒煙,婉轉細水,風情絕代。
男子頭一歪輕輕靠在他相公肩上,修長的手臂環住相公脖頸,兩人如膠似漆,沒有一點縫隙。
「怎麼?嫉妒?眼紅?」
嫉妒?嫉妒他容色無雙又法力高強的白哥化成女身只為勾引一個腦子裏只塞四書五經的傻書生?還為此長期逗留俗塵,招致自己和他都被誤認為妖孽,差點給個長得人模人樣內心不三不四的禿驢滅掉!
「白姐……」察覺自己失言趕緊咬住唇,小青更氣了,「白哥,我拜託你們行行好,青天白日不要這麼你儂我儂。你弟弟我道行淺,沒什麼定力,可經不住你們那麼柔情蜜意『相公』、『娘子』呼來喚去的!」
被小青這麼一說,白蛇妖哼一聲不以為意,可是那個平日受慣了儒家典籍的許書生就不對了,整個臉都蒸紅,無措地看著自家娘子,又看看小青姑……哦不,現在該叫小青公子了,羞得只想挖個洞鑽下去。
白 蛇怒了,想他找個良人多不容易?怕相公受俗世倫理束縛已久,難以明白兩個男子之間的情意,辛苦化做女身,長伴左右,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又有禿驢仗勢所謂 的佛道妖道要滅他。總算度過這一波三折,又要千心萬苦好說歹說讓相公認了自己實為男兒的事實。結果相公羞澀,白日根本不敢與自己親密,白蛇又不厭其煩日日 纏著他纏綿。相公好不容易臉皮厚了點……但,這該死的小青!
結果翌日,白蛇趁相公會周公之際,將小青像拎小雞一般從房裏拎出來,飛出懸浮在烏山之巔的百渺仙地,對他挑著眼睛道:「你呢,要不就去找一片靈氣充沛的清淨之地修仙問道,要不就去俗世找個好書生,娶了或者嫁了,總之,別在百渺之地妨礙我和相公!」
小青瞠目結舌,好半天都說不出話,這這……這是人,不,是蛇說的話嗎?
「白 哥,你你,我六百年道行都給你了啊,你讓我一個人……一個人去俗世?」當初白哥給禿驢打成重傷,禿驢雖然後來終為兩人深情所動,但悔之晚矣,縱使一身法力 高強,但因為白哥是妖身無法相救,那時可是他小青甘願失去自己六百年的道行才救得他一命,不然哪有現在的白蛇和傻書生恩愛相守?
現在卻……過河拆橋?
白蛇咯咯笑得好不動聽,「安心,哥哥我日前替你卜過一卦,你這一行,會紅鸞星動的。」
紅……紅什麼?還有,他怎麼不知道白哥會卜卦?!
白蛇此時卻已不容他置喙,連個緩衝都欠奉,咻一下直接將他扔了下去。
高處只聞青蛇哇哇慘叫的回音,青蛇張牙舞爪卻止不住自己落勢,白蛇在雲霧上淺笑如花,好一會兒覺得多日被擾的怨氣消解了,才施捨般地袖子一挽,一道光飛下去,在青蛇摔得粉身碎骨之前將他穩穩托住,慢慢降到地上。
青 蛇大口喘氣,還心有餘悸,手軟腳軟,怨恨地瞪向高空,好,你狠,我戀你五百年,你最終選個死書生也罷了,今日還為他……哼,我哪容你一個人享受這鴛鴦之 樂?我這就去找個書生……呸,一定不要書生,死都不要書生,反正回百渺仙地之前定要尋到一個相公,不然,不然……小青摸了摸鼻子,忽然垮下肩,胸中那口惡 氣也蔫了,不然還能怎麼樣?世間何其大,自己的歸處卻只有那麼一個,難不成還回蛇族去?不要,那些王八蛋只會在白哥喜歡凡人之後道他壞處。
烏山山勢高,終年積雪,目極之處都是白花花的細雪,細雪被日光照著反出一片銀輝,十分漂亮。可是……對於小青而言……這茫茫的一片無垠雪域,他沒有道行,只能靠凡人的一雙腿,幾時才能下山!
喪家之蛇小青一臉糾結,一步步往前走還不忘罵罵咧咧,他怎麼就攤上這麼條重色輕義的蛇?!實在……實在是……小青蹬蹬腳,猛地化成一條青蛇,刷一下遊走了。

月牙村坐落烏山山腳,雖然地方小,但靠那幾畝良田和山上流下來的一條溪水,日子過得相當滋潤豐足。
六月是春暖花開的好時節,幾個姑娘們興致高,幹完家裏雜七雜八的活兒相約去山上采花,嬉笑打鬧間到了上山山路,卻驚訝地發現一個奶娃娃。
看到一個奶娃娃本不是什麼希奇的事,縱使奶娃娃面生,但或許是村裏哪家人家來了客人,她們還來不及見過,又或許只是旅客路經此處暫做休息,奶娃娃是他們帶過來的,可是年紀小悶不住,一個人偷溜出來。
她們驚訝的是這奶娃娃的相貌,雖然還小,兩三歲的模樣,卻實在生得玲瓏標緻。瞧他一身紅紅火火的錦衣富貴圓潤,雪白雪白的皮膚,烏黑烏黑的大眼,鼻子小小嫩嫩的,整個人圓不隆咚玉團兒似的,萬分討喜。
姑娘們都驚呼道:「這是哪來的孩子,好生漂亮。」
奶娃娃倒不怕生,見姑娘們走到跟前,咳嗽一聲清清喉嚨,兩嫩胳膊插起小肥腰,豆腐似的臉上頗為正經的神色,奶聲奶氣道:「本座問你們個問題,你們可要好生回答本座。」
姑娘驚叫道:「好可愛!瞧他正經的小臉。」
「哇,我以後生的寶寶也這麼好看便好了。」
「我也想要,小孩兒乖,來給姐姐捏捏。」
奶娃見她們像惡狼般爭相朝自己湧來,嚇一跳,急忙往後一跳,憤怒地跺腳,「你們區區凡人竟然冒犯本座!」
「啊!」沒想到姑娘們非但不受嚇,眼中亮光更盛,七手八腳輪番朝他身上摸去,讓奶娃有種自己快被淹沒的錯覺……臉上變換數度,最後還是顧不上窩囊不窩囊的問題,撒腿兒跑了。
別看這奶娃娃圓滾滾的腿也短,跑起來卻相當利索,沒一會兒就到山腰處,回頭沒看到那幾女子才停下,到底是奶娃娃的體力,這時已經氣喘吁吁。
「該 死的,氣死本座!」恢復了幾分體力,奶娃回想方才的事,越發覺得窩囊,腳丫在雪地裏狠狠跺著,想他何等身份?在天庭可謂身份尊貴,得天獨厚,如今卻給幾個 凡人……幾個凡人……奶娃嫩爪子撫著自己胸口,想到方才女子們像章魚般綿軟拂過來的手……奶娃臉上神色古怪,良久才憋出一句話,「不想世間凡人竟如此可 憐,日夜對著這般綿軟的生物……」又心道,這般丟臉的事萬不可給天庭同僚知道,不然……他日後如何在天庭立足?
想著心事,奶娃腳下一突,嚇一跳,挪開腳丫,一條小青蛇!
小青蛇給奶娃娃那一腳差點踩成兩截,五臟六腑都移了位,還沒回過神呢,踩到他的元兇卻啊一聲叫,遠遠跳開,腳丫在地上磨蹭,嘴裏叨念著什麼。
小青眼冒金星,晃晃悠悠抬起小身板,有這麼倒楣的嗎?好端端趕個路也會趕到人腳下去,這凡人的小鬼也是,吃什麼長的,牛魔王一般的力氣,幸好沒踩到他七寸處,不然豈不出師未捷身先死?
此時,奶娃已經越過小青走了,小青這才聽到他一直叨念什麼,「髒死了,真是晦氣。」
小青蛇火冒三丈,搖晃著半條身體發怒道:「晦你老母的,你個臭小鬼,踩到爺爺我,爺爺我還沒找你算賬,你說誰髒?!」
奶娃娃驚訝,「你會說話?」
「怕了吧?」小青蛇得意地擺動腦袋,「還不快給小青大爺我賠禮道歉!」
奶娃娃立刻吊起眼,「原來是個小妖孽,看本座不收了你!」說罷伸出手,看到自己肥肥嫩嫩,藕似的小白胳膊,愣了愣,臉色一變,旋即收了陣勢,打哈哈道:「算了,看你這小身板,怕也沒多少道行,本座大發慈悲,便放你一馬吧。」
「呸,我看你打不過大爺我。」
奶娃娃立刻暴跳如雷,「本座可是四象行前朱鳥,朱雀神君,天帝和三皇後裔都敬我三分,你一條下界妖物竟敢藐視我等神威?!」
「你?朱雀?」青蛇遊到小奶娃身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他,還不夠,繞著奶娃又轉了一圈,信子吐了吐,笑聲挺賤的,嘿嘿道:「我看你丫除了和它一樣一身紅色外……就沒一點搭得上邊的!哎,這年頭,凡間竟然連這般奶娃都幻想得道升天……朱雀,我還青龍呢!」
「你!」奶娃娃臉上乍青乍白,一小節手指指到小青蛇兩鼻孔前,「若非本座與人打賭服輸,自封神力,哪容你個下界妖物倡狂!」
小青蛇全身都在囂張地跳舞,「哎呀,說起謊來臉不紅心不跳,打小就是騙人精。小騙人精!」
奶 娃娃氣沖牛斗,奈何不通神力,除非自毀諾言,不然真只能乾瞪著眼,對這條該死的蛇一點辦法都沒有。奶娃娃心裏衡量再三,還是覺得在天上的面子比較重要,清 了清嗓子,勉強壓制住怒火,挺著小胸膛,架勢倒挺足的,「切,本座不屑與你計較。你老實告訴我,這山上可有一妖,姓白名喚素貞?」
小青蛇驚,他找白哥做甚?「沒有。」
「咦?怎麼會,你可別騙本座。」
「你以為誰都像你那麼會騙人?小騙人精。」
「你,你叫我什麼?!」
「怎麼?一聲還聽不夠?小騙人精!」
奶娃臉一下漲得通紅,氣得差點把拳頭塞進嘴巴裏,良久才勉強壓制住,沒在妖孽面前失態,恨恨罵道:「你這……你這下賤妖怪!」
小青蛇不再理他,扭扭尾巴遊開。
「喂!」小奶娃猶豫一番,看著四下一片雪地,最終還是追上去,急切問道:「她真的不在山上?」
「不在。」小青蛇自顧自遊著,連個眼神都欠奉。
「那本座再問你,何謂世間情愛?」
「嗯?」小青蛇停下來,蛇眼瞇了瞇。
奶娃娃又問一遍,「你回答本座,世間情愛為何?」
「我怎麼知道?你沒看到我是條蛇嗎?不過我下山就是為了尋找這情愛的。」
「這……這可以找?」奶娃懵懂地仰著嫩呼呼的臉蛋。
「當然,我要找夫君。」
「哎?你是雌的?」奶娃瞬間想到那些綿軟不絕的手……
你才是雌的!你全家都是雌的!「我是雄的!」
「那怎麼……」凡間活物講究的不都是陰陽調和嗎?
「你俗不俗?」小青蛇扭過蛇頭,拿眼角鄙視他,「凡間管這個叫男風……就是雄的和雄的也能同結連理,翻雲覆雨!」
「哦哦……」奶娃也不知道聽進了沒,思忖了一會兒,道:「不如這樣,本座瞧你孤身一人,又沒什麼道行,怪難為你的,本座就勉為其難,陪你走一回吧。」反正白素貞也尋不到,即便尋到了,她也未必願意為自己解惑,偏偏自己神力自封,又強她不得。

成碧城今兒又是個明媚讓人酥懶的好日子。家家戶戶有事兒的,沒事兒的,都按捺不住,出門走一走,街上熙熙攘攘,好生熱鬧。擺攤兒的吆喝聲與行人的談笑聲,來來往往的除了當地人還有路過的商隊及文人、俠客。
人頭攢動間,照理說人走在裏頭眨幾眼的功夫便會找不到,可是卻有個少年嬌豔光亮,好看得周圍行人第一眼就看到他,便再也收不回目光。
瞧那少年,普普通通的青布衣,不富不貴,卻眉目如畫,唇紅齒白,嬌豔又媚麗,那身段也是比女兒家還誘人的,細細長長,尤其是那腰,走起路來柔柔款款,看得周圍男人喉嚨滾動,一下下都是吞咽口水的聲響。
先是看到這美麗的少年,再看到他身後的奶娃,同樣個精緻好看的小傢伙,粉妝玉琢似的一塊嫩白小豆腐,邁著兩條小腿兒搖搖晃晃走著。
「好累啊。」奶娃娃聲腔細細軟軟,幾個姑娘家聽了一陣喜歡。
「那你去休息好了。」少年不在意地擺擺手扇扇風。六月已經開始熱了啊。他蛇族冷血,哪吃得消這溫度。
奶娃娃來氣了,「你還是不是人?知不知道凡人在我這個年紀多是受照顧的?」這話一出口就後悔了。
果不其然,少年回過身一笑,露出兩排白白的牙齒,笑得好看,「我不是人,當然不知道小娃用來照顧的。再說了,誰讓你一定要死跟著我?你可以走嘛。」
「你怎麼這樣!」奶娃娃生氣地瞪眼。
「我咋樣了?」小青死豬不怕開水燙。
「當初是你答應讓我跟著你的!」
「放屁!是你自己像牛皮糖似黏上來的,我甩不掉!」
「……」
「再說,我是出去找良人!你跟著我算什麼?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小小年紀就有娃娃了,誰還要我?」
「你……!」 若是往常奶娃一定要炸毛,可或許是這幾日跟著小青真給氣得習慣了,考慮到自己神力被封又是娃娃的模樣,眼下惟有小青可以幫自己,奶娃深吸一口氣把火氣壓了 下去,「這你就不懂了吧?什麼是良人?就是好人啊。如果他單單因為你有了我就不要你,說明他自私自利,怎麼算好人呢?」
「這……」小青蛇摸著下巴想了想,嗯……如果白哥有個小娃娃……許書生……不會不要他的吧?
「所以呀……」奶娃娃拍拍小胸脯,得意地抬抬眉毛,「我是最好的能幫你選擇良人的人!」
「那好吧。」小青皺眉苦思了一陣,也覺得有些在理,「我就暫時讓你跟著。不過我找到良人你就得離開。」
「沒問題。」奶娃娃一臉純真笑容,他跟在小青蛇身邊,小青蛇找到良人了,他應該也懂得何為世間情愛……就可回天庭交差了,誰願意留在這烏煙瘴氣的人間,與妖物廝混在一處?
「怎麼找良人呢?」世間凡人千千萬萬,小青看著迎面走來的無數張臉,便覺得有些渺茫。
坐在茶樓上,小青苦惱地撐著腦袋,他對面的奶娃倒是一臉幸福,雖然因為小夠著桌子很辛苦,但一小口一小口吃著花生酥,滿足到眼睛都瞇成一條線了。
「喂,我說。」小青踢踢對面的凳子,「你真的是神?怎麼連花生酥都這麼稀罕?」
奶娃心情好,不理他,小青又嫌了,又踢了一腳奶娃娃的椅子,這下力道大了點,椅子被踢到後面,趴桌上的奶娃差點栽下去,這會兒可半點風度都沒了,直跳腳道:「你幹什麼?!」
「我幹什麼?我在踢你凳子唄,我想踢你凳子就踢你凳子唄。」小青對尋找良人半點頭緒都沒有,心頭身上都懶懶的,挺漫不經心道。
「你 你你,」奶娃娃將一大塊花生酥摁進嘴巴裏當是青蛇嘎吱嘎吱咬,結果卻不小心咬到自己舌頭,登時兩眼閃出小淚花。這……人變小了,心智感覺也有些不受控制地 後退……奶娃娃用力吸鼻子想把眼淚收回去,偏偏事與願違,淚珠嘩啦嘩啦掉得歡,奶娃腸子頓時悔青,早知道當初不報自己的名號了……太丟臉!
「你欺負我。」反正收不住了,奶娃破罐子破摔,乾脆號啕哭起來。
本來周圍偷偷看著小青的愛慕眼光頓時都變成責難。
這可怎麼了得?!小青一急之下凶道:「不要哭了!」娃子卻更聲嘶力竭。
這次周圍的人甚至暗暗嘀咕起來,小青直跳腳,「你你,萬一害別人誤會我,讓我找不到良人……」
「你欺負我。」奶娃娃咬著小嘴小媳婦般指控道。
「我沒有啊!你你,你不是那什麼鳥嗎?不要哭啦!」小青手忙腳亂卻不知道怎麼安慰。
卻在這時,本來淚水洶湧完全不受控制的奶娃娃忽然停住號啕,雙手一個合掌,濕潤的眼睛頓時閃出格外漂亮燦爛的笑容,「我想到了!」
「什麼?」不管想到什麼,小青都鬆了一口氣,小孩子哭起來實在讓人腦仁疼!
「我想到助你找良人的方法了!」
「真的?」小青眼睛亦是一亮。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