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朱小蠻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常年失眠,腦補成瘋,開始碼字,依舊失眠。 
         朱小蠻 的所有作品: 
   


 


                        星海琦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常年失眠,腦補成瘋,開始碼字,依舊失眠。 
         星海琦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藏英集 >> 無字暗語

點閱次數: 2941
   無字暗語
編號 :081
作者 朱小蠻
繪者 星海琦
出版日 :2011/11/29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方一鑫調皮搗蛋、玩世不恭,紀文彥心思細膩、謙虛謹慎。
性格差異如此之大的兩個人一起長大,喝同一杯牛奶,吃同一包薯片,舔同一根棒棒糖,紀文彥的潔癖毛病碰上方一鑫後通通不存在。
愛情悄然而至,紀文彥還沒來及表白,家庭的破碎讓他受到打擊,
是方一鑫陪著他度過了這道坎,他以為他是喜歡他的,
表白,卻被拒絕……
既然如此,那就分開吧。
若干年後,再次相遇,此時的方一鑫已經弄清楚自己對紀文彥的感情,
這一次他一定要把他追回來!

「有些事,小時候的我們不懂,隨著年齡的漸漸增長才會明白。
太深重的苦難恐怕難以表述,太飽滿的感情恐怕無法言說,是曰無字。
無字暗語,究竟他想說什麼?
無字暗語,心中有知,不過就是一句『我愛你』罷了。」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楔子


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
羅素雲陪著老公去看房,正巧碰上了同樣跟著老公去看房的黃淑英,兩人興趣相投成,當下就成了好姐妹,便一人選下嘉園社區三幢丙單元302室,另一個挑了303室,做起了進鄰。
平日裏,兩姐妹最愛的便是串門;到了週末,兩人手挽手,結伴去逛街;閒暇時,要是誰發現了好看的毛衣編織花樣,她倆立刻湊在一起,比誰最先學會。就連懷孕,這兩人也差不了幾天。
七個月時,姐妹倆參加了同一場婚禮,才發現原來羅素雲的哥哥所娶之人正是黃淑英的姐姐,於是這兩人又成了遠親。
兩人把一切歸為緣分,便要把這緣分延續到下一代,那時候醫院不給做B超,誰也不知肚子裏的寶寶是男是女,羅素雲說:「淑英啊,等將來咱倆的孩子出生了,也像他們那樣做對夫妻,親上加親好不好?」
黃淑英摸著圓溜溜的肚子說:「好啊,可萬一你我都生了帶把兒的,那就只能做兄弟了。要都是女娃,就想咱們一樣,做一輩子的好姐妹!」
於是這門娃娃親便被定了下來。

十月懷胎,倆個小寶寶再不願意,也到了要從媽媽肚子裏蹦出來的時候了。
黃淑英前腳剛踏進產房,羅素雲後腳就被人推入了隔壁產房。
後進去的羅素雲只用半天便把帶把兒的小寶寶生出來了。
而黃淑英卻在產房裏整整呆了二十四小時才等到小寶寶的一聲啼哭,大夫剪斷臍帶,托著皮膚紅得發紫的小寶寶讓黃淑英看看。
早就累到虛脫的黃淑英,睜開一條細縫,只看到一個小雞雞,孩子便被護士接過抱去清洗了,黃淑英這才放心大膽的休息,等著醫生把她送去與羅素雲同住一間病房。
剛出生的嬰兒是要送到嬰兒室觀察一天的,在這一天裏,兩家人已經把孩子的名字定下了。
黃淑英老公從商,她是標準的家庭主婦,取名之事主要還是看他老公的意思。商人好錢愛金,一個金哪裡滿足的了他,便要了「鑫」字,可又怕金太多被人說是貪財之人,便用「一」字壓一壓,取名方一鑫。
羅素雲小倆口子都是語文老師,自然希望自己的兒子將來也能繼承衣缽,成為一位才德出眾的人,便取了紀文彥一名。
小小的方一鑫和紀文彥在醫院的嬰兒室裏睡了一天,待醫生確定他們各項檢查正常之後,才被送回了各自媽媽的手中。
黃淑英抱起方一鑫,方一鑫哇哇大哭,黃淑英想到生產的過程,點著兒子的小鼻頭用寵溺的語氣輕輕責怪他,「才這麼丁點兒大就是個折磨人的小魔頭!」
相反地,紀文彥就比他乖巧的多,躺在羅素雲懷裏,閉著眼睡得香甜。
紀爸爸看得心癢癢的接過來抱一抱,寶寶個子小小的身體軟軟的,他僵硬的動作讓紀文彥不舒服的輕哼一聲,但依舊沉浸在甜美的睡夢之中。
紀爸爸的舉動給了方爸爸莫大的鼓勵,他摩拳擦掌一番,也兩手僵直的從黃淑英手裏托起方一鑫,哪知剛剛停止哭泣的小一鑫眼淚還沒幹又開始哭了,兩隻小手到處亂揮,一拳打在爸爸臉上,雖說不痛,卻還是把方爸爸嚇得再也不敢抱他,立刻還給黃淑英,黃淑英哄了好一陣才睡著。
「同樣是才出生的寶寶,怎麼差距這麼大呢?」 方爸爸羡慕的看著對面和睦相處的父子不禁感歎。
其實,方一鑫與紀文彥的差距遠不止這些。
嬰兒都有吐奶的情形,紀文彥喝飽奶吐了一些出來,羅素雲看見之後,立刻拿來乾淨的小衣服小褲子,邊給他換上邊對吃飽後就打算睡覺的兒子說:「我們家小彥要做個乾乾淨淨的好寶寶。」
黃淑英抱著剛餵好奶的方一鑫看向羅素雲,羅素雲正在替紀文彥裹外面的抱被。
「哎呀!淑英,你家鑫鑫也吐奶了。」
經羅素雲提醒,黃淑英才發現自己兒子的下巴上黏著好些乳白色奶跡,忙不迭地抽出枕頭下壓著的手帕替他擦去。
羅素雲輕搖著躺在胳膊裏的紀文彥說:「淑英,你不幫鑫鑫換一身衣服嗎?他身上那件都沾了奶漬了。」
「沒事,只有一點兒不打緊。」黃淑英團了團手絹扔在床上,再壓了壓方一鑫的領口,露出兒子的小臉說,「一天吃好幾回奶,次次吐次次換的多麻煩,反正孩子還小,用不著太乾淨。」
「這樣不好吧,萬一長大了也不知道愛乾淨,那多不好。」
「怎麼會呢,等孩子大一點了,多教教他就可以了。」難得方一鑫老實地睡在黃淑英懷裏不鬧騰,那小模樣越看越可愛,黃淑英忍不住親親兒子的額頭,就聽羅素雲在那邊一聲驚呼。
「怎麼了素雲?」黃淑英抱著兒子關心的問她。
剛被包上的包被再一次被羅素雲打開,她提起紀文彥藕節似的兩隻小腳,脫掉他的小褲子說:「剛吃就拉,消化的真快。」
黃淑英低下頭,湊近兒子的屁股聞了聞說:「喲,小彥拉臭臭了,我們家鑫鑫拉了沒?」
睡夢中的方一鑫胳膊一揮,還好黃淑英躲得快沒被打中,僅僅擦過她的臉而已。
「我們家鑫鑫以後要做拳擊手嗎?打了爸爸打媽媽。」黃淑英抱著兒子笑得合不攏嘴,抬眼就看到羅素雲正在給紀文彥洗屁股,洗好之後還塗了薄薄的一層雪花膏,然後又換了一條褲子。
羅素雲隔著衣物親了親兒子的屁股說:「我們家小彥不僅要乾乾淨淨,還要香香的。」
黃淑英見她向來用來塗臉的雪花膏在羅素雲哪兒竟淪為塗屁股用,不免說上幾句:「素雲啊,用不著這麼誇張吧,小孩子的屁屁洗洗好了,還有那條褲子不是才穿上的嘛,怎麼又換了?」
「我看書上說,小孩子的皮膚嫩,還是多保護保護的好,那條褲子上都是臭味,等下我放到陽臺上曬一曬,讓風吹吹再收回來。」

順產女人的恢復速度要比剖腹產的女人快很多,即使當初順產時痛得要死不活,住了三天院後也恢復的差不多了。
於是羅素雲和黃淑英各自抱著自己的大胖兒子回家坐月子去嘍。
紀文彥的嬰兒床就在羅素雲的大床旁邊,每晚羅素雲餵足奶水之後,紀文彥睜著大眼東看看西看看,聽著收音機裏傳來的美妙音樂,漸漸闔上了眼,一覺睡到大天亮,就連隔壁方一鑫震天的哭聲都吵不起他。
紀爸爸半夜上廁所回來,摸了摸兒子的小臉蛋,聽著隔壁黃淑英一邊哄孩子一邊催促方爸爸起來唱歌,甭提多驕傲了。
羅素雲逢人便說:「我們家小彥好啊,安安靜靜、不吵不鬧,是個省心的孩子。」
同樣是才出生的寶寶,方一鑫像是有使不完的勁兒,方爸爸都覺得他哭累了也該睡覺了吧,結果這小子放了一屁,跟著一陣惡臭傳來,黃淑英掀開尿布一看,哎呀,大半夜的拉臭臭了。
站在陽臺上收尿布的方爸爸看著漆黑安靜的紀家忍不住羡慕起來,屋裏的黃淑英叫了一聲「老公」,方爸爸忙拿著尿布關上陽臺門,回屋伺候小祖宗去。
等大人都忙好了,才發現惹事的方一鑫不知何時已經睡著了。
折騰了大半夜,第二天還得早起上班,黃淑英抱著兒子跟老公揮別,樓上趕去上班的張阿姨逗了逗眼睛睜得提溜圓的小方一鑫說:「這孩子真有朝氣。」
黃淑英強睜著疲憊的雙眼,笑著附和說:「我們家鑫鑫好啊,力大如牛、精神十足,是個活潑的孩子。」
關上門,活潑的孩子顯示出他的小惡魔本性,揮動著雙手依依呀呀的亂叫,黃淑英連猜帶蒙,把所用的小玩具在方一鑫眼前換了一輪,那小子才一把抱住最後那個撥浪鼓,滿意地笑了。
黃淑英欲哭無淚,剛才跟張阿姨說得話真是打掉牙往肚子裏咽,還得笑著說味道不錯呀。

平凡的生活在紀文彥日漸減少的尿布和方一鑫吵吵鬧鬧的叫聲中度過。
兩個月的時候,羅素雲驚奇地發現昨晚仰著睡的紀文彥今早醒來時竟然是側著身的,她激動地叫醒還在睡夢中的方爸爸,把兒子學會翻身的這一喜訊告訴他。
被方一鑫吵醒的黃淑英坐在床邊,搖著一時都不得老實的兒子的小床,聽著隔壁房子裏羅素雲喜悅的呼聲小聲嘀咕:「這有啥了不起的,我家鑫鑫早就會了。」
三個多月,小小的嬰兒床已經不能滿足方一鑫了,他靠坐在嬰兒床盯著地板搖晃著兩隻胳膊,做好午飯的黃淑英看到後,興奮的抱起兒子敲響羅素雲的門:「素雲!素雲!我家鑫鑫能自己坐起來了!」
羅素雲回頭一看,紀文彥也側躺著看她,唉,他家小彥仍停留在翻身階段呢。
等到四個月時兩個小寶寶都開始長牙了,紀文彥才勉強能坐起來。
六 個多月過去,方一鑫趴在地板上噌噌的到處亂爬,方爸爸跟在後面跑得氣喘吁吁了,這小崽子還沒趴過癮,等方爸爸跑不動了,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休息,方一鑫屁股 一扭頭一轉,朝著爸爸爬過來,然後跟方爸爸面對面的坐著,嘴巴咧得老大,像是在嘲笑爸爸的體力還不如自己這個小孩子呢。
七個月時,紀文彥終於趕上方一鑫學會爬行了,羅素雲抱著紀文彥到黃淑英家串門。
羅素雲把紀文彥往沙發上一放,並排坐在沙發上跟黃淑英討論起育兒經,手裏也不閒著,分別給自己的寶貝兒子織毛衣。
方一鑫看見跟他差不多大的紀文彥,丟了手裏玩得正歡的玩具,吭哧吭哧地爬過去。
一隻黑色的小手抓住羅素雲的褲腳,羅素雲低頭一看,方一鑫張著嘴對她笑,她放下手裏正織著的毛衣,抱起方一鑫,拍掉他身上的灰塵抱到紀文彥旁邊說:「小彥,跟鑫鑫一塊兒玩。」
黃淑英探頭看了一眼說:「小彥是哥哥,要帶我們家鑫鑫玩。」
羅素雲笑著拿起毛衣說:「什麼哥哥不哥哥的,不就比鑫鑫早出來半天麼。」
「早出來半秒也是哥哥,該叫的還是得叫的。」
坐在沙發上的方一鑫上半身向前傾斜,兩手撐起便成了爬行的姿勢,他仰著頭沒幾步就爬到紀文彥的面前,紀文彥睜大眼睛看他。
爬到目的地的方一鑫又坐了起來,戳了戳紀文彥紅撲撲的小臉,紀文彥眼神向下一看——黑乎乎的手,真髒!他不免向後靠了靠。
方一鑫哪裡知道自己被嫌棄了,還一個勁兒的用熱臉貼冷屁股,把手再向前探了探。
黑黑的手指觸碰著雪白乾淨的小臉,紀文彥都快要哭了,方一鑫還得寸進尺地改用整個小手去摸紀文彥的臉。
哇,好軟,好好摸。
紀文彥垂著眼只見漆黑一片,無法忍受的他張開嘴就哭。
哇,好髒,髒死了!
兩位媽媽不知發生了什麼,歪頭一看。
方一鑫正把自己烏漆麻黑的手指插在紀文彥的嘴裏。
「你這個死孩子,怎麼把手指塞在小彥嘴裏!」黃淑英丟了毛衣,趕緊抽出兒子的手指,把人抱走。
羅素雲親眼看到方一鑫汙黑的手指從自己兒子嘴裏抽出來,差點兒嚇暈過去,摟住紀文彥哄了半天,對黃淑英說:「淑英,你別怪我說你,你看我早就告訴你小孩子從小就要教育他愛乾淨,你快看看你家鑫鑫的手吧,跟小爪子似的,萬一他自己舔了自己的手,那得多少細菌進了肚子裏啊。」
黃淑英心說沒那麼嚴重吧,嘴上還是應和著羅素雲,不停地說:「對對對,有道理有道理,回頭我好好教訓他。」
羅素雲抹掉紀文彥的眼淚,拍著兒子的後背哄著他,「小彥不哭了,沒事兒了沒事兒了。」
紀文彥的眼淚仍舊啪嗒啪嗒的掉個不停,小嘴一張,蹦出兩個字:「乾淨!」
羅素雲拍背的動作被定格住了,她激動不已的歡呼著,「我家小彥會說話了!」雖然兒子第一次開口不是叫爸爸或者媽媽,但第一次聽到兒子開口的喜悅是難以言語的。
方一鑫一直注視著紀文彥,聽他說話了,竟然也開了金口,「媽媽!」
這下黃淑英也激動起來了,忙不迭地說:「我家鑫鑫也會說話了。」
大人們的驚呼嚇到了小孩子,紀文彥竟也不哭了,他看著對他不停笑的方一鑫,怕怕地向媽媽懷裏縮了縮:嗚嗚嗚~媽媽,我要回家,我不要跟這小髒孩一起玩!
可惜小紀文彥只會說兩個字,而他的媽媽也沒有讀心術,於是小彥好不容易忍到回家,以為再也不會碰上方一鑫,誰知第二天,黃媽媽帶著小髒孩串門來了。
穿著開襠褲的小紀文彥兩腿大張靠在沙發上,愣愣地看著向他爬來的方一鑫,連堆放在兩腿間的玩具都忘了玩。
方一鑫是爬中好手,才出生七個多月已練就了一身爬行功夫,只見黃媽媽剛放下他,轉眼間他就爬到沙發前。
方一鑫坐在地上,一手抓著沙發,一手努力向前夠紀文彥。
紀文彥看著朝他伸來的小爪子,嗯,比昨天乾淨多了,可他還是覺得髒,剛才他可是親眼瞧見小髒孩在地上爬來著,於是紀文彥不由自主的向後靠了靠,別過來啊,你要是敢過來我就咬你!
紀文彥整個後背都貼在沙發上了還不滿足,恨不得陷進沙發裏。
方一鑫眼見紀文彥厲害越離越遠,心中一急,竟然扶著沙發,兩腿一蹬站了起來。
第一次站立的孩子總是站不穩的,紀文彥瞧著眼前突然立起的方一鑫左搖右晃,正在考慮要不要上去幫著小髒孩一把,小髒孩等不急他的幫助,逕自向前摔了下去。
緊跟著,坐在另一頭聊天的黃淑英和羅素雲又聽到了紀文彥的哭聲,兩人扭頭一看——方一鑫趴在沙發上,一隻手準確無誤的抓著紀文彥的小弟弟,紀文彥仰頭大哭,整張臉都哭得漲紅起來。
媽媽,媽媽他用他的髒手抓我雞雞!紀文彥哇哇說了半天,吐出來的詞除了「乾淨」還是「乾淨」。
黃淑英不好意思的抱走兒子,連褲子都不必脫,直接照著露出來的屁股狠狠地打了兩巴掌。
平白無故挨了打,方一鑫委屈的兩眼一沉,張嘴就哭。
為什麼打我?我只是跟小夥伴打招呼而已。
紀文彥見方一鑫哭了,反倒笑了起來。
哼!叫你欺負我,活該!
於是,方一鑫與紀文彥這對小冤家之間的戰鬥正式拉開序幕。

第一章
小小的人兒啊 風生水起啊
天天就愛窮開心啊
逍遙的魂兒啊 假不正經啊
嘻嘻哈哈我們窮開心
——《窮開心》花兒樂隊

寶寶一周歲,要抓周了。
方、紀兩家的寶貝疙瘩梳洗乾淨,穿著新衣服新鞋襪,坐在方家的大床上,新奇地看著床另一頭地抓周樂。
方爸爸一聲令下,兩個寶寶一起向目的地爬去。
一歲的寶寶間已能看出差別,方一鑫趴在床上明顯比紀文彥長好幾釐米,輕而易舉就把小文彥丟在屁股後面。
等到小文彥好不容易爬到床頭,方一鑫正抱著一本書坐在那裏傻樂,小文彥好奇地瞅了瞅書,撅撅嘴巴,拿起抓周樂裏的一杆筆,攥在手心搖來搖去。
黃淑英摸了摸小文彥的腦袋,對羅素雲說:「哎呀素雲,你家文彥以後肯定是個讀書的料,說不等傳承你們兩口子的衣缽,也是一名教師。」
羅素雲笑得開懷,「你家鑫鑫也不賴呀,打小就喜歡書,說不定以後是位學者呢。」
大人之間的恭維小孩子不懂,方一鑫吃力地抱起書,瞅著書封面上的人物流著口水想:這個姐姐好漂亮啊。
小文彥握緊筆,做出防禦狀態,心裏暗下決心:這個髒小孩要是敢再碰我一下,我就用筆戳他!
所以說,抓周這種類似於迷信的東西,還是不能信的,不過也不能全盤否定。
紀文彥喜歡纏著爸爸媽媽,讓他們講睡前故事給自己聽,真是個好學的寶寶。
方一鑫白天瘋累了,到了晚上永遠倒床就睡著,哪有時間聽別人的說教。
那時候最流行的是收音機,市面上大多數是又笨重又龐大的款式,紀文彥往收音機前一坐,小小的人兒被當的嚴嚴實實。
方一鑫的爸爸是生意人,有錢,一聽說市面上新款式的收音機,即小巧又美觀,二話不說就給方一鑫也買了一台,誰知道,自打買回來起,昂貴的收音機就一直被丟棄在小角落裏,極不受寵,還是紀文彥來他家玩時,這台收音機才重見天日。
說來也巧,隨著寶寶一天天長大,羅素雲要回到學校繼續代課,小文彥便成了沒人帶的孩子,紀家兩口子本想送他去上幼稚園,可校長說,最早也要四歲才可以。
羅素雲急得團團,好姐妹黃淑英自告奮勇,反正她是無聊的家庭主婦,帶一個孩子是帶,帶兩個也是帶,兩個寶寶湊在一起,正好有個伴。
羅素雲感激的握住黃淑英的手,「你真是我的好姐妹。」
黃淑英一指面對面對著的方一鑫和紀文彥說:「他倆也會像我們一樣成為好兄弟的。」
可惜事不隨人願……
紀文彥到了黃淑英家,不是坐在收音機前聽東西,就是離得方一鑫遠遠的,自己跟自己玩。
方一鑫曾經友好的想要與小夥伴打好關係,誰知他一伸手,還沒碰到紀文彥,紀文彥就扯開嗓子嚎啕大哭,哭的同時還不忘加上他那句千古不變的臺詞:「乾淨!乾淨!」
「好啊,你又欺負小彥。」被哭聲引來的黃淑英抱起小彥一邊哄一邊教訓兒子,「小彥是客人,你這孩子怎麼能欺負他。」
方一鑫委屈的撅著嘴,他可沒欺負客人,是客人自己哭的,「不是……不是……」方一鑫辭彙有限解釋不清,乾脆躲得遠遠的,免得客人哭了,媽媽又誣賴自己。
這一躲,便躲出了習慣。

如果說小時候方一鑫不懂為什麼紀文彥一碰上他就哭,那麼等他大一點,知曉人事的時候,就一定會明白。
轉眼間,兩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寶寶已能健步如飛,三歲了。
方一鑫披著爸爸的襯衫,兩隻長長的袖子繫在脖子上,一陣風刮過,自制的斗篷迎風飛舞,瀟灑逼人。
方一鑫站在社區的花壇上,揮動著手裏的小樹枝,俯視一干小夥伴,他小手一動,樹枝跟著抖動,「將士們,今天一定要修好護城池!」
護城池是什麼?
方一鑫不知道,小夥伴們也不太清楚,大家只知道昨晚的電視劇就是這麼演的。
於是小夥伴們順著小樹枝指著的方向,紛紛跑到一堆沙子前,模仿電視劇裏的人物,蹲在地上挖坑,挖好了再倒進去水,就成了護城池。
方一鑫兩腿一彎,從花壇上跳下,背著手老大人似的來到沙堆前巡查,時不時的指揮兩下,「往這邊挖挖……挖深點兒……你,說的就是你,挖快點兒!」
大胖挖累了一屁股坐在沙堆上休息,方一鑫踢踢他屁股,「喂,起來,你都肥成這樣子了還想偷懶!」
大胖哼哼唧唧不幹,「你就讓我休息一下嘛~」
「好,只一下!」方一鑫想了想,妥協了,抬起頭挺直身板向前走。
不遠處一個白白淨淨的小孩兒,穿著整齊,黑黑的眼睛期望地看著玩得起勁的孩子們,好想跟他們一起玩。
可是……好髒哦。
方一鑫一瞅見他,小鼻子立刻噴出冷哼聲,再對上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坐著休息的大胖無聊地東張西望,也看到那麼一個小人,忙不迭地朝他揮手,「小彥,快來快來~跟我們一起玩。」
小文彥跑過去,仔細環顧一周,所有小朋友的衣服上都黏著沙子,尤其是方一鑫,拖在地上的衣服都由白色變成黑色了……小文彥忍不住露出嫌棄的表情,小髒孩怎麼永遠都是那麼髒。
哼!又是這個破表情,方一鑫不爽地又踢了大胖一腳,「快去幹活!那小子才不會跟我們一起玩呢,他那麼愛乾淨,應該跟芳芳她們一起玩過家家。」
小文彥怎麼說也是一名小小男子漢,聽方一鑫這麼說心情自然好不到哪裡去,指著他的鼻子罵道:「凶什麼凶,鑫鑫是隻大猩猩!」
「什麼是大猩猩?」方一鑫困惑地回問。
見多識廣的小文彥得意洋洋地掐著腰說:「這都不知道,動物園裏的大猩猩。」
說罷,小文彥學著猩猩的樣子,兩隻小手不停地敲打胸口,可把小夥伴們逗地合不攏嘴。
自己被嘲笑了這還得了,方一鑫使勁把樹枝扔在地上,腳往樹枝上一踩,伴著清脆的「啪」聲,樹枝斷了,緊跟著小文彥哭了。
原來啊,方一鑫氣不過,走到小文彥的面前一把抓住他胸口的衣服要打他,誰知手還沒落下,小文彥就被他黑漆漆的爪子給嚇哭,哇哇叫著:「乾淨!乾淨!」
方一鑫最恨紀文彥說這句話,因為這話他沒少挨打,媽媽一巴掌拍下來,屁股整天都痛。
方一鑫小小的拳頭舉得老高,想要給小文彥重重一擊,讓這小子以後別再來惹自己,可是自己的耳朵反倒先痛起來了。
方一鑫回頭一看,媽呀,老媽的眼睛都快能噴出火來了。
「死小孩,又欺負小彥?我看你是皮癢癢了找打是吧!」
方一鑫趕緊鬆手護屁股,「我沒……我沒!」
「沒有?」黃淑英滿腹狐疑,視線在方一鑫身上來回打量,突然她眼睛裏剛滅下的兩團火又熊熊燃燒起來,抓住方一鑫披著的襯衫大發雷霆,「你爸才買的白襯衫就讓你這樣糟蹋了?」
糟糕!拿錯了!爸爸不要的那件襯衫好像掛在這件後面點兒的位置。
黃淑英不等方一鑫解釋,翻過孩子,讓他的屁股翹起,一手將他牢牢制住,另一隻手拉下褲子,毫不留情的打在白花花的屁股上。
白屁股變成了紅屁股,方一鑫痛得嗷嗷叫,小夥伴們笑得眼珠子都瞧不見了。
方一鑫抬著頭去找害他挨打的人,那人竟然也跟著小夥伴看他笑話。
紀文彥,你記著,我跟你沒完!
方一鑫偷偷在心中放出狠話。
黃淑英聽方一鑫叫的嗓子都啞了才放過他一次,推擠著讓他去給小文彥道歉。
方一鑫本就長得高,在紀文彥面前一站,紀文彥才到他鼻子,他更是高高的抬著頭,用鼻子看人。
黃淑英拍了下他的腦袋,「道歉!」
「哎呦。」頭痛,方一鑫捂住腦袋,「哼!」
「哎呀,你這個強脾氣的混蛋小子!」
「哼!」
黃淑英作勢又要打他,小文彥慌忙拉住黃淑英的手說:「阿姨,鑫鑫沒有欺負我,是我怕髒。」
方一鑫心說這小子還有點兒良心,他倔強地看著媽媽,「看,他都說我沒欺負他了。」
「你明知小彥愛乾淨還用髒手碰他,被打也是活該!」
方一鑫不滿地鼓起小嘴,一扭頭跑走了。
黃淑英對著兒子跑走的背影搖頭,摸著小文彥的後腦勺說:「小彥啊,你媽媽剛才打電話說晚上有事回來的遲,你跟阿姨回家,阿姨做好吃的給你吃,好不好?」
「好!謝謝阿姨。」小文彥笑得甜,嘴更甜,「我最喜歡阿姨做的菜了,比媽媽做得好吃多了。」
瞧,同一天出生的孩子怎麼差別這麼大?黃淑英忍不住對比起來。

方一鑫趴在沙發上看電視,聽見開門聲,頭也不回地說:「媽,我餓了!」
「瘋了累就知道吃,你陪小彥玩一會兒,我這就做。」黃淑英走進廚房,探出頭特地叮囑方一鑫,「不准再欺負小彥,怎麼說小彥也是哥哥。」
「嗯嗯,知道,知道。」方一鑫敷衍地擺擺手,確定媽媽不在注意這邊了,才扭過頭接著看電視,至於小文彥嘛,他愛幹嘛就幹嘛,自己才沒工夫招呼他呢。
小文彥靜靜地坐在沙發一角,靜靜地看著電視,偶爾瞟方一鑫兩眼,對他能跟社區裏的小朋友們玩成一團羡慕不已。
紀文彥畢竟還是個三歲的小孩子,玩是他生活中的頭等大事,一個人在家當然沒有跟小夥伴一起玩來的快樂,不過小夥伴們玩的東西實在太不乾淨了。
漸漸地,紀文彥早不知電視裏在放些什麼,他坐在那裏滿腦子搜尋乾淨的遊戲,結果無果,小文彥失望地低垂著腦袋。
黃淑英端著盤子繞到桌邊放下,餐桌上飄香四溢,方一鑫嘴饞的吞吞口水,丟了遙控器屁顛屁顛地跑到桌邊,小腿一蹬,四平八穩地坐在椅子上。
小文彥不急上桌,小小的步伐邁進洗手間,踮起腳尖仔仔細細的把手洗了又洗,直到自己滿意了,才笑著關上水閥跑出來。
而外面的方一鑫,正拿起勺子挖了一塊牛肉,嚼了半天嚼不動,大概是塊牛蹄筋吧。
黃淑英把第二盤熱好的菜端上桌,對準兒子的髒爪子拍了一下,「不洗手就吃飯,找生病啊!」
方一鑫訕笑幾聲,吐出嘴裏的牛蹄筋,爬下椅子去洗手,與洗好手回來的小文彥擦肩而過。
小孩子嘛,能少走幾步就少走幾步,小文彥偷笑著坐上距他最近的椅子。
咦,碗裏有塊好大的肉!一定是鑫鑫想獨吞。
平時方一鑫沒少用他的黑爪子碰他的事情全都浮現出來,小文彥報復心起,毫不猶豫的把那塊肉送進自己嘴裏。
想獨吞,沒門!
方一鑫洗手等同於糊任務,用水衝衝意思意思就算完事,他一出來見自己的寶座被小文彥給占了,氣呼呼地跑到桌邊發號命令:「這是我的座位,你給我下來。」
小文彥側身看見方一鑫沒洗乾淨的手,提起一口氣權衡一番,黑爪子比座位恐怖多了,他只號吐掉嘴裏的肉說:「讓就讓,凶什麼凶,呸!這肉真硬,好難嚼。」
「嗯……」方一鑫笑得詭異。
小文彥皺著眉看他,「笑什麼笑。」
方一鑫笑得更大聲,「因為……我也嚼了!」
「嘔……」小文彥臉色瞬間變白,一秒不耽誤的跑到洗手間,抱著馬桶大吐特吐。
方一鑫幸災樂禍的站在馬桶邊哈哈大笑,「吃都吃了,吐了也沒用,哈哈,我的口水好吃嗎?哈哈哈。」
可憐的小文彥肚子裏本就沒多少東西,吐得只剩酸水了,他還是覺得沒吐乾淨。
黃淑英一邊幫他順氣一邊搖頭,唉,這麼愛乾淨,能算是潔癖了吧。
晚上羅素雲挎著沉重的包過來接小文彥回家,黃淑英站在門口把晚上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素雲啊,我聽說潔癖也算一種病,小彥還小,要真是潔癖還能拗得過來吧?」
「不算潔癖吧,只是比一般小孩愛乾淨些,等大一點兒就好多了。」
「潔癖?潔癖是什麼?」關上門後,方一鑫拉著媽媽問。
黃淑英見方一鑫難得有求知欲,大概給他解釋了下。
方一鑫摸著下巴:原來小彥生病了,還是一種叫做潔癖的病,難怪他那麼討人厭,生病的人都嬌氣很。

自從方一鑫認准小文彥生了病,一直用怪異的眼光盯著小文彥,小文彥被他盯得發毛,舉起左手裏的空瓶子威脅方一鑫,「髒小孩,笑什麼笑,再笑我就用瓶子丟你!」
方一鑫頭一縮,腳一抬,一個箭步來到花壇邊,「噌」的一下就爬上了花壇,「你是病人,我讓著你。」
「你才有病呢!」小文彥站在花壇下,仰著頭衝方一鑫吼叫,仰得脖子酸了,只能揉一揉,他也想像方一鑫那樣在高高的花壇上上下自如,可自己個頭小小,腿短短,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方一鑫笑得搖頭晃腦,「我媽說了,你有潔癖,那是病!」
「騙人!我媽媽說潔癖是愛乾淨,你那麼髒,一定是嫉妒我有潔癖。」
「誰嫉妒你了?那不是找生病嗎?」
小文彥爭不過方一鑫,也夠不著他,整張白皙地小臉氣得通紅,他腳一跺,頭一扭,走了。
「喂,別走啊。」 方一鑫還沒欺負夠他,打屁股的仇也沒報夠呢!
小文彥一聽到方一鑫的聲音,立刻跑了起來,別看他個頭小,跑起來跟只兔子似的,方一鑫才跟了他幾米,就被遠遠地丟在後面。
哼,髒小孩想追上我?沒門!
那時候醬油和黃酒不像現在這樣方便的到處都能買到,每家每戶都有各自的瓶子,分別用來打醬油或者黃酒之類的。
小文彥走之前牢牢地記著媽媽的話,可經過方一鑫那麼一搗亂,啥都忘光了。他蹦蹦跳跳來到小店門口提起兩個瓶子看了又看,究竟左邊的是醬油瓶,還是右邊的?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來,小文彥急得直跳腳,只好急忙跑回家問媽媽,站在樓道裏大吼一聲,媽媽聽到了,方一鑫也聽到了。
方一鑫哈哈大笑,一想起來就嘲笑小文彥,每回都把小文彥氣得說不出話,直到上幼稚園的前幾天,方一鑫才淡淡地忘了這件事。
「上幼稚園是個啥?」方一鑫坐在爸爸的肩膀上舔著棒棒糖問。
方爸爸扶著兒子兩條小細腿說:「幼稚園就是有好多小朋友陪鑫鑫一起玩的地方。」
方一鑫吐出棒棒糖,興奮地高高舉氣搖晃,「哦~鑫鑫要上幼稚園嘍。」
方爸爸抓緊兒子的腿,死孩子,皮得跟只猴子似的。
皮猴子方一鑫不以為然,逢人便說:「我過幾天就要上幼稚園了。」言語間充滿著驕傲。
「上幼稚園有什麼好,中午都不能回家,外面的東西不乾淨,吃了要生病的!」小文彥苦著臉潑冷水。
「那是你!」方一鑫吸著手中優酪乳瓶裏插著的吸管說,「我爸爸說了,幼稚園裏有好多小朋友,到時候我不做將軍,要做皇帝啦,啊哈哈哈。」
「皇帝?我看你是太監吧。」
太監具體是啥兩個小孩子都不懂,不過他們都知道太監不好,方一鑫一聽小文彥用了這麼狠的話來刺他,當下跑到小文彥的跟前,毫不猶豫地把自己才吸過的管子戳進小文彥的嘴裏。
髒小孩用過的吸管現在就插在自己嘴裏!這還了得,小文彥張開嘴就要吐出來。
「你敢吐!我就用泥巴丟你!」方一鑫指著地上烏黑地泥巴威脅他。
小文彥皺起鼻子,兩隻眼都憋紅了也不敢不聽話。
可見,泥巴比方一鑫用過的東西恐怖多了。
毛都沒張齊的眉毛挑起,方一鑫得意地動動優酪乳瓶,一個字,「吸!」
小文彥不敢不從,滴著眼淚吸了小小一口。
「這才乖嘛。」方一鑫學著媽媽的動作,踮起腳摸了摸小文彥的頭頂,「都吃過我的口水還怕我用過的管子?」
方一鑫這話的用意無非是讓小文彥哭得更加厲害,哪想到小文彥仔細一想:對呀,上次吃了髒小孩的口水也沒生病,那說明髒小孩跟自己一樣是乾淨的。
於是,小文彥擦擦眼淚,奪走方一鑫的優酪乳瓶開心地吸了起來——優酪乳真好喝。
「喂,我的優酪乳!快還給我!」方一鑫賠了夫人又折兵,著急的跟在小文彥的屁股後面。
小文彥大發慈悲地停下來,手一伸,「給!」
方一鑫怕他爽約,趕緊低頭使勁吸了吸,剛送進嘴裏的吸管下一刻便被人狠狠吐出,方一鑫手握空瓶,兩排小牙磨得吱吱響,「你給我記著!」
小文彥嘴角一咧,笑得開懷,漆黑的眼睛泛著光芒,「走,上我家去,我媽才給我買的新變形金剛,我們一起玩!」
認定了方一鑫是乾淨的,小文彥頭一回主動提出與小夥伴分享玩具,拉起愣在原地直勾勾盯著他看的方一鑫的小髒手,飛快地往家跑。
髒小孩好像不那麼髒了哦。

第二章
池塘邊的榕樹上
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
操場邊的秋千上
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師地粉筆
還在拼命唧唧喳喳寫個不停
等待著下課
等待著放學
等待遊戲的童年
——《童年》羅大佑

「媽媽,我不嘛,我不要去幼稚園。」小文彥抱著媽媽的大腿賴在幼稚園門口,任憑羅素雲說破嘴皮子也不肯撒手。
方一鑫兩手扯開嘴巴,做了個鬼臉,「小彥丟人,這麼大還要媽媽。」
忽然耳朵被人倒擰起來,方一鑫痛得直呼「哎呦、哎呦。」
「才穿好的衣服又被你弄髒弄亂,你還好意思說人家小彥?」黃淑英丟了手,蹲在地上幫兒子拍拍灰塵,再整理整理衣服,今天是入學的第一天,要給老師留下好印象。
方一鑫揉著耳朵,對小文彥吐舌頭。
羅素雲從包裏翻出小手絹,小心地用別針別在小文彥的胸口,「小彥你都四歲了,怎麼能不上學?乖,聽媽媽的話,晚上媽媽帶你去買玩具。」
「就是就是,要上幼稚園。」方一鑫立即隨聲附和,跟黃淑英說了聲再見,背起小書包飛快的跑進幼稚園。
小文彥知道自己是逃不過這一劫了,只好選擇放棄,他拉緊書包肩帶,跟在方一鑫身後,一起衝進幼稚園。
幼稚園裏的小朋友是多又多,直教方一鑫看得眼花繚亂目不暇接,小文彥怕怕地貼在方一鑫身邊,生怕哪個「不乾淨」的小朋友貼上了自己。
老師安排小朋友們入座,讓他們進行自我介紹,再帶他們去遊戲的地方和午睡的地方轉一圈,順便安排了每個小朋友的床鋪位置。
小文彥睜大眼睛看著房間裏無數張小床,拉著方一鑫的小手搖了搖,「鑫鑫,你睡哪一張?」
房間最裏面有好多小女孩兒圍在一起,方一鑫指著女孩兒附近的一張說:「那裏,我要睡在那兒。」
小文彥伸著脖子在人群裏搜尋,太好了,靠牆的地方還剩一張床,「嗯,我睡那兒。」
方一鑫順著小文彥白白的手指看去,真討厭,潔癖的小孩幹嘛要睡我旁邊!
小文彥討好地笑,「鑫鑫,鑫鑫,整個幼稚園只有你最乾淨。」
「哼,沒你乾淨。」方一鑫語氣不善,心裏對於小文彥的話還是蠻受用的,「走,我們出去玩。」
小操場上滑滑梯、蹺蹺板、小木馬之類的應有盡有,打一進幼稚園的門,方一鑫就瞄上這裏了。
現在操場上聚集著好多人,都是選好床位沒事兒可做小朋友。
小木馬早被占光,滑滑梯後面的隊伍排的老長,方一鑫只好選擇了無人問津的蹺蹺板,可一個人玩不起來。
「你,過來!」方一鑫向小文彥勾勾手指命令道。
小文彥正在犯愁什麼乾淨,什麼能玩,方一鑫猶如天神一般解決了這一難題,他喜出望外的跑到蹺蹺板旁,抬起一條腿,卻這麼也夠不到翹起的那一頭。
「鑫鑫,你起來,讓我先上。」
「真笨,這都夠不到。」方一鑫扶著蹺蹺板,把屁股向後挪開。
小文彥窘迫的抓抓頭,按下翹起的蹺蹺板坐下,然後揮動著小手,興奮地說:「鑫鑫快來~快坐上去,我們一起玩。」
方一鑫一屁股坐下,小文彥騰空飛起,懸在半空中下不來了。
方一鑫像釘子一樣牢固的釘在地面上,「你倒是用勁啊。」
小文彥握住蹺蹺板上的把手,無論他怎麼向下使勁或者左右搖晃,他這頭的蹺蹺板仍是高高的翹著,「鑫鑫,你太重了。」
急得滿頭大汗的小文彥不得不認清事實。
「真沒勁,不玩這個了。」方一鑫屁股一抬,小文彥驟然降落,「啪」的一聲,木板咂在地面上,巨大的震動讓小文彥不受控制地向後仰倒,摔了個後背朝天,細胳膊細腿在空中亂畫,活脫脫的一隻王八。
「哈哈哈,烏龜!烏龜!」小朋友樂呵著起哄。
方一鑫想繃起臉,又有點繃不住,最後跟著小朋友們一起大笑起來。
小文彥揉著屁股站起來,委屈地癟癟嘴跑進了教室。
吃午飯時,小文彥抱著自己的碗蒙頭大吃;睡午覺時,拉過被子緊緊地蒙住頭;下午上課,小文彥仔細聽老師唱的兒歌,跟著學。
反正,他就是不理方一鑫。
不理就不理,少了個潔癖的跟屁蟲也好。方一鑫依舊開開心心地玩。
放學後,羅素雲跟黃淑英來接兒子。
小文彥拉起媽媽的手快速地走在前面,方一鑫與黃淑英不急不忙地走在後面,講著在幼稚園裏發生的事。
羅素雲想停下來等等落後的他們,誰知道小文彥偏偏不讓,羅素雲抱起兒子問:「怎麼了?」
小文彥嘴巴一張,哭哭啼啼地把幼稚園裏發生的事原原本本給媽媽說了一遍,到最後沒有哭泣的聲音,只有一下下的抽氣,紅眼睛紅鼻子,小文彥氣呼呼地指著後面看不清的人影說:「鑫鑫壞!鑫鑫讓小彥不乾淨。」
到頭來還是乾淨惹的禍。
羅素雲頭一回因為乾淨而無奈,抱著兒子先哄再教育,「不能全怪鑫鑫啊,小彥要跟鑫鑫說,鑫鑫才知道不能這麼做。」
小文彥停了哭聲,咬著手指想了想,媽媽說得有道理哦。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