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湖水幽藍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湖水幽藍,基因類型為46XX,性格類型為宅;
理工專業出身,偏偏喜歡爬格子;
興趣廣泛到氾濫,音樂體育,電影電玩,天文地理,文史哲經,無所不愛卻又無一精通;
當然,最大的愛好還是創作各色美男故事,或溫馨或虐心,或曲折或激情,不同的故事願和大家一起分享。 
         湖水幽藍 的所有作品: 
   


 


                        蒼狼野獸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湖水幽藍,基因類型為46XX,性格類型為宅;
理工專業出身,偏偏喜歡爬格子;
興趣廣泛到氾濫,音樂體育,電影電玩,天文地理,文史哲經,無所不愛卻又無一精通;
當然,最大的愛好還是創作各色美男故事,或溫馨或虐心,或曲折或激情,不同的故事願和大家一起分享。 
         蒼狼野獸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藏英集 >> 24小時ICU

點閱次數: 2903
   24小時ICU
編號 :067
作者 湖水幽藍
繪者 蒼狼野獸
出版日 :2011/5/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紀顯揚是藥劑師,齊加睿是ICU醫師,
醫和藥本是天生一對,兩人卻在一年前無奈分手!
不過終於,轉機和危機都將發生在接下來的24小時。

這不同尋常的24小時裏,有驚險刺激,也有溫情回憶。
醫院裏的意外接連發生,不斷考驗著兩人仍未熄滅的情感,
這是滑稽又緊張的24小時,
這是短暫又漫長的24小時,
這是在生死關頭也不棄不離,
一定要和你在一起的24小時!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深夜,一點三十八分

睡夢正酣的時候,枕邊的手機忽然鈴聲大作,打破了深夜的寧靜。
齊加睿條件反射般彈了起來,第一時間抓起電話。
「師兄!快來幫幫忙!我快頂不住了!」
電話裡的女音非常焦急,簡直像要出人命一樣。 「寧馨,別著急,我七分鐘之內趕到!」
齊加睿沒問有什麼事,也不需要問,他們工作的地方,事事人命關天,耽誤一分鐘,就是生與死的區別。
齊加睿,第一附屬醫院ICU室的年輕醫師,工作勤勉,業務精幹,最近剛剛被評選為全市最佳住院醫師。
現代醫學發展至今,已經呈現出分科更加細微的趨勢。除了傳統的內外婦兒越分越細之外,還產生了一些新興的醫學科室。
ICU就是這樣一個較為年輕的科室,它的名字即是英文Intensive Care Unit的簡稱。大陸稱「重症監護室」,港澳稱「深切治療部」,臺灣則翻譯為「加護病房」。
顧名思義,ICU專門收治門診,急診,各科室以及手術後轉來的各類危重病人。
可以說,ICU是守護生命的最後一道關口,是醫院的「綠色生命通道」。
對病人們來說,這裡就是人間與地獄的中轉站;而對大夫們來說,ICU的工作強度超高,壓力超大,幾乎是時刻被地獄之火炙烤著一樣。
齊加睿看了看牆上的掛鐘,一點三十九分。
他迅速穿上衣褲,套上鞋子,速度堪比救火隊員。沒有洗臉,刷牙只用了一分鐘,因為,距離他睡前那次洗漱,也只不過才三個小時而已。
齊加睿模樣周正,鼻樑高挺,是一個非常英俊的小夥子,可惜,右邊額頭上一塊傷疤破壞了相貌的完美,算是個小小的遺憾。
顧不得整理儀容,他隨手抓起外套,一邊扒拉著頭髮,一邊飛快地跑出了醫院的員工宿舍。
淩晨時分,萬籟俱靜,整個城市都在沉睡,而齊加睿卻要在此時開始忙碌的工作。
宿舍在醫院的最南邊,ICU則在最西邊,緊靠著急診室的一座小樓上。
天空中下著小雨,夜風有些微涼,齊加睿一秒鐘也不敢耽誤,把外套罩在頭上擋雨,用百米飛人博爾特的速度朝西邊奔去。
這樣的生活,齊加睿從來都不陌生,他的父親和母親都是24小時不會關手機的臨床醫師。
從祖輩開始,父母雙方親屬就出了很多醫生。
輸血科,檢驗科,心臟內科,乳腺外科,放射介入科,等等等等他們這一個大家族,分佈在各個醫院的各個科室裡,幾乎能組成一家小型醫院。
轉眼間,ICU病房到了,齊加睿在專用走廊裡套上鞋套,穿上罩衣,在護士郭小妹的帶領下走了進去。
二十多歲的女研究生甯馨迎過來,簡短有力地介紹道:「師兄,現在有幾個病人情況危急,我正在處理3床的病人。急診那裡又轉來了一個女性,情況很緊急,請你處置。」
齊加睿走到那個年輕女子身邊,只見她臉色蒼白,大聲喘氣,一副瀕死的狀態,看起來十分可怖。
帶上手套摸了摸她的手腳,冰涼且出了不少冷汗,差不多已經是休克的初期狀態。
病人剛做好床邊心電圖,齊加睿拿起來一看,心跳快得緊鑼密鼓,竟然高達每分鐘233次。
心跳快到這個程度,會使心臟的射血功能遭到嚴重破壞,最糟糕的狀態下,甚至會引發大腦缺血而猝死。
齊加睿一刻不敢怠慢,大聲吩咐站在一邊待命的護士郭小妹:「利多卡因,50mg,靜脈推注!」
在郭護士準備藥品的同時,齊加睿拿起一塊壓舌板,使勁壓迫病人的舌根。
根據心電圖判斷,病人是「陣發性室上性心動過速」發作。
壓迫舌根,輕壓眼球這樣的動作有時能起到中止發作的效果。
但是,這種辦法在女病人身上顯然無效,反而讓她劇烈地幹嘔起來。
「趕快注射利多卡因!」齊加睿命令道。
郭護士顫顫巍巍地用針頭試探著病人的血管。
她工作不到半年,因為業務精幹而剛剛轉來ICU,還不太習慣這裡的節奏。病人休克時,因血管乾癟而很難紮針,加上她自己的緊張,連接幾次都沒能刺進血管裡。
眼看病人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齊加睿勃然大怒,大聲罵了句「笨蛋」,一把奪過護士手裡的針管,手法熟練地刺入血管,把藥物推注進去。
注射過藥物,女患者的情況還是沒有好轉,休克的狀況越來越嚴重。
這時,寧馨走了過來,大概是那邊的病人處理完了。
齊加睿忙對她說道:「快把機器拿來,病人情況太嚴重,需要電擊複律!能量200焦耳!」
好一陣忙亂之後,電擊加上藥物,女病人的狀況終於穩定,心跳漸漸平復下去。
齊加睿松了一口氣,把手足無措的郭小妹叫到無人處,狠狠批評道:「知道嗎?你的緊張和愚笨差點害死一條人命!我會告訴李護士長,讓她監督你抓緊練習業務,你這個樣子,根本沒資格在ICU工作!」
郭小妹低著頭,幾乎就快哭了。她早聽說過齊醫生的臭脾氣,不過還是第一次領教到。
齊加睿慢慢走進辦公室。甯馨正拿著女病人的急診病歷偷笑:「師兄,你猜病人發病的原因是什麼?她心肌炎還沒好利索,就不吃不喝打了三天三夜遊戲,通關之後一激動,心臟就跟野馬一樣止不住了。打遊戲差點打到沒命,真是……」
齊加睿一臉無奈,這還不算什麼呢,醫院裡什麼稀奇古怪的事見不到?
有人模仿電視裡的特技表演,把自己摔得七葷八素的;有人堅信自己耳朵裡有兩根牙籤,不給做手術就大吵大鬧不肯出院的;光是把自己小弟弟卡在鐵環裡拔不出來的事情,齊加睿就見過兩回,最後都是直接請焊工用焊槍解決。
「以後,像這種病人,完全不必要收到ICU裡來,急診或者心臟科就可以處理。我們科室長期人手不夠,不能別人推來什麼病人都接受。」齊加睿告訴寧馨。
寧馨點頭道:「我也這麼跟急診的人說的啊。可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急診那裡人滿為患,哮喘大發作的就有好幾個,他們也忙不過來了。今天難道是大凶日?」
聽到甯馨這麼說,齊加睿的臉色漸漸黯淡下來:「恐怕是的。」
就是在一年前的今天,他遭遇了生命中最重大的挫折,今天這個日子,不管對別人來說怎麼樣,但絕對是齊加睿的大凶日。
但此時的齊加睿絕沒想到的是,寧馨竟然一語成讖,接下來的24小時裡,意外接連發生,這將是他生命中最漫長最驚險的一天。
齊加睿帶著寧馨,在病房裡巡視了一圈,處理過一些小問題之後,終於體力不支地躺在值班室的床上。
必須得歇一會兒,他只睡了三個小時,而到早上八點鐘,醫院正式上班之後,各科室還會轉來新的病人,他必須養足精神才能應付白天的工作。
剛剛合上眼睛,就聽見一陣淒厲的女聲尖叫。
齊加睿忙強打精神跑出去,走廊裡的一幕讓他頓時完全清醒過來。
一個體態消瘦,滿臉菜色的青年男子,正拿著一根針管指著甯馨和郭小妹,厲聲厲色威脅道:「快點!給我打一針杜冷丁!不然的話,就用針頭紮你們幾針!告訴你們,老子剛剛驗出有艾滋!」
說著,他舉起針管在空中揮舞幾下,嚇得甯馨和郭小妹直往後退。
醫生和護士最忌諱的事,就是被污染過的針頭紮傷。何況,這男子還是個自稱愛滋病人的吸毒者。他們只是醫生,可很多時候,醫院裡就是比戰場還要緊張刺激的地方。
男子手中針頭的,簡直比衝鋒槍還讓人生畏。
病房裡只有齊加睿一個健康的成年男子,他義不容辭地高舉雙手靠過去,嘴裡溫柔地勸解道:「先不要激動,我是主管醫生,你的要求一定會被滿足的,但一定要先冷靜,冷靜。」
齊加睿在急診實習的時候,曾經遇到過兩次這樣的情形:沒錢買藥的吸毒者,往往會盯住夜晚人少的醫院。
「郭護士,你去拿一隻杜冷丁給這位先生。」
郭小妹今晚受的驚嚇已經夠多了。她幾乎是哭著跑進配藥室,找了一會兒,帶著哭腔報告道:「備用的杜冷丁都用完了!」
男子聞言馬上激動起來,齊加睿忙安撫道:「稍等幾分鐘,我這就幫你開紅處方。」
男子用袖子擦掉不斷流出來的鼻涕眼淚,揮著針管臉色猙獰地催促:「快點!要不然大家陪我一起得艾滋!」
郭小妹只是個十八九歲的少女,這時終於被嚇得癱倒在地。
齊加睿飛快地開好處方,寧馨自告奮勇去夜間藥房取藥。
齊加睿耐心地勸導著吸毒男子,好像過了很久很久,電梯門終於開了,寧馨走在前面,後面還跟著個穿白大衣、高大健壯的男人。
吸毒者一眼看到後面的大個子男人,以為是來抓他的,立刻像發狂了一樣四處揮舞著針管。
齊加睿瞬間被他逼在了角落裡,手拿鐵質的病歷夾子不斷躲閃,情況頓時萬分危急。
新來的男人大駭,抓起走廊上一個閒置的輸液架,發了狂一樣沖過來,一記大力橫掃,吸毒者瘦弱的身體就像樹葉一樣飄了起來,然後落在米白色的地板上,連滾了幾滾。
這個勇猛的男人把一支藥水放在遠處地上,怒吼道:「給你一支杜冷丁!別再來找麻煩,否則揍個半死,直接捆到警察局!」
吸毒者滿臉驚喜地抓起杜冷丁,連喊著「不敢,不敢」,跌跌撞撞從樓梯口消失了。
寧馨扶起癱坐在地上的郭小妹。新來的男人則一臉關切地走向齊加睿:「加睿!沒事吧?沒有紮到你吧?」
男人一邊說一邊拉起齊加睿的胳膊,仔細檢查著。
齊加睿卻沒好氣甩開他:「我沒事!都怪你,冒冒失失上來,那傢夥才發了狂!紀顯揚,你從來都只會添亂!」
「我不是關心你嗎?」紀顯揚臉上的神色有些受傷,「甯大夫一說這裡的情況,我怎麼可能在藥房坐得住!」
齊加睿又困又累,又驚又嚇,不由得把一腔怒氣都灑向了值班藥劑師紀顯揚:「我要不認識你,什麼事都要好的多!」
紀顯揚臉色沉重:「不要再說這話,你已經對我說過無數次了,我也道過無數次歉了,你到底要我怎麼辦才好?!」
「你走吧!」齊加睿冷靜地整理著衣裝,「你的婚禮我會去參加的。」
看他這個樣子,紀顯揚忽然一陣心疼,抓緊他的雙手,衝動地說道:「是你不要的我的啊!我不結婚了!什麼都不管了!只要你肯再接受我!」
甯馨和郭小妹正站在走廊那一頭,齊加睿連忙低聲喝道:「你瘋了!這裡是我工作的地方!你也趕緊回去吧。」
夜間藥房也算是個重地,不能離開太久,話說到這裡,紀顯揚只好鬱悶地走開了。
齊加睿轉身回辦公室,偶然經過樓梯口,朝裡面一看,郭小妹正坐在臺階上抹眼淚,寧馨則笑著遞給她一袋優酪乳:「別哭了,小妹,工作之後就是社會人,不能像小孩子一樣了。」
「那個吸毒的嚇死人了!齊大夫也罵我罵得很凶。」
「沒事,齊大夫對事不對人的。」
「我以前業務很熟練的,可壓力一大,就感覺自己手好笨,可能根本做不了這份工作。」小妹難過地說道。
「胡說,誰也不是生下來就什麼都會的,都是從新鮮人一步步走過來的。」
郭小妹哭得梨花帶雨,齊加睿不禁搖頭苦笑,自己什麼時候變成這麼苛責的人了?把人家小姑娘嚇的噤若寒蟬。
對啊,都是從新鮮人一步步走過來的,剛剛邁入醫學院大門的時候,齊加睿還是個有名的懶散傢夥,誰能料想到他會是如今這個樣子?
那時候,一切大不同。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