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七顏顏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七顏顏 的所有作品: 
   


 


                        斕卡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斕卡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藏英集 >> 薔薇處處開系列之戀色

點閱次數: 2630
   薔薇處處開系列之戀色
編號 :057
作者 七顏顏
繪者 斕卡
出版日 :2010/11/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理想戀人是什麼樣的,是色情得可以安慰你的欲望,
還是可以帶給你溫柔愛戀的人?
纖細敏感的牙醫蔣柏在情人節前夕『租』到一個品性放蕩、
外形美豔的時尚男模特兒,見面還不到二十四小時,
就下流地將蔣柏脫光光,丟上了床,快速跟蔣柏激烈地嘿咻再嘿咻。

他說他很可憐,因為不走紅而接不到通告、找不到地方住、
甚至還是個沒人要、沒人愛的苦情孤兒?!
好吧,那蔣柏就好心地將他收留回家,跟他繼續嘿咻好了。
反正他都甘心在蔣柏面前承認他搞不好只是個空有花瓶外表的超淫亂男妓而已。
只是為何要被蔣柏偶然發現他那模特兒經紀會社社長繼承人的超高貴身份?!
嗚……與這樣容貌、財力與能力都具備的傢伙戀愛,
最後結果只能是被他霸道地佔有嗎……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蔣柏今年就滿二十七歲了,從某間著名國立大學醫學院畢業有五年不到的時間,目前在T市的靜體區開有一間跟人合開的牙醫診所。五官生得很是清秀,身材則是偏高瘦的那類,走在人群裏乍一看不太起眼,但是假若單獨注目仔細打量他的話,又會覺得他是個十足的氣質美人了。
一雙幽深如湖水的眸子跟白玉般質地的白皙皮膚總是能在初次見面就給人留下好印象,很愛綻開粉唇微笑,講話時聲線也極為動聽。光看外形,也算是個條件甚好的男人,但不知為何,自學生時代以來,便一直保持單身,從來沒有任何交往對象。

下午,在牙醫診所坐診的休息時間,他又聽見診所裏兩個女護士在茶水間議論他。
「蔣醫生啊,他那裏,唉……真的硬不起來呢,真是枉費他長那張好看的臉蛋了。」
「對啊,欸,有沒有看到他今天收的快遞?」
「看到啦,網友送的嘛,真是不害臊,看他平時裝得那麼斯文的樣子,私底下竟然喜歡這種東西。」
「他也真夠大膽,居然跟網友見面,還互送這樣的禮物。」
「我說他真的是gay吧。」
「難說啊……嘻嘻……」

在茶水間門口站立了好一片刻,要進茶水間去沖咖啡之時,蔣柏故意咳嗽了一聲,好讓她們知道他進來了,不要再講那些不適合他聽見的話了。坦白說,他並不生氣她們對於他所做的討論,因為她們時常這樣在他背後議論他,他都習慣了,而且似乎她們也沒有在亂講。

「呀!蔣醫生,你來了。今天診所病人真多,你忙壞了吧。」護士見他進來,跟他搭話,一轉議論他時的苛刻口吻,臉上頃刻間為他堆滿笑:「剛才陳太太走的時候還說下個禮拜專門要來找你復診呢,蔣醫生的技術總是好得可以招攬很多回頭客啊。」
「我知道。」蔣柏也笑,不露出任何不悅之色。
「我來,我來幫你沖咖啡。」
「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蔣柏脾性溫和地道。
「那……我們休息完了,先去工作了。」兩個護士出去了。
「嗯。」茶水間裏只留下蔣柏一個人,她們說過的話還殘留在蔣柏耳邊。也許作為一個正常的單身男人,一般都會很在乎被女人給出那樣的評價。

可是蔣柏卻不是很在意,因為蔣柏好像真的喜歡男人,對著女人,他硬不起來。
記得那邊說他硬不起來的那個女護士珍珠,此前就因為迷戀他的美麗外形,主動約過他去看電影,看完後兩人去鬧市區的旅館開房。
脫完之後,珍珠發現他無論如何都硬不起來,尺寸端正、形狀美麗的性器跟柿子一樣軟。從那以後,嘴巴刻薄的珍珠逢人就說:「蔣醫生站不起來,軟趴趴的。」於是大家就都朝那個方向認為了,蔣柏搞不好是個『性無能』。

蔣 柏從咖啡機裏倒出微溫的咖啡,出神地回想那次跟珍珠去開房的事。當時,珍珠很主動,但是他卻沒有抓住機會。他的五官長得的確是很漂亮,整個人都有些像女子 般的精緻。不過這一點並不讓他自信,反而他讓他在心裏存有極度的自卑,因為男子漢應該高大魁梧一些才好。他很羡慕那些充滿男子氣概的同性,特別是能在舉手 投足間揮灑出性感費羅蒙的超級美男子。那樣的羡慕有些等同於喜歡。
如果那份情感真的是喜歡的話,那自己就是個同性戀嗎?他時常這樣問自己。

從牙醫診所下班後,蔣柏又如常地路過那座金碧輝煌的大樓,裏面穿著漂亮衣服的漂亮人們還是那般熱熱鬧鬧地忙碌著。他觀察那裏面很久了,發現那裏面就連前臺接電話的接線生都是英俊無比的男孩子。蔣柏知道他們是幹什麼的,為人提供什麼樣的服務。蔣柏有個朋友,也在裏面工作。
蔣柏在旋轉門外踟躕了很久,最後是推門進去了。這時,西方情人節將至的街道上四處散落著豔紅花朵的倩影,在其中,蔣柏最喜歡鮮紅的凡爾賽玫瑰,總覺得那是戀愛的顏色,熱情、鮮豔,像戀人的唇。
如果戀愛的話,應該要找個唇跟那花朵的顏色一樣的人。
現在蔣柏就到這棟大樓來找這樣的人了,就算跟他一起只是看見一天的戀愛顏色也好。即使滋潤不了心靈,只是讓蔣柏的眼睛愉悅一整天也好。

「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前臺服務生禮貌地問他。
蔣柏捏了捏手裏的公事包,不好意思地問:「我、我想,我……想找個模特兒去出席公關活動。」
「好的,請問是走秀還是攝影,對模特兒的身材有什麼具體要求,要女模還是男模?」
「男、男模。」蔣柏害羞地答。
「那 是有經紀人的介紹嗎?」前臺服務生眼神奇怪地望著面前這個一身茶色西裝、沉悶打扮的男人。他看起來只是個剛下班的普通上班族,沒有自知之明地來錯了地方而 已。他臉上的窘迫神情好奇怪,根本不能抬起頭來,提高聲音大方地表達自己來這裏的目的。本來服務生是不想理他的,但是出於維護公司的陽光形象,只好面帶微 笑跟他敷衍道:「那需要模特兒為您做什麼呢?」

「我、我想讓他做我一天的男友,跟我談一天的戀愛……」蔣柏吞吞吐吐道。
「哈?」 服務生臉上立刻生出一塊白以及一塊紅,十分驚訝蔣柏的要求。明天是情人節沒錯,國內最大模特經紀公司凱沃會社提供模特兒陪同顧客出席美其名曰的『公關活 動』服務也沒錯。這種活動甚至包括了在雙方願意的情況下,升級至錢色交易。但是,這個男人看起來無論如何都不是可以買這類單的高檔顧客。他頂多只是月入十 萬的工薪族罷了,凱沃會社的高級花瓶們他根本玩不起。
「先生,請不要跟我們開玩笑。如果沒有其他事的話,就……就……」請離開。服務生咀嚼著話語的最後幾個字,嘴角露出難以相信他這樣的人會有資本來這裏消費的鄙視笑容。

「我 說真的,我一個朋友在你們這裏工作,他說你們可以提供這種服務的。」蔣柏是膽小的人,不管是出身還是受教育,一路經歷良好,絕對不敢直接去牛郎店買春,只 能來這間模特經紀公司雇人陪他談一天的柏拉圖精神戀愛。而且,重點是他知道,凱沃會社的人都長得貌比天仙。在這裏,他應該會找到那種被他羡慕得接近於喜歡 的美男子。
「你朋友?」服務生不信,追問:「他叫什麼名字?」
「唐思。」
「嘩!」服務生覺得這個男人越來越離譜,竟然說他認識凱沃時下正當紅的超級男模特兒唐思。他大概只是在夢裏見過唐思,跟唐思做朋友吧。「唐思現在在英國接秀展,不在唷,你要找他的話……下個月吧。」
「我知道,我不找他,找個跟他差不多的就好了。」
「先生,不要跟我開玩笑了。我們還有正緊工作。」服務生手邊的電話一直在響。
「我說真的。」蔣柏臉上訕訕的,窘迫得就要說不下去了。「我都帶錢來了。」說著就要從公事包裏掏錢出來。「這是我的名片。」之後,又拿出了名片。

這是蔣柏人生中的第二十七個情人節,也是他的生日,他不願意再獨自度過了,就算是花錢請人來假扮他的男朋友,他也甘願,因為他很想確定,他是不是真的是同性戀。跟男人一起,也是不是真的還是個『性無能』。

「喂?哦,不好意思……」服務生面前的電話忽然響了。「霍董事今天沒來。對,不曉得,他這個禮拜沒有說要回來,他人應該還在英國吧。」
蔣 柏開始被人晾在一邊,左面幾個前臺服務生一起斜眼看他,神色充滿鄙夷,都沒有要搭理他的意思。他手裏的幾疊錢變得很無所適從,懊惱地要將錢裝回公事包,準 備離開之際,轉身碰上一個人,走出去的他正好與對方撞了個滿懷。「哇嗚……」蔣柏捂住頭小聲呼痛,那實在是個好硬實的胸膛,撞得他額頭火辣辣的疼。再抬頭 去時,蔣柏邂逅上了一雙帶笑的明亮眼睛,蔣柏慌張地對那雙眼睛的主人說。「對、對不起。」

「你沒事吧?」霍以翔幫他撿起他掉在地上的錢。「你的錢。」
「我……」蔣柏忘記了說話,語塞地望著英俊男人的臉。他跟唐思是一個類型的高大魁梧身材。面部輪廓深刻,眉眼俊朗,紅唇鮮豔,俊美得宛如古希臘神話中的英雄,是被蔣柏最推崇的那類美男子,舉手投足間都會散發出性感的費羅蒙。蔣柏完全因為面前的人怔住了。

霍以翔明顯感到男人對自己的好感,將男人那被吸引得呆呆傻傻的表情完全收入眼底,一時感到愚笨的他好可愛,似乎從來沒見過美男一樣。
「有什麼我可以幫你的?」霍以翔盯住他看,投過去的魅力視線令男人臉上漾出的紅暈更為明顯。

「沒、 沒有……」蔣柏接過錢後,慌張道:「再、再見。」蔣柏很快朝出口走去。男模,凱沃會社的漂亮男模,以前從來只在雜誌上看過,今天終於親眼見到一個了。蔣柏 腦海中不斷出現被自己撞上的那個美男子的身影,心跳很快地想,怎麼是這樣帥的,是真人嗎,真的是真人嗎,真的天生就那麼帥嗎,還是後天整過容?以往宣傳寫 真裏的那些就已經那麼帥了,現在親眼見到的真人看起來竟然更帥。
天啊!竟然這麼要人命的帥啊!蔣柏像見到什麼不真實的美好存在一般,迅速逃離那只閃亮生物。

「霍 董事,您好,您什麼時候回來的?」蔣柏走後,前臺一排服務生全部彎腰為霍以翔鞠躬。這個年輕英俊得像時尚模特兒的青年並不是凱沃的普通社員,反而是凱沃最 新接受任職的高層董事。霍以翔淡淡一笑,吩咐他們隨便一點就好了,畢竟大家都是一個年紀的年輕人。接著,饒有興趣地問他們道:「剛才那個男人是幹什麼 的?」
「他想找個模特兒陪他過明天的情人節。而、而且還是男模特兒。」
「噢?」霍以翔饒有興致地問。
「他甚至還說他是唐思的朋友。」
「真的?」
霍以翔撿起男人适才遺放在前臺的那張名片,上面簡單地寫著:『柏潔診所,蔣柏醫師,電話xxxxxxxx。』看著他在見過自己後,像見到什麼恐怖生物一樣,抱緊公事包慌張消失在大街上的可愛樣子,霍以翔帶笑的眼睛閃過驚訝的神采。

原來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勇敢的人,如此有膽量來租人陪他去過情人節。這樣的話,不就是在等同於告訴別人自己有多孤單。
霍以翔就做不出這樣的事情,這麼想著,霍以翔不由得對這個男人產生了濃厚興趣。

蔣 柏在當夜回到自己獨自居住的個人寓所,在臥室內拆開了網路同志社區的朋友們郵寄來給他的生日禮物,一根電動按摩棒和一本男同志性愛寫真。在他還未確定他性 向的時候,他曾去那裏認識了一些朋友,不過從來沒有在現實中見過面。聽說他生日到了,熱情的他們送了他一份很大膽的禮物。

洗完澡,蔣柏著系帶浴衣上了床,望著枕邊的那兩樣東西,心裏面有種奇怪感覺,吞了吞口水,始終還是做不出自慰的事情。
人 家說,自慰也要有幻想對象的,假若都沒有人拿來幻想,那還怎麼安慰自己呢?他眼神怯怯地翻了翻那本同志性愛寫真,發現裏面的姿勢都好誇張,而且人物還長得 很平凡,一點都不具美感,根本撩撥不了他。很快他又發愣地想起今天在凱沃的接待大廳裏撞見的那個英俊男人。寫真上的人物跟他比,實在是一個地下,一個天 上。難以想像,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那麼英俊的男人存在。

蔣柏快速將那本寫真心不在焉地從頭翻到尾,腿間那根東西還是沒有任何反應。『軟得 像柿子。』診所護士珍珠的話又響在他耳邊,叫他十分難堪。雖然到了二十七歲都還是個處男,比起滿足生理性欲,他是個更加追求戀愛感覺的人,在性事那方面並 不是很饑渴,但是還是有作為一個男人的尊嚴。他想,如果他真的是同性戀,那如果真的跟男人交往,跟男人上床的話,就會硬了,可是又該去哪里找男人跟他交往 呢?如果不是理想中的喜歡類型,真的交往了,自己對於這種情愛事情的自信還是不能因而建立。

所以,根本不是可以找到男人跟他上床的問題,而是那個男人是否是他理想情人的關係。
蔣柏若有所思地這麼想著,心境失落地伸手調暗了臥室床頭燈準備睡下,忽然手機鳴響,是個陌生電話號碼。他不知道是誰會在這時候打給他,如果是病患的話,似乎打來的時間太晚了一點。
「蔣先生嗎?」
「嗯,請問你是?」
對方說話的聲音很甜,講話有細微的轉音,聽來不像是在這個城市長大的人。「我想問,你想雇個男模特兒陪你過情人節的事情,現在還需要嗎?因為我可以接這個差事。」
「你是……」蔣柏不明所以。那件事不是都被凱沃的前臺服務生們拒絕了,他知道,他們瞧不起他。
「我是今天那個在大廳裏幫你撿錢的人。」
「噢,我想起來了,是你!你,你真的願意?」蔣柏驚喜地問:「價位多少?我都付得起的,真的。」
「照行內規矩給就好。我是個新人,價錢不會太高。我希望做你一天的男友。」
「好。好的。明天我……」蔣柏激動得說不清楚話。
兩個人詳細商量了明天要見面的時間地點後,就掛斷了電話。

蔣柏那一整晚都失眠了,起來打開照明燈,在臥室裏翻了一櫃子的衣服出來,不曉得要如何穿才能既得體又顯魅。
二十七歲了,才有第一次的讓他心動的約會,而且還是跟男人,是不是太遲了,但來得遲總好過遲遲不來。

※※※

情人節是個下雨天,二月的空氣還是寒冷得凜冽刺骨,但走在街上的人們臉上卻充滿悅樂。
細細飄下的晶瑩雨滴為花店門口的紅玫瑰渲染出了深刻的鮮紅色。在這天,人們都在談論著說,那就是戀愛的嬌美顏色。

上午十點,霍以翔站在一家電影院門口等人,今日的他沒有穿手工西裝,而是改穿比較休閒的風衣和襯衫,玉樹臨風地站在大街上,賺取著路人們極高的回頭率。每個人都回頭看他,因為他實在是太帥了。

蔣柏從地下電車站走出來,一眼就在電影院的寬大海報牆下發現他的存在。雖然昨日只有一面之緣,蔣柏後來也清楚地記得他的漂亮長相。
隔遠了看,蔣柏目測他幾乎有一九零公分,而蔣柏只有一七八。
蔣柏頓覺自己的劣勢,硬著頭皮,涎著臉羞澀地走上去,在心裏面糾結地擔心著自己裝扮是不是不到位,會讓霍以翔笑話他一類的事情。最讓他焦躁不安的是,他不知道如何跟霍以翔這樣閃亮的生物說話,讓自己為霍以翔留下好印象。

一分鐘後,他的擔心顯得多慮了,因為還沒等他開口說話,霍以翔就熱情地摟住了他的細腰,湊到他耳邊吹著熱氣問:「親愛的,怎麼現在才來?我等你好久哦。」
蔣柏漲紅臉,身體跟聲音都哆嗦著。「我搭電車來、來的,路上人多,擠不上車,錯、錯過了一班……有些晚,不好意思。」
「沒關係,親愛的,祝你節日快樂。你想幹嘛?約會都是先看電影的吧,那我們先看什麼電影?」說完,霍以翔就在蔣柏的臉上啄了一口,像條撩撥人的小魚,發出嘖一聲的口水響聲。
蔣柏感到英俊青年的唇留在自己面頰上的那塊濡濕,臉更紅了,耳朵也燒了起來,笨拙地想要掩飾,卻發現霍以翔正用赤裸的視線盯住他看,他的羞澀在霍以翔面前根本無處可藏。
「看『阿凡達』好嗎?我去買三D眼鏡。」霍以翔笑著問:「你還要吃什麼零食,我去買。」
「隨、隨便好了。」蔣柏訕訕地抬手抹了抹臉,沒有想到花錢雇來的男友這麼熱心。

兩個人就那麼進了漆黑的電影院。蔣柏是個比較溫吞性子的人,一向都是很內斂的,這種場合下,雖說是自己主動掏錢買人陪自己過節,但始終不太放得開。
霍以翔倒是毫不避嫌,從頭到尾都摟住他,耳鬢廝磨地跟他親熱,在一片漆黑的電影院裏,三番五次地轉頭來吻他,搞得他的雙頰一直發著燒,還好電影院裏燈光比較暗,沒被霍以翔看見他後來臉根本是紅得像燒豬了。

看完電影後的下午,兩個人又去了遊樂場、公園等普通戀人拍拖時都去的地方遊玩。霍以翔還是表現得那般熱情,對他體貼備至。晚上,吃完一頓西餐後,兩個人就那麼結束了一天的約會。

在餐廳買單結束,外面天色微暗時,霍以翔表情自然地問蔣柏晚上喜歡去哪里,是小一點的情趣旅館,還是大一點的星級酒店,體貼地跟他比較了價格。他愣了一下,沒明白,後來再明白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被霍以翔拉進了一家日系風格的乾淨Love Hotel。

一進到專門為熱戀的戀人們設計的具有情趣意味的旅館房間,蔣柏就心跳得加速,無所適從地坐到床邊,併攏雙腿,激動地狂吞喉結。最早,他只是想跟同性約一天的會而已,用這一天來證實他是不是同性戀。
此刻,他瞭解到了,就算並不包括這最後的開房間的部分,他也可以確定自己就是個homo了。因為這一天,他的呼吸跟心跳都被突兀出現在他生活中的英俊青年給奪走了。
早上出門的時候,他根本沒有想過跟霍以翔做愛的,因為那太像奢望了,其實連跟霍以翔親吻他都都沒有幻想過。然而這一刻,霍以翔卻很敬業地要跟他進行到開房的部分,一定要提供給他作為男友的全套服務。

「你……」 四面都是鏡面牆的房間裏,蔣柏問從浴室裏走出來的身形健美男子,「經常接這樣的差事嗎?」這樣隨便陪人約會、上床,那不是跟夜店牛郎沒有差別。蔣柏知道模 特經紀公司有時候可以表現得高檔夜店一樣,旗下的模特兒們向客戶出賣肉體。但是聽好友唐思說,那樣的情況是很少的,而且都是一些模特兒為了出名,委屈自己 跟一些上層社會名流不得不發生的情形。

「也不是經常。」淋浴結束的霍以翔騙蔣柏道,擦了擦剛洗過的頭髮,就去找出了旅館為客人們提供的套子。
「你……看起來好有經驗。」蔣柏顫抖著說。
「還好啦。不過做起來絕對不會讓你感到不舒服就是了。」霍以翔抬頭沖蔣柏笑了一下,接著繼續去拆套子,拆了兩個出來,然後挨著蔣柏坐到床邊,問蔣柏道:「欸,我們交換吧。」
「交換?」蔣柏的臉幾乎是紅到了脖子。雖然也許是他因為自卑而產生了錯覺,但他始終覺得英俊青年的嘴角似乎一直帶了些對他的嘲弄。

「就是你為我戴,我為你戴。」霍以翔扯下了自己身上的浴袍,一絲不掛地面對他。
看到青年小腹下的暗紅色根狀巨物後,蔣柏的腦門裏有一股血沖了上來,渾身都開始打顫。「我……我想……」
「不 要想了,今天情人節,交往的人一定會做這樣的事。」還未來得及拒絕,坐在床沿的蔣柏就被青年給扯下了褲子,外褲連著棉質內褲一起滑落到了腳踝。下體一陣劇 烈的涼意湧上來,頃刻間,身體奇怪地變得又冷又熱。之後,蔣柏腿間的那話兒就那麼被霍以翔握住了。「呃……」蔣柏激動得像被電擊一般,大腿不自控地有了顫 抖。

「你這裏真漂亮啊。」要為男人那根漂亮的薔薇色分身戴上橡膠小玩意前,霍以翔帶笑的眼睛晶亮,冥思一想後,埋下頭去,大膽張嘴含住了 那根柔軟的東西,吱吱地吸了幾口。東西的尺寸算是不錯,顏色也很正,但是跟霍以翔比,就差遠了。霍以翔這樣的強壯青年雖不是肌肉型,但是腿間那傢伙的大小 絕對可以比得上肌肉男。蔣柏只能算是個普通男人的標準。

這麼一比較,霍以翔心裏更加有些說不出的曖昧滿足感,惡劣地想要逗弄蔣柏的可愛性器來取樂。
「哈!我那裏……」被陌生青年口淫的蔣柏立刻敏感生澀地綻唇逸出了喘息:「嗚嗚……」輕易就表露出自己是第一次被人這樣大膽對待。
「只 是吻一下它,你就舒服得受不了?」霍以翔含了幾下就放開了,抬手擦了擦嘴角,沒再服侍下去。儘管貪玩,也覺得自己那樣的身份,為一個小牙醫做這等事,說出 去始終不太好,於是換上一隻手握住男人逐漸發硬的屹立,來回施以搓撫,從尖端蔓延到根部,耐性挑逗著問:「以前沒玩過?」

「哈……唔……沒……」蔣柏的眼角很快就泛紅,身體超有感覺地瑟縮著。
不用等他回答,霍以翔都知道他沒玩過,從他那潮濕眼眸、漲紅雙頰、羞澀如小兔子般的可憐模樣,就知道了。
「自己也從來都沒自慰過?」他看起來像是那種很禁欲的悶騷類型,結果都不會自己解決嗎?霍以翔想到這一點,忽然對他產生了憐惜,輕柔地告訴他:「這種事很舒服的。」
「嗯……」性器在青年手中不斷漲大與變燙,蔣柏舒服地贊同。這種事,的確很舒服。
「來,你也對我做,摸我。」霍以翔含上男人的耳廓,一邊對他耳朵吹熱氣,一邊要求他:「好好地摸我,然後幫我套上。」

「我……我,你可不可以慢點。」蔣柏喘著粗氣哀求。霍以翔的大掌漸漸將他的分身套弄得接近野蠻,令他脹痛得受不了,從旅館房間對面的鏡面牆裏清晰地瞥見兩個人對坐著相互愛撫的動作,亢奮得連話都說不清楚。
他知道今天是個約會,但是卻沒有做好這是個豔遇的心理準備。
「你硬得好快。」霍以翔手裏的東西不斷聳立起來,堅挺得極為迅速。
「啊,我……哈啊……」蔣柏很害羞,此刻情緒是既驚又喜,原來他不是性無能,但是又很羞恥於自己的不矜持,跟著霍以翔對他的愛撫動作顫著腰,結巴地問:「我……我真的可以摸你的嗎?」
「當然可以,今天我是你的男朋友嘛。」霍以翔澄澈的眼睛露出極端的誠意。

蔣柏在那份誠意下,戰戰兢兢地伸手觸摸青年腿間的那根巨物,見到它漸漸抬頭,聳得超高,不但這樣,它居然還會自己隨著蔣柏的觸摸動作彈跳不已。
「喜歡嗎?等一下,它要讓你哭。」
「我們真、真的要做?」蔣柏試探地問。學醫畢業的蔣柏早對男人跟男人的做愛方式有自知,可是還是無法想像,等一下真的做了,是什麼樣的感覺。
今天雖然是他花錢雇霍以翔,不過他明白,真的做的話,他會是被插入的那個。
他要用自己狹窄的花蕾吸入掌中的熱楔,任它在自己的嬌嫩內壁中搗弄,刺激那最脆弱的幽深點,追逐激烈的快感……

蔣柏臉紅心跳地衡量了一下這件事的可能性,發現自己似乎無法接受。
「嗯。」可是被他雇來的青年卻篤定地那麼決定了。
「那……」蔣柏要再遲疑地說些什麼違心的拒絕話語的時候,細嫩的櫻唇被堵上。
霍以翔輕易地叩擊開他的唇,塞入一根滑膩舌頭,火辣地搜刮他的口腔內壁,蹂躪得毫不留情。
蔣柏瞬間被吻得暈眩,霍以翔身上性感的費羅蒙氣息像一張以情欲之名結下的網,輕易地將他捕捉。

唔……蔣柏在心裏沉迷地低歎,原來跟美男子接吻的感覺對是這樣甘美。就算在接吻的時候閉上了眼睛,他也可以確定,美貌青年湊上來的紅唇是跟這一天的凡爾賽玫瑰一樣的顏色,是戀愛的嬌美顏色。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