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十世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十世 的所有作品: 
   


 


                        花小白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花小白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完美情話 >> 神魔系列二之龍神

點閱次數: 4777
   神魔系列二之龍神
編號 :035
作者 十世
繪者 花小白
出版日 :2013/6/15
 
冊數:1冊 
簡介:
上古神龍的最後後裔——東海龍王敖漣,自幼離開兩位父親獨自生活在龍族中,寂寞的生活讓他學會了如何體味孤獨,直到遇到魔界太子冥尊。
冥尊性格桀驁,實力強悍。他為了尋找自己的另一個父親來到人間,卻與敖漣意外相愛。
原本二人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冥尊私上九重天,惹來天庭的追捕,種種誤會使他懷疑起敖漣,卻不知敖漣此時已經有孕在身。

與此同時,偷偷跑到魔界與情人相會的重光神帝,再度不小心和魔皇鬧出「人命」。惱怒非常的魔皇將兒子冥尊急召回魔界。
面對多出來的小包子,冥尊瞠目結舌之餘得知自己也即將做父親。又驚又悔的他還能打開神魔通道的封印再度回到人間找到敖漣嗎?獨自艱辛生下兒子的敖漣,會原諒拋棄了自己的冥尊嗎?



定價:預購期間特惠價350元,預購期後恢復原價400元。
運費:40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以上免運費〉
畫者:
預購期:即日起~6/15日
字數:13-14萬字(含特典一本)
預購贈品:精美書籤一份&特典一本,前500名讀者將免費贈送限量〈龍神〉海報一張
特注:同時購買神魔系列之重光&神魔系列二之龍神,可享合購優惠價,兩本只要700元〈請至完美情話036下單〉



網路優惠價:40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東海之主——神龍敖漣,是最後一支上古神龍的後裔。其父是神龍敖英,另一位父親是天上的神君天狼星君。
為何是兩個父親呢?原來上古神龍法力無邊,雄雌皆能生育。不過即便如此他們仍然繁衍困難,加上幾場滅世浩劫,上古神龍又是好鬥凶逞的本性,因而種族還是慢慢地衰弱了下去。到了敖英這一代,就剩他一個了。
敖英和天狼星君剛好上時,認識他們的神仙都不敢相信,一致認為是敖英『強』了天狼星君。要知道天狼星君是天生星體,性情淡泊,無情無欲,掌管天機八八六十四顆天星,剛正無私,怎會對一隻暴躁的神龍動情呢?所以當敖英多次出入天狼星君的神府時,眾仙都對天狼星君報以同情和不平之感。
誰知不知過了多少年,敖英在一次與妖族的大戰中隕落,天狼星君抱回了他和敖英的孩子——一顆出生已經五十年的龍蛋,著實驚呆了一群仙的眼睛。
天狼星君不是龍族,更不是雌龍,所以他不會孵蛋。但是作為這個蛋的另一個父親,他義無反顧地承擔了起養育這顆蛋的責任。
敖漣還未孵化出來,暖暖地蜷縮在蛋殼裏睡覺時,就經常聽見兩個聲音吵架。一個應該是他那個冷淡冷靜冷清的父親,一個應該是他那個按說應該隕落了的脾氣暴躁的『母親』。
「笨蛋!龍蛋不是這麼孵化的,你要把它抱在懷裏!懷裏懂不懂!?你把它塞衣服裏怎麼行!」
「喂喂,我和你說話呢?你沒聽見嗎?死天狼,你聾啦?不許這麼虐待我兒子!」
「不許拿出來!要保持溫度,溫度啊!你的法術怎麼這麼弱?我就說你這天狼神府太冷清了,一點熱乎氣都沒有。當初你讓我在院子裏挖個溫泉多好,順便磨磨爪子,這會兒孵蛋就不會這麼麻煩了!笨蛋天狼,讓你不聽我的!」
敖漣在蛋殼裏懶懶地翻個身,覺得好吵哦。他娘真是聒噪,吵得他睡不好覺了。
也許是察覺到了他的不高興,一個清冷地聲音淡淡響起:「閉嘴!」
「什麼?你居然讓我閉嘴?你不想活啦!小心我一口咬死你!」
「你吵到他了。」
「什麼?我怎麼不知道?那小子有動靜了?哎喲喲,快讓我聽聽,讓我聽聽!」
「你就剩一縷龍魂,聽個屁啊。」
「……」那暴躁的聲音沉默良久,突然爆發:「天狼你個假仙!你居然罵我!?啊啊啊——你居然敢罵老子!?你居然說髒話?你你你你……」
外面不知發生了什麼,那暴躁的聲音突然消失了。
天狼星君望著拘在手心中的那抹青色的龍魂,覺得世界終於清靜了。果然把敖英的龍魂救回來是一件蠢事,給他溫養靈魂重塑身體什麼的……嗯,還是再考慮一下吧。
聽不到那聒噪的聲音,敖漣突然覺得有些寂寞了。雖然那個聲音時常吵得他睡不著覺,但他的本能讓他知道那是他至親之人的聲音。有那個聲音在,他會覺得十分安心。可惜那個聲音被掐滅了,另外一個至親之人顯然是不太喜歡說話的,常常整年整年沒有一句出聲,於是敖漣能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睡覺。
上古神龍的孵化十分漫長,與一般龍族三年產卵三年孵育不同,根據每條神龍的能力強弱,孵化時間從數百年到上萬年不等。
敖漣一直在龍卵裏待了大約一萬多年,才終於孵化出來。
剛出殼的時候,他只是一隻十分普通的小金龍,完全看不出上古神龍的氣勢,外表和一般龍族沒什麼區別,只是他的龍角似乎更長,五爪更加堅硬些,而且……好似腦袋比一般龍族大。
天狼星君看著那只好似撐不住腦袋、明顯頭重腳輕以至於走路有些搖搖晃晃地小龍,面癱臉上也忍不住掛下幾條黑線。
難道這就是他的兒子?
雖然敖英那貨不太靠譜,但天狼無論如何也不相信生子這件大事他也能做得如此不靠譜。畢竟上古神龍繁衍困難,尤其雄龍孕育的話更要比雌龍辛苦很多。看敖英生下敖漣後法力近乎失去一半,以至於在與妖族的大戰中隕落,就可以看出他為這個孩子付出的代價。
天狼星君心中輕歎,臉上卻仍然面無表情。他伸手摩挲著小龍的腦袋,看著他有些艱難地慢慢爬上自己手臂,然後調轉了下身子,把那比例略顯有些大的龍頭枕到了掌心裏,龍尾纏綿地勾住了小臂,兩隻前爪不安地抱住了他的大拇指。
天狼星君心中憐愛,卻難免覺得自己的兒子小了些。要知道那顆龍蛋可是分量不輕的,怎麼會孵出這麼一個小傢伙呢?
他卻不知,敖漣自出生後天生便會化形。由於他是上古神龍和天仙神族的混血兒,體內的力量各占一半一半,在尚未學會如何運用之前,這些陌生的力量會讓他覺得難以駕馭。於是他便聰明地選擇了縮小自己的體型,將那些力量壓制在了體內,待日後慢慢消化領會。
天狼星君看著兒子小小的一隻,細心撫育他,給他起名敖漣。並在敖漣龍形初成之時,帶著他去見了敖英的龍魂。
天狼星君將敖英的龍魂孕育在一個紫藤葫蘆中。這葫蘆原本是上古神器煉妖壺,裏面自成天地,所收妖物在裏面只能被慢慢煉化。但天狼星君得到此物後,以無上神力修改了裏面的天地法則,使得這煉妖壺的功能大大改善,只針對不祥屬性的黑暗妖物煉化,若有一心修行且心地向善的妖物,便能幫助他們淨化及凝華,提升自身能力。
這般改動可謂將煉妖壺內的世界改天變地了,無形中符合了天道法則,便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倒也符合天狼星君的性格——善惡分明!
他將敖英的龍魂丟在這煉妖壺裏修煉,不知不覺也過去萬載年華。在敖漣神龍金身初成時,他便帶著他來到了這紫藤葫蘆的世界裏。

東海龍神敖漣在小時候,樣貌並不出眾。雖是上古神龍和天仙神君的後裔,但最初卻並未顯露出這兩個優秀種族混血兒的出眾之處。
他的發色並不是全黑的,而是微微發棕,既沒有他龍型原身的金色耀眼,也沒有人類神族的黑色優雅。他的眼瞳也是棕色的,眼睛很大,在那張尖尖的小臉中所占比例略大,看上去很乖巧,但同樣也給人一種瘦弱的錯覺,因為他只要微一低頭就只能看見那雙大大亮亮的眼睛了,根本看不見臉上的肉。
天狼星君第一次看見化形後的兒子,稍微還是有一些失望的。雖然他天性清冷,是天生不懂情愛的天仙神君,但也不是真的無情無欲,不然也不會與敖英生下敖漣。對自己的親生骨肉,他難免也是有所期待的,只是他的期待表現的不明顯。不過同樣,他雖然對兒子的人形略有失望,也不會表現出來。
對龍族來說,只要能夠化為人形,便算半個成年人了。畢竟一般龍族化形是需要法術的,而掌握到相當的法術至少需要一二百年的時間。不過上古神龍卻大大不同,他們幾乎一出生就會化形,只看自己願意不願意了。
敖漣最初一直保持著幼龍的姿態,天狼星君對上古神龍一族的事並不太瞭解,又想到兒子是龍、神兩族混血,有些不一樣也是可以理解的,因此並未要求兒子立刻化形。於是敖漣一直保持著那種頭大身子小的爬行姿態很多年。在這期間,他無師自通地學會了飛天、遁地和遊海的本事,而且由於神龍一族血脈相傳的印記,天生便會使用龍族法術,只是需要時間熟練掌握而已。
於是有段時間,天狼星府後園裏的大花池便成了敖漣最喜歡的天地。那花池引用的天水,他曾順著天水河道游到了天河之中,暢玩了好幾天才想起回家。不過家中並無為他擔心之人,天狼星君對於他的失蹤十分淡然,似乎篤定他不會有事。
由於敖漣的神龍之形與一般龍族不太相同,使得那些看習慣了龍族的仙人們便有些不適應。曾有服侍天狼星君的小花仙們竊竊私語,道:「小郎君一身金鱗倒是耀眼,不過好似醜了些,腦袋好大,眼睛也好大,看上去好像澄碧星君養得那只蜥蜴精哦。」
「青芽,你怎麼能拿那只蜥蜴精和咱們小郎君比?小郎君現在是醜了些,不過到底是上古神龍的後裔,將來一定會很威武的。不過話說回來,那蜥蜴精化身後的郎君好俊美啊,上次他對著青梅姐姐一笑,青梅姐姐說差點就動了凡心呢。」
「素荷姐,我也覺得小郎君長得不好看呢。不過小郎君再醜也是咱們星君的兒子,也不知道化形後會是什麼模樣。會不會比那蜥蜴精好看呢?」
「這可說不定。都是化形後的模樣是和原型有關的呢。」
幾個小花仙在後園裏嘀嘀咕咕,敖漣頂著濕漉漉地大腦袋躲在花池裏的大蓮花下面聽得一清二楚。
他默默地鑽回水裏,覺得自己現在的樣子是挺不好看的。不過想了一會兒,又覺得自己早晚會長大的,長大後一定和現在不一樣了。再說,好男兒最重要的是有本事,模樣如何又有何重要呢?
他天性溫和淡然,因此雖然小小的自尊心受了些傷,但轉而就不放在心上了,專心地修煉起龍族的法術來。
如此過了五十多年,他終於小有所成,決定化為人形。
其實他對自己人形的姿態還是很期待的,自己偷偷跑回房間用龍爪把大門鎖好。此時他的身量已經長大許多,龍頭和身子的比例也不再那麼失調了,看上去勻稱許多。然後他飛進臥室,化為了人形,第一次使用人手,翻出天狼星君早已為他備好的衣物笨拙地穿戴起來。
他十分聰明,雖然以前沒有穿過衣服,但慢慢摸索,終於穿戴整齊了。他頗為期待地站到水鏡前,裏面映出了他的身影。
他此時看上去大約是個七八歲的孩童模樣,容貌清秀,皮膚白皙,棕色的眼睛略大,嘴巴略小,下巴略尖,鼻樑略高。總體來說,是個清秀漂亮的小男生,但在神、仙雲集的天庭中,就不太顯眼了。
敖漣歪歪頭,鏡中的小男孩也跟著歪歪頭。他撩起袖子,端正地行了個禮,鏡中人也是一般。
他又練習了幾次,直到覺得自己的舉止足夠文雅,便推門而出,去向父親天狼星君請安了。
天狼星君乃是天生神仙,星辰列位,容貌自然是極為出色的,是典型的古典美男子,烏髮整齊地盤在腦後,黑眸緋唇,氣質更是清冽出塵。他見敖漣第一次化形便知道來向自己請安,雖為兒子的容貌不肖自己而略微失望,卻十分欣喜于兒子的懂事。見他金身也小有所成,便帶著他進了紫藤天地,尋他的另一位生身之父敖英來了。
紫藤葫蘆裏自成天地,敖漣看得眼睛大睜,頗開了眼界。裏面有許多修煉有成的大妖精,各個都有大法術在身,稍有不慎就會被吞掉。好在他跟在天狼星君身後,有法力保護,並未露出形跡。
天狼星君帶著他飛過高山和森林,來到一片大海之上,又在海上飛行良久,終於看到了一座雲霧籠罩的小島。
父子二神落到島前,天狼星君道:「敖英,我帶漣兒來看你。」
島前的迷霧散開,天狼星君帶著敖漣走到島中心,空地上有一個巨大的陣法,由無數仙石製成,精妙之極,裏面仙氣流轉,竟能生生不息,猶如一個小小的宇宙。
一團巨大的青影突然砰地一聲憑空出現,震耳欲聾的龍吼把敖漣嚇了一大跳。
「天狼你這個死假仙!你終於想起我啦!你把我關在這裏一萬多年,你還記得我是誰嗎?你這個混蛋混球沒心沒……@#$%^&*」
後面一串咒駡被天狼星君遮罩了。
敖漣瞪大眼睛望著眼前這團青影,這就是他的父親?
青龍是所有神龍中品級最高等,若是修煉有成,可成一代龍神。龍神和神龍雖是兩個字的不同排序,意義卻完全不一樣。神龍只是對龍的一般敬稱,而『龍神』則是龍中王者,龍中之神。
敖英當之不愧為這一代龍族的龍神,不僅因為他是唯一僅剩的一支上古神龍,更因為他生而為青,龍中之首。雖然現在只剩下幾縷龍魂了,但經過這上萬年的孕養,已經能凝成形體了,氣勢仍然十分威儀。敖漣只是看著他的龍形魂魄,便能感到一陣陣巨大的威壓,喘氣都有些困難了。
敖英罵了半晌,發覺好像那父子二人都聽不見,立刻知道是天狼星君搞了鬼,只好悻悻地閉了嘴。他轉眼去看只到天狼星君大腿高的兒子,轉移話題道:「你是漣兒?怎麼原型是金身的?哦,好吧,金身也不錯,龍中之貴。」
龍族中最尊的是青龍,最貴的便是金龍。敖英雖然為兒子沒有繼承自己的青龍之尊而稍有遺憾,但畢竟敖漣不只是龍族,還有一半天狼星君的血脈,那麼生為金龍也不奇怪了。(敖英本心裏覺得是天狼星君拉低了自己血脈的純度值,所以青龍降為金龍了。)
敖英不再罵天狼星君,所說的話敖漣立刻能聽見了。他正經行了一禮,躬身道:「孩兒敖漣,見過父親。」
敖英咂咂嘴,道:「乖,真懂禮數。不過兒啊,咱們龍族生性自由,最是肆意,你怎麼小小年紀就有些老氣呢?是不是天狼那個傢伙教導的啊?我就知道他教不出什麼好來!咱們上古神龍法力無邊,可與天地同壽,移山倒海、開天闢地都不再話下,想幹什麼就要幹什麼,無需那麼多束縛,明白嗎?」
敖漣尚未說話,天狼星君淡淡開口:「敖英,漣兒身為本星君之子,亦是未來龍族族長,身負重任,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永遠也不能做。」
敖英道:「你什麼意思?」
天狼星君沒有說話,但面無表情地回了一個『你明白』的眼神。
敖英最看不得他那副神態,不由大怒,一爪子揮了過去,誰知陣法裏自有一道屏障將他阻住,且他現在只是一團龍魂,即使爪子揮到天狼星君身上也毫無用處。
敖英更加鬱悶,憤憤然地瞪著天狼星君,心中不甘又憤懣,突然青色龍身翻滾起來,嗷嗷叫著在陣法裏打起滾來。「天狼你這個混蛋,你欺負我!還不許我教育兒子!啊啊啊——我怎麼遇上這麼一個傢伙!我好冤啊!我好慘啊!我好可憐啊!」
敖漣目瞪口呆地望著陣法裏那團巨大的青龍魂魄來回翻滾哭鬧。幸好那只是敖英的龍魂,如果是他的青龍真身在撒潑打滾……媽呀,到時只怕不只這個海島,整個大海都要翻江倒海了。那場面,敖漣只要想一想就頭皮發麻。
事實上,敖英真的做過這事。那巨大的可以遮住青天的龍身在山嶽間翻滾撒賴的模樣,天狼星君這輩子都不想再看見第二回。因此看見敖英又在撒無賴,天狼星君登時怒了,冷冷道:「閉嘴!」說著手掌伸出,那禁錮著敖英的法陣開始迅速縮小,連帶著把敖英也變小了。
敖漣只覺眼前白芒閃耀,青色的龍魂越來越小,最後凝成手掌大小,落在了父親天狼星君的指間。那瑰麗而尊貴的青龍之色,好似一顆美麗的珠子,在父親白皙修長的手掌間散發出盈盈波光。珠子裏有只亮色的小青龍在來回竄動,看上去竟十分活潑可愛。
敖漣想到那讓他覺得可愛的小龍是自己的爹爹,心裏就生出一股微妙之感。剛才還龍威赫赫差點壓制得他喘息不來的龍魂,這會兒功夫就變成了一隻可愛的迷你小龍,真有喜感。
天狼星君對著掌心裏的敖英淡淡道:「看來是我對你過於放縱了。既然你的龍魂已經能凝成實體,來日我便為你塑造個好——身——體吧。」
最後幾個字他說得格外慢,敖英忍不住打個了哆嗦。雖然他只剩下魂體,但腦袋還不糊塗,登時警惕心大起。
天狼星君卻不再給他開口的機會,手心一握,將青龍珠子收了起來。
「走吧。」
天狼星君帶著敖漣離開小島,出了煉妖壺,回到自己的神府。
天狼星君道:「我帶你去見他,只因他是你的生身之人。若他真的隕滅便罷了,既然龍魂還在,總要讓你們父子見上一面。」
敖漣年紀還小,許多事還不大明瞭,聞言想了想,低頭道:「是。」
天狼星君看他不善言辭,知他性子想必有部分是隨了自己。但自己出生數千萬年,世事洞明,不需多言,而這孩子卻還需要歷練。他有心將兒子留在身邊教導,然卻想到自己的身份。星辰列位的神君少有留下子嗣的,一來是因為他們天生冷心冷清,只遵天道,沒有欲念,會尋找道侶成親的少之又少;二來因為天道有行,自有規則,星辰列位元的星君責任重大,力量強悍,若有了親緣便會影響其心性正氣,對天地不利。
天狼星君是最早誕生的一批星辰神君之一,數千萬年來修煉有成,已經隱隱摸到了天道的規則,因而即便有心,但為了敖漣著想,還是早日斬斷親緣為好。
他心裏有了決斷,便不再猶豫,對敖漣道:「我已經聯繫了龍族長老,再過幾日他們便會來帶你回龍族。你身負龍族重任,日後不可懈怠。這裏有一玉鐲,裏面記載了為父擅長的法術和神力,你拿回去慢慢參詳。若有疑問,可回天庭來找我。但我父子二人親緣有限,若無要事還是少見面的好。」
敖漣聞言,若受雷擊,呆呆地看著父親,大大的雙眼慢慢彌漫上一層水霧。
天狼星君不為所動,道:「凡間有凡人,生老病死,不過數十年。父母子女,親緣也不過數十載。自你父肉身隕落,我便將你接回府中,到你孵化化為人形已過萬年之久,你我父子親緣已很是深厚。何況將來又不是不見,身為男兒,何必如此扭捏?」
敖漣聞言,雖然心中仍然惶恐委屈,卻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強做堅定地道:「父親說得是,孩兒不哭了。」
天狼星君道:「如此,這幾日你好好看看我給你的東西,有不會的就來問。等龍族長老來了便與他們去,到時不可哭哭啼啼。」
「是。」
敖漣溫順地行禮退下,臨走到門前,又忍不住回頭小聲問:「那父親……」
天狼星君知他問的是敖英,便道:「他的事我自會安排。日後有緣,你們父子還可再相見。」
敖漣點點頭,紅著眼眶退下。回到自己的屋子裏,他默默地在床上坐了一會兒,金光一閃,化成了一條小金龍。小金龍身長不到一丈,腦袋還是顯得有些大,但平衡性已經好多了,不會太顯得突兀。那金龍瞪著碩大的龍眼,身子拱了拱,如同一條笨拙地小蛇,扭著身子扒拉著爪子鑽進了厚厚的錦被之中。不一會兒,被中傳來一陣悶悶的嗚嗚聲,似風似吟,充滿被離棄的傷痛。

天狼星君指點了敖漣三天,將自己最拿手的法術都傳給了兒子,又將自己歷年來得到的一些寶物、神器和卷軸等送給了他,一併存在那玉鐲之中。還有敖英當年的寶庫,天狼星君搜刮了幾個,也一併代敖英做主給了兒子。
敖英性子粗疏,喜歡藏寶,但往往藏起來後時間太久自己都會忘記,幸好天狼星君做了記號,俱都心裏有數的,不然可憐敖漣即將離開兩位父親,敖英什麼都拿不出來,那真是白活了幾十萬年了。
天狼星君和龍神敖英都身價不菲,因而敖漣雖然剛出生不久,年紀小小,但已然是一個小富翁了。
龍族長老三日後喜顛顛地找到天狼星君的神府,來接他們龍族的未來族長。原本上古神龍一族衰落之後只剩下敖英這個不靠譜的,龍族長老們雖然占著長老之位,但與上古神龍實力相差懸殊,倒不如說都是臣子一般的存在。他們苦心勸說敖英早日留後,奈何敖英貪玩好鬥,幾十萬年都不務正業,整個一個紈絝公子,哪裡肯聽那些老傢伙的話?一個不高興龍威大發,把那些老龍們各個壓得骨頭都快松了。
雄龍產子在龍族中十分少有,上古神龍中也是不多見的,這麼多年來龍族都快忘了有這麼一回事了。龍族生性本淫,敖英卻偏不好女色,等他『強』了天狼星君的流言傳出後,龍族的長老們更加絕望,以為上古神龍的血脈終究要斷了,日後龍族只能依附于天庭而活,再也不能和神族比肩了。誰知峰迴路轉,柳暗花明,敖英這個不靠譜的主公玩歸玩,打架把自己的命都打沒了,竟然在隕滅前自己偷偷地生了一個蛋。
開始龍族長老們還不相信,直到敖英與妖族一戰中隕滅,天狼星君出現,將敖英所生的神龍之卵抱走,並留下口信,說自己是這龍蛋的另一位父親,待孵化出後便交予龍族照顧,長老們才終於相信。畢竟天狼星君可不是敖英那個不靠譜的,人家說話是有分量的,絕對不會妄言。
龍族大喜過望,對這個最後一隻繼承了上古神龍血脈的龍蛋異常期待。奈何天狼星君親自抱回去孵育了,他們也只能耐著性子等著。上古神龍的孵化時間長短不一,一般力量越強的孵化時間越長,於是他們這一等就等了一萬多年,這期間有幾位長老熬不過歲月隕化了,又有新的長老接位。直到五十年前龍子出生的消息傳來,龍族終於看到了希望。
得到了天狼星君傳去的口信,三天后,四位龍族長老趕來。天狼星君把敖漣喚出來,讓他們彼此見過,便對敖漣道:「你去吧。」
敖漣眼眶一紅,卻忍了下來,跪下鄭重地向天狼星君磕了三個頭。
天狼星君親手把他扶起來,道:「這算全了你我的父子情分,日後天地間再無人有資格受你這份大禮,即便是玉皇大帝,行臣禮即可。」
天庭不流行三跪九叩,臣子們對玉皇大帝只行臣禮,不需下跪的。
「是。」敖漣戀戀不捨地望著天狼星君,道:「父親還有何要交待孩兒的?」
天狼星君道:「該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這就去吧。」
敖漣見天狼星君神情淡淡的,便狠狠將自己的離別之悲壓在心底,很是老成穩重地拱手行了一禮,與龍族的長老們去了。
他出生在天狼星府,這是第一次離開天庭去往他界,原本黯然的心情被陌生的景色所吸引,離別之情便慢慢消減了些。
四位長老理解他的心情,只撿些他感興趣的話題談,又說起龍族的趣事,終於讓他漸漸開懷。
此時四海尚未分封,整個海域都是龍族的。由於龍族中又分為海龍、河龍,應龍、角龍,天生龍族及後天由鯉、蛇、蛟修煉而成的龍族等等,種族比較雜亂,且群龍無首,時常發生一些爭鬥,情勢也比較緊張。現在龍族迫切地需要來一次大整頓,建立龍族族規,並劃分各自的領域。
長老們帶著敖漣回了龍穀。這是上古神龍們留下的最後一個地盤,周圍設有結界,只有龍族血脈才能進入。不過因為上古神龍的隕滅,原本遼闊的領域現在只剩一個山谷了,無法讓所有龍族聚居,只能用作祭祀或集會用。但因為敖漣身份特殊,所以這裏留有他的一席之地。
「太子殿下,以後這裏就是你的家了。」
敖漣是上古神龍後裔,毫無疑問將來是龍族之首,但龍族現在還沒有封王制度,因而也不知該如何稱呼他。以前龍族人稱呼敖英為『大人』,但敖漣現在年紀還小,這個稱呼好像不太合適,於是他們商量之後,便以『太子』相稱。
敖漣靜靜地看著眼前這無比巨大、同時也顯得無比空曠的宮殿,心裏有著絲絲的惶恐和不安。
上古神龍的原身巨大,遠非現在的一般龍族可以比擬。打個比方,如果上古神龍的原型是龍,那現在龍族的身形充其量也就是條竹葉蛇了。數十甚至數百倍的身形差距,所帶來的震撼和龍威自然不一樣。龍谷作為曾經的上古神龍的遺跡,裏面的建築物自然是按照上古神龍們的風格和喜好建立的。
長老們將敖漣帶到他的寢室,恭敬地請他好好休息,便都退下了。
敖漣一隻龍孤零零地坐在無比寬大的龍床上,小腿懸空著。他落寞地望了一眼靜寂的四周,輕輕歎息了一聲,化為一條小小的金龍,勉強佔據了寬大龍床的一部分。金色鋒利的小龍爪扒拉了兩下那上古冰晶絲所織成的枕面,龍腦袋枕了上去,金茶色的龍眸無神地望著地面發了會呆,終於按捺不住疲倦,緩緩地閉上了。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