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梨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梨花 的所有作品: 
   


 


                        月下竹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月下竹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藏英集 >> 愛情如茶系列之玫瑰花茶

點閱次數: 2475
   愛情如茶系列之玫瑰花茶
編號 :042
作者 梨花
繪者 月下竹
出版日 :2010/6/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一次幼年被綁架的經歷,讓周衛和羅嶺峰相遇相識。
但是,從未想過還會有重逢的機會,畢竟他們天各一方。
可當周衛在電視上再次見到那個陌生而熟悉的身影時,他內心的驚喜很清楚的告訴他,這個男人,已經在他心裏烙上了印記。

羅嶺峰從不知道,原來和一個人共居一室其實並不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
尤其是當周衛展現出一項又一項的才能:收拾家務,打點他生活中的一切事務,羅嶺峰沮喪的發現,自己在生活方面幾乎和白癡差不多,而且他同時也鬱悶的發現,自己好像越來越離不開這個在各方面都優異得不像話的男孩了。

隨著兩人越來越和諧的生活,周衛相信將羅嶺峰納入懷中只是遲早的事情。
只是,一切真的會這樣順利嗎?

梨花第一篇出版的現代耽美愛情故事,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鞠躬感謝^^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屬於倉庫特有的黴味在空氣中輕輕流蕩著,周衛在一片漆黑中慢慢醒來。
真是太大意了,是因為已經好幾年都沒有出過意外事件了嗎?所以竟然放鬆了警惕。不過是來中國開個會,也能遇到這種事情。
美國那邊的爺爺應該還沒有收到消息吧,綁匪的目的不是要錢,自己的身份,知道的人還是不多的,那是害命嗎?也不至於,否則自己現在就沒辦法再睜眼了。
如果什麼都不是的話,那就只有警告了,警告自己收斂一下過露的鋒芒。
也是,自己只有十二歲,卻已經在家族中佔有一席之地,更是在這一次被爺爺派到中國來主持在中國分公司的會議,對自己的器重已經太明顯了,明顯到讓很多人都按捺不住心中的嫉恨,至於害死自己,他們應該還沒有那麼大的膽子,畢竟爺爺那隻老狐狸,可不是吃素的。
周衛靜靜的低頭思考著,忽然,他的嘴角邊露出一絲笑容,確定了對方的意圖之後,他袖子中暗藏的刀片閃過一道細微銀芒,繩子在一分鐘之後脫落。
外面的人正在玩麻將,仔細的辨識聲音,很好,應該只有三個人,聽那傳來的粗獷謾罵聲音,大概只是粗莽漢子,不會對自己構成威脅。
幸虧是在外地,對方只敢請這些明顯是缺少綁匪素質的地頭蛇,不然自己恐怕沒那麼容易逃脫吧?周衛扯動嘴角,尚顯稚氣的臉上露出一個不符合他年齡的鄙夷微笑。
活動了活動手腳,被乙醚迷昏的頭腦清醒過來,周衛站起身,對於十二歲孩子而言,他的身體顯然要高大的多,而且身上散發出的氣勢,也是天生王者般的驚人。
幾個五大三粗的綁匪不到十分鐘就趴下了,他們只是普通的地痞無賴,哪可能是經過嚴格訓練過的周衛的對手。
這些人除了綁架外,並沒有動過自己,所以周衛很好心的饒了他們的性命,只是割下了每人一隻耳朵。
*************************
殺豬般的慘叫聲已經聽不到了。周衛站在凌晨的寂靜街巷中,皺眉看著周圍髒亂的環境,這是他絕對陌生的環境,可能是T市周圍的小縣城或小鎮之類的地方,那麼,他到底要從哪條路出去呢?
對面有「咚咚」的腳步聲傳來,拳頭在一瞬間握緊,會是那些綁匪的同夥或者幕後人嗎?那還真是巧了。
不過他旋即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伴著腳步聲響起的那段歌謠實在太優美:「瀏陽河,彎過了九道灣,五十裏水路到湘江……」
周衛認定綁匪絕對唱不出這麼動聽的歌謠,倒不是他門縫裏瞧綁匪,而是因為做綁匪的人,不可能會有這麼放鬆的心情。
「說我總是差一點,到底差在哪裡呢?感情不夠投入?不會啊,我很愛偉大領袖毛主席的啊……」對面的人接近了,月光下看不清楚面孔,但身材十分的纖細,不過比周衛要高出一個頭,大概是年輕的學生。
「大哥哥……」眼看這人就那麼自言自語的從自己身旁走過,周衛嘴角忍不住抽了兩下。這人沒帶眼鏡,說明視力沒問題,那自己這個大活人站在月光下,他竟然能視而不見,是誰說T市的人都很熱情的?
「小鬼頭,快天亮了,天亮前趕緊回家吧,不然你爸媽非揍的你屁股開花不可。」青年停下腳步,回過身看了看面前的周衛,只由他的表情,周衛就知道他剛才並不是因為想心事而錯過了自己,這人絕對是故意忽視他的。
「我是要回家啊。」
周衛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讓那青年低叫了一聲。蹲下身仔細的看著他的穿著打扮,然後皺起眉頭:「咦?你不是附近的小鬼頭,你這孩子是從哪裡來的?不對,你絕不會是普通人家的孩子,那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是被……」青年大概想到了什麼答案,面色變得有些難看。
兩人距離近了,借著月光,周衛才看清對方的面孔,很清秀的一張臉,帶著清雅的書卷氣息,這人,應該是個大學生吧,身上帶著乾淨清爽的味道,不長的黑髮,透著一股俐落精明。
「對啊,我是被綁架的,不過我已經逃出來了。」周衛又露出一個迷人微笑,他對自己的微笑很自信,沒有人能夠逃脫他的魅力的。
但青年很明顯的打擊了他的自尊心,只見他左右張望了一下,面上泛起為難的神色,然後小聲道:「你想讓我幹什麼?快說,不過我是不會收留你的哦,我也不敢惹禍上身了,我還只是一個學生,反正你既然能逃出來,一定也是有點本領的。」
真是麻煩啊,竟然無意間和綁匪打交道了,要是幫了這個孩子,那群綁匪不會來報復自己吧?不過要是不幫,這孩子看起來比綁匪還不好惹。真沒想到他羅嶺峰這輩子還能遇上這樣不尋常的事兒,果然是夜路走多了終遇鬼嗎?
周衛本來只是想和他問一下路的,不過羅嶺峰的反應讓他來了興趣,這明顯的小人嘴臉和那副後悔不迭的表情怎麼看怎麼可愛,於是他湊近羅嶺峰,一把抓住他的手,呵呵笑道:「大哥哥,你真聰明,是啊,我現在饑寒交迫,所以想請你收留我一晚上了。」
羅嶺峰一步跳開,拼命想甩開周衛的小手,只不過那隻手卻比鉗子還緊,於是掙脫無效後,羅嶺峰很無奈的認清了兩人實力上的差異。
憤憤不平的牽著小鬼的手往回走,他一邊小聲的嘟囔著:「還敢說自己饑寒交迫,這是饑寒交迫的人應該有的力氣嗎?狡猾的小鬼頭……」
好可愛啊。明明是比自己大了好幾歲的男人,但看著他那副又憤怒又不甘卻又不得不隱忍的表情,周衛就是覺得這男人真可愛,而且對方長的也真好看,第一眼或許只是覺得蠻清秀而已,但是越看,就越覺得有味道。
羅嶺峰是租的房子,屋裏雜亂無章,泡面的包裝袋在屋內隨處可見,驚訝於外表清爽俐落的男生竟然會住在這樣一個豬窩裏,周衛的眼睛在一瞬間瞪大。
「幹什麼那種表情?男人的屋子都是這樣了。」羅嶺峰大概也覺得有些羞愧,臉上泛起一絲紅暈,卻偏偏要死瞪著周衛。
周衛忍不住又笑起來,自顧自的挽起袖子,主動收拾起來,那熟練之極的動作讓羅嶺峰十分驚訝,旋即他又笑了起來,摸摸周衛的腦袋:「小鬼頭,很上道嘛,好了,你在這裏收拾,我得去練會兒琴了。」
角落裏有一架一看就已經是有了年頭的鋼琴,男人坐在它的前面,不能否認,他的鋼琴彈得很好,周衛一邊收拾著屋子,一邊去看男人彈琴的背影,那隨著旋律輕輕搖晃的身影,那秀氣的,此時顯得過分認真的面孔。就在這一刻,羅嶺峰的樣子便深深的印在了周衛的心上。
大概鄰居們早就習慣羅嶺峰的琴聲了,竟然沒有人來抗議。周衛收拾完了,就坐在一旁托著下巴看羅嶺峰彈琴,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是在臥室裏,周衛爬起身來揉揉眼睛,卻看見羅嶺峰睡在外面那間小客廳裏的沙發上,身上蓋著一條毯子。他忍不住又露出一個微笑:這男人,雖然嘴巴很小人,但心地其實還不錯。
輕手輕腳的走出去,他看了一會兒沙發上熟睡的男人,忽然轉身就走,在門被關上的時候,一句話也被輕輕的留在了門裏:「如果有緣,還會再相見的。」只不過,熟睡中的羅嶺峰並沒有聽到。

美國,周府別墅
「少爺,你怎麼來了?」
女僕阿萍驚訝的站起身來,一邊放下手中的遙控器:「你想做什麼,吩咐別人來找我就行了,怎麼還親自過來,這裏是下人的房間,你快出去了。」
周衛微微一笑:「下人的房間又怎麼樣,不是都在別墅裏嗎?萍姐,還是你想借由這句話婉轉的表達一下你對住處的不滿?」
「哎呀,少爺,你怎麼能這麼說?我怎麼可能不滿呢?」阿萍又是氣又是笑,衛少爺實在是個特別好特別好的主人,從來沒有架子,又親切又帥氣,雖然是名門貴族子弟,卻事事親力親為,對他們下人也都很好。
「我來也沒什麼事了,上一次我讓你替我繡一道花邊的衣服做好了嗎?如果做好了,今晚我去林伯伯家的時候就穿,如果沒做好就算了,我穿另一套。」說話的功夫,周衛已經走進了小屋。
「哎呀,你看我這記性,做好了做好了,我這就去給少爺拿過來。」阿萍拍著自己的腦袋,轉身進了裏屋,出來的時候,手裏拿著一套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的西裝:「聽說少爺這衣服是名師手工做的,我繡花的時候都戰戰兢兢的,生怕繡壞了呢。」
「少爺,少爺……」
「少爺……」
沒有人回答她,周衛坐在沙發上,雙眼緊盯著螢幕,樣子是阿萍從來沒有見過的驚愕,似乎還夾雜著一絲……興奮。
阿萍好奇的偏頭望了一眼電視,也沒什麼啊,這個節目是她很喜歡看的沒錯,不過少爺沒有可能會看這種娛樂節目吧?
更何況這是中國一個地方衛視的節目,如果不是在周府這樣的人家,還未必能收到信號。但是除了她們這些下人之外,那些主人哪需要靠電視打發無聊時光啊。
而且,她還真的從來沒見過周衛這個樣子,她眼中的衛少爺,從來都是雲淡風輕寵辱不驚的人,姿態和笑容永遠是一貫的優雅且恰到好處,似乎任何事物都不值得他皺一下眉頭眨一下眼睛。
「少爺……」阿萍又大聲喚了一句,打死她也不敢去搖周衛的肩膀,雖然對方很親切,平易近人,但是作為一個貴族式的大家族,周府的某些規矩還是很森嚴的。
「阿萍,這個節目是什麼?是哪個台的?」電視裏開始播放廣告了,周衛終於站起身來,他似乎有些激動,雙目緊盯著阿萍,在對方結結巴巴的給了答案後,立刻頭也不回的走掉,連阿萍手中的衣服都沒拿。
阿萍愣了半天,才想起來追上去:「少爺,你的衣服,你的衣服在這裏……」
*******************
深夜一點半,汽車的轟鳴聲在樓下響起。
「哥,你怎麼回事?明明答應過我會去參加酒會的,我在我同學們面前都誇下海口了,結果你竟然放我鴿子。」周曉衝進屋子,這棟別墅只有他們兄弟兩個和幾十個下人,其他親人都住在幾百米外的另幾座別墅裏。
「對不起了,曉,我已經讓人給你準備了禮物,明天你帶去學校,就說是我給你的同學們道歉用的吧。」平靜的聲音響起,周衛正在電腦前忙碌的尋找著什麼。
「這個不是問題,我想知道的是,你為什麼要放我鴿子?」周曉不滿的衝過來,卻見周衛回頭對他笑:「沒什麼,遇見了一個老熟人。」他揮揮手:「快去洗澡,一身的酒氣。」
周曉咕咕噥噥的去浴室了,周衛回過頭來,打開一個視頻,螢幕上是一個樂隊,其中一個男人正在一邊彈琴一邊唱歌。
溫柔的視線停在那張秀雅的面孔上,周衛臉上帶著笑意,輕聲道:「你真是一點兒都沒變,原來你是叫羅嶺峰啊。我當初走的時候,說過有緣會再相見,如今看來,我們倆果然是有緣分的吧。」
視頻放完了,他有些戀戀不捨的關掉,站起身走到窗前,拉開窗簾看遠處璀璨的夜景,輕柔的夏風吹開額前的劉海,帶來一陣舒暢的感覺,就如同那個男人帶給他的那股悸動。
「六 年了,時間過得還真是快,也是,我都畢業一年了,你也已經做了歌手,這個工作是很適合你的吧?記得我們當初第一次見面,你就在唱著一首很好聽的歌。啊,有 些困難,你已經算是小有名氣的明星了,如果我是一無所有的窮光蛋,恐怕沒辦法接近你吧?還是說,你會像當初收留我一樣,再收留我一次呢?」
輕輕的自語著,周衛詫異於這一刻自己心中生出的渴望,渴望去那個男人的身邊,渴望再次看到他彈琴的身影,渴望再次看他安靜恬淡的睡顏,只是想想而已,他竟然就有些迫不及待起來。
「兩年吧,如果兩年後這股悸動仍然存在,我會去找你。」將手放在心口的位置,周衛喃喃自語:「爺爺,你會給我自由吧?因為,你從來都不會拒絕我尋找屬於我的幸福,不是嗎?」拉上窗簾轉過身子,他的眼中是一往無回的堅定氣勢。
**********************
兩年後,中國T市
「阿峰,你能不能堅持住啊?」江韜走到後台,看見好友兩道秀氣的眉毛都快皺到一起去了,實在是有些擔心。
「堅持不住就可以不堅持了嗎?老虎製片不剝了我的皮才怪。」羅嶺峰沒好氣的看了江韜一眼:「好了,你先別來惹我,我靜一會兒,深呼吸幾口氣就好了。」
真是倒楣啊,早知道就不挑食了,雖然中午的盒飯真不怎麼樣,但吃就好了嘛,食物的最基本功能也就是充饑而已。
「嶺 峰,準備上台了,你的歌迷們都在叫你呢。」前台傳來主持人的聲音。羅嶺峰深深歎了一口氣,頭一次覺得太受歡迎也不是什麼好事兒,要不是今天的歌迷那麼熱 情,他就不會一首接一首的唱,那就不至於連打電話訂餐的時間都沒有,而現在也就不用捂著肚子在這裏聽腸胃發出的抗議聲了。
羅嶺峰現在只是電視台的一個簽約歌手,他和樂隊的幾個成員也只限於在電視台的綜藝節目裏表演。離能夠頤指氣使的巨星地位差十萬八千里。
雖然小有名氣,但這名氣是電視台給的,而且在電視台發展的機會和空間也很大,所以他也只能盡力配合台裏的工作。
再次上場的時候,痛苦表情已經演變成了一貫的自信從容,手指流水般在鍵盤上劃過,引發下面又一陣尖叫,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伴隨著天籟般的琴音響起,自己的肚子也在咕嚕嚕鳴叫個不停。
好容易堅持將這首歌唱完,羅嶺峰的冷汗都下來了,除了江韜和幾個熟悉的朋友,其他人還以為他是熱出來的汗呢。不由得都在心裏暗豎大拇指,心想你看人家阿峰,就是敬業啊,為了保持形象,都熱出汗了也不脫身上的長袖衣服,好生讓人佩服。
主 持人謝華和方蘭也看出不對勁了,跟著其他幾個人來到後台,羅嶺峰已經胃痛的要哭出來了,偏偏今天他還有兩首曲子,他實在懷疑自己是否能堅持下去,但是如果 不堅持,怎麼跟歌迷交待?這次演出雖然只是一個小型的,但歌曲名單早就發下去了的,大多數歌迷都是沖著他才會來看演出。
「哎,你別往裏擠啊,你是工作人員嗎?」門外響起維持秩序的保安的聲音,接著一個很有磁性的輕柔聲音響起:「大哥,我……我是羅嶺峰的助理,他中午沒吃飯,我來給他送飯的。」
幾個人都是一愣,偏頭看羅嶺峰,心想你又有助理了?動作挺快啊。可羅嶺峰自己也是一頭霧水,電視台給他分派的那個助理前天才剛被他辭掉,哪有可能那麼快就又給自己派助理啊,他還沒有紅到那個程度。
門開了,大概是保安聽信了對方的話,所以把那人放進來了。
一個男孩手裏拿著兩個飯盒走了進來,剛一進門,屋裏的幾個人眼睛就「刷」的一下亮了起來,不約而同的在心中讚歎:好帥氣的小子,天啊,阿峰竟然有這麼帥的歌迷,這人天生是應該站在舞台上讓萬人迷戀他的啊,怎麼可能會來迷戀別人。
羅嶺峰也有些詫異,不過當他看見男孩手中的飯盒時,這股詫異就無影無蹤了,現在他只想抓著男孩問一句:「這些飯菜是給我的嗎?」
羅嶺峰是一個很挑剔的人,他不喜歡吃零食,甜點除了合口味的之外,其他的一口不動,要不然也不至於會餓成這個樣子,隨便從哪個女孩子的包裏翻點零食出來也夠應付一陣的了。
進 來的男孩子看見眾人都在盯著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了頭,呐呐道:「我……我剛才撒謊了,其實我不是峰哥的助理,我……我只是在台下,看見峰哥表情好像有點 不對,然後……看見他不彈琴的時候,手總捂著肚子,所以……我想他可能是中午忙的沒吃飯,我……我就去那邊的粥店裏給他買了一份粥和小菜……」
方蘭走上前,由衷的拍了拍男孩肩膀,搖頭故作感歎狀道:「真是貼心的歌迷啊,觀察力竟然這麼強。不過你說錯了,你們的峰哥不是忙的沒吃飯,他根本就是太挑食,所以老天爺才這樣懲罰他的。」
「方蘭,我要是餓死了,對你有什麼好處?」羅嶺峰走上前,先瞪了方蘭一眼,然後又換上滿面的笑容,對周衛道:「謝謝你了,我真沒想到你會這樣細心,你叫什麼名字?」
是自己餓昏頭了嗎?為什麼感覺蛋花粥在泛著無比誘人的香氣,他好想看看蛋花粥和小菜啊,可是……可是就這樣移開視線是很不應該的事情,畢竟飯盒還提在人家手裏呢。
羅嶺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對粥的渴望表達的太露骨了,因為眼前這個男孩竟然沒有像別的歌迷一樣先自報家門,然後滔滔不絕的說一番對他的崇拜,再接著提出什麼合影簽名的要求,拉拉雜雜一堆廢話後,再把飯盒恩賜給他。
男孩只是動作迅速的將飯盒放到桌上:「峰哥,趕緊趁熱吃吧,蛋花粥涼了不好吃。」一邊說著,就殷勤的替他打開飯盒,把勺子遞到他手中,這時候眾人才看清楚,另一個飯盒裏裝的是皮蛋豆腐。
「你們先撐一下,我吃完就過去。」羅嶺峰是真的餓極了,眼看大家都邊笑邊走出去,他也忘了在男孩面前保持形象,風捲殘雲般將一盒粥和皮蛋豆腐都喝進肚子裏。
胃立刻就暖起來,慢慢的不再絞痛。看著空空如也的飯盒,羅嶺峰才想起自己剛才的樣子都落進男孩眼中了,他起身沖男孩笑一笑,由衷道:「太感激你的粥了,簡直就是救了我的命,對了,你叫什麼名字?還沒告訴我呢。」
「周衛,我叫周衛。」
周衛沖羅嶺峰一笑,只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並沒有把自己的名字放在心上,不過無所謂,遲早有一天,他能夠找到接近對方的方法,像是今天,不就是一個意外之喜嗎?
羅嶺峰又上台演唱了,周衛站在屋裏,看著工作人員們來來往往收拾著東西,大概演出是快要結束了吧。
忽然剛剛攔過他的那個保安道:「你不是阿峰的助理嗎?那趕緊幫他收拾收拾啊,他在這方面很挑剔的,上次那個助理就是因為工作不力,所以被他開除了,偏偏他自己比助理還迷糊,每次都得我們幫他弄。」
保安說這句話的時候,面上倒沒有什麼抱怨的表情,可以看出羅嶺峰雖然給他們添了不少麻煩,但還是很有人緣的。也是,周衛知道那個傢伙,嘴硬心軟,其實處久了,就知道他是個很好的人,就會慢慢的喜歡他的。
看看對方的桌子,的確是凌亂不堪,比自己第一次去他家裏的時候還要糟糕。周衛搖搖頭,不得不感歎這男人的破壞力,一邊迅速的動作起來,不一會兒,原本雜亂不堪的衣服啊,化妝品啊,還有那隨處可見的CD,飾品什麼的就都被整理妥當了。
「哇,阿峰,剛才那首『領悟』真是絕了,你沒看見底下的人都癡迷了。連方蘭都陶醉的忘詞了,我看見她的表情,笑的肚子都痛了,哈哈哈……」
門口傳來嘈雜的聲音,是樂隊回來了。果然,下一刻,一大幫人從門口進來,看見周衛,都愣了一下,只有方蘭微笑道:「我就說嘛,哪有不和阿峰要簽名合影就放過他的道理,何況還有一飯之恩呢,是不是啊江韜?」
大家都笑起來,羅嶺峰也笑了,剛想叫周衛過來,就見他搖頭微笑道:「不是了,是保安大哥真把我當成了峰哥的助理,所以讓我幫他收拾一下東西,嗯,峰哥你自己看看,還有沒有什麼漏的?」他說完指指桌上幾個袋子,又四處望了一下,喃喃道:「我覺得應該是沒有了呢。」
「哇塞……」江韜率先驚叫起來,然後他衝上去,拿起那幾個袋子扒拉著:「哇,衣服疊的好整齊,啊,這些東西也都分類的好精細,嘩,都擦的乾乾淨淨的呢。」
他說完,方蘭也衝上去,一邊翻著袋子一邊讚歎:「真的耶,天啊,我的助理也不能這麼細心,要是保安大哥們的話,根本就是把東西一股腦裝進袋子裏,嶺峰,你今天遇到這個歌迷,真是好運氣耶,出去趕緊買彩票,聽到了沒?肯定中獎的。」


第二章

另一個主持人謝華看了看正驚愕看著亂翻袋子兩個人的周衛一眼,忽然走上前道:「嶺峰,之前台裏派的幾個助理的確都不怎麼樣,你辭掉他們也正常,但是這個小弟弟,他很細心喔,不如請他做你的助理吧,明天去和台裏說一聲。」
「啊?」羅嶺峰被驚到了,但是看看那幾個袋子,再看看周衛,就忍不住有點心動,耙了耙頭髮,他有些遲疑的道:「不過他還是學生吧?我們的工作又這麼密集,哪可能……」
「可能的。」驚喜的聲音打斷了羅嶺峰的話,周衛一個箭步竄上前,拉住羅嶺峰的手:「峰哥,我可以的,我可以做你的助理,我會努力工作,我會盡全力配合你的,我……我不是學生,我現在正在找工作,峰哥……」
真是沒想到啊,機會竟然就像天上掉餡餅一樣,說掉它就掉下來了。周衛強烈按捺著心中的興奮之情:嘿嘿嘿,峰哥啊,只要讓我有接近你的機會,你遲早有一天都會陷進我為你編織的羅網裏,不行,不能興奮,周衛,冷靜,你要冷靜。
「啊,真的嗎?像你這麼帥的男生,要找工作肯定很容易了。」方蘭湊上來:「不過能和自己的偶像一起工作,的確是很開心很興奮的事情,嶺峰,你要不要試一試?領導們肯定會答應的,因為本來就欠你一個助理啊。」
「和偶像在一起工作,剛開始的確會很興奮很開心了,不過時間一久,隨著神秘光環的褪去,偶像說不定就會變成嘔像,嘔吐的對象了呢。」
羅嶺峰猶豫的道,不知為什麼,在心動的同時,他想到的卻是自己熱愛挑剔的性格。其實他覺得自己並不算很挑剔,但是一連辭退了五名助理,別說別人眼中的他了,就連他自己也難免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太挑剔了點。
「不會了不會了,峰哥,你給我這個機會吧,我現在還是在租房子,正為下個月的房租發愁呢,我很需要這份工作了。」周衛眨眨眼,爭取讓自己的眼圈看起來能紅一點,事實證明,對羅嶺峰這種人,哀兵政策絕對是必殺技。
「這樣啊,那好吧,你就試試吧。不過我這個人有時候可能會吹毛求疵一些,你到時候別往心裏去。」羅嶺峰又耙了耙頭髮,仍然是擔心啊,不希望自己的形象因此而幻滅。
「嗯,我一定會盡力的。」周衛嘿嘿笑著,八年的時光,男人有一點點改變,會說話了呢,完全不復當初初見時說「我不會收留你的」的那種張揚。
事情就這樣定下來。因為演出已經結束,所以今天沒有其他工作。大家收拾了東西回台裏,羅嶺峰帶著周衛熟悉了一下環境,接著就和他一起出來,這時候天已經黑了,他看了看周衛:「算了,我送你回家吧,反正也沒有什麼事情。」
「不……不用了。」周衛連忙拒絕,今天是和羅嶺峰第一次相處,要顯得拘謹一些才能贏得他的好感,而且從心理學角度來說,通常你越拒絕對方,對方就越會執意送你回去。當然,以八年前他瞭解的羅嶺峰來說,這種情況一般不會出現在他身上。
「什麼不用,我都說過沒事了嘛。」羅嶺峰很熱情,有點出乎周衛的意料之外。
其實羅嶺峰只是不想回家而已,經過這一個月的忙碌,家裏已經沒什麼可以落腳的地方了。他今晚打算住酒店,等忙完這兩天,要請一天假,然後找鐘點工上門好好收拾一下,才會搬回家住。因為以前被鐘點工偷竊過,所以羅嶺峰不太放心讓陌生人單獨呆在家裏。
詫異於羅嶺峰的熱情,不過能和對方在一起多相處一會兒,是很令周衛興奮的一件事,所以最後他也答應了。
坐進羅嶺峰的車子,看見對方打了個呵欠,想起他今天已經很疲勞了,周衛打了個寒顫,為了自己的生命著想,他咳了一聲,對要發動車子的羅嶺峰道:「峰哥,不如讓我來開車吧,我看你好像很累的樣子。」
羅嶺峰驚訝的看了他一眼:「你會開車?你才多大啊?房租都沒有交,你有錢學車嗎?」話一出口他就有點後悔,心想這話有些傷人了,唉,自己這心直口快的毛病也不知什麼時候能改掉。
「以前學的,當過一段時間的司機,後來因為要上學,就把工作辭了。本來這一次峰哥你要是不收留我的話,我也打算去計程車公司應聘呢,峰哥要是不放心,我把駕照給你看吧。」周衛面不改色的撒謊,看見羅嶺峰搖手表示不用看,他就下車和對方換了座位。
周衛的開車技術很不錯,羅嶺峰盯著看了一會兒,就放下心來,把身子放倒在靠背上,頭一次發覺在繁重的工作之後,有一個人開著車,能讓自己在座位上小憩一下是件如此美好的事情。
唔,看看吧,如果周衛真的很能幹,就乾脆也聘他做自己的司機好了,大不了一個月多付幾百塊錢的工資嘛。這是羅嶺峰睡著之前的想法。
不知睡了多長時間,有人在搖晃著他,不耐煩的睜眼:「幹什麼啊?沒看見我在睡覺嗎?」
話音未落,就看見周衛在面前放大的帥氣面孔,剎那間,心劇烈的跳了兩下,羅嶺峰不得不承認,周衛實在長的太帥了,這孩子一定是有很多女孩子在追求的,真不明白他怎麼會有落魄的一天。
「峰哥,我到家了,不過你好像睡得很香的樣子,這樣的話,你真能開車回家嗎?」周衛有些擔心的看著羅嶺峰,呵呵,剛剛睡醒的男人,那迷茫的表情真是可愛到不得了,就連那兩聲中氣不足的吼,聽起來都讓人心情舒暢。
「啊,你到家了?」羅嶺峰又打了個呵欠:「沒關係,我能回家。行了,你下車吧,有的房東不喜歡租客回家太晚。」自己也租過房子,這其中的無奈他是瞭解的。
「嗯,那好,峰哥你開車小心點哦。」周衛打開車門下車,又回頭給羅嶺峰一個燦爛的笑容,揮揮手之後才進了一條狹窄的小巷子。
羅嶺峰也揮手,揮到一半的時候,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這小傢伙竟然都不邀請自己去他家裏坐一坐,就算喝杯水也好啊,再怎麼說,自己也是辛苦送他回來的人呢。他這樣想的時候,完全沒有去想這一路上是誰在開車,也沒有想是誰睡的口水都流出來了。
事實上,要是周衛真邀請羅嶺峰下車進屋喝杯茶的話,羅嶺峰連身子都不會動一下。但現在就因為對方沒邀請,反而讓他不服氣了,解下安全帶隨後下了車,他也走進巷子中,眼看著前面的周衛進了一個院子,所以他也快步跟了上去。
還沒到近前,就聽見院子裏的說話聲:「哎呀小衛啊,你總算回來了,今天你去哪兒了?不是說很快就能回來嗎?真是的,我到處都找不到你,打你手機也不通,是沒電了吧?」
羅 嶺峰聽見周衛應付了幾句,說手機的確是沒電了。然後那有些尖銳的女聲就道:「小衛,你後天就要搬出去了,我女兒今天來電話說,她和她老公要提前回來,這 個……我也是沒辦法的了,不過好在我前天就通知你找房子,不知道你有沒有找到啊?唔,雖然現在像我這樣又便宜又好的房子很難找,但要是有其他住處,你也將 就一下嘛。」
「阿姨,再給兩天時間吧,你之前說讓我兩個星期後搬走的。」周衛的聲音響起,似乎有些不滿:「你讓我後天搬,我要搬去哪裡啊?」
「哎呀,這個我就管不著了,反正你儘快搬走就對了,不然我女婿脾氣不好,他回來要是看見你沒搬,很可能把你的東西都扔出去了,到那時你不是吃更大虧……」女人越說越不講理了,不要說周衛,就連院外的羅嶺峰都氣壞了。
推開街門,他大踏步的跨進院子,一拽周衛的胳膊:「不租就不租嘛,小衛,你現在就收拾東西,去我那裏住,這地方的房子有什麼好?地角偏僻又潮濕,就留給他們自己住好了。」
「峰哥,你……你怎麼會在這裏?」周衛驚叫,和他一起叫的還有那個女房東,因為羅嶺峰每週都會在電視台的娛樂節目裏露面,所以她自然知道對方是誰。
老天啊,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厚待我。周衛激動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了,事情進展的意外順利啊,這……這簡直就是月老用一根紅線把他們拴上了,逼著他們在一起嘛。
收拾了簡單的行李,仍然是周衛開車。羅嶺峰坐在座位上,很快又陷入了迷迷糊糊的狀態,沒辦法,高強度的工作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月,台慶要到了嘛。
「峰哥,你家在哪裡?」周衛忽然開口問,而羅嶺峰在思緒陷入沉睡之前,已經沒有任何思考的能力,隨口說出住址,他完全忘記了自己之前是打算先帶周衛去住酒店的。
這一覺睡得好香甜,記憶中已經很久沒有睡得這麼香了,雖然時不時耳朵中就會傳來一些奇怪的聲音,但羅嶺峰沒有做任何的反應,補眠補眠,補眠是對他來說,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峰哥,六點了,是不是該起床了?昨天我們離開電視台的時候,蘭姐說過今天八點要開會的。」耳邊響起一個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聲音,是誰呢?羅嶺峰慢慢睜開了眼睛,終於看清楚眼前的帥氣面孔。
哦,他想起來了,昨天自己餓的要命的時候,一個貼心的歌迷給自己送來了美味的蛋花粥和皮蛋豆腐,然後他就收這個歌迷做了助理,再然後送助理回去,發現他的房東很不講理,於是他就把助理帶回家來了……
帶回家帶回家帶回家……羅嶺峰原本還有些迷糊的腦子在瞬間清醒,他想起了自己慘不忍睹的公寓,一把推開周衛,他從床上跳下來迅速奔出房門,然後就以一個很誇張的姿勢摔倒在地。
「峰哥……」周衛大吃了一驚,連忙奔上去扶起羅嶺峰,就見他一臉驚恐的盯著整潔如新的客廳,靠著自己的身子有點搖晃。奇怪的看了一眼,沒事兒啊,他記得自己昨晚只是好好收拾了一下,並沒有丟掉什麼重要的東西。
「沒錯,這是我的家,傢俱什麼還是一樣的。」羅嶺峰喃喃自語著,忽然抓緊了周衛的肩膀:「小……小衛,昨天晚上……有外星人來過這裏嗎?為什麼……為什麼我家會變得這樣乾淨了?」他回頭望望臥室,天啊,連地毯都像是新的一樣。
「峰哥你真會開玩笑。」周衛翻翻白眼,這算是對他努力工作了一夜的讚美嗎?這讚美還真是有些奇怪。
「那……不是外星人,難道是田螺姑娘?」羅嶺峰望望天花板,一臉認真的表情說不出的可愛。
「噗……」周衛真的忍不住笑了,搖搖頭:「峰哥,不是田螺姑娘了,你要說是田螺男孩還差不多,你看到的這些成績,都是我昨天晚上連夜收拾出來的,我到現在還累得直不起腰呢。」
「真的……真的是你?」羅嶺峰回頭看看周衛,忽然跳開了一步,惡聲惡氣的叫道:「說,你是什麼物種變的?來到我們人類世界有什麼企圖?」
「峰 哥,你真會開玩笑。」周衛笑的彎了腰,然後又直起身,拉著羅嶺峰的手到餐廳坐下:「說實話,我還想問問你是什麼物種變的呢,好好的屋子怎麼會被你弄成這個 樣子。我花了一夜的時間,也僅僅是把你的臥室和客廳打掃出來而已,廚房以及餐廳和其他的客房臥室要收拾乾淨,估計最起碼還需要兩天時間。」
昨天晚 上進到這裏的時候,真是被嚇了好大一跳,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了,依照八年前這男人的作風,他的家不會乾淨到哪裡去,但是他也沒想到竟然會髒亂成這個樣子, 比起八年前絕對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真是服了羅嶺峰,他到底是怎麼在這種環境裏存活,並且出去的時候還能一身乾淨清爽的。
羅嶺峰的臉刷一下紅到了耳根,囁嚅道:「我,我也不知道啊,明明上一次請鐘點工,到現在才過了三個月而已。我本來想帶你去住酒店,然後等閒下來了,請人把這裏收拾乾淨,再和你一起回來的,誰知道……昨晚太困了,竟然就把你帶了回來。」
「嗯,也不用請鐘點工了。雖然家裏髒亂一些,但都是浮灰,峰哥的家裏大概是不動煙火的關係吧,沒有油煙,所以其實也很好收拾。」
雖然是大少爺出身,但周衛從小就十分獨立,住校的時候沒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動手,因此他做這些事情,絕對是輕車熟路。
把從樓下買的豆漿油條端上來:「峰哥,我也不知道你的口味,所以就買了這個,你先湊合一下吧。等我們今天回來的時候,去超市買些米麵油和青菜肉蛋,以後我們自己開火。」
「自己開火?煮速食麵嗎?我只會煮速食麵了。」羅嶺峰皺眉頭:「而且附近快餐廳的飯菜口味其實不錯的。」
「當然不是讓你做了,我根本沒抱這種期望。但是我住在你這裏,白吃白喝白住之下,總是要做一些事情的對不對?峰哥你不會指望我交房租吧?呵呵,這種房子的房租,我交不起了。」周衛笑著,他的話讓羅嶺峰也笑起來。
「行 啊,你喜歡自己做飯,你就自己做吧,要是好吃,我也可以跟著白吃。」羅嶺峰咬了一口油條,雖然周衛的確勤快,而且收拾家的本領十分驚人,但他不認為對方做 的飯菜會比得上快餐廳。要知道,那家快餐廳的老闆兼大廚可是超級廚師呢,自己這樣挑食的人,都吃了兩年多,還沒有膩煩,足可見他們的功力了。
吃完飯,看看表,已經六點四十了,於是洗臉刷牙穿衣服,半個小時搞定。清清爽爽的親和派歌手形象,可以出門了。
「等等峰哥,你確定……確定要穿這一套出門嗎?」從另一個房間裏走出來的周衛叫住他,然後盯著他身上的衣服,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
該怎麼說好呢,早在家裏看節目的時候,他就發現羅嶺峰不太會裝扮自己,有時候的衣服穿出來,說他是個明星都有些丟人。
而另一些時候,那些搭配得當的衣服應該就是造型師的功勞了,他明白像羅嶺峰這樣的藝人,還不夠資格擁有專業的造型師替他打理形象,很多時候都是穿什麼樣是什麼樣,因為於他來說,音樂才華才是最重要的。
羅嶺峰上下看了看自己,抬頭不解的看著周衛:「是啊,這樣有什麼不好的嗎?還可以吧,白色和天藍色也蠻相配啊。」
「現在沒時間和你說造型的知識了,你的衣櫃在哪裡?」周衛拉住羅嶺峰,見男人有些不耐煩,他很理直氣壯的道:「我現在是你的助理,所以讓你以最好的形象在人前出現,也是我的工作哦。」
羅嶺峰無奈,只好帶周衛來到自己的衣櫃前,拉開櫃門,裏面的衣服不少,但是……周衛歎了口氣,心想這男人能混出頭來真不容易,應該真的是很有才華吧,不然就看看他這個品味,怎麼能讓人相信他還不到三十歲。
勉強挑出一件黑色的襯衣,胸口繡著銀色的抽象圖案,不大,但是很有視覺衝擊力,然後配一條樸素的牛仔褲,休閒鞋,再推羅嶺峰去鏡子前照照,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剛剛那件天藍色褲子配白衣服,顯得他有些土氣,這套穿在身上就時尚多了。
羅嶺峰看了周衛一眼,即便他不擅長裝扮,也看出了這前後兩套衣服的差別,嘴上沒說什麼,心裏卻想著這小子行啊,雖然窮困潦倒,但是眼光還真很不錯。
又耽誤了幾分鐘,想到T市的交通,羅嶺峰的頭都開始痛了。這一次他自動自覺的坐到副駕駛座上,周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他挑挑眉毛,再眨眨眼睛,那意思是:反正你也會開,我樂得享受。
周衛又被他那有些調皮的表情逗笑了,坐上駕駛座,還幫羅嶺峰繫上安全帶,發動車子慢慢開出小區。
到電視台的時候,正好是八點,羅嶺峰和周衛一路奔跑來到會議室,羅嶺峰二話不說就一頭拱了進去,一邊大喊著:「塞車啊,我可不是故意要遲到的,今天早上路上發生一起車禍,所以塞車特別厲害。」他一邊說著,就在屬於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拿起面前的礦泉水瓶狂灌了幾口。
喝了一半的水,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抬頭看看,只見其他人都用一種很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他,望望自己全身上下:很正常啊,沒有長出花也沒有長出草,那這些傢伙們是看什麼啊。
「噓……」樂隊的吉他手小乙吹了聲口哨:「行啊峰哥,今天這打扮好新潮啊,本來大家還在猜你今天會穿什麼來雷我們呢,怎麼著?你該不會是去報名學習造型了吧?」
「喂喂,你什麼意思啊?什麼叫我今天會穿什麼來雷你們?我的衣服哪一件不是花了大把銀子的?至於像你說的這樣不堪嗎?」
羅嶺峰不服氣,開會時只有他們這些工作人員,助理們都在外邊等著。否則這話要是讓周衛聽見了,他非笑的打滾不可。
「本來就是啊,阿峰你每次穿的衣服都是考驗我們忍笑能力的最佳工具。難道你自己都沒有發覺?這一年來,一需要錄節目或者演出的時候,都會有造型師過來幫你搭配衣服。」江韜轉動著椅子,臉上的笑容讓羅嶺峰真想扁他。
「那你們怎麼不早說?為什麼現在才說?」羅嶺峰氣壞了,看看這些傢伙們笑的那麼開心,怎麼看怎麼礙眼,早都幹什麼去了?現在來笑話自己,交了這幫東西真是自己瞎了眼睛。
不過他也真的懷疑了,難道自己的打扮能力真就這麼差勁嗎?可是……可是他覺得還好啊,再怎麼說自己也是一個星吧,雖然不很明亮,可這最起碼的潮流意識應該具備,今天卻被大家當眾這樣說,讓他感覺就好像是那個皇帝被人揭穿了沒有穿衣服一樣,有些難過。
「不是了。」大概看出羅嶺峰真的難過了,大家連忙都止住了笑,謝華咳了一聲,面色一整,很誠懇的道:「嶺峰你也不用難過,其實……你以前也沒有多雷了,大家都是開玩笑的,之所以不說,也是因為我們不想你難過,其實也說過幾次啊,你沒放在心上而已。」
方蘭也道:「就是啊,嶺峰你不要難過,你以前不會搭配衣服,這的確是有一點的了,但是現在你忽然有了對潮流的領悟和追隨能力,這就很好嘛,我相信你將來一定會越來越讓我們驚豔的。」
羅嶺峰黑著臉看眾人,半天才不甘不願的嘟囔了一句:「驚豔什麼啊?這一套是小衛給我搭配的,小衛了,就是昨天我才收的那個助理。」
「什麼?他一大早就跑到你家去幫你搭配衣服了?」江韜大吃一驚:「這孩子也太熱情了吧?一般的年輕人這時候大概還沒起床呢。」
「你才多大,別說的自己老氣橫秋似的。」羅嶺峰白了江韜一眼,然後得意的昂起下巴:「嗯,不止這些哦,小衛還開車和我一起來電視台呢,而且他的開車技術棒極了,如果不是他,估計我還得晚個二十幾分鐘才能到這裏。」
「我 們怎麼就沒遇到這麼敬業的助理啊。」謝華歎氣:「這哪裡是一個助理啊,分明就是一個全能保姆嘛,負責搭配衣服,開車送你上班,然後工作上所有事都可以交給 他,嶺峰,或許你可以考慮拐他去給你做飯收拾家哦,你已經兩個多月沒讓我們過去了,依據我們對你的瞭解,那個房子恐怕是不能看了吧?」
羅嶺峰再次得意的昂起下巴:「哈哈,你們說的一點都沒錯,小衛收拾家務的能力真是厲害極了,我今天早上一醒來,還以為是外星人來過了呢……」他滔滔不絕的把事情經過講了一遍,又換來大家此起彼伏的讚歎聲。
開完會出門,遇見別的部門的同事,也都是一臉驚豔表情的上下打量著自己,這讓羅嶺峰鬱悶到不行,暗道自己以前穿的衣服真那麼雷人嗎?一個人兩個人這麼說就罷了,但現在是所有人都是這種表情,那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