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風之羽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筆名:風之羽
性別:……美女(咳咳)
年齡:今年比去年長了一歲了,明年會比今年大一歲
嗜好:讓我想想看哦……嗯,發呆、電視,閱讀,動漫,音樂(不帶歌詞的那種),還有聽戲(汗……很少人可以理解的愛好)。
怪癖:很會睡,很愛睡,沒有條件也要創造條件睡。只要想睡,睡多久都沒關係,厲害吧,哈哈!!
信箱:feng_zhiyu2001@hotmail.com
星座:神秘派的天蠍座
生日:11月10日
血型:B
其他:嗯……可不可以不要說了……
 
         風之羽 的所有作品: 
   


 


                        花小白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筆名:風之羽
性別:……美女(咳咳)
年齡:今年比去年長了一歲了,明年會比今年大一歲
嗜好:讓我想想看哦……嗯,發呆、電視,閱讀,動漫,音樂(不帶歌詞的那種),還有聽戲(汗……很少人可以理解的愛好)。
怪癖:很會睡,很愛睡,沒有條件也要創造條件睡。只要想睡,睡多久都沒關係,厲害吧,哈哈!!
信箱:feng_zhiyu2001@hotmail.com
星座:神秘派的天蠍座
生日:11月10日
血型:B
其他:嗯……可不可以不要說了……
 
         花小白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藏英集 >> 奇情系列之仙帝的心肝魔童

點閱次數: 2841
   奇情系列之仙帝的心肝魔童
編號 :023
作者 風之羽
繪者 花小白
出版日 :2009/10/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不過偷了幾顆果子而已,魔主用得著這麼小氣把他送到仙界去嗎?啊,他明白了,魔主不喜歡仙帝,肯定是想他上仙界去鬧個雞飛狗跳是吧?明白、明白!他一定不會辜負魔主如此的殷切期望!

  這個小傢伙是來做什麼的?上仙界的第一天就拔了天機宮宮主家的雞毛,看上天樞宮宮主家的鴿子,嗯,還是抓到我仙帝的宮裏好好調教,讓他知道什麼是仙界的規矩!不會吧,竟然連仙帝宮裏的蓮蓬荷藕也不放過?看來要狠狠打頓屁股,這個貪嘴的小魔星才能學乖。
不過,看在他請自己喝酒的份上,看在他那雙又圓又大時時充滿水氣的漂亮眼睛的份上,似乎、也許、好像可以放過一次……

  人說近墨者黑,跟辛甘在一起,浮黎覺得自己也變得貪食起來,貪著辛甘的純真,貪著辛甘的可愛,連他的身體也是甜美得讓人嘗了一遍又想一遍。
既然這麼對自己胃口,那不如就用個堂皇的帽子把小魔星給扣死在仙界吧!

全新奇情系列之仙帝的心肝魔星,在此一刻,歡樂登場!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楔子
  天地混沌初開之時,世間便被分為七界。除了天地之間的人間界之外,天屬三界為:仙界,神界,龍界,地屬三界為:妖界,魔界,冥界。七界各司其職,各領天命,自天地初分到現在,歷時億萬年,倒是很少出過差錯。
   傳言茫茫東海之上,萬里波之中,有仙島蓬萊,無根無源隨波而飄,中有仙人無數,若可以到達蓬萊,便可得仙術,長生不老,白日飛升。於是便有那愚夫愚婦 不惜拋家子,窮心極命地在海上尋找,只望可以修得仙術,早日成仙。殊不知,仙凡有別,那蓬萊仙島雖有,只存於十丈紅塵之上,三寸經緯之外,哪裡是些凡 人可以見到,可以尋得的。
  蓬萊島上有一湖,湖面如鏡,可映世間萬景,湖中一島,浮離湖面約三尺,名叫逍遙石。石上神芝仙草無數,又常有仙鶴起舞,丹鳳鳴唱,是蓬萊之主,那掌管天地六界的仙人們用來鬥棋之地。
  「仙翁,此子一下,你可要輸嘍!」手拈及地長鬚,窮地叟搖頭晃腦一臉得意。
  「不、不,此子不算!」同樣白鬚及地的極天翁伸手便要去換子,被窮地叟一把攔住。
  「哎!舉手無回大丈夫!仙翁不可耍賴!」
  「死老頭子,許你悔棋,不讓老夫換子?」極天翁手中白子一丟,生起悶氣來,轉臉問道,「菩薩來評評理,可許不!」
  端坐一旁觀戰的觀世鏡菩薩只是微微一笑,幷沒說話。
  窮地叟拈著鬚,突然說道:「光顧著下棋了,六界之爭霸賽是不是快要開始了?我記得明年似乎輪到仙界和魔界了。現在的仙帝和魔主都是誰來的?」
  「仙界的仙帝是浮黎,魔界的魔主是萬世。這兩個小子從小就看對方不起,好不容易等到這一萬年一次的六界之賽,呵呵,想來一定很有看頭啊!」極天翁摸了摸鬍子,笑得很是開懷,然後悄悄、悄悄地在棋盤上動了一子。
  窮地叟光顧著沉思,沒在意老對頭的手。
  「觀棋不語真君子!」一邊的觀世鏡菩薩輕聲吟誦。
  極天翁長長的壽眉動了動,沒吭聲。
  「上次仙魔兩界的比賽,這兩人好像還都很年輕,而那時兩界之主也都不是他們……」窮地叟輕嘆了一聲,「世事變化真快,對我們而言,也不過是幾場棋局的時光而已。」
  「我們只管看熱鬧好了。」極天翁笑了笑,手中輕敲著白玉棋子,「只是不知道這次他們之中到底誰會贏。仙叟,可想好了贏家的彩頭?」
  「上次你做了個幻月仙子出來,引得六界為了她幾乎打破了頭!」窮地叟翻了個白眼道,「你這次還想玩什麼花樣啊!」
  「若沒刺激,那些小孩子怎可能放開手使出全力來贏比賽!」極天翁不以為意,揮了揮手道,「最後幻月沒有嫁給六界之中的任何一人,反而愛上了人間界的一個凡夫,哈哈,老頭子,你不覺得這樣的結局十分有趣嗎!」
  「嗯,讓他們受受挫也未必不是好事!」窮地叟點了點頭,「只是那之後六界的頭兒們全都掛冠不做了……」
  「舊的不去,新的如何來!」極天翁笑瞇瞇地摸了摸鬍子。
  「不管怎麼說,這次別再弄什麼獎勵了,我可不想再去費心挑繼任人,老仙翁你也老實著點!」窮地叟敲了敲棋盤。
  「那我們來賭一下,這次六界之中誰會勝出吧!」
  「還用問?」窮地叟冷笑了一聲,「我們地界的三個小子一定贏。」
  「少來,還是我們天界的那三個要更勝一籌!」
  眼見二老要爭起來,一旁的觀世鏡菩薩突然笑了一聲。
  「菩薩,您有先知之能,先覺之力,您來評評,究竟是誰對!」
  菩薩微妙嚴法眼,輕輕道了聲:
  「佛曰:不、可、說!」

  第一章
  「姓名?」坐於仙台之後的日值仙官眼皮也沒抬一下,手裏拿著朱筆發出刻板的聲音。
  「殷辰!」仙官抖了抖嘴角。陰沉,好名字。
  「季渡!」手上的朱筆振了振。嫉妒,嗯,也不錯。
  「無崖!」仙官嘆了口氣,魔界裏的人沒有好名字取了嗎?無牙無牙,連這麼無「齒」的名字也能取得出來,果然是沒救了。
  等、等、我等……那第四個傢伙呢?怎麼還不報上名來?仙官不耐煩地抬起了頭。
  ……這三個又陰沉又無牙的魔界交換生倒是都有一副讓人嫉妒的好相貌。雖然名字有些寒磣,但是容貌都是讓人養眼又宜神。冰冷的眼神終於軟化了許多,沒辦法,日值仙官也不能勉俗地喜歡美麗的東西。
  不過,那第四個人呢?怎麼還沒聽到報名聲?仙官將臉轉向帶這幾人前來的人身上。
  「鳳九,你不是說要來四個的嗎?」
  身穿五彩衣的青年輕輕打了個哈欠,將身趴在仙官的桌子上:「小易,別那麼心急嘛……那個傢伙啊……嗯,可能是迷了路,過會兒就能趕上來了吧。」
  仙官推推他,皺著眉頭說:「從魔界到仙界只不過一條窄窄的雲路,他能迷到哪兒去!還有你啊,別一大清早就一副沒睡醒的樣子,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快擦乾淨去!」
  鳳九嘻嘻一笑,藏在袖底的手偷偷捏了捏仙官的掌心,壓低了聲音道:「哪次我見了你不會流口水的……小易你每次看著都比上次要美上三分!」
  仙官臉一紅,將手抽回來,吊著眼角瞪了他一眼。
  「少說混話,你全身上下,就這張嘴會渾說。」
  於是鳳九將嘴去仙官的耳邊說:「我全身上下,可以寶貝的地方多得是……哪次你嘗了不是快樂得不得了……不然今天晚上……我們再……」
  仙官的臉騰地浮起兩朵紅雲,手上的朱筆不知怎麼一下打上了鳳九的臉,在他英俊但有些輕浮的臉上劃出了兩道鮮的紅色。
  「對不住,手滑了!」
  刻板而冷淡的聲調讓鳳九苦笑了一下,他伸手把臉上的朱墨擦了擦,然後轉身對其他三人說:「好吧,你們誰去找一下小辛甘?」
  小心肝?仙官的嘴角微微抽動,叫得還真是親熱!
  鳳九背後一個激靈,回頭看時正迎上仙官那雙慍怒的眼睛。
  「啊、啊……你誤會了……」鳳九的額頭上開始冒汗,「我說的不是心肝……」
  「不是辛甘又是哪個?」殷辰翻了翻眼睛,「你自己把你的小辛甘弄丟了,要找自己找去,我們才不會去!」
  啊!這個死小孩!
  仙官的臉色更加地難看。
  「他是辛甘……呃,不、不,他的名字叫辛甘,百味之中的辛和甘!」鳳九趕忙來解釋,「你可千萬別想歪啊!」
  「我有什麼好想歪的?」仙官正眼也不瞧他,「我只是負責仙界入界門登記的小小日值,我想什麼根本不重要。」
  「但是對我就很重要啊!」鳳九小聲地嘀咕了一聲。要是把他惹惱了,那他鳳九以後進出仙界不是得被他難為死……這個超級小心眼又愛鬧別的的日值仙官易初升。
  「嗯?那個不就是他嗎?」一邊默然的無崖指了指白色雲路上跌跌撞撞走過來的身影。被繚繞的雲之氣覆蓋著的雲路之上,那白色的身影很容易讓人忽視掉。
  於是眾人很耐心地等,等了半天,那深一淺一好像喝醉的了人才走到雲路的盡頭來。
  「辛甘!」鳳九沒好氣地大叫,嚇得來人手一抖,懷裏抱著的一堆東西嘩啦啦滾了一地。
  「這是什麼?」季渡好奇地撿起滾落到他邊的圓球。
  青翠碧綠色的球體十分光滑,隱隱透出一股醇香的酒氣。
  「玉酩酊?」鳳九嗅了咱鼻子,眼睛亮了起來,「你怎麼會帶這種東西來?」
  辛甘忙不迭地將滾落到四周的綠果子拾起來,伸手又去拿季渡手裏的那只,被鳳九一把搶了去。
  「玉酩酊是酒果,不是告訴過你們不可以帶魔界的嗎!」鳳九露出一臉凶樣,徑自將果子塞進懷裏,「沒收!」
  「不要啊!」辛甘一聲慘叫,拉住了鳳九的手,「鳳哥哥,鳳老大,這些都是我好不容易攢到手的,您可別收了去啊!」
  「仙界裏是禁酒的!」鳳九這麼說著,在看到辛甘懷裏剩下的玉酩酊時露出了幾分貪色,「出發前,我有很確、實、地告知過你們了吧!居然偷偷帶來,帶了來也不知道把東西藏藏好……小笨笨,活該……這些剩下的,也歸我……呃,不,也歸公了!」
  「不行!」辛甘立刻將玉酩酊全部摟在懷裏,一雙眼睛戒備地看著鳳九,「我費了很久才等到玉酩酊熟的。它們都是我的,你別想拿走!」
  「那你就別想進仙界!」鳳九立起眉毛來威脅。
  「不進就不進!」辛甘完全不示弱,「本來我也沒想過來,偏偏這麼倒黴讓我抽到這隻簽。在這裏待一年哎!能不去最好!」
  易初升眉頭挑了挑,輕咳了一聲。
  「那個……你,就是那第四人嗎?」
  辛甘一抬頭,正遇上仙官那張沒什麼表情的臉。
  「哇!好漂亮!」辛甘的眼睛一亮,「你是仙界的人嗎?長得好漂亮啊!」
  易初升的額角一跳,修長的眼睛瞇了起來。鳳九立刻拉住了他。
  「呵呵,他新來新來,不懂規矩,不知道你的忌諱,你別跟他一般見識哦!」
  易初升看了鳳九一眼:「我沒打算跟他見識什麼……倒是鳳九,我能有什麼忌諱了?我是個很小心眼的人嗎?」
  「當然不是!當然不是!」不是才見鬼!鳳九腹誹著,臉上掛了真誠無比的笑容。
  易初升沒理他,而是敲了敲桌子,沒什麼表情地對辛甘說道:「快些過來登錄,時辰快過了,你再不快些,入界門就要關上了。」
  辛甘抱著玉酩酊,有些困惑地看了看鳳九。鳳九苦笑著摸了摸鼻子。
  「入界門一日之內只開兩次,一次開半個時辰,為了等你,我們已經在這裏站了很久了……」
  「可是……」辛甘將懷裏的果子摟緊了些,「我不會把玉酩酊給你!」
  「不給你就在外面待著!」鳳九挑起眉毛,做出很嚇人的表情來。
  「待著就待著!」辛甘毫不示弱,「大不了我回魔界,魔主問起來的時候,我就說是你不許我進入界門。」
  「臭小子!」鳳九捏著拳頭就要過去,被季渡一把拉住。
  「鳳九哥,辛甘就是這脾氣,貪食如命的,你別氣。若他真的不肯進入界門,回頭魔主問起來你也不好交差不是?你也不想惹魔主生氣吧!」
  「但是!」鳳九指了指辛甘懷裏的玉酩酊。
  「這有何難!」季渡微微一笑,立在辛甘的面前,「小辛,想帶它們進去嗎?」
  辛甘眼睛一亮,立刻拼命點頭,小巧的下巴跟小雞啄米一般。季渡也忍不住笑起來,伸手摸摸他的頭頂。
  「我幫你……不過,有條件!」
  「季渡哥哥,你肯幫我嗎?什麼條件都可以!」辛甘歡叫著,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季渡的要求。
  「傻瓜啊你!他都還沒說什麼條件呢!萬一他要把你賣了怎麼辦?」鳳九撇著嘴。
  「你閉嘴!」易初升仙官冷著丹鳳眼狠狠踢了鳳九一,「再囉嗦讓他們誤了入界門開放的時辰,你以後就別想輕鬆入界!我可不想午後再過來開門!」
  鳳九很委屈地閉上了嘴。
  季渡起了一根食指,指尖頂端漸漸放出了一點白光。他拿起一隻玉酩酊,輕輕點了點,那隻玉酩酊立刻縮小變硬,竟然成了一顆滾圓透潤的碧玉珠子。
  「咦咦,我的玉酩酊啊!」辛甘叫了起來。
  「別急啊!」季渡笑了笑,轉身對殷辰伸出手來,「小辰,送我根簪子,要好看一點的。」
  殷辰點點頭,從頭上簪著的七八根玉簪中拔出一根來。
  沒事頭上插那麼多根髮簪幹嘛?鳳九看了眼殷辰頭上形狀各异,顏色不同的簪子暗自嘀咕。
  季渡將簪子在手中掂了掂,滿意地點了點頭。色澤翠綠,通體水潤清透,果然是個不錯的選擇。然後他從頭上拔下幾根頭髮絲來,放唇邊吹了吹,發絲立刻變成了銀色的絲。季渡將玉珠穿到絲上,將絲穿過玉簪,如法炮製,很快便將辛甘懷裏的玉酩酊全部穿到了髮簪上。
  「好漂亮!」辛甘看著髮簪感嘆,「好像一大串葡萄哦!」
  一邊的無崖也忍不住笑起來。
  「辛甘,你還真是,只知道吃的東西啊!」
  「真的很像啊!」任季渡將髮簪簪到自己的髮髻上,辛甘撅起了嘴。「可是這些葡萄又不能吃……小季,我的玉酩酊還能變回來嗎?」
  「能啊!」季渡拍拍他的頭,「不過法術只有我能解,你想偷喝的時候就來找我好了!」
  鳳九只能嘆氣,連連嘆氣。
  「行了!」易初升向辛甘招手,「就差你了,快來登錄。」
  「呃……你不用管我是否帶了違禁之物嗎?」辛甘眨著一雙又黑又亮的眼睛,好奇地看著眼前這位長相俊美冷若冰霜的仙官。
  「我只管登記過入界門的人,其他的不歸我管。」易初升冷冰冰地把話拋出去,然後用朱筆將辛甘的名字寫上。
  「可是……」辛甘指了指仙簿,「仙官你啊,只有我的名字寫對了,他們三個……全都寫錯了耶!」
  「是嗎?」
  「是嗎!」
  「哎呀,真的是啊!」
  推開過來的另三隻腦袋,易初升啪地一聲合上了簿子。
  「本仙官愛怎麼記就怎麼記!你們管得著嗎!」易大仙官的臉上難得地浮起了一絲紅雲。
  「鳳九哥怎麼不進來?」辛甘跟在殷辰的身邊,不住地向身後看。高大的入界門已經閉合,鳳九被關在外面,只有那個冷言冷面的美人仙官在前面帶路。
  「他的任務完成了,當然不能進來。」回答的是易初升。進了入界門之後,仙官的臉色好看多了,表情也變得很柔和,柔軟的態度與門外簡直是判若兩人。
  「啊!啊!」辛甘突然大聲叫著,轉身向入界門跑去。被無崖眼疾手快一把揪住了脖領子。
  「你要幹嘛?」
  「鳳九啊!鳳九他……他搶走的那個玉酩酊還沒還我!」
  眾人一陣沉默,然後辛甘的頭上就被砸出了幾個包。
「嗚……嗚嗚……」一行人中傳出了哀怨的抽泣聲。

  「仙帝?仙帝?」站在離十步遠之處,仙婢怕驚動對方一樣,用軟軟的聲音輕輕地叫著。
  「嗯?」翻了個身,浮黎轉過臉來看著那個仙婢,「什麼事?」
  烏黑的長髮從肩上滑落下來,露出半個堅實的胸膛來。仙婢心頭一陣亂跳,忍住沒去看自家仙帝的臉。
  「仙帝,入界門傳來消息,魔界的四位交換生已經進入仙界了。」
  「哦?」浮黎立刻來了精神,從雲榻上坐起來,「是今日嗎?守入界門的日值是誰?」
  「回仙帝,是仙官易初升。」
  「小易?」聽到很久沒聽到的名字,浮黎一時有些迷惑。他用手撫著形狀優美的下巴想了想說,「我記得以他的實力和資歷,早應該是仙界十位仙游上使之一了吧,怎麼還會在當入界門的日值?難怪我很久沒他的消息……啊,先不管這些,來人,我要去見見魔界來的人。」
  立刻便有守在一旁的仙婢們衝過來,幫浮黎著衣梳發。
  啊,好羡慕!只負責傳遞訊息的仙婢在一旁看著,臉上寫滿了大大的羡慕二字。
  浮黎選了自己最喜歡的羽衣穿上,白色的輕柔布料是天神界的織女姐姐特地選了雲絲和霞紗混和了靈鶴絨織成的,剪裁十分合體,正好襯出浮黎十分自傲的修長身材。以水晶和白銀紡出的細在白色的衣料上出九尾振翅的銀色鳳凰,在陽光下閃閃耀目,十分貴氣。
  揮手化出一面水鏡來,浮黎在鏡前看了半天,從衣服的皺褶到髮簪的角度,無一絲瑕疵才心滿意足地將水鏡化去。
  「我今天的氣色如何?」浮黎臉上帶著微微的笑意,緩緩地轉了一圈,引得眾仙婢一陣尖叫。
  「仙帝您的仙姿無雙,上天入地尋遍六界也沒人可及啊!」仙婢們一個個手捂著發燙的面頰發出了迷醉的叫聲。
  浮黎對她們的反應相當滿意,於是輕輕撣撣衣服上完全沒有的灰塵,氣定神閒地揚起了下巴。
  「走,我去見見那幾個從魔界來的小子們……我倒要看看,萬世魔主挑了哪幾個不知名的小毛頭來參加這一萬年一次的六界之戰!」
  是六界之賽吧……何時變成了六界之戰?引路的仙婢在心裏暗想著,但是看著仙帝一臉傲然氣度加上元氣飽滿的精神,她也只能將疑問吞回肚子裏。
  易初升將殷辰四人一路帶到了天機宮,見天機宮的宮主已經遠遠地迎了出來,易初升的眉頭不易覺察地微微皺了下。
  「小易!」一襲白衫的蘇留白一臉的歡喜之色,「真的是你啊!」說著便要伸手去拉易初升的手腕。
  易初升雙手抱拳對著蘇留白拱拱手,不著痕地避過了蘇留白的一雙狼爪:「蘇兄,久不見了。」
  見易初升如此冷淡地回避自己,蘇留白不覺也有些訕訕,只能收了手回來。
  「你啊,還是守著入界門不願升職嗎?」蘇留白看著那副清冷的面容不無遺憾,「你留在那裏看門實在是可惜了些。要不要我去和仙帝說說看?」
  「不勞費心!我過得很好!」易初升立刻回絕了蘇留白的好意,他在入界門輕鬆渡日,混吃混喝很是適意,若要回來,哪會再有現在這麼快活的清閒日子過!
  知道易初升一向冷面慣了的,蘇留白倒也不會太過在意。
  「你身後四位便是從魔界來的交換生了嗎?」蘇留白將眼視投向四人,臉上浮起幾分溫和的笑意。「看來萬世魔主知道我們仙帝的性子,特意挑了些美人兒來。」
  聽到這裏,易初升臉上的表情也不覺柔和了許多。他壓低了聲音對蘇留白言道:「魔主挑的確是萬中選一的美人,但是,僅憑這樣還是無法氣到仙帝的吧。畢竟那人對自己的外表有著超乎想像的自信呢。」
  說得也是!蘇留白絲毫沒發覺易初升話語中對仙帝的微微不敬,反而大大地點頭表示認同。
  「那麼……魔界的四位,請這邊來吧!」蘇留白暖暖地笑著,對著站在一邊的魔界四人組招了招手。
  仙界確與魔界不同,無論身在哪裡,四周都是明明亮亮的。華麗的宮殿樓宇,處處是香花仙草,各種靈獸仙羽悠閒自在地在庭院裏漫步。霧靄緲緲,絲竹清越,就連在雲間穿行的仙界的人們也是悠游自在,恬靜淡然的模樣。
  這裏還是很不錯的,怎麼跟魔主形容的一點也不像?四人心中均是充滿了迷惑。想想若是在這樣的環境裏待上一年,好像也沒有那麼糟糕了!
  一年對於他們來說,不過就是白駒過隙一般,只是一想起自己身上的任務,除了那沒心沒肝的貪食鬼之外,其餘三人都是心中一沉。
  要對自己有信心!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他們都知道,能作為交換生來到仙界,幷非如他人所見靠天意憑法簽,而是魔界中幾位魔君千挑萬選才定下的。他們對自己的資質和魔力都有著相當的自信,只是對那位辛甘……再怎麼想也想不透,右相的止水魔君大人為何非要將他給塞進來!
  「你們不懂!」英俊無雙的黑衣貴公子輕搖羽扇對眾人說,「仙帝是何等人材,你們這樣的菁英人材過去,他一定是百般設防,唯有辛甘這樣心如白紙的魔界第一大『奇特』人材才不會讓仙帝產生戒備……」臉上浮起一絲詭譎笑容,「想贏仙界,辛甘可是不可或缺的棋子呢!」
  如果這些話讓辛甘聽見,他一定會很傷心的吧!其實小辛甘除了有一點點貪食,還是非常可愛的說……三人有志一同地嘆了一口氣,轉了臉,去尋那個可愛又有點蠢笨的貪食小鬼頭。
  可是……
  人呢?
  三個人一下子刷白了臉。這裏又不是魔界,這小子怎麼還是這麼愛亂跑!
   蘇留白說是要外出迎接仙帝的仙駕,早就已經走了,只留著他們在大廳裏等著仙帝接見,只不過一眨眼的功夫,四個人就少了一個,若是那位仙帝問起,他們該怎 麼回答?冷汗滲出後脊來。他們可不止一次地從魔主口中聽到過這位仙帝的種種「事」。自傲又自負,眼高於頂,個性小氣,心胸狹隘……總之沒一句是好話。辛 甘一定是出去覓食了,可是仙帝說不定會認為這是魔界的人故意給他難堪……
  早聽說過仙魔兩界的主人勢同水火,這下可不正是將光明正大的理由雙手奉上,好讓仙帝狠狠地發一次?
  辛甘啊辛甘,你可還真不是省事的主兒啊!
  殷辰、季渡和無崖三人臉上一陣青白,不約而同嘆了口氣。
  「無崖,能找到他的位置嗎?」殷辰開口問道。
  無崖將手伸出,將腕上的星盤輕輕一按,一道碧綠色的光柱騰空而起,映化出外界的百物。
  無崖指尖在光柱映出的景象上劃了劃,一個白色的纖細身影立刻顯現了出來。
  「這裏是……外面的庭院嗎?」殷辰有些疑惑地問。
  看著那個白色的身影正蹲伏於地,似乎在窺視著什麼的樣子。
  季渡看了看,嘴角突然一抽。
  「別看了,那小子好像想吃叫化雞……」
  辛甘的對面,一隻鳳尾仙錦雉雞正悠閒地漫步,不時地啄食著地上的草籽。
  「這小子瘋啦!」無崖氣得渾身發顫,「仙界的仙禽他也敢動?」
  「他有什麼不敢的!」季渡無奈地嘆著,「他連魔主後院五百年才結次果的無果都敢偷吃,連右相止水魔君家裏養的小寵龍也敢偷來烤了吃,他連左相寒山魔君種了多年的金風玉露也敢刨了來吃,你們說,他還有是不敢的……」
  「我們……還是在他闖禍之前,先把他抓來身邊的好!」殷辰除了嘆氣,只有嘆氣。
  碧綠色的光柱突然一抖,景象全無。無崖在腕上的星盤上拍了又拍,怎麼也拍出不影像來。
  「壞了?」季渡挑了挑眉。
  「不會啊,一直都很好用,怎麼突然一下就沒影了?」無崖嘴裏嘀咕。將星盤摘下來左瞧右看,「一定是仙界的氣場跟我的魔具不合,所以到這裏就不怎麼好用了。」
「星盤不好用,那我們如何能找得到辛甘?仙帝快要到了吧!」殷辰煩惱地皺起了眉頭。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