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梨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梨花 的所有作品: 
   


 


                        花小白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花小白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藏英集 >> 魔宮風月系列之恨到歸時方始休

點閱次數: 2629
   魔宮風月系列之恨到歸時方始休
編號 :012
作者 梨花
繪者 花小白
出版日 :2009/7/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十年前,李書白救了上官千斬,將他從地獄帶到天堂。卻又在兩個月後,無情的將他趕走,讓他重新置身地獄之中。
如果沒有那段溫情,如果從來不識那溫柔的滋味,如果不是剛剛享受幸福便又重入黑暗,上官千斬的恨就不會這麼的深,深到刻骨。
所以在十年後第一眼看到落魄的他時,那股報復的欲念便如排山倒海般傾瀉而來,讓他無法再多等一刻,就肆意將李書白擄到自己的身邊。
但究竟是為什麼,單純的報復竟會染上別樣的色彩,一個無情無心的人,卻對一個恨之入骨的人越來越欲罷不能,這也太可笑了吧。
不行,怎麼可以這樣輕易的原諒,怎麼能夠這樣輕易的就忘記那刻骨傷害,他要控制自己,控制控制再控制,可為什麼,心卻越來越淪陷了。

同樣有恨的兩個人,他們會有一個幸福的結局嗎?身份的差異,心態的不同,又會給他們帶來怎樣的難關?
生死只在一線之間,在這一刻,他——上官千斬,他——李書白,又會做出怎樣的抉擇。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楔子
江湖中風雲變幻,人世間各色容顏。
時值龍尊皇朝景帝五年,平靜了近五十年的江湖,忽然出現了一股勢力,以破竹之勢橫捲大江南北,不過三年功夫,這股勢力便後來居上。雖然名義上沒有人願意承認,但九成九的江湖人心中都認定:它就是武林中名副其實的霸主。
這股勢力自稱魔宮,除了神秘而不為人知的總宮之外,魔宮之下是由六大魔宮組成的,與總宮不同的是,這六大魔宮的地點是眾所周知的。龍尊皇朝最繁榮的六大城市,每座城市內都有一座魔宮,佔據了城中風水最好景色最美的地段,其輝煌華麗,竟可與皇宮相媲美。
六大魔宮不可謂不張揚,財富勢力堪稱天下之最,然而那顯眼的魔宮之中,卻鮮少有人能夠出入。
黑白兩道,魔宮誰也不接近,也從不邀請人至魔宮中做客,當然,也有一些好奇的,不甘的,不屑的所謂正道大俠邪道至尊之類的人在沒被邀請的情況下大搖大擺的闖進去,然而就如同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一樣,這裏是只見人進去不見人出來。
沒有人知道六大魔宮的宮主是什麼樣的人,只知他們的武功高深莫測,而且性格不一,許多人都好奇他們的相貌,不過卻沒有人可以為大家解惑。
然而,就在人們的視線思想都被十二魔宮吸引的時候,卻沒有人知道。月老已經將主意打到這六位優秀的魔宮宮主頭上了,一根紅線,牽住了天涯海角的兩個人,他們終會相遇相識,進而相知相愛,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


第一章
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深處有人家。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
正是深秋時節,京城的千楓山上,已是一片丹紅,遠遠望去,如同一大片絢爛已極的紅雲赤霞,果然不負「京城十大名景」的美譽。
太 平盛世裏,遊山玩水已不是文人墨客們的專利。楓葉紅遍全山的時候,也有那些小康之家的百姓,放自己一天假,攜家帶口的來這山上賞楓觀菊吃蟹,享受一天愜意 美好的時光。更不用提那些達官貴人之家了,他們會事先派下人來這裏打理,租下一個半山腰的亭子,在那裏住兩天,直到玩夠了玩累了,才會下山回府。
就因為這個緣由,千楓山的半山腰上,到處都可以看見精緻的亭子。只不過除了半山腰外,再想尋覓一個落腳亭子,就只有那高高的山頂上了。除了這兩處以及幾條山路小徑外,千楓山上便全都是楓樹和落葉。
山頂上的亭子共有五座,其實那已經不能用亭子來形容,簡直就可以算作是一處小一點的行宮,而事實上,說它是行宮也不為過,除了正中央的那處行宮為皇帝所有,專門供皇上來賞楓遊玩外,其餘三座亭子便是當今三位最炙手可熱權勢熏天的王爺所有。
這三位王爺是皇上的同胞兄弟,最得皇上信任,手中分別握著軍權,財政大權和吏部的人事大權,所以說他們權勢熏天,的確是一點兒也不過分。
然而除了這四座亭子之外,卻還有一座亭子,乃是歸一個平民百姓所有。
說是平民百姓,當然不可能是真的平頭百姓,達官貴人尚不能與皇上王爺毗鄰了,何況尋常百姓人家,只不過因為這人沒有一官半職,所以暫以百姓稱呼他而已。事實上,這個人以及他周圍身後的勢力,一點兒也不比皇家差,他就是京城魔宮的宮主——上官千斬。
魔宮與當今的皇族一個統領江湖,一個統領天下,看似應該水火不容,但兩大勢力暗中卻互為倚靠,魔宮宮主們與當今皇帝和這幾位王爺也十分交好,更有一個倍受這皇家四兄弟寵愛的閒散王爺,與這魔宮幾大宮主是莫逆之交,也所以,上官千斬能夠與皇上王爺等人的行宮毗鄰。
恰逢這幾日無事,上官千斬在魔宮中待的太久,心想出去散一下心也好,於是帶上了自己的心腹侍衛小衛和貼身僕人風涼,一起來到了千楓山上的「楓晚亭」,想著在這裏住幾天,賞幾天楓葉,吃幾回大閘蟹再回去魔宮。
千楓山下相鄰的便是波洛湖,那裏面的大閘蟹是天下聞名的。楓葉紅時,大閘蟹也是最肥美的時候,來千楓山必然要吃大閘蟹,否則就算是白來了。這早已成為來千楓山賞楓葉的一條不成文的規定。
上官千斬雖是魔宮宮主,但為人卻是放蕩不羈,雖然未及弱冠,卻早已是花叢老手,深沉心計和狠辣無情盡數被掩藏在嘻嘻哈哈的外表下,只看其人,你絕對想不到他的性子有多麼冷酷。
他瀟灑倜儻英俊多金,身材高大挺拔,在某些事情方面的手段雖不能說是天下無敵,卻也足以讓他在花叢中無往不利,加之他生性風流,因此這一回到楓晚亭來,便帶了京城中留鳳樓和愛紗院的兩大頭牌花魁,想著面對美景佳人,過幾天悠閒愜意的日子。
「上官公子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趁著夕陽憑欄遠眺,只見遠處紅楓一片,波洛湖上鱗光點點,的確是美不勝收。上官千斬正陶醉間,便聽身後響起了一個嬌媚的聲音,他不用回頭也知道,這是那嬌美無匹的花魁鳳來香了。
因為沒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鳳來香和另一個花魁柔水只知道他是一擲千金的上官公子,她們身為花魁,縱然有著比別的妓女略高一籌的地位,但需要遵守的規則也仍然要遵守。
上官千斬又有錢又有貌,這便已足夠,她們只要著意的服侍好了,便有的銀子可拿,雖然心中偶爾也會有些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妄想,但只要看見對方偶爾流露出的冷冽眼神,她們也就知道,這個男人不是自己能夠擁有的。
上官千斬回過身來,在鳳來香的面頰上輕輕一吻,然後哈哈笑道:「我在看景啊,憑欄遠眺,紅葉歸舟,這是多麼富有詩意的畫境啊,更何況,這畫中還有我最中意的美人兒。」他攬過鳳來香,惹得她咯咯嬌笑不已。
兩 人一同倚在欄杆上向遠處望著,上官千斬似乎不知是想起了什麼往事,陷入沉思之中,而鳳來香卻對眼前美景不太感興趣,她的目光四下裏梭巡著,忽然「咦」的一 聲,接著就笑起來,推著上官千斬的身子,一邊道:「上官公子你看啊,那人是個傻子吧?竟然闖來了這裏,誰不知道這裏除了皇上王爺和公子外,是不許有人進入 的禁地啊。」
上官千斬回過神來,低頭一望,果然就見在亭子下面很遠處的石階上,有一個身穿粗布衣服的僕人模樣的人。想必是偶爾走錯了路才過來這裏 的。他嘴角邊露出一絲哂笑,也不打算和這人一般見識,反正現在皇上王爺們都不在這裏,只要他不追究,這人就沒事兒,雖然冷酷,但他並不是一個嗜殺的人,就 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咦,我還以為他是個老頭兒呢。」鳳來香忽然又咦了一下,轉身對上官千斬道:「上官公子,你看這人好奇怪,他頭髮都白了幾縷,面容看上去卻還年輕。」
這樣的人世間也不是沒有。上官千斬正想笑她大驚小怪,然而一轉身,卻正好看見那人茫然抬頭四顧,居高臨下,終於看清了他的面孔。
渾身一震,上官千斬不由得怔在那裏,重新回到欄杆邊,想出聲喊住那人,卻見那人又低下頭去,步履蹣跚的順著石階下去了,身影不一會兒便隱沒在如丹的紅楓林中。
「是他嗎?」上官千斬喃喃自語,嘴角邊忽然染上了一抹玩味和冷森的笑容,他冷笑一聲,轉回身大步的走回屋裏,只剩下鳳來香渾身發抖的站在那裏,她被對方剛剛的那個笑容嚇壞了。
「小衛。」回到屋中,上官千斬喚來自己的心腹侍衛,心情愉快的笑道:「你去半山腰的那些亭子查一下,看看有沒有從嶺南調回來任職的官員,如果有的話,查一查他們家是不是有一個叫做『李書白』的僕人,要是查到了,就回來告訴我一聲。」
小衛答應一聲,轉身出去,這裏風涼便湊上前來,嘻嘻笑道:「爺,你今次是怎麼了?怎麼倒關注起人家的僕人來?還是說,那李書白有什麼特別之處?」
不等說完,上官千斬就笑罵了一句:「練功時不見你這麼精神,一提到這些你就來勁兒了,滾,給我蹲半個時辰的馬步去,真沒看見你這樣笨的人,蹲個馬步而已,半年了還支持不到半個時辰。」
風涼碰了一鼻子灰,訕訕的退下去,苦著臉蹲開了馬步。剩下上官千斬一個人在屋裏,陷入了對往事的回憶中。
小 衛的辦事效率果然不是一般的快,不到三刻鐘,他便回來了,對上官千斬恭敬道:「回爺的話,屬下已經去查過了,在半山腰的楓葉亭中,的確住著一家半年前才從 嶺南調任回來的官員,現是兵部員外郎,官四品,在他們家中,也的確有一個僕人叫做李書白的,以前是正二品的大理寺侍郎,因為太過正直,直言上諫惹惱了先 皇,尋了他一個莫須有的錯處,將他貶為下奴,流放嶺南,他的家裏只有父母,都是年邁之人,因著這件事就都死了,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哦,那已經是五年前的 事情了。」
上官千斬看了自己的得力護衛一眼,笑道:「我只是讓你去查有沒有這麼個人,你倒是將他的老底兒都給掀開了。」他忽然又冷笑一聲,喃喃道:「正直嗎?直言進諫嗎?呵呵,當時的你恐怕沒想到自己也會有今天吧?」
他 忽然又抬起眼來,冷冷道:「既然如此,小衛,你就去替爺辦件事,到那個官員的府上,將那個李書白給我買過來,記住,要把他那張為奴的死契給買過來,讓他一 輩子都翻不了身。」他說到這裏的時候,言語中充滿了刻骨的恨意,小衛和風涼從來沒有見過他這樣猙獰的模樣,都深以為異。
小衛不似風涼那樣八卦,只是看了自家宮主一眼,便答應著去辦這件事兒了。這裏風涼對那個叫李書白的人更是充滿了好奇,曾經的大官啊,宮主說他以前身世飄零,那他怎麼會認識這個李書白?而且既然是一個正直的官員,那更不能幹出什麼仗勢欺人的事兒,為什麼宮主會這麼恨他呢?
只是滿腹的好奇寶寶探頭探的脖子都酸了,風涼還是乖乖的蹲著馬步,不敢去詢問自家宮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雖然宮主平日裏一副平易近人的表情,但是他若露出這樣的神情,自己還是不要輕易去招惹的好,明哲保身才是為僕之道啊。
小衛辦事的高效率再次得到了體現,不到半個時辰,他手裏提著一個瘦弱的男人走了進來,將那男人放在地上,他拱手對上官千斬道:「啟稟爺,你要的人已經帶來了,因為他走路實在太慢,屬下怕爺等的心急,所以就把他提了回來。』
「嗯,事情都辦妥了嗎?」上官千斬很少問這種廢話,但這一次,他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興奮,竟然連這種廢話也津津有味的問出口。他看得出來,自己的得力屬下因為這句廢話而露出很少見的怔愣表情,而旁邊那個蹲著馬步的,更是大叫一聲,一個大馬趴摔在了地上。
「都辦妥了,他的死契在這裏。」小衛從懷中掏出一張薄薄的紙遞給上官千斬,他伸手接過,眼角餘光不意外的瞥見那個男人身子微微一抖,但旋即就又歸於平靜。
「行 了,你們都退下吧。」揮揮手,上官千斬淡淡的命令。小衛答應一聲,迅速退下,風涼雖退到了門口,卻還想在這裏看看戲,不過下一刻,他就被等在門外的小衛給 一把拽走了。這種時候還敢留在這裏看戲滿足好奇心,這白癡真是嫌命太長了。小衛一邊拖著風涼離開,一邊在心裏不屑的想。

第二章
「李大人,一別經年,李大人的風采似乎更勝往昔啊。」帶著深深諷刺意味的言語,讓李書白疑惑的抬起了眼,然後他馬上又垂下眼簾,不但如此,他還深深的低了頭,多少年的折磨與艱苦生活,早就將他身上那份錚錚傲骨給磨光了。
「少爺,我……我不認識你……」李書白喃喃的出口,心裏仍在困惑,這少年真不是普通的出色啊,但是為什麼他會認識自己呢?如果自己以前見過這樣神仙似的人物,是決計不會忘掉的。嗯,也說不定,這些年,自己的記憶力差了許多,也許只是一面之緣,真不記得了也說不定。
「當然,李大人一向是貴人事忙,怎還可能記得我這種卑鄙無恥的小人物。不過對於李大人的一飯之恩,我可是一直記到現在呢。」上官千斬嗤笑一聲,然後快步來到李書白麵前,沉聲對他道:「十年前,你只收留了兩個月的小叫花,難道你真忘的連影子也不見了嗎?」
李書白身子一震,不敢置信的抬起頭來,往事潮水般一下子湧上腦海,他張大了嘴巴,只能喃喃出「你……你……你……」字,因為太過震驚,以至於他不自禁的就抬起了手,顫抖著指向上官千斬。
「沒 錯,就是我,怎麼?很意外嗎?」上官千斬開懷的笑著,下一刻,他的臉色倏然一變,如同寒冬裏的冰塊般冷冽森寒:「對了,如今你已經不是什麼李大人了,想不 到啊,你我竟有身份倒換的一天,李書白,我很討厭人家用手指著我,你做了幾年的下人,該不會連做下人最起碼的本分都不懂吧?」
李書白連忙垂下了胳膊,重新又低下頭來,只是身子的顫抖仍未平息。上官千斬再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嘴角邊忽然又露出一抹微笑道:「行了,你先下去吧,爺我還沒想好該給你派什麼差事,不過呢,你也別指望我會大發慈悲的放過你,下人嘛,就是要做事,要伺候人的,是不是?」
李 書白心裏湧起一陣悲哀,但他什麼也說不出來,只能更深深的垂了頭,倒退著走了出去。一直到走出屋外,看見了外面高高藍藍的天空和那漫山遍野的紅葉,他才終 於能吐出一口氣,雖然只是一小會兒,但那個孩子的氣勢實在是太驚人了。不,他忽然想起,如今不能再叫對方孩子了,應該叫他主人。
怔忡了一會兒,便有一個小廝走過來,說是要領他去下人房,雖然是山頂的亭子,但這所謂的楓晚亭,卻是各色房屋齊備,真真和行宮差不多。李書白跟著那小廝向東走,不經意間一抬頭,便看到東邊更高一點的一座垂著黃色紗幔的行宮。
他 不由得站住了,曾經多少次,他對那座行宮的主人抱著期望,期望那比先皇要聖明不知多少倍的君王能夠想起自己的冤情,替自己昭雪,讓自己再有報效國家的機 會,可是……五年都過去了,五年啊,他的豪情,他的才氣,他的傲骨,他的棱角,都已經磨得半點不剩了,卻最終卻也沒有等來那道昭雪的聖旨。
李書白苦笑一下,為什麼還要想這些呢?原本就是自己心懷妄想不是嗎?日理萬機的君王,他有太多出色的臣子了,哪裡就差自己一個,大概就算有人在他面前提起李書白,提起那個當初以弱冠之年高中狀元的奇才,他也不會記得自己是誰了呢。
※※※※※
上官千斬坐在精緻奢華的臥室中臨窗的那一張榻上,從這裏,正好可以看見李書白蹣跚的背影。風涼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他的身後,也伸長了脖子向窗外張望,明顯一副好奇心得不到滿足就不甘休的樣子。
「風 涼,你看著那個人,那個連走路都慢騰騰的像是一個老人的男人,你能想像得到,就在十年前,他還是龍尊皇朝歷史上最年輕的狀元,跨馬遊街無限風光嗎?真的, 我不騙你,那時候的他,真是春風得意馬蹄疾啊,容貌又美,才氣縱橫,一時間多少才俊無人顧,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就連當時權勢最大的左丞相,都 想將他招為女婿呢。」
風涼一下子瞪大了眼,指著李書白的背影:「就……就他?爺你別開玩笑了,他現在多大歲數了,就看那步子,也總有四十了吧?還歷史上最年輕的狀元,十年前他三十歲,這也算是歷史上最年輕的狀元啊?還左丞相的女婿,他要是左丞相的女婿,還用落到這麼個地步嗎?」
「誰 說的?他今年只有三十歲,十年前,他正是剛及弱冠的時候。那時候的他,真是又年輕又俊俏,多少女子在酒樓上擠破了頭,就為了看他一眼。只可惜,這個人啊, 太過死板,嗯,用他的話來說,是正直不阿……」上官千斬說到這裏,嘴角邊忽然彎起一抹諷刺的笑,自語道:「分明就是死板,非要說是正直,哼哼,連左丞相的 招婚都敢拒,他不是死板是什麼?弄到最後,為了公家的事連婚都沒成,世間還有這樣的傻瓜嗎?」
「那……爺你又是怎麼認識他的?」風涼最好奇的還是這個,怎麼看怎麼覺得爺不應該和這李書白有交集,無論從哪裡來說,他們兩個都相差太多了嘛。風涼狗腿的替上官千斬端來了一碗茶,然後嘿嘿笑著在他旁邊替他扇風。
「都秋天了,還扇,拍馬屁也不會拍。」上官千斬哂笑,然後他問風涼:「你知道魔宮裏這麼多的僕人,我為什麼選你做我的貼身僕人,又為什麼對你這麼好嗎?」
爺對我很好嗎?沒覺得啊。風涼在心中對上官千斬的話持保留意見,嘴上卻甜甜笑道:「是啊是啊,我也覺得爺對我格外好,就是不知道原因,爺今日索性就告訴了我唄。」
上 官千斬喝了一口茶,微笑道:「其實很簡單,每次我看見你的時候,就好像看到了過去的我。我記得收留你的時候,你還是個小叫花子吧?嗯,十年前的我,也是一 個小叫花,我從小就沒有了父母,是靠著野狗的奶長大的,從三四歲起就在這個城那個城之間流浪,有好幾次都差點兒餓死,一直到八歲那年,我遇見了他。」
風涼知道這個他說的就是李書白了,不由更伸長了耳朵,卻見上官千斬似乎是陷入了回憶之中,喃喃道:「我餓昏在他新科狀元的馬前,被他收留,他那時候還真是個很好的人,把我帶進府裏,給我飯吃,讓我洗澡,還給我換衣服,那時候我真感激他啊,覺得他是世間最好的人了。」
「的確是很好啊。」風涼也點頭同意上官千斬的意見:「那後來呢?後來他為什麼就不好了呢?難道他其實是人面獸心,先把你拐來,然後賣給別人做奴才嗎?」在他的心裏,也只有這件事是罪大惡極的了。
「沒 有,他那樣正直的人,怎可能會做出這種事。」上官千斬聲音忽然拔高,然後他握緊了拳頭,過了好半天才慢慢鬆開,又恢復平靜的語氣道:「他後來就按例去做了 知府,我也跟著他一起去,因為我機靈,所以他就讓我做他的貼身僕人。他當了知府後,十分的清廉,又喜歡接濟那些窮人,雖然整個平川城被他治理的欣欣向榮, 但是他那點微薄的俸祿,卻漸漸的連養他自己都辦不到了,更何況他上頭有多少貪官,都在瞪大著眼睛等他的孝敬呢。」
風涼點點頭:「哦,這的確是一個問題啊,那後來呢?他就把爺給賣了換錢嗎?」這一回不等說完,他就被上官千斬瞪了一眼:「賣了賣了,你以為天下人都和你一樣是被賣的嗎?笨蛋。」
不 理會身邊對拐賣二字有著深刻心理陰影的小廝,上官千斬自顧自的道:「我那時候雖然小,卻是最明白這些人情世故的,看見他的樣子,就很為他著急,正好一個財 主的兒子強姦了一個農婦,他便來賄賂李書白,誰知卻被他趕了出去。我就追上那個財主,收下了那五百兩銀子,教了他一個脫罪的方法,天地在上,我只是想幫李 書白解一下當時的困境,可是……可是……「
上官千斬說到這裏,又不由得握緊了拳頭,風涼便知道重頭戲來了,果然,就聽自家宮主接下來的話完全可以 用咬牙切齒,一字一恨來形容了:「可是那個不知好歹的,正直廉明的東西,他竟然在知道這件事後,說我小小年紀便會這些作奸犯科的手段,長大了也成不了什麼 好人,竟然……竟然把我趕出了他的府衙。」
果然就是這樣。風涼在心裏暗暗道:難怪爺恨這個李書白恨成這樣呢,是他讓爺過上了安定的生活,讓爺知道了美好生活的滋味,結果最後也是他,重新將爺打回之前的地獄,這份落差導致的恨,難怪爺到今日也接受不了。
卻 聽上官千斬又喃喃道:「我重新過回了以前的日子,好在這一次沒過多久,我就被奪虹的父親發現了,他把我撿回去,因為我根骨好,得以成為魔宮的宮主人選,可 以和奪虹,驚濤,寂寞他們一起練功習武,還能過上衣食無憂的奢華生活。我知道那個李書白不會有好下場,卻沒料到他因為辦了一件大案,得以回京述職,變成了 京城中的府尹,又因為辦理了一件妃子出宮被殺的大案子而被先皇賞識,一下子就升了他很大的官,可那又怎麼樣?他那個性子,是絕對不能在官場上立足的,到最 後,他到底還是因為直言進諫而獲罪,落得個流放千里為人下奴的結果。哈哈哈……真是報應不爽啊。」
「那爺今日將他弄過來,是打算怎麼做呢?」風涼低眉順眼的問,為了表現自己並不是八卦,他又加了一句:「我只是問問爺的意思,將來也好知道怎麼對他,爺你知道,我一向都是很笨的嘛。』
怎麼辦?上官千斬沉默了,他還真沒想過該怎麼辦,他只是想看看李書白現在的倒楣落魄樣子。嗯,要報復嗎?可是又能怎樣報復,一個高高在上滿腹才情的人,忽然間就變成了別人府中的奴僕,還是最苦最累最窩囊的下奴,這對於他來說,本身就已經是最嚴厲的懲罰了不是嗎?
「嗯,再說吧,反正我買他來,決不是為了給他養老讓他享福的。」上官千斬揮揮手,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似的,斜眼看向風涼:「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那半個時辰的馬步還沒有蹲完吧?」
「啊……」風涼慘叫一聲,再想脫逃已經來不及了,只好在宮主銳利的視線下走到一邊,苦著臉重新蹲起了馬步。
※※※※※
由鳳來香和柔水一起服侍著吃完了晚飯。又去楓林裏練了一會兒劍,那天色便漸漸的黑了。
回到楓晚亭,卻不經意在亭腳下看見一個蜷縮著的人影,上官千斬一怔,然後不自禁的停了腳步。
那個人就是李書白,如今楓晚亭裏沒有下奴,論規矩他是不能和其他的奴僕同桌吃飯的,想必是有人隨便給了他一碗飯,他便過來吃了。
就 如同鳳來香所說,那人的頭髮已經有幾縷白了,混在黑髮中,說不出的斑雜難看。上官千斬不知怎的,便想起了十年前,那時候的李書白,正是年少輕狂,功成名就 的時候,他記得他的髮是如同墨色一般黑的,而且如絲緞一般滑,有時早起,自己看著丫鬟們給他梳起那一頭柔滑的髮,就會忍不住上前摸兩把,而這時候,他便會 微笑著拍拍自己的腦袋,說一句:「等千千長大,也會有這樣的頭髮,到時候你就可以摸自己的了。」
記憶中的他,真的是天人之姿,尤其笑起來的時候, 就更為好看。上官千斬恍惚陷入回憶中,然後他很快的回過神來,默默看著面前那張現實中的面孔。比起曾經的俊秀,現在這張臉孔上,只餘下了暗黃的不健康膚 色,還有那說不出道不明的不盡滄桑。細長的眉毛雖然沒變,卻不再飛揚,就連雙眼中也失去了往日那股凜然的正氣和無限豪情,甚至,已經沒有了什麼生氣。
看見那一碗粗糙的米飯,卻被他大口大口的咀嚼吞咽著,似乎是在吃什麼美味佳餚一般,上官千斬心裏不由自主的就是一陣酸楚,想必他在別人的府裏,吃的東西還不如這碗糙米飯吧,雖然這碗飯在自己看來已經是連豬狗之食都不如了。
他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開什麼玩笑,酸楚?這種自己都八輩子沒再出現過的感覺怎麼會因為他而重現,更何況把他買回來,不是要可憐的。他有今天,還不是咎由自取,自己在這裏替他歎息什麼。
上官千斬想到這裏,剛要離開,冷不防對面的李書白卻抬起頭來,看見上官千斬,他明顯的一怔,然後又深深垂下頭去,下一刻卻又像是忽然想起自己現在的身份似的,連忙局促的站起來,彎腰鞠了個躬,低聲道:「爺有什麼吩咐?」
「沒有,你繼續吃吧。」上官千斬邁步上了楓晚亭的臺階,明明把他叫過來,揭穿自己的身份,看見他震驚的那一刻,心裏是充滿了快意的。但為什麼現在看見他這副樣子,聽到他這句恭敬的話,心裏竟然會升起一絲惆悵。
「真他媽的太莫名其妙了。」上官千斬喃喃低罵了一句,然後大步流星的過了臺階來到亭裏。在他身後,李書白久久凝視著他的背影,最後搖搖頭歎了口氣,又蹲下去吃他的飯了。
風涼抱著幾本傳奇小說,踏進了楓晚亭的大門之內,然後他便癱坐在那裏。
太……太累了,他抹抹頭上的汗,欲哭無淚。
做人奴僕就是命苦啊,就因為自己早上抱怨了一句「蹲馬步好累」,那個無良的主人就以「買書」為名,將他一腳踢下山,然後讓他在半個時辰內回來,高高的千楓山啊,站在山腳下的那一刻,他連死的心都有了,並且發誓以後再也不在上官千斬面前抱怨了。
一個人影有些慌張的奔跑過來,然後一雙形狀修長優美,只是皮膚粗糙的手扶起了他,並替他撿起了散落在地上的書冊,然後有一個沙啞的聲音問道:「小哥兒,你……沒事兒吧?」
風涼抬頭,入目是一張俊秀的臉孔,只是眉眼之間歷盡滄桑,看起來顯得有些蒼老,他記了起來,這個人就是李書白,是爺恨得牙根癢癢的仇人。
「哦,沒事兒沒事兒。」風涼接過書,心想這時候要是被爺看見我和他的大仇人說話,又不知要怎麼折騰我呢。他害怕被連累,回身就走。卻聽身後腳步聲響,回頭一看,原來是李書白跟了上來。
「你跟著我幹什麼?讓爺看見,再讓我去買一趟書的話,我會累死的。」風涼有些著急的吼,嚇得李書白立刻停了腳步,猶豫著在地上站了半晌,又慢慢退了回去。
風涼鬆了口氣,又覺得人家好心幫自己,自己卻這麼對待他有些說不過去。算了,找個時間再好好的謝謝他吧,現在不行,誰知道爺在哪個角落裏趴著呢,萬一被發現了,真是吃不了要兜著走。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