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七顏顏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七顏顏 的所有作品: 
   


 


                        林躍然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林躍然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迴夢系列 >> 繁花系列之風雨瀟瀟愛滿城

點閱次數: 3445
   繁花系列之風雨瀟瀟愛滿城
編號 :165
作者 七顏顏
繪者 林躍然
出版日 :2011/7/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大二這年,于瀟終於三生有幸在Q大窺見這個Q大的千年奇跡了。
英雄不怕出身太單薄絕對不能用在這個奇跡上。
書香門第的家世、英俊絕世的容貌、二十四歲就擁有巨型跨國電腦公司的智商,還有回眸一笑便傾城的氣質!
浮光電腦公司總裁何以默身上真的充滿了類似劍雨江湖PK榜首大神「浮光滿城」那種大神級的美好!令于瀟只能躲在現實跟虛構的角落裏偷偷窺視與仇視一下大神頭頂的萬能光環。
沒辦法,誰讓于瀟不管是在遊戲,還是在現實,都比不上人家呢?

問題出在于瀟竟然無意中發現,要不是那年何以默沒有娶他做「老婆」,那……
所以,這場從虛構蔓延到現實中的愛戀最後結果是:
「我發現我還有個地方需要進步。」一夜七次的人說。
「是……嗎?」于瀟立刻囧囧地想要逃走。
大神的功力根本是可以在床上把他給絕殺到一秒便一瀉千里的程度了嘛!

七顏顏繁花系列第五彈,爆笑網遊故事,上演大神與小蝦米一同狂情墜入的最自然最快樂的愛戀^^
並附有『不過就那樣』CP在其中搞笑插花喔^^。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愛有千分之一奇跡

于瀟是個「人妖」。
這「人妖」不是那種生理角度而言的人妖,而是在虛構網遊遊戲世界裏男用女號的遊戲人妖,即一個男玩家挑選遊戲裏的女性角色來扮演自己。
一般在網遊裏做人妖的男玩家是要被人鄙視的。不過于瀟玩網遊「劍雨江湖」兩年多了,過程中一直本著一顆絕對的心,一直堅定不移地甘心做著一個人妖。
于瀟也不是不正常,現實生活裏,于瀟是個很爺們兒的男人。
不過,外形帥氣英俊、性格陽剛堅硬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是很喜歡在網遊裏做起人妖來了。
想來想去,大概是因為無奈的人生吧。其實,于瀟做人妖的背後有著一段非常心酸的往事。于瀟家裏原本就不算富裕。于瀟高考那年發揮失常,一不留神,就比平時的模擬考最差成績少考了六十多分,沒有照他爸媽的意思跟他那從小玩在一起的好哥們兒肖人帥一起考上國內最好的大學Q大。
素來對他抱有巨大期盼的他爸媽完全被他給氣瘋了,深深決定絕對不能再繼續慣著這孩子。
既然他上不了好大學,那就必須要提早被鍛煉出強大的生存能力,免得將來進了社會要學識沒學識,要技能沒技能,活生生一個倒楣催的80後!所以乾脆大學四年都不給他零花錢算了!如果他想花錢,就自己憑自己的雙手去賺好了!
要是打工的時間多起來了,再加上上課,他哪里還有什麼時間去打網遊?這簡直是一箭射多雕,並且還要射中正好跟雕調情的鳥。
於是于瀟自從上了大學,窮得那叫一個兩袖清風。為了為自己賺零花錢,于瀟跟別的大學男生一樣,在課後也不得不做一些賺錢的兼職。
介於于瀟從小到大都是個很叛逆的人。別人不讓他做什麼,他於是就更想做那什麼。所以,為了證明自己骨子裏充滿了華麗麗的叛逆氣質,于瀟選擇了一份特殊得要氣死他爸媽的兼職做。這份兼職真的很特別。不同於做家教或者發傳單,這份兼職是打網遊。
說到「打網遊」這三個字,大家可千萬別誤會于瀟。于瀟可不是那種玩物喪志的成日將人生意義全部寄託在虛幻世界裏地打網遊。
于瀟打網遊只是為了賺錢討生活而已。
在網遊的世界裏,一些罕見的武器、服裝或者藥物以及頭銜或者時不時舉辦的PK賽結果都可以被賣成錢。
于瀟總是利用「物以稀為貴」這條不管現實還是虛幻都一樣湊效的准法則在網路遊戲「劍雨江湖」裏搜羅寶物,然後將它們線上下售賣給需要這些寶物的玩家,由此得到收益。
而網遊的世界很流行男玩家找女玩家結婚。「網戀」其實是網遊能風行多年的重要原因之一。在網遊裏,結婚的時候為了要套住女玩家的心,男玩家會忍痛割愛送出不少寶貝。所以,于瀟明明自己是男人,卻堅持要在遊戲裏選擇一個女藥師的角色練級,是為了更輕鬆地得到寶貝。
于瀟在劍雨江湖裏結了不少婚,被一個個更迭的「前夫」們送了不少寶貝。結果是,打網遊短短兩年多來,于瀟已經賺了十幾萬塊。
于瀟總是看著個人存摺上那不斷增長的數字,不斷地在心裏打著如意算盤:這麽輕鬆的賺錢方式到底是鬧那樣啊?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
這麽賺下去,搞不好一畢業就能在N市二環內的住宅樓盤付個買房的首付款了。
每天端杯咖啡,坐電腦前這麽一遊戲遊戲、玩樂玩樂,銀子就嘩嘩地流進他的銀行帳戶了。這錢賺得也太容易了一點!哪里像他們系裏那些到處奔跑著對公司老闆點頭哈腰找實習的傻瓜啊?
這都什麽年代了,君子生財真的要有道才行嘛。N大電腦系二年級的于瀟靠打網游成為了系上最逍遙的人。
不過現實生活總是充滿杯具的。出來打怪的都知道,讓人悲也好,讓人苦也好;讓人被殺掉級也好,讓人被爆裝備也好,千萬別讓人知道自己在網遊的世界裏是個靠結婚騙裝備的人妖。
這天,因為清明節放假回家,幾天都沒有登陸過劍雨江湖的于瀟一回到宿舍,就匆忙打開電腦。才登陸劍雨江湖伺服器不到一分鐘,他就收到自己上個月在幽靈洞裏打終極BOSS時認識的「老公」風度翩翩在三日前發來的留言。「風雨瀟瀟,你是人妖?」
「……」于瀟一上線就被這驚雷囧囧地劈中,脆弱地愣在了電腦前。
「風雨瀟瀟,你怎麽不說話?你不要躲我,我知道你線上。」
「……」于瀟看著風度翩翩留言的日期,是三天之前。靠,那時候他不是放假回家了嗎。一回家裏,哪還敢打什麽網遊啊。于瀟當年沒做成N市高考狀元,不就是因為高考前一天晚上都還在打網遊嗎?
他爸媽於是忿然跟網遊有不共戴天之仇到從此以後根本就不在家裏接通電信寬頻的程度。于瀟只要一回家,就鐵定上不了線,以至於延遲了看到風度翩翩留言的時間。
螢 幕上顯示的風度翩翩的留言一條比一條絕望,比如這一條:「風雨瀟瀟,以前我跟你結婚的時候,我就跟你再三詢問過你是不是男人,你特別真誠地跟我說了不是, 還告訴我要是我不信,我們熟了之後可以約出來見面。我真的相信你了,可是現在……你知道嗎?我最討厭別人騙我了,特別是被網游裏的老婆騙!」
「……」 于瀟從這句話推斷出風度翩翩一定不是第一次被騙。就他那智商,在網遊裏不被騙完全不可能。上個月認識他的時候,要不是看他有套給女藥師穿的加攻擊力的好神 仙袍子,于瀟才不屑於騙他。可是這等低智商的他到底是怎麽知道于瀟是人妖這件事的?于瀟從來沒對他露出過自己是男人的馬腳啊。于瀟超級納悶。
最後,風度翩翩表了個態:「風雨瀟瀟,我們離婚吧。我不會把你是人妖的事告訴公會裏的兄弟。不過,我希望你以後好自為之,不要再去騙那些誠心找女玩家一起練級的兄弟了。你要明白很多人是本著很美好很單純的心來玩劍雨的。」
風度翩翩看來似乎很傷心,不過他傷心歸傷心,但也別這麽趁機抬舉自己好不好。
他有誠心找女玩家一起練級?他很美好很單純?剛認識于瀟兩天就要求真人視頻戀愛的色狼才沒資格說這種話。
不過,于瀟現在連發一個囧或者雷字的力氣都沒有了。這種時候,絕對要保持淡定,應該是裝作沒有看到比較好。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對待這月賺10K不是夢的金貴兼職,一切都要從長計議。
風度翩翩這小子可一定要說話算話,不然要是讓人知道于瀟這個女藥師「風雨瀟瀟」的號是人妖號,那于瀟從此將會無臉在這一區混下去,接連就會帶來無窮無盡的金錢損失。一畢業就買房啥的美夢自然也一併化為泡影了……
于瀟難以幻想那樣的可怕後果,立刻顫抖著翻看風度翩翩這幾天來所有公開發言以及劍雨江湖管理員的公告,沒有發現有關「風雨瀟瀟是人妖」的任何發佈,懸在嗓子眼的心才略微往喉嚨裏掉下去那麼一些。
正對著電腦螢幕發呆,尋思風度翩翩到底是怎麼知道他是男人的,牛仔褲口袋裏的手機響了。一看打電話的人是誰,于瀟就覺得一定是這個王八蛋搞的鬼。
「阿瀟,聽說你前幾天回家去過清明了?怎麼不給兄弟我寄個青團來啊?兄弟我在北京天天喝沙啊,真的是喝那苦澀的風沙啊……被北京春天的沙塵暴反復蹂躪得又黑又瘦,都不帥了啊……」
于瀟聽得爆青筋。這個王八蛋小時候不就長得賊眉鼠眼,從來沒帥過。現在長大了還敢稱自己都不帥。憑良心說,他到底啥時候帥過?
而且他的名字也真的很欠扁。于瀟從來沒覺得他帥過,可是從小時候起,于瀟就一直這麼叫他「人帥」。
「人帥,要不要來我家吃西瓜跟看漫畫?」
「人帥,我寫了封情書給三班的那個班花,你幫我去遞好不好。」
「人帥,以後我們一起考Q大的電腦系,畢業後我們哥倆一起開間IT公司做董事長跟總經理好了。」
于 瀟一直把肖人帥當自己最好的哥們兒。直到肖人帥在高三快要畢業前的兩個月,送了一張遊戲光碟給他。「阿瀟,這次升學模擬考你又比我低了零點五分。我明白, 要追上我的路還有很遠很遠,我看殘酷的壓力已經壓垮了你厚實的充滿男人味的肩膀。有時候拼得累了,不如玩玩這個遊戲,我就是一直用它娛樂我那顆為了一定要 考上Q大而歷盡滄桑的心。它的療傷效果很明顯,絕對是高三生升學考試必備的絕殺武器……」
「是嘛?真這麼絕殺?放我書包裏,打完籃球,我拿回家去試試。」當時只是拿打籃球這種陽光運動當做為升學考解壓手段的于瀟沒有想到肖人帥這小子黑心黑肺黑眼睛。
他拼得累了的時候都還是在拼。他拼得累了的時候都還是在想方設法讓于瀟別跟他一樣那麼拼。為了擠掉于瀟這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他用了讓于瀟縱情玩樂到樂不思蜀的這一招。
結果是于瀟沉迷於他介紹給于瀟的網路遊戲,搞得與Q大失之交臂,勉強上了N大這種可以被稱為名牌但絕對算不上是頂尖的大學。他卻穩坐N市狀元的寶座,去了專門培養天之驕子的Q大。
而且他這人得了便宜也不懂賣乖。他明明就不喜歡劍雨江湖這款網遊,可是還是時不時要來打探于瀟在裏面練級練到什麼程度了,跟什麼玩家結婚了,最近靠賣裝備又賺了多少錢。有幾次還死皮賴臉地找于瀟借號去玩。
于瀟覺得他問東問西地太討厭,來借號去玩更是討厭,所以後來乾脆就不告訴他自己ID的密碼。但是,肖人帥可不是不知道密碼就無法登陸劍雨江湖的人。
「肖人帥,你前幾天是不是用我的號玩遊戲了?還在遊戲裏拆我的台了?」
「阿瀟,你說那啥話?你號啥密碼我都不曉得啊,我根本上不去啊。而且我們啥交情,我黑誰也不會黑你啊!」
「我靠,這輩子你就是認定只黑我一個。現在有人說要在我那個伺服器裏爆料我是人妖。」
「你就讓他爆唄。爆一下,三區伺服器裏誰都知道風雨瀟瀟既不是人,也不是妖,是人妖,哈哈。」
「爆完之後我還在遊戲裏賺什麼錢?你以為我跟你一樣,是高考狀元,光領獎學金就領得可以買房了?」
「這話說得也太酸了吧。嘿嘿。」肖人帥陰笑一聲,道:「不過,我最近還真買了一棟房子。下個禮拜就交房,我們多少年感情了,一些事我不說你也一定懂。你要不要趁這個時候過來跟我一起去領證?」
時下,八零後的年輕人買房都是為了結婚的。肖人帥這麼做難道是……都找他去領證了?這……「領領領證?!」于瀟義憤填膺,虎軀一震道:「老子才沒那嗜好!老子在遊戲裏做人妖只是為了賺錢!老子才不跟男人結婚!」
「嘿…… 嘿嘿嘿……阿瀟,你別激動呀,是領房產證啦……」肖人帥在電話那端陰笑得更大聲了些,耐心跟體質敏感星人于瀟耐心解釋:「你知道現在地產開發商都挺黑,手 續不全就敢開始開盤賣樓,買了房子拿不到房產證是常有的事。所以,我想你該過來給我撐撐場面,到時候有什麼情況,我們兄弟倆好立刻組隊殺人。」
「……你一開始就說領房產證會死啊?」體質敏感星常住居民于瀟頓時超汗顏,因為想偏了自己的好兄弟,臉上一時很掛不住。不過想到好兄弟這三個字,肖人帥這只白眼狼才不是他的好兄弟。
言歸正傳,于瀟再度咋呼地吼肖人帥:「肖人賤!你老實跟我說?是不是趁我放假回家不能上網的時候黑了我的郵箱,竊了我號的密碼?」
于瀟跟肖人帥都是學電腦的,而且是那種把電腦學得很好的。駭客什麼的他們都很懂,也很喜歡玩。他們經常彼此黑彼此的電腦。現在,很顯然是肖人帥鑽了個清明節于瀟回家的空子黑了于瀟的電腦郵箱。
「……阿瀟,從小到大,你在我眼裏都是最聰明的那個。你看你一猜就猜中了啦!」
「你這個賤人!你怎麼跟風度翩翩說的?」
「風度翩翩那個二百五那晚一見我上線,就敲我,跟我說為了做三區伺服器裏最帥的老公,他最近下班後都痛下血本,又花錢又受苦地去健身房練了兩塊胸肌出來,讓我跟他真人視頻,好好欣賞一下他性感的肉體……然後,我就想吃肉地跟他視了。」
「……你真跟他視了?」于瀟震驚了。
「當然。當他看到我的時候,他瞬間就面癱了。為了打擊一下他作為男人的自信,我也把我的胸肌給他看了。」肖人帥笑嘻嘻地說:「哈哈哈,看完他很久都說不出話。最後才傻著眼問我這麼結實,這麼自然美的效果是怎麼練的?」
「……你怎麼練的?」于瀟好奇。
「無事獻殷勤,在教工公寓裏上下樓幫我們系教授扛煤氣罐扛的啊。」
「……」于瀟囧了。他終於知道為什麼風度翩翩給他留言的語感那麼傷中帶悲了。
「剛說完這句,他就下線了。我都來不及幫你編個藉口說我是你哥,今天放假閑著沒事上來幫你練級,他可千萬別以為我的瀟瀟妹是人妖。」
「操!你真當他是二百五?」于瀟沒有猜錯,真的是肖人帥這個賤人壞了他的名聲。風度翩翩一定以為長得俊朗與結實的肖人帥是風雨瀟瀟的真人。
想 起以前二人一起在劍雨江湖的情人島洞房花燭夜裏纏綿時說的諸如「瀟瀟妹,日後安心把你柔弱的身軀靠在我結實的胸膛,我們會生出三區伺服器裏最厲害的後代來 的。」一類的話,于瀟真的覺得……其實……風度翩翩他也不容易,在遭到驚天響雷般的打擊後,還能那麼道義地選擇為于瀟保守秘密。
所以改天乾脆將他結婚時送給于瀟的一套攻擊力+30的仙器裝備還給他好了。即使那套裝備已經線上下跟賣家談好交易價錢要轉手賣掉了。于瀟總是覺得賺錢歸賺錢,即使在虛擬的遊戲裏,一些基本的道義也還是要講的。
一個月前,他跟風度翩翩結婚,風度翩翩也得了他不少好處。現在風度翩翩發現在遊戲裏扮演著女藥師角色的他在現實裏其實是男人,要跟他在遊戲裏離婚,他真的不想在這種節骨眼還拿風度翩翩送給他的東西賺錢,過分傷害風度翩翩的感情。
***
仲春之際,風到這裏必定就會卷起來沙,沙啞地塞住過客的喉嚨,讓過客在吵架的時候都不敵本地人。所以,于瀟的腳踏車在Q大的校園裏撞上一台黑色賓士G級SUV車時,于瀟的喉嚨被北京的沙塵暴嗆住了。
「……」于瀟默了,說不出話來。別讓他賠啊,他賠不起的啊。他剛剛在網遊的世界裏被人發現是人妖啊,他以後生計大成問題啊。看他現在他都已經因為這些殘忍杯具現實鬱悶得到北京來散心來了。
于 瀟是昨天搭飛機來到這個城市的,來的時候就是想散散心,同時也找肖人帥商量一下日後他要在劍雨裏繼續混下去的對策。把風雨瀟瀟這個號從零級練到五十八級, 排上劍雨三區的練級榜第四名,他可是花費了大把時間與金錢。要是因為被發現他是人妖,風雨瀟瀟這個號從此就要退隱江湖,那簡直好像是要于瀟親手將他從小照 顧到大的女兒給掐死。
于瀟是帶著這麼多的複雜心情來Q大看望肖人帥的。這次出行,他怎麼都沒想過他會遇上一個他人生中的奇跡。
而,這一刻,白目的于瀟很顯然不知道,奇跡已經被他遇上了。
從駕駛座位走下來的男子是身材非常高挑的類型,穿一身深藍色的貼身西裝,黑短髮在大風中瀟灑拂起,整個人散發出的氣質就跟他這台不容被冒犯的車一樣高貴。
于瀟一時間被他背影散發出的優雅冷豔氣質煞到,深怕他要于瀟對他的車子負責。他的黑色車門被于瀟刮出一道好長好長的擦痕。于瀟想,死了,起碼要賠個好幾千吧。
不過,男子倒是看著自己的名貴車子被一個冒失鬼的腳踏車撞出的傷痕,輕輕對于瀟道:「沒事。」
「什……什麼沒事?」于瀟囧。
「我以為你要跟我道歉,所以我先說沒事。」男子回頭,與于瀟面對面,輕聲說。
「明明……明明是……」于瀟想說明明是你忽然停過來,北京的沙塵暴這麼厲害,風一吹,空氣能見度簡直是負數,到底是誰看得清誰啊。
可是他這麼一轉頭,于瀟就看清他了!哇!美男啊!帥哥啊!這張容顏超正得于瀟想要無語凝噎。噢漏。。。同樣身為男人,彼此應該差不了多少。可是于瀟面前的這張顏是不是美得太打擊于瀟的自尊了一點。。。
定格在京城昏黃風沙中的臉是……這麼這麼地好看。于瀟都被吸引得不敢多對它的主人隨便大小聲下去了。
本來,于瀟正騎著腳踏車急匆匆往肖人帥的宿舍裏趕,幫肖人帥拿肖人帥忘記的重要合同。前面本來是很寬一條路。于瀟一直在邊線內騎車。沒想到他的車也這麼一靠邊停泊,杯具就發生了。
「明明……是……」于瀟都三次明明是了。
男子淡淡接過于瀟的結巴,說:「明明是你這樣騎車太危險。」
「我……我……」他那動聽的說話聲音讓于瀟變更結巴了。
「真的沒事。對了,我趕時間。」男子從車上拿起一個方形公事包,快速鎖車,跟于瀟道別。
「我真不怪你。」男子說。
「……」于瀟最後只能無言地囧了。
這時候肖人帥又打電話來,「阿瀟,我那購房合同你拿來沒?這邊在催呢?今天我們一定要把房產證給拿到的呀!」
「來了,來了,我就來了!你等著。」
于瀟低頭接電話的時候,男子很快孤身走進了漫天飛舞的灰塵與樹葉中。他那玉樹臨風的身影在北京春天的沙塵暴裏走得勁爽,即使是逆風而行,也毫無趔趄。
孤身一人在漫天昏黃裏走,走得毫不淒涼,反倒是走得頗為坦蕩。宛若他十分知道他要在這漫天昏黃裏走去何處。
于瀟目送他朝Q大的國際會議中心走去,心中忽然由他走路的樣子想起了網遊裏久違的一個人。此刻他這樣走路的樣子真的跟那個人很像。
「阿瀟,你到底走到哪兒啊?Q大校園跟你們N大比,是大了點,不過你也不至於迷路吧?說出去多讓人笑啊。趕快拿我那合同過來,不然他們這邊要下班了。」
在空氣能見度為負數的環境下看著帥哥堵物思人的情懷被攪斷,于瀟沒個好氣。「操,你催個毛線,老子就來了。領房產證不帶購房合同,你是專門找死。」
掛掉電話,再次危險地騎上腳踏車的時候,于瀟故意去留意了一下環境。不想又再發生剛才那種一不留神就撞上臺名車的杯具。
這個時候,于瀟才看到Q大校園裏四處高調張貼的宣講會海報。『Q大千年奇跡,何以默,帶你幽幽一窺成功人生之浮光。』
在北方的昏黃風沙暴中,暖黃色的海報紙頁顫抖得如同浮燈飄在流水中一般亮麗。看來,何以默是個很厲害的成功人士。這樣的成功人士宣講會在N大也經常舉辦。
一上課就忙著學習,一下課就忙著打網游的于瀟從來沒有興趣去留意誰是百年明珠,誰是千年奇跡。他們的人生再成功,也不會跟于瀟有任何交集。因為于瀟的人生早就在跟Q大失之交臂的時候無法被定義成為成功得毫無遺憾了。接下來的日子,于瀟只能靠自己的能力做個快活的人。


白衣飄飄的日子





沙塵暴在一個禮拜裏刮了好幾場。一轉眼,于瀟撒謊稱病跟N大請的假都要用完了。而且北京的春天太冷了,于瀟很吃不消,曾經他以為春風不度玉門關都是亂說的。現在他都相信了,自己的祖先是多麼智慧。
在北京呆了七天,因為惡劣的沙塵暴,于瀟什麼風景景觀都沒有去遊玩過,一直呆在肖人帥的宿舍,最遠只去過Q大東邊校門口的Starbucks咖啡店的于瀟就這麼欲求不滿地準備打道回府。
在機場,肖人帥送他上飛機,一個勁地拍著他的肩膀,安慰他道:「阿瀟,沒事。真的沒事的。不就一個五十多級的女藥師號嘛?下次我陪你練級,兩天之內就練成了。」
「肖人賤你在劍雨江湖裏根本沒號好吧?而且你要是真用短短兩天時間就可以把一個號從一級練到五十多級,網游公司的老闆們喝西北風啊,不賺玩家的錢了啊?」于瀟翻白眼。
「哎,你怎麼知道我沒號?我有號的喔。別怕,回去後要是有人欺負你,你就跟我說。」肖人帥挑眉陰笑。
「誰信你,少跟我胡扯!我晚上真的回去了,北京這天氣真不是人呆的。」
「別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嘛。」
「我才沒酸!北京天氣跟江南比本來就很惡劣好伐!」
「唉,要是你念的是Q大的電腦系,你也就不會嫌棄這天氣了。」
「噢……」于瀟內心深處一塊永遠都無法痊癒的傷痕又被肖人帥殘忍地揭開。于瀟撫住胸口,哀歎:「肖人賤,我會恨你一輩子的。以後我有兒子了,我就讓我兒子來恨你。以後的以後,我有孫子了,我就讓我兒子讓我孫子來恨你,再以後的以後……」
「噢!原來我們的感情已經深厚到了要被你世代相傳的地步!阿瀟,你對我太好了,叫我情何以堪啊!」肖人帥一把抱住跟自己一樣一八五公分身高的于瀟深歎。
擁抱的溫度持續了許久。肖人帥許久沒有說話。于瀟隱隱覺得自己從他身上感到了些一直被他藏著的東西。
「好哥們兒,老實說,這次謝謝你特地過來陪我。」
「我是過來旅遊的……誰特地來陪你了?」
「你知道,我一直想有個自己的家。」
「你都富得在北京的三環買房子了,家對你來說還會遠嗎?」于瀟衷心祝福自己的好兄弟。他知道肖人帥這一次多麼需要他。所以他才撒謊跟學校裏請病假也要過來陪肖人帥安置這套肖人帥新買的房子。
航 班起飛通知很快播響,于瀟知道自己該離開了,正要想著說什麼來跟肖人帥好好作別。沒想到肖人帥已經感情收放自如地放開了他,快速邁步到一邊跟自己認識的熟 人去搭話了。「學長,天啊!以默學長,我竟然會在這裏遇到你!這個禮拜你公司在Q大的宣講會我每一場都去聽了。」肖人帥的口吻既諂媚又崇拜。
在國際航班的安檢口,站著一個身高很高的男子。男子一頭黑短髮,著深藍色的手工西裝,模樣俊美,漆黑眼眸流轉間散發出的個人氣質非常脫俗出塵。
他身邊跟著好幾個類似助理或者秘書的人,不止有東方人,還有三個外國人。他一直在跟他們交談,從口型看得出不止是在說中文跟英文。不過總體而言,他優雅靜默著做聆聽的時候比較多,不時就綻動優美的唇微笑,親和地表示對別人的贊許。
此刻是晚八點,正是機場航班頻繁出港的時間。
機場大廳裏人很多。他站在這嘈雜的人山人海裏,安靜自若。
機場天花板功率巨大的照明燈光芒灑在他英俊絕倫的面龐上,暈出疏淡的閃耀的光澤,竟然會讓于瀟看得心中浮起短暫的四處遊走的浮光。
是跟一個禮拜前目送他走入漫天昏黃風沙中一樣的……那種浮光。
那時的他孤身一人,Q大校園裏的楊柳枝在他身後被吹得枝葉亂顫,他卻是走得剛毅,走得淡定。此時的他被身邊若干人簇擁,機場人群匆匆從他面前路過,他仍然是淡定不驚。
看著肖人帥走過去跟他微笑著說話的樣子,于瀟猜他大約是個很了不起的人。
好幾分鐘裏,于瀟都被肖人帥晾在了一邊。隔著大約三米多的距離,站著兩排登機的乘客。穿過這兩排乘客,于瀟看見肖人帥一邊說話,一邊用手指了指于瀟站的方向,大約是在告訴這個了不起的人他為什麼會在機場,是因為他來這裏送于瀟。
在覺察到那束清澈的視線要投射到自己身上時,于瀟別傳了臉。
于瀟怕他想起來那天是于瀟撞花了他的車子,搞不好後來想不通還是要于瀟賠。
只是這樣而已……只是這樣于瀟才對他心懷忐忑的……
不等肖人帥回來,于瀟自己辦了check in手續,進到起飛區的候機室去等。後來肖人帥還打了通電話罵他,說怎麼還不等肖人帥跟自己的學長敘完舊回來,他就走了。于瀟這才知道他是肖人帥的學長,也就是Q大的學生,于瀟沒有考上的Q大的學生。
這一點又刺激了于瀟。羡慕嫉妒恨的情緒一上湧,于瀟決定以後有了兒子,一定讓他兒子念Q大。以後的以後,等兒子有了孫子,一定讓他兒子讓他孫子念Q大。這不就結了。于瀟強迫要自己釋然。「你們Q大校友相聚,我等那邊幹嘛?就直接進來了啊。」于瀟說。
「以默學長他人很好的啦,剛才甚至還問我要不要去他的公司實習,我看到他當然要跟他好好打招呼。你知道嗎?他是我們學校的千年奇跡,二十歲就申請到MIT念碩士,二十四歲就在紐約上市他的跨國電腦公司,這次我們學校趁他回國還專門請他來做演講了……」
「得了吧。少跟我誆你們學校那些學長學姐多厲害,我沒興趣,我們N大也有這種厲害的人。華絢集團的炎倫不就是從我們N大出去的。」
「……炎倫他似乎只在N大念了一年多吧。一有好機會就趕緊出國去拼了。」肖人帥笑,預感于瀟要爆發,於是口是心非地告訴他道:「阿瀟,不過我跟你說哦,你們N大真是個好大學呢,我從來沒覺得N大比我們Q大差。」
「你知道就好!」于瀟只能這麼在口頭上打個勝仗。
「你到了給我打個電話。回去後,記得要好好做人……妖……啊!」肖人帥故意將人妖拆成兩個字來說。
「我會的。」于瀟知道他什麼意思,「而且我一定不會再讓某只白眼狼黑到我的登陸密碼。」
在于瀟要登機的前幾分鐘,肖人帥又對于瀟談起了何以默。「對了,剛才以默學長還問我我們玩不玩網遊了。」
「他問這個幹嘛?」
「大概是因為他們公司最近在找線上的遊戲運營商合作,他想調查一下我們這些低年級學生喜不喜歡這種虛構遊戲,探聽探聽市場。」
「哦……」聽起來真無趣。于瀟還以為他多大神級人物,其實也不過就是一個在乎市場的商人而已。
不過真的是這樣的吧。現實裏的人跟事哪能跟夢幻網遊裏的比。
網游裏那位背著丹青劍,孤身一人,勁爽走在雍京滿天飛舞的柳絮中的瀟灑劍客怎麼會像一個在現實裏只喜歡賺錢的平凡商人。
***
等于瀟回到N市將他請假一個禮拜期間在N大落下的功課以及私事都處理完後,他才做賊心虛地登陸了許久都不登陸的劍雨江湖。發現江湖依然很平靜,幾個因為組隊打任務時認識的MM見他上線,都跟他打招呼,于瀟忽然就很高興,拍著滑鼠傲狂地笑:「我就說好人有好報嘛!Yes!」
風度翩翩這小子真的是說話算話。也不枉于瀟跟他「夫妻」一場。他智商是差得沒話說,不過還好,還有點情商,還比較像個人。
「哇哈哈……哈哈哈……」于瀟這麼一激動,就吵醒了正在宿舍裏睡覺的室友三明。
三明睜眼看一看時間,發現現在已經是黃昏六點多了,下午自己打完籃球回來,往床上這麼一睡,一下子就錯過了學校餐廳開放的時間。看著于瀟又是雙眼放光地對著電腦玩遊戲,三明立刻知道他一定又是投入過度得忘記吃飯了。
三明記得四點的時候,自己一回宿舍來,他就坐那裏玩網遊了。「于瀟?你吃飯沒?要不我們一起出去吃頓好的。」高大帥氣的計算系籃球隊隊長三明從上鋪的床上跳下,找出一件非常適合他運動型性感身材的運動連帽衫穿上,邀請于瀟道。
「好!我請!等我一下!」于瀟非常開心地答應了。
「誒?你還真去啊?」站在他身後的三明被嚇了一跳。以往,他都會說:「你去吃吧,回來的時候隨便給我帶個便當就成。」
「于瀟,你沒事吧?你又在網遊裏賺錢了?」三明跟于瀟住在一起兩年多,非常清楚于瀟打網遊的目的。每次他賺到錢了,都會請三明吃飯唱歌什麼的。
「沒有,不過這比賺錢更值得開心。」于瀟合上了筆記本電腦,從書桌上起身,一把摑住三明,用嗲兮兮的肉麻娘娘腔對三明道:「親愛滴明,你說今晚吃啥就吃啥。」他跟三明一樣身高,一八五公分,不過他身材算不上強壯,是纖瘦到有些秀氣的類型。
「真的嘛?」三明看著他狡黠的眸子,覺得有點不靠譜。
「當然是。」于瀟巧笑倩兮。
「對了,上個禮拜,你不在的時候,我幫你收的。」三明從抽屜裏拿出一疊信。
「哇,又這麼厚?」于瀟看著三明手裏數量可觀的粉紅色信封,殘念:「你幹嘛拿回來呀?直接當她們是發廣告傳單的不好嗎?」
「那樣女生們會哭的。」三明將上個禮拜校內女生寫給于瀟的情書撂在于瀟的書桌上。
「這裏面仍然有何可兒的信。」三明為于瀟帶情書的時候,每次總會這麼說。
「哼……」于瀟冷眼旁觀後,道:「拿去放在心治的桌上,就說是寫給他的,他會拿去扔,我扔都懶得拿去扔。」
N 大電腦宿舍樓6031宿舍很邪門。因為基本上每次住進來的男生都是這個學校最美的三個,由此被女生們賦予「N大美男子宿舍」之美稱。在于瀟、三明還有心治 他們三個住進來之前,這裏住的正好是炎倫那一屆的學長,也是個個都絕美得宛若天神下凡。宿舍阿姨最煩這間6031宿舍了。因為每個禮拜寫給6031宿舍的 信總是多到爆,而且全都是粉紅色。很明顯都是些情書啦!
「于瀟,你不要這麼不解風情行不行?我說,你眼光也別太高了,愛情不過就是水中月,鏡中花。」一雙腳總是同踩好幾次的船的三明教訓一直保持單身的于瀟說。
于瀟囧,知道6031的情聖又要給于瀟上愛情課了,「……三明……你這件運動衣啥時候買的?你這麼一穿讓我覺得其實我最喜歡的人是你,所以我還有必要收女生們的情書嗎?」于瀟立刻將三明拉出宿舍,「你說吃什麼好,不如我們坐計程車去吃滿庭芳!」
「就我們倆?」
「等心治從外面的公司實習回來,把心治也叫上。」
「可是加上他也就三個人,滿庭芳的滿漢全席吃一頓好貴哎。」
「沒事,大爺我今天高興!」
***
深夜,啤酒、葡萄酒、白酒等酒類在肚子裏香香地冒著泡的時候,于瀟跟三明還有心治三個人走在N大法國梧桐茂密的林蔭道上。
路燈昏黃的夜晚,三個人肩搭肩地走在校園裏,放肆地說笑,甚至是邊走邊唱,著實為N大的校園增添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何以默這時恰好開著一台銀色進口賓士轎車,從N大最寬最美的三號路上駛過。迎面撞見的是三個穿著白衣的大學少年親密地相擁著,大搖大擺地朝他走來。他們看來喝了不少的酒,以至於他們放肆地走在路中間,見到何以默的車過來,也一點都不想讓。
何以默感歎這些在夜風中歌唱的小孩子們擁有的是多麼美好的年華。人生在某種意義上,對他們來說,只是這樣快樂與自由地邊走邊唱而已。
何以默打轉方向盤,為他們讓道,就在這一秒,何以默的視線停在了走在正中的那個少年的臉上。在他那潮紅的臉頰上,何以默找到了似曾相識的瀟瀟熟悉感。
何以默記得自己在十多天前的北京遇見過他,還有……
原來他是這裏的學生。真好。N大在何以默眼中一直是所很好的大學。這裏的老師跟學生,都會是為何以默所輕易喜歡的那類。何以默的浮光公司聘用了從N大畢業的很多學生。
他念幾年級,是不是跟電腦有關,以後何以默有沒有機會跟他產生交集?
何以默忽然自己一下子聯想得有點多……
進口賓士轎車並沒有一下子就從于瀟他們面前駛過。
走 在邊上的心治酒量不太好,這時候回來已經有些醉,直接撞在了車子的左邊前燈上。于瀟見狀後立刻大笑,拉心治回來:「心治,你別,別想不開,快回來……快回 來……」接著又微笑著跟開車的何以默道歉:「哥們兒,對不起,我這兄弟有點喝多了。我們不擋著你,你快開,隨便開。」也有點喝多了的他沒有認出開車的人是 何以默,揮著手,笑嘻嘻地對何以默道:「Goodbye。」
路燈燈光昏黃的三號路上,法國梧桐樹葉一直在風中翩翩而落,讓置身其中的人覺得這安靜的天地似乎是在被一場落葉雨溫柔地擁抱。雨中的少年白衣飄飄地帶著自己的兩個好兄弟大笑著離開。
留下何以默獨自沉浸在這片夜涼如水中很久很久。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