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梨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梨花 的所有作品: 
   


 


                        花小白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花小白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迴夢系列 >> 逼男為妻下

點閱次數: 2611
   逼男為妻下
編號 :122
作者 梨花
繪者 花小白
出版日 :2008/10/25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從沈千里那裏學來的先上床後成親的計策順利施展,
只不過效果卻遠遠不如當初的那一對了。
難道是因為沈千里當初夠狠,
而自己卻只想在這個可愛土包子的床前細心照顧他嗎?
果然這個該樹立威嚴的時候就是要樹立威嚴的,
看看看看,自己只給了這土包子三天的笑臉,
他竟然就敢趁自己回山給他準備豐厚聘禮的機會逃跑了。
哼哼,山水啊,你太天真了,既然被我認定了,
就是逼也要把你逼成我的壓寨夫人,你以為能夠逃得了嗎?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楔子

只要在江湖上混的人就都知道。當今武林,既不是什麼武林盟主的天下,也不是什麼邪教教主的江湖,真正掌控著整個江湖的,是被稱為「暗黑五派」的一個組織。

這暗黑五派不但是在江湖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幕後黑手,更是控制著國家經濟大權的風雲人物,他們門下的產業數不勝數,涉及各行各業。

暗黑五派包括青山派,綠水派,紅衣派,白雪派,紫霞派。五派掌門現在多是掛個名頭在那裏,門下各項事情都交給了他們的弟子。

紅 衣派中的寒芳仙子是個女兒家,雖然聰明美貌,卻是心如蛇蠍,加上她雖有武學天才,但經商頭腦卻要欠缺一些,因此雖然很多人都知道她是紅一派的下任掌門,但 真正掌著實權的卻不是她。不過從小到大,其他四派的弟子就絞盡腦汁要將她追到手,因為誰得到了寒芳,便是五派的總盟主,是站在江湖最顛峰的人。

但現在的情勢發生了變化,青山派的沈千里率先退出這場爭奪美人的戰爭,因為他在不經意間,竟然愛上了一個叫做李大喜的土包子。

沈千里與江百川,聶十方,鳳九天是從小就立志要當為霸一方的土匪的,長大後,他們倒也的確實現了自己的願望,雖然誰也不明白,明明就是尊貴的如天上明月的他們為什麼要去當土匪。

如今沈千里和江百川還有聶十方是名草有主了,只剩鳳九天這一個苦哈哈的單身漢了,不過不用急,月下老人是很公平的,這個姻緣紅線嘛,自然是人人有份兒的了。



第一章
這樣下去不行啊。坐在酒樓的雅間裏,鳳九天對著滿桌的美味佳餚,卻無心下箸,他的腦海裏還是幾天前在荷花山上見到的那驚人一幕。
「沒想到啊沒想到,聶十方你個不爭氣的,之前是怎麼說的,信誓旦旦的說自己不會步百川與千里的後塵,結果怎麼樣呢?那個朱未長得甚至還比不上大喜和大海呢。」
鳳九天咬牙切齒的自言自語著,表面上是為聶十方的不爭氣而憤恨,其實是對他自己未來婚姻的擔憂。
「怎麼辦啊?這樣下去,我不會也步了他們的後塵吧?」之前如果有人對他說這種話,鳳九天一定會笑得打跌,不過如今,嚴峻的形勢就擺在眼前,由不得他不承認命運的可怕。
「不 然我乾脆就在認識土包子之前把寒芳那個女人娶了,或者找個才貌雙全的閨秀做妾,能否就把這可怕的詛咒給破解了呢?」鳳九天仰頭沉思,他倒不是妄自尊大,身 為當今太后最疼愛的外孫,皇姑與天下兵馬大元帥鳳武之子,京城最大的名門望族之一鳳氏家族中的嫡系傳人,他是完全有這個實力將公候千金娶來做妾的。
惡狠狠戳了一筷子離骨的東坡肘子。他真是不甘心啊,娶寒芳那種女人,還不如一頭撞死來得痛快,自己不缺錢不缺權,至於為了那個五派盟主的位子將後半生葬送了嗎?這是個值得好好考慮的問題啊。
鳳九天歎氣,經過這幾次事件,他的確已經不願意再娶寒芳這種心如蛇蠍的女人,他又不是腦子有病,娶個喪門神母夜叉回去供著。只看荷花山那些土匪嘍囉對朱未的擁護,就知道那女人多不得人心了,讓土匪們寧願有個男押寨夫人也不願接受她。
樓下忽然一陣嘈雜,鳳九天拿起一壺酒探頭往下望,一邊喝著一邊看熱鬧。
原來樓下是一隊商人,約有二十幾個,大概是半路相遇就結伴而行的。
只 聽其中一個人高聲道:「嘿,我告訴你們,若說這天下男人們最過癮的去處,既不是什麼青樓妓院,也不是什麼秦淮河畔,而是落鳳城。那裏的女孩子們啊,個個開 放的很,還有許多西洋的女孩子,穿著洋裝,露著雪白的胳膊大腿,嘖嘖,那皮膚嫩的,能掐出水兒來,而且說話一點都不像別地方的女子扭扭捏捏的,嘖嘖,男人 只要去了落鳳城,啊,那簡直就是到天堂了。」
落鳳城?這名字讓鳳九天心裏一動,他知道這個地方,據說民風開放到讓人難以置信的地步。
而且因為是各國經濟文化的交流中心,除了開放之外也沒有什麼別的集體違法的事情,所以朝廷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不過規定此城女子到別處去,就不許如在落鳳城那樣肆無忌憚,以免引起士大夫和老學究們的反對聲潮。
鳳九天的家族和紫霞派在落鳳城都有許多的生意買賣,那是個大城,論起地理範圍,比京城還要大兩倍,且經濟空前的繁榮,每年單單在那裏的收益進項就占全族全派利潤的十分之一。
不過因為落鳳城這個名字,鳳九天卻從來沒有去過那裏,雖然他早就心生嚮往,但一想到自己姓鳳,跑到落鳳城去,豈不是自己去觸黴頭嗎?因此那裏的生意都是心腹的屬下在打理。
如今正是百無聊賴間,且因為聶十方的最後淪陷而讓他也對自己的前途陷入茫然與恐慌中。在腦海中勾勒了那商人描述的美妙風情後,鳳九天一拍桌子:不管了,就去落鳳城見識見識那裏的旖旎風光,也許還能找到自己喜歡的女子呢。
論年紀,鳳九天是四人中年紀最小的,但若論起果斷決絕,心狠手辣,以及經商的頭腦和武功,他卻不遜色於其他三人中的任何一人。
因此做了決定後,他便立刻來到紫霞派開設的錢莊,將口袋裏的一千兩銀票換成散碎銀子和銅錢,五百兩金票都換成金豆子,不等出門,身邊跟著的兩個隨從阿舍阿得便進來了。
阿舍一進門就笑道:「爺不是去荷花山了嗎?還以為你能在那裏盤桓幾日呢,卻又火燒火燎的將我們叫來幹什麼?」
阿得則面無表情的遞過一摞票據,淡漠道:「爺,這裏共是九千九百萬兩銀票和三百萬兩金票,你說要遊山玩水,所以我多準備了一些,你看夠嗎?」
鳳九天點頭道:「正好,我身上還剩大概兩百萬兩的銀票和幾萬兩金票,此次去落鳳城,若有好東西要買些回來,不夠的話那裏有鳳氏家族和紫霞派開的銀莊,再去支取就是了。」
他喜歡在身上多帶些錢,必要的時候揮金如土一把,所以對阿得的做法十分滿意。
「落鳳城?」阿舍疑惑的問道:「爺不是不喜歡去那裏嗎?總說那裏的名字不吉利。怎麼這回……」
不等說完就對上鳳九天冰冷的視線,這小子立刻醒悟過來,連忙諂媚笑道:「嘿嘿,我就說爺是多慮了,這天下間哪還有能把爺給弄落下來的人和事啊。行,我這就去飛鴿傳書,讓那裏的負責人趕緊收拾出一處莊子給爺住。」
「算你小子機靈。」鳳九天笑罵一聲:「好了,我們走吧,如今已是秋天了,聽說落鳳城的除夕和元宵是天下最熱鬧好玩的節日,咱們這次在那裏多住些日子,玩夠了再回來,到時寄點東西給師傅和外祖母他們拜年也就是了。」
說完翻身上馬,愛駒御風不滿的長嘶一聲,鳳九天笑著拉拉它的耳朵道:「御風乖,等出了城,官道上隨你撒開蹄子歡跑,這裏卻是不行。」
語罷直起身來,見阿舍和阿得也都上了馬,他歎口氣道:「阿得,現在我們是要去遊玩,不是去仇家那裏算帳恐嚇,用不著你那副臉孔嚇人,你可不可以露出點笑容啊?」
阿得愣了一下,想了半天才咧開嘴唇。頓時前方響起幾聲尖叫,鳳九天一拍額頭,呻吟道:「算了算了,你就還是那副樣子好了,你這叫笑嗎?這叫扮鬼嚇人。」
想了想又自言自語道:「你要是肯給爺我面子,等到了落鳳城,把面部表情放柔一點就行了,否則就算有女孩子想親近我,也都得被你嚇跑了。」
阿舍忍不住笑了起來,阿得繼續面無表情,就在這巨大的反差中,三匹馬悠閒的向城門走去。
※※※※※
一個月後,鳳九天一行到了落鳳城,進了城才發現,這裏遠比傳說中的還要熱鬧繁華。
街上店鋪林立,人潮不斷,男男女女都穿著華美的衣服,女子們刻意走得高雅而華貴,挺著高聳的胸脯,昂著頭,向路人炫耀著自己的美麗姿容,只略略望了一眼,鳳九天便發現了好幾個尤物,不由得慶倖此次落鳳城一行,自己算是來對了。
城門口早有人接在那裏,是紫霞派在這裏的總管事的,約莫四十歲左右的一個中年人,叫李強,他每年回山寨報帳時都能和鳳九天見幾次面,當面向他報告一些生意發展和規劃,因此兩人也算是熟悉。
鳳 九天下了馬,李強吩咐左右的小廝牽了韁繩,一邊陪笑道:「接到當家的要來的消息,整個落鳳城都沸騰了,不瞞當家的說,咱們鳳氏家族和紫霞派在這裏的生意, 那可是頭一號,多少人指望著咱們發財吃飯呢,這不,你人還沒到,送禮給我的都快擠破門了,本地的,外地的,還有那些西洋人,哪個不使勁兒的巴結啊,就盼著 我能安排他們和主子見上一面,請頓飯。」
鳳九天斜睨了他一眼,一把檀香扇子在手裏輕輕的敲打著:「那我要恭喜李大哥你財源廣進了,想必送的東西都不是什麼普通貨色吧?」
李強道:「那是,當家的你是沒看見,就龍眼大的珍珠送來十顆,那都不算好禮。不過我可一點都沒敢收,我知道當家的這次是來玩兒,見不見他們還兩說呢,哪敢就私自安排了啊。」
「這還差不多。」鳳九天滿意的綻開一絲笑容,對於自己在落鳳城的巨大影響十分滿意。
阿舍則熱情的上前拍了拍李強的肩膀道:「強哥少說這些不著邊際的話了,住處安排好了嗎?」
「早就安排下了,距此地不到十裏,有一處特別幽靜的山莊,雖比不上明月別苑,卻也差不多了,正巧前些日子主人需要錢周轉,我就買了下來,讓工人們日夜趕工修葺重建了一番,又買了幾十個伶俐的丫頭小廝在那裏等著伺候,包管當家的一進去就會滿意。」
鳳九天點頭道:「很好,今日我也乏了,等明天再逛,李強你前頭帶路,先去歇一晚吧。」他是個重享受的人,聽見有這麼舒適的地方,不由得十分滿意,當下就讓阿得賞了李強十兩重的一個元寶。
來到那處名叫「棲鳳園」的莊子,果然見裏面幽靜雅致。亭臺樓閣,小橋流水,八角飛簷都掩映在花木蔥蘢之中。
落鳳城地屬南方,四季如春,只有深冬時節才能冷上兩三個月,因此是有名的花城。這莊園裏更是種了許多名花異草,此時盡皆開放,爭奇鬥豔,花香怡人。待到進了屋子,只見屋中應有盡有,富麗卻不庸俗,精緻中透著古意典雅,的確很合鳳九天的口味。
於是就在此處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三人神清氣爽的爬起來,準備到大街上好好的玩逛一番。
天色尚未大亮,落鳳城的街道兩旁就已經擠滿了賣各種早點小吃的攤子。三人正好沒有吃早飯,於是揀了一家乾淨的小鋪子,要了油條豆漿,煎荷包蛋慢慢吃著,一邊看著來來往往的各色行人。
「你這個土包子,我今日就是特意起個大早,領你來嘗嘗這裏的特色早點,別不領情了。」
忽然從門外傳來一個動聽的女子聲音,在這小小的店裏如同響起了一串風鈴,聽起來就讓人感覺舒服愜意無比。
鳳九天抬頭望去,只見一個神采飛揚的俊俏女孩,毫不避嫌的拉著另一個男子的手,咯咯嬌笑道:「進來吧表哥,不會花很多錢的,我請你還不行嗎?你啊,要趕緊將鄉下的那些土氣去掉,才能真正融入落鳳城嘛。」
「鄉下」這個字眼讓鳳九天猛然警覺起來,想起剛剛女孩說得話,似乎口中的土包子就是指這位低垂著頭,一副難為情樣子的表哥了。
他心中警鈴大作,雖然覺得那女孩容貌豔美,行動舉止爽利,言語又動聽,非常合自己的胃口,卻不得不強迫自己低下頭去,無論如何,他是絕對不要和弟兄們一樣栽在一個土包子手裏的。
「三妹,俺……俺自己來吧,這麼多人……讓人看見……有些……有些不好意思。」低沉的軟糯的聲音,比起女孩子的動聽,絲毫不遜色,且別具另一種特有的風情味道。
「哎呀,都十年了,你怎麼還是和以前一樣害羞。」
女孩子略微不滿的聲音響起,然後兩人坐在鳳九天的旁邊,女孩招手叫來小二,也要了豆漿油條荷包蛋,又對她的表哥道:「你嘗一嘗了,這家的荷包蛋很好吃呢,微微帶點鹹味,香嫩可口。」
她說完妙目在店中環顧了一周,最後視線猛然落在鳳九天的身上,眼睛隨之一亮,大大方方的過來伸手道:「公子你好,我叫樓三鳳,可以認識一下嗎?」
鳳九天早就聽說落鳳城民風開放,女孩子若在當街遇見自己心儀的男子,為免失之交臂,可上前索問姓名,而男子絕不能拒絕,就算你對這個女孩沒有意思,也要在日後見面時說清楚,而不能當面拒絕她。
「你好,鳳九天。」一邊說著,他一邊向旁邊的高危險物——樓三鳳的表哥看過去。
只見那男子也正向自己望過來,大概二十七八歲的樣子,面貌十分平凡,眼裏閃著局促不安的光芒,只和自己對了一眼,便別開目光,過了一會兒又將目光投注在樓三鳳的身上,似乎盼著她早點回到座位上。
鳳九天嗤笑一聲,暗暗松了口氣,心道沒什麼可怕的,這個土包子男人根本就沒有一點地方符合自己的擇偶標準,倒是眼前的樓三鳳,引起自己不小的興趣。
他喜歡美麗而大膽的女子,這個女孩無疑全部具備,而且她那股在大家閨秀身上根本看不到的伶俐清爽與飛揚的神采,都讓鳳九天欣賞讚歎。
反觀那枚高危險物,他正不安的搓著手,看得出是一個極度沒有安全感和愛害羞的人,而且一副卑微的樣子,沒有半點豪氣可言,普通的鼻眼更是勾不起他的半點興趣。無論從正面側面前面後面看去,都是他最不待見的那種人。
鳳九天徹底放心了,老天爺就算想塞給自己一個土包子,也絕對不會選這種土包子塞給他的,最起碼也要有出色的外貌,而且豪氣干雲,這樣才有可能引起自己的興趣嘛。像這種三流貨色,就算把他脫光了塞進自己的被窩裏,他也會毫不留情的一腳踢開。
「啊……鳳……」對面的樓三鳳忽然驚叫起來,接著又驀然放輕了聲音,左右看看,見沒人注意到他們,方悄聲道:「是那個鳳九天嗎?傳說中落鳳城裏所有生意的領軍人物,鳳九天嗎?」
「哦,小姐實在太誇獎了,不過我覺得這個名字,有重名的機率應該不大。如果小姐不嫌棄,請坐下說話吧。」
鳳九天微微笑著,他擅長利用瀟灑的笑容讓自己想要捕捉的獵物神魂顛倒,然後再慢慢享用。
樓三鳳興奮的坐了下來,陷入自己可能是鳳九天第一個邀請坐下的女孩子的美妙幻想中,剛才被她拖來見世面的表哥,則早就被她拋在了腦後。
鳳九天微笑著和樓三鳳天南海北的閒聊,他發現面前的女子不但容貌出眾,才學也是十分驚人的,而且她對於各個地方,似乎都瞭若指掌,甚至連西域波斯的風土人情,都能侃侃而談。
一問之下,才知樓三鳳家也是商人,她從小就被當男孩兒養大,隨父兄走過不少地方,最遠的一直去到埃克國。
兩人談的投機,桌子上的東西轉眼間就吃的差不多了。
鳳九天的心臟陷入空前興奮的狀態,他很清楚對面的女孩贏得了自己極大好感,說不定就是他的真命天女,這可真是太好了。他幾乎都要跪下感謝上蒼,感謝它賜給了自己一個女孩兒,而沒有像沈千里聶十方江百川那樣,對旁邊的普通土包子青眼有加念念不忘。
「鳳公子,很高興認識你,我們樓家和你們鳳氏家族的生意也有一些往來,不知能否邀請公子閒暇時到我家來玩呢?」
桌子上最後一滴豆漿也被喝完,樓三鳳見他們實在沒有再呆下去的理由,於是大方告辭,並且聰明的提出了邀約。
「佳人有約,敢不從命嗎?我初到落鳳城,正好想在此地好好的逛一逛,就差一個嚮導,不知有沒有這個榮幸邀請三小姐做我的嚮導。」
鳳九天站起身,他已經知道樓三鳳在家裏排行第三,這裏的人都管她叫樓三小姐。
「好啊,正好我今天也沒有事情呢。」樓三鳳站起身,她剛剛把阿得叫得豆漿油條都吃光了,此時飽得很。
而被搶了食物又被勒令不許出聲的阿得則惡狠狠看了她一眼,涼涼道:「三小姐能脫身嗎?你表哥似乎還在那裏等你呢。」
「啊,表哥。」樓三小姐此時才想起自己是帶了個人過來的。連忙幾步來到那個坐在座位上默默等她的男人面前,陪笑道:「表哥啊,你有沒有吃完?如果沒有就在這裏慢慢吃,吃完回家好了。」
她從精緻的荷包裏拿出一塊碎銀子:「呶,這些錢留給你付帳,剩下的你就在街上隨意買些喜歡的東西吧。」
那位表哥一下子站了起來,緊張道:「三……三鳳,俺……俺不太認識路啊……」
不等說完,樓三鳳就微微皺起柳眉,沉吟道:「不然你就和我們一起走吧,」她轉過頭徵詢鳳九天的意見:「鳳公子,不好意思,我表哥才來到落鳳城,還沒怎麼出過門呢……」
鳳九天滿不在乎道:「沒關係了,讓表哥和我們一起走好了……」然後他走上前一步,熱情的對著那土包子表哥自我介紹道:「表哥啊,我叫鳳九天,請教一下你的名字了。」
「誰……誰是你表哥。」意外的,那男子竟似乎對鳳九天有些敵意:「俺……俺叫關……關山水,你……你就叫山水哥好了……」
他緊走幾步,來到樓三鳳身邊,像是護著心愛肉骨頭的大狗一樣拉住表妹的手,將她拖到自己身後。
「哈哈哈,山水哥?還是不要了吧,我看叫山水畫比較好一點呢,真奇怪,怎麼會有人叫這種名字啊。」
鳳九天大笑,聰明如他,自然已經看出關山水對自己的表妹有意思,所以對自己明顯的露出敵意。不過想和他鬥,哼哼,就這個關山水,等他下輩子投到狐胎變成九尾狐狸精再說吧。
「山水畫?這比喻很妙啊。」樓三鳳大笑著從關山水身後閃了出來,然後來到鳳九天身邊:「好了鳳公子,我們走吧。」
說完兩人並肩走出小店,而阿得則來到張口結舌的關山水身邊,面無表情的道:「我本將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怎麼辦,心愛的表妹就要被人家搶走了呢。」
關山水惱怒的瞪了阿得一眼,對於這兩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的隨從,他恨屋及烏,同樣沒有什麼好感。最後他咬著嘴唇站了一會兒,終於還是一跺腳,不甘心的追了出去。

第二章
樓三鳳果然對落鳳城是瞭若指掌,帶著鳳九天逛了這裏有名的古跡後,又帶著他們來到有名的小吃街,一路上她妙語如珠,不時引得鳳九天微笑讚歎。
不到半天功夫,兩人已經儼然情侶一般,並肩走在大街上,也不知迎來了多少羡慕的目光。
關 山水跟在他們旁邊,就如同隱形人一樣,他本來就言辭笨拙,哪能與鳳九天的博學和談吐相比,但他心中是不甘的,暗道表妹只是一時被鳳九天的風度所迷,論感 情,他們兩人青梅竹馬,小時候在一起相處了好幾年,怎也要比這紈絝浪蕩公子哥兒強一些。只是苦於現在沒有讓自己表現的機會,所以才被鳳九天一直壓制而已。
正想著,忽聽前面有人叫道:「娘子,等等我,這肉串還沒烤完呢,哎呀你別惱啊,別扔下我一個人。」聲音輕浮而慵懶,一聽就知道是典型的浪蕩子。
關山水注目望去,只見一名英俊非凡的男子輕佻的拉住一個俊美男子的手,那俊美男子拼命的想要甩脫他,卻怎麼也甩不掉。
他心裏立刻有了數,再看看那被拉的俊美男子,眉目精緻皮膚白皙,一頭青絲及腰而束,分明是個扮男裝的女孩兒,定是被這公子哥兒看出來了,上前廝纏不已。
想到這裏,不由得精神一振,大呼自己的表現機會終於來了,眼看著鳳九天「咦」了一聲,就要上前,他生怕這表現英雄氣概的機會被奪了去,因此拼命拋了心中的膽怯,上前一步大叫道:「住手,光天化日之下調戲民女,這裏可是落鳳城,不是你這等浪蕩公子哥兒撒野的地方。」
鳳九天愣了一下,暗道這表哥行事倒挺讓人意外的,竟然還敢上前抱打不平。
及至見到他眼底的懼意,不由得暗暗好笑,心想原來是圖在美人面前表現英雄形象的機會啊。可惜啊可惜,打的算盤不錯,就是結果恐怕不如人意。
他本就不是什麼君子,當下更存了看笑話的心情,雙手抱胸等著看好戲。
之前的兩位男子被關山水這麼一吼,齊齊轉過頭來,那浪蕩公子哥兒臉上倒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但俊美男子的臉已經成了煮熟的蝦子一般,眼底中怒氣橫生,只是大概礙於關山水也是一番好意,不想當眾發飆而已。
偏偏關山水實在不是那伶俐之輩,見此情景,竟還上前一步,大聲指責那公子哥兒道:「你……你還不趕緊鬆開你的祿山之爪,看人家姑娘氣成了什麼樣子,臉都紅了,快鬆開。」
他一說完,鳳九天就再也忍不住,捂著嘴笑得彎下腰去。
果然,下一刻,那位「姑娘」再也忍不住了,冷冷的瞪著關山水,儘量用平靜的語氣道:「這位大哥,你能仗義執言,我很感激,不過……」
他的聲音驟然高了八度:「我拜託你在打抱不平之前,能否擦擦你那對招子,看清楚人家的性別再出頭。我……我明明就是一個大男人,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關山水目瞪口呆,看著那男子平坦的胸部,再往上望望他的臉,竟然還死不認錯的道:「男……男人哪有你這麼漂亮的,女人也可以把……」
往下的話他不好意思說出來,只是迅速又瞥了一眼男子的胸部,又趕緊垂下眼簾。
男子真的是被氣壞了,知道關山水想說女人的胸部也是可以綁平的。他恨恨的抬起頭,指著自己的喉結道:「你看清楚了嗎?看清楚了嗎?你不會以為女人也能有這個吧?」任何明眼人都可以看出,雖然並不明顯,但那裏的確有喉結的存在。
關山水也被打擊到了,半天過後他忽然輕聲道:「這個……這個似乎不能假裝吧?」
一邊說一邊畏畏縮縮的伸出手想去摸一下,卻忽然又想到萬一這女子是扮的男裝,男女收授不親,豈不是唐突了人家,因此又趕緊縮回來,呵呵憨笑了兩聲道:「我明白了明白了,沒錯,你是男孩子。」
那男子是何等聰明的人,只看這老實男人的表情,就知道他還是認定自己女扮男裝,不由得冷笑一聲道:「你那對招子真該摘下來餵狗了,媽的我就不信在你面前證明不了身份。」、、
他一把拽起關山水的手就向自己的脖子上放去:「儘管摸吧,看看是不是假的……」
關山水是個實心眼的,見人家都這樣大方了,心想看來的確是自己看錯了,既然都是男人,摸一下又有何妨。
誰想手離那喉結還差二指遠的時候,斜刺裏忽然伸過一把扇子,接著先前那浪蕩公子哥兒的聲音響起,:「你若敢摸上去,我立刻就讓你的一條胳膊落地。」
那簡直就是從十八層地獄最底部溢出的可怕聲音,半絲感情都沒有,只聽著就讓人覺得如墜冰窖了。
關山水嚇得連忙收回手,不過還是遲了,那男子冷笑道:「算你收得快,胳膊不用落地了,但這隻握了阿僅的手,是決計別想再留在身上。」
那俊美男子怒叫道:「呸,萬仞山你給我講點道理好不好?是我先握了他的……」
不等說完,萬仞山的扇子已經敲了下來,伴著他一絲感情都沒有的聲音:「這個我不管,總之誰敢近你的身,誰就得付出代價,順便讓你也明白一下,恪守婦道的重要。」
眼看那扇子挾著風聲立刻就要砸上關山水的手腕,當事人自己和樓三鳳都驚的呆了,除了發出驚恐的大叫之外就沒有其他反應。忽見另一柄扇子輕輕遞了過來,接著一個慵懶的聲音笑道:「嘖嘖,萬兄你還是老樣子,一旦什麼事情沾上了尊夫人,就開始發飆。」
萬仞山刷的收回了摺扇,銳利的目光倏然抬起,然後他又恢復了之前的散漫樣子,呵呵笑道:「我道是誰有這份功力呢,原來是鳳兄啊,怎麼,你不是從來不到這落鳳城嗎?今日怎麼卻破例了?」
鳳九天越眾而出,與萬仞山對面站著,兩人都是風度翩翩的少年,這樣站在一起真是各有千秋出色之極,旁觀的眾人都豔羨的看著。
而樓三鳳見到鳳九天竟連萬仞山這有名的大魔頭都認識,而且也會那種高深的功夫,不由得高興非常,連忙上前一步站在他身邊,自己感覺也與有容焉似的。
鳳九天本身和萬仞山並無深交,只是因為沈千里,兩人也算是有幾面之緣,如今表面的客套話一說完,就沒什麼其他可說的了。便指著關山水笑道:「這人和我有些淵源,還望萬兄高抬貴手,賞小弟一個薄面如何?」
萬仞山看了一眼關山水,也打著哈哈笑道:「若非鳳兄說情,我是決計不會甘休的,算了,今日的事就權當意外,改日我請鳳兄吃飯,這就告辭了。」說完拱手作辭。
鳳九天也連忙還禮,笑道:「哪裡哪裡,改日我請萬兄吃飯才是,這落鳳城好歹也算是我的地頭兒。」
這話說得沒錯,鳳九天的各種生意和勢力占了落鳳城總經濟勢力的一半,這個地頭蛇倒也算是當之無愧的。
萬仞山也不再推辭,哈哈一笑轉身便攜了黎僅的手離去。
鳳九天聽他在黎僅耳邊呵呵笑道:「阿僅啊,你剛才說粗話罵人的樣子,真是太可愛了,我從來都沒見過你這樣嬌憨的模樣,哈哈哈,今日真是賺到了……」
一語未完,黎僅早在他的腿彎上狠狠踢了一腳,生氣低吼道:「你還敢說,都是你這個混蛋流氓給帶的,我恨不得一腳踢死你……」
鳳九天忍不住失笑,他早聽沈千里說過這對歡喜冤家,想不到今日能在這裏遇上。忽見關山水又湊到樓三鳳身邊,拉了她的衣角期期艾艾問道:「三……三妹,什麼……什麼叫招子?」
樓三鳳哪裡知道這種黑道上的用語,鳳九天見佳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於是連忙笑道:「招子是黑道上的話,就是眼睛的意思。嗯,剛剛那個黎僅對表哥說得話,大致可以這樣翻譯,就是擦亮你的狗眼看清楚,人家是貨真價實的男兒身。」
他 故意這樣說,果然,關山水一聽見狗眼二字,立刻怒髮衝冠,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畢竟剛才的確是鳳九天將他從萬仞山的扇子下救了出來。吭哧了半天才憋出一 句:「哼……,你……你肯定也是那些黑道上的人,要不然……要不然你怎麼會知道他們的話,表妹,咱們不和這種人來往,走。」
樓三鳳卻不以為然道:「表哥,你太武斷了,鳳公子南來北往,做著這麼大的生意,當然要認識各種人了,何況剛才人家還救了你呢。再說了,黑道又怎麼了?黑道也照樣出大英雄,劉邦還是無賴出身呢。」
關山水撓了撓頭,不甘心的瞪了鳳九天一眼,然後又虛心向他表妹求教道:「劉邦?劉邦又是誰,也是你認識的人嗎?俺見沒見過他?」一句話讓鳳九天和樓三鳳都大笑起來。
關山水意識到自己大概又鬧了個笑話,一張臉刷的漲紅了,就連鳳九天這種心硬如鐵的傢伙,也覺得這老實男人實在很可憐,他拼命在表妹面前尋求表現機會,卻總是出糗。
想到這裏再看看那張平凡樸實紅透了的臉,倒覺得也有一絲可愛動人之處,難怪自己的兄弟們一個個都栽在了土包子的手裏,不過自己當然不會步上他們的後塵,他對自己有著充分的自信。
「笑……笑什麼笑,俺不認識,難道……你還認識不成?別以為俺不知道,你是才來落鳳城的。」關山隨惱羞成怒的叫,頓時又讓鳳九天大笑起來。
「表哥啊,如果我百年之後到了地下,或許有機會去認識一下這漢朝的開國皇帝,不過那還要看他有沒有轉世投胎了,畢竟劉邦現在已經死了很久了。」
樓三鳳也忍著笑道:「表哥啊,劉邦是漢朝的開國皇帝,你連這個都不知道,以後啊,你真的要多讀些書了,在鄉下沒有書讀,如今來了這裏,有空就讓哥哥或者姐夫教你了,他們的學問都不錯的。」
鳳九天奇道:「怎麼?表哥以前一直在鄉下嗎?」
樓三鳳點頭道:「沒錯啊,表哥之前一直在鄉下的,姨媽太要強,每每書信往來都說自己過得很好,不肯搬過來和我們一起住,結果這次爹因為一筆生意到別的城裏去,回來時臨時起意過去看他們,才知道他們過得一點都不好,是爹堅持,才把他們接過來的了。」
關山水立刻抬起頭來道:「俺們之前過得的確很好啊,是這兩年把地改成種果樹,結果沒有經驗,都賠本了,所以才……才變窮的的,再說……再說窮怎麼了?誰敢說自己沒有受過窮,就算那些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少爺們,也不敢說自己的祖宗……就……就沒有受過窮吧。」
鳳九天又一次深深的笑了,這論調兒他似曾相識,當初李大喜痛罵他們的時候,就說過相似的論調,他暗暗覺得好笑,心想天下的土包子們還真是有共鳴啊,只不過這位表哥太過害羞,說起話來結結巴巴的,比起李大喜當初的氣勢如虹可差的遠了。
「好了好了,不說這些,快到中午了,我請大家吃飯吧。」鳳九天提議:「三鳳小姐,我帶你們去落鳳城裏最好的酒樓請大家吃燕翅席怎麼樣?」呵呵,有錢就是好啊,根據經驗,這種在佳人面前揮金如土的形象,都是很受歡迎的。
樓三鳳果然眼睛一亮,微笑道:「那好啊,鳳公子我就不客氣了,落鳳城最好的酒樓就是你們鳳氏家族的千味居,你不會不認識路吧?」
她又看向關山水:「表哥啊,你今天可有口福了,千味居的燕翅席可是彙聚了全國各地的名菜,你不是最喜歡吃好吃的東西嗎?」
意外的,關山水一直以來畏畏縮縮的樣子竟然變得怒氣沖沖,他狠狠瞪了鳳九天一眼,最後轉身就走,一邊道:「俺不和你們一起吃了,來路上那家麵館的面挺好的,三妹你自己去吃吧,俺吃完飯就回家。」最後一個字消失,人也早就去的遠了。
鳳九天一愣,還沒有人當眾這樣的不給他面子,而一個好吃的土包子竟然能拒絕得了燕翅席的誘惑,也讓他十分意外。最起碼他知道李大喜和張大海就未必能在這眾多享譽天下的美味面前瀟灑離去。
樓三鳳也愣在那裏,半晌才不好意思的向鳳九天一笑:「對不起了鳳公子,我表哥就是這樣一個人,有時候倔強的九頭牛都拉不回來的。」
「沒關係。」鳳九天微笑,顯示出自己的良好風度:「人各有志不能強求。」嘴上這麼說,他的心裏卻在冷笑,竟然敢當眾不給自己面子,呵呵,關山水表哥,有你好看的了。
※※※※※
千味居的燕翅席果然名不虛傳,鳳九天和樓三鳳吃的十分過癮,就連阿舍和阿得也在美人的力邀下得以和鳳九天同席,饒是如此,桌子上還是有許多菜只動了一筷子,沒辦法,菜實在是太多了。
席間鳳九天已經打聽清楚了關山水的大概性格,據樓三鳳所說,表哥是個很拘謹,容易害羞,膽小怕事,又非常節儉的人,不過做家務很能幹,也會算帳,雖然他不識字,但識數,姨媽家的帳都是他算的。
雖然這已經是十年前的舊資料了,不過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所以鳳九天堅信,關山水就算有所改變,也絕對改變不了太多。
他一邊吃著,早想好了對策:哼哼,山水表哥啊,你敢當面給我臉子看,就別怪我到時讓你難堪了。越想越得意,忍不住便笑出聲來。
「鳳公子什麼事這樣高興?」樓三鳳好奇的問,之前她還害怕這位大人物會因為表哥的不識抬舉而動怒,如今看來,他並沒有這個意思,或許是因為自己的關係。想到這裏,女孩兒家的芳心也禁不住怦怦亂跳起來。
「哦,沒什麼,我是忽然想到此次前來,是要和本地的一些富商聯手促進一下往西域方面的貿易,聽說貨物到那裏或者再往西的地方,簡直就是一本萬利,就不知道三小姐的令尊大人會不會對這項計畫感興趣。」鳳九天微笑,他是臨時起意想到這個藉口。
樓三鳳高興道:「爹爹怎麼會沒有意呢,他前幾天還回來說,可惜我們家的實力不夠,恐怕不會被選到這個計畫裏。一本萬利的買賣,只要是商人就都不會放過了。」
阿得卻是一愣,忍不住問道:「怎麼,爺你原來是為了這項貿易而來的啊,為何我和阿舍都不知道……」他不等說完,就被阿舍在桌下踢了一腳,心想這搭檔故意找死吧,在爺的面前給他漏氣。
鳳九天臉上現出一絲尷尬來,咳了兩聲,狠狠瞪了阿得一眼,冷聲道:「我做什麼事情難道還要向你報備嗎?越來越不懂規矩。」他當然不是為了這項計畫來得,不過要想在今天就進樓家的門,卻不得不用這個計畫做敲門磚。
樓三鳳是個天真爛漫的女孩子,自然不知道鳳九天心裏打的主意,聞聽此言連忙邀請道:「如果鳳公子有意,可以到我家和我爹面談啊,我想他一定會很高興認識鳳公子的。」
這話正合了鳳九天的心思,當下也不客氣,含笑道:「如此就叨擾了。嗯,表哥因為我的緣故,沒有來吃燕翅席,我深感愧疚,恰好這桌上的許多菜也沒怎麼動,不如挑那好的齊整的拿些回去給他如何?」
樓三鳳哪知道他的不良居心,還道他真的記掛著關山水,不由十分感動,真誠道:「鳳公子真是大人有大量,表哥那麼對你,你卻還想著他……」
一語未完,正在喝茶的鳳九天就把嘴裏的茶全都噴了出來。
什麼叫還想著他,這話怎麼聽起來這麼彆扭呢?偏偏佳人如此誠摯的眼神,還沒辦法惡言相向,鳳九天憋的快中內傷,蠻不講理的把這筆帳也算在了無辜的關山水身上。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