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梨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梨花 的所有作品: 
   


 


                        流沙漫卷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流沙漫卷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迴夢系列 >> 土包子系列之緣來是朱

點閱次數: 2715
   土包子系列之緣來是朱
編號 :119
作者 梨花
繪者 流沙漫卷
出版日 :2008/8/25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我命由我不由天。
聶十方是這樣堅信著的,因此即使兩個兄弟已經情陷土包子,而且還有兩個土包子共同發出的詛咒,但他依然我行我素。
不過有了前車之鑒,內心若說一點都不提防,那他就不是聶十方了。
但好在他聰明,第一次見到這個趕著一群豬健步如飛上山的土包子時,他可是連句話都沒有搭過啊。
可……可為什麼命運就非給了他們第二次相遇的機會呢?而且這一次,他還非得把這個叫朱未的餵豬人給帶到山上去。
算了,不理他也就是了,他是這麼打算的。
但一次兩次三次,他不明白上天怎麼就安排了這些他非見朱未不可的理由呢?
最令他懊惱的是:明明已經設了無數道心防,可那不爭氣的心還是丟掉了,就丟在這個土包子身上。
算了,緣分來時由不得自己,他認命了還不行嗎?
可沒想到,自己迂尊降貴向那土包子表達愛意,他竟然還不願意!
想他聶十方怎麼也是呼風喚雨瀟灑英俊權錢具備的大好青年,竟然被一個土包子給拒絕了,這……這還有天理嗎?
不行,說什麼也得讓這個土包子投入自己的懷中,誰讓他就這麼倒楣,那句不經意的誓言竟然應了呢。
緣來是朱!好在不是真正的豬,他是應該拜謝上蒼和四方諸神的啊……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楔子

只要在江湖上混的人就都知道。當今武林,既不是什麼武林盟主的天下,也不是什麼邪教教主的江湖,真正掌控著整個江湖的,是被稱為「暗黑五派」的一個組織。
這暗黑五派不但是在江湖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幕後黑手,更是控制著國家經濟大權的風雲人物,他們門下的產業數不勝數,涉及各行各業。
暗黑五派包括青山派,綠水派,紅衣派,白雪派,紫霞派。五派掌門現在多是掛個名頭在那裏,門下各項事情都交給了他們的弟子。
紅衣派中的寒芳仙子是個女兒家,雖然聰明美貌,卻是心如蛇蠍。但從小到大,其他四派的弟子就絞盡腦汁要將她追到手,因為誰得到了寒芳,便是五派的總盟主,是站在江湖最顛峰的人。
不 過現在的情勢發生了變化,青山派的沈千里率先退出這場爭奪美人的戰爭,因為他在不經意間,竟然愛上了一個叫做李大喜的土包子。(沈千里和李大喜的故事,請 看《強扭的瓜也會甜》)接著江百川也因為一個更土的土包子放棄了對寒芳仙子的競爭。(江百川和張大海的故事,請看《果子棋緣》)
沈千里與江百川,聶十方,鳳九天是從小就立志要當為霸一方的土匪的,長大後,他們倒也的確實現了自己的願望,雖然誰也不明白,明明就是尊貴的如天上明月的他們為什麼要去當土匪。
如今沈千里和江百川是名草有主了,但還有另兩個苦哈哈的單身漢呢,不過不用急,月下老人是很公平的,這個姻緣紅線嘛,自然是人人有份兒的了。

1
夏日山間的小路上,順著那一級級的石階漸漸走下三個人。
中 間的一人有著兩條長長的劍眉,一雙星目目光流轉之間,或凜然生威,或顧盼多情。挺直的鼻子下面,兩片薄唇形狀優美,微微上彎著的嘴角雖是微笑著,卻讓他整 個人都添了一股邪魅之氣,然而他身姿挺拔神采飛揚,渾身上下更流露出一種天生的優雅威儀,令人就算明知道他危險無比,卻又忍不住想靠近他。
打了個呵欠,聶十方無聊的搖搖手上常年不離的精剛蠶絲扇,那是他日常的武器。
他不像沈千里和江百川,一個出手就出劍,出劍必殺人。一個將劍當作折磨人的武器,令江湖中人聽見江百川三個字就如同聽見閻王爺駕到一般。
他的劍是輕易不示人的,然而一旦出劍,就必然是要對方的命,否則平時若遇到那該教訓的人,只憑手中這把摺扇打發,所以江湖中幾乎沒有人知道聶十方最擅長的武器其實是劍。
跟在聶十方身邊的遮天看了看主子的臉色,仍然如平常一樣微笑著,看不出是喜是怒。
「主子,到底……到底老太爺們把你叫來,是為了什麼事啊?」蔽日實在忍不住好奇心了,反正大不了惹主子不高興就是挨一頓罵而已。
「還能有什麼?」聶十方的嘴角忽然露出更加邪佞的笑容,讓遮天和蔽日大大的鬆了口氣,這個表情表示,主子的心情很好,十分好,非常的好。
「老爺子們這些年過得太順心了,所以一聽說沈千里和江百川都放棄了寒芳而娶了李大喜張大海之流,立刻就被嚇壞了,嘖嘖,我就說他們這些年過的太好,連一丁點兒考驗都禁受不住。」
聶十方似乎是十分痛心的搖著頭,而遮天與蔽日卻已經忍不住翻起了白眼兒。
嘖嘖,他們那個主子哪有一點同情的意思,分明就是幸災樂禍,真不知老太爺他們當初為什麼選了這麼一個沒心沒肺的徒弟。
「那到底把你叫過來幹什麼啊主子,總不成是給他們壓驚吧?」蔽日嘴角直抽筋兒,這個主子就是這點不好,心眼太壞,存心急死他們。
「為什麼不成,他們就是叫我來給他們壓驚的啊。」
聶十方興高采烈的道:「他們耳提面命千叮萬囑,讓我一定要抓好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把寒芳娶到手,後來我告訴他們,娶不娶寒芳是我自己的事,但我絕不會去娶一個男人,尤其是土包子男人,他們這才放了心。」
遮天睜圓眼睛道:「什麼?這就放心了?主子,你都說不一定娶寒芳了,老太爺們竟然還放心了?」
「那當然了,經過沈千里和江百川的事後,我答應他們不會娶土包子男人,就已經讓他們感激涕零的跪謝上蒼了,所以我才說老傢伙們已經經受不住太大的考驗了嘛。」聶十方摺扇一收,仰天哈哈大笑起來。
「可憐的老太爺們啊,到底是造了什麼孽,教出這麼個徒弟來。」遮天情不自禁的歎息著,忽聽主子冷森森的哼了一聲:「你說什麼?遮天,你對主子我有什麼不滿嗎?」
「沒……沒有,當然不可能有。」遮天心裏一驚,暗道自己怎麼一不小心就真情流露了。他從懷中拿出一封信,諂媚的遞給聶十方:「嘿嘿主子,老家的信。」
聶十方接過來,看了遮天一眼:「小滑頭,故意拿來轉移爺的視線是不是?要不怎麼先前不見你拿出來。」
「先前不是太關心主子,所以著急探問主子的情況嗎?」遮天依然笑得諂媚,肉麻兮兮的謊言說起來,他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聶十方哼了一聲:「嗯。」一邊打開信細看,原來上面說的是二叔四十歲大壽,讓他回去,而且之前二叔的第十六房妾死了,死前囑咐一定要把她的遺書交給自己,否則就變成厲鬼,鬧他個家宅不寧。
聶十方的二叔本來是想過些日子再交給聶十方,反正那女人也說了,不是急事,但連著家裏出了幾宗事,好幾個小妾都說看見了那個妾的鬼魂,因此他二叔不得已,才給聶十方來信,讓他回去一趟。
聶 十方從小父母就雙亡,二叔待他就像親兒子一樣,當初白雪派的長老們因為看中了自己根骨好,不管二叔的意願,幾乎是把他搶走的,二叔無奈,打不過人家,只好 認命。但這麼多年,吃的穿的可沒少往山上送過,二叔待他這個侄子,還是始終如親子一般,他自己又沒有兒子,那諾大的家業也遲早是聶十方的,因此聶十方和他 二叔是名為叔侄,實同父子一般。
※※※※※
聶二叔這個人哪裡都好,就是太過於好色,不到三十歲的時候就娶了二十房小妾,第二十房還是個男妾,好在這個男妾馭夫有術,將聶二叔納妾的字數從此終止。
記憶中那個第十六房妾是個慈祥的女人,在那些潑辣女子當中格外的顯眼,聶二叔喜歡潑辣的女人,認為征服起來有快感。
所以聶十方對這個難得溫柔的女人還有那麼點印象,而且她和自己雖然只接觸了幾次,但對他也實在不錯。
所以聶十方一邊看著信,在神遊天外幾次後,他點了點頭,暗道等下了山,就直接取道回京都去趟聶府吧。
「主子小心。」忽然遮天大喊一聲,與此同時,一陣奇異的腳步奔跑聲從山下傳來。
聶十方將信揣起來,摺扇唰的展開,冷笑著自言自語道:「看來手下果然是有點功夫的,這腳步聲就著實怪異,好啊,連著些日子沒舒展筋骨了,我倒要看看是誰如此膽大,明目張膽的就搶攻過來。」
遮天和蔽日聽見聶十方的話,立刻全神戒備,他們的前面不遠就是個拐彎,聽這腳步聲紛亂的很,少說也有十幾個人,而且還時不時的有人大喊著:「快點,再快點兒……」
「主子,咱們是不是……是不是弄錯了啊?哪有這麼明著來的暗殺?」遮天有些不確定的問。
「笨蛋,誰說一定是暗殺的?或許他們是想群毆呢?以人多取勝這也不是不可能的,現在的人啊,為了名利什麼做不出來,等……」
聶十方說到這兒,就再也說不下去,他瞪大了眼睛看著那群從拐角處沖上來的……豬。
遮天和蔽日的下巴也快要掉下來了,虧得遮天這個時候還有心開玩笑:「主……主子,恐怕……恐怕這群豬……大概不是來群毆咱們的吧?」
聶十方充滿了殺機的眼神瞪向遮天:媽媽的,這回的人算是丟大發了,但這能怪他嗎?誰能想到大中午的還能有群豬在這裏練功呢。
蔽日連忙打圓場道:「遮天你這爛了舌頭的,主子能把豬當成人嗎?肯定這群豬是一個障眼法,後面的那個人才是真正的殺手。」
「啊,對對對對,還是主子你英明,我怎麼就把那個人忘了呢。」遮天立刻跟上話風,頭上剛冒出的冷汗隨著聶十方的面色變緩而轉眼間隨風消逝。
「嗯,提高警惕。」哼哼,他就不信了,有人特地訓練這麼一群健步如飛的豬會沒有目的,大概就是要趁自己驚訝莫名的時候下殺手,他聶十方是誰,會上這個當嗎?
「那個俺問一下,小哥兒,這裏是雁蕩山嗎?」正主兒終於從拐角處現身,一身粗布短打的衣裳,補了幾個補丁,身材削瘦,比聶十方矮一個頭,樣子也普通,但眉眼間都是喜盈盈的笑意,讓人看著就舒服。
聶十方穩如磐石的腳步一個踉蹌:不是吧?不可能吧?不應該是這樣的吧?最起碼這人也應該會點兒花拳繡腿吧?他左右上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面前這人三遍,最後完全的失望了。
那個人別說武功了,就他那瘦弱的樣子,恐怕練花拳繡腿都不成。而且自己今天一定是忘了看黃曆,竟然出門就碰上一個標準的土包子,看看那一身的土氣,只怕和李大喜張大海站在一起,還真看不出什麼區別。
眼中煞氣閃現,他鐵青著臉一言不發的向停下的豬群走去,根據沈千里和江百川的經驗,遇見了土包子之類的男人,一定不能答腔,否則很容易讓月老誤會他有傾慕之意而極力撮合。
「等等主子,還沒問明他的來路呢。」遮天急急的躥到聶十方面前,一臉忠心耿耿的表情大聲道:「小子,別裝了,以為你把神光內斂就能蒙過我們嗎?你到底是哪一路的,快點報上名來,我們主子寬宏大量,饒你不死。」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老天爺你可睜開眼看見了,不是我要理睬這個土包子,而是遮天搭的話,你可千萬不要找上我啊,當然,你若要把他們配在一起我是同意的。」
聶十方嘴裏念念有詞,目不斜視的從遮天面前走過,一邊小聲罵道:「笨蛋,沒看見他腳步虛浮,身材纖瘦且弱,決不是練武之人應該有的嗎?趕緊走吧你。」
他一邊向下走一邊看了那群昂首站立在山道上的大黑豬,暗道這些豬可比它們的主人健壯多了,但豬就是豬,沒聽說有人把豬訓練成頂尖殺手的。
「小哥,俺是從落水村來得,走得是東邊的那條路,俺名字叫朱未,俺沒有裝什麼啊,俺不會唱戲,這次俺是前些日子有個老人要俺送十幾頭豬上雁蕩山來,俺才過來的。」
那個朱未看起來根本不明白遮天話裏的意思,一番解釋連聶十方都險些破功笑出聲來,好在他還謹記兩位好兄弟的慘痛教訓,硬是忍住了,不過是雙頰的肌肉抽了幾下而已。
「主子,是老太爺們要的豬。」蔽日悄聲稟報,老太爺們的饞嘴是山寨裏眾所周知的,只是沒想到他們竟然饞到這個地步,親自下山去訂豬,這要傳出去還不讓人笑掉大牙啊。
聶十方不言語,只是點了點頭,蔽日雖然奇怪主子的沉默,但看起來主子似乎是要自己告訴朱未上山的路,於是忙道:「你順著這條路一直走到山頂,看見有守門的童子,告訴他們你是來送豬的就行了。」
「多謝小哥了,俺這就上去。」朱未將手中的小鞭子一甩:「囉囉囉,都給我閃到兩邊兒去,給人家讓條路。」說完就見那群豬向兩邊一閃,動作那叫一個整齊劃一,著實的是訓練有素。
聶十方詫異的看了一眼朱未,心想這人能把一群豬訓練成這樣,也算難得。不過他不敢多看,事實證明,江百川就是因為多看了張大海幾眼,才越看越順眼最後鬧到非張大海不娶的地步。
朱未從他們身邊走過,還笑容可掬的鞠了個躬感謝,然後就聽小路上又響起了之前紛亂的腳步聲,回頭一看,朱未和他的那十幾頭豬以衝刺的速度向山頂進發。
「主子,你怎麼都不說話?」遮天奇怪的問聶十方,過了半天才見他賊笑著轉過頭來:「遮天你完了,你竟然和這樣一個養豬的傢伙搭了話,難道不知沈千里和江百川他們是怎麼栽進兩個土包子的手裏嗎?」
本來蔽日是打算不言語的,反正只要主子高興就好,可看著聶十方那副幸災樂禍的樣子,他實在是忍不下去了,好歹他們也跟了主子十年,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忠心不二的隨從呢?
「主子,話不能這麼說啊。」蔽日慢條斯理的開口:「像土包子這種男人,可是只有主子這樣高貴的人才能享受的,否則你看流霜趁月,還有磨刀試劍,怎麼不見他們娶土包子,所以我們即使是搭了話,也肯定不會有這種『豔福』的。」
聶十方的臉色瞬間變得黑如鍋底,剛要說話,忽聽旁邊的遮天也驚叫起來。
「哎喲主子,不好了,你還記不記得,當初在關山別院,你猜測李大喜的身份,說如果沈公子能娶一個農民,你就去娶一頭豬,說實話主子,自從知道沈公子真娶了李大喜以後,我就一直為你擔心啊……」
不等說完,聶十方就大吼一聲:「混帳王八羔子,你這是為我擔心嗎?你分明是想看爺我的笑話來著。」他摺扇一敲,在遮天頭上敲了個大包出來。
「笨蛋遮天,主子怎麼可能去娶一頭豬嘛,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蔽日義正詞嚴的反駁,然後自言自語道:「不過剛剛這個土包子姓朱,又是個養豬的,主子嘴裏的豬會不會就是他呢……」話音未落,他的頭上也慢慢起了一個大紅包。
雖然頭上的傷口火辣辣的疼,但遮天和蔽日看著聶十方在一瞬間變得慘白的臉色,他們心裏這個滿足啊,哈哈哈,能看見主人變臉,尤其是這麼精彩的變臉的機會可不多啊。
「遮天,你立刻寫封信給那群老傢伙們,這個叫朱未的豬只送這一回,如果他們不聽話,日後還敢吃這個人養的豬,那我就不敢保證那個當著他們面立下的諾言了。」
聶十方揮動摺扇拼命的扇著:哼哼哼,他就不信了,不就是見了這麼一面嗎?他可是連話都沒有搭過呢,只要老傢伙們日後不吃朱未養的豬,那他們就永無見面機會,這樣一來,就算月老有心亂點鴛鴦譜,只怕也是有心無力了。
匆匆下了山向京都奔去,聶十方一直過了好幾天才能將朱未帶給他的心理陰影抹去,面上又恢復了瀟灑不羈的邪佞笑容,一路上勾引的大姑娘小媳婦都偷偷拿眼睛看他。
聶十方這個得意啊,就別提了,他暗想自己這麼的有女人緣,只要到時候找個最好的女人娶了,不就破了下在兄弟們身上的咒語嗎?
哼哼,他就不相信,他們這四個世間最優秀的男人,竟然都會娶一個土包子男人為妻,這樣悲慘的事情,他會讓它在自己身上終結的。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