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墨青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筆名: 墨清
星座: 火爆女王的牧羊
年齡: 尚能勾到青春的尾巴
寵物: 德國、比利時牧羊犬各一隻,一隻懶一隻饞,看到主人一般都採取直接撲倒式
最喜歡的作者: 古龍
最喜歡的漫畫: 聖鬥士
 
         墨青 的所有作品: 
   


 


                        花小白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筆名: 墨清
星座: 火爆女王的牧羊
年齡: 尚能勾到青春的尾巴
寵物: 德國、比利時牧羊犬各一隻,一隻懶一隻饞,看到主人一般都採取直接撲倒式
最喜歡的作者: 古龍
最喜歡的漫畫: 聖鬥士
 
         花小白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迴夢系列 >> 春宮圖

點閱次數: 3005
   春宮圖
編號 :089
作者 墨青
繪者 花小白
出版日 :2007/9/25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為什麼,我會突然對女子柔媚的曲線失去了興趣呢?」

世人都知道陸臨清的畫千金難求,從來都只有人家求著他來畫。可是當他第一眼看到這個少年後,就被他的美麗貴雅深深吸引。甚至沒有經過他的同意,沒有顧忌到他清貴的身份,就將他最迷人的樣子畫了下來。
然後,他發現,自己竟已喜歡上了這個未曾相識的少年!

沈明玉都不知道自己會著了別人的道,回到京城後,他認識了這個溫柔迷人的畫師,仿佛是前世見過一樣,很快就著迷於他翩然的風采,被他溫柔的愛語所打動。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愛人竟然會是趁自己昏迷時,為自己作畫的人!什麼,他還想要把那幅畫獻給皇上!!
沈明玉的臉色從慘白轉為晦暗,心如同撕裂般的疼著,不,他決不原諒他!他不要再聽他的任何解釋!

相愛之人因為真相反目,他們還會擁有明天嗎?

網路優惠價:18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徐州的陸家,是當地有名的望族。

陸家已接連三代被宮廷任命為御用畫師。

陸家最為出名的就是人物畫,這其中尤以所畫的春宮圖最為出名。

這一代的族長陸臨清所畫的一幅《女兒春》,不但被皇家列為珍藏,就連那副本都被市集競價到了千兩黃金。

畫中美麗嫵媚的女子原本只是徐州妓館的紅伶,不想因畫成名,一躍成為京城明侯將相追逐的寵兒。

而陸臨清也因為一手出神入化的畫工,被世人成為「南絕,」與「北孤」鼎鼎大名的風流才子鳳無雪齊名,名動天下。

陸臨清喜愛畫身段修長鵝蛋臉龐的女子,並總愛在畫中女子額前點上三瓣梅花做以點綴,一時間,上至豪門貴婦名門淑媛,下到妓館伶人都已梅花妝容示人,以此顯示自己的清雅嫵媚。

而陸臨清彷彿不知道自己已掀起如此巨浪,依舊每日在家中賞梅作畫,若非宮中宣召,不輕易外出。

但是每日宴請他的帖子從未間斷,上至達官顯貴,下至青樓名妓。

但是他似乎很挑,不輕易動筆。

因為近些日子,他忽然對女子柔媚的曲線失去了以往的熱情,這點連他自己也很納悶。

難道,是因為看的太多了麼?

 

陰冷的冬日裏萬物蕭瑟,陸府書房裏燃著的火爐把整個房間烘的暖洋洋的。

「師傅,明月樓的清紓姑娘又給你下帖子了,請你去喝臘八粥。」

一個清秀明麗的小童走了進來,對著斜倚在軟榻上的青年說道。

榻上的青年臉如瑩玉修眉入鬢,勾魂的桃花眼水汪汪的瞥了眼那燙金灑香的帖子,十分乾脆的兩個字,「不去。」

「哎喲,師傅,您再不去,清紓姑娘又要哭得生病了。」

「小離,你真是囉嗦。」

被叫為小離的童子皺了皺可愛的鼻子,「師傅,你別老是窩在家裏,不悶氣呀。」

「我看是你悶氣的很,天天在動腦筋把我賣出去,」陸臨清挑了下眉毛,墨黑的眼眸中有種看透世情的清透,「你可知清紓的臘八粥可沒那麼好吃的,她想要成名,讓我替他作畫。」

「我也好久沒看到師傅作畫了,不如就去玩玩吧。」

小離走近了些,拉住他漂亮的手,軟軟開口央求,「去吧,師傅,去玩玩吧。」

陸臨清被纏的無法,縱容的刮了下小離的鼻子,「就這一次啊,下不為例。」

 

清紓確實很美,雖然被賣到妓院身世可憐,可是經過老鴇的調教後,整個人散發出迷人嫵媚的風情。

「陸公子……」一聲嬌滴滴的問候,把小離周身的汗毛炸的豎了起來。

陸臨清望著她並不作聲,小離見狀矮矮身子,低聲道:「師傅,我出去小解,你和清紓姑娘先喝吧。」

說罷,貓著身子匆匆的逃了出去。

陸臨清望著那個小小的背影哭笑不得,這個混小子,把他師傅賣到這裏,自己又不知去那裏逛了。

「陸公子……你許久不來,可是清紓上次怠慢了公子。」

玉杯裏瓊漿玉液,紅燭邊美人如花。

兩廂都是美事,不過有人就是不解這其中風情。

「怎麼會,是我最近沒有提筆的興致,故而不敢打攪姑娘。」陸臨清的聲音清越中帶著一絲低沉的沙啞,像是琴弦的尾音一樣,微微顫抖撩人心弦。

清紓著迷的看著眼前清俊出塵的男子,心如小鹿亂撞,這個人……竟然連聲音都這般的好聽。

「陸公子,不作畫也不要緊,只要您經常到奴家這裏來坐坐就夠了……陸公子……」柔軟嬌媚的身子慢慢的挨了過去。

門突然被「砰」地打開,小離驚慌地跑了進來。

「師傅,您快去看看,門口有個人病了,好像是……是……」

「說清楚點,小離。」陸臨清扶正了身邊的嬌軀,正色問道:「病了的話得趕緊請大夫來瞧瞧。」

「不是的,」小離跺跺腳,上前拉住了他的手用力往外帶,「看樣子是個年輕的公子,可是好像被人下了藥,師傅,我看他不對勁啊……」

等陸臨清到那裏時,周圍已經圍了不少人了,還有幾個膽子大的男人都把手摸上去了。

地上蜷縮著一個人,看不清面容,只聽到有些若有若無的呻吟,很輕但很勾人。

那人神志不清卻聲音含媚,分明是中了媚藥。

「都讓開些。」

陸臨清低叱一聲,他不但是陸家的族長更有官銜在身,在當地算是個名人了,大家都認得,也就慢慢的散開了些。

地上的男子隔著夜色看不清楚,可是從那難忍的呻吟中可以聽出他的年紀並不大。

陸臨清略一思索,彎下腰將人從地上抱了起來。

「小離,去和清紓姑娘打聲招呼,救人要緊,陸某改日再來賠罪。」

 

小離終於知道什麼叫國色天香,就算是男子,這樣的形容也絲毫不為過。

精緻的雕花大床上躺著一個淡青色的人影,他被人下了藥,無知無覺的這麼昏沉沉的睡著。

陸臨清慢慢的走近了看去,真是漂亮的人。白皙的肌膚,優雅的輪廓,修長的眉,挺而微翹的鼻子,潤紅完美的嘴唇。

即使是睡著,周身也散發出儒雅的氣質。

陸臨清輕輕拉起他垂在一旁的手,手指纖長,指甲圓潤光澤,連指尖都漾出淡粉色的光澤。

不知是哪家的貴公子,被人弄成了這樣。

看過那麼多的美人,能美成這樣且儒雅入骨,氣質出眾的似乎只有此人。

這一聲聲無意識的呻吟,讓人聽了簡直是酥到了骨子裏頭。

這樣高貴的公子,卻在宛轉呻吟……一種從未有過的刺激感湧上了心頭。

「幸會,這位公子,」陸臨清心情大好,執起他修長的手在指尖輕輕一吻,「小離,去準備一下,我要現在就作畫。」

「哦,」小離從恍惚中被叫醒,連忙走上前去,手腳麻利的開始磨墨。

「這位公子,雖說救人一命不應圖回報,可是陸某近來實在無可入畫之人,今日就請公子也幫我一幫,如何?」

床上的人沒有反應,只有難耐的扭動身子,優美的紅唇吐出斷斷續續的呻吟。

「其實,多少姑娘小倌們都搶著要我作畫,」陸臨清歎了口氣,揮揮手讓小離先出去,作畫的時候他非常認真和敬業,絕不允許有人在一邊打擾,「可是,他們誰都沒有你的風情。」

儒雅溫潤的公子卻有著火一般的激情,這種風情誰還會擁有?

有如此上佳的人選,陸臨清怎肯放棄?

他靠著視窗站著,明亮的天光映了進來,照得他半邊雪白光潔的臉頰似透明一般,透出珍珠般盈潤的光澤。

其實皇家寵愛陸家還有一點很關鍵的原因,因為他們陸家的人個個都是才華橫溢的美男子。

慢慢的除去了他的衣裳。

那人雪白的身子已被藥效烘出淡淡的粉紅,修長勻稱的身體慢慢的不自覺的扭動著。額上布了一層細細的汗珠,兩粒瑩白的貝齒輕輕的咬住下唇,似乎正在強忍著那種煎熬。完全的失控的身體,這個驕傲的人兒還在試圖制止那種衝動,他溫潤的外表還真看不出來竟是個倔強的人。

有趣,陸臨清笑了一下,從來還沒碰到過有人竟然在這種時候還要控制自己的欲望。

絕色的桃花眼中流露出一絲激賞,慢慢的抽出自己最心愛的冰雪宣,輕輕的撫摸,那柔滑的感覺一如那人滑膩的肌膚。

還沒有到時候,媚藥的功效還沒有被完全的發揮。

陸臨清耐心的等待。他拿起桌上泛出青紫光的墨條,慢條斯理提著雪白的袖口,和著清水,用力平均地磨研著,直到墨汁濃稠為止才罷手。

再抬眼看去,果然那人已在床上按耐不住的左右扭動,雪白的俏臉此刻已漲的通紅,嫣紅的小嘴半開,裏面柔膩的舌尖若影若現,烏黑的青絲已全然濕透,一縷粘在在頰邊,襯著白皙的膚色竟顯分外妖嬈。

如此溫潤的公子,竟然有著這樣火一般的豔麗與妖嬈。等到這畫畫成,不知又有多少貴婦千金要從此魂牽夢縈。

你不可怪我,誰讓你如此出眾呢?

木秀於林啊……

陸臨清輕輕一歎,起身到窗前,慢慢的打開窗戶。

窗外紅色的梅花映著白雪開的正豔。寒風吹過,幾片嫣紅淒零輾轉落於白雪。

眼下可不是傷春悲秋的時候啊,還是正事要緊。

「小離,去將波斯的毛毯與矮幾放在梅樹下,我要在那裏作畫。」

小離隔著門應聲而去。陸臨清走上前去,彎腰輕輕抱起已在情欲中深陷的美麗人兒,像是感受到他的擁抱,竟主動的打開雙腿纏緊他的腰身,臉更是埋在陸臨清柔韌有力的胸前不斷的磨蹭,喘息著。

畢竟他只是一個書生,陸臨清沒費多大力氣就將他打橫抱起,走向屋外。

陸家僕人很少,白天他們更是從不進到內院。

陸臨清將那赤裸的人兒放在價值千金的波斯地毯上。陰沈的天飄著星點小雪,紅梅怒放,那個絕色的人橫臥在花色繁複的地毯上,竟是如此蒼茫、妖豔、震撼人心。

陸臨清不由看呆了一會兒,片刻過後才恍然回神。

他提起下擺,跪坐在雪地的矮幾前。這位公子,其實終究是我的一己私心,硬要用你來作畫。這一跪,也算是一些略微的彌補吧。

他凝了凝神,提起桌上的羊毫,斂氣蘸墨,望著那個絕色的人兒在雪中輾轉呻吟媚態橫出的樣子,開始專心下筆。

有 此佳人又有此良辰,不到兩炷香的時候,兩幅畫均已畫好。但見畫中之人,有著修長的腿兒,纖細的腰,單薄卻又不是挺拔的胸膛,精緻的鎖骨,還有那可愛的粉紅 色挺立在寒風中微微輕顫的分身,鮮紅雙唇半開著無與倫比的妖媚與清豔的神情相融合,都被陸臨清用婉轉細膩的筆鋒畫了下來。那種呻吟和渴求仿若撲面而來,看 得陸臨清自己都覺得有些熱血澎湃。

「師傅,你快看,他這是……」耳邊突然傳來小離帶著哭腔急急呼喊聲。

那人此時已全身紅透,雪花飄落在身上即刻便化作輕煙。額上、頸脖處的血管向外凸出,這分明是氣血大崩之兆。陸臨清大驚趕緊上前將他一把拉進雪地,用雪將他略微埋住,那美麗的人兒感覺到了有人在旁立即手腳相纏的貼近懷中,渴求的呻吟喘息著。

陸 臨清如何忍得住,俯下身牢牢地吻住了那兩片紅潤的嘴唇,不斷的輾轉深入。他立即發出一聲痛苦又夾雜著愉快的呻吟,更緊的依偎進來,手腳越發的糾纏著陸臨清 的衣物,想更進一步的探索。陸臨清伸手撫摸了一下那動人的臉蛋,他立即咕噥著一些不滿的呻吟。陸臨清暗暗發笑,稍稍用力的握住了他前端的欲望,不住套弄, 不時的用指尖輕按那甜蜜的頂端。他已完全沉醉於情欲之中,柔軟的身子隨著陸臨清動作不住的起伏顫抖,明亮的嗓音因為情欲的薰染變得逐漸沙啞。

陸臨清邊吻著他精緻的鎖骨慢慢轉下到胸前紅透欲滴的茱萸,不住的陶醉歎息。

這天底下竟然有這般甜的人兒。

他仰高了修長的脖子,不住大口的喘息,濕潤的長睫慢慢的映出水漬。就是這樣一個溫潤秀美的貴公子,此刻卻在陸臨清的身下婉轉承歡。

他周身的肌膚因這樣的刺激被蒙上了一層水霧,宛如水中之玉,雙腿的內側已不由自主的顫抖痙攣著。

突然間,隨著陸臨清動作的不斷加深,他修長的身體倏然緊繃,連同美麗的腳趾頭都繃的直直的,陸臨清知道極限就要來臨,不由的加快加重了手中的動作。

「啊……啊……嗯哪……」他的身體在一陣緊繃後劇烈顫抖,陸臨清的手中頓時被灑滿熱液,那纖細白皙的身軀在陸臨清懷裏慢慢的軟了下去。

陸臨清剛想俯下身含住那兩片不斷顫抖著的薄薄的紅唇時,那雙被長睫覆蓋的明眸突然毫無預警的睜開,他一下子愣住了。

那明亮的眼波如同一汪春水,瀲灩盈盈又深不可測,就這麼直直的看著他彷彿能看到人心裏去。

陸臨清一時心慌,竟不知該如何對待,只是怔怔地看著他,卻不料那人對他微微一笑,清和似春風,然後雙眼往上一翻暈了過去,嘴角下慢慢流出一絲血跡。

陸臨清只覺得心跳如鼓,從來沒有這般過。

只是看了一眼,那明亮璀璨地眼眸就像是直直地射入他的心中。

他細細的端詳著手中無力後仰的秀美面容,那人的嘴唇已變得蒼白,無力的微微開啟著,像是凋零的花瓣一樣。優美的唇角卻在慢慢的沁出血絲,陸臨清頓感心中微微一痛,終究還是傷了他。

他起身輕輕抱起已經暈厥的美麗人兒,用旁邊小離遞上的白狐披風把他包的緊緊的進了屋。輕輕放在榻上後,回頭對小離道:「去把那支老參燉湯拿來。」

「師傅,那是太師傅千辛萬苦找來給你用的。你的身體……」小離倚在門口不走。

「囉嗦,我身體好好的何需那玩意,是爹愛瞎操心。快去,他可拖不起。」陸臨清面色一沉毫不猶豫的打斷他,「快去。」

小離極不情願的嘟著張小嘴去了。陸臨清知道那孩子其實是心疼他,可不管怎樣,現在的他比自己更需要它。

陸臨清坐在床邊,看著榻上那個毫無知覺的人,臉色已經蒼白的像紙一樣,秀氣的臉上唯一的色彩就是烏黑修長的眉毛與濃長的眼睫。摸了摸他的脈象,脈細而弱。

陸臨清起身擰了塊熱毛巾,替他將身上激情的痕跡輕輕擦去。

扶 起那綿軟的身子,將剛才落下的衣物盡數穿戴上去。淺青色的雲羅綢可是千金一匹,但穿在他修長柔韌的身上,將他那種溫潤如玉的氣質全然的襯了出來。輕輕握起 那隻微涼纖細的腳掌,只見那白皙的腳掌骨肉亭勻,潤澤光華。陸臨清輕歎一口氣,眼中全是溫柔寵膩的光彩,將白色羅襪替他套了上去。

腰帶上掛著一塊溫潤的美玉,上有纂書:溫潤如玉。

這個人……到底是誰?如此溫潤清透的玉不是一般富貴人家能夠佩戴的上的,而且這個纂體……

陸臨清手探入了他的衣襟,摸出了一物。

明黃色的絹布,上面寫著:「著龍圖閣大學士沈明玉調查鹽稅一事,如見此卷,如朕親臨。」下面還有一個鮮紅的玉璽印章。

陸臨清愣了一下,總算是明白過來了,看來這人真的就是京城裏頭鼎鼎大名的「明玉公子」——沈明玉了。

是的,也只有他擔的起這溫潤如玉四個字吧。

可是明玉,過了今日就當你我從未相見吧。

 

「師傅,參湯好了。」小離端著冒著熱氣的參湯一臉不情願的蹭了進來。

「謝謝,小離真乖,給我吧。」陸家的這個可愛的小徒兒是標準的吃軟不吃硬。

陸 臨清輕輕捏開明玉尖尖的下巴,將參湯吹了吹舀了一勺送進了那淺色的雙唇。他已神智全無,根本無法自行吞咽。參湯沿著輪廓優美的嘴角往下流去。陸臨清只得含 了一口在嘴中湊了上去。用舌尖頂開他的牙關,一邊慢慢的讓參湯流入,手還一邊輕輕的撫摸著他的喉嚨,幫助他下嚥。嘴裏滿是參湯的苦香卻讓陸臨清想起剛才在 雪地中吻他時那美麗人兒口中的淡淡清香,如牽如縈,讓人銷魂。

碗中的參湯不知何時已經餵完,可陸臨清卻一點都不想放開那柔膩的軟舌,溫軟的身子,依然在那充滿溫香的口中不斷深入的攪拌著吮吸著。

「……師傅!」

「嗯,」陸臨清有些依依不捨的轉過頭,卻見小離雙頰通紅,滿面怒容。輕輕的放下懷中之人,有些疑惑:「怎麼啦?」

「天色已不早了,師傅到底打算怎麼安排此人?」

陸臨清想了想,若是送到醫館,這沈明玉身中媚藥的事情就傳出去了,將來讓他如何自處?

「哦,對呀。」他想了想後說道:「叫疾風雇輛車,將人直接送到京城去。」

「一路上小心些,別中了人家的道。」

疾風是陸臨清的貼身侍衛,武藝高強,派他去,陸臨清也放的下心。

「對了,再備上一匹馬,我想送他一程。」

「師傅,你……」

「我想親自送送他。」

已近黃昏,淒冷的山路上了無人煙,只有寒風不斷呼嘯著從耳邊擦過。

陸臨清用披風裹緊了懷中昏睡的人兒,服下參湯後,沈明玉的脈象平穩許多,臉色也緩和了不少,但縱使這樣他回去之後仍免不了要小病一場。

皇帝派他秘密出京,查鹽稅,但不知是誰竟然敢對著他下手。

京城裏還是這般的暗流急用,機關算盡。

路已經到了盡頭,再往北走就出徐州了。

陸臨清將懷中那絕色的人兒放進了車內,撫平他袍子上的細細皺褶。看著他平靜俊秀的面容,不由低聲喚道:「明玉……」

情不自禁的喚著他的名字,低下頭把臉深深的埋在他的頸窩裏貪婪的吸著他身上特有的那股淡淡的青竹香味。

清標而高潔的人才會引來這般的狠手……

陸臨清戀戀不捨的看著他,伸手撫摸著那素潔的容顏,略微的猶豫了一下,將自己隨身佩戴的血玉解了下來,給他細心地戴上。血紅的玉石襯著他雪白的肌膚顯得格外的炫目,真是人美如玉。

「老爺……您請放心。」

「嗯,疾風,你切記蒙上面孔,不要和他說話,免得被認出來。順便……注意一下究竟是誰要如此陷害與他。」

「是,請老爺放心,我一定會小心從事的。」

「明玉……」陸臨清咬咬牙,陡然轉身下車,翻身上馬,用力一夾馬肚:「走吧!」

騎至樹林深處,陸臨清突然忍不住勒馬回望。只見那車已不見蹤影。

明玉,但願你一切平安……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