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公子歡喜等人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公子歡喜等人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花語系列 >> 醉憶花語九

點閱次數: 3438
   醉憶花語九
編號 :178
作者 公子歡喜等人
繪者
出版日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慶祝龍馬文化九週年慶,龍馬特典「醉憶花語九」已經收錄完成~~~

本書收錄了龍馬文化成立以來深受好評的出版書籍的番外篇,內容包含了:

藏英集系列088&089特殊較量番外 梨花
藏英集系列087姻緣牽 朱小蠻
迴夢系列083風流劫、086思凡、111豔鬼 公子歡喜
迴夢系列143&147&149&163&172 永夜城系列番外 風之羽
迴夢系列177與獸共枕之情非得已番外 秦淮月色
藏英集系列092 我家有鬼之鬼迷心竅 梨花

另有其他已出版作品之相關番外數篇,
所有全新的精采番外都收錄在其中,
內容精采,不容錯過,限量發售,敬請支持~~~

網路優惠價:20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遠離人世的海外仙境似乎永遠不曾遭受俗世歲月的消磨。天崇山巔的天崇宮依舊錦鯉戲水落花瀟瀟。
位於宮殿深處的小院寧靜依舊,一牆藤蘿翠綠逼人,無端端叫人心曠神怡。好友端來的茶水也一如既往的清香四溢,碧綠的嫩芽在白瓷茶盅中微微沉浮,蕩出滿滿一盞悠然。
只是坐在石桌邊的二太子卻著實笑不出來。怎麼也想不到,一踏進院門,文舒就笑著遞來一方精緻的錦匣。不用打開,頭皮發麻的瀾淵就知道裏頭裝的是什麼。珍珠般大小一顆圓珠,隱隱閃爍華光。不日之前,他親手交給了靠山莊的小教書先生。
「來人說,是從狐王府送來的。」暌違許久的好友近來應當過得很好,神色語氣還是那麼柔和,說話間透著幾許恬淡。
「哦?」他煞有介事地取過匣子仔細打量。面容端肅的太子正兒八經地搖頭,而後端端正正地又把東西放回了原處,「想必是侍衛們弄錯了。這些天我沒往這兒送過東西。」
「跟著東西送來的還有一封信。」文舒取出信來交給瀾淵,「落款是二太子的名諱。」
他周到地為瀾淵將茶水續滿。
「這……」看著一紙再熟悉不過的字跡,瀾淵的笑臉有些掛不住了。
「來人自稱是狐王府的小廝,說是受二太子派遣,特來為天君送禮。」好心地提醒瀾淵莫要發呆,文舒低頭啜了一口茶,臉上依舊笑吟吟,「我看這字跡倒和二太子確然有幾分相像。」
「這個……」二太子委屈得不知該從何說起。
不日之前的人間,小小的村莊的某間小小的屋子裏,銀髮金瞳的狐狸滿意擱下手中的筆,拉過自家木訥老實的書生一同欣賞自己的大作:「怎麼樣?像吧?別的不敢說,模仿筆跡這種小事哪裡難得倒大爺我?從前我就悄悄學著我大哥的筆跡批奏摺,哈哈……」
「這……不太好吧?」好心眼的書生總覺得哪裡不妥當。
得意忘形的狐狸壓根沒有聽進耳朵裏,兀自在那兒誇耀個不停:「瞧瞧這筆劃,這力度,嘖嘖……這瀾淵的字也沒好看到哪裡,哼!哎,你擔心什麼?那傢伙就算猜到是我做的,也不敢說出口。他若是把我供出去,籬清可不會饒了他。」
所以說啊,孩子是慣不得的。你看,慣出禍害了吧?

「許是……許是……」苦苦想著該怎麼把話圓回去,狼狽的太子恍然間心竅頓開,難怪那位脾氣火爆的小舅子遲遲沒來狐王府鬧場,虧他還絞盡腦汁思索著該怎麼把籬清哄出去遊玩個百八十年。
「二太子,茶涼了。」
「嗯?哦。」
文舒再度出聲提醒,瀾淵方才回神。悄悄給自己擦一把汗,心思敏捷的太子暗暗思索,該如何將事情糊弄過去。
手腳麻利地為他換上一盞新茶,文舒說道:「信上說,此藥能令男子懷胎。此話當真?」
「當真。」慢慢展開扇子擋在胸前,看著文舒溫婉的面容,瀾淵心中一動,「你有沒有想過?」
「嗯?」
「生個孩子。」
有一種預感從心底升起,似乎……把藥送給文舒也不錯。
「你一直想要一個親人。天底下,還能有怎樣的親人比自己的孩子更親呢?」鼓動起三寸不爛之舌,突發奇想的太子越發覺得自己的主意不錯,「一個同你血脈相連的孩子,這才是你真正的至親。」
見文舒陷入沉思,瀾淵越發說得忘形:「小叔他寡言罕語,對人對事向來冷漠。你獨自一人住在這兒,寂寞總是難免。若有一名至親相伴,定然會大有不同。況且,孩子天性活潑,愛鬧愛笑。這天崇宮裏熱鬧一些,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你意下如何呢?」
眨著一雙墨中透藍的眼眸熱切地看向文舒。文舒思索著,方要開口,卻聽身後有人沉聲呵斥:「放肆!」
連茶盞都險險丟了的太子趕忙跌跌撞撞起身:「侄兒見過小叔。」
別的暫且不說,單是一句「寡言罕語」和「向來冷漠」就夠他去佛祖跟前念經幾百年的了吧?瀾淵真心地覺得,天崇宮這個地方以後是不能來了。
一臉冰寒的天君是從文舒的房裏走出來的。大約是午睡方醒,歷來衣飾華貴的勖揚君難得只簡單地罩了一件外袍,一頭銀髮未加裝束,飛瀑般自肩頭披洩而下。
文舒道:「你醒了?」
他便伸手拉過文舒的手,嗓音低沉,尚帶一絲慵懶:「你一起身我就醒了。」
再抬眼時,雙眼冰冷依舊,彷彿萬年飛雪:「許久未見,你的膽子越來越大。」
瀾淵連稱:「侄兒不敢。」冷汗沁了滿滿一頭。
抬頭飛快地瞟了一眼勖揚君不見喜怒的臉色,機靈的太子覺得,還是保命最要緊:「侄兒、侄兒不打擾小叔清靜,這就告退」
抓過匣子飛也似往院門外走。
勖揚君卻道:「回來。」
有那麼一剎那,瀾淵覺得,往後的日子裏,除了佛祖那張一成不變的慈悲面孔,自己再也見不到其他了。
「把東西留下。」
「咦?」瀾淵驚愕地回頭。
勖揚君若無其事地摟著文舒的腰,雙眼不耐地瞇起:「送進我天崇宮的東西,自然是我勖揚君的。」
有那麼許久許久的一段時間,生性喜好四處遊蕩的二太子生生地沒敢踏進天崇宮一步,連天崇山方圓百里之內都未曾涉足過。

天崇宮內有九曲迴廊,一面臨湖,湖中波光粼粼,披一身七色鱗甲的錦鯉倏忽一躍而起,水花四起,虹光耀目。一面花團錦簇,風乍起,花枝顫動,落英無數,「簌簌」恍如細雨。
淺粉色的花瓣輕輕落在膝頭,文舒捧著手中的茶,目光轉向桌上的錦匣。半開的匣子裏是一枚滾圓的藥丸,珍珠般的白色,在黃色錦緞的襯托下,隱隱閃著微光。水珠聲聲,花影重重,藥丸散發出無瑕的光芒,潔淨好似稚子的微笑。
看著看著,好似眼前當真幻化出一名稚嫩的孩童。銀紫的長髮,圓乎乎的小臉,明明畏怯得要命,卻偏偏皺著眉頭做出一副不屑一顧的表情。小嘴抿得死緊,只有泛著銀光的紫色眼瞳中洩露出些許緊張和委屈。
文舒第一次被天奴們領到勖揚君跟前時,有著一張俊美面孔的天崇宮少主已然是少年模樣了。髮冠高聳,飛眉入鬢,淡紫色的衣袍上繡滿繁複的花紋,眼波過處一片肅殺。文舒每每想像著再小一些的勖揚,腦中便會描繪出這樣一個想哭卻不肯哭的孩子。
個性極端扭曲的天君,從小就是個彆扭孩子。
「在想什麼?」有人自身後將他擁進懷裏,手指插進他的指間,一同感受茶盅的溫度。
文舒說:「沒什麼。」
勖揚君不說話,只是把他的手指纏得更緊。高傲的天君從來不會開口坦誠自己的心思。
文舒側過頭,臉頰剛好貼上他衣袍上的華麗圖樣:「在想你。」
「哦?」修長的手指靈巧地搶過茶盅,擺回石桌上。而後,再度十指相扣,彷彿小孩子跟自己玩遊戲似地,不停地變化著角度從指縫間穿梭而過。
「不用想我,你只要看著我就好。」如許光陰,始終沒有學會多一些表情的天君並非沒有任何改變。跟文舒說話的時候,他的音調會低很多,微微地,帶著幾許溫柔,雖然溫柔得很笨拙。
看著你,我會醉的。文舒在心裏說。
又是一陣風,身畔的花枝「沙沙」作響,隨風舞動的花瓣落滿肩頭。文舒抬手要替勖揚君拍去,伸到半空的手腕剛好被他握住:「心動了?」
「嗯?」
勖揚君看向桌上的錦匣:「你方才對著它發呆。」
「呵……」順從地任由他拉著自己的手搭上他的肩,文舒抬頭對上那雙銀紫色的眼睛,緩緩露出了一個笑,「有一些。」
忍不住湊上前吻住他上揚的嘴角,勖揚君道:「我不許。」
「即便是個同你很像的孩子?」
「不許。」
蜻蜓點水般的吻細雨般從唇畔延伸到整個臉頰,當火熱的舌尖捲上敏感的耳垂,文舒忍不住逸出一聲呻吟:「嗯……」
推著他的肩膀向後避開幾分,文舒紅著臉,輕聲問道:「如果是個像我的孩子呢?」
「不許。」一把拉過文舒的腰,床笫間的勖揚君遠比平日更來得霸道。細密的吻再度落上嘴角,徐徐下滑,稍稍拉開衣襟,舌尖與牙齒並用,在精緻的鎖骨間徘徊不去。
「唔……」身軀情不自禁地微微後仰配合他的動作,文舒重複問道,「像我也不許?」
「不許。」攬著他的肩膀,勖揚君抬起頭,美麗到極致的面孔近在咫尺,銀紫色的雙眼深邃望不見底,「你就是你,獨一無二。你只能看著我。」
「真是……」喟歎著,文舒伸開雙臂回吻住他,低微的字句零落在相貼的唇齒間,「勖揚君,你真是……嗯……無理……」
「呵,本君就是道理。」
身軀廝磨,小小的錦匣被粗魯地掃到了地上。
幾日後,人間的某棟宅子裏,做工精緻的匣子再度被擺上了桌子。
一身黑衣的男子望著它若有所思,俊朗的面容緩緩勾起一個笑:「高傲的天君居然也學會送禮了,難得。」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