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梨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梨花 的所有作品: 
   


 


                        花小白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花小白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花語系列 >> 魔宮風月之多情卻似總無情

點閱次數: 2919
   魔宮風月之多情卻似總無情
編號 :153
作者 梨花
繪者 花小白
出版日 :2009/5/25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他是高高在上的魔宮驚濤宮主,個性冷心腸冷面孔更是冷。不但冷,還惜言如金。這似乎並不是什麼好性格,不過也無所謂,反正他是魔宮宮主,用不著擁有那些好性格,他只要一直高高在上,一直冷漠就好了。
但是,他這麼認為卻不代表老天爺也這麼認為,不然他為什麼會把這個叫謝相逢的少年送到自己面前呢。
想想第一次見到謝相逢,他正在向路人兜售所謂的謝氏大補丸,言行舉止活脫脫就是個江湖小丑。
而且這小丑還吹下天大的牛皮,竟然說是自己的結拜兄弟,哼哼,他怎麼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和這樣的人結拜過了。
本來是要殺他的,不過怕髒了手,算了,饒他一命吧,就當作日行一善了。可……可為什麼在看到有人要打死這人時,自己竟會覺得莫名的有些心痛,還把他帶上了車。
千不該萬不該,自己不應該出手管這檔子閒事啊,看,報應來了吧,自己那顆冷硬的心不就一點點的淪陷在這叫做謝相逢的少年身上了嗎?

那樣的人,是自己一輩子也配不上的吧。
每次看到百里驚濤,謝相逢都會興起這樣的想法。
所以,能夠替他解毒,已經是自己莫大的榮幸,即使獻出的是自己的身體,即使他差點因為那一晚上而送命。
其實,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的,從來沒做過奢望,可為什麼……為什麼這個男人會說出這樣的話,他說會試著愛自己,還說自己是他的唯一,讓他忍不住的就生出妄想。
怎麼可以這樣,他怎麼可以這樣,前一天還說會愛自己,後一天就讓自己知道了殘酷的真相,原來,在他心中,自己始終是那個江湖小丑,看自己慢慢的沉淪,他心裏一定是笑歪了嘴巴吧。
但即使是這樣,即使這個男人這樣的惡劣,也情願……替他擋這一劍,用自己的死亡來換取他的生命,無怨……也無悔。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楔子

江湖中風雲變幻,人世間各色容顏。
時值龍尊皇朝景帝五年,平靜了近五十年的江湖,忽然出現了一股勢力,以破竹之勢橫捲大江南北,不過三年功夫,這股勢力便後來居上。雖然名義上沒有人願意承認,但九成九的江湖人心中都認定:它就是武林中名副其實的霸主。
這股勢力自稱魔宮,除了神秘而不為人知的總宮之外,魔宮之下是由六大魔宮組成的,與總宮不同的是,這六大魔宮的地點是眾所周知的。龍尊皇朝最繁榮的六大城市,每座城市內都有一座魔宮,佔據了城中風水最好景色最美的地段,其輝煌華麗,竟可與皇宮相媲美。
六大魔宮不可謂不張揚,財富勢力堪稱天下之最,然而那顯眼的魔宮之中,卻鮮少有人能夠出入。
黑白兩道,魔宮誰也不接近,也從不邀請人至魔宮中做客,當然,也有一些好奇的,不甘的,不屑的所謂正道大俠邪道至尊之類的人在沒被邀請的情況下大搖大擺的闖進去,然而就如同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一樣,這裏是只見人進去不見人出來。
沒有人知道六大魔宮的宮主是什麼樣的人,只知他們的武功高深莫測,而且性格不一,許多人都好奇他們的相貌,不過卻沒有人可以為大家解惑。
然而,就在人們的視線思想都被十二魔宮吸引的時候,卻沒有人知道。月老已經將主意打到這六位優秀的魔宮宮主頭上了,一根紅線,牽住了天涯海角的兩個人,他們終會相遇相識,進而相知相愛,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


第一章

陸平城,驚濤魔宮。
已是入夜時分,圓月上中天,於靜謐室內灑下一片清輝。
臨窗的榻上,有一人獨坐。胸腹緩緩起伏,呼吸平穩均勻,月華如水,籠罩在他的身上。
仔細看去,這人於吐納之間,體外竟是霧氣濛濛,一道銀色月華光柱照耀在他的額頭正中,似乎正在被他吸取,如果有那得道高僧或者道長在此處,免不了會大吃一驚,只因這人採用的吐納方法,竟是只在傳說中存在的無上心法「尊魔弄月」。
傳說這尊魔弄月乃是世間萬千心法中最高的一種,從上古時代驚鴻一現之後,便消匿無蹤,幾千年來,多少人為這個心法朝思暮想神魂顛倒,也曾傳出某某地發現尊魔弄月心法的消息,然而那終究不過是引起一場無數人相互殘殺的戲談罷了。
到 最後,所有人都相信,這個心法只是杜撰出來的,是上古那些渴望無上力量的武人根據他們美好的幻想而杜撰出來的一種心法,是不存在於世的。於是漸漸的,再也 沒有人提起尊魔弄月這個詞了。但是今夜,在這斗室之內,由那英俊少年的身上,竟然出現了尊魔弄月心法,這消息若傳出江湖,怕不又是一場雷滾九天的軒然大 波。
青年忽然收了手勢,一雙緊閉的眸子睜開,剎那間,精光閃爍神采湛然,連那道燦爛的月華都在他這犀利明亮的目光下黯然失色。
青年緩緩的舒出口氣,然後冷冷道:「進來。」
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一名高大挺拔的男子肅容入內,面向榻上盤膝而坐的男子躬身道:「啟稟宮主,總宮主以魔尊令相召。」
「什麼事?」青年神色不為所動,隨口淡淡問了一句,話語也是簡潔之極。
「不知。」高大的男子頗有乃主之風,同樣惜字如金。借著淡淡的月輝,可以看出這男子的相貌雖然比青年略遜一籌,卻也是十分的英俊出色,屬於能夠讓懷春少女念念不忘的英武人物,只可惜,他雖也冷漠,但周身的氣勢,卻比青年差得多了。
「明晨出發。」青年從榻上起身,隨意的甩了下袍袖,凌厲之中竟隱隱透露出一股天生的貴氣優雅。而高大男子會意,起身出門,只剩下青年獨自在室內獨自緩慢踱步。
※※※
陸 平城占地千里,乃龍尊皇朝最大的城市之一,三面臨山一面臨海,水陸交通都十分的便利,也因此,其繁華自不必說。大街上隨處可見金髮碧眼的外邦之人,街道兩 旁店鋪林立,叫賣聲此起彼伏,還有一些走江湖賣藝的,耍雜耍的小妞大漢,時時表演出兩手絕活,惹得圍觀人眾不時爆發出喝彩聲。
百里驚濤負手走在繁華熱鬧的大街上,一雙劍眉微微皺著。他愛靜,向來不喜歡這樣熱鬧的場合,但今日要先去蘇白老記去取入總宮的信物,因此他不得不踏足這陸平城最繁華的一條街道,而接他的馬車已經在陸平城外的山陰亭下相侯。
身 邊高大魁梧的隨從長風同樣板著臉,一雙眼睛沒有表情的盯著前方。他的性格冷漠,殘忍無情,行事小心謹慎,是百里驚濤的得力助手,而總宮主若是要召喚於百里 驚濤,也定然是派人通知長風。這個人選千萬不能搞錯,如果魔尊令到了另一人的手上,那百里驚濤能不能成功赴約就不一定了。
想到這裏,百里驚濤的眼神不由稍稍瞄到了另一個隨從暮雨身上。
有時候連他自己都很納悶,自己養著暮雨究竟是幹什麼的,難道就是為了浪費驚濤魔宮裏的糧食嗎?但凡是正事,這暮雨什麼時候能漂漂亮亮的做完一件?比起長風的出色能力,他簡直就像個白癡一樣,不正經的精神倒是比自己和長風都多多了。
或許上天放這樣兩個人在自己的身邊,只是要讓他明白什麼叫做「天壤之別」罷了。百里驚濤被自己的想法逗的微微一笑,目光再向旁邊看去,卻見長風目中露出一抹難見的溫柔,脈脈的看向暮雨。
是了,這便是自己留下暮雨在身邊的原因了,雖然那是個絕對的白癡,但他卻是能夠讓長風更加出色的動力。有他在,長風一切正常,沒有他,長風就失常了,而每當那個白癡犯了錯的時候,就是長風超常發揮以盡力為那白癡贖罪的時候了。
百里驚濤微微歎了口氣:沒錯,就是這樣的,培養一個好屬下好心腹不容易啊,忠心與能力,往往是此消彼長,能像長風這樣二者兼具,實屬難得。就為了這個,暮雨無論犯了什麼錯,都是可以被原諒的。
「大補丸大補丸,正宗的益壽延年,增長功力的謝氏大補丸。」身邊忽然響起了一個清脆的叫賣聲,因為距離太近的緣故,百里驚濤不經意間向那方向看了一眼,只一眼,就連向來冷漠的他也不由得忍俊不禁。
只見一個身上穿著七彩衣服的少年,頭髮上頂滿草屑樹皮籽粒,隨著他的頭抬起落下,上面的雜物便紛紛而落,引得周圍百姓哈哈大笑。而少年一點也不以為恥,敲著手裏一面破鑼,還在大力的推廣著自己的大補丸。
「各位父老鄉親,大家不要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啊,延年益壽增長功力的大補丸,吃了我的謝氏大補丸,老頭兒能變成美少年,吃了我的大補丸,無豔女能變成賽貂蟬,吃了我的大補丸,少年人一夜槍不倒,吃了我的大補丸,任你走到天涯與海角……」
這少年編的詞兒倒有趣,只是未免有些讓人不齒。百里驚濤心中暗暗評著,剛要舉步,便聽身旁的暮雨哈哈大笑道:「好,好,小哥兒編的好,再來一個,這大補丸還有什麼好處啊?如果還有別的好處,我就買上幾丸。」
百里驚濤皺起眉頭,心想我就說這是個白吃飽,果然吧。看看,到了這種地方他精神頭可上來了。卻見那少年看有人捧場,更加的興奮,哈哈大笑道:「不瞞兄弟你說,我這大補丸的好處可多著哩,你知道咱們這陸平城裏赫赫有名的魔宮吧?」
這句話一說出來,百里驚濤的眉就更皺起來了,暗道莫非我那魔宮中竟然有人來買這江湖騙子的大補丸嗎?若是這樣,必須要讓長風好好查查,也好清理門戶,那樣的渣滓我要來何用。一念及此,臉上的表情便更冷峻了,雙手抱胸,只冷冷看著那個小丑,聽他怎麼說。
暮 雨更來了精神,跑上前道:「魔宮又怎麼了?告訴你,你可別誑我,我和魔宮的人可熟,連宮主我也見過。」他一說,那少年便笑了,大聲道:「你再熟也沒有我 熟,實話告訴你吧,魔宮宮主是咱的兄弟,他時常來買我這大補丸增進功力的,別看咱現在在這裏叫賣,但到了魔宮,咱就是座上賓,魔宮裏的人可喜歡我的謝氏大 補丸了……」
饒是百里驚濤平日裏沉著鎮定處變不驚,此時也不由得微微晃了一晃,一口血險些被氣得吐出來,愕然看向那吹牛吹得唾沫橫飛的少年,他眼中殺機陡現,暗道這混帳小子是從哪裡跑出來的,竟然敗壞我名聲,我何時認識他這樣的小丑,更遑論稱兄道弟,還是什麼座上賓……
想 到這裏,他剛要上前,就聽心中一個聲音沉靜道:「回宮主的話,此人不過是江湖跳樑小丑,借魔宮之名抬自己身價,我們魔宮是何等所在,豈會和他們一般見識。 爺只看旁邊那些人笑成什麼樣子,便知大家都清楚那廝是在吹牛了,宮主實在犯不著為這樣一個小丑而失了自己的身份,為他汙了手或者劍,都不值得。」
長風也並不是個多言之人,只是此時解釋的十分詳盡,百里驚濤知道他是在想辦法救這個小丑一命,或許只是因為看暮雨和他談得來。但轉念一想,屬下說的不無道理,就為了這麼個跳樑小丑出手,自己這魔宮宮主也太沒身份了。
他思及此處,便收斂了目中殺機,暗自慚愧道:奪虹常說我冷漠自持,然有時難免衝動,氣度不寬,如今看來,倒是所言非虛,千斬每日裏嬉笑江湖,我還常瞧他不起,現下想想,他氣度遠勝於我了,須要想個法子,戒了這毛病,或能得最後圓滿。
他 在這裏自己反省,那邊暮雨和吹牛少年早已辯了起來,最後乾脆拉著他來到百里驚濤和長風面前,看了自家宮主一眼,這小子才意識到自己一時好勝,大概又惹下禍 事了,好在還有一個能替自己收拾爛攤子的,便轉向長風央求道:「長風,剛剛他的話你也聽見了,我說他,他還譏諷我,太氣人了,必然要帶他去見宮主,當面戳 穿他的牛皮才能甘休,長風……」
百里驚濤哼了一聲,轉身便走。長風氣得狠狠瞪了暮雨一眼,一把分開他和那少年牽著的手,冷聲道:「你再囉嗦,連我也保不住你了,快走,爺已經不耐煩了,你不知道他喜歡清淨,不喜歡熱鬧嗎?」說完也不理那少年的氣焰囂張,拉著暮雨就走。
「啊哈哈哈,我就說他在吹牛嘛……嘎」身後的少年認為自己得勝,再次叉腰大笑,卻不料下一刻,一枚銅錢從他耳邊呼嘯而過,竟生生割下他一縷頭髮,那發絲尚還飄在空中,少年卻已經嚇得軟倒在地,絲毫不見剛才自詡為魔宮宮主兄弟的風神了。
百里驚濤淡淡的瞅了長風一眼,心想他這時候倒沉不住氣了,呵呵,剛剛還勸我別和這種江湖小丑一般見識的人,卻受不了暮雨嘟著嘴巴的樣子,真是好笑。他心裏雖這樣想著,面上卻沒有絲毫表情,周身散發出的冷冽氣勢,讓他身外一米內根本沒有人敢靠近。
「爺……」身後忽然傳來猶豫的呼喚聲,百里驚濤停下身子,不悅的回頭,冷聲道:「什麼事?」
「你…… 你走過頭了,蘇白老記在這裏。」長風和暮雨站在一家不起眼的鋪子前,長風是一臉尷尬,暮雨則在拿袖子掩著嘴巴偷偷的笑,他臉上的表情讓百里驚濤再次唾棄自 己的優柔寡斷:早點兒把這個禍害除了就是,留著他在身邊就是氣我的嗎?看看他笑得那副樣子,乾脆把袖子拿下來好了,還捂著嘴幹什麼?故意來糗自己?當初真 該一劍殺了。
長風看見自家主子惱怒的眼,連忙咳了一聲,輕輕碰了暮雨一下,心想這小東西越來越不知道死活了,那畢竟是宮主,雖然平日裏不發威,可是一旦發威,下場可不是死就能夠了結的,唉,到底暮雨什麼時候才能正視自家宮主的地位,那是一頭真正的老虎,不是家貓啊。
「哈哈哈哈哈……」身後忽然傳來一陣大笑聲,長風暮雨看到百里驚濤的面色瞬間變黑,連忙回頭一看,就見之前賣謝氏大補丸的那個少年,正雙手叉腰仰天長笑,一邊大聲道:「我還道你有多厲害,原來是個呆子,連要去的地方也能走過頭,哈哈哈哈……嘎……」
聲音再度戛然而止,這一回是一片剛發出來的嫩柳葉從他頰邊呼嘯而過,不過少年這一回並沒有倒地,他憤憤的將斷後粘在臉上的髮絲一把拂去,怒道:「媽的你們還玩上癮了是不是?我知道你們都是練家子,練家子又怎麼了?了不起啊?」
「你跟來到底有什麼事?」長風皺起眉頭,倒沒想到這個少年還有如此光棍的性格,若是別的武林中人,單憑自己這手摘葉傷人的功夫,便足夠他們屁滾尿流落荒而逃了,這少年卻還敢大聲嚷著,甚至更朝他們走近了幾步,這不該是一個江湖騙子所應該具備的膽識啊。
「我……我要讓他買下我的大補丸。」少年理不是很直氣也不是很壯的說著,然後指向暮雨:「他……他都說過,我只要再說出大補丸的一樣好處,他就會買,可……可他沒買,他食言了,武林中人一諾千金,他……他不能食言。」
「你是魔宮宮主的兄弟,這大補丸的銷量還會差嗎?」暮雨實在忍不住了,長風是木頭,主人是化石,光擺著一張臭臉有什麼用,對付這樣的江湖騙子,就應該徹底的從語言上打壓他,讓他認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麼可恥。
「我……」少年吭哧吭哧的喘著氣,半晌才結結巴巴的道:「他們……他們都買過了,家裏還有呢,所以……所以今天自然就……就不會再買了……我……」他說到這裏,便低下頭去,用蚊子般的聲音哼哼道:「我今天還沒賣出去一粒大補丸呢。」
百 里驚濤和長風盡皆愕然,想不到這剛剛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無賴樣子的少年,此刻竟會低頭,而他最後那句話,若不是百里驚濤武功超強耳力驚人,還真不一定能 聽見。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看著少年那一身明顯是用邊角布料東拼西湊做成的可笑衣服,心裏竟微微的泛起一絲憐憫。
向長風使了個眼色,心腹屬下會意,從懷中掏出一錠銀子遞給少年,淡淡道:「這錢你拿去花吧。」言罷他看見少年驚愕的眼,想起他剛剛的表現,不由得又加了一句:「當然,大補丸你要給我們。」
百里驚濤微微點頭,知道這少年的自尊心很強,長風是為了照顧他的自尊心才這樣說的。他咳了一聲,淡淡道:「進去吧。」
說完轉身進了蘇白老記,身後的長風和暮雨也趕緊跟上,一時間,店鋪前只剩下手裏握著銀子的少年,呆呆看著三人消失在店鋪裏的身影。
在蘇白老記裏領了進入總宮的信物,又和名為老闆,實為總宮主十二侍衛的秋颯隨便聊了兩句。秋颯便道:「請宮主啟程吧,總宮主此時想必已經在等待了。」說完百里驚濤點點頭,信步出了蘇白老記。
還沒等出得店鋪的門,便聽見前面街上傳來一陣陣的呼喝聲,撩開門簾一看,只見十幾個家丁模樣的人圍成一圈,正在對圈裏的人拳打腳踢。
這種事在街頭上也算是平常,百里驚濤又不是那好管閒事的人,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便不再理會,邁步走了出去。
呼喝聲中並沒有什麼慘叫求饒的聲音,暮雨在身後一個勁兒的歎道:「這被打的人倒是個好樣兒的,尋常人早就嚎起來了。」他一邊說一邊拿眼看長風,盼著他能伸下援手,卻被對方瞪了一眼,目光中警告的意味十分濃厚。
暮雨也沒辦法了,耷拉下腦袋再拼力向後望了一眼,心裏道:唉,我也幫不上忙了,有這麼個冷血的主人和六親不認的搭檔,弱小如我又能有什麼辦法呢?剛想到這裏,他便從那些漢子身體的縫隙中,看到了一抹熟悉的紫色。
有點不敢相信,暮雨擦擦眼睛,再使勁兒看了幾眼,最後終於驚叫道:「咦,是他,真的是他耶,真沒想到他還能有這種骨氣……」一語未完,就見前面的主子停了腳步,回轉身淡淡問道:「是誰?」
「那個賣大補丸的……」暮雨嚷聲未完,百里驚濤也已經看見了那個被圈在中間拳打腳踢的彩衣人影了。不知為什麼,剛才還波瀾不驚的內心裏似乎有了一絲微微的怒氣,他皺起眉頭,這回他沒有向心腹屬下使眼色,而是逕自來到那些豪奴面前,冷冷道:「住手。」
聲音並不大,但那些豪奴卻一個個都呆呆的停了手,然後轟轟轟倒退幾步,「哇」的一下噴出一口鮮血。他們有些不敢相信的抬頭看著百里驚濤,好半天,忽然不知是誰帶頭喊了一聲:「鬼啊……」接著剛才還耀武揚威氣焰驚人的豪奴們,便如同喪家之犬般的落荒而逃。
百里驚濤居高臨下,冷漠的眼看著地上蜷成一團已經陷入半昏迷的少年,他意識到自己惹了個麻煩,但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更何況,不知道是何原因,他也並不想將這少年丟在這裏任他自生自滅,沉吟了一會兒,他方對長風道:「送他去老記,告訴秋颯,我欠他一個人情。」

 


第二章


長風有些驚訝,沒有人比他更瞭解,自家宮主是一個多麼冷血殘酷的人,但此時,他竟然會為這麼個素不相識,甚至還有些無賴的少年而向秋颯許下一個承諾,這簡直就是比太陽從西邊出來還要讓人吃驚的事情。
正要彎身去抱起少年,卻見半昏迷中的他忽然伸手亂抓,誤打誤撞下,竟被他抓住了百里驚濤的衣服下擺,一聲聲喃喃自語出口:「爹爹,不要走……爹爹,別扔下我……爹爹……爹爹……」聲音悲切斷人肝腸。
長 風深深深深的低著頭,不敢去看百里驚濤此時的臉色,同時他也在祈禱,祈禱暮雨那個好奇心旺盛的小傢伙千萬不要不怕死的去觀察研究宮主此時的表情,想也知 道,那張英俊的臉上此時是不會有什麼好看表情的,不但是宮主,任何一個二十五歲的青年,被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一口一個爹爹的叫,恐怕臉上的表情都不會好 看到哪裡去吧。
百里驚濤在當地站了一會兒,面色雖是陣青陣白,最後卻是咳了一聲,冷冷道:「暫且帶到車上,再作處置。」言罷輕輕掙脫了少年的手,當先向前走去,這舉動看似冷酷無情,但只有長風暮雨心中知道,宮主沒把那無賴少年給一腳踢開去,甚至還要帶他到車上,已經算是難得的溫柔了。
於是長風便俯身抱起暮雨,三人一路匆匆而行,不多時出了城,只見一輛華麗非常的馬車已經停在城外,八匹大宛名駒俱是通體雪白,無一絲雜色,這種馬尋常富貴人家想得到一匹也難,此時卻有八匹在此出現,不得不讓人感歎擁有這輛馬車之人的奢華。
那靜靜坐在馬車上的馬夫一見到三人,便跳下來奔到面前,施禮道:「屬下在山陰亭久侯不至,生恐宮主有什麼事故,因此將馬車趕到城外,剛剛差點就進城去接應了呢。」說完,見到長風手中的少年,不由得驚訝道:「此人是誰?宮中似乎從未見過啊。」
百里驚濤也不答他的話,只是冷聲道:「下次不可,免露行藏。」言罷便輕盈一躍,上了馬車,接著長風也抱著少年跟了上去,暮雨卻坐在車外,得意笑道:「葉大哥你想知道那少年的來歷嗎?這也不難,需要先給我三吊錢,嘿嘿,我可告訴你哦,這少年可是破天荒頭一次……」
車裏忽然傳來一聲清咳,然後是長風緊張的聲音:「暮雨你給我上車來,沒事嚼什麼舌頭。葉大哥你不用管他,駕車吧。」言罷暮雨噘著嘴巴,嘟嘟囔囔道:「真是的,眼看到手的錢賺不到,這可還讓不讓人活了,沒人性的爺,沒人性的長風。」
馬車裏十分寬大,裝飾的也頗為華麗,四個人坐在裏面,絲毫不覺得擁擠,那少年甚至是躺在座位上的。百里驚濤掀開他的衣服,只見單薄的春衣裏面,瘦骨嶙峋的肌膚上赫然是觸目驚心的淤青與傷痕,顯示出那些豪奴下手的狠毒,若非他們救下了他,那些人是真可能將他活活打死的。
輕輕在馬車壁上一按,光滑的車壁上立刻彈出一個小抽屜,從那裏輕輕取出兩個小瓶,然後抽屜便重新歸於車壁,這設計委實巧奪天工,讓人想不到小小的一座馬車裏,竟然也是暗藏玄機。
百 里驚濤從小瓶裏倒出一粒朱紅彈丸,輕輕餵進少年嘴裏,又將另一小瓶打開,以食指摳出裏面的膏狀物,細心塗抹於少年的傷處,待上身塗完後,他毫不在意的褪下 少年的褲子,又將下身塗了一遍,最後他猶豫了一下,雖然覺得不可能,但還是忍不住將少年身上那條破舊褲衩給扒下來,接著便倒吸了口冷氣。
百里驚濤 從來都不是什麼心慈之輩,但看到這少年私處的紅腫淤青,也忍不住緊皺起了眉頭,他之前只想著那些人應該不至於連這裏也不放過,只是為了要放心,方脫下來看 視,誰知此處不但沒有逃過對方的毒手,反而竟似被對方著意「照顧」似的,如此傷勢,若不趕緊處理,也許少年此後在某些方面便是廢人一個了。
「何等 深仇大恨,下這種死手?」終於將全部的傷痕都塗抹上藥膏,百里驚濤有些不認同的輕語出聲,完全沒發現身邊的兩位侍從已經呈石化狀了,長風還好,最起碼還是 個人樣呆坐在那裏,而一旁的暮雨因為太過驚訝,又不敢笑出聲驚擾了主人,已經憋得四肢和嘴角開始痙攣,就差沒倒在一邊滾來滾去了。
「嗯……」少年呻吟了一聲,身子動了一動。百里驚濤連忙將他的衣服稍稍遮了一下,然後閃電般坐回自己的座位,重新恢復了那副高高在上的威嚴模樣,眼角的餘光卻始終注視著少年,看著他長長的羽睫輕輕抖了幾下,然後一雙清亮的眼便睜了開來。
「這……是哪兒?」少年迷茫的看著對面的長風,腦子裏似乎是被一團漿糊糊住了似的,然後他忽然想起這幾個人就是之前自己纏著讓人家買大補丸的人,不由驚訝的一下子坐了起來,努力掩飾著臉上的慌亂道:「我……我怎麼會在這裏?」
「不 然你以為呢?還是說,你比較喜歡在地府或是那群家奴的府上?」百里驚濤有些不悅,雖然知道有些莫名其妙,但他看到少年有些驚慌戒備的神色,就是很不高興, 他那是什麼眼神啊?自己剛剛救了他,不但如此,他甚至還紆尊降貴的替對方抹上藥膏,以前這些工作可都是自己的隨從做,可對方竟然不知道感激。
暮雨終於忍不住了,哈哈哈的大笑出聲,一邊興奮的道:「爺,沒想到你也會說這麼多的話,而且好有趣,家奴的府上,哈哈哈,家奴如果有府上的話,他們就不用去做家奴了。哈哈哈……啊……」最後一句慘叫是因為百里驚濤閃電般欺近他身邊,把他的下巴給卸了下來。
「爺……」長風驚呼,一下子撲到暮雨身邊,然而百里驚濤已經坐回位子上去了,他冷冷的看著長風心疼的表情。如果剛才自己是要殺暮雨的話,這向來忠心的侍衛大概會不顧性命的向自己動手吧?果然留下那個禍害是不對的,他讓長風對自己的忠心竟然打了折扣,不可原諒……
「啊……」縮在角落裏的少年不甘被冷落似的發出一聲慘叫,然後他指著百里驚濤憤怒道:「你……你幹什麼脫我的衣服?說,你對我幹了什麼?你你你……你這個禽獸。」他一臉的悲戚把長風和暮雨都驚呆了,暮雨若非是下巴已經被卸了,只怕此時也要掉下來。
「難道你不覺得身上的疼痛已經減輕很多了嗎?我脫你的衣服,自然是為了給你上藥。不然你以為我會對你幹什麼?三個人把你給輪奸了嗎?」百里驚濤上下打量了少年幾眼,最後搖搖頭,用肯定的語氣道:「你還不夠格。」
少 年低頭一看,果然,身上多了許多黏糊糊的藥膏,而且拜這些藥膏所賜,那些之前令自己死去活來的疼痛,現在竟然減輕了好些,尤其是那個地方的,他的臉不禁紅 了一紅,剛要道歉,便聽到百里驚濤最後一句話,不由氣得將頭扭過去,心中恨恨道:竟然在傷成這樣的我面前說我不夠資格,這是人還是禽獸。
「唔唔 唔……啊啊啊……」暮雨拼命的叫著,示意旁邊的長風替他把下巴接上,長風猶豫的看了主子一眼,再看看暮雨急切的表情,最後他咳了一聲,似是自言自語的道: 「主人已經小施薄懲了,這次就饒了他吧。」說完,再瞅了百里驚濤一眼,見他沒有異樣的表情,他才乾淨利索的替暮雨接上下巴。
「爺,回的好,哈哈哈,我從來不知道爺要是說起話來,也會這麼的幽默,這麼的酣暢淋漓,哈哈哈,回的好……啊……」暮雨的狂笑聲再次以一聲慘叫為收尾而結束。
長風心裏這個後悔啊,深深覺得狗改不了吃屎那句話就是為眼前的惹禍精準備的。早知道暮雨就是為了逞這一時的口舌之快,他為什麼要幫他接上下巴啊,難道就為了讓爺再給他施加更辣手的懲罰嗎?因此他不等暮雨笑完,便自己動手卸了對方的下巴,當然,心還真是好痛啊。
百 里驚濤沒言語,他已經被暮雨剛剛的話驚呆了,自己……自己說話了,自己竟然對這個少年說話了,而且還是用了反問,諷刺等多種修辭方法的語句,這在他從前的 生命中,是從來未有過的經歷,可在這少年面前,竟然自然而然的就說了出來,這個陌生的自己讓百里驚濤有些慌亂,因此他只能閉緊嘴巴,繼續保持著以往高高在 上的模樣。
車廂裏一時間陷入沈默,只有暮雨在那裏「唔唔唔……啊啊啊……」的叫著,伴隨揮動著的手腳,他帶著怒氣的大眼睛瞪著長風,一個勁兒的拿腳去踢他,可惜這一回長風吸取教訓,不動如山。
「接 上。」簡短的命令,很符合百里驚濤一貫的風格,卻讓長風心驚,不解的看向主子,他不認為對方會好心至此:難道爺他已經受不了暮雨了,因此要找他言語中的錯 誤,然後殺了他嗎?到時我該怎麼辦?是聽命於爺,還是……不顧一切的救下暮雨?長風自顧自的陷入兩難選擇中,臉上神色頗為憂傷。
百里驚濤皺著眉頭,電一般的目光直射長風,那意思是:不要讓我說第二遍。因此,即便十分擔心,但長風仍然是挪到了暮雨身邊,替他接上下巴。下一刻,他便聽見暮雨用狗改不了吃屎的興奮語氣道:「啊,謝謝爺,哈哈哈,沒想到爺也有這麼善良這麼好心的時候呢。
暮雨……他是想自殺嗎?長風不得不作此懷疑了,就在他猶豫的考慮著是不是該帶這個惹禍精跳車逃亡的時候,百里驚濤卻將頭向後一仰,靠著車廂閉目養神了。這讓長風鬆了一口氣,而一旁的少年則一臉好奇的在三人身上打量來打量去。
「不許說話了,再說話我就先一劍劈了你。」長風惡狠狠的用傳音警告著笨蛋暮雨,臉上凌厲的神色讓向來大膽的暮雨也心驚膽戰。長風見他委屈的點了點頭,才徹底放下心來,又抬頭望了一眼仍在閉目假寐的百里驚濤,還好,爺的身上沒有殺氣,那暮雨暫時就應該是安全的。
怎麼搞得?暮雨這傢伙竟然也不出聲了,下巴不是都被接上了嗎?百里驚濤閉著眼睛,在心裏不耐煩的想,他讓長風替那個禍害接上下巴,可不是要讓他保持沈默的,原本以為以暮雨那個好奇的性格,肯定會開始打聽這少年的來歷,誰想到下巴接上了,那禍害卻不吭聲了。
偷偷把眼睛睜開一條縫隙,百里驚濤在懷疑長風是不是陽奉陰違,並沒有替禍害接上下巴,然而他卻看到那禍害百無聊賴的在那裏以口型嘟嘟囔囔的,雖然不知道說些什麼,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下巴是完好的。
又 等了一會兒,百里驚濤有些坐不住了,眼看那少年一會兒抬頭望天一會兒又在望向自己,大眼睛骨碌碌的轉著,他覺得以對方的聰明伶俐,此時可能已經想到要告辭 了,偏偏……很想留下他,想知道他的名字,為什麼要靠賣大補丸維生,又為什麼會招惹上那些豪奴,為什麼被人家那樣的打卻不肯出聲呼救,好想知道,頭一次, 這樣的莫名其妙的想去知道別人的事,而這種感覺,似乎並不壞。
「咳咳……」百里驚濤清咳了兩聲,示意暮雨可以說話了。但對方卻以為主子是在提醒自己,在被長風又狠狠瞪了一眼後,他嚇得以口型嘟嘟囔囔都不敢了,一張嘴巴如同蚌殼一般緊緊閉上,生怕不小心漏出一個字去。
該死的暮雨,是不是存心要和我作對啊。百里驚濤又咳了一聲,見暮雨還是沒有作為,終於忍不住了,傳音給他道:「問問他的姓名。」
暮雨奇怪的看了主子一眼,不過看到那可以媲美寒冰的臉色,他終於識相的沒有詢問,而是遵命的開口問那少年道:「你叫什麼名字?」
「謝相逢。」目光中的警戒之色一閃而過,少年輕輕說出了自己的名字,舉止粗俗散漫的下九流少年,卻有著一個十分優美的名字。
「你就是個賣大補丸的嗎?不會吧?如果只是這樣,那些人為什麼要那樣把你往死裏打啊?」心裏重複了一遍主人的傳音,讓一旁的長風頗感欣慰,心上人總算懂得問一些關鍵性的問題,而不是只會在一旁鴰噪廢話了。
「我 只會賣大補丸,至於那幫人……」謝相逢冷笑一聲,眼裏透出煞氣:「他們的少爺好男風,之前以為我是個沒人管的小叫花子,所以便要搶我去做他的孌童,然後我 假裝答應,趁房裏沒人的時候把那個蠟槍頭給一腳踹昏了過去,然後我把他綁起來,堵住嘴巴,用針在他的那話兒上扎了好幾下,再淒厲的叫幾聲,把衣服撕幾下, 就裝作被他給強暴了的模樣跑了出去,那些僕人沒有懷疑,還以為我真被那混蛋給怎麼樣了,後來等知道之後,便追殺我,因此我才躲到這陸平城,沒想到過了這半 年,還是被他們尋到了。」
百里驚濤的身上驀然散發出凌厲的殺氣,但旋即又消失無蹤,除了長風外,另兩個不懂武功神經又大條的人根本就沒有發覺。
暮雨先是很緊張,等聽到後來,又忍不住哈哈笑道:「什麼?就憑你這模樣,那個少爺也能看上?他不會是眼睛瞎了吧?」
長風無力歎氣,剛誇了那小東西,他就又原形畢露了。卻見下一刻,暮雨便瑟縮了一下,但是過不了多久,這小廝的膽子又大了起來,對謝相逢笑道:「你不是和魔宮宮主是兄弟嗎?為什麼不尋求他的庇佑,看見那群人,你完全可以往魔宮裏跑啊。」
這一回謝相逢沒有說話,他只是轉過頭去,嘴角倔強的抿著,就連粗心如暮雨,也察覺到自己的話可能是傷了對方。畢竟那只是笑談,低賤如謝相逢,怎麼可能認識魔宮宮主這樣的大人物,何況他究竟認不認識,自己不是最清楚的嗎?這種問話在這種時候說出來,格外像是諷刺。
「謝謝你們救了我,我要下車了,那群人不可能會追到這裏。」謝相逢忽然開口,坐在主位上的百里驚濤驀然睜開眼睛,死死的盯著他。想留下他,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這謝相逢和他無親無故,自己的確沒有理由留下他。
「不 要了,我剛剛只是開玩笑的。」暮雨坐過去:「反正你現在也回不了陸平城了,而且你孑然一身,到哪裡都沒關係,不如就和我們一起走吧。」他一邊說著,見謝相 逢有些猶豫,就拉著他的手道:「別這樣嘛,你就當照顧照顧我,你看看那兩個人,每天就是同一種表情,我跟在他們身邊,吃了好多苦頭的,都沒有個陪我說話的 人,好吧,留下來吧。」
說實話,這個邀請對於謝相逢來說,實在是太具有誘惑力了,眼前的幾人,明顯是會武功的練家子,或許他們和魔宮還有些淵源,自己只要和他們在一起,就不用擔心那個花花太歲的報復,但是,真的能這樣嗎?
他偷眼看看那個閉目養神的,如天上明月一般的濁世佳公子,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百結鶉衣,之前因為挨打,衣服上沾了許多的泥巴,再配上那些紅紅綠綠紫紫藍藍的顏色,真是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這樣……好嗎?你的主人看起來……似乎很不喜歡別人的樣子。」謝相逢終於被這個巨大的誘惑俘虜,吞吞吐吐的問暮雨,雖然他時常有無賴行徑,但他不是真的無賴,不會在對方不歡迎自己的情況下,還死皮賴臉的扒在人家身上不肯走。
「放心了,我們爺和那個大塊頭只是為人冷漠了一些而已,你不要管他們就好了。」暮雨自作主張的說,聽得一旁的長風冷汗涔涔,擔心的不住往百里驚濤望去,看主子似乎沒有反對的意思,他這才放下心來。
「那…… 就謝謝了。」謝相逢的聲音低了許多,眼睛還是忍不住偷偷向百里驚濤瞄去:真是堪稱完美的男人啊,出色耀眼的外貌,錦衣華服可以凸顯出他的顯赫家世,有武功 高強的保鏢,而且雖然人很冷漠,但是舉手投足間就像個貴公子一樣。他在心裏感歎著,臉不自禁的有些紅,這樣的完美,是自己這棵豆芽菜一輩子都不可能奢望得 到的,能夠和他在這車裏共同趕一程路,已經是上輩子燒了高香修來的吧。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