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暗夜流光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腐了不少年,出過幾本書,寫過各種類型的小說,還是只有耽美最順心趁手,所以可能也許……還會繼續寫下去。 
         暗夜流光 的所有作品: 
   


 


                        小報紙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腐了不少年,出過幾本書,寫過各種類型的小說,還是只有耽美最順心趁手,所以可能也許……還會繼續寫下去。 
         小報紙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花語系列 >> 唐少俠

點閱次數: 2839
   唐少俠
編號 :150
作者 暗夜流光
繪者 小報紙
出版日 :2009/4/25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唐少俠,姓「唐」名「少俠」,從小跟著師父在山上學藝練武。
他帶著師父給他的鏽劍,走向山下等著他快意恩仇、行俠仗義的「江湖」,
哪知下山來到的竟是現代,第一次住店也是黑店,第一次遇上的同齡少年還又美又悍……

葉聽雨,沉醉在武俠小說裏的幻想狂,
為了證明這世上真的有「俠客」,不惜離家出走去拜師。
當他遇上神經兮兮的唐少俠,對方輕浮的言行和神奇的功夫令他愛憎交加,
不管怎樣都要手拉手一起勇闖天涯。
哪知都市中的「江湖」已非傳說中的樂土,
他們一路走來一路碰壁,變成一對人人喊打的超級倒楣蛋……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唐少俠是貨真價實的少俠。他姓唐,名少俠,跟隨師父在山上學武已經有二十來個年頭了。
當然,這個名字也是師父給他取的,師父說他是個被拋棄在街邊的小孩,偶然路過的師父看見他有一身好根骨,就像撿到寶似的把他帶上了山。
這座山本來也沒有名字,師父給它取名叫大俠山,具體方位在哪裡……師父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反正大俠都是要在山上練武,然後再藝成下山去闖江湖的。
所以在唐少俠學完了所有武功之後的這一天,師父鄭重其事的給了他一包銀子,嚴肅的通知他可以下山去了。
唐少俠不捨得師父,但又很嚮往山下的「江湖」,師父很早以前就一直告訴他,那是個可以快意恩仇、行俠仗義的江湖。
看著他扁嘴想哭的表情,師父操起一根很粗的樹枝攆他,「你啊,快滾!不撈個響亮的名頭不准回來見我!」
「可是師父……你都沒給我地圖……我下山後怎麼走?又怎麼回來啊!」唐少俠抱著那包寶貴的銀子一邊躲一邊叫。
「地圖我哪有!不知道路,那是因為你沒見過世面!等你闖過江湖了,自然就知道怎麼走,怎麼回!快滾下山去吧!」
於是就這樣,唐少俠充滿留戀和期待的走向下山的路。走了一截,他忍不住回望師父的身影,竟然看到那個壞脾氣的老頭掩著臉偷偷在哭……他的眼眶也變熱了,腳步悄悄往回挪,師父跳起來揮舞那根粗樹枝,哽咽著聲音大聲叫:「不許回頭!要記住我跟你說的那些話!」
唐少俠趕緊收回腦袋繼續朝前走,心裏不住默念師父對他的教誨:一定要做個真正的大俠,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保護弱小,不畏強權!嗯……這樣勇氣大得多了,他看著山下從沒去過的未知世界,提起精神加快腳步。
師父給他準備的劍早就掛在了腰上,雖然他抽出來看過,似乎有點生銹……但師父說了,真正的高手是不需要寶劍的,任何兵器也能有開山劈石之功。這把劍只不過二十年沒有用過,才小小的生了一點鏽,有空磨一磨還是會很好用。
其實他知道真相——大俠不一定就有錢,師父更是窮得只有一把劍,自己跟著師父習武二十年都是用樹枝而已。師父是怕練習起來不小心弄斷了劍,自己下山的時候就沒有可用的了,自己懷裏的這一小包銀子也是師父所有的積蓄吧?
本來在山上待了這麼多年,他對窮和有錢是沒什麼概念的,是師父為他下山後的生計問題憂心忡忡,才一次又一次的交代他,「少俠,你可以幫人幹活掙錢吃飯,但不可以劫富濟貧,就算做俠盜,那也還是個盜……我的徒弟可以窮,但絕不可以做強盜!」
唐少俠向來很聽師父的話,每次都乖乖點頭允諾,「嗯!師父,我不會去做強盜的……但你能告訴我怎麼才能多掙錢嗎?我想回來的時候給你帶新衣服和新的劍!」
師父面有難色的看著他,「少俠……我要是知道怎麼多掙錢,就不會只有一把劍了。還是靠你自己去慢慢摸索吧……」
「哦……」當時的唐少俠只好撓著頭放棄了這個問題。
而 現在的唐少俠,從那座並不太高的山飛快往下走,那把鏽劍算了派上了用場,遇到沒有路的時候,它可以披荊斬棘。下山前有好好吃飽過的肚子還沒有再次變餓之 前,居然就看到了山下筆直的坦途,往身後一瞄,那座大俠山真的很小,跟自己想像中的雄壯差很遠……無論如何,他已經下山了!下一件事就是找到師父所說的 「客棧」。
他繼續往前走,肚子慢慢餓了,日頭也慢慢落下去了……算一算時辰,他下山前吃的是午飯,現在已經是黃昏了?
他極目往前看,遠處好像有個方方正正的小屋子,師父告訴過他,外面的屋子跟他們山上自己搭的茅棚子看起來會很不一樣。嗯……這就是「客棧」嗎?他正好有點累了……好吧,是已經很累了,所以他很高興的跑著步直奔「客棧」而去。
沒用多久的時間,他就出現在「客棧」門口,他看著那扇平平整整的大門心裏充滿疑問——門上有個閃閃發光的東西,正中間還有個細細的孔,師父從來沒教過他外面的屋子門上會有這種東西。
他正在湊近腦袋仔細看,那扇大門就被拉開了,他嚇了一跳,往後退開一步,手也極快的放在了劍柄上,「尊駕何人?請報上名來!」
門後的那個人比自己老,比師父年輕,看長相應該是個「男人」。那中年男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他,滿臉驚喜變成了滿臉失望,聲音很低的自言自語,「還以為有客人上門……原來是個神經病。」
自語完畢,這男人用力關上了門,還在門後大聲叫起來,「快滾開!老婆,去檢查後門和窗戶有沒關好!門外來了個神經病!」
唐少俠好奇的大叫反問,「請問閣下,『神經病』乃是何物?還有,請問此處是否客棧?我是唐少俠,我想在貴店打攪一晚……哦,我不是賊,我身上帶的有銀子!」
那男人嚇得發起抖來,把門關得更緊,「神經病啊——老婆,附近是不是有個神經病醫院?快打電話查號,通知他們來抓人回去!」
唐少俠也有點慌,那個人的話他就算聽得不太懂,人家在怕他,他還是聽得出來。為了表示他所言非虛,他馬上從包袱裏掏出了一小塊碎銀,從門下的縫裏塞進去,「閣下,我真的有銀子!我是好人!」
那男人果然不叫了,跟另一個人在門裏面竊竊私語了一會,門打開了。兩張看起來都是「男人」的面孔對著唐少俠擠出了笑容,「歡迎入住本店!客人請進!」
唐少俠整整衣服,昂首挺胸的走了進去。門裏面地方不太大,比起他和師父的茅屋還是大了很多,往更裏面的地方看去,那裏擺著一張桌子,桌上還有幾個香噴噴正在冒熱氣的菜,桌邊坐著一個跟他差不多年輕的人,正慢條斯理小口吃菜。
「啊……」餓癟了肚子的唐少俠第一眼看到的是菜,第二眼看的是那個年輕人。只看了一眼,他就像做夢一樣快步跑過去 ,這個人從長相看,絕對是師父說過的「女人」!
「你好漂亮!你叫什麼名字?我……我想娶你做老婆!」唐少俠紅著臉想起了師父的教導——遇見漂亮的、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人」,一定要趕快說出這句話。
那個漂亮的「女人」捏緊手裏的筷子,狠狠砸在唐少俠的臉上,「神經!同性戀!色狼!滾開!!」

兩個店主連忙跑過來拉住唐少俠,對那個漂亮的「女人」小聲道歉,「這位客人,對不起……他也是我們的客人,請稍微容忍一下……我們會勸勸他,不讓他惹麻煩的!」
唐少俠被筷子打的時候本來可以躲開,但他牢牢記著師父的交代:對女人要縱容愛護,即使她做錯了,也要說她對!如果她罵你、打你,那就是喜歡你!
「呵呵……」唐少俠傻笑著摸摸臉上被砸傷的地方,只是有一點點痛而已,完全可以忍受嘛。看來人家果然是喜歡他的,否則大可以運起內功打傷他,而不是這樣輕輕的砸一下。
漂亮「女人」瞇著眼睛不屑的斜睨他一眼,隨後從筷筒裏再抽了一雙低頭吃菜,再也不肯理他。唐少俠訕訕摸著腦袋退開兩步,咽著口水禮貌的問「客棧掌櫃」,「我也餓了……有吃的嗎?」
兩個人拉他走到另一張空著的小桌子面前,「快坐下!我們馬上給你做吃的來!不過……」
兩人對看了好幾眼,胖一些的那個堆著笑說,「要錢!你剛才拿的那個,是真銀子……你還有別的嗎?比如……金子?」
唐少俠想了一想,把包袱放開桌上打開查看,「我不曉得……我看看……」
包袱裏面是一堆碎銀子,還有幾掛陳舊的銅錢,最值錢的東西就是一塊玉佩和一雙玉鐲了,師父告訴過他,玉佩是他們門派只傳給關門弟子的信物,他將來找到了滿意的關門弟子,就可以繼續傳下去;玉鐲則是要他送給未來老婆的定情物。
那中年男人看到銀子倒沒怎麼高興,對那幾掛銅錢反而眼睛發亮,看見那塊玉佩和那對玉鐲,更是笑得像一朵花,伸手就要拿起玉佩。
唐少俠眨了眨眼睛,也沒見怎麼動,兩根手指已經牢牢夾住那男人的手,像被鐵鉗夾住的劇痛令男人慘叫起來,「啊!好痛!客人放手!我只是想看看!」
唐少俠鬆開手指,向對方和善的笑了笑,「啊,對不住了……師父交代過,除了我將來的關門弟子,任何人也不能碰這塊玉佩……喏,上面有我們門派的名字!」
他好心的拿起玉佩展示給兩人看,眼角的餘光注意到那個漂亮的「女人」好像也在往這邊看,眼神亮晶晶的……於是他又拿起那對玉鐲,向著對方輕輕揮動,用很大的聲音說,「這位女俠!這對玉鐲子我想送你!」
人家對他則是嗤之以鼻的「哼」了一聲,關注的眼神也收了回去。他再次樂滋滋的想起了師父告訴他的事:女人偷偷看著你,但又對你不理不睬的時候,就是心裏正在暗暗的喜歡你!
不 過可能是他太冒失,人家才不好意思,師父也告訴過他,女人的臉皮是很薄的!但她長得真是好看呀,皮膚那麼白、眼珠那麼黑、嘴唇是粉粉的顏色,好想叫人去咬 一口……她穿的衣服很奇怪,不是師父說過的「羅裙」,而是上下分成兩半,上半身還露著手臂,下半身則是兩條細細的褲管,好像把束褲穿到了外面一樣……啊, 難道她窮得買不起羅裙?而且她的頭髮只有到耳朵後面那麼長!
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唐少俠「啊」了一聲,她不會是個出家的尼姑吧?師父說過,只有出家的尼姑才會剪掉頭髮!她們一輩子也不做別人的妻子!
「女俠!你……你是出家人?那我可罪過了……對不住,我先前唐突了。看你這身裝束不同尋常……是否手頭吃緊?」
唐少俠忍了半天,還是看著對方說出這句話,心中即使非常遺憾,調戲方外之人還是大大的罪過啊。若對方真的需要接濟,他自己雖然也窮,總可以稍施援手。
「你媽才出家!我是男人!神經病!」
吃完了飯菜的少年橫眉怒目的瞪他,把手裏的筷子用力拍在桌上,「你到底是哪家精神病院跑出來的?什麼裝束……你沒看我們穿的都一樣!只有你這個神經病才是奇裝異服!沒眼睛啊你!」
唐少俠被他吼得縮了縮身體,這才想起那兩位店主好像也跟他裝束相似,而且也是頭髮很短……唯一裝束不同的反而是自己。到底為何會如此呢?真是奇哉怪也……
唐少俠轉念一想,總算找到個合理的推斷:看來這位……唉,跟他一樣都是男人的少俠,可能練了那門師父說過的「獅子吼」,要不然怎麼這樣厲害?自己的耳朵被震得很痛。
「那……這位少俠,你可是少林俗家弟子?你所練武功可是出自佛門的『獅子吼』?」
「你……」那位少俠臉上浮起悻然的神色,沖著他一頓好罵,「神經病!你是不是故意的!我是有去少林寺拜過啦……他們不肯收我!還有武當、昆侖、華山……都沒人肯收我進門!咦,你怎麼知道?快說,你是哪裡跑出來的妖怪!」
兩人這樣隔著張桌子大聲對話,正在廚房裏一邊炒菜一邊私語的老闆兩夫妻全都聽了個明白。
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兩張不怎麼好看的臉皺得更扭曲——原來這兩個客人都是神經病!肯定是從附近那個郊區精神病醫院裏跑出來的……但是自己這家小店由於位置太偏僻,實在太久沒有客人了,即使是神經病,只要對方身上有錢就得拼命留住!
兩夫妻想法一致,裝聾作啞的繼續做飯,順便小聲討論晚上的計畫……這裏偏僻得很難有客人上門,另一種人卻不辭辛苦有來拜訪過,明天就是對方所說的死限,他們兩個哪裡拿得出那麼一大筆錢?只好從那兩個神經病身上想辦法了。
過了一會兒,兩夫妻戰戰兢兢端出熱騰騰的飯菜,唐少俠已經跟那位脾氣很壞的漂亮少年聊得熱火朝天。對方雖然一直在罵他,但對他之前兩根手指就能弄得人家慘叫的功夫很好奇,一個勁的探聽這是怎麼回事。
唐少俠不太懂對方的意思,從包袱裏拿出一枚銅錢,伸指在銅錢上輕輕一夾——那枚銅錢登時裂成兩半,「你是說這手『碎玉』指?」
剛放下飯菜的兩夫妻被眼前的一幕嚇得睜大眼相互對視,身體也不斷的輕微抖動,趕緊一前一後奔進廚房再次去小聲討論了。晚上的計畫變得更加危險,必須要適當的變更一下!
漂亮少年眼睛亮得像天上的星星,無比雀躍的跑到唐少俠身邊坐近,捏著他的手指左看右看,再撿起那兩半碎裂的銅錢,如刀削般整齊的斷口讓人驚歎。
「哇!你真的有武功?不是變魔術的?」
那張漂亮的面孔隔得好近,唐少俠紅透了耳根,覺得自己快暈過去了,勉強支撐著一點清明神智回問對方,「什麼……真的假的……啊,你練的是哪門武功……難道是邪派的『攝魂術』……我……我好暈啊……」
「原來你是一個會武功的神經病!」對方瞪著他的臉,給出了最新的評價,但還是坐在他身邊沒有走開。在這麼近的距離下,他簡直手足無措,夾菜的手指都在發顫,整張面孔都在滾燙發燒。
「這位少俠……你……你叫什麼名字?可否告知在下?哦,我……我叫唐少俠。」
「哧!」那漂亮少年登時笑出了聲,「你真是好玩!我還叫葉大俠呢!」
唐少俠趕緊抱拳施禮,「葉大俠,初次相見,在下有禮了!」
那少年瞪了他半天,終於肯定他不是開玩笑,瞇著眼睛彎起了嘴角,「呵呵,真是神經!我剛才是騙你的,我叫葉聽雨,你呢?」
唐少俠悠然神往,點頭讚歎,「『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好名字!在下所說乃是真名,並無欺騙葉兄之意啊,不知葉兄何出此言?」
葉聽雨腦袋暈暈的看著他,聲音很低的自言自語,「原來不但是個會武功的神經……還是個會念詩的。」
唐 少俠自然全部都聽到了,因為某個稱呼出現得太多,他乾脆自動把「神經」這個詞直接在腦海裏替換成「兄台」。對於念詩這一點,他倒是很高興的回應起來,「我 師父品性高潔、文武全才,他教了我很多詩!葉兄,你想聽嗎?我可以慢慢念給你聽!你肯定會喜歡的!師父都教過我,念給心上人聽的詩我都背熟了:『關關雎 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空谷有佳人,遺世而獨立』……」
葉聽雨翻著白眼做出暫停的動作,「STOP!誰要聽你念情詩啊!神經病同性戀!我只要知道你師父在哪裡?他還收不收徒弟?他是不是真的武功很高?」
唐少俠是個很好學的人,所以他很認真的反問,「請教葉兄,『死跺普』乃是何意?師父他……武功應該是很高的吧,他說我青出於藍,已勝過他當年下山時的功力,我們門派每代只收一個關門弟子,葉兄若要拜師……那便只能拜在我門下了。」
葉聽雨目光中充滿疑惑,審視他好幾眼才放棄的起身走開,「懶得跟你說了……屁都不懂的神經病!還想哄我來拜你為師……我要真信你才是白癡啦!」
唐 少俠看著葉聽雨鄙視他的神情,心中感到有點難過,但對於葉聽雨沒有纏著他拜師這件事又感到開心——師父教過他道德倫常,他是不可以跟自己的弟子結為夫妻 的……可看到這位葉兄的第一眼,他的心就開始砰砰亂跳,臉也變得很燙,連話也說不順暢了。師父曾經很仔細的交代他,若他跟某個「女人」一起時會有這種「怪 病」,那就是心中想要娶這位女子為妻。葉兄說自己並不是「女人」,但他就是覺得葉兄是他想娶的女人,為什麼呢?
唉,一下了山就遇到這麼多的「為什麼」,山下的這個江湖還真是難懂,不過他會遵循師父的教導,用盡心力慢慢把它們全部都弄清楚,他一定會好好闖出個響亮的名頭!
努力握拳給自己加足勇氣的唐少俠暫且壓住了沮喪和感慨,拿起筷子飛速吃起桌上的飯菜。

當天夜裏,店主夫妻把唐少俠和葉聽雨各自安排在樓上的兩個房間住下。
葉 聽雨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他為了尋訪名師,幾乎尋遍了看起來有武功高手隱居的大小山脈,要嘛就是完全找不到人,即使找到有人的地方,人家也都當他是神經病。 家裏早就在四處找他,每次打回電話都逼他趕快回家,說他從小看到大的武俠小說和電影電視都是假的。他才不要聽那些謊話!
他從能夠認幾百個字的年紀起,就對那個遍佈刀光俠影的武俠世界深信不疑了,到了二十多歲,才被父母和朋友告之那些全是謊言。他根本不會相信,那個也曾經沉迷於武俠小說的父親內心會真的這麼認為,還很認真的跟父親展開過長篇辯論。
父 親遺憾又無奈的跟他講,每個男人心裏都有個武俠夢,但那只是相當於女孩子心裏的灰姑娘童話一樣,畢竟不是真實。一般的男孩子在十幾歲就會明白,那個世界只 是夢想,從沒有出現過也永遠不會來到,父親痛悔自己年輕時太過沉迷於那個世界,而且縱容自己的兒子很小就接觸到它們。對於他目前的「錯誤認知」,父親堅稱 自己負有全部責任,他看著對自己這麼說的父親,內心是莫大的失望和被背叛的感覺,同時還有深深的難過。
只有親自證明自己所相信的確實存在,他才能說服父親,每個男人都曾經沉迷過的武俠世界並不僅僅是少年的夢想,就是懷著這個決心,他才毅然離開家開始了他漫長的旅程……雖然至今為止,他一直都沒有遇上驚喜,但他不會那麼輕易就放棄。
再一次在臨睡前鼓勵自己不要灰心,葉聽雨閉上了疲倦的眼睛。這樣馬不停蹄的奔波尋訪確實是很累的,附近的那座小山據說沒有什麼人跡,他正是為了這個才跑來,更準備好了明天就上山去查探一番。
閉 上眼睛沒幾分鐘,他又猛然睜開,身體也緊張的坐起來看著門的方向——門口剛才發出了一聲輕響,在寂靜的深夜聽起來有點恐怖,更為恐怖的是,他豎起耳朵也聽 不見人的腳步聲。過往聽過的無數鬼故事都在一瞬間紛湧而至,他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以嚇到變調的聲音對著緊閉的大門低低詢問:「是誰?是什麼東西!趕快滾 開!否則我報警了!」
「噓……葉兄,是我,唐少俠。」門外響起今天才熟悉的聲音。
葉聽雨稍稍放鬆了一些,提起手掌抹掉額上的冷汗,可轉念一想,心裏又產生了另一種恐懼,不禁帶著厭惡和害怕狠罵對方,「神經病,這麼晚了,你要幹嘛?快滾回你自己的房間去!」
「哎呀,葉兄,聲音小些……我發現了一件大大不妙之事,此處乃是黑店!這才過來與你商議啊!」
唐少俠刻意壓低的聲音令葉聽雨更加懷疑,「你怎麼發現的?你本來就是個神經病……我相信你才是白癡!滾啦……」
「葉兄,我第一次離家久久不眠,因此運起天耳通的功夫,想聽聽你是否睡了,若你也未睡,我便可找你聊天,誰料竟聽見兩位店主在樓下磨刀,還在商量要在明早的膳食裏對我們下藥……他們欲對你我不利啊!」

 

第二章


唐少俠花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沒能說服葉聽雨讓自己進門,只好運起他的「碎玉指」強行破門而入。
在葉聽雨驚叫出聲之前,唐少俠又使出了他的「移形換影」,一下子就閃到床前,在一片黑暗中準確無誤的捂住了對方的嘴。
葉聽雨當然是使勁掙扎,唐少俠連聲說著「抱歉」、「唐突」,可那雙唐突的手還是捂在人家的嘴上紋絲不動,兩人糾纏了半天,唐少俠終於想了個法子,飛快地伸出手指在葉聽雨身上輕輕一戳,隨後就和平的放開了手。
葉 聽雨驚奇的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了,下一秒他就聰明的意識到:這應該是傳說中的「點穴」。他開始拼命開合嘴唇想要說點什麼,又伸出手想要去打開房間裏的 燈,唐少俠卻搖頭抓住他的手,「葉兄少安毋躁,我不會傷你分毫!這店主確是賊人啊!若你點了燈,或是發出大的聲響,驚動賊人就不妥了!在下想把此事查個水 落石出,才不願葉兄打草驚蛇。」
房間裏這麼黑,對方竟然看得到自己的動作!葉聽雨又一次意識到這個神經兮兮的傢伙……搞不好真的是自己夢寐以求的武林高手。葉聽雨趕緊指著自己的嘴,向對方拼命點頭示意。
「葉兄是說……你信了我?」
葉聽雨點頭如搗蒜,討好的主動拉起對方的手放到自己身上。
「啊……」唐少俠慶幸現在是一片黑暗,因為他的臉已經紅透。這位葉兄實在豪放不羈,睡覺時穿得如此之少,方才他就有些手足無措了,現在還如此引人遐思……哎呀,現下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唐少俠勉強收回心思,用比之前更快的動作輕輕一點,解開了葉聽雨身上被點的穴位。
「呼……太神奇了……我又能說話了!唐少俠,你到底是什麼人?」葉聽雨閃爍的眼神充滿興奮,叫唐少俠更是不知如何自處了。
「在下……在下是唐少俠啊……」
「笨瓜……算了,你說聽見了什麼來著?他們說的話,你原原本本的講給我聽。」
唐少俠暈暈乎乎的點頭,他過耳不忘的本事被師父稱讚過很多次,「他們說……明早就在我們的『早餐奶』中放下『安眠藥』,據在下猜測,那應該是某類可食之物……」
葉聽雨受不了的直翻白眼,「這句省掉!我知道那是什麼!你給我講原話!」
「哦……『等那兩個神經病都倒了,我們就把他們綁起來,嚴重的那個用鐵鏈子。然後把他們的現金和值錢的東西都交給那兩位大哥,應該可以保住這家店了』……」
葉聽雨聽得低聲直罵,「太過分了!什麼兩個神經……明明只有你這一個神經病,我哪裡像不正常的了?」
唐少俠又一次好學的反問,「葉兄,『神經病』不是『兄台』的意思嗎?為何你看來如此氣憤?」
「神經!你真是個白癡!懶得跟你說……他們還說了什麼?」
唐 少俠被罵得縮了縮頭,努力運起神功偷聽那兩位店主在樓下的對話,「呃……葉兄容我再細聽片刻。『該死的黑社會……這麼偏僻的地方也找來收保護費,咒他們不 得好死……那兩個人怎麼辦?涼拌……我們還是做點好事,通知附近那家精神病醫院來把他們帶回去吧……怪可憐的……反正神經病的話,誰也不會信,說我們搶錢 也白搭』……』」
葉聽雨仔細分析著他原封不動的覆述,心裏大概知道怎麼一回事了,聽到最後兩句又忍不住面部扭曲,那兩夫妻還真是欠扁!不過,那兩個傢伙雖然不是好人,但似乎也並不算太壞,並沒要害他們的命,搶錢也只是因為被黑社會勒索而已。
葉聽雨想了想,組織好語言才對唐少俠說,「是這樣的……他們被附近的強盜勒索了……呃,就是搶劫,逼他們給錢銀,他們拿不出來,只好在我們身上打主意,想要搶我們的錢銀去交給強盜。」
唐少俠這下聽得很懂,登時開始摩拳擦掌,下山的第一天就可以行俠仗義了,「這還了得!光天化日之下強搶他人錢銀,還逼得良民都要做賊!在下這便與他們說清楚,為他們拔劍相助!」
葉聽雨趕緊拉住他,「別衝動!你願意幫人,人家還未必感激你呢!你聽我講……」
唐少俠聽了葉聽雨的話,沒有當時就衝下樓去,而是裝作沒事般輕手輕腳回去自己房裏,臨走時葉聽雨好心的借給他一套自己的衣服,並且教著他怎麼穿。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