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夏斯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筆名:夏斯
別名:夏小六
喜歡的漫畫:海賊王
作品風格:甜文,必須是甜文。
作者自訴:
總有人說,悲劇更讓人回味。
但我,不寫悲劇。我寧願被遺忘,也要給我故事的主角們快樂的生活。
因為,我只想要當下的幸福,並不期望無限的回味。
人生一路,幸福短暫,記得且行且珍惜。
 
         夏斯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筆名:夏斯
別名:夏小六
喜歡的漫畫:海賊王
作品風格:甜文,必須是甜文。
作者自訴:
總有人說,悲劇更讓人回味。
但我,不寫悲劇。我寧願被遺忘,也要給我故事的主角們快樂的生活。
因為,我只想要當下的幸福,並不期望無限的回味。
人生一路,幸福短暫,記得且行且珍惜。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完美情話 >> 我的情人是大佬

點閱次數: 3156
   我的情人是大佬
編號 :024
作者 夏斯
繪者
出版日 :2013/4/30
 
冊數:1冊 
簡介:
俊美的黑幫大佬唐雲軒一直是高高在上,習慣以凌虐高壯男人為樂的。
直到他遇到了一個被其義父用以抵償賭債賣身到他旗下同性「鴨」館的個性單純白目、愛搞笑耍寶的帥哥廚師汪鵬程。
這個男人與他壓抑在心底那段記憶裏的主角有著同樣的臉孔。於是,唐雲軒決定隱藏身份和他玩個遊戲——告訴他,他們倆要一起拍GV「真人秀」。
卻沒想到,這樣演繹出一段不同尋常的大佬與他的情人的故事。

一段壓藏在心底的往事,一次糊塗的邂逅,
一個並不存在的GV「真人秀」節目,
演繹出一段不同尋常的大佬與他的情人的故事。

網路優惠價:28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啊!啊!唐少,好棒……哦哦……搞壞我了,哦,唐少……搞死了、搞死了……」跪伏在床上強壯的男人發出一聲聲與其身形極不相符的媚叫,同時高翹的臀部大力的前後擺動,收縮著腸道,極力取悅著身後的人。
「哦……」隨著一聲悶哼,欲望噴射之後,唐雲軒撤離眼前的身體,將那依舊高翹的臀部推開,靠在床頭坐了下來。
「唐少,你好棒哦!」跪伏著的男人轉回身,趴在唐雲軒腿間,張開口,將唐雲軒剛剛噴射過欲望含在口裏,以舌尖攪弄著口水清理著,感覺到口裏的柔軟逐漸又堅挺起來,開始賣力的吞吐。
唐雲軒靠在床頭,閉著眼睛,享受著眼前男人的服務──那比自己高大強壯的身體此時正使盡渾身解數賣力地伺候著自己,唐雲軒伸手按住他的頭,使自己的堅挺直入他的咽喉,快速抽插起來。
「嗯、嗯……」聽著一聲聲悶哼,直到腥甜灼熱的液體噴射在他的咽喉裏,唐雲軒才從他口中撤離,看著眼前男人艱難的吞嚥進自己的種子,扯過床頭的紙巾擦拭著自己的分身。
「唐少……」賣力服務的男人撒嬌一般看著眼前的唐雲軒──那是張與其酷寒表情不符的俊顏,雖然那雙寒星般的眸子總是讓人不敢直視,但怎麼看都覺得他美得彷彿畫一樣。
「還沒夠嗎?想讓我加料?」唐雲軒輕蔑的看著他。
「只要唐少喜歡啊!」男人立刻裝害羞狀。
「滾吧!」唐雲軒白他一眼。
床上的男人立刻提起褲子下床,身體站立都不穩,但還是搖晃著快速離開這個房間。
唐雲軒起身走向浴室,在溫水裏清理著自己的身體。無論身下是什麼人,即使達到高潮,心裏還是空蕩蕩的。他掌管著唐幫,這個黑道第一大幫派,在所有人看來冷血無情殘酷才是他代名詞,他也保持著這樣的狀態。
清洗乾淨自己,重新著裝,乾淨清爽的唐雲軒從房間裏走出來。
「老大,」站在門口的保鏢余冬岩立刻跟上來,「儒少說,黑貓明天會有新貨到。」
「哦?」唐雲軒斜眼看他一眼,「儒去哪了?」
「儒少說,這次他會給您帶好貨色回來。」余冬岩一臉期待。
「哼哼,你那是什麼表情啊?別告訴我,你也轉性了。」唐雲軒白他一眼。
「呵呵,當然沒有啦!」余冬岩傻笑著,「您還不知道我嗎?」
「你們每個人,背著我做什麼,我都不知道。」唐雲軒冷笑,「剛才那個,給他放一周的假。」
「是。」余冬岩回頭看黑貓的經理阿肯,「聽到了?」
阿肯立刻點頭:「是!」
唐雲軒繼續向前走:「冬岩,我聽說王伯那邊有人賣白粉。」
「哈?」余冬岩愣了一下,「您不是說不許……」
「連你這麼糊塗的人都知道我不許唐幫的人賣白粉,他居然還會犯,你知道怎麼處理了?」唐雲軒在門口站住,回看余冬岩。
「是!」余冬岩點頭,「修現在已經下飛機了,我會通知他處理的。」
唐雲軒點點頭,上下打量著余冬岩:「你什麼時候能像修和儒一樣,替我獨當一面呢?」
「呵呵,我只要在您身邊,保護您安全就可以了。」余冬岩傻笑。
****************************************************
「大鵬,你快跑!快跑!」傑克邊呼呼喘著邊對跑在自己前面的養子汪鵬程大喊著。
「傑克老爹,我不會丟下你的!」汪鵬程轉回身,彎腰背起氣喘吁吁的養父傑克。
「大鵬,你瘋啦!這樣你就跑不掉了!」傑克掙扎著想從汪鵬程背上下來,可是汪鵬程回在身後的雙手緊緊抱著他。
「傑克老爹,即使被賣去做牛郎,我也不會放開你。」汪鵬程邊跑邊說著。
「還跑,你小子,給我站住!」後面的叫喊聲越來越近。
跑進一條小路,汪鵬程抬頭卻愣住了──死路?前面是一扇鐵柵欄的大門,平時因為都是白天從這裏路過,那扇鐵柵欄門都是開著的,自己從沒注意過。現在晚上,大門關上,這條路也就成了一條死路。
「大鵬,你放下我!放下我,自己翻過去還來得及!」傑克喊著,「快點兒,大鵬!」
「不要!」汪鵬程搖頭,「我推你過去!」站在鐵門下,將傑克放下來,推他向上爬。
「你過不去了!」傑克沒爬到一半,後面的聲音已經近在咫尺了。
汪鵬程繼續推著傑克:「快點,你爬過去!」
「別費力了!」後面的幾個人手敲著球棒,「老傑克,你不是說拿兒子抵債嗎?」
「我沒說,大鵬,別相信他們……」傑克努力向上爬著,終於爬到門頂。
「我知道,跳啊!快點!」汪鵬程說著,感受到身後球棒呼嘯而來,身體一錯,閃過,一拳打回去,感覺到其他球棒也向自己襲來,立刻應戰,和四個人打在一起。
「不要打啦!」一個聲音優雅的響起,「老傑克已經跑了,他把你賣給了我們。」
四個拿球棒的人住手,汪鵬程回頭看去,果然養了自己十五年的養父早已消失無蹤。
「你還是認命吧!」對面的人冷笑一聲,「那老賭鬼早給你簽了賣身契了!」
「你說什麼?」汪鵬程瞪著說話的人,那人身材纖長,臉比衛生紙還白,臉上的笑容慵懶且溫暖,好似完全無害。
「我是說,你的養父,那老賭鬼傑克,已經在我們唐幫旗下的黑貓給你簽了賣身契!」
「你是誰?」汪鵬程瞪著眼前清秀的男人。
「柯裕儒,他們叫我儒少。」手指掠過鬢角,微笑宛如春風,可是黑道上的人聽到這名字總會一凜,唐幫大佬身邊最得力的助手,名牌大學畢業的經濟法律雙料碩士,可以說是唐幫的財政部長,「以你的本錢,來黑貓是不會吃虧的。」
「黑貓?」汪鵬程愣在當場,怎麼會是黑貓?那可是同性戀俱樂部。自己不喜歡女人這事兒從未對任何人說過,傑克老爹怎麼會知道呢?難道他發現自己的電腦裏有GV片?
「不要猶豫啦!」柯裕儒挑著眉毛看著他,「把你打傷拖回去,你會疼,我們也耽誤人力物力,何必呢?」
「他把我賣給你們多長時間?」汪鵬程問。
「兩年。」柯裕儒伸了兩根手指晃了晃,「你還是識相的跟我們走吧!」
「喂,我不要被男人壓哦!」汪鵬程還是放棄抵抗了,如果被賣到黑貓可以替傑克老爹還債,那也算補償了傑克老爹這麼多年養著自己,與自己相依為命的恩德了。
「呵呵,那可由不得你!」柯裕儒斜著眼角看他,「你這樣的扮個金剛芭比,還應該蠻受歡迎的哦!」
「喂,別指望我做蜘蛛人那種姿勢。」汪鵬程哼了一聲,「你們這邊不會賣的都是零號吧?應該也有一吧?」
「你還蠻懂的嘛!」柯裕儒笑笑,「有經驗哦?」
「哪有?」汪鵬程立刻否認,心理卻在盤算如果可以做一,那再有個俊美的零號光顧,還是件蠻不錯的事情!
****************************************************
「一周了。」唐雲軒倚靠在沙發裏,抬眼看對面站著的柯裕儒,「你那批新貨應該都調教得差不多了吧?」
柯裕儒點頭:「是,唐少。您什麼時候去挑啊?」
唐雲軒想了一下:「有好料嗎?」
「有啊,」柯裕儒笑著,「您是要金剛芭比還是要小巧可人的,都有哦!」
「賭場那邊的生意怎麼樣了?」唐雲軒轉移了話題,「我可聽說最近有個高手常常出現哦!」
「已經搞定了,」柯裕儒依舊微笑,「都被我收編了,也就沒跟您彙報。想著月末一起帶來見您的。」
「嗯,很好。」唐雲軒點頭,轉向站在另一邊的修,「王伯的事怎麼樣了?」
「已經處理過了。」唐雲軒的另一位得力助手修德忠垂著手,「王伯並不知情,是他侄子王少偉做的。」
「我記得王少偉前段時間在泡某個知名的敗家女哦。」唐雲軒慢幽幽的說話,彷彿自己隨時要睡著了一樣。
「是的。」修德忠點頭,「我已經請王少偉和那位敗家女去索馬里旅遊了。」
「很好。」唐雲軒再次點頭,「有你們兩個在,我真是可以不用操心,只管玩樂就可以了。」
「可是,哪件事,您都顧及到了。」柯裕儒搖頭,「沒有您在這位置上,哪有我們啊?」他這話是不錯,當初如果不是遇到了唐雲軒,他可能會因為要替父母還債鋌而走險布個小騙局,結局如何,很難預料。
「好啦,儒,不要再提了。晚上,我會去黑貓看看。」唐雲軒揮揮手,「你們先回去吧!」
「是!」兩個人答應著往外走。
「等一下,儒!」唐雲軒又想起什麼,「那個人,還在聯繫你嗎?」
「很久沒有了。」柯裕儒回答。
「你最近小心些吧,我聽說他已經接管泉幫了。」唐雲軒語氣平淡。
「是,我知道了。」柯裕儒點點頭,「我先下去了。」
唐雲軒點點頭,靠回沙發裏,閉上眼睛。
****************************************************
「啊,真是個妖精!」身上英俊男人邊猛烈抽插邊不禁讚歎。
躺在床上的少年美麗的眼眸直直盯住在自己身上聳動的男人的雙眼,身體卻沒有任何反應,任由身上的男人抽插著、蹂躪著,而自己的分身也在身上男人的手裏瀉了一次又一次。
「叫啊,我要你叫給我聽!」身上的人緊握著少年的分身套弄,將他的雙腿扛在肩上,自己膨脹的分身狠狠的撞擊著少年的腸壁,快速的進出著。
可是少年一聲也沒有,只是直視著他,彷彿身體都已經不是自己的,要不是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子和一次又一次噴射的分身,這美麗的身體與屍體幾乎沒有任何區別。
「可愛的小妖精,我要你,一輩子留在我身邊。」冷酷但英俊的男人在少年的後穴裏一次又一次達到高潮,卻依舊不捨得離開少年的身體,再一次噴射之後,只是略略的挺動,幾乎軟化的分身再次堅挺起來,「乖,叫給我聽啊!」
少年依舊沒有動,身體柔軟得彷彿一池能讓人溺斃的春水。
「為什麼不叫?為什麼?」男人怒喊著。
「匡噹,砰!」門被撞開,隨著一聲槍響,男人的身體重重撲在少年的身上。
「龍!」少年的咽喉裏吞嚥了那一聲嘶喊。
──唐雲軒身體一抖從沙發裏睜開眼,又是這夢境,伸手抹過額頭的汗水,起身奔去浴室。
****************************************************
黑貓PUB的後堂,是調教「新貨」的地方。
「唐少,」PUB的主管阿肯看見唐雲軒進來,立刻恭恭敬敬地迎過去,同時看向唐雲軒身後,「您來了!沒見冬岩?」
「我吩咐他去做其他的事情。」唐雲軒對阿肯點下頭,「不用招呼,我隨便轉轉。看好了哪個,會告訴你。」
「是,那唐少,您慢慢挑。」看唐雲軒點頭,阿肯退了下去。
唐雲軒漫不經心的在走廊裏走著,迎面一個醉醺醺的男人搖晃著過來,似乎完全沒有躲避自己的意思,使得唐雲軒不悅的略皺起眉頭。
「哇哦,怎麼剛看見這樣的美人……」醉漢口齒不清的說著,同時伸手向唐雲軒的臉摸過來。
還沒等唐雲軒動手,已經有人一腳將醉漢踹在一邊:「死醉貓,別亂來哦!」一個比自己略高的身影攔在身前,「別怕,有我在。」
「謝謝。」唐雲軒很想冷笑,難得有一次余冬岩不在身邊,居然在黑貓的後堂裏就遇到這麼兩個搞不清狀況的傢伙。
「看來他一時半刻也起不來!」攔在身前的男人回過頭,看著唐雲軒,「你還好吧?」
唐雲軒怔怔的看著眼前那張英俊的面孔,身體不受控制的略抖了一下:「你、你是誰?」
「我叫汪鵬程,是新來的,你可以叫我大鵬哦!」汪鵬程看他後退了半步,立刻對他擺手,「別怕!別怕!沒事的,儒少對我說過,這裏沒有霸王硬上弓那回事!」
「哈?」那張臉雖然讓自己心頭一顫,但這動作、語氣表情差別都太大了,唐雲軒看著他,霸王硬上弓?他難道以為自己是……
「看你這麼單薄,又這麼漂亮,是來做零號的吧?」汪鵬程自作聰明的邊打量唐雲軒邊說話,這男人真漂亮,看起來就好想將他擁在懷裏,好好疼愛,只是可惜那雙漂亮眼睛裏的光芒太過清冷,一定是他經歷過很多傷心的事情,又被賣在這裏,心情一定很不好,「你別怕哦,不會有事的!要不,我替你去找儒少,讓他安排你休息一下。」
「你跟儒少很熟?」唐雲軒問。
「也不算熟啦!」汪鵬程不好意思的抓抓頭髮,「但是,是他帶我來這邊的,所以有事情當然去找他啦!他應該是這邊負責的吧?」
「這樣哦。」唐雲軒心裏很想笑,這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到底在想些什麼啊?自身難保吧?還要救自己。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
「唐……唐。」算了,跟他說自己的名字,他也未必知道自己是誰,索性就和他胡鬧下去吧!
「唐唐哦?」汪鵬程又抓抓頭髮,「你之前是做什麼的啊?」
「之前?」唐雲軒不解的看和他。
「就是你來這邊之前啊!」汪鵬程解釋,「我和你說哦,我以前是廚師,很棒的廚師哦!我做的中餐西餐都超讚的。」
「哦,這樣哦。」唐雲軒頓了一下,「我沒正式的職業。」這話不算騙人,難不成黑社會大佬算正式職業嗎?
「哦,那你也是被賣進來的嗎?」汪鵬程繼續問,完全沒看出唐雲軒眼底的笑意,看他沒回答,又傻傻的一笑,「真是的,不是被賣來的,難道自己自願來做這行嗎?我的問題好傻呵?」
「確實很傻。」唐雲軒點點頭,「你來這裏多久了?」
「一周。」汪鵬程回答他,「你呢?」
「不記得了。」唐雲軒低下頭,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想讓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可在汪鵬程看來,那一低頭的動作透著無限的哀怨,在他的心裏就認定著眼前漂亮的人兒受了不知道多少苦:「你放心啦,以後在這,我罩你!」
「你罩我?」唐雲軒抬頭看他,居然有人要罩著自己!忍著笑,抿起嘴唇。
「我說真的,你別怕,我很能打的!」汪鵬程彎起胳膊,向唐雲軒展示著自己的肱二頭肌。
「是哦!」唐雲軒笑笑,「看得出來。」
「真的哦?你看出來啦?」汪鵬程親暱的摟上唐雲軒的肩膀,「算你有眼光啦!」
「哦?」被他攬住肩膀,唐雲軒覺得自己的身體突然變得僵硬,床伴換過不知道多少,這麼多年卻沒人攬過自己的肩,沒人給過自己一個擁抱。
「怎麼啦?別緊張,我又不是那些人!」汪鵬程又誤會了,以為他是因為被蹂躪得多了,恐懼身體的接觸。
「哦。」奇怪,為什麼完全不想躲開?自己不是一直討厭被別人觸碰嗎?唐雲軒靠在汪鵬程的臂彎裏,彷彿呼吸到奇異的安心的味道。
「真是的,被搞得好像驚弓之鳥一樣。」汪鵬程疼惜的摸著唐雲軒的鬢角,「你放心,以後不會了,我替你去和儒少談!實在不行,我分擔你的工作。」
「你分擔我的工作?」唐雲軒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他所謂的工作的含義,略皺起眉頭,「你接過多少人了?」
「還沒誒!」汪鵬程搖頭,「儒少一直不承認這裏不只賣零號,也賣一號。我說我是一號嘛,他卻偏讓那些傢伙教我一些很娘的動作,怪怪的。」
「會嗎?」唐雲軒吊著眼角看他,金剛芭比見得多了,多少身材強壯如健美先生一樣的男人還不是蜘蛛人樣,媚眼如絲的在自己的身下使盡渾身解數來取悅自己。
「當然彆扭啊!我是男人誒,那樣很娘好不好?」汪鵬程不屑的撇嘴,「反正,我是學不來!」
「如果一定要你學呢?」唐雲軒問,「不學的話,他們會打你哦!」
「那也不學,太奇怪了!」汪鵬程搖頭。
「這些天,他們都教了你什麼?」唐雲軒問。
汪鵬程再次搖頭:「除了儒少跟我說一些要按客戶的要求之外,什麼都沒教我誒!可我看有人被關在房間裏又是捆又是綁的呢!」
「哦,很多人都要經歷過那個過程的。」唐雲軒說著,沒有那過程就稱不上調教了吧?所有尖銳的石頭在這裏都被磨礪光滑的。
「是嗎?」汪鵬程自己看著身邊的人,「你也被那麼對待過?好可憐哦,他們怎麼忍心對你這麼可愛的人下手。」
「可愛?」自己有多少年沒被用可愛來形容了?最後一個說自己可愛的人……
「怎麼了嗎?」汪鵬程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的手掌在唐雲軒的肩上來回摩挲,「你就是很可愛啊,難道都沒人告訴你嗎?」
「很久都沒有過了。」唐雲軒歎了口氣,「我想沒人在乎我是不是可愛。」
「怎麼能不在乎?你知不知道,你的樣子可愛斃了,我真不明白怎麼有人忍心對你不好啊?」汪鵬程抬起唐雲軒的下巴,「你,非常、非常可愛!」
「汪鵬程,你在做什麼?」阿肯的聲音在兩人背後響起,看到有人抬起大佬的下巴,他瞬間一頭冷汗。
「啊?」汪鵬程茫然的回頭,順勢將唐雲軒擋在自己身後,「沒什麼啊!」
唐雲軒在汪鵬程身後對阿肯搖頭打著手勢,示意他不要揭破自己。
阿肯會意,裝著生氣的樣子:「汪鵬程,你不要以為儒少罩你,你就給我囂張哦!」
「我哪有?」汪鵬程瞪眼,「我只是覺得他很可憐,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壓榨人?沒錯,我們是來賣的,可我們也是人啊!你們……」
阿肯莫名其妙的聽汪鵬程哇啦一大堆,茫然的看向他身後忍著笑的唐雲軒,自己有多少年沒見過唐少這樣的笑容了?這個汪鵬程果然與眾不同,難怪儒少沒有讓自己好好調教他。
唐雲軒在汪鵬程身後對阿肯打著手勢,用口型示意他叫自己「唐唐」,將自己帶走。
阿肯立刻明白,正了正色:「那個,唐、唐唐,你過來,我有事跟你說。」
「喂,我說話你有沒有在聽啊?」汪鵬程一把拉住想要走過去的唐雲軒,「你看他已經這麼脆弱了,你還叫他去做什麼?」
「先管好你自己吧!」阿肯瞪著眼。
「我不會有事的,你放手吧!」唐雲軒掙開汪鵬程的手,對阿肯說,「我們走!」
望著唐雲軒和阿肯離去的背影,汪鵬程呆呆的站在原地,怎麼會有那麼可愛的人啊?如果那是自己的情人,一定要好好疼惜他。可一想到他可能被些七七八八的人壓在身下,心就抽痛。「不行,我要救他!」汪鵬程對自己說,然後轉身往走廊深處走去。
「他很有趣。」唐雲軒走在前面說話給跟在身後的阿肯聽。
「那,唐少要……」阿肯試探著問。
「嗯,我要他。但不是這麼直接的,」唐雲軒想了想,「你找儒過來,我有事安排他。」
「是。」阿肯立刻起身去找柯裕儒過來。
很快,柯裕儒便趕過來:「唐少!」
「我要那個汪鵬程。」唐雲軒喝了口水,坐正了身體。
「這黑貓裏,你要哪個會不乖乖的?」柯裕儒一臉的不解。
「這次不一樣。」唐雲軒搖晃著杯中的清水,「我要你告訴他,他被選中拍GV。」
「GV?」柯裕儒還是很茫然的看著他的大佬,「我們不是有專業的GV演員嗎?」
「我當然不是真的要他拍,而是要你去騙他。」唐雲軒瞇起眼睛,「然後安排他住到我家去。」
「住到你家裏?」柯裕儒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對,告訴他,就是GV真人秀,周圍有針孔錄影機在拍他,會拍成紀實片一樣的GV片,他可以自由發揮。」唐雲軒說著,自己都不禁笑起來,「另外,不要告訴他我是誰,對於他來說,我叫唐唐,和他一樣。」
「是。」柯裕儒點頭,「難得你這麼好興致。」
「因為他很有趣。」唐雲軒看著柯裕儒,「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弄他回來嗎?是很像,但他不是,我很清楚。」
柯裕儒驚愕的看著唐雲軒波瀾不驚的表情,難道他已經放下那件事了嗎?自己之所以找汪鵬程回來,完全是因為他和那人的樣子幾乎完全一樣。他以為,唐雲軒會用狂暴的方式使用那幾乎完全相同的身體來報復。可他看見的卻是波瀾不驚甚至因為汪鵬程而展露笑顏的大佬,為什麼會這樣呢?
「儒,謝謝你找他回來。」唐雲軒又扯起嘴角笑了一下。
柯裕儒幾乎確定,唐雲軒今天一下午的笑容比過去一年的都多。
「按我說的做吧!」唐雲軒起身,「我先回去了!如果他問起,你隨便扯些什麼就行了。」
「是!」柯裕儒起身送他出去,然後自己轉回後堂那邊的辦公室。
「儒少,」一看見柯裕儒回來,在他辦公室門口等了很久的汪鵬程立刻迎上來,「我要向你問個人!」
「你說唐……唐?」柯裕儒看著他。
「你知道啦?」汪鵬程似乎立刻緊張了起來,「你們沒有把他怎麼樣吧?有什麼事都怪我,是我主動的……」
「你們有做什麼?」柯裕儒皺起眉頭。
「沒有啊,我就是攬他肩膀而已,你知道大家好兄弟,這樣沒什麼的?」說著汪鵬程攬上柯裕儒的肩膀。
「是嗎?」柯裕儒瞥一眼自己肩膀上的那隻大手,笑了笑,「你跟我過來吧!」
柯裕儒將汪鵬程帶入自己的辦公室:「你不想接客,是吧?」柯裕儒坐在自己的椅子裏,直直望向汪鵬程。
「廢話!難道有人會想去賣屁股啊?」汪鵬程撇撇嘴。
「那好,我有個好差事給你。」柯裕儒微笑著。
「什麼啊?當你保鏢?」
「你還不夠格做我保鏢!」柯裕儒冷笑一聲,「我是讓你去拍GV。」
「拍GV?」汪鵬程眼睛一亮,「那是要做演員的意思嗎?」
「沒錯!」柯裕儒點頭,「我們策劃了一部GV真人秀節目,」給他解釋了GV真人秀的意思,看到汪鵬程點頭,於是繼續說,「我是想讓你來演,你的搭檔就是唐唐。明天,會有人接你去拍攝地,你只要表現真實的自己就好。」









第二章



次日,坐上車子準備去「拍攝地」的汪鵬程還處於不太清醒的狀態,GV真人秀?沒有劇本,甚至連個基本程式都沒有,就直接送自己去拍攝場地?那會有編劇、導演嗎?現在似乎除了知道搭檔是唐唐,其他都不知道。
這樣說來,自己應該不用擔心會要做零了呢!想到唐唐,汪鵬程不禁微笑爬上嘴角,那水汪汪的眼睛,單薄的肩膀,柔軟的腰身……還真是令人遐想呢!
如果可以假裝不是在拍戲,那不就可以好好享受唐唐的身體,好好呵護他了嗎?與自己一個人做愛做的事情,總比讓他每天和不同的人那麼辛苦的啊!汪鵬程發現自己一想到唐唐可能被很多人欺凌過,心裏就嚴重的不舒服。
「到了!」司機的聲音打破了他的胡思亂想。
「哈?」汪鵬程抬起頭看向窗外──車停在一處院落前,面前是好大的一座房子啊!如果這麼大的房子和傑克老爹開家中國餐館很是不錯哦。
「你自己進去吧!」司機回頭看他,不知道為什麼大佬要讓這個呆頭呆腦的小子住進大宅。
「哈?我自己進去?」
司機點頭:「儒少說,你進去就可以了!以後的事情,你自己處理吧!」
汪鵬程傻傻的下車,向房子的方向走去:「會有導演嗎?會有編劇嗎?真人秀好像都沒有哦!」
「你在念什麼啊?」唐雲軒靠在門口看著他。
「唐唐……」汪鵬程看他,立刻撲過來,攬上他的肩膀,「昨天你沒什麼事吧?」
「昨天?」唐雲軒搖搖頭,「我昨天就住這裏了。」
「導演呢?」汪鵬程跟唐雲軒進屋,偌大的房子裏,似乎除了他們兩個,什麼人都沒有。
「沒有啊!」唐雲軒帶著汪鵬程坐在沙發裏,眨巴著眼睛看著他,「儒少說,這裏到處是攝影機,但我們看不到。」
「哦,那我們要怎麼演啊?」汪鵬程四處張望,果然他沒找到一個攝影機。
唐雲軒想了想,才說:「嗯,就像普通住在一起的戀人那樣吧!」
「戀人?」汪鵬程注視著唐雲軒,「我……我說了,你別笑話我哦!」
「什麼啊?」
「我、我沒談過戀愛。」汪鵬程不好意思的低著頭,「也、也沒有性經驗。」
「真的?」唐雲軒直直的看他,沒有笑也沒有驚訝。
汪鵬程認真的點點頭。
「沒關係!你只要按你想的來就好啦!」唐雲軒對他笑笑。
「那你呢?」汪鵬程問,很希望他也搖頭。
「我……」莞爾一笑,「不告訴你。」
汪鵬程沒有追問,想到他可能曾經受了不知道怎樣的欺凌,便心疼的將他摟得更緊:「放心,以後有我,不會再有人欺負你了,我會保護你的。」
「保護我?」唐雲軒很想笑,但是卻有種莫名的感動在心裏湧起,沒有笑他的不自量,而是溫柔的將頭靠上他的肩膀,「我們的戲劇開始了。」
「這樣就開始嘍?」聽他說戲劇,汪鵬程似乎才恍然想起自己是來演GV真人秀的,「那個……我們要開始做嗎?」
「做什麼?」唐雲軒仰頭望向他,滿眼清澈的疑問。
「就是……」汪鵬程有點兒害羞,不知道怎麼開口。
「哦,那個啊!」唐雲軒看著他,當然知道他想的是什麼,「我現在不想誒,而且,我們應該培養一下感情吧?」
「是哦!是哦!」汪鵬程猛點頭。
「我先上樓去了,你想想要怎麼培養感情吧!」唐雲軒轉身上樓。
汪鵬程傻傻的坐在沙發裏,培養感情?自己都還沒戀愛過呢,怎麼知道要怎樣培養感情呢?側頭望向樓上,雖然他似乎不愛笑,可是他很可愛,讓人很想抱他。這不就是感情基礎嗎?然後呢?是要追求他嗎?嗯,要鍛煉一下身體,他一定會喜歡自己比較強壯,能夠保護他的!
想著,汪鵬程站起身,伸胳膊伸腿,然後將電視機當攝影機,開始跳舞,揮動著胳膊,提胯,扭腰,甩腿……
唐雲軒倚在二樓的欄杆邊,向下看:他這是在幹嘛?街舞?GV片裏還有街舞秀?那不如給他根鋼管吧?不對,街舞怎麼變台客舞了?還在變?越看,唐雲軒越覺得挫敗,因為樓下的人在街舞、台客舞之後動作已經類似草裙舞的。搖搖頭,轉身,還是不要看他了,再看下去會把腸子笑到打結的。
「嘿!」這算是結束動作了!汪鵬程似乎是活動開了筋骨,然後抬頭叫:「唐唐,你餓了嗎?我給你煮飯哦。」
剛準備回房間的唐雲軒又轉回身,發現汪鵬程根本沒看到自己站在這裏,他是在對樓梯口喊的。
「好啊。」唐雲軒回應他,「我不會做,你去廚房看看有什麼東西吃吧!他們說,每天上午會有人送食材給我們的。」
「好,沒問題!放心把自己交給我,你就等著吃吧!」汪鵬程仰著頭邊說邊四處看,還是沒看到半個身子在廊柱後的唐雲軒。
把自己交給你,和吃飯有什麼關係?唐雲軒無奈的搖搖頭,還是回房間吧!可不能一直都陪他玩呢!
「……我右拳打開了天,化身為龍……」樓下傳來的是汪鵬程的歌聲。
唐雲軒再次頓住,為什麼他要唱這樣一句?為什麼他會這麼唱?轉回身,站在欄杆處已經看不到他了,應該已經去廚房了。搖搖頭,自己想太多了!回到房間,關好門,召集唐幫的主要人員開視頻電話會議。
「啊……」樓下傳來汪鵬程的大叫。
正在對下屬交代任務的唐雲軒騰的站起身:「你們繼續!」然後自己出了房間,回手帶上門,奔向廚房,「出了什麼事了?」
「我、我不小心把糖當成鹽撒到鍋子裏了!」汪鵬程不好意思的對他吐吐舌頭。
「那不用叫那麼大聲吧?」唐雲軒翻個白眼。
「我是專業廚師誒,犯這種錯誤實在是不應該嘛!」汪鵬程看著鍋子裏的菜,「而且,我還沒想到要怎麼辦呢!」
「就倒掉啊!」唐雲軒轉身出去。
「那多浪費啊!」汪鵬程嘟囔著,「我有辦法了!哈哈哈哈哈……」
唐雲軒還沒走到樓上又聽到他的笑聲,無奈的按額頭,自己把他找來同住,真不知道是不是做錯了,恐怕以後的日子都難以安靜了!
「唐唐寶貝,我保證你一定會喜歡吃的!」汪鵬程在廚房裏喊著。
「但願!」唐雲軒小聲嘟囔,還是上樓去吧!看來自己需要把神經鍛煉得粗一些了。

看著眼前四菜一湯,再抬頭看看眼前的男人,唐雲軒難以置信的問:「這都是你做的?」
汪鵬程得意的點點頭:「當然啊!我又沒有錢,不可能叫外賣的。來嘗嘗吧!」邊說邊盛湯放在唐雲軒面前,「你哦,太瘦了!以後我要負責把你養胖一點兒。」
「你也沒有比我胖吧?」唐雲軒接過他遞來的湯,奇怪自己突然覺得很安心。
「可我比你壯哦!」汪鵬程挽起袖子向他展示肱二頭肌。
「呵呵,」唐雲軒笑笑,「知道你壯了,快吃飯吧!」
「好哦!」汪鵬程坐下來,邊吃邊看著對面的人,「你真是越看越可愛哦!不過,你應該多笑笑,你笑的時候,超美的。」
「有什麼好笑的?」唐雲軒撩了下眼皮看他一眼,心想,大約和你在一起,我以後會多笑笑,表情那麼豐富!
「遇到不好的事情,一直苦著臉,也於事無補嘛!」汪鵬程大口的往嘴裏填著飯,「笑笑就是跟困難說:我不怕你!」
「不笑也不代表會怕啊!」唐雲軒低頭吃飯。
「那倒是。」汪鵬程點點頭,又搖頭,「不對誒,我們說的不是怕不怕的問題,是你要多笑笑的問題。」
「哦!」唐雲軒抬頭看他,「那你要經常哄我開心啊!」
「那是一定要的啊!」汪鵬程猛點頭,「我們就從今天開始談戀愛吧!」
「噗……」一口湯幾乎一滴都沒浪費的噴在汪鵬程的臉上,唐雲軒趕緊抽紙巾,「不好意思!」
「沒事!」汪鵬程一手扯過紙巾擦著臉,起身繞到唐雲軒身邊,撫著他的脊背,「你沒事吧?怎麼突然就嗆到了呢?」
「哦……」還不是你說談戀愛!唐雲軒在心底狠狠的翻白眼,卻表現得若無其事,「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
「慢慢喝嘛!」汪鵬程繼續撫著他的背,「好些了吧?」
「嗯,謝謝。」唐雲軒點點頭。
汪鵬程拿過他的湯碗:「我幫你換一碗吧!」
唐雲軒歪著頭看他起身盛湯,為什麼別人這樣對自己,感覺就是一種服務而已,而他這樣,就像是關心。
「你幹嘛一直看我?」汪鵬程將湯放在他面前,「我很帥吧?」
唐雲軒抿著嘴唇,點點頭。
「呵呵,我就知道!」汪鵬程坐下來,「你知道,我和傑克老爹開餐廳的時候哦,我們那的服務生不管男女,好多都很喜歡我呢!」
「是嗎?那你有沒有喜歡的人?」唐雲軒嘴角的笑意收了回去。
「唉,沒有誒!」汪鵬程搖頭,「不許笑我啦,我不是跟你說我沒性經驗,還是處男嘛!」
「噗……」又一碗湯廢掉了!這次唐雲軒還算克制,沒有噴出去,只是都灑到自己的湯碗了。
「你還好吧?」汪鵬程又拿起紙巾幫他擦著嘴角,「是我的湯不好喝嗎?」
「不是。」唐雲軒搖頭。
「哦,你笑我!」汪鵬程明顯的嘟著嘴,還是拿開他的湯碗,幫他再換了一碗。
「沒有。」唐雲軒忍著笑,「真的,沒有!」
「呵呵,好啦,我開玩笑的!」汪鵬程很認真的說,「不過,你不要嫌我沒經驗啊!」
唐雲軒低頭吃飯,為了不再喝湯嗆到,他決定對眼前的人所說的每句話採取充耳不聞的態度。
「其實呢,我雖然沒有經驗,但是我也有看GV的啊!你知道嗎?GV有些很不好看誒,哪有零號比我還壯的?很怪的好嗎?還有啊,哪有零號像碳那麼黑的?又不是黑人!」汪鵬程邊吃邊自顧自的念叨著,「零號呢,應該是白白的,水嫩嫩的!不要太壯,腰要很軟……」
唐雲軒在心裏對自己說:沒聽見!我沒聽見!我什麼都沒聽見!
「對啊,就是你這樣!長得又這麼可愛!」汪鵬程繼續說,「誒,你是我見過長得最可愛的人呢!你不知道啊,昨天看見那死醉貓想對你動手,我就想把他踢飛了!可我自己其實也……咳咳……呵呵,你當沒聽見啊!我也當沒說過。不過,你真是好可愛啊,看了就讓人想親一下呢!我昨晚有夢到你哦!我夢到自己抱著你呢……呵呵,你看我在說什麼啊?」抬眼看唐雲軒低著頭,汪鵬程不好意思的抓抓頭,「呵呵,該不好意思的是我,你不用不好意思啦!」
「哦,對了,你有沒有吃出來,哪個是我把鹽錯放成糖的菜?哈哈,沒有吧?」得意的笑,「就是這個啦!糖醋肉片,也不錯吧?我可是高級廚師呢!可以化腐朽為神奇的!很棒對不對?所以啊,你要是跟著我不怕沒飯吃哦!很普通的東西,我都可以做得很好吃的!怎麼樣?」
看唐雲軒夾了一塊放入口中之後略點點頭,「呵呵,我就知道,你會喜歡的!我做的菜哦,幾乎沒人不喜歡哦!超棒的,對不對?」
「我吃完了。」唐雲軒推了推飯碗,起身,「我先上樓了。那個,如果你不喜歡洗碗的話,放在那邊,明天會有打掃衛生的人來做。」
「沒關係啦!都交給我,你就安心休息吧!」汪鵬程笑得很飽滿,「嗯,我一定會好好疼我的戀人的!放心吧!」
「哦。」不知道要說什麼,還是上樓吧!唐雲軒幾乎確定自己是找了個難以甩掉──或者是不想甩掉的大麻煩來。
「要好好休息哦!」汪鵬程對著上樓的唐雲軒喊。
唉,房間雖大,也不用這樣喊吧!唐雲軒無奈的搖頭。可是,怎麼他這樣的喊聲反而使自己覺得難得的寬心呢?
「啊哈!廚房,我來了!」汪鵬程又是一聲大叫。
唐雲軒在慶幸自己的心臟承受能力的強悍,要不是有那麼多年準備做唐幫大佬的訓練,自己恐怕會被他吼聲嚇破了膽吧?
「……等待英雄,慢著,我就是那條龍,渴望著血脈相通無限個千萬弟兄……」樓下傳來他的歌聲,唐雲軒略皺皺眉,想阻止他唱下去,想想還是算了,回房間,關門!
「……化身為龍,不安跳動,只剩下一種,等待英雄我就是那條龍……」怎麼關上門,還是能聽見呢?唐雲軒無奈的揉著太陽穴,真想塞住耳朵!
終於,歌聲停止了!「唐唐,聽見嗎?」汪鵬程的喊聲傳來,清晰得彷彿就在耳邊。
除非自己是聾子才會聽不見!唐雲軒悶悶的想。
「唐唐,你在哪啊?我有做飯後甜點哦!」汪鵬程繼續喊話。
「聽見了!」被打敗的唐雲軒垮著肩膀從房間裏出來,「你可以不用喊那麼大聲,我聽得到。」
「呵呵,我沒住過這麼大房子嘛!我怕聲音小了找不到你。」汪鵬程腰間還繫著條粉藍色的圍裙,手上帶著防燙手套,托著一盤小點心,「來吧,我想你叫唐唐,一定喜歡喜歡吃甜的東西,所以我烤了小點心給你,來試試吧!」
唐雲軒在樓上看著他,奇怪,自己怎麼有種不知名的,久違了的感覺湧上心頭。
「來,嘗嘗看!」汪鵬程將點心擺在桌上,脫了手套,獻寶似的拿起一顆送到唐雲軒嘴邊,「啊……張嘴!」
唐雲軒覺得自己的行為很莫名其妙,居然就跟著他動作張嘴,吃掉那顆餅乾。入口是一種醇厚的香甜,可是細細咀嚼之下又恍惚有些微苦,等到入喉的時候,香甜和微苦混合在一起化成一種異樣的清香。唐雲軒詫異的看著汪鵬程,彷彿他是個魔術師。
「呵呵,好吃吧?」汪鵬程得意的笑著,「你知不知道,這個廚房啊,東西超豐富的!你說以前會不會這裏是拍美食節目的啊?唉,你知道嗎?我以前哦,超級想上電視做那種美食節目的主持人呢!就是邊做,邊給大家講解啊!比如這個小點心呢,我叫它『細節』,因為只有細細的品嘗才能感覺到它不同層次的味道,一般人可能只會嘗到香甜,其實那只是普通的奶油和麵粉混合的味道而已,只有細細的咀嚼,才能感受到隱藏在香甜背後的微苦,那是滴了苦艾酒的黑可可的味道,而等這一層也過去的時候,裏面調和了抹茶和可可的清香才會散發出來。神奇吧?」
「嗯!」唐雲軒點點頭,如此細微的味道巧妙的融合在一起,這個人神經大條,可味覺應該非常細膩吧?那他是不是也會有顆細膩的心呢?又拿一顆放入口中,「很好吃!」
「呵呵,你喜歡就好啦!」汪鵬程得意的笑著,自己也吃了一顆,「以後,我會做很多好吃給你的!」
「謝謝。」
「你笑起來真的好美哦!」汪鵬程抹著唇角,不知道是擦去點心的細屑,還是抹掉自己要流出的口水。
「我有笑嗎?」唐雲軒愣了一下,怎麼連自己在笑都不知道?還是他眼花錯覺啊?
「你當然有啊?」汪鵬程伸手指替他點去唇邊的細屑,「真的超美的!我要每天做好吃的給你,那樣你就會每天都笑給我看了呢!」
唐雲軒不知道要說什麼,面對這樣一個一直在說話的人,自己似乎顯得無趣了。
「你累嗎?」汪鵬程看著他。
「我好像什麼都沒做吧?」唐雲軒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麼問。
「我不是指今天,」汪鵬程胳膊交抱壓在桌子上,下巴墊在胳膊上看著唐雲軒,「你知道嗎?我覺得你很累,你好像要承擔很多事情一樣,有些事情壓得你難以呼吸,所以你很難快樂起來。」
「哦?」看來他神經大條是自己錯誤的判斷。
「不過,我想都會過去的!即使被賣去那種地方也總是有盡頭的啊!你看杜十娘不是還攢下個百寶箱嗎?她要不是死心眼兒,自己去當個富婆過逍遙日子多好!或者我們在這也可以賺點兒小費呢!以後哦,我要把我和傑克老爹的那家店買回來,重新開張!讓那些不開心不快樂的人都來吃我做的東西。」
「這就是你的理想?」唐雲軒問,奇怪為什麼他在說這些分明很瑣碎的事情的時候,會是發光的?
「嗯。」汪鵬程點點頭,「自己做老闆,很爽啦!當然,如果再有一個像你這樣的老闆娘,那就完美了!」
「老闆娘?」唐雲軒真是要慶幸自己這時候沒有喝湯喝水喝咖啡!
「呵呵,用詞不恰當哦?」汪鵬程傻笑著,「那要怎麼說呢?反正,就是想要你做我老婆的意思啦!」
「老婆……」唐雲軒心裏暗念著:天啊,讓我昏倒吧!
只是可惜天沒聽到他的呼聲。而汪鵬程依舊在碎碎念:「想像一下,我在廚房烹飪,你替我擦擦汗,然後去大堂裏巡視一下,坐到櫃檯裏托著腮發發呆,多可愛啊!」
替你擦汗?唐雲軒搖頭,我還是自己擦擦汗吧!
「怎麼啦?不好嗎?」汪鵬程問。
「沒有!」唐雲軒想轉身逃走,卻被汪鵬程拉住,「別走啊!陪我說說話嘛!你不是說,我們要培養感情嗎?」
「哦。」能說什麼?唐雲軒覺得自己的語言能力相對眼前的人來說實在是太弱了!
「你的理想是什麼?」汪鵬程問。
「我……」這問題把唐雲軒問住了,他沒理想,真的沒理想。從小,他就是被當成唐幫的接班人來訓練的,甚至連感情都必須要隱藏得很好,他根本沒有自我,更別說理想了。
「你別說你沒有理想哦!每個孩子都有理想的,即使現在沒有,小時候也曾經有過吧?」汪鵬程認真的看著唐雲軒,那寒星般的眸子裏確實有他讀不懂的東西。
「也許有過吧!忘記了。」唐雲軒終於還沒有想出自己的理想,無奈的搖頭。如果一定要說,現在他的理想是不要管眼前的一切,過上最安寧平凡的生活。
「你應該有新的理想哦!總不能像現在這樣一輩子吧?」汪鵬程非常誠懇的注視唐雲軒,然後綻開一個大大的笑容,「其實,你把做我的老闆娘當理想,也是不錯的哦!」
「呵呵。」唐雲軒被他逗笑了,「好吧!你要努力做成老闆哦!」
「嗯,那我們一起努力吧!」那雙骨節清晰的大手在桌面上,握住唐雲軒纖細的雙手。
那一瞬間,唐雲軒真的覺得把做他的老闆娘當成一個理想也是不錯的事情。不過,一閃念而已。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