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風之羽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筆名:風之羽
性別:……美女(咳咳)
年齡:今年比去年長了一歲了,明年會比今年大一歲
嗜好:讓我想想看哦……嗯,發呆、電視,閱讀,動漫,音樂(不帶歌詞的那種),還有聽戲(汗……很少人可以理解的愛好)。
怪癖:很會睡,很愛睡,沒有條件也要創造條件睡。只要想睡,睡多久都沒關係,厲害吧,哈哈!!
信箱:feng_zhiyu2001@hotmail.com
星座:神秘派的天蠍座
生日:11月10日
血型:B
其他:嗯……可不可以不要說了……
 
         風之羽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筆名:風之羽
性別:……美女(咳咳)
年齡:今年比去年長了一歲了,明年會比今年大一歲
嗜好:讓我想想看哦……嗯,發呆、電視,閱讀,動漫,音樂(不帶歌詞的那種),還有聽戲(汗……很少人可以理解的愛好)。
怪癖:很會睡,很愛睡,沒有條件也要創造條件睡。只要想睡,睡多久都沒關係,厲害吧,哈哈!!
信箱:feng_zhiyu2001@hotmail.com
星座:神秘派的天蠍座
生日:11月10日
血型:B
其他:嗯……可不可以不要說了……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花語系列 >> 海王掠情

點閱次數: 2575
   海王掠情
編號 :098
作者 風之羽
繪者
出版日 :2007/1/5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我是波塞冬,那麼金色的你,當然就是我的阿波羅。」
「因為我是海神,而你,我的太陽神啊,命中註定,每個夜晚你都要落入我的懷中。」

金髮的年輕貴族在茫茫大海遇見了史上最高貴的海盜頭子,聽見了被人稱為波塞冬的他對自己的宣告。琥珀色的眼睛盯著他,德梅茵•休拉心裏充滿了無數的疑問。
「我的身份,真的那麼重要嗎?」紅髮的男人這麼對他說。「不管我是什麼人,我對你的愛絕無虛假。德梅茵,無論如何,我都會幫你!」
擁有超越常人的美貌卻說話尖刻,極其毒舌的公爵帶著斯芬克斯皇帝的重托,在前往紐因克大陸的途中遭遇到了神一樣英俊而充滿力量的神秘男人。
藍色天空下,擁有白色沙灘和銀色海鷗的寧靜海面,時間和空間無聲地流淌,愛情與傳奇在此孕育和成長。

謎底層層揭曉,等待他們的會是怎樣的明天呢?

網路優惠價:18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你送我的玫瑰,還散發著醉人的芬芳,
就在那讓人微醺的海風中,依稀殘留著餘香。
你說你對我的愛,就像這面前的海洋,
平靜的水面下,是翻湧奔騰的巨浪。
可是,
我的愛人啊,讓我望穿雙眼,
現在的你,究竟身在何方?

「萊茵!」
提著裙角在地面上奔跑而來的少女有著一頭可愛的深栗色捲髮,因為奔跑太急,白皙的臉頰上透出誘人的紅暈。額角沁出的細密汗珠還在閃閃發亮,捂著胸口急促地喘息著,有著純淨的翠色雙瞳的少女對著站在高大的石柱旁緊蹙著雙眉的年輕男子高聲地呼喊。
「萊茵,為什麼要讓德梅茵離開這裏?」少女氣息不穩,如翡翠一般亮麗的雙瞳中露出一絲夾雜著憂傷的憤怒,「你不是答應過我,可以讓德梅茵永遠住在王宮的!」
「忒 薇莉斯,你和德梅茵都長大了,不可能一直在一起。」優雅的青年轉過身,寵溺的目光中帶了幾許焦慮。「王宮上下已經出現了許多不好的流言,身為公主,你必須 與這些流言劃清界限。你該明白,朝野之中有多少雙眼睛正盯著他,你總不希望因為這個原因,讓德梅茵陷入更加難堪的境地吧。」
「那些所謂的流言不正是那些野心勃勃地大臣們杜撰並且四下傳播的嗎!」忒薇莉斯氣憤地握著拳頭,「我真想用拳頭砸爛他們的臭嘴!」
「好了,我的妹妹,你可是斯芬克斯帝國最可愛的少女,所有斯芬克斯未婚男子心目中最理想的追求對象,如果讓別人看到你現在張牙舞爪的樣子,就怕沒有男人敢向你求婚了。」萊茵笑了起來,灰色的長髮在風中飄起,白色的長袍也被風捲起了一角。
「有萊茵哥哥在,什麼男人我還能看在眼中呢?」忒薇莉斯半開玩笑似地歎氣,「只怕除了德梅茵,再也找不到比哥哥更為出色的完美男人了吧。」
「德梅茵……」萊茵低聲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轉身看著不遠處,白色石柱的外面,那滿是綠色的美麗庭院。折斷的花草雜亂地躺在地上,庭院中心的圓型噴泉也已經毀壞,白色的石塊淒涼地堆在四周。
「誰都知道德梅茵是我的哥哥吧,為什麼還不能容忍他住在王宮和我做伴呢?」雖然察覺自己的兄長此刻心情沉重,忒薇莉斯還是忍不住吐槽,「雖然德梅茵不被皇家認同,但他的身體裏畢竟流著跟我們相同的血液吧。」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們才會心存怨懼。」萊茵摸了摸妹妹的捲髮。「如果沒有德梅茵,在朝中我的勢力就更加羸弱,他們就可以更加肆無忌憚了。」
「那這樣更不能讓德梅茵走了!」忒薇莉斯拉著萊茵的手,「哥哥,陛下,讓德梅茵回來吧!」
「不!他有更加重要的使命!」萊茵看著忒薇莉斯的眼睛,心中浮起一絲愧疚,「忒薇,我們沒有時間了。」
厚重的雲層籠罩著海上最大國家的王都所在,亞特蘭島的上空,鉛色的雲像要將地上所有的一切全部壓垮一般,從遙遠的海岸線一直蔓延到人們心裏,令人恐懼的紅色光芒將西邊的一半天空映成玫瑰色,讓人看了心驚膽戰。
「暴風雨眼看又要來了。」萊茵喃喃自語。「最近的惡劣天氣越來越嚴重,不知道什麼時候,亞特蘭島也會變成一座死島了吧。」
「不,萊茵,別這樣說,好嚇人!」忒薇莉斯撲進了萊茵的懷裏,露出驚懼的神色,「不會的,一定不會有那天的!」

****************
帶著鹹味的海風將身上的連身長袍吹得鼓脹起來,緊緊用手拽著用來遮擋住頭部的帽沿向前行進的模樣看起來或許讓人覺得有些奇怪,不過大多數人的目光還是更多聚集在裝束怪異的那人身後,緊緊跟隨的英俊青年身上。
這裏是離亞特蘭島五天海程的瑪多,作為斯芬克斯帝國最大的海港,瑪多停泊著數以千計的各色船舶,儘管這一二年內惡劣的氣候讓通行的商船減少了許多,但現也依然有為數不少的外國客商在這裏停留。
「閣下,我們要搭的船就在那裏。」年輕的帥哥用手指著停在海港最大最威風的那艘新船上。
「卡倫,船長在哪裡?我需要跟他談一談。」明明的柔和的聲音,聽在耳中卻有一種略帶著神經質的脆弱感。聽到一點餘音的人們頓時對這全身包裹在布料中的人產生了興趣。欲望在胸口搔癢難耐,真想沖過去將他頭上礙眼的布給扯下來!有這樣想法的人怕是不在少數。
「閣下,我已經跟他的經紀人談過了,價錢和行程方面應該沒有問題。」名為卡倫的青年臉上帶著一絲猶豫,「我覺得,您還是少露面的好。儘量避免與人交談,儘量避免與人接觸,這是……主人的吩付,不是嗎?」
「萊茵?」全身藏在衣料後的人冷哼了一聲,「這傢伙無非是不想我給他惹麻煩才會下這種莫名其妙的命令吧,讓我透不過氣來,把他的每個字都當神諭的你說來還真是他的模範忠犬呐。」
「閣下,請您能夠對他心懷尊敬。那樣的說話方式與您的身份太不搭配了。」聽著自己的主人一貫毒舌,卡倫不住地皺眉。
一 個手裏提著滿滿一筐蜜梨的女人經過他們的面前。過重的梨讓她露出痛苦的表情。突然,筐籃的細篾條斷裂開,一筐梨頓時滾落出來散了一地。港區裏玩耍的小孩子 們歡叫著一擁而上,哄搶起地上滾落的梨子。女人一邊拾著梨子,一邊驅趕混水摸魚的孩子,眼見地上的梨眨眼便少了近三分之一。
一隻手搭在一個十來歲的大孩子身上。
「沒有人告訴過你不要去欺侮女人,特別是跟你的母親差不多年紀的女人嗎?」微微上揚的聲線劃過晴空,讓聽到的人不由自主地渾身打了個戰慄。「當心,不聽話的孩子會遭老天的報應的。」
「怪人!少管閒事,當心老子揍你!」少年伸手就要給他一拳。
微一偏身,拳頭落了空,只是輕輕伸手一帶,收勢不住的少年便被重重放倒。一腳踩在少年的胸口上,居高臨下地看著他,那人再次冷笑:「這麼弱的身手,居然還想學人打架?真是不自量力!」
其他的孩子見勢不妙,立刻一哄而散,只剩那個婦人急急忙忙地收拾著她的梨子。
示意卡倫去幫忙,那人抬起了踩著別人胸口的腳。
「快點滾吧,你這個毛還沒長齊的小屁孩,回去問問你的父母,怎麼會教出你這麼個沒有教養,沒有前途的混小子。」
沖著地上啐了一口,少年罵罵咧咧地離開,經過那人後面的時候,少年突然伸手猛地一拉,將那人遮住頭面的衣服完全拉開,沒敢回頭細看,少年只是叫了一聲之後就一溜煙地跑了。
「啊!」
人群裏發出了不約而同的驚呼聲。
正在幫著婦人拾撿梨子的卡倫暗叫了一聲糟糕,慌慌張張地站起身,沖向了主人的身邊。
與 因為海風的侵蝕而脫色的髮色不同,讓陽光也嫉妒的淺金色長髮彎曲著自然的弧度,散發著柔和而耀眼的光芒。在長而捲曲的金髮中,散發著珍珠般光澤的白皙面龐 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儘管還是一臉的憤憤,但那微微扭曲的五官卻一點無損那有如神祗一般完美無暇的美貌。琥珀色的雙瞳閃動著黃金般的光彩,挺直而小巧的鼻 子下紅潤的雙唇不豫地緊抿著,形狀優美的下頜也因為主人微仰的頭顱而完全展現出來。懊惱地蹙著雙眉,擁有足以讓人心臟停止跳動的絕頂美貌的青年抬著他那高 傲的頭顱滿不在乎地對著飛奔而來臉色灰敗的僕人說道:「得了,卡倫,不要一付快要死掉的模樣。就算被人看見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天啦,我的閣下,請您務必將頭臉蒙上。難道你一點自覺也沒有嗎?如果不按主人的要求去做,在任何地方,您的容貌都足以引起不小的動亂。」又氣又急的卡倫顫抖著手將青年身後的帽子連拉帶扯地往他的頭上套。
「算了吧,萊茵就會大驚小怪。」青年不滿地拍掉了卡倫的手,「沒用的了。反正已經被人看見了,就不如讓我痛痛快快地呼吸吧,我都快悶死了!」
「不可以!德梅茵閣下,請您千萬記住自己的身份!」卡倫板起臉,萬分嚴肅地壓低了聲音在青年的耳邊說,「您帶著陛下的重托和斯芬克斯未來的希望!您的身後有八百萬斯芬克斯的子民,所以我們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青年慘叫了一聲,捂住了臉:「卡倫,拜託你。我聽你的教訓已經聽了五六天了,再這樣下去,只怕還沒有到紐因克,我就要被你的說教折磨死了。」
看著卡倫一臉沉痛毫不讓步的表情,青年歎了一口氣。
「好吧,我聽你的。」
斯芬克斯王國裏最最著名,擁有令人嫉妒的絕頂美貌,被稱為「斯芬克斯珍珠」的德梅茵‧休拉公爵,帶著他的隨從,實際上是負責王宮護衛的皇家騎士團團長的卡倫•格蘭道爾伯爵於是在無數豔羨與驚疑的目光中踏上了人生新的旅程。
德 梅茵是上一代的休拉公爵夫人與第二十一代斯芬克斯皇帝私通而生下的孩子,這一點是斯芬克斯王國差不多半公開的秘密。完全繼承了公爵夫人美貌的德梅茵同樣也 承襲了來自母親身上那種熱愛自由的狂放性格。不拘泥於貴族社會既定的規矩和禮儀,言辭犀利,說話尖刻的德梅茵總是不顧及別人面子的直率性格讓他年紀輕輕的 時候就樹立了許多敵人。但那特立獨行的個性和無人可以匹敵的美貌卻也給他帶來了無數的崇拜者和不少麻煩。詆毀與溢美之辭參半,德梅茵就是這麼一個複雜卻又 絕對的獨特存在。
儘管是皇帝的私生子,德梅茵與異母的兄妹相處得卻是讓人難以理解的融洽。因為一起長大,德梅茵與成為斯芬克斯第二十二代國王的萊茵與公主忒薇莉斯十分親密。一向桀驁不馴的他,只有在這兩個人面前才會放下他的任性耐心當一位聽話的弟弟和溫柔的哥哥。
「啊,我一想到萊茵要把可愛的忒薇嫁出去就氣不打一處來。」裹著頭布,德梅茵的聲音聽起來很是鬱鬱。「明明還那麼小,卻要讓忒薇遠嫁他鄉,實在是太可憐了。」
「喂,卡倫,你怎麼看?」將頭轉向身邊一直沉默不語的青年,德梅茵問。
「忒薇莉斯公主有她的使命,這是為了國家的未來。陛下會有這樣的安排一定是有他的原因的。」卡倫的眼中掠過一絲沉痛,但很快就恢復了原有的表情,「她會幸福的!」
「哼, 能幸福嗎?我很懷疑!」德梅茵拉了拉蒙在臉上的頭布,這個東西實在是太悶熱了,被布擋回的鼻息讓他覺得臉上又濕又熱。「明明沒有見過對方,是高是矮,是胖 是瘦都不知道。也許對方是個一臉麻子的醜八怪或是一肚子肥油的大蠢蛋……如果這樣,我可愛的忒薇不是太可憐了嗎?不、不行,如果真是那樣,我一定要先把那 傢伙打昏,然後把忒薇給救出來!」
「可是,閣下,紐因克的國王還不知道陛下的意思,他也不一定會同意我們的請求。」皺起眉尖,英俊的青年臉上露出苦惱的表情,「如果把我們拒絕了,那才真是糟糕呢。」
「誰 會拒絕?我的忒薇舉世無雙的可愛,只要是見過她,沒有任何一個男人會不動心!」只要是提到自己的妹妹,德梅茵的聲調就會不自覺地提高,簡言之,德梅茵對忒 薇莉斯的寵愛與沉迷簡直到了戀妹的程度。「要是那個還單身的男人見到忒薇的樣子會拒絕,那除非他不是男人,或者他根本就是個瞎子。」
還在揮舞著手臂激動地講著,德梅茵突然感到衣袖被人拉住。卡倫指著高大的帆船對他說道:「閣下,這就是我們馬上要搭乘的船『阿芙洛狄』號。今天晚上起航,大約過十到十二天,就可以抵達紐因克的大陸了。」
「嘿!好大的船!」將蒙在臉上的布撥開一條縫隙,德梅茵的語氣裏充滿了激動和興奮。
「阿芙洛狄」號是一艘巨大而堅固的商船,這艘耗時整整五年才建成的巨船正準備著它的處女航。與美神相同的船名是由船主所取的,而那位一頭白髮的老人正神采奕奕地站在船頭迎接德梅茵的到來。
「達克老爹!」卡倫走上前與身材高大的老人熱烈擁抱,「您看起來還是這麼的強健!」
「托你的福,卡倫。」紅光滿面的船主聲音洪亮,他笑著說:「從你進入騎士團,我就再也沒見過你小子了。怎麼樣,貴族的生活你還習慣嗎?有沒有拐到幾個貴族家細皮嫩肉的千金小姐當老婆?」
卡倫的臉頓時漫上了一層紅潮。
「老爹,您還是這麼愛開玩笑。」
「得了,卡倫。你穿開襠褲的時候老爹就抱過你了,怎麼現在大了反而變得害羞起來了?」老人哈哈大笑,「不管怎麼樣,你是格蘭道爾家的第一位貴族,讓我們這些老朋友也覺得光彩了很多呢!」
德梅茵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
「他是?」
「我在騎士團的同伴,梅茵。」
「好漂亮的船。老爹,這船是你的嗎?」
「是。」老人驕傲地抬起了頭,「它可是我的心肝寶貝啊!梅茵老弟,你為什麼總是蒙著個頭?」
「呵呵,老爹。我也不想啊。不過卡倫說了,船不起錨,我是不能把頭布拉開來的,所以啊,老爹,行行好,讓船快點開,我都快要憋死了啦!」
海鷗高叫了兩聲,自貼著海面之處直沖上來,擦著船舷飛上天,繞著巨大的「阿芙洛狄」上飄揚的五色彩旗轉了兩圈又俯衝下去。
行駛在平靜的大海上,海風夾著濃重的海腥味撲鼻而來,吸飽了濕氣的衣服又粘又重,好像能擰出又鹹又苦的海水一樣。風吹動著巨大的船帆,也將人的衣服吹得鼓脹起來。
「在看什麼?」卡倫用一根布帶學著水手們的樣子綁在額頭,將褐色的短髮固定在腦後,陽光照在他半露出來的結實的胸膛上,反射出微微的古銅色光芒。德梅茵轉過身,手肘向後搭在船舷上,微仰起下巴看著他。
「沒看什麼。只是突然想起來,像你這麼有男人氣概的帥哥如果做了我的妹夫會是什麼樣子的。兩個人站在一起一定賞心悅目。」一陣海風吹過來,將金色的長髮吹了起來,柔軟的髮絲拂過面色凝重的卡倫臉上,讓他發出一聲苦惱的低叫。
「拜託您,閣下,不要再開我的玩笑了。」
「這怎麼是玩笑嘛!」德梅茵低聲嘀咕著。
卡倫早就對忒薇莉斯心存愛慕,這點心情對於總是跟卡倫混在一起的德梅茵來說,想要看出來一點也不困難。光是始終追逐著那纖細活潑背影的灰藍色雙眸就足以說明一切。
就是因為這樣才會令人不快。既然是心愛的妹妹,為什麼萊茵放著身邊英俊、誠實、正直而忠誠的卡倫不管卻要選擇一個從來沒有見過,負面傳聞遠勝過正面消息的男人呢?只是因為他是統治紐因克大陸,擁有無上權勢的男人嗎!
「是為了我們的未來,不是只關係到我和公主而已。」卡倫有些痛苦的雙眸轉向另一邊,「為了國家的將來,也為了所有那些無辜的孩子。我的心情在這些面前微不足道。我想公主也會是這麼想的。更何況,紐因克的王聽說強大而勇武,或許可以給公主帶來更大的幸福!」
「屁 話!」德梅茵再次轉過身去,泛著金色的琥珀色雙瞳望向那遙遠未知的前方,「對我來說,只有你們才是最重要的。」捏得發白的雙拳狠狠擊在船舷上,「如果,可 以不用求那個男人,我們也可以按我們的意願行動就好了。那麼你跟忒薇都用不著犧牲……一想到我要低聲下氣地去求一個是圓是扁都不知道的男人,我就心裏堵得 發荒!說不定那個男人是個胖子,說不定還是個禿了頭頂的中年胖子!啊,天啦,我都不敢去想像!」
「德梅茵!」卡倫從他的背後將他緊緊抱住,「謝謝您!您給予我的友情和信任已經足夠了。卡倫會一直陪著您,不管前方有多少艱苦,我一定會陪著您一起度過的!」
亞特蘭王宮的一角,偏僻而冷落的窄小密室裏,身材修長,目光溫和的青年一臉的憂慮。
「怎麼樣?大神官,我們還有多少的時間?」
長長的銀髮一直拖到地面的男人盯著面前的碩大水晶球一言不發。因為不願意讓人看到他的真實面目,除了一對銀金色的眼睛,他將自己全部包裹在白色的法衣中。
「大神官?」青年的聲音變得有些顫抖。
緩緩地抬起頭,銀金色的雙瞳嚴肅地看著他道:「陛下,沒時間了。還有一年!一年、只有一年了!」
「我的上帝!」萊茵單手撫著額頭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
「想怎麼做?」
「太短了。」努力平復著慌亂的情緒,萊茵慘白的臉看著大神官,「我們現在還不能說,現在的時局已經不安定了……一切只能指望德梅茵……真希望……一切可以順利。」
「會的。」神官銀金色的雙瞳流過一道火光,「神諭告訴我們,他會成功的。陛下,請加快準備的進程,一等到公爵閣下的消息,我們就要立刻開始行動了。」

 

第二章


「我 的老天,你在幹什麼!」達克老爹放下扛在肩上的大圓木桶,沖到了船舷邊。將一頭金髮編成髮辮盤在頭上的德梅茵正跟卡倫搬動沉重的船纜。又粗又重的纜繩弄得 兩人身上黑一片白一片,臉上也被灰弄得有些髒。一把搶下德梅茵懷裏的纜繩,達克老爹不停地抱怨道,「這種粗重的活怎麼可以讓少爺們來做!還有你,小卡倫, 讓自己的主人幹粗活,你會被解雇的!」
「沒有關係,老爹!」德梅茵爽朗地笑著,露出一口雪白整齊的牙齒,「是我讓卡倫給我找點事情做的。一天到晚在艙裏悶著,好人也會憋出病來。我天生好動,靜不下來,你就讓我做點什麼打發時間好了。」
「尊敬的閣下,」達克老爹把纜繩拋到地上,抖動著鬍子,「您是什麼身份的人啊……怎麼可以做這種又髒又累的活兒。」
「我跟你們沒兩樣啦。」德梅茵擺了擺手。
「得 了。您在船上把帽子一脫下來,乖乖,知道老爹我差點就要被您嚇得英年早逝嗎?」老爹睜圓了雙目,嘴角卻不自覺地翹了起來,「傳說中的公爵啊,我們這些老百 姓一輩子都見不到的高高在上的貴族呢。早就聽說休拉公爵是神的寵兒,知道嗎,我這條船上的船員們已經在暗地裏宣誓要效忠您,當您一輩子的僕人了呢。」
「哈,」德梅茵撇著嘴聳了聳肩,美麗的臉上露出一絲不以為然,「如果要我選,我寧願當老爹的水手,多麼自由自在啊,還可以在這麼漂亮的船上工作。」
「閣下很喜歡船嗎?」老爹問。
「嗯!」德梅茵琥珀色的雙瞳頓時熠熠生輝,「我喜歡大海,我從小就夢想著可以去征服這片大海,有自己的船,自己的水手,帶著自己的愛人。」
「哦,閣下已經有心愛的姑娘了嗎?」老爹眼中有點惋惜,「我是有一個漂亮的女兒,只可惜我們的身份太低,高攀不起啊。」
德梅茵燦然一笑,拍了拍老爹的肩膀道:「身份不是問題,只是我現在還沒遇到能讓我動心的對象。等我們回去,你有空的時候,帶你女兒來見見我吧。就算我們沒緣份,騎士團裏的優秀小夥子也很多,卡倫一定會很樂意幫你挑個好女婿的。對吧,卡倫?」
「是。」卡倫笑了笑,把手中的繩纜堆到了主桅下方。
「啊,我原來可一直打著卡倫的主意……這小子……」達克老爹嘀咕了一聲,返身去扛木桶。
「我拿了一桶好酒,等晚飯的時候大家一起喝吧!」達克老爹揮了揮手,轉身向艙門走去。
「好啊!」德梅茵興奮地搗了一下卡倫,「嘿,可以多喝一點。」
「這可是烈酒啊,你喝得慣嗎?」卡倫挑了挑眉毛,「都是苦力喝的那種。」
「就要烈的才好。」德梅茵擦了擦頭上的汗,「出海三天,我嘴裏快淡出鳥了。」
卡倫搖了搖頭說:「要是王城裏的夫人小姐們聽到你現在說的話,一定都要暈厥了。」
德梅茵一撇嘴,很有些不屑地說:「那些花癡懂什麼?我當著她們的面說的那些挖苦話已經可以讓她們去跳樓了但她們的神經還是強韌得令人吃驚。可見這些女人的臉皮還是夠厚的。如果我說這麼幾句粗話就能讓她們昏過去的話,那多可得多學幾句,省得她們次次都來煩我。」
聽 著美貌的青年口中吐著毫不在意的尖刻話語,卡倫只能無奈地搖頭。從來不知道憐香惜玉的德梅茵•休拉雖然以驚世的俊美俘獲了所有女人的狂熱,但迄今為止,除 了心思單純的忒薇莉斯公主,還沒有哪個女人能夠在德梅茵那張毒舌下安然逃生。也因為此,年輕的公爵大人便成為整個王城裏幾乎所有男人的公敵。
這是 當然的,沒有哪個男人願意看到自己心儀的對象為了別的男人神魂顛倒,卻又轉眼被對方毫不留情的挖苦和輕視打擊得心碎神傷吧。每年最少收到五十封挑戰書的德 梅茵剛開始幾次還能興致勃勃地瞞著皇帝和公主出宮去跟人打架,到後來,連他自己也開始嫌煩,大都扔給卡倫這些護衛隊的人去處理。充滿精力的青年們紛紛以此 為樂,輪流去應戰,沒過幾年,居然訓練出了一支作戰能力極強的騎士團來。「長滿毒刺的野薔薇」這個稱號對德梅茵來說正是再適當也不過的了。
只可惜,野薔薇本人對此毫無自覺,還曾經不止一次苦惱地對卡倫說道:「為什麼沒有一個女人可以跟我交往超過一天呢?莫非我是受了上天的詛咒?」
與其顧慮是否是上天的詛咒,不如先把那張可以澆熄愛情之火的嘴巴牢牢閉上吧!卡倫暗自想,當然,這種話打死他也不敢說出口的。
「啊,那一定是閣下還沒有遇到命運指定的那個人的緣故吧。」卡倫歎氣。
「對,一定是這樣!」拳頭砸在掌心上,德梅茵立刻就恢復了生氣,「我說呢,像我這樣的美貌和優秀,上天一定是給我配了一位了不起的伴侶呢。哈哈,她們那些歪瓜裂棗,怎麼可能配得上我呢!」
卡倫只能再次歎氣,希望周圍的人離得足夠遠,不會聽到德梅茵如此自大和傷人的話。

夜 晚的大海黑黢黢的有些糝人,今夜是新月之夜,黑沉的夜幕中幾乎找不到月亮的蹤影,大約是積聚了很厚的雲彩,連星星也不容易看到了。明天不知道天氣會變得怎 麼樣呢!身體有些歪斜,德梅茵一邊喘著氣,一邊無力地靠在甲板的艙壁上發呆。已經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到甲板上來的了,腦海中只隱隱記得嘈雜的人聲和大碗大碗 的烈酒灌下喉嚨的時候那如被刀子割過一樣又辣又熱又痛的感覺。呼出一口酒氣,德梅茵扯下紮在頭上的水手頭巾閉上了眼睛。有些涼意的海風輕輕吹拂在臉上,就 像母親溫柔的手輕輕摸著自己的臉,輕柔而舒適,讓人不想睜開眼睛,只想舒舒服服地躺下去睡覺。耳邊傳來海水拍擊船體的聲音,有些沉悶,不過聽著聽著,也容 易讓人神思昏聵。
「撲楞楞……」是翅膀的聲音!德梅茵睜開了眼睛。兩道黑影從頭頂掠了過去,看那身影,應該是這裏特有的白頂燕鷗。這裏的附近有海島嘍!德梅茵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不是應該還有四五天的路程嗎?怎麼這麼快就要了紐因克大陸了嗎?
船 默默地向前行駛著,迎面吹來的海風讓德梅茵稍稍清醒了一些。濃濃的夜色將一切都籠罩其中,最純正的黑色讓人沉醉卻又使人對未知的世界產生一點恐懼。驚奇與 害怕的交揉,足以激發起一個男人的興奮。德梅茵鬆開束著頭髮的絲巾,讓一頭金色的長髮在海風中飄舞,心中充滿了澎湃的激情。
紐因克,我來了!看著吧,我會讓紐因克的主宰答應我的要求的,在不用奉獻忒薇的前提下。
一 聲異響,德梅茵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一團黑色的東西挾著一陣風從他的鼻尖掠過,然後突然墜下。只聽到「咄」的一聲,黝黑的鐵鉤已經牢牢釘在了自己剛剛站 立的甲板旁。冷汗從立刻額角滲了出來,好險啊!如果不是自己躲得夠快,那現在的自己就該像市場上叫賣的豬肉一樣被掛在這黑乎乎的鐵勾上了。
鐵器劃過空氣的聲音此起彼伏,轉眼之前,船邊已經掛上了十幾個鐵鉤。
這是什麼?德梅茵退到暗處,睜大了眼睛。黑色的人影從掛著鐵鉤的地方冒了出來,悄無聲息地聚集在了甲板上,夜色裏,鋒利的刀具閃動出顫動的光芒。
海盜!
是海盜!德梅茵伸手向腰間。該死的,身上的長劍還放在自己的艙房中。看著海盜們越聚越多,德梅茵悄悄地向艙門移動。
「老爹,有海盜!」一腳踢開剛剛還在聚會的大艙艙門,卻看見水手們歪七豎八地躺了一地。就算是酒喝多了一點,也應該不會這麼快就醉倒才對。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的人群中,熟悉的卡倫跟大鬍子的老爹並不在其中。
抬腳踢了踢腳邊死豬一樣躺著的一個水手,卻得不到半點回應。德梅茵低咒了一聲,彎腰拾起一個水手別在腰上的短刀,沖進了更裏面的船艙。
狹窄的艙房裏,三個男人正在對峙。卡倫手中的劍平抬在胸前,目光裏滿是怒火和殺機。卡倫的對面,目光陰沉的男人手裏拿著的刀正架在達克老爹的脖子上。
「現 在我數到三,如果你不把你手上的刀子放下來,我就把老爹的腦袋割下來當球踢了。」男人陰惻惻地說。德梅茵就著房裏的燭火看清了他的臉,他是身為二副的莫 恩‧裏格斯,一個陰氣沉沉,不苟言笑也很不討人喜歡的傢伙。這一船的人,德梅茵最討厭的就是他。每次看到他那有如毒蛇一樣的目光就會覺得渾身不自在。但無 論如何,莫恩是船上的水手,也是二副,為什麼他會用老爹的性命向卡倫做出威脅?
「一、二……」
看到卡倫的臉上出現一絲猶豫,莫恩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我就要數到三了哦!」
「等一下!」卡倫扔下了手中的劍,「不要傷害他!」
「這 樣才夠乖,哈哈。」莫恩用刀柄在老爹腦後重重一擊,老爹應聲昏倒在地,而那把寒光閃閃的刀已經抵在了卡倫的喉前。「卡倫‧格蘭道爾伯爵大人,知道我想做什 麼嗎?」莫恩嘿嘿冷笑了兩聲,刀尖沿著喉部向上滑動,停在了卡倫的眼皮上。「我真想把你這雙漂亮的藍眼睛挖出來,它生氣的時候看起來更加的漂亮呢!」
刀尖漸漸下行到了卡倫的唇角,在下唇用力抵了一下,一顆血珠自刀尖緩緩湧出,在燭光的照射下發出鮮豔的光芒。莫恩伸出食指將血珠沾在手上,放在口中舔著,眼睛裏發出灼熱的光。
「脫掉!」
卡倫皺起眉。
「我說把你的衣服脫光。」莫恩的聲音因為亢奮而上揚。刀鋒再次轉到卡倫的喉結,「別想反抗,小心我割斷你的喉嚨。」
齷鹺的男人!德梅茵再沒有猶豫,踢開半掩的艙門,一腳踢飛了莫恩手中的短刃。
突發的變故讓莫恩愣了一下,轉眼的功夫,德梅茵的腳就狠狠地踹到了他的下身。莫恩發出一聲慘叫,護著胯下蜷起身子在地上打著滾。
「啐!人渣!」德梅茵啐了一口,伸腳又在他身上踹了兩腳。
「莫恩?」隱隱的,呼喚莫恩的聲音和有些凌亂的腳步聲從大敞的艙門外傳了進來。德梅茵變了臉色。
「對了,海盜!卡倫,這船上突然上來了好多海盜,足有二十幾個人之多。」德梅茵拉著卡倫焦慮地低聲說,「這個莫恩看來是他們的同夥,他們一定馬上就會圍過來的。」
卡倫看了看昏倒在地上的老爹和不斷呻吟著的莫恩,立刻拉起德梅茵的手沖到圓形的舷窗前說:「閣下,先離開這裏。」
「老爹怎麼辦?」被送上舷窗的德梅茵回頭看了看卡倫。
「海盜只要劫財,他們都昏過去了,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卡倫邊說,邊將德梅茵推出窗外。而卡倫剛剛將自己最後一隻腳從舷窗抽出,手拿著砍刀的幾條大漢就闖進了窄小的艙室。
「莫恩?你怎麼了?」
「去,快把那兩個小子……給我追回來……他們……哦喲……該死的,去給我抓活的回來!老子要操死他們!」
躡手躡腳地繞過提著刀四處搜羅的海盜們,卡倫和德梅茵借著夜色的掩護悄悄來到右邊的舷台,在那裏,有用來救生和登陸用的小木船。一路上,不著痕跡地幹掉幾個落單的海盜,他們還算順利地到達目的地。
有 海鷗的蹤跡,也就是說,這裏離陸地並不太遠,如果運氣好的話,靠著小船說不定他們可以在某個小島登陸。踢傷了與海盜有勾連的莫恩,如果還留在「阿芙洛狄」 號上,那他們連百分之一逃脫的希望都沒有了。雖然對不起老爹他們,但在這種情況下,只能先行自保,然後再聯絡援軍來解救他們了。
木船用纜線栓著, 吊在船舷的一側,只要搖動木輪,就可以將它放到海面上,可是木輪轉動的聲音太大,等把船放到海上,可能他們早就被人抓到了。為今之計,只能賭運氣了。德梅 茵對卡倫使了使眼色,兩個人同時抽出刀,站在木輪的兩側,低聲輕數著:「一、二、三!」手起刀落,幾乎在同時,懸固著小船兩端的纜繩被一齊砍斷。小船從空 中直落而下,船底打在海面上,激起巨大的聲響。
底下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清。聽見由遠及近的腳步聲,兩人也無從選擇了,將刀插在綁腿上,縱身躍下了大海。
冰冷的海水灌滿了他們的衣服,還好,在黑暗的海水中摸索了半天,當他們摸到小船的船幫時,兩人都松了一口氣。萬幸,小船落下來的時候角度還算好,即沒散架也沒傾覆。狼狽地爬上船,兩個人相視而笑。
「阿芙洛狄」號上人聲鼎沸,隱隱的有幾簇火光出現在船頭。
「他們把火把點起來了。」卡倫小聲地說。「閣下,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現在不能逃,被他們發現就糟了。」德梅茵撩起額前濕漉漉的頭髮,輕聲回答,「把船靠近母船,緊貼著船身。天這麼黑,就算他們把火把點起來,高大船身的陰影也能把我們藏起來。他們也不一定能想到我們會貼著母船而不逃走。」
卡倫點點頭,執起固定在船身上的木槳,將小船慢慢向高大的母船靠去。
將手中的刀深深插入船身,德梅茵將船頭被自己砍斷的纜繩繩頭拉起,牢牢地綁在刀柄上。卡倫也將手中的刀如法炮製,兩頭都與「阿芙洛狄」號固定在一起之後,他們就只要隨著母船一起飄行就可以了,倒是省了不少力氣。
船上的人聲漸漸消散,怕被人發現而屏息凝神的兩人不覺松了一口氣。最起碼,這一夜能躲過去了。只是,等到明日太陽升起來,他們又該怎麼辦呢?默然無聲的兩人臉上露出苦惱的表情。
沒有辦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濕透的衣服貼在身上,又涼又粘地不舒服。德梅茵脫下身上的衣服,光裸著上身用力絞著衣服上的海水。風吹在身上,讓他打了一個哆嗦。卡倫也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卻在正要擰乾的時候突然將衣服捂在嘴上打了個悶悶的噴嚏。
這樣下去兩個人都得感冒,何況天亮的時候自己想躲也躲不了了。看看頂上,母船已經沒了什麼動靜,只有高高懸掛在桅杆上的氣燈還在風中搖晃,德梅茵拍了拍卡倫的後背。
「我們得回船上去。」德梅茵指了指上面。
卡倫眨了眨眼睛,立刻領會了他的意思。
「他們一定以為我們已經離開,不會想到我們還會潛回去。」卡倫凍得發白的嘴角微微翹起來,「也說不定他們以為我們進了魚肚子了。」
「我們得回去換身乾衣服,不然我們就算不進魚肚子也會被凍死。」德梅茵苦笑了一聲,「更何況,忒薇的畫像還在船上,我可不想讓我可愛妹妹的畫像落到那些骯髒又下流的海盜手上。」
「是,我們還要去看看達克老爹他們的情況,希望他們都平安無事!」
「什麼時候回去?」
「天快亮的時候吧,那時人們的警戒心最低,我們也不太容易被發現。」
商量好了,心裏也覺得比較踏實。兩個人用濕衣服擦乾身上的海水,凝神屏息等著黎明前的黑暗一刻。
先把刀拔下,扶著母船船身緩緩向前移動,黑暗中摸到繩梯的時候,海上的夜色突然變得更加濃郁。泛著靛藍色的濃霧將一切都包裹起來,這是黎明前的徵兆,時間,剛剛好。
感謝神!心中默禱著,將刀銜在口中,兩個人沿著繩梯爬了上去。
數十級繩梯好像遠在天邊,好不容易扒著船幫的時候,兩個人的身上已經滲出了細密的汗珠。心頭怦怦亂跳著,壓抑著呼吸,卡倫小心而謹慎地探出頭。
桅頂上的氣頂閃著幽明的光,隨風搖擺著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甲板上很安靜,只有兩個守夜的海盜背靠著背坐在甲板上打著盹兒。
卡倫輕輕地翻過船舷,又將德梅茵拉了上來。躡手躡腳地繞過守衛,兩個人借著夜色的掩護向自己的艙房摸過去。
一路上還算順利,儘管有幾次差點被人發現,他們最終還是有驚無險地摸回了原來屬於自己的艙房。
等 到翻出乾爽的衣服重新套上冰涼的身體,一縷晨曦已經刺破海上翻湧的薄霧為海天帶來了光明。達克老爹為德梅茵安排的是這條船上最安靜也最舒服的艙房,離開混 居的水手房很遠,艙房雖然不大,但收拾得乾淨整潔。小小的圓形舷窗可以讓陽光沒有阻擋地穿透進來,只要有餘暇和那個心情,人可以坐在床上不費力地看到以蔚 藍的大海為背景的美麗風景。
從枕頭下摸出慣用的長劍掛在腰帶上,德梅茵從枕下的另一邊摸出一隻鑲金嵌寶的首飾盒。出自皇家的寶盒自然價值不斐,不過德梅茵一點也不在意,把它打開,一把抓出盒裏的東西,價值萬金的首飾盒就被他隨手扔在了床上。
細 細的長鏈是用黃金和白銀揉合在一起共同打造的,金銀雙色在工匠的手下完美地組合在一起,在陽光下閃著熠熠的光輝。長鏈上穿綴著小指肚大小的海珠,並用紅寶 石和斯芬克斯特產的綠松石和孔雀石點綴著,光是鏈子上的寶貝就足夠買下兩條裝配完善的大型戰艦了吧。長鏈的底部,串著一塊大如鵝卵的黃金墜。在黃金雕刻的 盛放玫瑰和白銀雕成的斯芬克斯守護神信天翁正中鑲著的是一塊純淨的藍水晶,被工匠打磨出十八個平面,陽光照在上面便會折射出有如火花一樣絢麗的光芒,這塊 海洋之星是從斯芬克斯第十三代國王以來便世世相傳的國寶。打開藍色的海洋之星,有著可愛的栗色捲髮的美麗少女正用翠綠色的雙眸對著自己微笑。
「忒薇……」德梅茵臉上緊繃的神情頓時柔和下來,摸著嵌在金墜中的公主畫像,用自己紅潤的雙唇輕輕吻了一下,「我不會讓你落在那些可惡的傢伙手中的。哥哥會保護你,一定要你幸福才可以!」
旁邊的卡倫眼神黯淡了一下。
「與其要保護你手上的寶貝,我想你首先應該先考慮一下自己的安危吧!我尊敬的公爵閣下。」涼薄的聲音從艙門外傳來的時候,德梅茵和卡倫立刻轉過身,像受驚的貓豎起了全身的毛,磨利了尖爪準備戰鬥。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