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蝶之靈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蝶之靈,女,80後,性格樂觀開朗,文筆輕鬆幽默,很樂意給筆下的人們美好的結局。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風雨過後的幸福更值得珍惜。
已出版作品《奔跑的蝸牛》《遇見你就爛漫了》《微微的微笑》等。 
         蝶之靈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蝶之靈,女,80後,性格樂觀開朗,文筆輕鬆幽默,很樂意給筆下的人們美好的結局。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風雨過後的幸福更值得珍惜。
已出版作品《奔跑的蝸牛》《遇見你就爛漫了》《微微的微笑》等。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代售書系 >> 胃疼的愛情〈上下集〉

點閱次數: 4190
   胃疼的愛情〈上下集〉
編號 :156
作者 蝶之靈
繪者
出版日 :2012/7/10
 
冊數:2冊 
簡介:
兩張情侶票帶出的緣分,一次意外的旅程,
讓原本兩個世界的人,奇妙地相遇了。
衛騰熱情似火,蕭凡冷漠如冰,
性格差異如此之大的兩人偏偏每天都要共處一室,這場旅行無疑變成了一種折磨。
原本互相討厭看不順眼,誰又料到,在逐漸的相處中,
居然對那個冷漠如冰的男人動了心?
試探著接近他,想要告白的時候,卻得知他早就有了喜歡的人……


下部簡介:
蕭凡難得的溫柔,讓衛騰在愛情裡越陷越深。
沒料甜蜜的時光如此短暫,隨著好友葉敬文的回國,
漸漸水落石出的真相讓衛騰難以接受
帶著滿心的傷痛離開這個城市,原本以為兩人之間到此終結,
誰料不死心的蕭凡又千里迢迢追了過來……
看著他認真說我愛你的樣子,原本封閉的心居然再次鮮活起來……

網路優惠價:66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衛楠做了個夢,夢裡,她在一個大大的坑裡燒香,嘴裡念念有詞:「更新吧,更新吧,親愛的作者,你感受不到我們的怨念嗎?」
衛楠最近在追的一部偵探小說,最重要的男配被殺之後,作者大人突然攤手說「沒靈感了」,把追文的人給鬱悶的,有時候夢裡都會出現殺人分屍的情節。
衛楠掙紮著從夢中醒來,揉了揉眼睛發現手機亮著,有未接短信。打開一看,居然是葉敬文發的。
「師妹晚上有空過來我那裡一趟,有好東西給你哦^_^」
最後那個笑臉的符號,由葉敬文那個怪異的人打出來,造成的效果十分可怕。
好吧,他是學長,應該尊敬。
「好的學長,時間地點?」
回覆了資訊之後,等了好久都沒有消息,不知道他又在忙什麼。
直到下午五點的時候,衛楠的手機這才亮了起來。
「五點十分,到我樓下吧^_^」
那傢伙似乎心情很好的樣子,打笑臉還打個沒完了。
到了宿舍樓下,只見葉師兄一身黑色緊身T恤,拇指抵著下巴,背靠著牆,眉頭微皺,似乎有些不耐煩。
「學長,呵呵。」衛楠慢慢挪到他面前,說實話,她對這位學長有點望而生畏,只因他周身那可怕的氣場讓人不敢接近,特別是揚起嘴角笑的時候,衛楠只覺得後背雞皮疙瘩如雨後春筍般崛起。
看,他又開始笑。
「師妹很準時啊。」葉敬文說完,便把手塞進褲子口袋裡,掏出兩張造型奇特的票來。兩根手指夾著票,帥氣地揚了揚,然後遞到衛楠面前,「給你。」
衛楠有些震驚地接過他手中的票,原來天上真的會掉餡餅?
「去桂林的?學長你怎麼不自己去?」
「旅遊協會訂的票,跟團的,人太多沒法培養感情啊,真不知道那傢伙怎麼想的。」葉敬文低頭輕笑,驟然變得溫柔起來的笑容,把衛楠嚇得一愣一愣的。
「學長,那你把票給我?」我記得我們……似乎……也不是很熟吧。
「當然送你,不然叫你來幹嗎?」
「哦,那,多少錢?」
「不要錢。」葉敬文笑了笑,轉身便進了宿舍樓,擺了擺手說:「玩得愉快啊,小心別掉水裡。」
衛楠呆在原地,拿著兩張票愣了好久之後,才輕輕歎了口氣往回走。
情侶票?
編號520和521的兩張票,不知道誰買的,還真會選號碼。
可問題是,一個人要兩張票幹什麼?
兩張票如何處理,又成了一個難題。
※※※
十一將近,衛楠收拾行李打算回家一趟,雖然家就在本地,可醫學院忙碌的學業,讓她連週末的時候都抽不出時間來。
不知道哥哥回不回。
那個混蛋哥哥,好久不見還真有點想他,雖然此人行為惡劣,從來沒有讓她體會過兄長的關愛,倒是從小就跟她搶東西。可畢竟是哥哥,一起吵到大,還是有感情的。
衛楠拿著兩張票坐地鐵回家,到家的時候,在樓道裡就能聽到門內驚天動地的聲音,皺著眉頭打開門,果然,有一個肉體橫在沙發上,手裡拿著水果刀一臉嚴肅削著蘋果,可怕的聲音來源於電視螢幕,正在上演的是日本恐怖片——《不死咒怨》。
「哥,我回來了。」
衛楠走過去把電視聲音調小了些,只見沙發上的那人騰一下跳了起來,「你回來幹嗎?!」
聽聽,這是哥哥對妹妹的態度嗎?
「我無聊了,回來看看啊。」衛楠橫了他一眼,一邊把行李箱往臥室裡拖,一邊滿不在乎地說著。
「我還想在家開party呢,你要是不回來就好了。」有些哀怨的語氣。
「很抱歉讓你失望了啊,哥哥。」衛楠回頭瞄了他一眼,只見他頭髮染成了金色,T恤中間一顆兇猛的老虎頭,褲子上很多奇奇怪怪的布條,像是打上的補丁。
「你的頭能染回來嗎?」衛楠有些嫌惡地看了哥哥一眼,後者卻一臉嚴肅的說道:「趁現在年輕,不趕趕潮流,難道等老了再染一頭長髮當白髮魔女?」
「老了,頭髮自己會變白。」衛楠辯解著。
只見哥哥無趣地聳聳肩膀,然後雙手相對,慢慢分開,正當衛楠以為他在練什麼功的時候,卻聽他突然說:「我跟你之間,差距這麼大,無法交流。」
聽著他故意拖長的音調,看著他兩手之間將近一米五的距離,衛楠再次無奈地歎了口氣。
直到晚上的時候,衛楠才突然想起那兩張情侶票。
要不然給他一張呢?想了好久,想起他曾經弄死寵物,偷吃水果,半夜看槍戰片,搶電腦玩遊戲等等惡劣行徑,衛楠還是打消了跟哥哥一起去旅行的念頭。開玩笑,好好的旅行,跟他在一起,那就變成了一種折磨。
那麼……不如給自己的好姐妹好了。想到這裡,衛楠馬上撥通了祁娟的電話。
「楠楠,啥事?」祁娟的聲音依舊沒有溫度。
「我這有張票,去桂林的,送你要不?」
對方沉默了片刻,然後輕輕笑了笑,答道:「我對沙漠更感興趣,山山水水的地方不適合我。」
旅遊還分適合不適合?好吧,這位姐姐的奇特思維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衛楠有些喪氣地掛掉電話,然後又打給蕭晴。
「蕭晴,我給你一張票吧,去桂林的。」
「桂林?你怎麼突然想去桂林了,國慶日有漫展啊,有那個你最喜歡的社團過來演出的,還有很多知名漫畫家過來,你不去了?」
正因為我要去,所以我才把票給你啊……
衛楠扭了扭脖子,笑道:「是四天的旅程,第五天回來再去看漫展嘛,也就錯過一天。」
蕭晴考慮了半天,這才答應下來。
次日約了個咖啡廳把票送出去,衛楠心頭的一塊石頭終於落了地。轉身又去了哥哥的房間,他一聽有免費的票拿,二話不說就搶了過去。
果然,惡劣啊,謝謝都不說。
※※※
衛楠自認這個計畫天衣無縫。
首先,國慶期間自己要待在家裡,如果不把哥哥打發走,兩人吵架是不可避免的。其次,蕭晴美女現在還沒男朋友,恰好,她就喜歡另類點的男生,哥哥應該夠另類了吧?說不定一趟旅途能擦出點火花呢。
可沒有料到,蕭晴對於漫展的執著遠勝於去桂林旅行。
在她拿到衛楠送的票之後,思量再三,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我哥那麼帥,到現在還沒女朋友,肥水不流外人田啊,乾脆製造機會給好姐妹,雖然衛楠有時候脫線了點,可總體來講還挺可愛的,不知道是不是哥哥那杯茶,管他呢,緣分也是需要製造的嘛。
爺爺去世的時候,留下了一套公寓,長輩們都有自己的生活空間,於是房子理所當然落在了蕭凡和蕭晴手裡。
蕭凡似乎對這房子沒什麼感情,只是拉著一個簡單的行李箱放到樓上的臥室,算是搬進來了,平時卻不來這裡住,倒是蕭晴,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小窩。
等了好久也不見蕭凡回來,蕭晴有些忐忑地撥了他的電話。
「蕭晴?」對妹妹不需要用如此陌生的語氣吧?
蕭晴有些鬱悶地說:「哥,你國慶有安排嗎?」
「沒有。」說話總是簡短有力,不愧是學法律的。
「我這裡有一張去桂林的票,給你去玩啊,我有事去不了。」
「沒興趣。」
「你都多久沒出去走走了?總是悶在家裡當宅男啊?出去散散心也好啊,哥,去吧去吧。」 這位大哥的牛脾氣,有時候真讓人無奈。蕭晴厚著臉皮用哄小孩兒的聲音勸他,「你從小到大都沒怎麼出去過,就當開開眼界嘛。」
蕭凡沉默了良久,然後才點頭答應了下來。
或許,真的該出門走走了。
※※※
衛騰拿到票之後就開始收拾行李,只見他在巨大的行李箱裡塞了好多亂七八糟的東西進去,衣服就不用說了,四天的旅程,他帶了四套衣服,內褲都四條。
其他相機,MP3之類的必需品當然不可少。
此外還有望遠鏡,墨鏡,遮陽帽,傘,暈車藥,胃藥。
然後就是一大堆吃的,薯片,餅乾,蛋捲,應有盡有。
等一切搞定之後,衛騰拉上箱子的拉鍊,沖妹妹笑了笑:「把我的毛巾牙刷洗髮水都裝一包裡啊,麻煩你了。」說罷,也不顧妹妹變成豬肝色的臉,自顧自去洗澡了。
※※※
次日早八點,蕭凡早早就到了旅協約定的地點,按照號碼排好隊,等著出發。
520,這個號確實有些怪異,而旁邊521號碼的主人卻一直沒有出現。
直到八點半,快要進站的時候,才看見一個人從遠處慢慢走了過來。
他脖子上掛著MP3和手機,左手提著一個大型塑膠袋,據目測裡面裝了很多食品,右手還拉著一個巨大的行李箱。
頭上戴著一頂白色的鴨舌帽,很新的款式。上身的衣服畫滿了奇怪的花紋,連底色都看不清。最誇張的是褲子,緊身褲把兩條修長的腿裹得特別性感,膝蓋以下的部位還弄了兩個不對稱的洞,顯出白皙的皮膚。
蕭凡打量了他一眼,心裡暗笑:「這孩子,真沒品味。」
當然,其他人也在對如此打扮的人行整齊的注目禮。
在導遊的帶領下,一群人進了車站。
進站的時候因為走得太快,那人顯得很是吃力,蕭凡皺著眉頭接過他手中的袋子。
「謝謝。」那人抬起頭來,燦爛的笑容讓人炫目。
——不過,嘴巴不用再咧了吧,不知道這樣很像吸血鬼嗎?
蕭凡心裡好笑,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禮貌地回道:「不用客氣。」
「你行李怎麼這麼少啊?你都不帶換洗衣服嗎?怎麼就這麼小的一個包?」
「我討厭麻煩。」蕭凡的回答冷冷淡淡,而對方卻是個自來熟,熱情得有些過分。
「你別看我帶的東西多,這些都用得著的!我可是跑遍大江南北,國內沒去過的地方屈指可數,不過桂林還是第一次去,嘿嘿……我跟你說,去年我去西藏那會兒,正趕上大雪……」
他是個話匣子,一打開就沒完沒了。
蕭凡皺著眉頭,對他的聒噪只是左耳進右耳出,絲毫沒放在心裡。
——我說了,我討厭麻煩,更討厭「麻雀」。
※※※
「旅客們,列車即將出發,請保管好您的行李物品……」
隨著播音員溫和的聲音,火車終於開出了月臺。
旅遊協會定的團體票,來回都是臥鋪,比起硬座車廂的喧嘩,這裡顯然安靜得有些過分。
蕭凡上車之後,踩著梯子把自己黑色的小箱放上行李架,剛要下來,卻看見那個人睜大眼睛看著他,眼神似乎有些討好的味道。
「要我幫你嗎?」 蕭凡隨口的問話,只是出於禮貌的客氣,其實腳已經打算往地面上踩了。
「啊,謝謝了。」那人毫不客氣就把巨大的箱子遞給蕭凡,蕭凡的腳又縮了回來,皺著眉頭接過他手中的大箱子。
「很重吧?」那傢伙還挺有自知之明的,很自覺地爬到旁邊的梯子上,打算幫蕭凡撐箱子。
沒想到蕭凡一使勁就把箱子給放了上去,然後輕鬆地拍拍手,跳下地面,扭頭坐到自己的鋪位上,從包裡翻出一本雜誌就看了起來。
衛騰笑嘻嘻地坐去他對面,一臉崇拜:「老兄,你力氣挺大。」
「一般。」
「你看的什麼書?」衛騰湊過去看了看封面,「法制報?你學法律的?」
蕭凡皺著眉點了點頭。
「大學生啊?」
「碩士在讀。」
「法學碩士啊?厲害厲害。」衛騰隨口讚賞了一番,發現對方低著頭專心看雜誌,好像不太想搭理他,於是悻悻地收回接下來諸如「幾歲了」「幾年級」「哪個學校」「叫什麼名字」之類的問題,自顧自打開塑膠袋拿吃的。
「好像要今晚九點才能到桂林。」自言自語中。
「真無聊……要在車上坐十二個小時,外面的風景也沒什麼好看的。」繼續自言自語。
「我去看看有沒有人玩撲克。」自言自語完畢,衛騰起身走出去,四處觀望。
蕭凡揉了揉太陽穴,實在搞不懂這個人,熱情得有些過分,話也特別多,還經常咧嘴笑,好像時時刻刻都很開心的樣子。真是單細胞動物。
剛在心裡咒罵著,他又突然鑽了進來,「哎,你玩鬥地主嗎?」
蕭凡搖了搖頭,淡淡答道:「不會。」
衛騰睜大眼睛,不是吧?這年頭還有人不會玩鬥地主?看他一臉正經嚴肅的樣子,一點也不像熱血大學生,倒像是工作了幾年被生活磨光熱情的白領青年。唔,雖然有點成熟的魅力,可是不是太冷淡了點?
「喂,說好了沒啊?」過道裡傳來一個清亮的聲音,接著,一對情侶走了過來,「就在你這打吧?我那邊下鋪有人睡覺。」
兩人說完便一前一後走了進來。
原本寬敞的空間一下子變得擁擠起來,蕭凡挪了挪身體,坐在窗邊,繼續低頭看雜誌,不去理會他們。
「我們在這打牌成嗎?會不會吵到你?」女生輕輕拍了拍蕭凡的肩膀,笑得很甜。
蕭凡拿下雜誌,看了她一眼,說道:「沒關係。」
「這樣吧,你要是嫌吵,我的mp3給你聽,嘿嘿。」衛騰從包裡翻出mp3,打開來遞給蕭凡,還很好心很體貼地幫蕭凡把耳塞給塞好,指尖無意間滑過耳垂。
蕭凡已經數不清自己是第幾次皺眉了,隔著雜誌白了他一眼,然後暗自把mp3調成靜音,該死,他存的歌,都是吵死人的搖滾。
三人開始玩鬥地主,果然是熱血青年,玩起來嘰嘰喳喳吵吵鬧鬧,一會說你這笨蛋不會出牌,一會又埋怨拿到的牌太爛。衛騰叫得最誇張,每次拿到好牌的時候就一臉興奮,幾乎要從座位上跳起來,出牌的時候也很用力,有時候一激動直接把牌摔出去。
蕭凡冷眼看著他,這個傢伙穿衣服的品味實在讓人不敢苟同。倒是身材還不錯,緊身褲緊到極致,每次一起身,都能看到他那被包得緊緊的臀部。就像鴨子屁股。
蕭凡從小到大身邊的朋友都是很正經嚴肅的,很少有人會去酒吧錢櫃那種魚龍混雜的地方,聚會吃飯也都是選環境幽雅的飯店,更別說聚在一起一邊喝酒一邊鬥地主了。也正因從小接觸的人都有良好的品味,優雅的形象,所以在蕭凡眼裡,衛騰這樣的人讓他很難理解。
打個牌,跳來跳去高興成那樣,至於嗎?
穿的那花花綠綠的衣服……還是不看了,蕭凡怕自己再看下去,會忍不住把那層破布給撕了,免得看著礙眼。
玩到後來,他們三個吵得不行,蕭凡有些不耐煩,便靠在被子上閉目養神。
沒想到衛騰那人雖然很「活躍」,可還挺細心的,以為蕭凡睡著了,便把牌給收了起來。
「不玩了,會吵到他的。」聲音很小,很軟的感覺。
蕭凡眉頭一跳,突然很想睜開眼睛看看那傢伙的表情,不過難得的清淨,讓他放棄了這種打算,繼續閉著眼睛裝睡。
「哦好,不玩了。」女生的聲音也故意壓低了,「你叫什麼名字?」
「衛騰。」
「撲哧……」女生沒忍住,笑了起來,片刻之後趕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你的名字太可愛了。」
「呵呵,沒事啦,我從小被人笑到大的,有人叫我名字的時候還故意按住胃部呢。」衛騰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蕭凡心裡輕笑,這個傢伙,名字倒是真的好玩。
「對了,你是去桂林旅行?」女生問。
「嗯。」
「你跟你朋友一起?」女生指了指閉目養神的蕭凡。
「是啊。」
我什麼時候成你朋友了?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
蕭凡突然睜開眼睛,衛騰被嚇了一跳,趕忙道:「吵醒你了?」
「沒事,我去洗手間。」蕭凡冷著臉從衛騰腿上跨過去,出門往洗手間的方向走。
「呵呵,你朋友……有點凶。」
「感覺不太好相處。」
一起打牌的兩人小聲評價道。
「是啊。」衛騰無奈地聳聳肩。
可惜,不知道是他倒楣還是自己倒楣,兩人的票是一起的,所以整個旅途,都不得不跟這個冰山男相處。
我也很無奈啊,裝笑臉我容易嗎?
※※※
將近中午的時候,列車到了一個大站,停了下來。
蕭凡下車去透氣,也有很多旅客下去買吃的,衛騰倒是安心的坐著,他帶的食品夠多了。
等車再次開動的時候,車廂內便彌漫起泡面的味道,廣播裡也在喊著,各位旅客,餐車為您準備了午餐之類。
蕭凡皺著眉坐在窗邊,靠著被子繼續看雜誌,過來玩撲克的兩位也回去吃飯了,上鋪和中鋪的人,似乎是一大家子,自上車就跑去了隔壁,現在回來拿了泡面坐在過道裡吃。
滿車廂泡面的味道,讓蕭凡有些心煩甚至噁心。
「你吃嗎?」衛騰很熱情,拆開大塑膠袋,拿出一包薯片。
蕭凡笑著搖了搖頭。不吃膨化食品,不吃肯德基麥當勞,不吃街邊小攤,不吃各種袋裝的零食,蕭凡在飲食方面的習慣,說好聽點是有規律有素養,說難聽點,就是偏執狂。
「唉,你不餓嗎?火腿腸要不?餅乾呢?」
「我不餓,你自己吃吧。」
——拜託,我跟你不熟,至於每一樣吃的都拿出來在我面前晃嗎?不知道是性格太開朗熱情,還是腦子裡缺根筋,不知道看人臉色。
衛騰確實沒看蕭凡的臉色。
他這些年去過好多地方旅行,每次都會帶很多食物,大部分都在火車上跟大家分著吃。
衛騰有著中國人骨子裡的熱情好客,遇到同樣不拘小節的人,大家一邊聊天,一邊分著吃東西,火車上有他的地方總是熱鬧非凡。可遇到蕭凡這樣冷漠,甚至對陌生人有抵觸情緒的冰山男,衛騰就不太會相處了。
總覺得坐他對面有些鬱悶。雖然他眼神不冷,臉上也不會冷,偶爾還會笑。可他那可怕的氣場,完全用一個圈把自己保護起來,周身如同有一個天然的氣罩,接近者,全部反彈。
至於嗎?又不會對你怎麼樣。
衛騰低下頭,把注意力轉移到吃東西上,餅乾香腸雞腿蘋果,他帶的東西真是五花八門。
蕭凡淡淡地瞧了他一眼,心中不禁讚歎,嘖,吃相真的很像某種動物,低著頭吃得特專心,還不時發出滿足的歎息聲。
像一隻小豬。
不過奇怪的是,看他吃餅乾吃得特別香的樣子,蕭凡也不禁餓了起來。
蕭凡起身往餐車的方向走,衛騰聽到動靜突然抬起頭來。
看著他睜大的眼睛,蕭凡不由得解釋道:「我去吃飯。」不是去殺人,所以不用這麼看著我。
「你不會去餐車吃吧?」衛騰好像很驚訝。
怎麼?餐車有問題?
似乎瞭解到對方的疑慮,衛騰笑著解釋:「餐車上的東西不乾淨,你想啊,火車上就那麼點水,能洗乾淨麼?而且又貴得要死,一盤番茄炒蛋要十幾塊錢,盤子還是超級袖珍的,米飯也不怎麼熟。我經驗豐富啊,聽我的沒錯。」
聽他這麼一說,蕭凡確實打消了去餐車的念頭,其他倒沒什麼,關鍵字是「不乾淨」。
蕭凡有潔癖,不吃不乾淨的東西,也不能接受衣服上有一點汙漬,所以總是穿得乾乾淨淨整整齊齊,看上去有點像工作的白領,而不是大學生。
葉敬文也常說他悶騷,可是,蕭凡倒覺得這樣的日子挺愉快,畢竟多年來已經習慣了。
葉敬文會為了喜歡的林微跑去吃麻辣火鍋,辣得要死就在海鮮鍋裡涮,蕭凡總覺得他們的做法特別幼稚,也曾想過,如果是自己的話,會不會為了喜歡的人,去吃那些噁心的東西?答案絕對是否定的。
「你吃我的吧,我帶了很多吃的。」衛騰邊說邊從包裡拿出兩碗泡面,「康師傅紅燒牛肉麵,還是統一泡椒牛肉麵?」
蕭凡看了眼一紅一綠的碗,也不知道兩者有什麼區別,皺著眉頭拿了看著順眼的綠色那碗,然後轉身去接熱水。
等他的背影消失之後,衛騰有些頭疼地歎了口氣。
——他不會連泡面都沒吃過吧?哎,看來真沒吃過。
神啊,他到底是哪個遠古時代來的人?還是說,到底是哪家的少爺啊?
衛騰無趣地聳聳肩,這樣的人,生活肯定很枯燥無味,怪不得沒吃過泡面沒玩過鬥地主,估計整天在那搞「學術研究」呢。年紀輕輕的,像個老頭子一樣整天皺著眉頭苦著臉,讓人看了,也跟他一起鬱悶起來。
※※※
蕭凡排隊接了熱水,泡面的味道熏得他頭腦有些發昏。
還沒吃,就被那刺鼻的辣味弄得全身不舒服,可當著衛騰的面,也不好直接扔掉,於是皺著眉頭把那辣到死的泡椒面給吃了下去。
吃完之後就覺得胃裡一直在翻騰,嘴巴裡彌漫的辣味讓蕭凡皺緊了眉頭。
衛騰覺得蕭凡挺好玩兒,吃個泡面,那表情,就跟吞刀子似的。明明辣得要命,還死要面子活受罪,為了形象,不吐出舌頭來吹吹,黑著臉忍耐著不適感。這樣的蕭凡,在衛騰眼裡突然變得有趣起來。
原來這人也不是太不解風情嘛,起碼把泡面給吃完了,沒當著我的面吐掉,或許是有禮貌有教養的緣故吧。
衛騰看蕭凡坐在過道裡,沉默地看著窗外的風景,於是也起身過去,坐在了他的對面。
「吃飽了嗎?我那還有。」
想故意逗逗他,意料之中的,對方又皺起眉頭,一臉痛苦地說:「不要了,飽得很。」
「哦,那我去吃了。」衛騰留給對方一個燦爛的笑臉,打著口哨去接水,回來之後坐在蕭凡面前,再次彌散開的泡面味道讓蕭凡忍無可忍,於是轉身走了進去,靠在被子上。
而衛騰卻把一碗泡面吃得十分香甜,讓人覺得他在吃的是山珍海味一般。
他好像是個很容易滿足的人,簡單的食物,無聊的遊戲,都會讓他笑得很開心,蕭凡想,這樣的人,活得一定很快樂,不管在什麼環境下,他都能找到自己的樂趣。
說好聽點是樂觀,說難聽點,就是庸俗,沒追求。
蕭凡也不知自己為什麼就是看不慣他。除了身材還過得去,其他沒一處順眼的地方。他笑得像吸血鬼,吃東西像豬,大吼大叫沒教養,熱情過頭讓人心煩,不會看人臉色,沒品味,就連名字都怪異得很。
看不慣他,或許是自己跟他性格相差太大的緣故吧。
可奇怪的是,為什麼跟他待在一起,除了心煩之外,還有一種輕鬆的感覺?
蕭凡想不透,便不去想。
衛騰吃完泡面之後,端起碗喝湯,咕嚕咕嚕喝了個見底,然後揉揉胃部,露出幸福滿意的神色。
蕭凡看著他跑去扔垃圾的背影,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自己是不可能理解這種動物的,因為,智商不在一個層面。
※※※
衛騰回來之後便躺在床上,拿起蕭凡放在桌上的mp3聽了起來。聲音開得很大,蕭凡能偶爾聽到耳塞裡飄出的旋律,震耳欲聾的搖滾樂,他都不怕變成聾子啊。
扭頭看著外面的風景,荒山野嶺,枯藤老樹的,甚是無趣,於是便靠著被子想睡午覺。
十分鐘後,蕭凡懊惱地睜開眼睛,橫了旁邊帶著耳塞睡得香甜的那位,有些鬱悶翻了翻白眼。
他是豬,吃完就睡,耳朵裡聽著那麼吵的音樂居然能睡得著。
雜誌已經看完了,於是無奈地拿出手機來,手機遊戲?那種幼稚的東西他才不會玩。用手機上網?可惜火車經常鑽山洞,信號不好。突然發現左上角有未接短信的提示,翻開一看,是林微發過來的。
「林微祝你國慶快樂,過個愉快的假期。」
又是群發消息,他每次都這樣,逢年過節的弄一條短信,直接群發省事兒。懶得編資訊,於是每次都是林微祝你XX節快樂,萬年不變。
蕭凡知道他和葉敬文在一起,不知道去哪鬼混了,於是笑著回了一條:「你們在哪?」
片刻之後便有了回覆:「我是葉敬文,林微在車裡睡覺,我們在海邊。你呢?有何安排。」
「我在火車上,去旅行。」
「哦,那祝你玩得愉快^_^」
該死的,那匹狼居然學會林微用這個裝可愛的笑臉符號,讓人看了都覺得全身不舒服。
蕭凡剛要把手機放回去,卻又接到了短信,是堂妹蕭晴發的。
「哥你到哪了?幾點到桂林啊?」
「晚上到。」
「哥,跟你同行的人,你們相處愉快嗎?」
蕭凡覺得妹妹問得有些莫名其妙,於是回覆:
「還行。」
「出門在外要互相幫忙哦,多照顧人家啊。」
蕭凡看了眼在對面睡得跟死豬一樣的衛騰,輕輕笑了笑,他才不要我照顧,再說,我才不想照顧他那個衰人。
「知道了。我到了給你電話。」
「好的,哥,加油!」
坐個火車而已,加什麼油?
蕭凡一頭霧水地把手機放回了包裡,殊不知那頭的妹妹正在那暗自祈禱:月老一定要給哥哥和楠楠牽紅線啊,楠楠是個好姑娘,雖然狼尾巴長了點,腐得深了點,看小說入迷了點,平時脫線了點,可跟哥哥還挺配的啊,悶騷男和脫線女的組合,絕妙啊。
※※※
衛騰睡到下午兩點多,才揉著眼睛坐起來。
蕭凡禮貌性地問:「醒了?」
衛騰一臉痛苦的神色,臉都扭曲了。
蕭凡的嘴角也有點抽搐,怎麼,我問候你一下,至於讓你震驚成這樣嗎?
而衛騰顯然不是由於震驚,他一手按著胃部,挪動屁股,扭著腰往蕭凡身邊爬了過來。
「我胃疼……」
很可憐的聲音,可憐的眼神,抓著蕭凡的手臂,氣若遊絲狀:「哥們兒,你有藥沒……」
怎麼像是吸鴉片的犯了煙癮啊……蕭凡有些無奈地看著那個在床上縮成一團的人,「你有胃病嗎?」不知不覺放柔了聲音。
「靠,我就鬱悶了,我媽當初要是叫我衛舒多好,幹嗎叫衛騰,我從小,這胃就沒好過!」
似乎有了點力氣,聲音變大了,咬牙切齒的樣子很是好玩。
衛騰,這名字確實好笑了點,不過很好記就是了。
「喂,你幫我拿藥行嗎?我現在腰都直不起來。」
這樣齜牙咧嘴的一張臉,讓蕭凡突然覺得,剛才那可憐的樣子,不過是他出現了幻覺。
「你藥放在哪裡?」
「那個大箱子裡。」衛騰似乎很不舒服,整個趴在床上,把枕頭墊在胃部。
蕭凡點了點頭,踩著梯子,想把箱子抬下來,卻聽他說:「拉開拉鍊,最外面的夾層裡,有個瓶子的。」
蕭凡依言拉開了拉鍊,不禁有些震驚,他帶的都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啊……望遠鏡都有,雨傘,好多衣服鞋子……還真是壯觀。
一邊感歎著,一邊拿出了那瓶藥。
「能幫我接點熱水嗎?」
蕭凡轉身去接了熱水,然後連藥一起送到他嘴邊。
真是,從來沒這樣伺候過別人,可惜,那個被伺候的人居然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不客氣的接過杯子便開始狂吹氣,讓熱水變涼。
看他吃藥的過程,都覺得很有趣。
先伸出舌頭試試水溫,不燙了,然後把藥塞進嘴裡,喝一口水,仰起脖子咽下去,然後再喝一口,咕嚕咕嚕,吞下去,又喝一口,慢慢的咽下去,再用手背擦擦嘴巴。
一串動作相當連貫,蕭凡看了很想笑。
不明白這位個性的動物,怎麼吃藥都能用如此享受的表情,吃完之後還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好像完成了什麼大任務一般,然後便死魚一樣趴床上不動了。
這似乎是我的床吧?你爬過來,倒是忘了爬回去?還很不客氣的靠著我睡,我跟你很熟嗎?
蕭凡無奈地笑了笑,卻不知自遇到衛騰以來,自己皺眉和微笑的次數,遠遠超出了往常的頻率。
衛騰在床上趴了一個下午,嘴裡一直罵個不停,最多的就是詛咒他自己的胃,還有埋怨給他取這衰名字的爹媽。
後來居然又睡著了,嘴巴一張一張的呼吸,就像被海浪沖到沙灘上的魚。
蕭凡輕輕移了移他墊在胃部的枕頭,讓他趴在上面睡得舒服一點,本來不想管他,可他胃部墊著枕頭趴著睡覺,屁股又翹得很高,整個身體形成個弓形,看著實在不雅觀。
坐到對面去,打量了他一番。暗金色的頭髮,梳理得並不整齊,反而有些地方倒著豎起來,就像個小刺蝟。實在太扎眼了。仔細看他的臉,皮膚倒是挺白,看上去有些秀氣,鼻子挺可愛,嘴巴也很紅潤,五官單獨看來都不錯,可擠在一起怎麼這麼抽象化?讓人想笑。
忽略掉那顆仙人掌一樣的頭,外表還算是個書卷氣很濃的乖孩子模樣,偏偏滿嘴我靠我靠的髒話,時時刻刻笑得很沒形象齜牙咧嘴,簡直是辜負了那張臉。不過,想像他羞澀地低下頭輕輕一笑的場面,蕭凡又覺得全身起雞皮疙瘩,衛騰他只會哈哈哈哈的笑,不知道什麼叫含蓄,更別說形象了。
略秀氣的臉,誇張的頭髮和服飾,加上可怕的笑容,說個不停的嘴,跳躍的聲音,形成一種奇妙的組合,可在他身上卻覺得一點都不彆扭,反而是渾然天成一般的和諧和自然。
衛騰,真是個怪人。
雖然蕭凡看不慣他,可總不能說我討厭你笑,討厭你給我吃的,討厭你對我熱情吧?
因為找不到生氣的理由,蕭凡對此人頗為無奈。
接下來的旅程中還要跟他相處,跟他的票居然是情侶票,蕭凡總覺得這件事有些蹊蹺。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