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墨黑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墨黑花,
懶惰的A型瓶子,
喜歡吃喜歡睡沒事喜歡碼字 ,
偶爾熱情頹廢,惟獨放不下文字,
平日愛臭美愛帥哥愛八卦囧人一枚,
溺愛即將出版發行中。 
         墨黑花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墨黑花,
懶惰的A型瓶子,
喜歡吃喜歡睡沒事喜歡碼字 ,
偶爾熱情頹廢,惟獨放不下文字,
平日愛臭美愛帥哥愛八卦囧人一枚,
溺愛即將出版發行中。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代售書系 >> 隨風留雲 (上下集)

點閱次數: 5294
   隨風留雲 (上下集)
編號 :144
作者 墨黑花
繪者
出版日 :2012/6/15
 
冊數:2冊 
簡介:
作為殺手他殺了太多人……
也許這就是他的報應,他愛上不會回應他的人,
又被不喜歡的男人壓在身下肆意侵犯、施毒控制……
僅僅喜歡就任意妄為,而他何嘗不是這樣對所愛之人,
糾纏他、愛著他、沒出息的付出全部感情,
那人卻連渺小的希望都不給……
他不愛他……
而他願意放棄他……
讓他去追隨喜歡的人……
可為何在他放棄之際,又說愛他,除了他誰都不要,甚至放下姿態乞求他,他緊閉的心,已經無法再愛,也無法再承受傷害……
那樣堅定的相信著……
卻逐漸被他的溫柔跟誠意所融化……

網路優惠價:56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深夜。
瓢潑的大雨籠住京城。
四下裏朦朧著層白色的水汽。
遠遠望去京城的房屋籠在大雨裏,仿佛所有的時間都靜止在寂靜裏,這樣的大雨裏行人無幾,街道邊的茶樓客棧燈光昏暗,生意慘澹,相較於這些鋪面的冷清,巷子裏的柳色樓則生意較好。
那裏很熱鬧,廳裏人來人往,笙歌笑語源源流淌,這裏是京城最有名的銷魂窟。
豪賭,醇酒,美人,只要有銀子柳色樓什麼都有,柳色樓高五層,雕樑畫柱,一樓的廳堂寬敞明亮,二樓三樓是雅座,僅以錦繡屏風相隔,轉上四樓是許多閣子狀的廂房,裏面佈置得溫馨而舒適,到了頂樓則是當紅的頭牌小倌跟花魁。
這些特別的美人吸引著有錢有權的人,莫怪黑白兩道乃至王公貴族都出入此地,因為樓主將柳色樓經營的很好,頻繁出入這也不會與江湖扯上恩怨,因而來這他們也沒有任何顧慮。
廳堂裏琴聲淙淙。
年輕小倌跟姑娘穿梭其中,賓客們笑著跟他們喝酒,或是抱著他們調情,氣氛很是旖旎,忙前忙後的小廝伺候好了客人,就端著空盤轉到後院裏趁機休息。
後院是下人住的地方,面積很大,屋子也很多,這裏種著許多蔥翠大樹,順著樹林深處走去,在小倌們都不知道的地方,藏匿著幾間屋子,那屋子狹窄又潮濕,除了床什麼都沒有。
那簡陋的木床上是單薄的被褥,待在裏面的人雙腳被鎖鏈拴住,沒辦法自由活動,屋裏又黑又靜,睜開眼抑或閉上眼看到的都是黑暗,那樣的黑暗裏,分不清白天或黑夜。
要是想喝水只能等到吃飯,餓了也只能挨到吃飯,吃的很簡單,大都是冷菜餿飯。
黑色的門上有道暗門,送飯的人不會直接進來,也不會跟裏面的人交流,他們將飯菜丟進去就不聲不響地離開,待這樣的屋子裏,活生生能將人逼瘋。
這樣的屋子是為了懲罰不聽話的小倌跟姑娘,這些人大多剛進樓裏,對待在樓裏要做的事感到厭惡,又或者對觸碰他們的賓客大打出手,被管家教訓了不聽,用了武力依舊跋扈,就將他們關在四面都是牆的黑屋裏反省,當他們能乖巧聽話了就放出,現在屋裏關著名男人。
「嘎吱!」緊閉的門發出沈悶聲響,門被推開,白光照在裏面的男人身上,男人成熟又穩重,從容地坐在床上,雙腿自然地交疊在一起。
他的五官很端正,與樓裏的俊美小倌比甚至有些普通。
但他氣質堅定,渾身散發著股成熟男人的魅力,這樣的魅力讓他很穩重,安靜中也能帶著股銳利,這樣的銳利或許跟他年紀有關。
他三十左右,一雙深色的眸子極為深邃,像藏著許多秘密似的,有種過目難忘的寡淡感,他薄涼的唇紅紅的,微微抿起的時候,弧度非常好看。
他身著灰青色的衣衫,這樣惡劣的環境裏,那衣衫依舊乾淨又整潔,沒有任何的褶皺跟污垢,這樣的整潔,隱隱給人股形容不出的禁欲感。
「秦厲風,樓主要我放你出去。」君逸來到他身邊。
秦厲風沒有反應。
「你拿了慕容燁的玉佩,就要交出來,別讓樓裏的人說你是偷。」君逸不耐煩地說,要不是他拿了客人的東西,也不會被關暗房裏反省,今天是第十天,樓主說放了他。
「玉佩是我的。」成熟男人的聲線異常好聽,低低的,還帶著些綿綿的鼻音,異常的性感又迷人。
君逸禁不住抬起頭,一看到他堅定又從容的神色,登時像隻炸毛獅子吼起來,「那要是你的,慕容燁怎麼會來樓裏要。」慕容燁是連雲山莊的莊主,身份顯赫,地位跟權勢不是他能惹得起。
「……」秦厲風沉默。
「你惹上慕容燁,拿了他的玉佩又不承認,樓主將你關在暗房裏反省,就是要你出去了認錯。」君逸唇角微扯,蹲下身去解他腳上的鎖鏈。
「……」秦厲風再次沉默。
「你究竟在想什麼,要是你不交出玉佩,還是要被關在這,難不成待在暗房裏很好?」君逸面色陰沈,不滿他的沉默。
秦厲風直視他,平靜地說,「你不用擔心我,待在這也沒什麼。」他知道眼前的人沒有惡意,儘管他的語氣很冷,態度也很差。
「誰擔心你這老男人了!」君逸瞪他眼,又惡狠狠地問,「你是不是有別的想法?」
「我要離開這。」秦厲風淡淡地說,深色的眸子裏湧起層黑暗,他在這待了很久,一直在做不喜歡的事。
「你是為了慕容燁離開?」君逸不高興地問。
秦厲風沒有回應,待青樓的人,不管小倌或下人,一旦年老色衰或不討樓主喜歡就會被逼走,他要走不僅是這樣的理由,還因為有了喜歡的人。
「你真的要走?」君逸驚疑地望著他,要說他年紀不小,容貌又不好,個性也沈悶,要走其實很簡單,只要他跟樓主提。
「嗯。」秦厲風應了聲,便起身走出暗房,他十六歲來柳色樓,在這待了十七年,不年輕了,要為下步做好打算。
柳色樓是京城的青樓,這裏的小倌跟姑娘很年輕,來玩的客人很難應付,大多沒人性,樓裏被淩虐、玩死的小倌很多,因他容貌普通,一直都在柴房裏做事。
柴 房也很不好待,周圍人的排斥令他處境淒慘,那些對他好的人,總在背後嘲笑他,而他卻什麼都不知道,如此一來吃虧在所難免。那段日子度日如年,而他總是逮到 機會就跑,只是幾番逃跑總被抓住,抓住後被綁在樹上打,那樣的羞恥跟侮辱後是延長賣身契,這麼一來一往,他自然懂了利弊關係。於是隱藏起堅硬的殼,安分地 待柴房做事,並學會適應這裏,學會點頭哈腰融入這個圈子,很不習慣這樣的生活。但人總要適應許多不習慣,這是一輩子都沒辦法改變的事。
他想要是家道沒有中落,父母沒有過世,他該留在學堂裏念書,而不是整天待在這重複每天要做的事,他就這樣待了十來年,想著攢夠銀子找到機會了就離開,事與願違遇到了慕容燁,為了得到他,總是想方設法要他來見自己。
默默地思索著肩膀猛然被重重地推了下,回頭望去,正是跟隨在身後的君逸,他不耐煩地望著他說,「秦厲風,你有兩個選擇,要不將玉佩交給我,要不就去把大夥的衣衫全洗了。」
秦厲風挑起眉,「現在?」尤其這種下雨的天氣……
「不然呢?」君逸興味地說,「要不你將玉佩給我,這樣我也好去交差。」他來柳色樓一年多,跟秦厲風相處的還好,於是很不願刁難他。
「我現在就去。」
「你真的要去?」君逸有些難以置信,他以為秦厲風至少會辯駁,必定他要辯駁了,他也能理解,可這麼一口答應,到讓他很不習慣。
「對。」
君逸歎了口氣,忍不住說,「要洗的衣物很多,你今晚先回去休息,我找人幫你。」他出口威脅,並不是要他輕易妥協。
「謝謝。」秦厲風走到秀麗的青年面前,輕輕地望著他,深邃的眸子裏閃爍著溫潤的光。
「不用。」君逸笑了笑,向來受不了他的客氣態度,尤其在青樓這種地方,小倌跟姑娘們的性格都有些跋扈,而秦厲風給他的感覺很特別。
他不夠俊美也太過平凡,但那股沈澱下來的成熟味道,總在他的舉手投足間自然揮灑,再者他年紀不輕了,卻沒有中年人的富態,也沒有頹廢的眼神。
他的目光很淩厲,不笑的時候有些陰鷙,但笑起來了就很優雅,很有氣質,這樣的他很穩重,給人的感覺也極為舒服,因而不想為難他,「你回去休息吧。」
「好。」
秦厲風回到臥房。
臥房空間不大,佈置得亦很簡單,裏面沒有任何的奢侈物,樸實的大床收拾得很乾淨,也很整潔,那床上坐著位年輕男人。
他年約二十上下。
身著襲繡著暗紋的藍色錦袍,那袍子很華麗,也很貴氣,他及腰的長髮披散下來,唯有耳根的髮絲隨意的束起。
他生得俊美絕倫,英氣的眉下,一雙琥珀色的眸子非常迷人,只是那眸子很冷,像被冰窖裹住的黑寶石,他的眉心有粒痣,仿佛無意間遺落的朱砂一點,襯著他白皙的俊美容顏,有種混合著高傲和美豔的生人勿近感。
「你怎麼來了?」秦厲風沈穩地望著他,深邃的眸子裏閃過絲笑意,沒想到慕容燁會來找他,他心儀柳色樓的小倌尹維瀾,自他們認識後,就極少來找他。
當然,他也不是省油的燈,既然他那麼在意那塊玉佩,他就不還他,要他主動來見他,只是因為這事,他也被關在暗房裏。
慕容燁冷冷地注視他,不客氣地要求。「玉佩還我。」他不想見他,與他見面總是不舒服。
「留在我床上就是我的。」
「你要喜歡玉佩,我可以給你別的。」慕容燁的聲音好聽得讓人沈醉,只是眼底卻沒有任何溫度。
那玉佩是母親的遺物,尹維瀾無意見了很喜歡,於是就決定送他,豈止陰差陽錯跟他有了關係,隔日醒來後將玉佩留落在了他床上。
跟他要不給,怎麼解釋都不聽,同管事的說了幾天沒見到他,後來自別人口裏得知他被關在暗房裏反省,但看他這副神態似乎教訓了也沒效果。
「我只要這個。」秦厲風淡然地說,目光在慕容燁身上遊移,那目光順著他的眸子來到唇瓣,慢慢地沿著優美的唇滑到衣襟。
上面的刺繡很是清雅……
華亮的真絲錦緞在燭光裏散發著月白的光澤……
那樣的光澤裏他的面容很好看,只是全身散發的清冷氣焰,以及那眼底暗藏不住的厭煩,讓人沒辦法靠近,而他沒有猶豫地走過去。
「不要靠近我。」冰冷的聲音立即自慕容燁的唇裏流出,他似乎很生氣,面容卻鎮定而冷漠,仿佛只孤傲的獅子一般。
「靠近有怎樣,我們不是更親熱的事都做過了。」秦厲風輕佻地拉起他的手,他的手修長又白皙,指節很突出,輕輕摩擦下,酥麻便自他的指尖流過,那感覺說不出的舒服。
「那是你用藥!」慕容燁狠狠推開他,要不是他用藥,他又怎會中他的計,而要不是那次的荒唐行為,自己也不會注意到他的心意。
「我也是逼不得已。」秦厲風沒在意他的態度,只是撫上他的臉,「要是你心裏沒有尹維瀾,只將所有感情投在他身上,我也不會這麼做。」
「先 前我們不是很好,我將你當朋友對待,這樣的關係難道不行──」慕容燁的眸子裏藏著急欲爆發的怒氣。他沒忘記秦厲風的恩情,三年前他遭手下暗算,深受重傷, 狀甚觸目驚心,而秦厲風救起他,細心照顧他,他們這樣認識了並成了朋友,他很滿意這樣的結果。直到半個月前,他對自己下了情蠱,主動破壞這層關係,而要是 沒有那荒唐的夜晚,他們會一直是不錯的朋友,朋友,只是將他當朋友而已,這是很普通的感情,所以他對自己的所作所為,異常的難以接受。
「不夠的……」秦厲風笑了,眼底有幽光在閃爍,「要是你沒愛上別人,我會一直看著你,只要能看著你,留在你身邊,我就很滿足。」可他愛上了尹維瀾,甚至要帶他離開柳色樓,這種事他絕不允許。
「……」慕容燁面無表情地看他,以前怎麼沒有發現他是用這麼偏執的目光看他,而他竟什麼都不知道。
「他 有什麼好,比起他來,我更在意你,你今晚來找我,除了找我要玉佩,更需要我幫你紓解欲望,我知道身中情蠱的滋味可不好受。」秦厲風再次靠近他,那帶著薄繭 的手撫上著他健碩的胸口,柳色樓待久了,耳目濡染,怎麼能挑起男人的欲望,讓對方欲火焚身,他比誰都明白,再者他中了情蠱,一點撩撥足以讓他有反應。
「玉佩我不要了,情蠱的解藥給我,我不想跟你有牽扯。」慕容燁眸子晃動,說話間秦厲風的手滑到他的下身,若有似無地碰觸他的欲望,強烈的衝擊讓他的血液都燃燒起來。
「玉佩本就是我的。」秦厲風劍眉輕揚,性感的唇瓣貼上他的耳根,「你不想跟我有牽扯,但你身上有情蠱,只要沒有解藥,你就離不開我。」他知道他捨不得碰尹維瀾,怕那人虛弱的身體承受不住他的欲望,所以他知道只要挑撥他,今晚他是走不了的。
「秦厲風,我對你沒有感情,你把解藥給我──」慕容燁抓住他,牢牢的,他的手滾燙得駭人,眼底卻掠過幾絲嘲弄,要不是中了情蠱,他決不碰他。
「即使如此,我也不能放開你。」秦厲風湊近他,不著痕跡地盯著他紅潤的唇,微微地側過頭,在他要躲閃間吻了下去,唇瓣交錯地黏在一起,滾燙的呼吸交融在唇齒裏。
這樣的熱度有些瘋狂,而慕容燁因為受到過大驚嚇,一直沒有反應,固然他恣意地吻緊他,用濕熱的唇含住他的舌,細細品嘗他唇舌的滋味,也沒有推開他,欣喜之際,巧妙地將他摁在了床上。
慕容燁的眸子暗下來……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