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弄簡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閨名:小弄簡
93年生人。雙胞胎共用同個筆名進行小說創作。

代表作《將軍王妃》、《傾盡天下》、《盛世無爭》、《性外無物》、《逆襲》等。

 
         弄簡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閨名:小弄簡
93年生人。雙胞胎共用同個筆名進行小說創作。

代表作《將軍王妃》、《傾盡天下》、《盛世無爭》、《性外無物》、《逆襲》等。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代售書系 >> 一時性起

點閱次數: 2919
   一時性起
編號 :118
作者 弄簡
繪者
出版日 :2011/12/8
 
冊數:1冊 
簡介:
有沒有搞錯啊!他潘雲可是世界上最最男人的男人了!
竟然、竟然在失戀那晚被一個漂亮的混血美人霸王硬上弓了!!
最最可恨的是,第二天回到家還被告知要被打包拱手送給人家家當媳婦??!!
還有比這個更加荒謬的事情嗎!是大家瘋了還是他瘋了?
開什麼國際玩笑,那個他未來的「夫婿」就他媽是那個力大無比典型腹黑的混血美人!
他才不要,不要和一個陌生人被安排在一起!
可是為什麼對著那張漂亮的臉他就說不出任何拒絕的話呢?
為什麼那個美人要對他這麼好呢?為什麼漸漸地會有淪陷的感覺呢?
一個人十年前一時興起的玩笑話卻造就了一段甜蜜的纏綿。
愛,看似來得突然,卻是埋伏已久。
甜蜜的圈套就在那裡,你跳是不跳?
寵溺無罪,年下萬歲!

網路優惠價:28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嗚嗚,我不要走啦!我不想去法國!我要待在雲哥哥身邊!」有著金色捲髮貓眼狀碧眸的小男孩拉住一個身形修長有力的大男孩的衣擺,哭號著:「我不走!不走!我要待在中國,我喜歡雲哥哥!」而站在飛機檢票入口處的大人滿臉的無奈,不停地看手錶。
被小男孩拉住衣角並被稱作雲哥哥的男生見狀,彎下腰,把男孩摟在懷裡。「小風乖哦!法國很漂亮的,雲哥哥想去還去不了呢!你到了那裡可以給雲哥哥捎手信什麼的!不是很好嘛!」
雲哥哥溫柔的勸說成功讓長相漂亮的男孩住了嘴,但止了哭嚎聲,卻沒能止住男孩看似怎麼也流不完的眼淚。男孩貓眼中的淚水順著姣好的臉廓滑落,滴在男生的手背上,一副我見猶憐的可憐樣子。
「乖,小風別哭啊!雲哥哥在國內等你哦,等你回來,我們再一起玩好麼?」男生說得真切,企圖止住男孩的淚水。
「嗯,嗚……小風回來就要娶雲哥哥!讓雲哥哥再也不離開小風!」男孩的童言把周圍的大人逗笑了。
雲一愣,一時興起,隨口調笑道:「嗯,好啊,那時候小風要給雲哥哥買最漂亮的結婚戒指好麼?」
男孩立刻破涕:「好!雲哥哥,那小風乘飛機去法國,好好學習,賺大錢然後買漂亮的戒指娶你!」
「嗯!好!」一大一小,親暱地互吻了臉頰。
方才還哭鬧不止的男孩終於肯進了檢票口。

 

第一章
「再一杯。」坐在吧台前的男人已經有了明顯的醉意,雙頰發紅,一手握住方形的酒杯,一手揉著自己發痛的太陽穴。
這種死命的喝法讓為他倒酒的酒保也不禁有些遲疑,看著眼前買醉的男人勸道:「潘少你少喝點吧,這酒後勁大。」
「別…別囉嗦!給我倒!」潘雲不滿極了,什麼後勁大!全是鬼話!自己怎麼喝都喝不醉!越喝越他媽清醒。「媽的!看什麼看!給我倒滿!」瞪了一眼盯著自己直瞧的酒保。
酒保不敢再說什麼,只得給他滿上。
潘雲拿過杯子,又是一飲而盡。痛快!火辣辣的酒劃過食管,進到胃裡,人熱得像是要燒起來。
潘雲正想讓酒保再倒一杯,酒保卻為剛坐下的一對情侶模樣的男女調火燒咖啡去了,於是潘雲乾脆自己動手,伸長手臂夠到了放在吧台對面的酒瓶,給自己又倒了一杯。
「喂,有去看陸離的《溫不抵寒》了麼?」說話的是坐下不久的女孩。一頭酒紅色的發披在肩上,在燈光下看上去有些妖媚豔麗。
她的男朋友撇撇嘴,有些不屑,「喔,就是最近風頭很盛的同性戀電影吧,我怎麼會去看這種電影!」
「你是在瞧不起同性戀!哼!我看你是在嫉妒主角陸離長得比你好吧!看看人家的樣貌身價氣質,再看看你自己,我都為你感到悲哀!」女生撩起散落在胸前的頭髮夾在耳後,對男友對同志電影鄙夷的態度顯得十分不滿。
「他好你怎麼不嫁給他啊!找我做什麼!」男人的自尊受到了打擊,立刻反擊。
女生沒理他,反倒是有些不耐煩地催了酒保幾聲。
男生自討沒趣,掏出手機,假裝看時間,以解尷尬。

陸離!陸離!同性戀!同性戀!
潘雲的頭腦裡只有這麼兩個重複的名詞。
「真他媽晦氣!」他放下酒杯,擦了擦因喝得過急而殘留在嘴角的酒。他來酒吧酗酒般地想要灌醉自己就是為了躲避這個該死的名字。在他人眼中的萬人迷陸離,在他眼裡只是一個會橫刀奪愛的垃圾而已!
他深愛了十年的溫陌就被那個垃圾搶走了!!

「該死的!這酒太辣了!」覺得自己沒出息地幾乎要掉眼淚了,潘雲尷尬地推開酒杯,把所有一切都歸結到酒上頭。
食指指關節敲著吧檯面,「阿正!給我換種酒!」
酒保的名字便是阿正,被點名的阿正,剛調好咖啡,聽半醉的潘家小少爺叫自己,立刻又到了潘雲面前。「要換酒麼?潘少?」阿正是想要勸他不要換酒,不同品種不同度數的酒混在一起喝極容易醉。
「嗯!換酒!換那種一喝就醉的!」潘雲鮮少有孩子氣的時候,今夜卻屢屢犯孩子脾氣。
買單的人這麼說了,阿正一個小酒保又能說什麼呢?
各式的酒,一杯一杯的下肚,再加上心情鬱悶,號稱千杯不倒的潘雲也醉了。
趴在吧臺上,把玩著手中的酒杯,一會兒笑一會兒罵。
到了最後沒了力氣,索性合眼,枕著手臂不再說話。

 

「喂, 你看那個站在門口的人是不是未風!」此時已是後半夜,酒吧裡正是人多的時候,音樂也換成了更加勁爆的曲子,在二樓打碟的DJ正說著一些鼓動客人玩性的話,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彙聚在表演臺上,穿得十分單薄的舞者身上,卻仍舊有人發現了帶著深色蓓蕾帽的抱臂倚在門口的未風。
「什麼?!」音樂開得實在太響,站在眼尖的發現者身旁同行的夥伴沒聽清楚,側著頭湊上耳朵,又聽對方說了一遍總算聽清楚了,順著夥伴的目光看去,卻什麼也沒能看到,門口根本沒人!更別提看到那個年紀輕輕就拿下一堆獎項的國際服裝設計師未風了。

「快醒醒。」未風站在潘雲身邊,他剛接到潘家二哥潘旭的電話,說潘雲失蹤了一個晚上,連重要合約簽訂的飯局都沒出面,毫不留情地放了人家鴿子,於是就從床上爬起來,按照潘旭給的一些酒吧一家家找。
剛進門,一時間還真的很難找到人,潘雲的電話又關機不接。於是他只好站在門口看,好容易才辨出趴在吧台明顯喝多了的潘雲。
震天的音樂都沒能吵醒潘雲,更何況未風的這句催促?潘雲連頭都沒抬,繼續趴著。
未風拉拉帽檐,俯下身湊近潘雲的耳邊,「雲,起來了,我帶你回家。」
潘雲總算給了點反應,他嘀咕了幾句,眼睛睜開了,卻又因燈光有些刺眼逐漸眯成一條縫。
見潘雲這副模樣,未風嘴角不由地浮現出一抹會心的笑意。
「唔, 挺漂亮的啊!」潘雲滿嘴酒氣,說著胡話,這還沒睡醒,眼前就出現了個美人,「嘿嘿,咯……這不是上天眷顧我,送我給美人消火吧…」潘雲頭腦不清說著清醒時 絕對不會說的混帳話。「美人帶我回家吧!我想我差不多是失戀了……」他可憐兮兮地撇了撇嘴,「我喜歡他整整十年,卻被別的人搶走了……」
未風前刻還明媚的臉色立刻陰沉下來。
喜歡整整十年的人?哼!你面前站著的可是喜歡了你整整十三年的人!
帶你回家?好好,那你就乖乖跟我回家吧。
「買單。」未風扶起站不穩的潘雲,抓了口袋裡的一把錢,放在桌上。
「喂,這是潘家少爺,你不能帶走!」阿正急了,潘雲喝得早已分不清東南西北,若是這個時候被人家架走,到時候他要怎麼向潘家交代啊!
「不,這是未家的准媳婦,只有我能帶走。」摟著潘雲腰的男人回過頭來。
出色的五官加上嘴角似有似無的笑意,讓阿正完全看呆了,等緩過神。兩人早已出了酒吧的門。


冷風吹在面上,潘雲打了個哆嗦。
「好冷。」他輕喃了句,整個身體都靠在未風的身上。
酒吧裡空調開得很大,室內室外溫差很大,未風擔心他著涼,就解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他身上。
「快上車。」車就停在路旁,沒熄火,還開著空調,未風給潘雲開了車門,催促他上車。
「哦。」此時的潘雲雖然有醉意卻還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一夜情是夜生活裡的點綴,這沒什麼大不了的,況且這個陌生的年輕男人是個長相無可挑剔的混血美人。

潘雲被安置在了副駕駛的位置,進了車不到兩分鐘,就又睡了過去。
夜裡路上沒什麼車也看不見什麼人,車開得很穩,未風時不時地偷望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

十年。這是兩人暌違的時間。
兩個人見的最後一面應該是在未風赴法留學時在機場的那一次送別。
那年未風八歲而這個叫潘雲的男人十八歲。
未風並不知道時間把自己變成了哪副模樣,但此時他發現,潘雲一點都沒有變,仍舊是那個值得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

「唔,去你家吧,我今天不太想回家。」潘雲突然醒過來,嘀咕了幾句,把車窗下了一半,靠在窗邊吹風。
未風有些不滿地皺眉,潘雲對性的草率讓他心裡某處地方一個勁地泛酸。
難道這個男人經常和陌生男人發生關係麼?
未風盯著潘雲的眼神漸漸地變得有些陰鷙。
潘雲卻渾然不知。
陌生男人的家比潘雲想得要大很多裝修也精緻很多。
不是低劣粗俗的貧民風格,也不是奢侈豪華的富貴高調。男人的屋子的裝修線條簡潔,顏色搭配經典卻不老套,採用黑白塊狀結合牆面。
「你要不要喝杯紅茶醒醒酒?」未風進廚房倒了杯水遞給坐在沙發上正打量裝潢的潘雲。
「我 很清醒。」潘雲雖然有喝酒,但是已經趴著睡了很久,再加上剛剛吹了會兒冷風,腦子說不上清楚但也絕不糊塗。「你家挺漂亮的。」這是由衷的讚歎,他還以為, 按照男人的年齡,喜歡的應該是更加青春的裝修風格。「啊,對了,你什麼年紀,應該成年了吧,我不喜歡和未成年人亂搞。」潘雲突然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他 抿了一口杯子裡的水。
眼前的男人,唔,或許該稱為男孩更加恰當一些,雖然穿衣風格都挺前衛看上去年齡卻確實不大。
未風不知道該擺什麼臉,這個時候問名字之類的才比較靠譜吧,對於一個即將要同自己滾床單的人,這個姓潘的傢伙竟然只關心對方是否成年!
未風在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好好懲治這個不守夫道的男人!卻顯然是忘了,他自己在法國那段日子,身邊也是男女不斷。

「嗯,如果清醒那就開始吧。」未風拿掉戴著的蓓蕾帽,跨坐在潘雲的大腿上,雙手環住潘雲的脖子固定住,送上自己的唇,命令道:「吻我。」
真是出人意料的熱情,他起初見未風以為會是溫潤如玉的美人,沒想到對方採用的警示如此誘人的開場白。他自然不會客氣,印上自己的嘴唇,主動出擊。
靈巧的舌頭滑入未風微啟的口唇之中,輕輕掃過上齒貝,牙齒則有些粗魯卻性感地齧咬未風紅潤的嘴唇。
未風也不羞澀,反而大方地主動伸出舌頭,邀請似的纏住正在自己嘴裡肆虐的那條軟舌。
兩人都是高手,不必故作姿態。乾柴烈火,立即燒得火熱。
透明的津液順著潘雲嘴角緩緩地溢出,最後竟是他落了下風。
未風一手扣住他的腦門,一手按住他的肩膀,讓他動彈不得。
一個吻就有了劍拔弩張的氣息。
潘雲覺得可能是自己的錯覺,他總覺得眼前的人突然有一點莫名的熟悉感。
這個吻默契度十足,不像是露水情人之間,倒像是那些嚷著天長地久的情侶之間的親暱。
他在心裡唾棄自己這種羅曼蒂克到了極點的想法。估計是被陸離和溫陌那場所謂的「純愛」刺激壞了腦子,他這麼想。

「你在出神哦,這個時候發呆可是很危險的。」未風湊近他,濕潤溫暖的氣息噴吐在他臉上,顯得曖昧卻有極濃的情色感。
潘雲剛緩過神,眼前的美人已經熟練地將他領口上系的領帶解下,並試圖將他的雙手反綁在他身後。
「我們來玩一些特別的好麼?」未風貼著潘雲的臉,低聲誘惑道:「會很舒服的。」
潘雲皺皺眉頭,雙手被捆,讓他有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
他出身優越,行事又高調,從來都是焦點人物,他向來扮演主導角色,在交歡中亦然,現在有種主導權被搶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不安並且非常不痛快。
「我想你最好解開我,我並不喜歡這種遊戲方式。」潘雲出言提醒,卻換來未風愉悅的一笑。
「沒關係,我保證你會喜歡上的。」溫熱的手指探入襯衣裡,游走在潘雲寬廣的胸膛上,摸索著,尋找到了目標的那一點,輕輕搓揉。
「媽的!」潘雲突然爆了粗口,臉色也變得僵了很多,「你別告訴我你小子頂著那張臉是做上面的!」被未風這麼一搓一揉,再大的酒性也嚇醒了。他潘雲確實男女不拒,可卻從來只做上面那個。
未風臉上依舊掛著溫和的笑容,「當然,寶貝,我怎麼可能做下面那個?」說這話的時候,未風左邊的眉頭不由地動了動。潘雲吃驚的樣子可愛極了,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
「見鬼,真他媽的晦氣!」他不由地感慨今天真的非常非常背,還以為老天可憐他失戀給他送來個美人,沒想到美人只上不下,光看沒法用。
「那就解開我吧,我也……唔……」毫無預兆的激吻最難招架,再加上施吻者又有著異常高超的技巧,饒是潘雲也差點被吻得厥過去。
「放開我!」潘雲的臉色黑了一半,看男人的意思似乎打算用強的了。媽的!素來只有他潘雲敢強迫別人,還沒見哪個膽子大到敢來惹他的!
可這樣的威脅,對未風顯然沒起絲毫作用,他非但沒有被鬆開,反而被更進一步地壓倒在沙發上。
皮帶被抽出,褲子拉鍊也被拉了下來。
潘雲臉色更難看了,冷笑一聲,「我警告你不要給我玩這一套,否則你會後悔從娘胎裡出來!」
未風被潘雲的這番話逗樂了,面上眼裡都是笑,笑意卻又在瞬間冷卻下來,「我也告訴你,我從來不受威脅。」
屁話,自己心儀了十年的物件就在眼前,衣衫半解,雙手被制,哪個正常男人能夠就此罷手?
話說得再氣勢也沒能改變潘雲落下風的現狀,他扭動著身子拼命向後靠,以擺脫未風那該死的趁人之危。
身後的領帶系得死緊,任由他怎麼掙都掙脫不開。
「別動。」未風的警告才是眼下比較實際的,他的聲音較前刻低沉了不少,潘雲的扭動成功地讓他有了更濃的性致。
潘雲也發覺了壓在自己身上這具修長纖細甚至稱得上單薄的身體的生理變化,莫名的有些難堪。
未風鼓起的欲望中心正巧抵在潘雲雙腿之間,潘雲每動一下,欲望就有再次膨脹的趨勢。
潘雲難得老實地聽了勸,惡狠狠地瞪著壓在自己身上的未風:「再次警告你,放開我,不然我絕對讓你死得很慘。」
不知是燈光的關係還是喝了酒,潘雲雙頰發紅,看上去像是在害羞。
情人眼裡出西施,未風看了更是覺得潘雲可愛到了極點,低頭輕啄了一口潘雲的鼻尖,「你警告一萬次也沒用,寶貝,我愛你,我要你!」
甜言蜜語說得如此簡單。這些虛以委蛇逢場作戲的話理應當打動不了潘雲的,可今日的潘雲實在不同於往日的他,因為他剛剛,差不多「失戀」了。
十年的相思換來的是心儀物件同他人感情加溫的消息,所以今晚的他極其的易感。
那句「我愛你」讓他不由地一愣。
這個短促的發呆時間給了未風機會,他迅速地褪去潘雲的長褲,露出內襯的白色內褲。
「不許脫!」操!潘雲以為自己算是比較有修養的,今晚也是屢屢想爆粗口。
事實再次證明,未風不是一個光口頭警告就能制止的人。
微微抬頭的性器暴露在未風的視線裡,未風伸出手去挑逗它。

潘雲也不是一個薄臉皮的人,他這些年也是男女通殺的風流,可不知為什麼躺在未風身下,讓他有一種從未有過的羞恥感,臉皮突然薄了許多,臉頰上的緋紅又深了幾分。

「真是精神。」不過才撩撥了幾下,潘雲的分身體積就明顯大了許多,未風的語氣裡絕對沒有褻辱的意思。潘雲卻紅著臉撇過頭去。
未風見潘雲像是默認了自己的一番行徑,不由得寸進尺地一把握住了潘雲的男性象徵。
「嗯……」任由誰敏感部位被人這樣挑弄都會快感如潮,更何況現在被挑逗的是平時身邊男女無數從不控制欲望的潘雲潘少爺。
這具習慣了別人伺候的少爺身體,已經開始被快感漸漸侵襲,但理智卻依然健全。
被嫺熟高超的技巧服務得很舒服的潘雲,不消多時就射了出來。
粘稠溫熱的體液沾濕了未風的手指。

「真叫人受不了!」潘雲身體的誠實與他面上表現出來的不屈有著巨大的反差,未風卻很喜歡他的這點倔強,撇開臉咬著唇的樣子實在是讓人無法忍受,想要狠狠疼愛這具身體。
纖長的手指沾有潘雲前刻噴射的體液,試著送入他溫熱緊致的甬道裡。
「媽的!」到了實質的這一步,前刻看上去已經妥協的潘雲突然爆發了,他竭力抽出被未風壓制住的腿,幾乎是用踹的躲過了未風的侵入。
「真凶。」還好他反應快,躲過了那絲毫不留情面的一踢,否則,嘖嘖一定很疼吧。
借由未風後退躲避的空擋,潘雲已經站起身來,但依舊很狼狽。
雙後被捆在背後,他甚至無法拉起已經褪至腳踝的褲子。剛剛發洩過一輪的分身正軟趴趴地窩在茂密的森林之中。

「你還是去找別人吧!我說過我不做下麵的。」雖然依舊弱勢,但潘雲卻假裝鎮定地同對方談條件:「你現在幫我解開,我在日後就不追究你今晚的無理……」
「不必了,我沒幫你解開的打算!」這種時候還想跑,這想法也未免太天真了一點。
打斷別人說話是非常不禮貌的,說話屢屢被打斷,這點讓潘雲心裡的怒過燒得更旺了。
他眼神如毒,盯著不遠處站著的未風。
「別這麼看我,寶貝,你實在太性感了。」對於潘雲,未風不介意耍耍嘴皮子,雖然他曾經對只會說甜言蜜語的人非常不屑。
「見鬼!我他媽遇上變態了!」潘雲覺得世上估計沒人比自己更倒楣了。即使手被綁,他也覺得自己絕對打得過眼前身形單薄的男人。因此他並沒有太大的危機感。

可惜很多事情,都是一山更比一山高,惡人自有惡人磨。十年來打架只輸給過溫陌的潘雲竟然在拳腳上也完全落了下風。
未風出手狠准快,這讓無法用雙手出擊的潘雲狼狽地四面閃躲,最後極度丟臉地自己身形不穩,再次跌坐在沙發上。

未風扯亂自己的領口,語氣裡有了一絲寵溺的縱容:「真是調皮的傢伙。」
這句在潘雲耳裡無異於侮辱的調戲讓潘雲恨不得一口咬死眼前長著漂亮臉蛋的男人。
「啊!」未風指尖上的體液大都已經凝固,也已經冷了,手指抵入緊致軟穴依舊是有難度的,潘雲沒想到未風會直接送入一指,疼得立刻冒了冷汗,在肚子裡直罵未風他祖宗。
未風的眉頭也微微皺了一下,潘雲的身體比想像中更加緊致,才一根手指就完全填滿,動彈不得。
未風抽出手指時,潘雲又驚喘了一聲,卻很快咬住牙關,不讓更丟臉的聲音溢出。

未風轉身去了裡屋,潘雲當然沒道理束手就擒,他躡手躡腳地向大門方向移進,雖然偷偷溜走有些丟臉,但總比在這裡被男人上好吧!

「你要去哪裡?」未風抱臂倚在連通臥室與客廳的那扇門的門框上,好整以暇地看著正準備開溜的潘雲。——這個動作可以稱得上他的招牌動作。
媽的!潘雲磨著牙,瞪著未風。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