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南枝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作者簡介:南枝
嗜辣嗜肉,一日無辣無肉便死星人。
喜歡強攻弱受配對,一定要攻寵受,溫馨HE結局,過程小虐怡情。
基本上,我的文便是這種風格吧!
 
         南枝 的所有作品: 
   


 


                        斕卡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作者簡介:南枝
嗜辣嗜肉,一日無辣無肉便死星人。
喜歡強攻弱受配對,一定要攻寵受,溫馨HE結局,過程小虐怡情。
基本上,我的文便是這種風格吧!
 
         斕卡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代售書系 >> 念慕

點閱次數: 4764
   念慕
編號 :064
作者 南枝
繪者 斕卡
出版日 :2011/2/8
 
冊數:2冊 
簡介:
上冊:
作為豪富一方的周家的私生子,周念從小和母親一起生活,繼承了母親的耀目容貌,高傲帥氣,十幾年來,從沒對誰側目,卻新入大學就對年輕溫文的數學老師楚慕一見鍾情,從此展開了他的追求。
楚慕柔和卻冷清,周念的追求行動他看在眼裏,本不欲接受作為他學生的周念,後來,卻不得不被他的溫柔和貼心所感動,漸漸愛上,走在一起。
但家庭的阻力,師生的身份,年齡的差距不得不讓兩人分離……

下冊:
相隔五年,繼承了周家產業的周念回到學校找楚慕,五年的時光並沒有讓兩人產生隔閡,思念只加深了愛戀。
兩人重又走到一起,他們已經有了力量衝破家庭的阻礙,周念無聲的求婚,楚慕接受,從此願意一起組成一個家庭,相愛相守。

網路優惠價:70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剛進大學的大一新生,對學習還不敢馬虎,很少有人遲到曠課的。
不過,周念一個懶覺狂人,要喊他早上早起實在是和催他命差不多。
週一早上第一節課便是高等數學,這對於理科學子可是重點課程,要是掛了可不好看,大家都要提起精神來上。
一大早,宿舍同學起床的時候叫了周念一遍,周念哼了一聲,說「再睡會兒起」便用毯子把頭蒙住了;同學上完廁所漱完口洗完臉甚至收拾完書包,瞧瞧時間已經七點半過,周念在床上依然沒有任何動靜。
一間寢室四個人住,上面床下面櫃子桌子的設計,同間寢室都是同班同學,早在來的第一天,大家神侃一晚上,就已經互相摸熟,到後來經過大半月的魔鬼式軍訓,大家已經是革命情誼了。
不過,最開始說好每天大家一起早起,然後要跑步讀英語早讀好好吃早飯,不過,這個計畫只堅持了一天便陣亡了,因為周念喜好睡懶覺拖後腿,於是,寢室老大林逸和老二曹宇傑分化出去做好學生,黃韜按時起床,周念就等著黃韜離開的時候的一通神搖。
黃韜拿周念完全沒有辦法,背著書包又叫了周念一遍,周念這次毫無動靜,看實在不行了,黃韜只好出去拿了張濕帕子,爬上周念的床,扒開他身上的毯子,就把濕嗒嗒的帕子啪地搭在他臉上。
周念早上起床氣特別重,被刺激醒了臉色就不太好,黃韜看他醒了,長出口氣,罵道,「靠,七點四十了,再不快點,老子都沒法吃早飯,今天一上午的課呢!周念,快點起來,不等你了,我走了!」
黃韜也不看周念的臉到底有多黑,跳下床就跑出去了,門被他甩得砰地一聲巨響。
周念坐起身來,看了看床頭的鬧鐘,上面顯示七點四十一了,他把鬧鐘拿起來仔細看了看,他應該調到七點半的,怎麼沒有響,迷迷糊糊盯著看了會兒,想著他昨晚可能忘調了吧!
鬧鐘上面已經顯示到七點四十三,周念望著那走動的秒針,房間裏太安靜,外面走廊上倒是有跑過去的腳步聲,他才想起來今天是星期一,早上第一節是數學課。
啊!要遲到了!
周 念一下子腦子清醒,從床上翻下來,在椅子上翻出衣服褲子快速穿上,又跑到陽臺洗浴臺上動作飛快地刷牙,然後胡亂洗了一把臉,從廁所裏出來,拿起書桌上的手 錶,已經七點五十四,周念甚至只來得及抓起手機和數學書,別的什麼也顧不得拿,飛快衝出房間,門在他身後「砰」一聲撞上。
男生宿舍的門總是容易壞,這就是一個不小的原因。
哪裡來得及吃早餐,趕緊往教室跑,跑了一段路才發現還不知道在哪間教室上課呢?
趕緊給最是好學嚴謹的老大林逸打電話,邊往教學樓跑邊問地方。
B座201,衝上樓梯的時候,正好聽到鈴聲響起,到了二樓確認了201的位置就衝過去,衝到門口,教室裏已經坐滿了人,眼尖地望見左邊中間位置黃韜站著在朝他招手,他來不及看近處情況就跑過去,沒想到一跑就和一個從位置上起身往前面講臺走的人撞上了。
對方身板太瘦弱,差點被周念給撞得跌出去,幸好周念動作迅速,將他給拉住了,拉住產生反作用力的結果就是將對方半抱到了懷裏。
本來在這麼緊急的情況下,而且還是在這麼大的教室前面,上百人的目光看著這裏,下面原來在唧唧喳喳地說話,隨著上課鈴響聲結束也安靜了下來,這種時候,周念本應該放了對方,快點跑到位置上去坐下,可他卻半抱著對方遲疑了一下才放手。
因 為相撞地很無意,加之對方低著頭,又比他矮半頭,周念甚至沒有見到對方的臉,但是,碰到對方手臂的那一瞬起,他就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那種感覺說不清道 不明,朦朦朧朧地彷彿是心跳的節奏變了,抑或是他身體的生物磁場突然發生了變化,反正,就是在那一刻,他覺得自己發生了某種變化,彷彿中了魔法一般地,他 感覺到一種說不清楚的不可思議。
他聞到對方的頭髮的清香,那應該是洗髮水的香味。很平常的海飛絲薄荷味的那種香味,寢室林逸也用這種洗髮水,可是,卻是這個人的頭髮香味給了他那種奇妙的像是有東西敲在心上的咚咚咚響的感覺。
時間也像是在這一刻停滯住了,周念覺得世界突然安靜,而手握著對方胳膊感受到的細膩肌膚的觸覺與溫暖的溫度可以一直長存……
「同學,上課了!」一個溫潤的聲音將周念喚醒,周念這才迅速反應過來,立即將對方放開。
時間並沒有停滯,一切都是周念的幻覺,教室裏的同學小聲的說話聲傳來,而原來被他半抱住的人也已經退開一步了。
周念發現了自己剛才的失態,臉頰上飛上一抹可疑的紅暈,連聲對剛才被他撞又被他摟住不放的人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沒有關係,」對方聲音溫潤動聽,就像夏日的清泉冬日的暖陽般讓人舒服,他抬起頭來,還向周念露出淺淺一笑,「快到位置上去坐好,下次早點來,不要冒冒失失。」
周念在看到對方的長相的時候,覺得腦子裏糊了團漿糊,讓他有點蒙:小臉,皮膚很白,戴著眼鏡,笑容很溫暖。
周念有些恍惚地坐到黃韜為他占的位置上,覺得自己或者是沒有睡醒,或者是中邪了,他覺得自己有些奇怪。
「喂,你沒事吧!你每天要睡多久喲,還沒睡醒?靠,豬都沒你能睡!」黃韜叨叨絮絮對周念念叨。
坐在前排的林逸和曹宇傑也轉過頭來看了周念幾眼,發現沒什麼問題又轉回頭去了。
「別靠靠靠的,聽著煩!」周念撇撇嘴,將手上的書放到桌子上。
看到對方樣子很稚嫩,身高也不高,周念原來還以為被他撞到的人是同學院上課的學生,在看到對方走到講臺上去,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上姓名,聯繫郵箱,然後又見他轉過身來做自我介紹,周念才知道,他原來是他們班的數學老師。
不光是周念,班上的大部分人都很吃驚,看著坐在第一排一個娃娃臉的白皙皮膚的男生,大家都以為是本學院的同學呢,剛才說話也肆無忌憚,現在才發現對方居然是老師,這讓人吃驚不小,下面竊竊私語這位娃娃臉老師的實際年齡到底是多少。
「老師,楚慕這個名字好古風哦~」
沒想到坐在第一排的一位女生直接在第一堂課就和老師說這樣的玩笑話。
而老師楚慕並沒有介意,而是回了一個淺笑,便開始講起這一堂課在這一學期的安排來,然後又讓每個班交了學習委員的名單上去,說以後交作業的問題。
言簡意賅講完,他就開始正式講課了,而且,是一筆一畫在黑板上用粉筆寫。
上一個星期已經上了幾天課了,不過,第一節老師一般都是隨便扯些閒話講講緒論就完了,非常輕鬆,大家以為這節課的第一節也會這樣,沒想到老師一來就講正課,還真讓人不習慣。
並且,現在老師講課都用ppt了,很少有老師用粉筆書寫,不過,數學課,老師用粉筆寫,講課大家更容易聽懂一些,這樣做的老師是很負責的老師。

周念課根本沒有聽進去多少,眼睛一直在盯著講臺上的老師看,只覺得對方看起來太小了,真不知道他到底多少歲。
楚慕雖然看起來顯小,不過倒是很有師威,主要是他並不和同學打成一片,你看著他挺和藹的,其實他很冷漠,給人站得遠遠的,冷清的感覺,於是,下面的學生在他的課上並不敢違反紀律。
數學課本來很枯燥,不過,他加了一些數學家的趣事來說,又引經據典,他的課上並不讓人感覺煩悶,學生都還聽得比較認真,一個個唰唰唰地在記筆記。
周念就抓了一本數學書來,來了之後才發現這也不是數學教材,而是和數學教材一起配套的習題冊,於是,他這一節課就什麼也沒幹,就撐著腦袋看上面的人。
黃韜倒是在很認真的記筆記,看到周念臉上帶著可疑的笑容盯著講臺,就覺得全身發毛怪兮兮的,捅了周念幾下,問道,「你幹嘛?」
「拿錯書了,你先記著筆記,我回去再抄你的。」周念低頭小聲回道。
第一小節下課的時候,黃韜就把書包裏裝著的包子拿出來了,還拿出了一盒牛奶遞給周念,非常嫌惡地對周念道,「給你的,快吃吧!就知道你來不及吃早餐。」
周念笑嘻嘻接過來,「韜哥,你真賢慧……」
對於周念的噁心臺詞,黃韜是更嫌惡地給了他一拐子,「你他媽再噁心我,下次給你帶吃的老子不姓黃。一共三塊錢,你回去可得還我。」
周念在這邊吃包子,香味漫溢,引起了很多人不滿,男生就斥責兩句,女生則開起玩笑來。
開學的時候,周念就被評為了他們本院的級草,自然有不少女生心儀,於是就得到了更多的關注,只是,喝個牛奶也被一群人盯著看,周念心裏就不太爽了。
數學課一共兩小節,第二小節完了之後,周念和黃韜他們一起出去到另外的教室上思修,出門的時候,回頭看到數學老師還站在講臺上為一個問問題的同學講問題,神態專注,微帶笑意在本子上寫寫畫畫。
周念很快就被黃韜拉著出了門,看到楚慕的最後一眼,是那位問問題的同學收起了本子,而楚慕便開始收自己的包,周念看到他的手指上沾了粉筆灰而特別白,纖長的手指,周念的心跳又變快了。
上午的課上完,大家在餐廳裏吃午餐的時候,就喜歡說起所上的課來,一般是討論老師,還有抱怨老師佈置的作業。
周念漫不經心吃著套餐,聽曹宇傑說數學老師的事蹟。
曹宇傑在這學校有一位讀大四的哥哥,剛報導的時候,那位大哥就請他們寢室好好吃了一頓,說是請大家以後好好相處,互相幫助,還說了一些大學生活需要注意的地方。
拜曹宇傑哥哥所賜,曹宇傑知道不少他們任課老師的事情。
吃飯的時候,他便說起了楚慕。
「是才畢業兩屆的數學系博士,他們數學學院當年的天才,十五歲讀大學,讀大三的時候就直接保研上研究生了,這樣算算,他現在才二十五歲,難怪看起來那樣年輕……」
說完了楚慕,他們又開始討論起今天思修的女老師來。
周念吃著自己的飯沒有搭話,像是對他們的談話內容絲毫沒有興趣一樣,不過,只有他自己知道,在曹宇傑說起數學老師的時候,他的耳朵都快伸到曹宇傑的嘴那邊去了。
學校規定,大一學生不允許買電腦。
於是,每天除了泡圖書館,就是悶在寢室睡覺了,週末的時候可以去逛逛這個城市。
時間過得要快不快,週五上午第二大節課又是數學課。
說起來,學校給楚慕安排的這個課還真不是時候,星期一早上第一大節沒人願意早起,而週五上午第二大節,那些下午沒課的又一心惦記著週末怎麼玩了,哪有心思上課呀!
在別人都對數學課唉聲歎氣的時候,周念倒是很期待這節課。
周念坐在教室裏的位置上,只是楚慕在這一個班一百多學生裏的其中之一,並且,楚慕還同時帶了三個班,加起來就有四百多號人,要他記住周念,那是不可能的。
周念雖然每節課都認真地盯著老師,但是老師講他自己的課,根本沒有注意到過他。
周念很快發現了這個問題,他有些悵然。
即使長得再帥,即使眼睛再有魅力,對於一個專心講課的老師來說,他的臉沒有什麼特別優勢,而且即使眼睛放電也不會有任何回應。
周念最開始並不認為他是看上這個小老師了,只是心中的那種想要見面的掛念感覺讓他有些失神,當後來明白這是愛上一個人的感覺時,這已經是過了好幾個星期了。
他從來就不相信一見鍾情,不過,他卻不得不承認,他是在第一次接觸到楚慕的時候,他的心就不再是他自己的了。
周念的媽媽秦女士是位漂亮的女士,每個月都會來看周念一次,還會給他送不少東西來,吃的穿的用的,全是好貨。
秦女士和周念走在一起的時候,別人只會認為兩人是兩姐弟,甚至曹宇傑第一次見到周念媽媽的時候,不明白情況還拉著周念說道,「你姐真是大美女,交男朋友沒有?」
被周念抓著揍了一頓,被告知那是他的媽,可不是什麼姐姐,更不是他們能夠肖想的對象。
星期六,秦女士又來看周念了,請周念的寢室同學,和他班上關係不錯的另外幾個同學去餐廳一起吃了個飯。
然後,周念就被秦女士帶著到城市周邊旅遊景區旅遊去了,星期天下午才回來,而秦女士就坐飛機回去了。
大家看周念所用東西的檔次派頭,就知道他家估計算是很有錢的,這樣長得又帥家世又好的人,追求的人便很多,甚至有高年級的學姐也請過他吃飯暗示一番,只是,周念都沒有答應,一副冷漠的樣子。
雖然每個月都會見到他的大美人媽媽,卻沒有從周念嘴裏聽到他提起過他的爸爸,曾經有人問過,周念也沒有回答,甚至有人猜測周念會不會是單親家庭裏的孩子。
才開學沒有多久,就這般得到矚目,周念一方面對此並不以為意,一方面又覺得被關注地太厲害而不爽,畢竟,誰願意去上個課在教室裏被大膽的女生圍觀呢!收到太多情書,被太多人表白,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黃韜給他支招,說他只要交女朋友了,這些麻煩就會少很多,並且,他定下來了,其他兄弟才有機會出手呀!
黃韜一把鼻涕一把淚向周念哭訴他們這一夥兄弟因為被周念的光芒遮擋而無人問津的苦楚,周念皺了眉頭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你去告訴大家,說我是同性戀不就行了!」
他這一句,讓寢室眾人都愣住了,曹宇傑最先反應過來,立馬將自己的書包抱到胸前遮住自己換衣服而解開扣子半裸的胸膛,怪腔怪調顫悠悠道:「小念念,你可別打哥的主意,哥只接受女人的!」
他這一擋一叫喚,換來另外三人的一陣狂嘔,黃韜甚至拿書扔他,「老子才剛吃飯……」
林逸笑得前俯後仰,周念走過去要搶他的書包,還用噁心的聲音故意說道,「都有我了,你還要女人幹什麼?」
大家又是一頓翻滾,於是,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
估計,大家都沒有將他是同性戀這件事當回事,以為他故意開玩笑的。
只有上課的時候才有機會見到楚慕,而且,對方畢竟是老師,也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同類,並不能驟然就上去示好,周念只能每節課眼巴巴盯著老師看,而不知道應該如何採取行動。
有的時候,他的目光實在太熱切了,楚慕會注意到,而看他一眼,朝他露出一個淺笑,不過,也僅此而已。
近中期的時候,天氣已經很冷了,周念作為大一新生裏最早一批慣性曠課人士,凡是早上第一節課都要翹掉,老師點名就讓人幫答到,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全都讓幫帶口信。
不過,星期一早上第一節的課,他倒是從來沒有遲到過了,讓寢室另外三人驚歎不已,問其原因,周念也是說數學是這一學期最重要的一門,不去聽怎麼能行,換來一群人不以為然的哼唧聲音。
林逸果真不愧是他們寢室的老大,也是最先交到女朋友的,本學院另外一個班的班花,小鳥依人的類型,兩人男才女貌倒是般配。
林逸新好男人好到了極點,每天早上給女朋友買早飯送到她樓下,這日是星期六,外面還在下小雨,天氣很冷,林逸給他女朋友送完早餐,還給寢室每個人都帶了熱熱的豆漿和油條,讓大家感動了一把,將原來說他的見色忘義的話收回,開始大口吃起東西來。
周念此時當然還在床上,聞到香味醒了過來,林逸讓他起床下來吃,周念權衡了一下睡覺和早餐哪個更有誘惑力,最後還是選擇了睡覺,用被子把頭一蒙,又準備睡了。
不過,耳朵還沒來得及關上,就聽到了林逸說起了一個詞——我們那位數學老師。
周念把被子掀開來,開始認真聽林逸要說什麼。
「居 然在那家永和豆漿裏面見到我們那位數學老師了,沒想到他也喜歡到那裏去吃早餐。我買好油條的時候,看見他和服務員在打招呼,好像很熟的樣子,看來他經常 去。」林逸這樣說完,曹宇傑就「切」了一聲,「又不是那個英語美女老師,說他做什麼。他愛在哪裡吃早飯就在哪裡吃唄,誰管得著。」
周念聽完就再也睡不著了,心裏想著要是明天去那家永和豆漿裏吃早餐,遇到楚慕的機率有多大。
他正想得出神,就聽黃韜過來敲他的床,「喂,聽到沒有,你崇拜的數學老師喜歡吃豆漿油條!」
周念皺著眉瞥他,聲音裏還帶著早上醒來的那種慵懶性感,「什麼崇拜,我崇拜他做什麼?」
「哼,他的每節課你不是都去上麼?」黃韜繼續。
周念索性起床了,邊往陽臺洗漱台去,邊道,「你不是每節也都去上麼?怎麼就說我了。」
「切,沒意思!」黃韜念叨一句又去搶油條去了。
等周念洗漱完,油條只剩下半根,豆漿還剩曹宇傑手上抓的半杯,曹宇傑看到周念沉沉的盯過來的目光,馬上起身轉到一邊快速將那半杯豆漿吸完,吸完了還呵呵一笑,「沒有了!」
剛說完就被還沒有咽下去的豆漿給嗆得咳嗽了起來。
林逸笑著道,「你幾輩子沒喝過是吧!」
黃韜嘲笑道,「哈哈,那是報應,本來那杯是我先搶到手的,後來硬被他掰過去了。」
周念也笑了,把剩在袋子裏的那半根油條拿起來吃,又去飲水機裏接了杯水兌了牛奶喝。
覺得油條非常不錯,只是沒有了。
周念好似不經意問道,「這油條居然還有些熱,老大,你什麼時候買的?」
「騎自行車去的,半個小時時間來回。」林逸答道。
周念拿起手機像是在看短信,便把這個時間段記了下來。
學校附近只有一家永和豆漿,便不用問是在什麼地方了。
「沒想到味道這麼好,老大,你明早還去買不?」周念靠在桌子邊上問道。
「要看文欣明天早上是不是還要吃了?」林逸絲毫不為自己是個妻奴覺得可恥,說起這個話來順口地很。
寢室其他人也都習慣了他一切以老婆為先的態度,不再大驚小怪。
「明天早上,那我自己去買吧!」周念自言自語。
其他兩人就巴上來讓周念帶早餐。

要早上早起真是和要命一樣地讓人難受,周念前晚上早睡,把鬧鐘調到七點半,準備早點起來,好好收拾一番再去永和豆漿「偶遇」某人。
只是,他雖然早睡了,寢室裏另外三人卻依然夜談談了大半晚上,最後周念實在是忍不住了,抓起床頭的紙巾盒砸到對面黃韜的床上,吼道,「讓不讓人睡了!」
幾 個人正討論到高潮,將學院的所有女生的特點講述一遍,然後來打分,林逸的標準是溫柔可愛,曹宇傑的標準是身材火辣胸要大,黃韜最猥瑣,要腿形狀好,腰細, 屁股要翹要漂亮,他還將在這方面特別出色的幾個女生拿出來一個個做說明,正笑得猥瑣,就被嗜睡如命的周念一個抽紙盒子砸到了臉上。
黑漆漆的寢室裏被突然來這麼一下,把黃韜給嚇了一大跳,但也不敢再說了,只悶悶地罵了周念幾句「悶騷男」,蓋上被子準備睡了。
周 念聽他說到「悶騷」這個詞,切了一聲,把被子拉上一些蒙上頭,然後用這三人的標準來把楚慕想了一遍,首先,估計他是很溫柔可愛的,每次他講課的時候聲音都 很溫柔,寫字也寫得很小巧漂亮,笑起來很溫暖,這些應該都能說明他性格好;其次,身材火辣胸要大,這個標準沒有任何意義;不過,黃韜說的腿漂亮,腰細,屁 股好看這一點,周念好好回憶了一番,剛上課那一陣天氣還比較熱,楚慕有穿過比較單薄的襯衣西褲,看得出來他的腰挺細的,估計還沒有自己的手圈起來這麼一 握,屁股要翹倒沒有特別注意過,不過,應該是非常漂亮的吧!後來天氣涼起來了,楚慕估計怕冷,就穿得比較多,什麼都包裹了起來,也就看不到腰呀屁股的。
想到楚慕的身體,周念就覺得身體發熱,在被子裏翻了好幾個身,手伸下去了後來又拿起來,趴在枕頭上覺得有些悶,又把被子都掀起來,在心裏直罵林逸才是個悶騷男。
要是他有一個標準的話,他希望楚慕是個彎的,而且還是個處男。
第二天早上,周念當然起不來,鬧鐘一直叫呀叫,寢室其他人都被叫醒了,周念依然只是在床上翻了一個身,用被子把頭一蒙,又睡了過去。
最後實在是黃韜受不了他了,把昨晚他砸過去的紙巾盒砸回來,吼道,「周念,你不起來就把鬧鐘關了!老子還要睡呢!」
周念非常怨念的爬起來,把鬧鐘關了,又穿了上衣,就爬下床了。
完 全是神遊狀態洗漱完畢,從外面洗漱台進來的時候,眼睛都還是閉著的,直接撞到黃韜沒有放好的椅子上,又是「砰」地一聲巨響,黃韜從床上撐起身來看,就看到 周念愣愣地站著,上面一件白襯衣沒有扣扣子,敞開著什麼都看得到,下面還只穿著內褲,被性感又沒有自覺地周念一刺激,黃韜捂住鼻子馬上倒回床上去,天吶, 真是人與人不能比,這人沒看到他怎麼運動,身材怎麼居然就這麼好呢!
「周念,你不冷啊!」林逸起床來,才提醒了周念一句。
站著也能睡著的 周念這才反應過來,慢吞吞坐上椅子,開始穿長褲,扣上襯衣扣子,又套了件毛衣,看了看手機,發現已經七點五十了,他才又醒了一些,趕緊把頭發給整理了,又 整理了一下衣服,還用了香水,又胡亂收拾了一下桌子椅子,穿鞋襪,戴手錶,從衣櫃裏拿外套,拿錢包,手機,鑰匙,又拿了包紙巾,準備出門的時候,林逸又提 醒了他一句外面在下雨,他又退回來拿了傘,這才出門了。
騎自行車到永和豆漿的時候才八點十分,周念長出口氣,這樣陰雨的天氣,還真是冷。
鎖好車,進到店裏面,估計因為天氣太冷,又是週末的原因,店裏面人並不多,周念好好掃了一圈店裏的情況,沒有發現楚慕的身影,他有些失望,又想到估計楚慕還沒來,他也就收起心在門口的一張桌子上坐下來,服務生過來,他便點了豆漿油條,然後,拿了報紙開始慢慢看起來。
報紙基本上沒怎麼看進去,時不時盯一下門口,每次進來一個人他都要望一眼,發現不是楚慕便覺得失望,早餐也不怎麼吃得下了。
周念正失望地搖晃著豆漿杯子,就聽到一個女聲,「楚老師,你今天來得晚一些!」
「早上太冷了,就多睡了會兒。」
周念聽到那個溫潤的聲音,馬上抬起頭來,果真看到楚慕正在收傘,然後走了進來,楚慕的眼睛在店裏面掃了掃,周念以為他注意到自己了,有些心虛地低下了頭,不過,這只是他自我感覺良好地自作多情而已,楚慕的目光沒有在他身上停留一刻,就轉開坐到另一個位置上去了。
「楚老師,還是老樣子嗎?」女服務員笑著過去。
楚慕臉上是溫柔的笑容,「好!」
周念看著這兩人最正常不過的對答,也覺得礙眼極了。
吃了幾口的油條早冷了軟了,只喝了幾口的豆漿也冷了,內心掙扎,幾次想起身坐到楚慕那一桌去,結果也沒有鼓起勇氣做到,他有些洩氣,最後看楚慕都快吃完了,他才灰心地叫來服務員結賬。
「把楚老師的一起結了吧!」周念拿出錢這樣說道。
服務生收了錢,就笑著對楚慕那邊喊道,「楚老師,這位同學幫你結賬了。」
楚慕吃完了油條,正看著報紙喝豆漿呢,被人一叫,就抬起頭來,臉上表情有些吃驚,「哪位同學?」
周念起身走過去,彎腰笑著對楚慕說道,「我是你班上的學生。」
「哦!」楚慕這時的表現有些愣,之後才說,「應該老師請客才對,怎麼好意思讓你幫付錢。」
「沒什麼,老師慢慢吃吧!」周念這麼近距離地盯著楚慕看,聞到他身上的淡淡的清新的味道,便有些心猿意馬,看他的淡色的唇瓣上水潤的光澤,就多想能夠親吻一下。他有些慌亂地收起心,起身準備離開。
而楚慕這時候才把眼鏡從桌子上拿起來戴上,又看了周念幾眼,有些不確定地說道,「你是XXX學院的學生?」
周念露出一笑,「嗯,是的!」
「哦。我吃完了,一起回學校吧!」楚慕抽了紙擦了嘴,就站起身了。
聽楚慕說一起走,周念心花怒放,看楚慕起身,他還很紳士地將楚慕的椅子往後移了,方便他出來。
楚慕看了看那椅子,笑著說道,「你可真細心,現在像你這麼細心的男孩子可不多了。」
周念笑著沒有回答。
外面的雨小了一些,楚慕在門口就撐起了傘,回過頭看周念,周念道,「我騎了自行車來。」
本來下雨天騎自行車並不方便,只是怕遲到,他才騎了來。
「那行,你要先走嗎?」楚慕問道。
「不用,我推著就行。」周念笑著就出門到路邊停自行車的地方去推自行車。
楚慕跟著他過來,在他開車鎖的時候,還給他撐了傘。
周念一手推車,一手打傘,和楚慕走在一起。
走了一截,楚慕有些歉意地說道,「我都不太記得你是哪個班的?」
「老師教的學生多,記不住是正常的。」周念在心裏歎口氣,這樣開解道。
「呵呵!」楚慕居然笑了,接著有些小聲地說道,「其實,我是不太能夠記得人的長相,看過很多遍的人,之後再見到,我也認不出來了。」
周念知道有些人就是具有這方面的障礙,但他沒有想過楚慕居然也如此,側頭看到楚慕微微發紅的臉頰,臉上帶著一點無奈,周念就覺得他這個表情特別可愛,以至於看著就不想轉開眼。
「怎麼了?」楚慕發現了周念盯著他看,抬起頭來問道。
「沒什麼,只是在想老師你記數學公式和推導之類的沒有問題嗎?」周念問道。
楚慕有些孩子氣地驕傲地笑起來,「這個倒不會,說實話,只要我見過一次,推導過一次的命題,之後都不會再忘記了。看書也是這樣,看過差不多就不會忘。」
「那老師這樣多好啊,辨認人不行也沒什麼關係了。」周念心裏高興,也笑了起來。
他一說完,就見楚慕歎了口氣,「雖然是這樣說,但我還是希望能夠記得住別人的長相,像我這樣,很多時候會得罪人。」
兩人又說了一陣,楚慕才恍然想起來應該問問這個學生的名字,「你叫什麼名字,我即使下次忘了你的長相,名字還是記得的。」
周念聽他這麼說,只想長歎一聲,「我叫周念,周朝的周,紀念的念。」
「這樣哦,你這個名字是不是有什麼意義呀,紀念,思念,懷念——嗯,都是這個念……」楚慕聽完,這樣喃喃說道。
周念從沒有將他的名字的意義說給別人聽過,也許是此時楚慕的笑容太溫柔了,他不由自主就對楚慕說道,「嗯,是呀,我媽媽說是這是她思念我爸的意思,她也希望我爸多念念她。」
周念的表情有些落寂,聲音裏也帶著些惆悵,聽他這話,好像是他家裏父母感情不好一樣,楚慕不便再說這些,便沒有再說話。
楚慕住在西區的教師公寓裏,那邊比較偏僻,周念和他分開的時候,又說了一句,「我是你明天早上第一堂課班上的學生。」
「嗯,我記住了。不過,我是知道你名字的喲,到時候經常點你的名,你可不要蹺課。」楚慕這麼說的時候,笑得眼睛瞇了起來,周念心裏溫柔,眼中滿是愛意,看著他轉身,撐著傘漸漸走遠離開,這才推著自行車回去。
回去的路上雀躍不已,他終於算是跨出一步了吧!
跳上自行車,甚至沒有將坐凳上的水擦一擦,就歡快地騎車走了。
一路帶著快樂滿足的笑容。

和楚慕「偶遇」成功,這種欣喜之情一直持續到了第二天。
頭天,忘了給黃韜和曹宇傑帶早餐,回去便被批鬥了一次,不過,這些他都不在意,一整天,嘴角都是勾起一個幅度的,眼睛含情脈脈,迷死人不償命,直讓黃韜說他不行了,以後要是每天都和這樣的周念在一起,估計會對漂亮長相過敏,連帶對女人要求也高,以後會找不到女朋友的。
周念對他毫不理睬,依然陶醉在早上和楚慕走了一路的欣喜裏。
週一上課就要交數學作業,星期天,黃韜和周念才來趕作業,在圖書館裏,周念低頭寫作業,黃韜坐他身邊,突然就去捅他胳膊,周念不耐煩地抬起頭來,哼道,「什麼事?」
黃韜用眼睛示意他側對面不遠處的女生在用手機拍照,雖然掩飾得好,但是還是看得出來是在拍周念,要是以前,周念估計就過去要求對方將照片刪掉了,今天他心情好,便只是皺了一下眉頭,沒有了接下去的動作。
「女人真是煩!」周念嘟囔著罵了一句,繼續低下頭寫作業了。
黃韜歎口氣,帥哥有帥哥的好處,不過,有時候也真是麻煩,像他自己這樣長相端正就行了,要求太高也是缺點。
但是,當他轉過頭來盯著周念的側臉看的時候,心裏又矛盾起來。
啊,周念真是一個讓男人也心動的帥哥呀!
周念的長得像他的媽媽,只是,輪廓更加深刻,眼睛更加深邃,嘴唇稍微薄一些。
身材修長挺拔,又不顯粗獷,倒顯出精緻與秀氣來,是極具了東方的細膩美感與歐化的高鼻深目的優點。
加上他平時不苟言笑,冷淡而高傲,總是穿修身名牌,不迷人都不行。
黃韜又歎了口氣,開始用筆撮草稿紙,撮得唰唰響,馬上就引起了周念的不滿,「你能不能不要歎氣,不要幼稚得撮稿紙。」
「這是我的人生自由,你不能管。」黃韜鬱悶地回了一句,總算停了下來,開始解題。
第二天上課,周念特地起了大早去占位置,不過,有好學的女生比他還早,結果他也只占到了中間第四排,坐在位置上等黃韜他們給他帶早餐來的時候,發現黑板上的板書沒有擦,想到楚慕要用黑板,便起身上講臺將黑板給擦了。
對於嗜睡如命的周念早起的反常行為,曹宇傑說他是生病了,黃韜說他是思念成狂,過來看數學老師的,雖然大家沒有怎麼在意黃韜胡亂開玩笑的話,不過,周念承認,他的確是猜對了的。
周念又想歎氣,這次他目光如炬將楚慕望著,楚慕講課講得極認真,根本沒有注意到他的目光。
周念想,楚慕估計昨天是沒有記住他的長相,今天看到他也認不出來了。
第一小節下課,周念故意找了個問題上去問,前面有一個女生問的問題還沒有完,他看著楚慕的側臉發了會兒呆,發現黑板沒有擦,就幫著擦了黑板。
女生下去了,楚慕回頭看到周念幫他把黑板擦好,他點頭道了謝,又看了周念幾眼,眼睛眨了眨,欲言又止,周念估計他是想說,「我們在哪裡見過」之類的話,不過,想來是自己的學生,這樣問太奇怪,所以,也就沒有問出來吧!
第一次,對自己長相極為自信的周念,也覺得有些喪氣。
周 念暗裏搖搖頭,將本子展到楚慕面前,開始問問題,楚慕給他講得很仔細,周念卻沒有怎麼聽進去,只是不斷「嗯」「這樣啊」「明白了」地回答,看到楚慕手指上 沾著的粉筆灰,他就心生憐惜,便掏了紙巾出來遞給楚慕,楚慕愣了一下沒有接,周念便指指楚慕的手指,提醒道,「老師,你手上粉筆灰很多。」
周念的聲音低沉磁性而優雅,又被他那黑色深邃的眼眸含情靜靜凝視著,任何人都會臉紅心跳的,楚慕雖然有相貌辨別障礙,但是,對於特別好看的人,他還是能夠體會到其中的美,於是,也微紅了臉,接過周念遞過來的紙巾,道了一聲「謝謝」。
「不用謝!」周念回了他一笑,拿著本子下去了。
因為上完數學課要換教室上思修,一下課,周念便被黃韜拽著走了,回頭看的時候,見到的又是楚慕低頭溫柔整理書本講義的樣子。
想念的日子總是過得很慢,期待星期五的到來,好像那一天總是在遙遠的地方,盼也盼不到一樣,周念又早起了兩天,翹課去了永和豆漿吃早飯,不過卻沒有等到楚慕,那位女服務員倒還記得他,他一問起楚老師,對方就說楚老師只在週末到這裏來吃早飯。
周念失望至極。
週五上課的時候,周念又去幫著擦了黑板,他是他們班的副班長,這種事情本就該班幹部做,只是,因為在一起上的班太多了,便沒有安排下去,現在,這個擦黑板就被他包攬了。
幫著老師擦黑板,別人一般都會說是討好老師,說他滑頭耍心眼,一般是會被人嗤笑的,不過,周念一站在講臺上,就換來一群女生的讚歎,說他有風度,這就是長相帶來的差別對待。
看來美人待遇總是比平常人好很多。
這次的課上完了之後,周念並沒有和黃韜他們一起離開,而是留了下來,他說他要問問題。
也許,黃韜還真看出來了他的心思,只是很狡猾地一笑,就拉著曹宇傑一起走了,而他們寢室裏的老大林逸,現在只會和他女朋友一起,早就從他們之中分化出去了。
周念等著別人問問題完了,才拿著書上去問了一個簡單的問題,順理成章的,他就留在了最後和楚慕一起走。
楚慕手指上的粉筆灰又沒有擦,周念這次是拿出濕紙巾來遞給他,楚慕愣了一下,又盯著周念看了一眼,才接過來擦了手指,周念看他手指纖長,但是卻有些發幹,真擔心他以後更冷的時候會不會長凍瘡,他包裏其實是裝了護手霜的,只是,這樣拿出來給楚慕,估計對方是不會接受的吧!
收拾好了東西,楚慕抬起頭來,發現已經問完題的周念還站在身邊沒有走,他有些疑惑,「還有什麼問題嗎?」
周念笑著答道,「沒有了,我是等著幫老師你提作業的。」
「啊?」楚慕顯然沒想到對方是這個意思,他把那一大疊一百多號人的作業本看了一眼,笑了,「其實,我提得動。」
一百來號人的作業本是很大的兩摞,楚慕每次都會帶兩個大的方便袋來裝,兩個裝作業本的袋子,加上自己的手提包,雖然提得動,但要用手接個電話之類就非常勉強了。
楚慕真沒想到會有這麼細心的學生,感概非常,看周念已經提上了那兩個作業本袋子,便笑著說道,「明天數學中期考,你可從我這裏套不到題。」
周念看楚慕笑得很可愛,知道他是開玩笑的,便也笑著說了,「我可不想從老師你這裏套題,只是希望您改卷子的時候手下留情,要是我將將五十九,您千萬給打上六十分。」
「你不是學習很認真,經常問問題的嗎,數學還會那麼差?」楚慕瞪大了眼睛,表情非常可愛,周念看著他這個樣子就想將他摟到懷裏來,不過,還是克制住了,問道,「老師,你記住我了嗎?說我經常問問題。」
楚慕笑,「你是我的學生,怎麼會記不住。」
「老師,我叫周念,上次在永和豆漿店裏和你遇到的那個。」周念笑著說道。
楚慕臉僵了一下,「周念呀!我記得你!」
你哪裡記住了?周念只能苦笑了一下。
出了教學樓區,楚慕要接過周念手裏的袋子,「好了,去吃飯吧!不然過會兒食堂就沒東西了。這些我自己提回去!」
周念抬起手看了看表,已經十二點過了,食堂還有餐,只是比較少了,於是,就故意說道,「居然這麼晚了,食堂都沒有什麼菜了。反正下午沒課,出去吃也是一樣的,老師,我還是繼續幫你提這個吧!作業本要放到哪裡去,數學學院辦公室嗎?」
楚慕不好意思地笑笑,「居然讓你都沒法吃飯,真是不好意思,要是你不嫌棄,就去我宿舍裏吧,我做兩個小菜吃。怎麼樣?本子也放到宿舍去,我不經常到辦公室!」
正和周念的意,他喜笑顏開地說道,「能吃到老師的手藝那是榮幸。」
「我的手藝又不好,能吃而已,你可別期待過高。」楚慕搖搖頭道。
周念沒想到自己的進展這麼順利,很簡單就登堂入室到楚慕的教師宿舍了。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hrj0228.lin0306@msa.hinet.net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